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三十六 狭路相逢淮扬楼

三十六 狭路相逢淮扬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三哥多给了船老大二两银子,让他连夜开船,驶向宝应县。一帆风顺,船儿犁开湖波,向宝应县驶去,满耳的风声涛声。

    船舱内,点着盏油灯,柳三哥拍开刘依依的穴道,白玉春叙述了刘依依羁押期间家中发生的一切,想及父母的惨死,刘依依与白玉春抱头痛哭。刘依依问:“这位先生是谁?”

    白玉春道:“他叫胡大仙,是位看相算命的先生,其实,是位大侠,是他义侠肝胆救了你。”

    刘依依跪拜叩谢,白玉春也跪拜叩谢。柳三哥将他俩扶起,道:“不必多礼,到了宝应后,请二位即刻去家中交待亲属,料理一切,越快越好,然后立即乘坐在下的马车离开宝应,前往镇江,不可久留,否则,就走不脱了。”

    白玉春与刘依依连连点头。

    翌日中午,到了宝应县,白玉春、刘依依匆匆向亲戚交待了家事,去父母坟头哭拜后,便坐上柳三哥的马车向南奔驶。第二天清晨,黑骏马大黑便奔到了扬州的瓜洲渡口。柳三哥托水道渡口的弟兄,雇了艘船,送白玉春夫妇去镇江。临分手时,白玉春将柳三哥拉到一边,低声道:“哥,你跟我一起去镇江。”

    柳三哥道:“干吗?”

    白玉春道:“你不能离开我们,最好在暗中跟着庆春戏班,保护我们。”

    柳三哥道:“是啊,这本该是哥应做的事。不过,你听说过一个人吗?”

    白玉春道:“谁?”

    柳三哥道:“飞天侠盗丁飘蓬。”

    白玉春道:“当然听说过,是当今大侠,匡扶正义,劫富济贫的英雄。”

    柳三哥道:“如今,他身负重伤,官府悬赏捉拿,盗贼为了那三十万两的赏银,红了眼,也在四处找他。哥要去帮帮他,你说,该不该去?”

    白玉春道:“嗨,那,那就去吧。”白玉春黯然神伤。

    柳三哥道:“你等一等。”他去车上拿了只鸟笼,信鸽小白已装在笼内,手中拿着枚黄色小旗,道:“信鸽小白你带去,鸽笼挂在你的马车上,小旗也插在马车上,每天你亲自喂食三次,十天后,打开鸽笼,放飞小白,小白就会回到我这儿,我每隔七、八天,让信鸽飞到你这儿探问消息,若有急事,我会立即赶来。我的马日行千里,脚程快,不会误事,这样好吗?”

    白玉春道:“好。”

    柳三哥道:“还有,庆春戏班最好在长江沿岸的大城市演出,每个城市的码头都有三十六条水道的弟兄,哥与水道的总瓢把子老龙头是弟兄,已托他关照庆春戏班。若有事,就去码头求助,记住,水道的暗语……”

    他附在白玉春的耳根交待暗语。只要你说对了暗语,水道弟兄定会鼎力相助。

    兄弟分手,柳三哥赶着马车北赴淮安。

    ﹡﹡﹡

    土地公公楚可用与土地婆婆罗阿娟,带着五名捕快到了淮安府,既然没有丁飘蓬的消息,便不去麻烦州府的官员了。他们也不去官驿歇宿,拣个干净点的客栈落脚,来去自由。楚可用夫妇对官场的宴请十分厌恶,哪有自家弟兄们在一起吃点喝点自在。

    这次,铁面神捕乔万全给他配的五名捕快可不简单,除了三人是楚可用手下外,另外两人:一个是“瘦猴”,贼精古怪,既见过丁飘蓬、王小二,又见过江湖游医蒋半仙的那个主。说起来,是猫头鹰胡大发的亲信;另一个却是郎七,他可是乔万全线上的人,当初,他脖子上挨了五小二一刀,出了许多血,却没有割破动脉血管,经医官全力抢救,活了过来,郎七与丁飘蓬过过招,跟王小二混了有十来天,更熟,有瘦猴、郎七两人在,当然对抓捕丁飘蓬大有裨益。

    铁面神捕乔万全是个十分心细的人,他觉得,抓捕罪犯聪明机警远比武功更重要,在这条道上混,一不留心,可是要挨刀子的哟,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瘦猴与郎七都是明镜似雪亮的人,既在楚可用夫妇手下办事,就得听他俩的,可不能有半点儿差池,所以,他俩反倒格外勤谨。

    午饭后,他俩去街面上看看。

    看看可不是逛街,他俩对逛街购物、游山玩水都不感兴趣。作为捕快,看看是去了解情况。有许多案子,都是不期而然碰上的,瞎猫碰着死耗子的案子多着呢。

    郎七当过绿林,胆儿大,嘴紧,对主子忠,这是乔万全看上他的原因;瘦猴可不那么简单,瘦猴的眼睛尖,被他瞄上一眼的人,若干年遇上后,他会立即辨认出来,眼毒。瘦猴不仅眼毒,耳朵更毒,瘦猴的耳朵辨识功能更强,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同,说话的内容,过了若干年后,他可能会忘,可说话的声音却不会忘,即使你有意拿捏发声,装腔作势,他多半也能分辨出来,除非你小子不说话。

    瘦猴是个天生的捕快,有特异功能的捕快。

    淮安坐落在淮河与大运河交汇处,是个商贾云集,舟楫繁忙的城市,街市商铺鳞次栉比,尤其是镇淮楼一带,店幌招展,游人如织。

    郎七爱吃,好象永远吃不饱,午饭刚用过不久,便又买了一把烤羊肉串,给瘦猴两支,便一边遛达,一边管自大吃起来。

    瘦猴嘴里嚼着羊肉串,眼睛却在人群里骨碌碌转,他一刻也没闲着。有一对男女从他身边走过,他俩都戴着遮阳帽,帽檐压得低低的,几乎遮住了半个脸,男的高大魁梧,女的娇小玲珑,男的他没见过,女的虽则帽檐遮住了半个脸,他一眼便认出是迷魂狼,阴山一窝狼的人也来了,当然是为了那笔巨额悬赏,为了悬赏,白道**的人全疯了。

    瘦猴胳膊肘一顶郎七,使个眼色,正想跟上去。却见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擦身而过,不近不远的跟着迷魂狼。那书生是谁呢?别多想,跟上再说。

    游人摩肩接踵,要盯梢,近了不行,远了也不行,距离拉得太远,转眼人便跟丢了,瘦猴的盯梢技术也不赖。他想跟在书生后面,可书生后面已有人跟着了,他一眼便看出了古怪,那人长得精瘦,变自己还瘦,长得尖嘴猴腮,象个痨病鬼,三十来岁,不近不远地缀着书生。今天可是连环盯梢,不知那瘦子后面有没有人缀着了,可不能马虎。

    瘦子后面也有人,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商人,那商人后面呢,瘦猴仔细观察,却不见有人了。瘦猴这才跟了上去。

    人多的时候,盯梢还比较容易,只是怕跟丢了;人少的时候,盯梢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很容易被人发觉。怕就怕到了人烟稀少的街巷,这连环盯梢,马上就会被察觉,根本就没法盯。

    幸好,不一会儿,前面有一个装潢奢华的酒楼,飞檐杰阁,雕梁画栋,黑漆牌匾上写着五个溜金大字:淮扬大酒楼。中年商人进了酒楼,酒楼楼下大厅,座无虚席,人声鼎沸,中年商人随即上了二楼,瘦猴又用胳膊肘顶了一下郎七,低声道:“快,去叫头儿来,我盯着。”郎七一点头,返身就走。瘦猴也上了二楼。

    二楼大厅装潢更为考究,桌椅俱各用紫檀木制作,连地板也是用紫檀木铺就,那种华贵的紫红色,富贵气逼人。壁上挂着名人字画,窗口悬挂着乳白色窗帘,越发显得雍容华贵。酒保年轻英俊,身着丝质纯黑衣衫,腰系黄色腰带,容颜鲜亮,讨人喜欢。在二楼用餐,就这阵势,肯定会比楼下贵个三、四倍,所以,楼上喝酒的人,没有楼下多。

    瘦猴一上楼,便有一酒保迎了上来,道:“爷,几位?”瘦猴道:“四位,还有三位马上到。”酒保将瘦猴引到楼梯口的桌旁落座。斟上茶,递上菜单。瘦猴喝着茶,点着菜,眼角余光一扫,立即将连环盯梢的人全部收入了眼中:迷魂狼与那魁梧男人,坐在大厅的角落,迷魂狼的遮阳帽已经摘下了,放在桌上,魁梧汉子却依旧戴着帽,半遮着脸,真有些不伦不类,他俩边吃边聊,旁若无人;中年书生坐在窗口,看着窗下的街景,边看边吃,十分悠闲;痨病鬼坐在大厅的另一个角落,管自吃喝;中年商人却坐在酒柜旁,点了两三个菜,与酒柜内的酒保聊着天,喝着酒,看来,他是常客。

    突听得楼梯“登登登”一阵急响,上来四条汉子,瘦猴抬眼一看,这四人面目狰狞,目空一切,正是阴山一窝狼的老三谋财狼、老五大色狼、老六独眼狼、老八白脸狼,四人身佩家什,高声谈笑,迷魂狼一招手,四条胖瘦高矮不一的汉子便嚷嚷道:“九妹在那儿呢,九妹在那儿呢。”走了过去,一阵椅子挪动的响动声后,在迷魂狼的酒桌旁落座,接着喝酒行令之声暴响。酒保上去,陪着笑脸,道:“各位爷台,是否能小声点,……”独眼狼怒道:“妈了个疤子,你管得也太宽了,管到爷头上来了。”说着,就是一记反手耳光,打得酒保一个踉跄,嘴角淌血,捂着脸,跑开了。

    邻桌的食客,见来了这么几个丧门星,惹不起还躲不起么,匆匆结了账,便下楼了。这时,楚可用夫妇与郎七也到了,在瘦猴的桌旁落座,瘦猴轻声将跟踪的人一一做了介绍。

    楚可用道:“也就是说狼来了,狼的鼻子总是最灵的。”

    瘦猴道:“头儿说得对极,丁飘蓬近日也许能显身。”

    罗阿娟道:“可用,你该高兴了吧。”

    楚可用道:“我高兴个啥呀,八字还没一撇呢。”

    罗阿娟道:“看,迷魂狼长得多美呀。”

    这时,迷魂狼见哥儿们来了,好象有了依仗似的,一高兴,索性脱了外衣,内着水绿缎袄,低胸,露着粉嫩的乳沟,一条白金项链缀着一颗红宝石,在白嫩的胸脯上滚动,光艳照人。

    楚可用知道她又在无端吃醋了,叹道:“嘿,你爱咋说咋说。”

    瘦猴刚来没几天,不知道他夫妻俩的毛病,道:“是啊,真美,男人见了难免会动心。年轻轻的,可惜了。”

    罗阿娟道:“你看,人家瘦猴说的才是真话,不象有些人,嘴上说的与心里想的总是不一样,那叫啥,叫‘口是心非’,或者是‘心是可非’,也可以说是‘心口不一’。”

    楚可用道:“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你在说谁呀?”

    罗阿娟道:“这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说中心病了吧,坐不住了吧。”

    瘦猴这才别出苗头来,看了夫妻俩一眼,不再吭声。

    楼梯口一阵脚步响,上来二男二女,正是霸王鞭崔大安、灵蛇剑何桂花、开山刀江勇、索命剑来芳,四人也俱各佩戴着刀剑。酒保朗声招呼道:“四位爷,窗口落座如何?”

    崔大安鞭不离身,进酒店也提着钢鞭,道:“也好,敞亮。”

    酒保喊道:“四位爷台,窗口看座。”

    崔大安是何等样人,虎眼电扫间,早已察觉大厅一角的阴山一窝狼一伙,道:“慢,酒保闪开。”

    他一把推开酒保,提着钢鞭,大步流星向一窝狼的酒桌走去,他身后的何桂花、江勇、来芳,随即也发觉了狼帮团伙,俱各拔出刀剑,跟了上去,四人的脸上腾着杀气。

    一众食客见了,发一声喊,夺路而逃,立时杯盘砰砰叭叭一阵乱响,在地上砸得粉碎,汁水淋漓,稀里哗拉,食客忘了付账,酒保也忘了收账,窗口喝酒的中年书生见状,也跟着众人下楼了,尖嘴猴腮的痨病鬼,紧忙跟了下去。坐在酒柜边上喝酒的中年商人,随即跟着痨病鬼下楼,瘦猴对楚可用道:“头儿,小的下去看看。”

    楚可用一边看着场中的乱局,一边道:“对,盯紧喽。”

    独眼狼面向着楼梯口,几乎与崔大安同时发觉了对方,他低声道:“弟兄们,赫,崔总镖头也来喝酒了,看来得打一架了。”狼帮团伙即刻推开桌椅,齐刷刷站起,锵啷啷,拔出刀、鞭、箫来,一时杯盘横飞,汁水四溅。鬼头鳄曹大元,摘下遮阳帽,扔在地板上,撩起长衫,也拔出鬼头刀来。他可不能在狼帮弟兄们面前示弱,狼帮的敌人便是他的敌人,也许,有一天,他会是狼帮的头面人物。

    曹大元提着鬼头刀,一马当先迎了上去。

    狼帮之所以能成为中原的一大帮会,是因为团结。

    阴山一窝狼对外胡作非为,对内却以兄弟姐妹相待,上下有别,互相依重,绝对没有非分之想。若谁违犯了帮规,将会受到严惩,刑罚之酷,会让你好好去体会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

    霸王鞭崔大安道:“呔,你是谁?报上范儿来。”

    曹大元道:“江湖人称鬼头鳄曹大元。”

    崔大安道:“原来是鬼头鳄,企图杀主篡位的无耻之徒,倒是大名鼎鼎啊。小子,吃崔某人一鞭。”

    叭,一鞭暴响,鞭梢如闪电般向鬼头鳄眉眼扫去。鬼头鳄不敢怠慢,挥刀迎击,“心香一炷”,连消带攻,劈向崔大安。崔大安两侧,一边是何桂花,另一边是江勇、来芳,刀剑齐出,威不可挡。

    狼帮团伙谋财狼、大色狼、独眼狼、白脸狼、迷魂狼,齐声叱喝,各执兵刃,冲了上去。双方你来我往,各不相让。

    淮扬大酒楼的二楼大厅,顿时成了一个格斗场。

    二楼所有的吃客几乎全跑了,只有楼梯口的那一桌,二男一女,还在喝着看着。

    二楼所有的酒保、账房、掌柜的也全跑了,毕竟还是性命要紧。

    崔大安一眼就认出了楚可用夫妇,恼道:“身为刑部捕头,见了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竟然袖手旁观,唱的是哪一出戏。”

    楚可用一笑,道:“崔总镖头,神勇盖世,在下看得出了神。”

    崔大安道:“见笑了见笑了,这些狼崽子,也不是吃素的呀。”

    谋财狼道:“咱们从不吃素,吃惯了荤腥,越吃越上瘾。”

    崔大安钢鞭频扫,猛攻群狼,又道:“听说土地公公与土地婆婆的刀剑合璧,十分精彩,何不让人开开眼界。”

    楚可用道:“那是道上人的谬奖,其实平常。”他转过脸对罗阿娟道:“阿娟,也该我们出场了。”说着拔出刀来。

    罗阿娟抿嘴一笑,竟将吃醋的事忘个精光,道:“好呀,阴山一窝狼也太过猖狂了,大概活得不耐烦了。”边说边拔出剑来。

    楚可用对郎七道:“守住楼梯口,不要让阴山一窝狼的人跑了。”

    郎七也拔出刀来,守在楼梯口。

    楚可用向罗阿娟使个眼色,两人脚下一点,如两只大鸟,掠过五张圆台面,扑向狼帮,楚可用一招“秋风扫落叶”,刀光呼喇喇带出一片劲风,势不可挡,劈向狼帮团伙;罗阿娟长剑一抖,嗤嗤嗤,剑气触面生疼,一式“乔太守乱点鸳鸯谱”,招式精奇,点刺出十几个方位,逼退狼帮团伙。

    夫妻二人的刀剑合璧,的是配合默契,威力巨增。武当功夫,名家风范,出手不凡,令人刮目相看。

    狼帮团伙顿时乱了手脚,步步后退,险象环生,最后被逼到了大厅一角。莫非,今儿个,狼帮五人,外加一个鬼头鳄,将一并在此了结不成?!

    哼,别想得太美了。

    白脸狼闪在大色狼的背后,大色狼身材高大,几乎完全将他遮掩,白脸狼摸出了霹雳子,这几枚霹雳子是他精心研制而成,十分得意,无毒,却爆炸威力巨大,尤其是能释放大片烟雾,逃跑时,最重要的是爆炸力与烟雾,爆炸力能阻止敌人追赶,烟雾能制造混乱,赢得撤退的时机。今天,也许要靠着这几粒霹雳子,方能逃过一劫。

    白脸狼瞅准楚可用夫妇连发两枚霹雳子,楚可用与罗阿娟用刀剑挡拨,叭叭,霹雳子炸响,爆出两蓬火花,两蓬硝烟,楚可用夫妇惊呼一声:“烟雾有毒。”提示人们注意。自己忙捂嘴后退,大厅内顿时烟雾弥漫,白脸狼接连不断又发出五枚霹雳子,有几枚是击向酒柜的,酒瓶暴碎,酒水四溅,火焰着酒即燃,顿时火头窜上房梁,劈劈啪啪烧了起来。

    白脸狼高呼道:“点子难缠,扯乎。”趁乱带头窜出窗口,随手又向崔大安、楚可用发出两枚霹雳子,逼退众人,掩护弟兄们撤退。

    嗖嗖嗖,狼帮团伙眨眼间俱各从窗口窜出,待崔大安等人从窗口窜出去追时,狼帮团伙已逃得无影无踪。

    他们身后的淮扬大酒楼,大火浓烟已将好端端的一个豪华酒楼吞没,一片墙倒屋塌的声响,人们四散逃窜,只有掌柜的面对着大火,嚎啕大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