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三十四 **水怪夺人妻

三十四 **水怪夺人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白家,最疼柳三哥的是老爹白艺林,跟他最说得来的是小弟白玉春。

    宝应县邗沟街106号,深夜。

    柳三哥与野山猫,在二进院落内救下了要悬梁自尽的白玉春,白玉春泪如泉涌,扑嗵一声,跪在地上,道:“三哥救我,三哥救我。”一时声气哽咽,竟说不出话来。

    柳三哥道:“小弟,慢慢说,有哥给你作主,别着忙,慢慢说。”他将白玉春扶到椅子上坐下,倒了杯水,白玉春抹去眼泪,喝口水润润嗓子,长叹一声,说起了事情的缘由:

    十天前,庆春戏班在镇江大市口戏棚演戏,那天夜晚,临开演前一刻,白玉春与妻刘依依正在化妆,进来一个年轻人,行色匆匆,说是从刘依依老家宝应县来的,去苏州办事,刘家托他带了一封家书,要面交白玉春或刘依依。白玉春接过信,正要看时,前台开场的锣鼓已经敲响,他将信往怀里一揣,谢过来人,与刘依依匆匆化完妆,便登台演出了。

    白玉春与刘依依十分敬业,一上台便进入了角色,那晚演的是《白蛇传》,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被他俩演绎的栩栩如生,台下掌声雷动,白玉春与刘依依演得也十分过瘾。大约剧中有水漫金山的情节吧,金山寺就在镇江郊外的江边,镇江百姓因而特别垂青,不管是戏迷或不是戏迷,三五成群,蜂拥而来,特别叫座,白玉春自然异常高兴。卸了装之后,两人回客栈解衣宽带要睡觉时,白玉春怀中掉下一封信来,这才记起刚才岳父托人带来的这封家书。白玉春匆匆拆开信封,展读来信:玉春依依如晤:近日来忽得恶疾,卧病不起,恐去日无多,望接读家书后速来宝应,有后事交待,勿忽。来人去苏州办货,余举箸提笔已不能胜任,请村中秀才疾草一书,托来人顺路送达。即此打住,余事面叙。岳父字。某月某日。

    读后,刘依依怆然涕下,白玉春也十分着急。奈何已经深夜,白玉春好言劝慰爱妻,俩人商议明日天一亮便启程赶往苏北宝应县。

    翌日,夫妻二人辞别白艺林急赴宝应县。水陆兼程,第二天下午赶到邗沟街106号,推开家门,见父亲在院中侍弄花草,母亲则在窗前织布。白玉春大异,以为岳父大人已病愈,不胜惊喜。道:“爹,你病好了呀?”

    岳父恼道:“这孩子,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病啊啥的,我几时得病了呀,说话没个分寸。”

    白玉春掏出家书,道:“咦,这是怎么回事呀,爹,这信是你写的吗?”

    岳父接过书信看了一遍,就撕了,道:“我没写过信,也没叫人替我写过信呀,我活得好好的,啥病也没有,是谁做这等缺德的事呀,咒我死啊。”

    岳母离开织机,迎了出来,十分高兴,道:“老头子,别吵吵了,既然孩子回家来了,也是件高兴的事。就别管谁写信的事了,咱们说点高兴的事多好。快快,进屋坐,你看孩子们,风尘仆仆,够辛苦了,进屋歇息,也该常回家看看呀,别老忙着挣钱,钱是挣不完的,累坏了身子,不值个呀。”

    岳父转嗔为喜,想想也是,道:“玉春,依依,回家就好,回家就好,把我们想的,我和你娘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见一回少一回,常回家聚聚,比啥都好。”

    两个老人接过孩子手中的包袱,将白玉春与刘依依让进屋。泡上香茗,拉起家常来。

    白玉春也谈及了前天收信的经过,岳父十分纳闷,那送信人葫芦里卖的啥药呢?答案很快就来了。

    一家人正聊得热乎,外面进来六条汉子,紧绷着脸,其中一名大汉道:“白玉春、刘依依,我家老大请你们去唱堂会。”

    白玉春一看来者不善,便起身抱拳一揖,道:“各位大哥,在下刚到岳父家中,一杯茶才喝了两口,能否缓两天?”

    大汉道:“不行,得马上走。”

    白玉春道:“对了,前天的一封信,将我们夫妻二人骗到宝应,想必也是你们做的手脚。”

    大汉哈哈大笑,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唱戏的,别瞎琢磨,跟爷们走吧,免得面子上不好看。”

    白玉春道:“大哥,要是我不愿意去呢?”

    大汉道:“那就休怪我们无礼了,弟兄们,……”大汉似要下令动手的模样。

    白玉春道:“慢,大哥,你家老大怎么称呼?”

    大汉道:“说出来吓死你,洪泽湖金毛水怪。”

    洪泽湖金毛水怪,是个狠辣淫毒角色,若是妻子刘依依去了,十有八九要出事。白玉春道:“在下妻子身染疾患,不便外出,在下一人随你去便了。”

    大汉道:“不行。你老婆也得去,你去不去,那倒随便,我家老大最喜欢听女人唱戏。”

    岳父在一旁愤然作色,道:“青天白日下,莫非你们要强抢民女。”

    大汉大怒,骂道:“抢便抢了,又能怎样,老子抢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老不死,活腻了。”甩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老人家口角流血,仰天倒下,后脑勺正好磕在凳角上,血流一地,竟昏死了过去。

    岳母大嚎,哭叫着扑向大汉,那大汉飞起一脚,正巧踢中心口,岳母闷哼一声,也昏死了过去。

    刘依依涕泣哀号,扑向父母,白玉春怒火中烧,挥拳向大汉面门击去。

    大汉身形一晃,顺手牵手,叼住他的手腕,向地上一带,白玉春啊哟一声,手腕被他擒住,半跪在地,动弹不得。立即上来两条汉子,将他来了个五花大绑,口中塞入一只臭袜子,头上套个黑布罩,夹起他就走。

    刘依依呼救:“来人哪,出人命啦,强盗杀人啦。……”上来两条汉子,将她嘴上塞进一条毛巾,头上也套上个黑布罩,夹起她,就往外走。

    大汉们拖挟着白玉春、刘依依到了门口,门口停着辆大马车,打开车门,就将白玉春夫妇连推带掇地塞进车内,车门“哐当”一声关严实了。

    车内进来三名汉子,两名汉子摁着白玉春,一名汉子摁着刘依依。马车就走了,走不多远,舍车登船,那是一艘帆船,在河汊湖泊间行驶,船舱内的汉子在闲谈,一人道:“哥,你怎么给女的嘴里塞了块毛巾,给男的塞了只臭袜子?搞得那么复杂,累不累。”

    另一人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倒不是老子怜香惜玉,那女子多水灵,头儿已看上了,你给塞只臭袜子,满嘴臭气,洗都洗不干净,上了床,头儿肯定不乐意,到时候找你霉气,你受得了么。那后生,头儿至多听他唱唱戏,塞只臭袜子,让他学乖点,以后见着爷们就会老实多了,免得爷们多费手脚。这里边是有道道的,学着点,小子。”

    一人笑道:“哥心细,哥是啥水平,咱是啥水平,咱可学不会,跟着哥打打下手,倒还马马虎虎。”

    白玉春听了,急了,口中“唔唔”作声,扭身蹬腿,却被踢了两脚,有人上来干脆坐在他腿上,骂道:“小子,再不老实,老子给你颜色看,别看你名气大,老子在你脸上用刀划两道,看你怎么再去登台唱戏。”

    约摸过了三个来时辰,天早已黑了,帆船停靠在一个岛上。

    大汉们挟着白玉春夫妇来到岛中的一个大厅内,有人上来摘去了白玉春、刘依依的黑布头罩,解开了白玉春身上的绳子,他俩睁眼一看,见大厅内灯火通明,上挂一匾,写着“分金堂”三个擘窠大字,厅内弥漫着酒肉的香气,中间放着张酒桌,桌上杯盘狼藉,桌旁坐着十条七歪八倒的汉子,个个喝得脸红红的,正中坐着的便是一头黄发黄须的金毛水怪黄头毛。黄头毛举杯喊道:“来了来了,老子略施小计,扬名江淮的生角白玉春与旦角刘依依,今天也到分金堂献艺来了,哎呀,来人啊,将他俩带到侧屋去洗一洗,怎么搞得如此蓬头垢面,显得洪泽湖的弟兄们也太不尊重艺人了。”上来几个娄罗,将白玉春与刘依依带了下去。

    一会儿,洗漱完毕,白玉春与刘依依来到大厅。酒桌上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叠声乱叫道:“来一折《霸王别姬》。”“唱唱《苏三起解》。”“还是《白蛇传》好听。”

    黄头毛道:“二位,听见没有,好好唱。”

    白玉春道:“唱戏是要讲心绪的,家中岳父岳母生死不明,大当家的,小人实在一句也唱不出啊。”

    刘依依只是低着头,嘤嘤啼哭。

    黄头毛道:“只要你俩好好唱,唱得爷们高兴了,明天就送你们回家。若是不好好唱,推三阻四的,就不要怪老子脾气不好,没你们好果子吃。”

    为了早早脱身,白玉春附耳百般劝慰妻子,俩人强打精神,唱了一折豹子头林冲《逼上梁山》的折子戏,因为境况相似,竟然演得活灵活现,那些匪徒们却十分高兴,哗哗哗地鼓掌。

    唱完了戏,已是启明星高照了。十个大盗酒也醉了,饭也饱了,戏也听了,都有几分倦意了,黄头毛道:“今儿散了,明儿再来,把那女子送到我房中去,从今往后,就是老子的第十房姨太太了,把那姓白的小子连夜送上岸去,免得聒噪。”

    白玉春跪求道:“大当家的,高抬贵手,庆春戏班若是少了我老婆,戏就没法演了,庆春戏班就得黄了,望大王网开一面,放过我老婆。”

    黄头毛笑道:“庆春戏班倒不倒,管我屁事。她做得你老婆,就做不得我老婆么,我又不是缺个胳膊少个腿的,凭什么你做得,我就做不得了,笑话。”

    刘依依哭道:“我不愿意,我不愿意。”

    黄头毛道:“不愿意的事多着呢,不愿意种地的,都在种;不愿意挑担的,都在挑;不愿意坐牢的,都在坐。慢慢地也就惯了。”

    白玉春道:“大当家的,刚才你说戏唱好了,就放过我俩。怎么又变卦了呢?”

    黄头毛道:“嘿,还责问起老子来了,唱的啥玩意儿!你啥戏不能唱,偏唱林冲《逼上梁山》,莫非老子是高俅,是高衙内?你老婆是林冲的娘子,你是指着和尚骂贼秃,指桑骂槐,含沙射影,显见得是与老子过不去,没和你算账,已是便宜了你。来人呀,把他赶出狐狸岛。”

    白玉春与刘依依抱在一起,再也不肯分开。上来几个汉子,掰胳膊抬腿的,将他俩硬生生的扯开。一个抬出了厅外,另一个抬进了内室。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彻大厅内外。

    一条扁舟,两条汉子,将他载到洪泽湖边,扔到岸上的芦苇丛里,他又冷又饿,求岸边的渔夫给他回宝应县,船钱到了一并支付,挣扎着回到宝应县岳父家。推开院门,见俩位老人因无人救治,尸体冰凉,早已咽气。

    当时,他不知该怎么办,正巧,柳三哥的信鸽“小白”飞到了他身边,于是,他就写了封求救信给柳三哥。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柳三哥到来,只有三哥能够救他,只有三哥能够救他的爱妻,没有了妻子,他觉得就没有了白天,世界成了混沌一片的黑暗。

    时间过得真慢,信鸽“小白”去了后,便没了消息。也许“小白”迷路了,也许“小白”把信弄丢了,也许“小白”被老鹰叼走了,一直没有三哥的消息,他失去了耐心,也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于是,他投缳自尽了……

    听完白玉春的叙述,柳三哥长长叹了口气,道:“玉春,若是你一死,你说爹会怎么办?”

    白玉春道:“啊,爹,我,我不知道……”

    柳三哥道:“爹会疯了的,不疯,也会悒郁而死,我知道,爹最喜欢的是你,从爹看你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来。”

    白玉春道:“是嘛,不对呀,爹最喜欢的是你,他处处护着你,对你宠着呢,小时候,我想不通,可妒嫉了……”

    柳三哥道:“不错,爹是护着我,最疼我,因为我不是他亲生的,是柳家的孩子,爹是出于对清官的尊敬,出于他天生的善良才对我好;而你不同,你是从他的血脉里滋养出来的,你是他心头的一块宝贝疙瘩,这块宝贝疙瘩一旦失去了,他会崩塌的。”

    白玉春道:“是嘛,也许吧……”

    柳三哥道:“不是也许,是肯定。如果你死了,我也会很伤心,也许,这辈子我就会永远没有笑脸了,不过,这跟你有啥关系呢,不关你的事。”柳三哥黯然神伤,语气中不无责备。

    白玉春道:“哥,你别那么想,小弟不对,小弟该死,小弟没想那么多……”

    柳三哥道:“你一死,庆春戏班就得散伙了,老少爷们就得各奔前程,自谋生路了,可你倒省心了,一死了之,一了百了,让大伙儿去忙乎吧,饱一顿,饿一顿,是他们的事,管你屁事。”

    白玉春道:“哥,小弟一时想差了,小弟不该自尽,原谅我。”

    柳三哥拉着他的手道:“玉春啊,以后千万别犯傻啊,每个人的生命,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的,也是属于父母、妻子、子女与爱着你的每一个人的,人没有权利了断自己,即使自己不想活了,也应该咬紧牙关,为了父母、妻子、子女与爱着你的人,坚强活着,你怎么忍心在这些人的心上插上一刀呢!”

    白玉春道:“哥,记住了,小弟懂了。”

    柳三哥道:“幸亏你命大,幸亏我来得及时,才把你从阎王爷那里拉了回来啊。玉春,没事,咱们去救依依,只要依依没自杀,救出依依没有问题,你可以朝里床睡了,包在哥身上。”

    白玉春破涕一笑,道:“有哥在,我的心就踏实了,有哥在,我的心就亮堂了。”

    柳三哥道:“不过,你得听话。”

    白玉春道:“哥的话我句句听,从小到大不都是听你的嘛。”

    柳三哥冷丁问:“我叫啥名字?”

    白玉春道:“柳三哥。”

    柳三哥道:“错。”

    白玉春一拍脑袋,道:“哎呀,记起来了,记起来了,叫‘来无踪’。”

    柳三哥道:“这个秘密连对刘依依也不能说。”

    白玉春道:“没说,至今没说。”

    柳三哥道:“这次,我又想出了个名字。”

    白玉道:“什么名字?”

    柳三哥笑道:“叫‘胡大仙’。”

    白玉春道:“好玩,狐狸大仙。”

    柳三哥笑道:“去狐狸岛,就该叫胡大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