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三十八 各路神仙追贼踪

三十八 各路神仙追贼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深夜,稠云遮月,疏星点点。

    就着星光,能看见白晃晃的驿道。尖嘴鳄赶着马车,急匆匆地往南行驰,后面瘦猴、郎七在路边树荫里飞奔尾随,跑了一阵,郎七先就喘着粗气,改为步行了,又跑了一阵,瘦猴也不行了,眼睁睁地看着马车远去,变得越来越小,突然,远处窜出条人影来,象飞絮似的粘在了马车后。马车拐了个弯,消失了。

    郎七与瘦猴全看见了,郎七问:“好帅的轻功,莫非是丁飘蓬伤好了?”

    瘦猴道:“哪能好得那么快,不是。”

    郎七道:“是谁呢?”

    瘦猴道:“千变万化柳三哥。”

    郎七疑道:“你真成神仙啦?你怎么知道?”

    瘦猴道:“我觉着自个儿确有些仙气。”

    瘦猴神秘地笑笑,不吱声了。要是说了,也没人会信,没人会信世上会有那么毒的耳朵,能听音辨人。郎七一脸的狐疑,心道: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卖啥关子呀,老子恭维了你几句,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了,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神什么神呀,还不是跟老子一个熊样,一个跑腿跟班的倒霉捕快……

    鬼头鳄曹大元与迷魂狼坐在车内,两人腰间佩刀,车门车窗俱已关闭,车内没有点灯,漆黑一片,迷魂狼靠在曹大元厚实的肩头,靠着这个男人的肩,她什么也不怕了。

    马蹄声敲击着路面,均匀细密,马车跑得很有节奏,路面很好,马车只是稍微有些颠簸,夜色安恬,马蹄声象是催眠曲,马车象是摇篮,若是天下太平,坐在这样的马车里,最容易入睡。不过,如今天下并不太平,在前方等着他们的也许又是刀枪箭戟。

    迷运魂狼杨香香道:“阿元,二弟说在淮扬大酒楼有人盯上我们了,会不会看错了?”

    曹大元道:“不会,二弟的眼尖。”

    迷魂狼又道:“我们住进东来顺客栈,没人盯吧?”

    曹大元道:“没发觉有,不等于没人盯。”

    迷魂狼道:“阿元,你是不是有点小心过分了。”

    曹大元道:“小心驰得万年船。”

    迷魂狼杨香香从道理上懂曹大元的话,却又觉得老是这么深夜挪窝,实在有些够呛。象这样深夜转移,已不是一次两次了。

    曹大元道:“香香,如有意外,你就赶紧先跑,我们掩护你。”

    杨香香道:“那你们怎么脱身呢?”

    曹大元道:“我们现在是在沿着白马湖、宝应湖的驿道上跑,只要你跑远了,我们就会跳进湖里,逃之夭夭。在水中潜泳,我和二弟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的角色,没人能抓住我们。我担心的只是你。”

    杨香香心头一热,抬起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曹大元道:“万一跑散了,记住,在高邮县南郊碰头,那地方你去过一次,不会忘吧。”

    杨香香道:“忘不了,那儿的双黄咸鸭蛋太好吃了。”

    曹大元道:“到时候多耽几天,让你吃个够。”

    那全身紧贴在车尾的人,的确是柳三哥,曹大元与迷魂香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柳三哥双手抓着车后顶部凸起的边缘,脚尖踩在车后底部凸出的横条上,就象吸盘似的吸附在车厢后壁上,赶车的尖嘴鳄根本没有发觉。至此,他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了,便松了手,脚下轻轻一点,人又如飞絮般飘落到路边树丛中去了。

    没有声息,没有动静,象是一缕雾似的,柳三哥消失在路边的丛莽中,车上的人不可能察觉,马车依旧管自在快跑。

    深夜的路上没有人,连鬼影也不见一个。路的一边是村舍田野,另一边是芦苇湿地与白茫茫一片的白马湖。又跑出去三、四里地,到了一个四岔路口,突然,马车前方响起了一阵锣声,立时,喝叱声四起,几十人齐声呐喊:“活捉鬼头鳄,活捉尖嘴鳄。别让他们跑了。”原来,是老龙头的二儿子,滚滚怒涛龙黄河率领追杀小组与淮安分舵的弟兄们,在此守候已久。

    尖嘴鳄喊道:“哥,不好了,快出来。”声音未落,马车两侧的门同时打开,曹大元与杨香香分从两侧,提刀窜出,尖嘴鳄提着鱼叉,跳下车座,对杨香香喊道:“嫂子,上车座,赶着车,冲出去。”

    杨香香“嗖”一声窜上车座,鞭子一挥,赶着马车往前猛冲。曹大元与尖嘴鳄飞奔在车前开路,一个提着鬼头刀,连劈带砍,一个挥舞钢制鱼叉连刺带砸。

    滚滚怒涛龙黄河,提着扑刀,缠着曹大元,杀手组的刀手已蜂拥而上,曹大元鬼头刀狂舞,刀刀见真章,刀招飘忽,力大势沉,竟给他冲出一条道来,他大喝道:“香香快跑。”

    别看尖嘴鳄象个痨病鬼,其实全身尽是肌肉,眼明手快,鱼叉挑刺诡怪,叉叉奇招叠出,一时竟也拿他不下。

    “驾”迷魂狼杨香香一声娇喝,又“啪啪”猛甩两鞭,马儿“呜溜溜”齐声长嘶,马车竟呼喇喇从刀剑丛中冲了出去。

    马车飞奔而去,没有人去追迷魂狼,追杀组要的是鬼头鳄与尖嘴鳄的人头。四、五十人围着他俩,此起彼落,一波一波,分批向他俩发起攻击。

    滚滚怒涛龙黄河的朴刀,不是好缠的,鬼头鳄已被朴刀挂破了衣衫,如此缠斗下去,必死无疑。

    鬼头鳄与尖嘴鳄背靠背,与众人厮杀。鬼头鳄用手肘支了下尖嘴鳄的后背,道:“二弟,闪人。”

    二人暴喝一声,挥动兵器,往湖边猛冲,活象是两头困兽,来了个不要命的猛打猛攻,竟给他们撕开了条口子,窜入芦苇丛内。

    龙黄河喝道:“放箭。”

    十个弓箭手立即张弓搭箭,刷刷刷,射出了一排箭,利箭在芦苇丛内乱飞,其中一箭从鬼头鳄的肩头擦过,衣衫破碎,肩头划出一道血痕;另一箭射散了尖嘴鳄的发结,惊得他一身冷汗。直到跑到湖边,扑嗵扑嗵两声,跳进白马湖,两人才松了口气,在水底,兄弟俩象鱼一般活络,象鱼一般自由自在,一前一后,游得飞快。

    这就是他俩逃生的绝招,在水底,是最安全的,世上没人能追上他俩。

    ***

    在淮安城东南,有个叫下沙的繁华乡镇,傍着大运河。运河两岸,分布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码头,河边樯桅林立,码头上货物山积。这儿的码头,有一多半是属于三十六条水道的资产,在下沙,三十六条水道的生意占了绝对的优势。

    沿着大运河的东岸,麇集着无数民居,有高楼华厦的客栈,也有低矮简陋的茅屋,有深宅大院,也有酒馆妓院,有清静朴实的石库墙门,也有大声喧哗的赌场茶馆,清吟巷就是蜿蜒在这些杂乱建筑中间的一条巷。这条巷子的地面,中间是青石板铺就,两侧则全是不规则的麻石铺就,巷子窄的地方只能容一车通过,宽的地方,却能容得下四、五辆马车同时并行。

    清吟巷的两边生出无数的街巷,有的窄得象条扁担,七拐八弯,仅容一人通过,有的却是通向码头的通衢大道,因此,清吟巷虽然车马喧嗔,人来客往,却不会堵车,前方堵了,可以从岔道绕过去。清吟巷的两侧有许多宽街窄巷,密如蛛网,穿插纠结,形成了如迷宫般扭曲盘绕的大街小巷。

    清吟巷,一个好雅的名称,却偏偏成了一个五方杂处的商埠。

    在前朝,据说清吟巷的贫民窟中,曾出过一个状元,他是水手的儿子,却天资聪颖,从小读书过目不忘,令私塾先生刮目相看,稍稍长大,便才华横溢,写得一手锦绣文章。他的许多诗文情文并茂,脍炙人口,读书人争相传抄,一时传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可惜,天妒英才,其人只活了三十三岁,病死于京城翰林院任上。淮安人为了纪念他,就将他出生地的那条巷子,命名为“清吟巷”。至于他微贱时居住过的茅屋,却早已被秋风所吹散,到了今朝,状元公的曾孙,外号叫“麻到死”的,却偏生是个见了书本就头疼的家伙,唯独对麻将情有独钟,是个地地道道的麻将迷。他在状元公居住的原址上,盖起了一排两层楼的临街大瓦房,楼下是麻将馆,楼上是足浴房。成天价哗啦哗啦的麻将声早已将朗朗的读书声掩埋了。瓦房正中悬挂着一块黑漆金字招牌,上书五个大字:天天麻将馆。

    据说,这是块风水宝地,干啥来啥,要读书能成状元,开麻将馆、足浴房,就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徽州盐商出巨资要买下这块地,状元公的孙子说啥也不答应,一则,那是祖产,卖了不祥,不能卖;再则,那“麻到死”本身就是个麻将迷,离开了哗啦哗啦的麻将声,他就生病,一听到哗啦哗啦的麻将声,病就好了,人也精神了,他牌技特精,麻将桌上无敌手,十有九赢,别人都赌不过他,没人跟他搓麻将。“麻到死”成天听听也好,看看也解馋,要是实在熬不过去了,就与牌友约定;他赢了,他付银子给输的人,他输了,赢了的人付银子给他。这样一来,他老是赢,老是付银子给别人,他不乐意了,我这不成傻子了吗,这份家业不用多久,就会败个精光了,不行,老子不干了;若是假装输,他也不干,我堂堂翰林子弟,麻将高手的名气,不是要糟蹋殆尽了吗,名气事大,银子的事更大,干脆就少来。技痒难熬时,就呼朋唤友来一把,过过瘾。平时,他只是在麻将桌旁转悠,据说,那也能过瘾,他也不困,困了,上楼上足浴房去洗一个钟的脚,精神又来了。你说,怪不怪。

    清吟巷66号,是一个石库门墙的宅院,高高的封火墙,隔断了世俗的猜忌与遐想。这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段,附近,象这样的宅院有十来个,门脸几乎一模一样,俱各临街傍河,前门的巷子足可容两辆马车通过,后门的石级通向大运河。住在宅院里的人家有本地人,更多的是外地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世背景,住家间互不通音问,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即使住了十来年的邻居,连隔壁住家的姓氏都无从知晓。

    柳三哥是昨天住进66号的,一门关闭,庭院深深,十分雅静安逸,将江湖所有的喧嚣浮躁,俱各关在了门外。

    这是个极为理想的修身养性的宅院,止少,是柳三哥非常喜欢的宅子。

    清吟巷66号是三十六条水道淮安分舵的秘密据点,后门运河旁的歪脖柳树下拴着一条乌篷扁舟,以备不时之需。

    在淮安,清吟巷66号只有在危急时候,淮安分舵陶舵主才能启用,平时,连陶舵主也绝少去住,这是老龙头到淮安时的秘密居住地点,他喜欢清静。这个秘密,就连陶舵主的夫人子女也不能透露,这是三十六条水道铁的规矩。

    在江湖上混,保密有时就是保命,保自己的命,也保家人弟兄的命。在江湖上混,嘴紧就是一切,嘴紧比武功更重要,是江湖世界的金科玉律。

    清吟巷66号有扇边门,开在一侧的打铜巷内,柳三哥的马车就是从边门进去的。

    陶舵主接待了柳三哥,大约老龙头的信鸽带来的消息吧,他已在前两天将书房与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

    陶舵主是条红脸大汉,三十余岁,一看便知是水手出身,他性格外向,也不见生,笑道:“咦,你就是千变万化柳三哥?”

    柳三哥道:“是。”

    陶舵主真有些不信,那一芥瘦削的白面书生,就是世上剑术第一、易容第一、机智百变第一的柳三哥。

    陶舵主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柳三哥笑道:“江湖上传的话尽是扯蛋。”

    陶舵主道:“无风不起浪,有浪必有风。三哥年轻有为,了得了得。在下佩服之至。”

    柳三哥摇头道:“过奖了,过奖了。陶舵主,听说这些天淮安市面上好象有些乱。”

    陶舵主道:“是,我的探子全放出去了。平时,淮安最多的是商人,商人中又是徽州盐商居多。最近,却一反常态,武林中人突然增多,而且,成帮结伙,三五成群。充满了火药味啊,若有情况,在下会及时告知三哥。”

    柳三哥道:“你知不知道洪泽湖中有个狐狸岛?”

    陶舵主道:“那是金毛水怪的一个巢穴。”

    柳三哥道:“他有多少巢穴?”

    陶舵主道:“目前摸到的情况是,他有三个巢穴,除了狐狸岛外,另有两个岛,一个在宝应湖南,一个在高邮湖北。听说,他还有一个巢穴,是集结船队训练水军的岛屿,叫‘藏兵岛’。肯定有,却不知道藏在哪儿?”

    柳三哥道:“要快,务必在龙老爷子到来之前,找到‘藏兵岛’。”

    陶舵主道:“是,我们到处在找。”

    柳三哥想起了在狐狸岛密室外听到的那些不连贯的话:“老龙头”、“运河”、“高邮湖”、“火攻”的那些词,便问:“陶舵主,高邮湖与运河间,哪一段水路地形最为复杂?”

    陶舵主道:“有,有有,大运河紧挨着高邮湖,高邮湖与大运河之间,宽处只有一二里远近,窄处也就是半里光景。在高邮湖的最南端,紧挨着大运河的那段湖面上,约有方圆十里左右的水面,这儿滩深水急,岛屿较多,明礁暗礁,犬牙交错,港汊密布,水草茂密,若是碰上风雨天气,则风高浪急,湖中船只触礁倾翻,人财两失的事常有发生。在这片水面上,有两条河连通着大运河,北面的那条叫上塘河,南面的那条叫新塘河。历年来,盗匪在这一带多有出没,从这片湖面窜上岸,或从上塘河、新塘河进入大运河,在运河上杀人劫货后,又从原路返回,窜入高邮湖逃遁。水手们将这片水面叫做‘鬼门滩’,当地有顺口溜道‘过了一滩又一滩,前面就是鬼门滩,船货安然人平安,能过鬼门是好汉。’可见这片水域的凶险了。”

    柳三哥道:“喔,鬼门滩?好个鬼门滩。”

    陶舵主道:“想去看看么?我陪你去。”

    柳三哥道:“不。”

    其实,他内心在说:火攻会选在这儿吗?当然要去看看,只是,我想自己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