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十八 飞天利剑寒贼胆

十八 飞天利剑寒贼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幕降临,一轮弯月从柳荫后冉冉升起。

    王小二骑着宝马“大黑”飞奔,“大黑”其实跑得很平稳,骑马竟如骑龙,屁股在马鞍上有节奏的颠簸着,一起一伏,有腾云驾雾,飘飘欲仙的感觉。

    从西南转而正南,王小二策马狂奔。大约,跑了一个来时辰吧,突听,路旁有人“吁”了一声,那声音不响,却足够清晰。

    “大黑”啾啾嘶叫,缓缓停下。

    月光下站着个人,那人正是千变万化柳三哥,身着青衫,腰佩长剑,象个仗剑远游的儒生。

    王小二大喜,滚鞍下马,卟地跪下,求道:“三哥,快,快去救丁哥,丁哥,危在旦夕,学步桥,学步桥,捕快,一窝狼,四海镖局都要他的头。快,快快……”

    他气喘吁吁,语不成句,柳三哥听了只知道丁飘蓬危险,却不知详情。便劝小二慢慢道来。

    小二这才缓过气来,将事情经过重述一遍。

    柳三哥向身后一挥手,树影里走出一辆马车来,那马车黑色,驾车的有两匹马,赶车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精伶古怪,朝他一笑,旁边坐着个瘦瘦的老头,目光炯炯,手里握着一根龙头拐杖,柳三哥道:“龙兄,烦请把小二安置到你那儿,然后帮个忙,去趟学步桥,将路上的路障拆除,请在学步桥西南三里处等我,好吗?”

    龙叔道:“行,贤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龙叔一晃,已从车座上下来,小二眨眨眼,竟不知道他是怎么下来的,身法快得象个幽灵,不要看他瘦,原来是高手。

    柳三哥接过小二手中的马缰,飞身跃上马鞍,脚跟一磕大黑的马肚,策马向学步桥绝尘而去。

    学步桥下,情势危急。

    土地婆婆罗阿娟与六名捕快,已被迷魂狼、毒眼狼率领十来名党羽围困。

    霸王鞭崔大安与灵蛇剑何桂花,被瘸腿狼、谋财狼、大色狼、白脸狼率领八名党羽围困。

    唯独老妖狼手握弯刀,盯着丁飘蓬嘿嘿冷笑,他身旁的五名弓箭手,张弓搭箭,瞄准骑驴的丁飘蓬。

    一窝狼还有一组七骑党羽组成的马刀队,全是塞北马上健儿,马上功夫了得。夹着马肚子,便能奔驰自如,在飞驰的马背上能弯腰捡起一枚铜钱。擅长马战,来去如风。他们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挥着长刀,首先向丁飘蓬发起了冲锋。

    七骑马队刀手“哟哟”怪叫,马如飓风,呼啸而来,火把连晃,火星四溅,长刀如电,寒气逼人,势如狂风,煞是凶悍。

    丁飘蓬剑眉一扬,斗志雄起,剑柄在毛驴屁股上一打,驴子吃痛,斜刺里冲了过去,马队刀手均从塞外新征来的健儿,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知什么叫丁飘蓬什么叫丁阿四的,哟哟狂呼,一时兴起,头前一人挥着火把向丁飘蓬脸上扬去,星火乱濺,稍后一人顺势,就是拦腰一刀。

    这是他们惯用的招式,前一招叫做“香辣胡椒”,后一招叫做“沸腾鱼片”,刹时能将人分成两片,配合得熟练流畅之极,从未失手过。

    丁飘蓬从毛驴上腾身而起,避过火把弯刀,身如飞燕,三百六十度,在空中如陀螺般疾转,长剑斜斜一削,剑光闪处,血光四濺,前一名刀手“啊呀”一声,那火把先落下,手后落下,呼喇喇,竟将那臂膀点着了,火头窜得老高,一股焦糊怪味,刹时随风弥漫,令人作呕;火光烟焰之中,剑光又起,鲜血喷溅,稍后的那名刀手也是“啊呀”一声,也是一条臂膀卸了下来,掉在地上,却依旧紧握着弯刀不放;毛驴见火烧烟薰的,便嘶叫着跑开了。

    丁飘蓬身在空中,拧腰变势,如同飞人一般,一式“乳燕抄水”,已飞掠在马头之前,左腿后踢,那马上断臂的刀手一声闷哼,扫落马下,他双腿一分,如燕尾般斜斜飘落,稳稳骑在疾奔的马背上,那马依旧嘶叫狂奔,丁飘蓬长剑又是斜刺里一划,剑弧如电光石火般一闪,“啊”一声惨叫,又有一名马刀手脖子中剑,鲜血四溅,斩落马下。丁飘蓬嘴角微微一笑,缰绳一带,那烈马竟乖乖儿放慢了脚步,围着场中的两条断臂与一个抽搐的血人跑了一圈。……

    当马刀手向丁飘蓬发起进攻时,就近的迷魂狼、独眼狼及帮徒不约而同停止了对罗阿娟与捕快的进攻,他们退后一丈,围而不攻,想看看身负重伤的丁飘蓬最后是怎样的一个死法;罗阿娟与捕快,也正好稍事休息,以便迎接接下来的一场恶战,而且,他们也想看看,丁飘蓬的死。毕竟,丁飘蓬是轰传江湖的少年英雄,丁飘蓬的生是个谜,江湖上众说纷纭,丁飘蓬的死今儿该不会是谜了吧,今夜必将全盘呈现在火把、月色与刀光之中。他会死在乱刀之下,还是抹脖子自尽呢?那说不好。俗话说:一样生,百样死。每个人的死法也许都不一样,而丁飘蓬今夜的死,一定会很惨,他没有活的可能,只有死。今夜,这儿的人,无论白道**都想他死,逃得过**,也逃不过白道,逃得过白道,也逃不过捕快,罗阿娟最清楚,丁飘蓬的伤有多重,他再剽悍,也剽悍不了多久,最终,定会力不从心地倒下。因为人不是神,人是会死的,只有神不会。

    罗阿娟与捕快,独眼狼、迷魂狼与帮徒,都紧握手中的兵器,一边留意对方的动态,一边盯着七名剽悍的马刀手对丁飘蓬发起的这一波搏杀。

    岂料,丁飘蓬在瞬息之间,将七名马刀手的其中三人干掉了。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轻灵优美,干净利索,空中旋转、出剑、变身,扫腿、飞掠、夺马,瞬息完成,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时间分寸,方向部位,均把握拿揑得恰到好处,妙入颠毫,象是预先习练过千百遍似的。

    轻功漂亮那是没话说,马上功夫也妙不可言,吓得剩下的四名马刀手策马奔窜,在远处逡巡,不敢靠近。

    “哇,帅呆了!”同时爆发的欢呼声中,既有罗阿娟与捕快的由衷赞美,也有老妖狼、毒眼狼、迷魂狼情不自禁的叹赏。

    到这一刻,竟是敌我不分了。

    远处的霸王鞭夫妇与群狼俱各沉浸在酣斗中,没有看见这一幕,只听到了呼喊,此刻,都如墜入五里雾中,一头雾水。

    老妖狼随即恢复了镇定,折了三名马刀手,毕竟心疼,他厉声道:“向丁飘蓬放箭!”

    五名弓箭手五箭齐发,射向丁飘蓬。

    丁飘蓬策马舞剑,织成一匹白色剑幕,将箭拨落。

    在外人看来,他轻松自如,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已是真力不济了。

    前些天,他流的血太多了,丹田真气,经这一番折腾,已所剩无多,刚才的运气发力,已将他的右臂伤口崩裂,他感到右臂湿了,他明白,那不是汗,是血,能坚持多久,他不知道。他感到右臂越来越沉,一看,衣袖红了。

    老妖狼眼尖,道:“丁飘蓬右臂流血了,哈哈,果然有伤,伤得不轻,哈哈,伤口裂了,弟兄们,别怕,围住他。”

    老妖狼策马下桥,率先提刀逼近丁飘蓬,又挥手召集了十余名马刀手,将丁飘蓬围了起来,只是一时不敢逼近,距他约一丈来远,丁飘蓬已陷入火把与弯刀的包围圈中。

    老妖狼老奸巨猾,他肥胖苍白的脸上,竟腾起了红光,道:“弟兄们,别忙,别怕,围住他,拖死他。看谁耗得过谁。”

    丁飘蓬想,今儿个老子能走就走,走不了,就不走了,老子倒要看看,会闹成怎样一个结局。在学步桥的这些人:捕头捕快、霸王鞭夫妇、阴山一窝狼、本就是些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主儿,谁看着谁都不顺眼,今儿,冤家路窄,全凑到了一起,倒也热闹,鹿死谁手,还真有些难说。

    他正这么思忖,果然,独眼狼、迷魂狼发声喊,又率领十余名党羽冲将上去,围住罗阿娟及捕快,拼杀起来。

    不过,平心而论,在丁飘蓬眼中,四海镖局崔大安是条汉子,止少在人品上比乔万全与四大金刚好得多,他找我算账,是因为我劫了四海的镖,事出有因,当听说我身上有伤,他便不愿来占这个便宜,这是个看重颜面的爷们,要得;土地婆婆罗阿娟与捕快追杀我,是因为有皇命在身,是公干,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干的就是这活儿。虽然,他们中的有些人,也不是些善茬,有时与**勾结,也做些灭绝人性的勾当,老百姓把捕快与盗贼说成是“猫鼠一窝”,毕竟有些过了,其实,正派的还是多数,他们要杀我,我只有拼,我杀他们,不是本意,是无可奈何之事,是为了活命。我的真正的敌人是:阴山一窝狼。他们是一群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就是他们不找爷,爷有一天也一定会去找他们。今儿个,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丁飘蓬骑在马上,扬眉握剑,冷峻沉稳,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目前,他面对的是一群最冷血的狼群。能战则战,不能战则跑,他在等待时机。

    霸王鞭崔大安与妻子灵蛇剑何桂花,背靠背与瘸腿狼、谋财狼、大色狼、白脸狼等人酣斗。他手中的钢鞭,时而当枪,时而当鞭,大开大合,挥洒自如,何桂花的剑,变化百出,轻灵绵密,夫妻二人,刚柔相济,配合默契,瘸腿狼等一时也无可奈何。夫妻俩身经百战,浑未将今夜这一战当一回事,他俩明白,保定府的大批镖客一定已在增援的途中了,不要多久,攻守便会异势,报仇雪恨的时刻就要到来。

    白脸狼见久战不下,便悄悄将戴着鹿皮手套的右手,伸进了腰间的麂皮袋,接着右臂一扬,一枚霹雳子飞向何桂花,崔大安早有提防,他鞭梢一抖,鞭头“叭”一声,击中霹雳子,竟在白脸狼跟前炸响,一股白色毒气扑向白脸狼等人,那毒气十分邪乎,轻则昏厥,重则立毙。

    白脸狼等只有飘身后掠,以手捂口。崔大安夫妇有些托大了,他们见白脸狼害人害已,狼狈不堪,竟开心得夫妻相视,哈哈大笑。

    那一笑,笑糟了,将付出沉重的代价。有的代价只是折损了一点钱财,有的代价只是费了点事,而有时,沉重的代价无可挽回,那就是一个字:“死”。

    白色毒气袅袅婷婷,一时在空中弥漫,瘸腿狼突然袍袖一甩,一股真气挟着毒气向何桂花疾扑,崔大安见不妙,忙拍出一掌,毒气又向瘸腿狼等人反扑过去,不过,已是晚了一晚,瘸腿狼等早已闪开,何桂花却先已中招,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便软了下去,手中的剑,锵啷一声,落在地上。

    崔大安大惊,伸手去拉爱妻,他与妻子情深似海,若是妻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关心则乱,当时,他周身空门大开,瘸腿狼等哪肯放过这个机会,纵身向前,从四个方位,瘸腿狼的弯刀,谋财狼的长剑,大色狼的九节鞭,白脸狼的铁箫,一齐向霸王鞭崔大安背上击落。

    生死相搏时,最忌轻敌。“骄兵必败”也就是这个道理,轻敌就是“骄”。

    高手与任何人放对时,都不会掉以轻心。即使他表面上很轻松,话说得很漂亮,甚至说得滑稽逗乐,他的心里都会很重,心会绷得紧紧的,双眼会紧紧盯着对方的手,紧紧盯着对方眼睛里的每一丝悸动,脸部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耳朵会象狼似的竖着,聆听周遭发出的每一声异响,悉心凝神,捕捉战机,以求趁隙一击,结束战斗。

    真正的笑,要放到最后,中途的笑往往会夭折、会变味,甚至会变成哭。

    一世英名的霸王鞭崔大安与灵蛇剑何桂花,如今已命悬一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