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七 月夜半仙显神通

七 月夜半仙显神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轮月牙挂上了柳梢。

    捕快们撤出老伯的院子,却守住了院门,老伯怎么赶,

    也不肯离去。瘦猴嘻皮涎脸的道:“这门口又不是你的家了,咱爱上哪儿上哪儿,老爷子,你得讲道理是嘛,是不是管得有点太宽了。”猫头鹰躲在马车内偷偷乐,只是不出来,老伯骂骂咧咧的干着急,却不管用。

    胡大发的母亲今晚做了两份晚餐,一份是给儿子与捕快

    做的,另一份是为儿子的对头飞天侠盗丁飘蓬等人做的。这两份晚餐做得都很丰盛,她多巴望这两拨子人相安无事啊。

    猫头鹰是个大孝子,不敢违抗父命,可他又是点子极

    多的角色,立即派了一骑捕快,回刑部请求铁面神捕乔万全增援,自己则坐在马车内打开车窗,隔着矮篱,盯着东厢房。其余四名捕快守着院门。用不了两个时辰,铁面神捕乔万全定会带领大队捕快来围捕丁飘蓬丁阿四,到时候自己不便出面,还是由乔爷去对付老爹为妥。

    东厢房内王小二扒了两口饭,便吃不下了,他的心七上八下,象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他在屋内来回踱步,丁飘蓬道:“小二,你把银子收起来。”

    小二道:“命都要没了,银子有屁用。”

    丁飘蓬道:“说话吉利点好不好,谁说命没了,没命的是那些衙门里的狗崽子,谁死谁活,难说。把银子收起来!”说到最后一句,丁飘蓬突然提高了嗓音,吓得王小二一抖瑟,只得收起桌上的金银。

    丁飘蓬又道:“小二,你将马车内我的剑去取来。”

    小二应了一声便去了,一会儿空手回转,道:“嗨,被那些贼捕快搜走了。”

    丁飘蓬见屋角放着把鱼叉,叫小二将鱼叉拿来,他掂了掂鱼叉,情急时也可当武器使,便支着鱼叉下了炕,道:“小二套马备车,再不走,就走不了了,冲出去。”

    蒋半仙道:“丁大侠千万记住,不可使气拼斗,否则,伤口崩裂,凶多吉少。”

    丁飘蓬没好气的道:“不拼斗出得去么,莫非在屋内等死!?”

    蒋半仙道:“说不得了,在下为了求活路,凭着三脚猫的一点功夫,拼一拼了,若是在下不济,丁大侠再出手不迟。若是侥幸得手,小二,记住了,赶着马车,跟着我的马车走,这一带的大道小路,我都熟。”

    小二道:“那最好。”

    丁飘蓬只是怔怔的望着蒋半仙,将信将疑,怎么看这蒋半仙都不象是个习武的人。小二也嘀咕道,只怕是活腻了。

    蒋半仙道:“不要那么看着在下好不好,小看人可不厚道,在下医术能学得象大仙,功夫学得其实也不赖。只不过没和人真打过。”

    丁飘蓬噗哧一声乐了,道:“蒋半仙,一边儿去,家里还等着你养家糊口呢,不是闹着玩的。我丁飘蓬的事,跟你没一点关系,别沾了一身腥,到时候后悔来不及噢。”

    蒋半仙道:“是到也是,不过,在下既说出了口,就不能改口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道理还是懂的。反正,在下打头阵,输了你再上,别争了,要再争,也行,给在下三十两黄金的药费,在下就不管了。”

    丁飘蓬哈哈一乐,道:“蒋半仙真能缠,得,你要上就上,可不是我丁大侠骗你去送命的哟。”

    小二道:“丁哥,让他上让他上,跟他搞不清。黄泉路上多个人,做鬼也热闹。”

    丁飘蓬瞪他一眼道:“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叫你说些利市话,利市话,偏满嘴放臭屁。”

    小二吐了吐舌头,心里道:我看是死定了,一个是疯的,一个是伤的,还有一个我,是两腿发抖的,能出得了大院的门,就不错啦,八成得死在院子里。

    丁飘蓬等人辞了老伯夫妇,王小二套上马,扶着丁飘蓬上车,自己跳上车座,哆哆嗦嗦执着马鞭,往院门口赶,丁飘蓬手执鱼叉,坐在小二身旁,双眼充满杀气。

    蒋半仙背着药箱,只一幌,已在马车头前,天色已暗,别人没在意,丁飘蓬见了大喜,暗道:点子厉害,好俊的身法。捕快们,今儿够你们喝一壶了。他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

    守在院门口的捕快们锵锵锵拔出刀剑,猫头鹰也从车内飞身窜出,蒋半仙的那一幌,岂能逃过他的法眼,他知道今儿个遇上劲敌了,他右手握着沉甸甸的铁尺,左手暗扣着一枚柳叶镖,喝道:“弟兄们,小心伺候。”

    “是。”瘦猴等齐声暴喝。

    那十万两雪花银,就在此一搏了,这是绝顶好的机会,看飞天侠盗那疲惫万分的模样,正是出手的机会,若是换了平时,就凭现在这几号人,岂是飞天侠盗的对手!

    头儿猫头鹰对弟兄们绝对够哥们,说什么也能分个千儿八百的。

    这是这些捕快愿意为猫头鹰卖命的原因。猫头鹰办事公道,有好处从来不私吞,不会忘了弟兄们。

    别看猫头鹰掂着个大肚子,却身形敏捷,一跃,便窜到众捕快跟前,众捕快将大门围了起来,一场恶战看来已不可避免。

    老伯夫妇看着干着急,一个劲儿跺脚,一迭声叫苦,却没有办法。

    江湖郎中蒋半仙来到院门口,笑模悠儿道:“各位长官,借个光。”

    瘦猴持剑,另一名捕快握刀,分从两侧攻了上去,那一刀一剑虽非出自名家,却十分实用,那剑连刺带撩,直袭右侧胸颈,那一刀连劈带剁,直捣左边腹部。并同时喝道:“回去!”

    猫头鹰瞅准稍纵即逝的瞬间,抖腕发镖,那镖在暗影里无声无息地直袭蒋半仙左胸天池穴。

    蒋半仙身形略幌,闪过刀剑,右手出指一弹,弹落飞镖,身形闪电似的在捕快间疾幌,掌指飞动间,四名捕快已全被点了穴道,有的扬刀站着,有的俯身削剑,有的撒了兵器,弯腰去捡,有的箭步挺身刀臂华山,形态各异,却动弹不得,只是喊“捕头救我”,猫头鹰瞬间错愕,人影已来到跟前,蒋半仙出指如风,连点他的天突、玉堂、灵墟、膺窗、天府、尺泽、太渊七大要穴,猫头鹰竟咣当一声撒了铁尺,兀自瞪着黄湛湛的圆眼,莫名惊诧,不胜愕怖,动弹不得。

    五人竟全成了异形怪状的动态木偶了。

    飞天侠盗赞道:“吓,好帅的如风点穴拂柳手。”

    王小二拍手欢呼,道:“哇,真的成了狐狸大仙啦,五个捕快全完啦。”驾,马车出了院门。

    老婆婆见了,哭喊着跑了过来,道:“儿啊,你这是怎么啦?”

    猫头鹰只是叹口气,也不说话。

    老伯见自己儿子傻了,以为被害了,老泪横流,道:“蒋半仙,你也下手太狠了,还我儿子命来。”

    毕竟是自家儿子,人非草木,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蒋半仙道:“两位老人家息怒,晚生怎敢加害令公子呀,令公子再有不是,晚生也不敢无礼,晚生只是点了他们穴道,这些捕快全没事,两个时辰后,他们全都会恢复如常。”

    老伯破啼而笑道:“真的?那就最好。”

    蒋半仙正色道:“晚生断不敢欺骗老人家。”

    老婆婆还在抱着儿子啼哭,老伯道:“听见没有,蒋半仙是闹着玩的,这些人全没事。一会儿,就全好了。”

    他摸摸瘦猴的心,好好的跳着呢,只是不能动弹,对老伴道:“你摸摸儿子的心跳不跳,跳的就没事。”

    老婆婆道:“跳倒跳的,怎么人不动呢?”

    老伯道:“跟你说不清楚,过两个钟头人就动了。”

    瘦猴道:“老爷子救我。”

    老伯道:“我救别人也不救你,刚才把我气的,就你话多,就你事多。”

    瘦猴道:“以后再也不敢了。老爷子其实知道,我瘦猴是最孝敬你老人家的,逢年过节,还给你老人家送鸡送酒的,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呀。”

    老伯道:“哎,你这小子呀,我怎么说你呀,你是有事有人,无事无人,要用着我了,老爷子长,老爷子短,用不着我了,就光知道气我。”

    瘦猴道:“闹着玩呢,不笑不闹,把人闷死。”

    老伯别过头去,偷着乐。

    丁飘蓬对小二道:“小二,去给我捡把剑,要有剑鞘的。”小二应了一声,跳下车,走到瘦猴跟前,夺下他的剑,解下他腰间的剑鞘,给了瘦猴一脚,呸了一声。

    丁飘蓬吓唬瘦猴道:“那瘦猴该死,刚才罗哩罗嗦,绕出那么多歪道道来,该杀,小二杀了他。”

    老伯急了,求情道:“丁大侠息怒,瘦猴其实人还是不错的,平时见了我嘴可甜了,今儿不知哪根筋占线了,却不听话,可千万杀不得。”

    丁飘蓬道:“那就听老伯的,饶了他一条猴命。”

    小二将剑插进剑鞘,递给丁飘蓬。那剑鞘,看上去极普通,只是鞘身嵌着一枚黑色翡翠,水头油亮,雕成狼头模样,抽出剑来一看,锋利得紧,寒气逼人,丁飘蓬出指一弹,“丁”,一声脆响,确是一口好剑。他将剑系在腰间,道:“瘦猴,想必又是从百姓那儿搜刮来的?”

    瘦猴道:“丁爷又冤枉小的了,那是从阴山一窝狼的老四,害命狼手中缴来的,两年前,阴山一窝狼设局绑架福缘珠宝店老板崔传玉,勒索巨额钱财,被在下盯上了,最终,铁面神捕与四大金刚联手出击,杀了害命狼,崔传玉却不幸惨遭毒手,一窝狼其余八狼却侥幸脱身。这柄剑,便是从害命狼手中缴来的。头儿见小的喜欢,就赏了小的了,不信,你问头儿。”头儿,他指的是猫头鹰胡大发。

    猫头鹰道:“没错,信不信由你。”

    丁飘蓬道:“谁问你了,丁爷脚上的伤是拜你所赐,要不是看在你爹娘的金面上,给你当心窝儿一剑,来个透心凉。”

    瘦猴一伸舌头。

    蒋半仙向老伯抱拳一揖,道:“老伯,晚生告辞了。”

    老伯道:“常来啊,别忘了我老头子。”

    蒋半仙道:“这个自然。”

    老伯又道:“丁大侠,一路顺风。”

    丁飘蓬拱手道:“谢老伯,祝老伯、大娘,长命百岁。”

    蒋半仙大步流星,走向停在路旁的自己的马车,一跃上座,只见黑山猫围着马车转了一圈,又“喵呜”叫了一声,蒋半仙道:“二黑别叫了,我有数了。”黑山猫方才跳上车踏板,趴着打盹了。

    接着,鞭儿炸响,马蹄嗒嗒,车轮辚辚而去。蒋半仙扬声关照道:“小二,跟紧罗。”

    小二朗声道:“知道了,蒋半仙,你别跑得太快了。”

    那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离开王庄,消失在月色迷离的小路上。

    丁飘蓬倚在座椅上寻思,他是手到病除南不到?还是千变万化柳三哥呢?

    丁飘蓬有点吃不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