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十三 为报血仇觅狼踪

十三 为报血仇觅狼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时,老七笑面狼将五花大绑的崔传玉从槐树荫里推了出来,星光下,笑面狼将弯刀架在崔传玉脖子上,崔传玉嘴中塞着布头,唔唔挣扎,作声不得。旋即又被笑面狼一拉,就要推回去。

    正在此刻,崔大信撮唇尖啸,发出信号,同时,一掌向一侧的害命狼当胸拍去,那一招达摩掌,雄浑凌厉,将害命狼打得飞出丈把开外,同时,借势飞身而起,向笑面狼扑击,欲救下侄儿。

    谋财狼大怒,一剑向快刀神算崔大信后背袭去,崔大信忽觉后背剑风袭体,只得斜刺里踏出一步,返身迎敌,双掌呼啸生风,谋财狼的利剑竟被掌风笼罩,落了下风。

    这时,尾随潜行在灌木草丛中的霸王鞭崔大安、灵蛇剑何桂花及长子崔传薪、三子崔传忠率领十余名趟子手,一齐呐喊,杀向老槐树下的阴山一窝狼,一时几个火把点燃,老槐树旁一片通明,叱喝打斗之声四起。

    害命狼从地上跃起,忍着剧痛,扑向崔大信,却被灵蛇剑何桂花缠住,脱身不得。

    老槐树下发一声喊,阴山一窝狼其余七人俱各显身,身后带着十名党羽,各执兵器,冲将出来。

    老妖狼厉声道:“撕票。”

    笑面狼的弯刀架在崔传玉脖子上,哈哈一笑,刀光一闪,血光冲天,崔传玉人头落地。

    霸王鞭大怒,大喝一声,从两丈开外纵身而起,他人长手长鞭更长,长鞭呼哮,鞭梢瞬间已扫到笑面狼脸前,笑面狼急闪,却躲避不及,一鞭正中他肩头,叭,抽开一条血口,竟踉踉跄跄倒退了三大步。

    鞭之霸道,可见功夫。

    老二瘸腿狼纵身迎战,弯刀如电,撩向崔大安肋下,崔大安鞭影一收,顿时变成了钢枪,刷刷刷,连剌三枪,更快更狠更准,看看瘸腿狼有些接不下来,老妖狼与大色狼各执兵器,也冲了上去,成了三狼战霸王。

    独眼狼、笑面狼、迷魂狼带着十名帮徒接下了崔大安的两个儿子及一众趟子手。

    灵蛇剑何桂花与害命狼厮杀,正占上风,眼角瞥见儿子身首异处,啊一声,一个疏神,被害命狼攻得手足无措,险象环生,连退数步。

    正在危急之际,忽见灌木草丛内又钻出十余个人来,捕快打扮,为首的是猫头鹰。

    猫头鹰见何桂花危急,扬手向害命狼发出一枚崆峒无声柳叶镖,害命狼啊哟一声,左腿中镖,一膝跪地,猫头鹰飞身向前,一招钟馗打鬼,击中害命狼脑袋,害命狼脑浆迸裂而亡。

    众捕快发声喊,冲向群狼。

    老妖狼见苗头不对,恐迟了走不脱,立即打个胡哨,喊声“扯呼”,向崔大安猛劈数刀,转身奔向槐树荫,树荫下竟藏着十几匹马,众狼发声喊,也是拼死猛攻数招,转身便逃,待崔大安、猫头鹰等人要追时,老八白脸狼站在树荫下掠阵,旋即弹指连发五枚霹雳丸,叭叭叭,连续爆响,硝烟弥漫,火光冲天,灌木草丛燃起烈焰,威力甚大,趟子手及捕头有的衣冠着火,有的须发燎焦了,急忙闪避扑救,猫头鹰喊道:“注意,烟雾有毒,掩住口鼻。”众人忙用袖口掩鼻,慢得一慢的两名趟子手,吸入毒烟,一时晕倒。捕快早有准备,倒无人殃及。就此阻得一阻,众狼返身上马,马蹄声骤起,一眨眼,跑得无影无踪。

    四、五名跑得慢的帮徒,被趟子手、捕快斩杀,瘦猴和几名捕快还生擒了两名狼帮帮徒和缴获了七、八匹快马,害命狼的长剑也落入瘦猴手中。

    众趟子手用白布裹起崔传玉的尸首,何桂花在凄声啼哭,也有趟子手受伤了,晕厥了,在服解药及包扎伤口,却没有折损一人。

    这时,后续又有五十余名趟子手及大批捕快骑马奔来,这两批人马,不约而同赶到。

    霸王鞭崔大安见了猫头鹰,皱眉问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猫头鹰道:“崔总镖头,我们的眼线可是遍布北京城啊。”他真有些气恼,心想,我救了你老婆,你连谢也不谢一声,竟出言如此不逊,要不是看在乔爷和你是同门师兄弟面上,老子说不得要熊你几句。

    当下,也不多说,留下瘦猴等几名捕快,看守俘虏、马匹,管自率众追了下去。

    崔大信跳上马背,也率领众趟子手去追一窝狼。

    其实,所有六铺炕乱坟头的路口已全被铁面神捕乔万全及捕快封锁,阴山一窝狼左冲右突出不去,只得弃了马匹,趁着夜色,展开轻功,摆脱捕快、趟子手,返回六铺炕乱坟地,找到一个蒿草丛生的大坟丘,打开暗门,钻进地道,得以逃脱追捕,突出重围。

    出去一点人数,阴山一窝狼九人,如今只剩了八个,除了老大、老八、老九外,其余五狼均各受伤。带去的十名得力帮徒,如今一个不剩,一十九匹骏马,俱各丢失。

    老妖狼道:“若是没有这地道,我老妖是不会干这票货的。亏得有这秘道,否则,我等今儿个全玩儿完了。弟兄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暂回阴山歇息,这事儿没完。”

    之后一年余,阴山一窝狼销声匿迹了。

    最近数月,江湖传言,阴山一窝狼又在中原兴风作浪了。今儿个,在这荒僻的土路上,霸王鞭崔大安与一窝狼

    的人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又一次勾起了崔大安夫妇心中永远的痛。

    崔大安决计尾随其后,伺机而动,给阴山一窝狼来个一锅端。

    遵照铁面神捕乔万全的嘱咐,土地公公楚可用与其妻土地婆婆罗阿娟,率领十名轻骑,向西南方向搜寻飞天侠盗丁飘蓬。

    追了一天一夜,无果。

    楚可用将人员分成两拨,自己带领三名捕快,换成便装,快马加鞭从官道追踪丁飘蓬;妻子罗阿娟带领七名捕快从小路仔细搜寻;快慢结合,或许效果会更好。

    王小二就这么打着盹跑了两天两夜,昆仑追风黑骏马竟无丝毫倦意。

    第三天,到了邯郸城郊,丁飘蓬与王小二住在一个叫学步桥的小客栈。

    客栈有一个小院落,几间客房,一门关闭,便与外界隔绝,宛若世外桃源。学步桥客栈在一片树荫里,旁边有几户村舍,环境雅静。丁飘蓬将客栈包了下来,吩咐店家,关了店门,挂出停业装修的告示。

    洗漱用餐毕,小二关了门将丁飘蓬的伤口重新清洗一遍,伤口红肿已消,明显好转,再敷上金创药,扎上干净纱布。丁飘蓬感到伤口已不疼痛,倒有些隐隐作痒,丹田真气已运行无阻。能撑着拐杖缓慢行走了,不禁大喜。便在院子里散步。小二累坏了,一头倒在炕上,睡着了。

    夜,静谧。飞天侠盗丁飘蓬回屋就寝,没有颠簸,没有马蹄声,他睡得很香很香。

    独眼狼如一溜狼烟,掠上屋脊,四处探望,飘身落地,在马厩外探头探脑,留连徘徊,却不敢下手,那马乌亮的眼珠望着他,他真爱死那马了,不过,说不定那马什么时候会咴咴嘶叫,若是屋里人惊觉,非同小可,一个老头子飞镖如此厉害,那赶车的料想也十分了得,必然是六扇门子里的硬手,得去找两个弟兄来帮忙,才能将那两人摆平,将宝马搞到手。一念及此,他随即飞身掠出墙外,没入黑夜之中。

    匿身其后的霹雳鞭崔大安夫妇好生奇怪。

    他两始终远远尾随在毒眼狼及王小二的马车之后,见马车内的两人住店了,独眼狼却在附近徘徊,行踪鬼祟。便也在附近找了个农家客栈住下。入夜便穿上夜行衣靠,在学步桥客栈旁守候,见独眼狼上房下房,行同窃贼,便知他们并不是一伙。

    夫妻两回到客栈,何桂花纳闷道:“看来,赶马车的与骑马的不是一伙。”

    崔大安道:“是。”

    何桂花道:“可赶车的有一把剑鞘镶狼头的剑。”

    崔大安道:“对了,那次在乱坟地赎传玉时,害命狼被猫头鹰击毙,那把剑被捕快缴获,莫非是捕快?”

    何桂花道:“那车中的捕快好似有伤,他们急急赶路,为什么?”

    崔大安道:“不是赶路,象是在逃命。”

    何桂花道:“是在逃避一窝狼的追杀?”

    崔大安道:“不象,为什么夜间走大道,白天走小路?那不是更险么?为什么不去县衙找捕快接应?不去城镇用膳?好似在避人耳目。”

    何桂花道:“对呀,这两人在野外用餐,也不生火打尖,全用的是干粮,怕被人发现,他们怕什么呀?”

    崔大安道:“怕官家。”

    何桂花道:“对,可他们又不象是坏人。”

    崔大安道:“官家有时也抓好人。”

    何桂花道:“难道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崔大安摇摇头,道:“不象。不过也难说,易容改扮的高手,会将人变得让你认不出来。记得么,一年前,飞天侠盗也劫过我们一次镖,那次脸真的丢大了。”

    何桂花道:“不说倒没啥,一说就闹心,五万两银子打了水漂呀。”

    一年前,怡亲王的干儿子苏州知府,将价值二万两银子的珠宝珍玩作为寿礼,托四海镖局苏州分号,送往北京,为干爹怡亲王贺寿。途中,在高邮湖界首镇,被丁飘蓬伙同绿林豪杰洗劫一空,据说,这些珠宝珍玩丁飘蓬除自己留了些外,大部分换成粮食分给了江淮的灾民。为此,霸王鞭崔大安托人周旋,共计花了五万两银子,才将事情摆平,此事才未在江湖上张扬开去。

    崔大安道:“此乃奇耻大辱,自我出道以来,在江湖上栽的最大的跟头!若是遇上了丁阿四,定要向他讨回公道。”

    何桂花道:“这事丁飘蓬是对着怡亲王、对着贪官干的,劫去的财物,又救了许多灾民,可这钱却是四海出的,想起来那个别扭劲,算了算了,念他是一条好汉。”

    崔大安道:“嗨,不是钱的事,再出一两件这样的事,四海镖局就得关门大吉。”

    何桂花道:“不说了不说了,哎,大安,不过,我们跟踪的马车,那匹马倒看不出来,是匹罕见宝马,日夜奔驶,几乎不用人驾驭,若再跑下去,我家的两匹健马就得废了。”

    崔大安道:“是啊,这世上有许多事,让人看不透,说不准啊。也许,独眼狼看中的是那匹宝马。”

    何桂花道:“对了,也许,把他们当作了捕快,想报仇,也想盗马。”

    崔大安道:“桂花说得极是。”

    何桂花道:“过一会儿,我们还去学步桥客栈看看么?”

    崔大安道:“当然去,只要守住那两人,狼兄狼弟就迟早会出现。看来,我们要为那成天瞌睡的两位仁兄当保镖了。”

    何桂花道:“我们干的本就是这一行。”

    崔大安笑道:“不对,我们向来干的是收费保镖,今儿个,却做起了义工。”

    何桂花道:“权当为儿孙积德吧。”

    崔大安点头,道:“对,岁数一大,见得多了,不由你不信因果报应之说啊,有哪一个穷凶极恶之徒有好结果的?没有。我们是不是该去学步桥客栈看看了。”

    何桂花笑道:“好。”

    两人操起兵器,推开门,一前一后,象两只大鸟,向学步桥客栈飞掠。

    崔大安夫妇俩有说不完的话,这辈子,也许,不,肯定,他们会说不完。

    这世上,有的夫妻,成天说不了几句话,或者,说了几句,就面红耳赤地争吵,闹得双方老大不快。有的夫妻,却有说有商量,有滋有味,把人羡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