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四十六 郎七胡诌成英雄

四十六 郎七胡诌成英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日来,霸王鞭崔大安夫妇与他的两个护卫在淮安城内到处转悠,寻找仇人阴山一窝狼与恩人丁飘蓬。他年轻时本是个爱憎分明,快意恩仇的小伙子,啥也不怕。哪知一上了年纪,棱角便有些磨圆了,他恨自己怎么会把丁飘蓬交给乔万全的,真是太差劲了,他骂自己,**的怕了熊了,怕皇上老儿知道了,一不高兴,把你的四海镖局给封了。一生奋斗付诸流水,如此而已。你还别他妈的不承认,除此之外,你怕个**啊。还好,丁飘蓬被千变万化柳三哥给救了,要是丁飘蓬死了,我就真成了刽子手的帮凶了,你还有脸活着?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还不如买根绳子,上吊寻死得了。

    幸亏妻子灵蛇剑何桂花贤惠,常劝他道:“大安呀,要想得开些,做错了就改麻,你别老想着那事,丁大侠不是没死嘛,他需要帮助,我们慢慢去找,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才是正理。这救命大恩这辈子还不完,就由咱们儿孙去还,儿孙还不完,咱俩下辈子再一起接着还,只要有这份心在就可以了,别着急呀。”妻子的话,多少总能减轻他对自己的谴责。

    眼下崔大安真想找到丁飘蓬,对他说几句道谦的话,如果丁大侠还未脱险,能及时帮上一把,那就太好了,就是最好的赎罪,对他来说,亏欠别人是最难受的,何况亏欠的东西太大了,那几乎是还不了的亏欠;他也想快点找到那个杀了儿子的笑面狼,宰了那畜牲,为儿子报仇雪恨,大仇不报,如骨梗在喉,浑身不自在。崔大安不缺钱,眼下银钱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四海镖局,自有他弟弟快刀神算崔大信与两个儿子在打理,财富每日都在增长,根本用不着他操心。报仇与报恩,是他眼下最想做的两件事。

    今儿天气真好,阳光明媚,吹着小风,挺凉快的。在城内转了一圈,也没转出个名堂来,就出了南门,来到了南郊,沿着运河闲逛,崔大安夫妇在前面边聊边走,欣赏着运河上的风光,开山刀江勇扛着崔大安的钢鞭与索命剑来芳在后面跟着,一行四人走到了扁担弄,突听得前方小巷里有打斗声,崔大安忙从江勇手中接过钢鞭,道:“去看看。”便疾往小巷奔去,何桂花等人拔出刀剑,在身后紧紧跟随。

    到了打铜巷口,便见阴山一窝狼正堵着楚可用夫妇猛攻滥打呢,他大喝一声:“哈哈,狼崽子,老子到处找你们不着呢,原来全猫在这儿呢,看鞭。”叭叭两鞭,瘸腿狼这边的两名帮徒,痛叫一声,手臂中鞭,弯刀落地,何桂花一个前冲,“梅开二度”,长剑疾挑,两名帮徒还未及回身,便背后中剑,惨叫倒地;开山刀江勇挥刀猛砍,又有两名帮徒惨叫而亡。

    瘸腿狼与笑面狼猛地转身迎战,崔大安见是笑面狼,远远地便是一记点射,那鞭头如同暗器似的,咻一声,射向笑面狼印堂穴,笑面狼忙用弯刀一撩,将鞭梢挑开,何桂花剑头颤动,嗤嗤连声,向瘸腿狼发起进攻,瘸腿狼不敢大意,与何桂花缠斗在一起,开山刀江勇、索命剑来芳双双冲上前去,又砍倒了两名帮徒,转瞬间,六名狼崽子倒地,鲜血满地,打铜巷内血腥气充斥,阴山一窝狼南面的战线顿时崩溃。

    楚可用、罗阿娟背靠背地与来自打铜墙两头的阴山一窝狼拼杀,楚可用与东面的老妖狼等人拼杀,罗阿娟与西面的瘸腿狼等人拼杀,正在他们几乎绝望的当儿,西面巷口突然出现了霸王鞭崔大安等人,瘸腿狼、笑面狼不得不转身去迎战,罗阿娟就象卸下了一付重担,一身轻松,一人独挑大色狼对她来说自然就占了上风,她的武当剑法妙招叠出,“白虹经天”、“拨草寻蛇”、“三丰挥扇”、“风卷残云”,打得大色狼嗷嗷乱叫,疲于应付。

    崔大安见了笑面狼,眼睛都红了,他的鞭招,绵绵不绝,招招不离笑面狼周身要穴,笑面狼竭力应战,险象环生。

    楚可用独立支撑着打铜巷东面老妖狼等人的猛攻,他用眼角余光看见了南面的战况,自然高兴极了,顿感胜利在望,力量从心底升起,手中的单刀挥舞得风雨不透。

    开山刀江勇、索命剑来芳,窜上一步,刀剑齐出,从两侧向笑面狼削去,笑面狼大叫一声不好,来芳的剑已到咽喉,他忙向一旁闪避,江勇的开山刀劈向他胁下,他只有退后一步,这时,崔大安的霸王鞭结结实实的在他肩头猛扫一鞭,打得他肩头血肉横飞,笑面狼身形一锉,一膝跪地,江勇上前,要补上一刀,却被瘸腿狼弯刀一撩,拨了开去。来芳上前要补上一剑,突觉面前锐风袭来,知有暗器,忙举剑挡格,叭一声,是一枚霹雳子,在她身前爆炸,只得退后数步,崔大安大怒,抬头一看,一侧房顶上站着白脸狼,正探手伸入皮囊要再次投掷暗器,他飞跃而上,追着白脸狼乱打,白脸狼窜高伏低的逃避长鞭,暗器自然一个都发不出来。

    江勇、来芳冲上前紧缠笑面狼,笑面狼左支右绌,疲于应付,打得苦不堪言。

    崔大安如今上了屋顶,一面追着白脸狼打,有时靠近打铜巷时,便冷丁一鞭扫了下来,他的鞭长手长,远距离攻击十分得心应手,一会儿击向老妖狼,一会儿扫向瘸腿狼,打得群狼胆颤心惊。老妖狼的脸颊上也被鞭梢扫了一鞭,划出一条口子,流出血来,他正气急败坏时,这时,一个放哨的喽罗跑来,道:“大王,不好了,城里冲出来无数官兵,正向这儿奔来。再不走,怕要走不了了。”老妖狼点点头,说知道了,随即大喝一声道:“弟兄们,撤。”

    群狼呼啸一声,四处溃逃。崔大安虽然在房顶挥鞭乱打,他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未曾离开笑面狼,当笑面狼跃上房顶要跑时,他早就飞身跃起,挥出了一鞭,那一鞭叫“懒驴挨鞭”,

    鞭声一响,笑面狼的脊背血肉飞溅,他“喔哟”一声,栽在了屋瓦上,人从屋瓦的斜坡上滑了下去,鞭梢并未离开他的背脊,从他背脊溜了下去,一直滑到他的脚脖子,只见鞭头如蛇,活了,嗖嗖嗖,将他的脚脖子缠了起来,霸王鞭崔大安大喊一声:“起。”笑面狼的一只脚便被提了起来,正在此时,飞来一条人影,那是老妖狼,他拉起笑面狼的手,也喊了声:“走!”,笑面狼整个儿人凌空了,被拉得溜直,崔大安一使劲,鞭头呲溜一声,扯下一截裤脚布与一只臭软靴来,笑面狼光着脚丫子跟着老妖狼跑了,没有老妖狼,今儿个笑面狼就完了,他的心象是悬到了喉咙口,半天回不到胸腔去。

    一会儿,瘦猴、阿六头带着大队官兵赶来。原来,瘦猴刚进入民居,便见老妖狼带着一帮子人出现了,他知道不妙,凭自己这点微末武功,出去拼杀,于事无补,便立即从民居后门溜出,奔向城中府衙,搬救兵去了,等到阿六头溜出去,已是晚了一步,阿六头是在城门口碰上带着官兵的瘦猴的。

    楚可用向崔大安一拱手,道:“多谢。”接着,便指挥官兵立即对清吟巷66号进行了包围。

    崔大安问:“66号里是什么人?”

    楚可用知道丁飘蓬救过崔大安夫妇,便邀搪塞道:“是阴山一窝狼的老巢。”

    崔大安道:“你进66号搜查,我可要追上去看看。”他向何桂花等人一挥手,四人便展开轻功,向阴山狼逃遁的方向追了下去。

    楚可用等人在66号大院内搜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奇怪的是后门口,遗留着郎七的单刀,人不见了,扁担弄向南的青石板小路上有断断续续的血迹,楚可用夫妇带着一队官兵,沿着血迹追了下去,在不远的码头上有个诊所,血迹在诊所门口中断了。楚可用一挥手,带着官兵冲进诊所,见郎七躺在病床上,胸口缠着纱布,旁边站着一个老郎中。

    楚可用问:“怎么啦,受伤了?”

    郎七道:“受点伤倒没啥,干咱们这一行,受伤是常事,哎,差点儿命没了。”

    瘦猴在一旁,道:“王小二呢?”

    郎七道:“跑了。”

    楚可用问:“丁飘蓬呢?他是在66号大院里吗?”

    郎七早已将回话编好了,道:“在。头儿,猴哥说的没错,那中年赌徒确实是王小二,猴哥的耳朵真神,什么改扮易容,都不好使,神耳一听,立现原形,不服不行啊。有王小二在就有丁飘蓬在,这又被猴哥算着了。丁飘蓬已完全康复,要是他不在或者没有康复,我就不会受伤了。”郎七想过了,自己的伤口必须说成是丁飘蓬给砍的,如果说是王小二砍的,那自己就太没用了,连一个寻常小毛孩都解决不了,以后还想在捕快这一行混吗!他的一套假假真真的话,早已跟老郎中串通一气,编得天衣无缝了。当然,老郎中要的医药费很贵,是通常的十倍。

    楚可用恼道:“人呢?丁飘蓬人呢?”

    郎七道:“楚头儿啊,我是猫在乌篷船船舱里的,听到后门吱呀一声响,一个人跑了出来,登登登,跑下台阶,就去开船链上的锁头,我偷偷一瞅,是丁飘蓬,就窜出船舱,趁其不备,给了他一刀,哪知姓丁的身体已完全康复,听得动静,那厮身形一闪,脚尖一点,便飘上了台阶,我也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决不能给他有拔剑的机会,老子使尽浑身解数,一个连环子午刀,当当当,给了他三记快刀,却全被他轻松闪开,真是技不如人死不休,姓丁的轻功确实厉害,闪得人眼也花了,不知怎么一来,他已从腰间拔出长剑,剑花一起,小的胸头便着了一剑,只有一剑,小的便血溅当场,失去了知觉,倒下了。等到小的醒来,已躺在诊所的床上了,旁边有位老郎中在给我包扎伤口,我问:大夫,这是怎么回事?老郎中道:你小子命大,刚才我正好从扁担弄经过,见地上躺着个血人儿,一探鼻子,还有余气,就叫随行的佣人,背着你回到诊所,及时进行了抢救,若是再迟片刻,你小子的命就没了。哎,楚头儿,你交待的任务,我没完成好,怎么处罚都成,小的决无半句怨言。”

    老郎中也在一旁道:“这小子命大,心脏只差一分,就被剑尖刺破了,还好,碰上了我,要是碰上了别人,左右也得死。”

    楚可用道:“谢谢大夫。”

    楚可用与罗阿娟相对无语,自忖,若是自己碰上了痊愈的丁飘蓬,大约也讨不了好去。楚可用道:“郎七,你命大,捡着了,丁飘蓬跑了,不能怪你,你是好样的,是英雄,我要给你请功呢,好好治病吧。”

    郎七道:“头儿,作为一名捕快,这是我应尽的职责,没有完成任务,感到十分惭愧。”

    楚可用对阿六头道:“阿六头,听听,人家郎七说的话境界多高,你该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

    阿六头道:“是,头儿。”心里老大不乐意,思量道,扯上我干吗呀,好象我啥事儿做得不对似的,就好拿我开涮。郎七好个啥,我看郎七虚头巴脑的,比我还不如呢,就能干了一张鸟嘴。

    郎七暗暗觉得好笑,看来自己编的故事很感人。

    楚可用又让瘦猴留下照顾郎七,等楚可用夫妇走了,瘦猴问:“郎七,丁飘蓬真的痊愈了?好得那么快?”

    郎七道:“猴哥,我可是你的崇拜者啊,你猴哥的话,我句句当作金科玉律,牢牢记在心窝里,要子子孙孙、千秋万代往下传呢;乔总捕头的话,我也听,因为他是发饷的,是我们的头儿,不听不行,可我有时,说句良心话,心里并不服,只是不敢说而已,那叫压服,不是真服。只有你猴哥的话,我才是心服口服,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说的每一句话,句句是真理,字字带仙气,深刻体会,细心领会,说到哪儿准到哪儿,照着去做,一做就灵,若是怀疑,败事有余;你倒好,却处处对我疑神疑鬼,猴哥,太不够意思了吧。”

    瘦猴笑笑,怔怔地看看他,郎七怎么胡诌了那么长一通道理出来,看来受过啥刺激了,可不能再去刺激他,要疯了,就麻烦了,他笑道:“我只是说说,咱俩哥们,铁了,别当真,别当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