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二十四 棋高一着通盘活

二十四 棋高一着通盘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邯郸城的官驿,住满了铁面神捕乔万全及捕快们,乔万全的四大金刚俱已到齐。

    子夜时分,官驿门口有捕快站岗,官驿内也有捕快巡查。两条黑影避开巡值人员的耳目,掠入官驿院内,对准上房的门发出一镖,啪,飞镖将一块写有文字的白布钉在门上,巡查人员与屋内的乔万全同时喝问:“谁?”

    两条黑影不敢停留,即刻掠出院外,窜房越脊而去,一会儿,消失在黑夜里。

    待到乔万全与四大金刚,窜出门外,黑影已经消失。乔万全从门上拔下镖,取来白布,就着灯光一看,见上书:丁飘蓬藏匿在回车巷97号内。

    乔万全朝四大金刚看了一眼,道:“各位怎么看?”

    土地公公楚可用道:“夜来客没有恶意,也许是三十六条水道中的反水者报的信。”

    猫头鹰道:“阴山一窝狼是当今最大黑帮,消息十分灵通,在学步桥客栈一战中,就是因为丁飘蓬,延长了双方拼杀的时间,等来了救兵,以致使阴山一窝狼,不但没赚着便宜,反而折损了许多弟兄,阴山一窝狼的人恨透了丁飘蓬,很有可能是阴山一窝狼派人报的信。”

    霹雳先锋雷伟道:“也就是说,千变万化柳三哥也在回车巷97号喽,呔,柳三哥太不地道,扮成捕快,趁俺不备,点了俺穴道,算啥英雄,要是碰上了,俺倒要正式领教领教。”

    没人去理会雷伟的话,意思是:正式领教,倒下的也是你。

    乔万全沉吟半晌,道:“不管是谁报的案,回车巷97号肯定得去查一查。但也有可能是柳三哥虚晃一枪,企图将我等的力量全部调往97号,柳三哥可乘虚突出城去。因此,各城门口兵丁捕快不减,更应严加盘查。阿娟率三十名捕快兵丁在城内巡查,作为机动力量,我与可用、大发、雷伟、邯郸的余总捕头带人去搜查97号。只是,各位考虑考虑是白天去,还是晚上去。”

    楚可用道:“还是白天去为好,晚上去,黑灯瞎火的,容易让柳三哥、丁飘蓬跑了。”

    乔万全道:“好,各位严守秘密,捕快在官驿待命,不得外出,就定在今天午时动手。”

    拥有三十六条水道的大小码头,就几乎拥有了半个天下。而且,老龙头的三儿子海阔天空龙大海,更是常年在海外经商,对海洋的气候、季风、洋流、航道十分熟悉,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十分兴旺。

    老龙头非常富有,拥有无数的大小货栈、货船、客船,更有无数精通水上航运与谙熟江湖规矩的水手,还有,就是他的那些水上功夫了得,忠心耿耿的水上保镖弟兄。

    他的消息非常灵,江湖上的事,很少能瞒得过他的,自从经历了长江七鳄九江浔阳楼的暗杀浩劫之后,他更是吃一堑,长一智,加强了对情报的收集工作,收集情报人员的薪水,甚至高于在线上与盗贼拼杀的玩儿命的保镖。

    每个码头,都有一个专门为他搜集情报的人,情报由分舵老大通过信鸽传递。老龙头有一张很费银子的庞大的情报网,没办法,要将三十六条条水道的事业经营好,没有确保安全的情报那是断断不行的。没有可靠的情报,脑袋什么时候掉了,连自己都不知道,那该有多冤。

    九江浔阳楼,该有多悬乎,大好人头,差点儿就掉了,那样的好运气,不会有第二次了。那样的失误,也不允许有第二次了。

    老龙头的情报观念,帮中每聚会一次,他就告诫一次,渗透到了每一个分舵舵主的大脑里了。

    如今,老龙头在邯郸,邯郸分舵舵主为了确保老龙头的安全,已将他手下所有的亲信派出去打探动静了。绝对不能在我的地盘,出一丁点儿纰漏。若是出了纰漏,后果不堪设想。

    在官驿门口、知府衙门前后、邯郸守备府大营的营门口,这些天,多了些卖馄饨的卖水果的卖水烟的卖糕点花生瓜子的挑子,更重要的是,在知府衙门、守备府大营,都有买通的内线,这些人全是邯郸分舵的探子。

    就象乔万全派出去监视邯郸分舵的各个部门一样,邯郸分舵应该说是做得有过之,而无不极。

    中午,派出去的探子都来报了,情况有异:一、官驿门口、知府衙门,突然人员进出十分频繁,异于常态;二、守备大营戒备森严,除了一俩位守备官员急匆匆进进出出外,任何士兵不许进出,大营内出格的安静;三、不知何故,邯郸余总捕头带着当地捕快,化装成百姓,在回车巷附近转悠,回车巷的前后左右,今天突然布置了许多化装成平头百姓的捕头,回车巷已整个儿落入监视之中。内线与外线的情报,不谋而合,完全一致。

    邯郸分舵舵主大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很好,各位回去,继续监视。”

    他挥手让众亲信退下,即刻取出纸笔,写道:事泄,速撤,按最佳方案进行。

    他将信卷成一小束,从鸽笼取出信鸽,放入信鸽脚上的小竹筒内,封上蜡,手一扬,信鸽腾空而起,飞上蓝天。

    在回车巷97号院内,老龙头正与柳三哥在花厅里聊天。见空中飞下一尾信鸽,停在鸽笼上咕咕地叫,老龙头取下鸽子,打开脚上小竹筒,取出信一看,即刻皱眉,对柳三哥道:“兄弟,情况不妙,得立即撤离,你快进屋去准备准备。”

    柳三哥内答应了一声,便进屋去。

    老龙头喊道:“海娃,海娃。”

    龙东海正与丁飘蓬在屋内闲聊,即刻冲了出来,道:“爷爷,什么事?”

    老龙头道:“情况有变,准备撤离。前门后门已经出不去了,六扇门子的鹰犬,随时会攻进来,暗后门由我去打开;你将所有屋舍泼上火油,听我号令,一把火,将此地烧成一片白地。”

    龙东海道:“是。”

    回车巷97号有两个后门,一个后门是明的,打开后,通向一条小街,一般来说,乔万全定会在小街那儿布置人马,;一个后门是暗的,叫暗后门,打开后,进入另一个院落,接连穿过两个院落后,便是距回车巷约一里来路的一条暗巷子,要包围回车巷,一般不会在那条暗巷子也布置人马。

    打开暗后门,是为了误导乔万全,我们是从这儿跑出去的;烧了97号院内的屋舍,让它变成一片瓦砾,是为了掩盖那条几代人构建的暗道。

    那条暗道太宝贵了,能保就保吧。

    祖孙俩分头行动,柳三哥进屋。丁飘蓬经过三天的治疗将养,精神健旺了许多,他问:“三哥,怎么要走?”

    柳三哥道:“是。本想让你在此地养伤,等到好了再走,哪料事机泄密,又得走了。”

    丁飘蓬道:“铁面神捕乔万全不是吃素的,鬼得很。”

    柳三哥道:“否则,他就混不到今天了。”

    丁飘蓬道:“打出去?”

    柳三哥道:“用不着,从地道出去,你的床下就有个地道,一直通到城外。”

    丁飘蓬道:“前些天为何不走?”

    柳三哥道:“怕你路上颠簸,吃不消。”

    丁飘蓬叹口气,不知说什么是好,他的双眼已经湿润,一条铮铮铁汉,竟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正在此时,老龙头祖孙俩走了进来,将床移开,又移开地板,便是一块石板,他在石板机关上按了两下,石板嘎嘎移开,便出现了地道的洞口,柳三哥与小龙头将丁飘蓬抬到担架上,他俩抬着担架进入洞中秘道,小龙头点上马灯,交在柳三哥手中,道:“稍等。”便又跑出洞去。

    不一会儿,祖孙俩返回洞中秘道,这时鼻中闻到刺鼻的火油气味,火光也已映入秘道。老龙头先将头上的木床复位,然后又将地板复位,又在石壁上按了几下,沉重的石板嘎嘎地合上了。

    老龙头一手提着龙头拐杖,一手提着马灯,在前面开路,后面小龙头与柳三哥抬着丁飘蓬向城外方向走去。

    柳三哥道:“龙兄,地面上的房屋全点着了吗?”

    老龙头道:“不是,只是点着了97号院内的所有房屋,97号大院的封火墙很高,火头烧不到附近百姓的屋舍。”

    柳三哥道:“那就好,百姓不易,可不能让他们遭了殃啊。”

    老龙头道:“即使遭了殃,邯郸分舵会暗中负责赔偿。兄弟不必顾虑。”

    丁飘蓬心下暗道:真乃菩萨心肠。此事皆因我而起,大恩不言谢,此恩此德,终生铭记,若是日后有机会,定当倾力图报,即便肝脑涂地,也将无怨无悔。

    约摸过了一个来时辰,便出了地道,关上石门,柳三哥等人来到滏阳河的河滩上,此地芦苇灌木丛生,杳无人迹,远处传来滏阳河波涛拍岸的哗哗声。在茂密的芦苇灌木中行进,十分隐蔽,老龙头当先开路,走了一会儿,老龙头一摆手,示意小龙头与柳三哥放下担架,他拨开芦苇,向东张望,看见了岸边堤上的土坯房,也看见了河边泊着的小船,小船上老渔夫坐在船头垂钓,他对柳三哥道:“兄弟,你在此地等一会儿,我去看看再说。”

    柳三哥道:“不行,龙兄去不妥,还是在下去最好。在下扮作渔夫,不会引起人注意。”

    老龙头道:“那也好。”

    柳三哥道:“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你们千万不可现身,目前,最重要的是要保全丁大侠的安全,及时脱离险境。龙兄可将丁大侠抬到离河边最近的苇丛里,我去上游把船摇下来,然后你等迅速上船,可一起向下游进发。”

    老龙头道:“兄弟的办法最妥,我等静候佳音。兄弟的功夫,为兄的最放心不过了,不过,还是要小心谨慎才好。”

    柳三哥道:“这个自然,小心行得万年船嘛。去之前,在下还要化装一下,来个鱼目混珠,真假难辨。”

    柳三哥除下佩剑,将十三镖的皮口袋束在腰间,外穿一件黑色宽袍,扎上一条土黄色腰带,从行囊内取出胡须沾上,卷起裤脚,登上一双旧草鞋,腿肚上抹上些泥淖,头上扎一块褐色陈旧布巾,霎时,成了一个活脱脱的中年渔夫,他取出小铜镜一端详,用邯郸方言道:“我去找大爷下盘象棋。”

    看得三人掩口发笑,连连点头道:“象,象极。”

    柳三哥却返身走上河堤,唱着河北梆子,向土坯房走去。

    他唱道:“大姑娘上花轿哭得泪花花,爹和娘真不易把我拉扯大,怎成想刁媒婆只想把银子扒,将财主的胖墩儿说成了金疙瘩,爹和娘本不该信那骗人的话,再不济也不该嫁这不成器的郎,……”

    象煞当地闲极无聊的打渔郎。

    老龙头道:“我这兄弟真绝了。”

    小龙头道:“三叔怎么什么都会呀。”

    丁飘蓬叹道:“三哥是当今江湖的传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