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四十五 小二画符退郎七

四十五 小二画符退郎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吟巷66号院内十分清静,周遭围着高高的封火墙,一般的声响是传不进大院内的,不过,老妖狼等人狂野嘶哑的呼喝叫啸声,霹雳子的爆炸声,高墙是挡不住的,院内当然能听得十分清楚。

    当老妖狼等人发出第一声“嗨”时,丁飘蓬已经听到,他站了起来,道:“小二,快,走人。”

    他明白,有时逃生的机会只有瞬间,错失了瞬间,那就是死亡。

    王小二也已听到,他道:“是,我收拾一下东西就来。”他跑进房间去收拾金银了,那十两黄金、外加一条粗大的金项链和一百多两银子,对他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必须带走。

    丁飘蓬气得一跺脚,管自往后门大步走去。他不能跑,跑两步就会气喘,血毕竟流得太多了,养伤的时间只有一个来月,身子骨儿虚弱疲软,没有完全康复。

    如果这时,他往前门走,就能轻松脱身了,这时,前门没有人守着,也根本没人去管。

    然而,按常理推算,通常人们要从院里逃出去,总是先从后门走,前门太显眼了,而且,王小二是从前门回来的,尾巴当然是王小二带来的,前门是追捕突破的重点,肯定集中了精锐,准备破门呢。

    不过,事情有时并不总按常理出牌,有时,事情总是乱七八糟的开始了,又意想不到地结束了。让你回不过神来。

    丁飘蓬打开后门,是扁担弄,两头无人,显得很安静,他两步便穿过小巷,登登登,跑下通向运河的台阶,乌篷船上没有人,铁链子缠在歪脖子柳树上,他取出钥匙要去打开铁链上的锁头,突然,乌篷船一阵摇晃,船舱里钻出一条大汉来,那人身板魁梧,秃顶,连鬓胡须,手握单刀,劈头劈脸照着丁飘蓬的脖子就是一刀,丁飘蓬忙向身后一闪,咣一声,刀口劈在铁链上,溅起一串火星,丁飘蓬收起钥匙,疾往台阶上撤,疾地里,动作一猛,不禁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来,心头别别别一阵狂跳,他心里暗暗叫苦,嗨,身体太虚,麻烦大了。跑上台阶,他已是脸色发青,两腿发僵,几乎迈不动步子了,他挣扎着跑进院子,想把后门关上,岂料大汉一掠,便跃上了台阶,在门上踹了一脚,咣当一声,门被踢开了,幸亏丁飘蓬闪避得快,没被门带着,否则就惨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一个趔趄,差一点栽个跟头,眼冒金星,上气不接下气,中间差点儿断气,他连退数步,心道,今儿跑是跑不脱了,索性与那条大汉拼个你死我活罢了,一咬牙,回转身,拔出长剑,面对大汉,这时俩人同时认出了对方,几乎是异口同声,讶异道:“原来是你!”

    看着弯着腰握着剑,脸色发青,喘着粗气的丁飘蓬,郎七哈哈大笑,道:“啊,飞天侠盗丁飘蓬,今天,你是第二次落到我的手里,第一次,你是自己倒下的,这一次,看你那模样,还是趁早自己倒下吧,免得伤了和气,惹得郎爷我发脾气,郎爷我的脾气从小就不好,到了这个岁数就更坏了,真惹恼了老子,死就不会变得那么痛快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是最惨的,丁大侠,认命吧。”

    丁飘蓬喘着粗气,以剑撑地,断断续续道:“我这个人命不好,嗯……可就是不肯认命,只要有一口气在啊,嗯……就要去拼一拼,试一试运气。我不信……运气总是那么差,霉运总会有交到头的时候吧,……嗨,今天,我还要再试试。”

    郎七大笑道:“连说话都说不清了,还要试,试个屁啊,你试也是白试,你也不想想,为啥在你病不拉结、最无力、最软弱、最无能的时候,老子郎七爷就出现了呢?我的同事猴哥说,因为,老子是你的克星!每个人都有克星,秦始皇的克星是项羽,项羽的克星是韩信,韩信的克星是刘邦,刘邦的克星是吕后,你的克星就是老子郎爷,懂了吧!猴哥官不大,却是峨嵋山下来的仙灵,能掐会算,这小子灵着呢,说的话句句是真理,字字带仙气,你不信还真不行,嘿嘿,克星一到,小命儿就没了。”

    郎七边说,边砍出一刀,他不敢托大,那一刀没有使老,只用了七八分力量,叫做“水中捞月”,毕竟,丁飘蓬是当代首屈一指的剑侠,到了这份儿上,也不能轻敌。

    丁飘蓬喘着粗气,迈不动步,见对方一刀向他下盘砍来,也不避让,举剑照着他的右膀天府穴上刺去,剑势不快,他也快不起来,剑头够准,毫不动摇,若是郎七不变刀路,丁飘蓬一条腿会没了,同时,郎七的右臂也就废了。

    丁飘蓬的胆儿就是野,嘿嘿冷笑,心道,咱俩谁也别想落个好。

    郎七一眼就看穿了丁飘蓬的用意,郎七才不干呢,瞧你那熊样,还能撑几时!他退后一步,变了刀路,又滑上一步,向丁飘蓬上盘削出一刀,叫做“抽刀断水”,也只用了七八分力量,随时准备变招。

    丁飘蓬又是嘿嘿一笑,举起撑在地上的长剑,对准郎七的心脉斜挑过去,剑招不快,却不管不顾,径直刺去,决不收回,心道,要死咱俩就死个痛快的,老子的头点地,你小子的心挑穿,谁也别占谁的便宜,哼。

    郎七心头一凛,心道,那不是同归于尽吗,老子才不干呢,在江湖上混,还不就是为了多挣些银子,日子过得潇洒一点。三十万赏银虽好,人死了,就啥也没了,赏银会让乔总、四大金刚、瘦猴、阿六头全分没了,老子虽能落个豪华葬礼,那才不值个呢。

    郎七又向后撤了一步,见丁飘蓬还在嘿嘿冷笑,以剑撑地,他想,这么打下去,哪里是个头,你丁飘蓬不就是有把利害的剑吗,老子也不伤你的人了,现在你象个痨病鬼,根本就没有内力,老子先把你的剑震飞了,看你小子还有啥损招,消停消停,再取你的脑袋。好,这是个好办法。

    郎七哈哈大笑,道:“姓丁的,你死期到了。”他挥动单刀,向丁飘蓬的剑上劈去,迅快绝伦地接连劈了四刀,这四刀也用了七八分力,这四刀是郎七的自创刀法,叫“牛鬼蛇神”,每一刀邪得很,的确不是人劈得出来的,端的十分厉害,

    丁飘蓬立即发觉了郎七的用意,忙挥剑闪避,无奈力不从心,剑式一缓,被郎七的第三刀,“蛇”刀劈中,那柄长剑,当一声,震脱了手,飞出两丈开外,刷一声,插在花坛上。

    丁飘蓬受郎七刀上的力量一带,一个踉跄,栽倒在地。郎七大喜,叫道:“哈哈,三十万,哈哈哈,三十万,哈哈哈哈,三十万三十万。”

    他一刀又一刀向丁飘蓬脖子上砍去,丁飘蓬岂肯就地待毙,他在地上打滚,闪避着郎七的砍刀,郎七的刀头划破了他的衣裤,却未曾伤得着他,一来是郎七大喜过头了,刀头欠准;二来也是丁飘蓬的地躺功夫实在出类拔萃,他的地上打滚可都是有名堂的,一会儿“翻身泥鳅”、一会儿“鲤鱼打挺”、一会儿“狡兔蹬腿”、一会儿“泼妇赖地十八滚”,虽然因身子骨儿疲软,做得不是尽善尽美,但动作的基本要领还是到位的,并非是一味的乱滚。郎七想劈中他,没那么容易。

    在丁飘蓬与郎七对阵时,其实,王小二已躲在房门口偷看,他背着个装了金银的包袱,第一眼看见郎七时,差一点叫出声来,见鬼了,那不是郎七吗,郎七不是被我砍死了吗,他是人是鬼呀?莫非是来向我索命了?

    阎王爷爷啊,你可要明鉴啊,是郎七要杀我,我才杀他的呀,我是为了自卫呀,这不能算是杀人吧。象郎七这样的恶棍死了,就该关在地狱里,阎王爷爷呀,你怎么一时糊涂,把他放了出来呢,那不是跟我小二过不去吗,那不是祸害人嘛。

    他吓得瑟瑟发抖,竟忘了走人,一会儿,他便明白了,也许,当初我那一刀砍得浅了,他并没有死,后来经抢救被救活了,看看,他脖子上那条长长的刀疤,就是我砍的。走吧,还等个啥。

    这时,他要是往前门走,也脱身了,他不敢走前门,连后门都有人堵上了,前门还用说吗。打铜巷有人在拼命,是怎么回事,谁搞得清呀,整个大院已被包围了,侧门当然更不能走,走出去就死。唯一的活路是后门,后门只有郎七一个人,那就豁出去,闯闯吧。

    他趁着郎七低着头砍丁飘蓬的功夫,溜了出来,贴着墙根走,丁飘蓬一眼便瞅见了,他不吱声,故意往中间的花坛那儿滚动,让王小二离郎七远一点,便于他脱身。

    郎七砍了十七八刀,累了,想歇口气,一抬头,见墙根有个人,大喝道:“什么人!”

    王小二道:“我,我是佣人,跟你要抓的人没关系。”能撇清自己,最好撇清自己,趁早走人,边说着,边吓得哗哗地撒了一泡尿出来,活臭活臭。

    其实,小二这时离后门没几步了,倒是郎七离后门远,小二撒腿一跑,肯定就脱身了,那就顺水大吉了。小二偏偏就两腿发抖,迈不动步了。

    看得丁飘蓬那个急呀,他躺在地上,喊道:“小二,快跑。”

    郎七一愣,“小二”?是王小二?王小二是我的克星!猴哥警告过我,千万别去惹他,惹了他,凶多吉少。猴哥说过,王小二改扮成中年男子,圆脸,胡须拉渣,眼前这个男子与猴哥说的一模一样,他就是王小二!郎七对猴哥现在是真服了,猴哥的话句句是真理。他头皮一阵发麻,连退了三步,结巴道:“姓丁的,你说啥?他是王小二?!”

    这回轮到丁飘蓬不懂了,丁飘蓬坐在地上,道:“怎么,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郎七转身就走,到了后门口,想想这么走也太亏了,倒底是三十万两赏银呀,万一猴哥的话不灵呢,这不是白白地让三十万两赏银打水漂了吗。看看,那王小二吓得直哆嗦呢,就他那熊样,能成老子的克星?!他不免有点怀疑起瘦猴的话来了,凡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于是,他一咬呀,硬着头皮,提着刀,守在后门口。心道,不能让丁飘蓬与王小二跑了,猴哥,你可快点儿来吧,老子让你来对付王小二,立了头功,赏银老子跟你一人分一半,决不食言。

    丁飘蓬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根本就没法懂,郎七唱的是哪出戏!这小子发神经了!

    王小二那小子没出息,吓得裤裆都湿了,还在穷**乱抖,他气坏了,骂道:“小二,他妈的,你一个劲筛糠,有完没完!”

    王小二带着哭声道:“丁哥,我怕。”

    丁飘蓬道:“那你就等着掉脑袋吧。”

    王小二道:“我不想死啊,不过,我人倒今儿个刚刚做过了,可我还是不想死啊。”

    丁飘蓬道:“有一个办法能不死。”

    王小二道:“啥办法?”

    丁飘蓬道:“冲出去,使一招‘钟馗画符’。”

    王小二道:“能行么?”

    丁飘蓬道:“当然能行,你看,那个大块头见了你就怕,躲得远远的了。”突然,丁飘蓬灵机一动,道:“哈哈,我知道了,他为啥那么怕你。”

    王小二道:“为啥?”

    丁飘蓬道:“因为,你是他的克星!”

    郎七一个激凛,脸色刷白,道:“姓丁的,不要胡言乱语,没那回事,世上哪有克星不克星的事,你要信你信,老子从来不信迷信,老子怕个毛孩子,名气都没了。”越说,脸色越白,将刚才他自己说的那套克星理论,忘了个干净。

    丁飘蓬道:“小二,上,看,那大块头脸都吓白啦,不对,发青了,哈哈,克星一到,小命儿没了,这世界谁怕谁呀。”

    王小二斗胆一瞧,果然,郎七吓得瑟瑟发抖呢,不禁心头一雄,手握剑柄,向郎七走去,等到手握住了剑柄,就象所有的男人一样,他的斗志便立马雄起,他直视着郎七握刀的手,心头复述着‘钟馗画符’的要领:临阵不得胆小害怕,眼睛要注视对方双手,抢攻在先,长剑顺势拔出,向左踏出一步,剑尖从左往右上方疾撩,然后,剑势急变,向上成反‘之’字形挑刺,直攻敌心脉。诀窍是一气呵成,在于一个“快”字。

    说不得了,郎七也只有横下一条心,拼一拼了,他喝道:“站住,站住,王小二,老子不惹你,你也别惹老子,再不站住,老子不客气了。”

    王小二踏上一步,“哈”一声,长剑拔出,一剑疾撩,“钟馗画符”,长剑如电,向郎七心脉刺去,这一剑,他练过千百遍了,今儿一出剑,便非同凡响,象模象样,非常标准,剑上威力因而大增。

    坐在地上的丁飘蓬见了,不觉在地上拍了一掌,喝彩道:“好!”

    郎七大惊失色,他从未见过如此犀利的剑招,忙用单刀挡格,剑势迅快,单刀挡了个空,那剑尖直奔心脉而来,幸好郎七反应得体,一个铁板桥,往后门窜出,饶是如此,他胸前被划开了一条血口子,鲜血喷溅,郎七惨叫一声:“啊哟妈呀,完了完了。”他以为自己快死了,扔了刀,忙用手捂住胸部的伤口,拔脚飞奔,如果运气好的话,及时治疗,也许,还能活下来,千万别摔倒,千万别栽跟头,附近码头上有个郎中,得赶紧去止血,否则,就会血尽而死。怪就怪在自己对猴哥的话心里还存着一丝怀疑,猴哥的话是真理,真理是不能怀疑的,谁怀疑谁就得遭殃。的的确确,王小二是老子的克星,最好,以后别碰上那小子,碰上了,就赶紧撤,别说三十万,就是三百万、三千万雪花银,老子也不要啦。

    运河边扁担弄的青石板上,扔着把郎七的单刀,还留下了他洒下的断断续续续的血迹。

    看着郎七逃跑了,王小二大喜,连忙背起地上的丁飘蓬,走出后门,将丁飘蓬放在乌蓬船的船舱里,打开系在歪脖子柳树上铁链的锁头,摇着船桨,走人了。

    打铜巷内的厮杀声爆炸声,乱成了一团糟,王小二才不管呢,逃命要紧。

    王小二觉得自己划动船桨的双臂充满了力量,小船象箭似的在运河上行驶。

    王小二长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