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二十一 龙头大哥巧接应

二十一 龙头大哥巧接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时,监狱大院内巡逻的官兵跑来,齐亮刀枪,围住了柳三哥等三人。

    为首的长官问:“有知府的令箭吗?”

    柳三哥将令箭递给他,道:“给,要不信,啥话也别说,带我们去见知府便可,办点事,真罗嗦。”

    那长官仔细端详后,交还给柳三哥,道:“大哥,这是例行公事,请多多见谅。”

    便将手一挥,兵卒们让出一条道来,长官道:“要马车么?”柳三哥道:“多谢。不劳军爷了。”

    长官又问:“要护卫么?”

    柳三哥道:“算了,担架上的犯人连话都说不了,还怕他跑了。多谢军爷关照,哪天咱弟兄俩喝一杯去。”

    长官道:“敢情好,我请客,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柳三哥与长官攀着近乎,一行数人及担架向大门走去。到了门口,长官对管门的看守道:“开门,开门,知府大人提犯人庭审,不得迟延。”

    看守道:“是,老爷。”边说边掏出钥匙,将监狱沉重的大门嘎吱吱打开了一扇。

    柳三哥看着郭忠诚二人抬着丁飘蓬出了监狱的门,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出门右拐,便是条小街,往左一折,是条小巷,小巷内黑古隆冬,走了百十来步,跳出两个蒙面人来,不声不响,夺过担架。

    柳三哥道:“两位老弟辛苦了,我的人来接了,到此为止吧。”说着飞快出手,点了两人穴道,两人古咚古咚坐倒在地。

    柳三哥蹲下身,问郭忠诚道:“是谁派你谋杀丁飘蓬的?”

    原来,他只点了狱卒的哑穴,郭忠诚的却没点。郭忠诚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小人是受知府大人之命去干这勾当的,若是不去,小人的命也就不保了,小人不得不去呀。”

    柳三哥道:“这次暂且饶你不死,若下回再干坏事,撞在我手里,决不轻饶。”随即出手,将郭忠诚的哑穴也点了。

    正在此时,街口传来一片马蹄声,铁面神捕乔万全中气十足的嗓音在沉声指挥:“你等四人,分别去东南西北四城门,持刑部紧急火漆赤色腰牌,通知守城官,增加人手,紧闭城门,无论何种情况,均不准放人出城。邯郸府的任何令箭、腰牌,最近五天内,均作无效处理。违者按紧急情况处置,先斩后奏。”

    只听得一迭声的“是、是”。

    柳三哥对两个蒙面人道:“快走,按第二方案进行。”

    一行三人,匆匆消失在深巷里。

    天下三十六条水道总舵的总瓢把子,倒海翻江老龙头,是千变万化柳三哥的换命朋友。那两个抬担架的蒙面人,便是他自己与他的孙子小龙头。

    想当初,武汉分舵的长江七鳄甜言蜜语,将他骗到九江浔阳楼头喝酒,酒过三巡,突然翻脸,以刀兵相加,逼其退位。他岂肯退让,双方苦斗不休,奈何寡不敌众,身受重伤,若不是柳三哥拔刀相助,不但总舵之位不保,他那条老命,连同他一大家子性命,也将全部难逃一死。

    江湖太凶险,江湖上讲究的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千变万化柳三哥正巧在浔阳楼头喝酒,他坐在临窗的一角,欣赏江上的波光帆影,据说,宋江便是在这楼头题了反诗,吃了官司;白乐天就曾在这附近的江上,邂逅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琵琶女。正当他浮想联翩时,那一桌好好喝酒的江湖豪客,便掀翻酒桌,刀兵相见了。

    当时喝酒的游客全跑了,只有他依旧把盏临风,神情泰然,象欣赏江上风光似的欣赏这一场血战。没有人去注意这个瘦瘦的白面书生,没有人会去在意这个一脸书卷气的年轻人,常言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嘛。

    至多,是一芥不怕死的读书读呆了的书生。在江湖上,有时不怕死是没用的,你千万别想,不怕死会活得更长些,通常,不怕死会死得更快。

    当时,倒海翻江老龙头身中七刀,鲜血淋漓,被逼在酒楼一角,长江七鳄也有五鳄中了他的龙头拐杖,几乎倒下,唯独七鳄的老大、老二虽则肩头臂膀受了伤,却无大碍,他俩手执鬼头刀、鱼叉,准备发起最后的扑击。

    倒海翻江老龙头已实在没有力量发起反击了,那精钢打铸,重达二十七斤的龙头拐杖,平时,他耍弄起来象一茎芦苇般轻巧,如今,能不能举起拐杖都成了问题。当时,他自杀的念头都有了,正准备一掌拍向天灵盖,做个了断之际,柳三哥从长江七鳄头顶掠过,挡在了老龙头身前。

    眨眼间,这个白面书生,手中多了一柄长剑,柳三哥的剑寒气逼人,迫人眉睫,他道:“各位爷们,见好就收吧,得饶人时且饶人,若是定要缠斗下去,在下说不得,就只有出剑了。”

    一芥书生,清瘦文弱,只有那双眼睛特别有神,目光鄙夷而轻篾,握着剑柄的手背,青筋绽起。

    刚才,书生露了一手轻功,从他们头顶飒然掠过,直到站在他们面前才惊觉,本来他们也该见难而退了,奈何,胜利在望,他们被即将到来的巨大胜利冲昏了头脑,早已忘乎所以了,不知今夕是何年,是以,所有的判断都成了错误。

    七鳄的老大鬼头鳄曹阿元高大雄壮、老二尖嘴鳄应摸彩精瘦结实,他俩相视一笑,老大鬼头鳄曹阿元对柳三哥道:“哈,你算什么东西?活得不耐烦了!”

    老二尖嘴鳄应摸彩道:“大约是想陪龙老爷子去阴曹地府报到!”

    俩人使个眼色,一声呐喊,一人挥起鬼头刀,一人扬起鱼叉,向柳三哥身上招呼,柳三哥长剑斜削,一式“兄弟分金”,当当两响,老大、老二震得虎口出血,胸中气血翻涌,突突突,连退三步,鱼叉、鬼头刀脱手飞出,鱼叉扎在横梁上,鬼头刀扎在旁边的酒桌上,还一个劲的颤悠呢。

    他俩说什么也不信,这个二十来岁的白面书生,竟有如此浑厚的内力,能将他俩手中的兵器震飞,就是赫赫有名的翻江倒海老龙头,也没有这样的修为。

    柳三哥的剑不仅真气沛然,而且,快,快得你根本就看不清剑的走势。倏忽之间,一个滑步,他的剑尖不知何时,已顶在长江七鳄老大鬼头鳄曹阿元的脖子上,喝道:“滚出去。”

    所有的人全惊呆了,如此炫目惊心的剑术,他们今儿个是头一次看见,不,根本就看不清。

    鬼头鳄曹阿元一跺脚,道:“哎,此乃天意,走,咱们走着瞧。”

    老大、老二扶着受伤的弟兄,下了浔阳楼。

    此后,倒海翻江老龙头定要将天下三十六条水道总舵的位子让给柳三哥,柳三哥谢绝了。他道,自己是闲云野鹤,最受不得规矩约束,你就饶了我吧。

    从此,二人就成了拜把子弟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与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结成拜把子弟兄,倒也成了江湖上一件极其少见的美谈。

    接下来的事可以想见,武汉分舵自然被整个儿端了,长江七鳄惨遭追杀,七鳄几乎被斩尽杀绝,老大鬼头鳄曹阿元与老二尖嘴鳄应摸彩侥幸逃脱,至今杳无音信,不知所踪。

    长江武汉分舵已由老龙头的长子劈波斩浪龙长江接管,整个武汉沿长江、汉水的所有码头,现在都姓了“龙”。

    柳三哥是老龙头的兄弟,柳三哥要救的人,就是老龙头想救的人。何况,飞天侠盗丁飘蓬早已蜚声大江南北,老龙头最看重的就是“仁义礼智信”的人,飞天侠盗当然也是他心目中的英雄。

    老龙头认为朝代可以更替,“仁义礼智信”如日月一般亘古不变。

    他深恶痛绝的就是那些口蜜腹剑,背信弃义,不仁不义的渣滓、败类。

    当时,老龙头和孙子龙东海亲自扮成蒙面人,抬着担架,将柳三哥与丁飘蓬安置在邯郸回车巷97号的一个院子里。

    97,即“救急”的谐音。

    那是邯郸分舵所属的秘密据点。水道的每个分舵,都有一个秘密据点,除了总舵舵主外,只许分舵舵主一个人知道。以防发生不测之事时,可作应急之用。

    回车巷97号的院门不大,院墙却极高,院内种着些花草树木,三进深,十来间房舍,两个后门,分别通向后院的两条不同的巷子。97号处于闹市,却十分背静。

    邯郸分舵舵主早已在院内等候,将丁飘蓬安置在一间内房后,又将客人引到客厅,打开食盒,将酒菜摆了一桌。他默默做着这些,既不细看,更不多问,做罢,便笔挺的站在一边。老龙头对他点头一笑,道:“很好。”头一摆,分舵舵主立即会意,躬身告退,离开了97号。

    三十六条水道规矩之森严,可见一斑。

    这时,天光已亮。

    柳三哥、老龙头、其孙小龙头在用餐其间,隐隐听得墙外哨声、口令声杂沓而起。

    见柳三哥神色间颇有些不安,老龙头道:“兄弟大可放心,这儿是为兄的地盘,非常安全。如一旦事急,尚有地道通向城外的滏阳河岸,附近自有小船接应。地道便在安置丁大侠的内房床下。”

    柳三哥大喜,道:“一切仰仗兄长,看来,乔万全不会善罢干休,知道丁飘蓬就在城中,他会将邯郸城搞个掘地三尺,鸡犬不宁。”

    用罢餐,老龙对小龙头道:“你在这儿照料一切,不得偷懒,我去市井间灵灵市面。”

    小龙头道:“爷爷放心去就是了,这儿有我呢。”

    内室床上躺着丁飘蓬,柳三哥叫小龙头去烧来热水,解开衣裤,为其清洗伤口,取出金创药缚上。又取出白瓷瓶,将“昆仑雪莲还阳液”滴了三滴在丁飘蓬口中,丁飘蓬缓缓苏醒,一笑,道:“三哥,这是死牢么?”

    柳三哥道:“不是。我们已经逃出了死牢。”

    丁飘蓬问:“是买通了狱卒么?”

    柳三哥道:“不是,象你这样的钦犯,没人敢纳贿放行。”

    丁飘蓬道:“是打出来的么?”

    柳三哥道:“也不是,耍了个小小的花招。”

    小龙头道:“是连骗带打,连唬带哄,狱卒官兵送出来的。”

    丁飘蓬见小龙头在一旁插话,他问:“这位小兄弟是谁?”

    柳三哥道:“不知你听说过没有,江湖上有位武功高强、水性极好的少年英雄,他叫乘风破浪龙东海,俗称小龙头。”

    丁飘蓬道:“听说过,听说过,在水中如蛟龙一般,是老龙头的孙子。”

    柳三哥道:“对,对,他就是小龙头。”

    小龙头笑笑,露出两颗虎牙,道:“江湖上的传说不算数,尽瞎吹。”小龙头又道:“丁大侠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做。”

    丁飘蓬道:“你不说倒没啥,你一说倒真饿了。”

    小龙头早就做好了稀粥,立即去厨下端来一碗红枣稀粥,喂丁飘蓬下肚。

    不一会儿,丁飘蓬便又沉沉睡去。他实在太累了,流的血也太多了,若没有及时治疗,早就不在人世了。

    如今,若能静养一段时日,看来康复是没有问题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