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三十九 命悬一线柳三哥

三十九 命悬一线柳三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柳三哥在书房留了张便笺,说有事去扬州耍几天,不久即回。赶着马车去高邮县了。

    黑骏马脚程快,跑了一天一夜,便到了高邮县,在高邮县城南,他找了个客栈住下。

    这是个城乡接合部,古往今来城乡接合部都是一个样:屋舍简陋、街道肮脏,人员混杂、五方杂处。

    柳三哥扮成落魄书生,白天在城南各处转悠,没有发现曹大元等人的踪迹。第二天,心血来潮,决定去一趟鬼门滩。

    他带着野山猫“二黑”,来到运河旁的一处码头,码头上泊着许多大小船只。见其中一艘小船上,有个老渔夫坐在甲板上晒太阳,他两鬓斑白,蓄着三绺胡须,一付慈眉善目的模样,就走上前去问:“老人家,租船去一趟高邮湖多少银子?”

    老渔夫眯缝着眼睛,瞥了他一眼,道:“那儿滩急水险,不是闹着玩的,你敢去?”

    柳三哥道:“险才好玩,不险就不去了。”

    老渔夫道:“有强盗,你也敢去?”

    柳三哥道:“总不能天天有吧,再说,我又不是富商巨贾,就是有,也不会抢我吧,你看,我割割无肉,杀杀无血,找我的麻烦,没油水。”

    老渔夫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些下三滥的水寇毛贼,为了几十个铜板,也会动刀子杀人?”

    柳三哥道:“听说过,不过,我不会运气那么差吧,啥倒霉的事都让我碰着。况且,我还佩着剑呢,那可不是装装样子,吓唬吓唬人的。”

    老渔夫笑道:“我看你这模样,读书还行,动起手来,十有八九要吃亏。哼,连老头子都没将你放在眼里。年轻人,我可都提醒过你啦,你爱去,出了事,别怪老头子言之不预啊。”

    柳三哥道:“不怪不怪,死了活该,不怪不怪,死也心甘。”

    老渔夫哈哈大笑,道:“嘿,你小子全没将老头子的话放在心上,还闹着玩呢。罢了罢了,包我的船可不便宜,一天二两银子,包来回,那可是一口价,不还价。”

    柳三哥道:“你是呈子口呀?!”

    老渔夫道:“那你就雇别人的船去。”

    柳三哥道:“你真牛。”

    老渔夫道:“没那两刷子,牛得起来吗?”

    柳三哥道:“行,二两银子就二两银子。”

    老渔夫起身,道:“那就上来吧。”

    柳三哥与黑猫上了船,老渔夫解缆开船,咿咿呀呀地摇起橹来。

    柳三哥从船舱里拿张竹椅出来,坐在甲板上,阳光明媚,晒得人周身舒畅,黑猫也在甲板上舒展着身子,晒太阳。他道:“老人家,你是高邮人吗?”

    老渔夫道:“辣块妈妈,我不是高邮人谁是高邮人。老头子是地地道道的正宗高邮人。”

    柳三哥问:“那就好,从运河去高邮湖怎么走?”

    老渔夫道:“前面有条新塘河,从新塘河可以进入高邮湖。”

    柳三哥道:“进了高邮湖,听说就是鬼门滩,是吗?”

    老渔夫道:“你小子来过?”

    柳三哥道:“没有,我喜欢游山玩水,打听清楚了,才来玩。”

    老渔夫道:“亏你找着人了,鬼门滩滩险水急,不熟悉水路的人,来一个栽一个,没有不翻船的。坐老头子的船,可以包你不翻船,不过,不能包你不遇着强盗。”

    柳三哥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老人家,别老将强盗强盗挂在嘴上好不好,这事儿不能多说,有些事说多了,说着说着,就来了。”

    老渔夫道:“哈哈,你小子也怕呀,还信迷信,讲忌讳,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好,不说了。”

    柳三哥道:“哪有不怕的,你当我真是武林高手啦!”

    俩人聊着天,运河上船来船往,小船尾随着大船后前行。

    从新塘河进入高邮湖,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这儿湖面开阔,一望无际,滩险水急,礁石参差,孤岛荒洲,芦苇青青,船只稀少,一派荒野景象。

    柳三哥却手舞足蹈,欢声道:“哇,真美,令人心旷神怡。”

    美倒确实美,是一派江湖荒野苍凉之美。

    老渔夫道:“看你高兴的,才刚开始呢,好景致还在后头呢。”

    他撑起了白帆,白帆吃着风,鼓鼓的,小船在礁石间穿行,非常快捷,船头镶起一圈白色浪花,碧波黑礁,鱼虾历历在目,老渔夫把着橹,眯缝着眼,紧盯着前方水面,丝毫不敢懈怠,稍一不慎,若是船儿触了礁,便会被漩涡暗流卷走。

    老渔夫道:“坐着别动,一乱动就要翻船。”

    柳三哥道:“你不是说,有你在翻不了船吗?”

    老渔夫道:“是。不过你要听我的,若是一怕一乱,不翻才怪。”

    柳三哥道:“不动就不动。”

    他暗暗记着船儿行进的方向,船一直在向西北走,东边的岸线已看不见了,四处是白茫茫一片湖水,远处有星星点点的几个小岛。风越吹越紧,湖中波浪汹涌,小船在波峰浪谷间穿行,老渔夫道:“怎么样,到中午了,想找个小岛休息一下吗?”

    柳三哥道:“好。岛上不会有强盗吧?”

    老渔夫道:“我找的岛,不会有强盗。”

    柳三哥道:“听说,金毛水怪常在这一带活动。”

    老渔夫道:“你知道得好多啊,年轻人,有时候知道得多,不是好事啊。我老头子是个酒鬼,啥事儿不问,只知道‘小民有酒日日醉,鸿钧老祖万万岁,无论春夏与秋冬,干活赚钱不怕累’,我只管赚钱糊口,懒得管世上的事。”

    柳三哥道:“哈哈,你好酒?又好财?”

    老渔夫道:“爱酒如命,爱财如酒。一会儿,咱们喝几杯?”

    柳三哥问:“啥酒?”

    老渔夫道:“家酿烧酒,有点辣。”

    柳三哥道:“酒不辣就是水,辣才带劲。好啊,那就喝两杯。”

    船开到一个荒岛背风处停靠,船缆系在树上,柳三哥问:“有鲜鱼吗?”

    老渔夫道:“有。”

    他将船侧浸在湖水中的网兜拉起来,里边有五、六条鲜蹦活跳的鲫鱼、鳊鱼,问:“下酒的菜是你做还是我做。”

    柳三哥道:“我。”

    柳三哥从他手中接过网兜,取出三条阔背鲫鱼,一条扔给“二黑”,“二黑”一口叼住,去船头尽情享用美味;船上餐具一应俱全,柳三哥用其余两条做了一盘红烧鲫鱼,岸边有一片草地,草地上有一块青石,他将红烧鱼放在石上,自己也在石上盘腿坐下了,在这儿喝酒,空气清新,又能赏景,十分宜人。老渔夫进了船舱,却不见出来,柳三哥道:“老人家,菜做好了,该喝酒啦。”

    老渔夫道:“来了来了,我在找酒呢。”一会儿,他一手拿着碗筷,一手提着把铜制酒壶,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老渔夫见柳三哥已盘腿坐在石上,身前放着一盘红烧鲫鱼,他道:“真香,做得不赖。”就在他对面坐下,放下酒壶碗筷,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花生米来,放在红烧鱼旁,爱酒的人,菜不用多,只要酒好就行。老渔夫将一只碗递给柳三哥,一只碗放在自己面前,提着铜酒壶在两只碗里倒上白酒,顿时酒香四溢。柳三哥喜道:“酒好香,真是佳酿。”

    他腹中已空,端起酒碗跟老渔夫一碰,道:“祝老人家长命百岁。”

    老渔夫也道:“祝读书人考上状元。”

    俩人俱各哈哈大笑,仰头就喝。

    野山猫“二黑”突然从一旁窜出,将柳三哥的酒碗扑到草地上去了,酒洒了个精光。柳三哥一愣,道:“二黑,不准胡闹。”二黑叫了一声,跳上船去,接着又去吃鱼,再不管闲事。柳三哥从青石上起身,捡起一旁的空碗,用袖口擦了擦,道:“只怪酒太好了,二黑也想喝。”

    老渔夫道:“你这猫叫‘二黑’?”

    柳三哥道:“是,怎么啦?”

    老渔夫道:“真奇了,我小名也叫‘二黑’。”

    柳三哥道:“你俩成了同名同姓的兄弟了,两个‘二黑’一个病,都爱酒。”

    老渔夫道:“年轻人,开玩笑可不能过了头,你把我贬成猫狗了。”

    柳三哥道:“不好意思,闹着玩呢,没别的意思。”

    老渔夫道:“‘二黑’想喝,就让它喝一点嘛。”

    柳三哥道:“不行,‘二黑’一喝酒就乱叫,还乱咬陌生人,不信你试试。”

    老渔夫道:“喝酒酒风要好,喝醉了不能闹酒疯,‘二黑’的酒风不好,不试不试。来来,兄弟,把酒满上。”他提着酒壶,给柳三哥的碗又倒上酒。

    柳三哥双手捧着酒碗道:“谢啦。”一仰脖就喝,只喝得两口,他双手一撒,便仰天倒下,酒洒在衣衫上,碗掉在青石板上,砸得粉碎。

    二黑已吃完了鱼,跳上舱顶,碧绿的双眼望着岸上的俩人。

    老渔夫哈哈大笑,道:“倒也倒也,你酒里下了‘迷魂散’,叫‘一口倒’,不用多,再高大雄壮的汉子,喝了一口,也得倒啊。”

    他跳起来,走进船舱,从舱里拿出一卷绳子与一只脸盆来,将柳三哥的手脚用绳子绑了起来,又彻底搜查了一遍,只搜出三两纹银和一些散碎银子来,嘀咕道:“果然油水不多,是个穷书生。”

    他从湖里舀了一盘湖水,泼在柳三哥脸上,柳三哥缓缓醒来,睁开眼道:“哇,真是好酒,才喝两口,就美美地睡了一觉。”

    老渔夫笑道:“是嘛,美死你。”

    柳三哥在地上挣了挣身子,这才发觉着了道儿,道:“这是怎么啦,喂,老人家,谁绑了我,难道是你吗?”他挣扎着,却根本动弹不了。

    老渔夫从绑腿里拔出一把匕首来,在手里掂弄,冷笑道:“是。”

    柳三哥急道:“为什么?”

    老渔夫道:“不为什么,因为,我老人家做的就是没本钱生意。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心甘情愿掉到我油锅里的呀。”

    柳三哥道:“真看不出,面相那么和善的老人,竟是个强盗。”

    老渔夫道:“越显得和善,没本钱生意就越好做,越满嘴仁义道德,干起杀人放火的事来就越凶。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人不可貌相,连这个叨咕得烂了的道理都不懂,你真是枉长白大了,不知你这二三十年,是怎么在江湖上混的。”

    柳三哥道:“老人家,这回我懂了,求求你,放了我。”

    老渔夫道:“懂了,就得死了,不死,你永远不会懂;不用求,求也是白求,我老人家的心又狠又毒。我问你,你是不是三十六条水道的人?是不是探子?”

    柳三哥一脸懵然,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我不是探子,是游客。”

    老渔夫道:“哼,鬼才信你的话。金毛水怪是我们当家的,谁要为难当家的,就是为难我老人家,我们这些人,身负积案,四处躲藏,是当家的收留了我们,没了他,就只有到戈壁荒滩上去漂泊了,所以我们也得为当家的办办事,出出力。”他把匕首在青石上一放,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鱼,啧啧赞道:“吓,小子烧的鱼倒不错。”

    柳三哥道:“老人家,只要你放了我,我天天给你烧鱼吃。”

    老渔夫道:“放了你?做你的清秋大梦去吧,放了你,我老人家就死定了。”

    老渔夫在自家碗里倒上酒,美美地呷了一口。柳三哥奇了,问道:“咦,老人家,同是一壶酒,为什么你喝了没事,我喝了就昏迷了呢?”

    老渔夫嘿嘿冷笑道:“江湖上全是机关,有些机关任你怎么猜也猜不透,各门各派,都有绝活,我老人家只是雕虫小技了。你是快死的人,我老人家也让你死个明白。这酒壶也有机关。酒壶内隔成两半,互不相干,一半的酒有迷药‘一口倒’,一半的酒没有迷药,壶柄下装有个暗钮,我一按暗钮,倒出来的酒就有迷药了,喝了就昏倒;给自己倒酒,就不按暗钮了,倒出来的酒,怎么喝都没事。小子,明白了吗?象你这样的人,本不该到江湖上来混,江湖的水不是那么好趟的,全是他妈的混了千百年的老混水。”

    老渔夫喝得醉熏熏的站起来,眼里腾起了杀气,拿起石上的匕首,板着脸,向柳三哥走去,柳三哥道:“老人家,求求你,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全仗着我写字卖画为生呢。我死了,全家人就得去讨饭了。”

    老渔夫道:“天底下讨饭的人多了,不在乎多几个。记住,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老渔夫举起了匕首,阳光反射在匕首刀刃上,十分刺眼,柳三哥几乎睁不开双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