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四十八 假作真时真亦假

四十八 假作真时真亦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小二心急火燎,在运河里拼命游,怎么游也赶不上船快,那船顺风顺水,帆鼓得满满的,越追反而越远了。他游到岸边,爬上了堤岸,累得气喘吁吁,全身湿淋淋地,叹了口长气,这祸全是自己找的,丁哥不知怎样了?丁哥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王小二就成了天下第一号大罪人了。一个当代何等伟大的飞天侠盗,竟断送在我没没无闻的王小二手中,那真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悲剧。若是丁哥遇害了,我王小二可真是想想都害怕,这辈子休想睡个安生觉了,丁哥定会被皇上在菜市口当众凌迟处死,那凌迟有多残忍,皇上他妈的也够毒的,砍头就砍头嘛,要凌迟干嘛,第一个想出凌迟这个毒招的皇上,真他妈的不是人是野兽,该打入十八层地狱。丁哥死后,想不开了,会变成一个血淋淋的厉鬼来找我,道:小二,你害了我一次不够啊,还要害我第二次,你当凌迟是好受的吗,我让你也去尝尝。听说有许多得了抑郁症的人,就是从睡不着觉开始的,最终,因受不了折磨而自杀了。

    上帝保佑,保佑丁哥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王小二站起来,望着即将消失的象芝麻般一丁点儿大的帆影,突然觉得,我应该跑着追上去试试,看情况行事,决不能再鲁莽了。人是不可以神知无知、得意忘形的,就因为自己的得意轻狂,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不是练了一个多月的轻功了吗,不知练得怎样了,游泳追不上帆船,我跑起来会快得多,不一定会追不上,试试再说。想到此处,他站了起来,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拧干了,又穿上,紧了紧身上的包袱,把腰间的长剑插在背上,就按着丁飘蓬授予的天山轻功草上飞心法,沿着运河上的大堤,向南追了下去。这一跑,还真行,呼吸调匀,步履轻健,两耳呼呼生风,那帆船的船影就大了起来,他不敢过分接近,以堤上的树木作遮蔽,远远地跟着。船上有许多汉子,我那一招“钟馗画符”对付不了那么多人,只能相机行事了。

    偶而经过的堤上行人,见他独自奔跑,有些奇怪,却也并不滋扰,自己的麻烦事都管不过来呢,别人的闲事管他作甚。

    王小二真不知追上后该怎么办,这事儿他是办不下来的,他只盼着柳三哥会突然出现,三哥出现了,事情就摆平了,江湖上没有柳三哥摆不平的事。不过,办不下来也得去办了,死马当作活马医,总比不办好,个子魁梧得象头熊似的郎七,作为捕快,大小阵仗想必也经得不少了吧,却被自己的一招剑术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我就不信那几个大胡子,见了我会不寒,对了,老子豁出去了,真功夫假功夫一起上,说不定还真能吓退司马懿呢。

    王小二越跑越觉得自信,跑了二十来里地了,却一点不觉着累,这一个多月来,天山轻功草上飞心法,他每天都要练一遍,丁飘蓬在一旁悉心指点,他学得又专心,进步极快,虽不能飞檐走壁,但在平地奔跑,早已非一般人能极。他想,要是打不赢,救不下丁哥,我转身就跑,瞧那几个大老爷儿们,腿脚没我利索吧。

    说不得了,老子今儿个要赌上一赌,这也是我对丁哥尽的一点孝心,丁哥要真死了,也不好意思来向我算账了,我也好睡个安稳觉了。

    夕阳西下,残照如血。

    那艘帆船离开运河,驶入旁边的一条小河汊,河汊两旁长着浓密的芦苇,在芦苇的遮掩下,王小二的悄悄跟了进去,他把剑从背上取出来,挂在腰上,因为,他的“钟馗画符”是从腰间拔剑开始的,在背上拔剑使那一招,丁哥没教过,他也没学过,不会啊。

    ***

    大船内金毛水怪、宝应水怪、鬼头鳄、尖嘴鳄四人在搓麻将,迷魂狼坐在鬼头鳄身旁观战。自从金毛水怪在藏兵岛栽了一个大跟头后,一改往日那种嚣张跋扈的模样,对迷魂狼也变得循规蹈矩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重要的是要精诚团结,不能由着性子来了。

    宝应水怪道:“不来了不来了,肚子饿了,该搞点吃的了。”

    尖嘴鳄也道:“好啊,今儿个我做厨子,给大伙儿做几个好吃的。嫂子,你给我做个下手好吗?”

    迷魂狼道:“好啊,二弟的手艺最好,我也爱吃二弟做的菜。”

    宝应水怪道:“看,二哥也把船泊到小河里来了。”他对着船舱外,扯着嗓子喊:“二哥下锚吧,该歇息了。”

    高邮水怪道:“好喽。”

    扑嗵一声,他把锚沉入河中,走进船舱,端起茶壶,倒了杯浓茶,坐在椅子上,咕咚咕咚地喝起来。

    尖嘴鳄与迷魂狼走进厨房做菜去了,几个大老爷儿们抽烟的抽烟,喝茶的喝茶,在舱内闲聊。

    丁飘蓬见甲板上没人,便掀开旧油布,提着长剑,钻出了小船,正要从小船上往苇丛里跳时,突地,大船船舱内走出尖嘴鳄来,两人的目光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原来,尖嘴鳄在做菜时,发觉大船厨房里的佐料少了一味姜,没有姜,烧出来的鱼就有腥味,没有姜,清蒸的蟹吃起来就更腥,这儿离村镇远,没处去买姜,哎,对了,船尾拖着的小船,船舱里会不会有姜呢?那就去看看吧,他正要往船舱跳时,就见小船上有个人,手里拿着把剑,这人风尘仆仆,浑身衣裤破成一条一条,象是用剪刀剪过似的,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在干啥啊?会不会是个四处流浪、疯疯癫癫的小偷?

    尖嘴鳄大喝一声,道:“干什么的?”

    丁飘蓬低着头,道:“讨饭的。”

    这时,船舱里金毛水怪等人全跑出来了,站在大船甲板上,盯着丁飘蓬不放,鬼头鳄道:“不对呀,讨饭该到人烟稠密的村镇去讨呀,怎么跑到荒郊野地里来了呢。”

    金毛水怪道:“讨饭的拿着剑干嘛,拿着剑,还会有人可怜你,给你饭吃吗,吓都吓死了。”

    丁飘蓬道:“你就不知道了,我是强讨饭的,拿着剑才有饭吃,不给吃还真不行。”

    高邮水怪道:“不要是老龙头派来的探子吧。”

    宝应水怪道:“不会吧,老龙头不会派个穿着八卦服的疯癫汉子来吧。”

    鬼头鳄阴恻恻地道:“讨饭的,抬起头来。”

    丁飘蓬道:“昨夜,我在土地庙里睡觉,用砖头当枕头,不小心落枕了,脖子拧歪了,头抬不起来。”

    金毛水怪道:“老子怎么看怎么眼熟,象在哪儿见过,怪了,一时又记不起来。糟糕,这记性,人不老,记性却坏,啧啧。”

    迷魂狼道:“那套行头倒挺绝的,千疮百孔,喂,你是用剪刀剪的吧?”

    丁飘蓬依旧低着头,索性装成疯疯癫癫的模样,道:“是,大小姐,天气热了,剪破了衣裤,凉快。”

    迷魂狼笑道:“你把衣裤剪破了,不怕老婆打你屁股吗?”

    丁飘蓬道:“不怕,老婆不会打我屁股,只会摸我屁股。”

    迷魂狼格格娇笑,道:“真是个疯子。”

    丁飘蓬道:“错了,老婆不叫我疯子,只叫我呆子。”

    鬼头鳄道:“哼,你不叫呆子,你叫‘飞天侠盗丁飘蓬’,钦犯丁阿四!”

    金毛水怪道:“对了对了,你就是丁飘蓬丁阿四,跟通缉榜上的图像一模一样,真要死,话到嘴边,一时却叫不出口了。弟兄们,咱们这回发大财啦!”

    大船上所有的人这一刻都恍然了,狂笑着拔出刀剑来,谁都看得出来,如今的丁飘蓬脸色苍白,弱不禁风,说话气短,中气不足,有点接不上气来,经不得任何人的一击,这不是送上门来的一注旺财吗,那三十万两白银的悬赏,唾手可得,有了这笔巨款,我们可以东山再起,从头再来。

    丁飘蓬笑了笑,从小船上跳下,船上的人也忙跳到岸上,苇丛里一场绝杀即将展开。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绝杀。

    丁飘蓬以剑柱地,抬起头来,淡淡笑道:“老子的讨饭戏唱完了,想不到脖子也不拧了,傻呆呆的毛病也好了,抬着头比低着头,感觉通气多了。”

    金毛水怪道:“你有没有想过,今儿个对你来说是个最不吉利的日子,是你横死荒野的日子。”

    丁飘蓬笑道:“老子没想过,老子只想拉个垫背的。”

    金毛水怪道:“哈哈,你想得到美,你拉得着垫背的么!瞧你那付病歪歪的模样,能拉着垫背的么!看来你只有自个儿去黄泉路了。人最倒霉的时候往往是想啥没啥,怕啥来啥。”

    金毛水怪提着剑唠叨着,小心翼翼,移动脚步,以他为首的六人,俱各手握刀剑,展开身形,全神戒备,成扇形向丁飘蓬合围。不管怎样,飞天侠盗的名号,至今依旧具有极大的威慑力,没人想成为垫背的人。

    丁飘蓬用嘴吹口剑刃,剑刃嗡嗡发声,他道:“我的剑饿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想喝点血呢。”

    突然,从柳丛里窜出个人来,他一个箭步已纵到丁飘蓬身前,那人圆脸,长着三绺胡须,中年模样,手握腰间剑柄,喝道:“千变万化柳三哥在此,谁敢动丁大侠一根汗毛,老子就让他脑袋搬家。”

    那人是王小二,怕丁飘蓬叫出自己的真名来,这假扮的柳三哥就不起作用了,因此,一上来就自报柳三哥的字号。

    丁飘蓬是何等机灵的角色,立即配合道:“三哥你好,这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王小二道:“小丁你好,有三哥在,你就在一旁坐着观战吧,看三哥怎么收拾这些免崽子。”

    王小二旁若无人地扶着丁飘蓬,在一个土墩子上坐下。然后又转身握剑,面对六名江洋大盗。

    金毛水怪等人冷丁吓了一跳,俱各退了三步。这中年人是柳三哥吗?一会儿扮成老山羊,一会儿扮成中年人,有完没完!要是柳三哥,我等六人难道就拿不下他?!莫非火烧藏兵岛的事,就这么善罢干休了!莫非这些天来,柳三哥、老龙头到处追杀自己,又捣毁了我的两个窝点,就这么灰溜溜地认了!烧毁了那么多船只,死了那么多弟兄,这口气就如此咽下了?如果是,以后自己是没法在江湖上混了。今儿是六对一,我就不信会拿不下你柳三哥了。金毛水怪向鬼头鳄丢个眼色,道:“弟兄们,上!”鬼头鳄点点头,俩人肩并肩,向王小二逼近,王小二鼓作勇气,踏上一步,拔剑向金毛水怪刺出一剑,那剑迅捷古怪,直挑金毛水怪心脉,金毛水怪全神戒备,身形疾晃,呲溜一声,剑尖还是将他胸前衣襟挑破了,这招“钟馗画符”,王小二不仅出剑时使得神完气足,中规中矩,收剑时也动作迅捷,退后一步,剑影一圈,成握剑对敌作势欲发状,衣袂飘飘,沉着淡定,的是名家风范,其实,王小二心里怕得自己晓得,心跳得象擂鼓。

    金毛水怪与鬼头鳄俱各心头大惊,飘身后掠。金毛水怪又向鬼头鳄丢个眼色,并肩而上,这回他俩大喝一声,刀剑齐上,各出奇招,攻向王小二,王小二谨记柳三哥“万无一失”的防守招术,退两步进一步,同时挥剑划个圈,剑尖由下向上向对方颈部扫去,这一招的要点是:心动步动,步动剑动,心剑合一,浑然天成。王小二把这招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金毛水怪与鬼头鳄的刀剑顿时双双被荡了开去,这一招其实是一式两节,剑划圆圈是防守,剑向对方劈扫是守中有攻,那一扫出其不意,鬼头鳄疾向后掠,才堪堪避过,呲溜一声,肩头的衣衫被划开了口子,幸好未伤及肌肤,鬼头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迷魂狼见心中人险险伤命,心中大怒,喝道:“大伙儿齐上,为死难弟兄报仇,我就不信扳不倒柳三哥了。”她一个箭步窜到鬼头鳄身边,鬼头鳄对她附耳道:“如打不过,赶快钻进苇丛跑路,咱俩在高邮南碰头。”

    迷魂狼道:“那你呢?”

    鬼头鳄道:“在水边我就死不了。”

    迷魂狼道:“好,我懂。”

    迷魂狼知道鬼头鳄潜水的能耐,他是当今世上潜泳的状元。

    金毛水怪等六人成扇形一步一步向王小二逼近,丁飘蓬心道:六人要真发力出击,王小二必死无疑。他提剑从土墩上站了起来,道:“三哥,我改变主意了,你走吧,小丁我想过了,我的债该由我来还,不能硬赖着三哥来替我还债。”

    王小二其实正想拔脚飞跑呢,要真打起来,结局可想而知,这两招所以占了先机,一半是两招功夫确实震铄古今、别出心裁,另一半靠的是柳三哥的名头,当时他道:“丁大侠,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遇难了,别怪我柳三哥不讲江湖义气,别变成厉鬼来找我麻烦噢。”

    丁飘蓬道:“哪能呢,三哥能做到这份儿上,小弟感激都来不及呢。我变成厉鬼哪能找你麻烦呢,变成厉鬼也要保佑你。”

    金毛水怪那六人,停住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在嘀咕:这千变万化柳三哥,怎么说出这种话来,神经兮兮的,也不象他身份啊,莫不是又在施什么阴谋诡计吧?!六个江洋大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了主张。

    王小二道:“谁杀了你,就去找谁的麻烦,我可不要你来保佑我,万一不小心看见你那张鬼脸,把我吓得魂都没了。”

    丁飘蓬笑道:“行,行行,三哥,你的意思是我死了就必须忘掉你,是不是?”

    王小二道:“对,忘得越干净越好,一点点都不要记住。千万千万,记住记住。好了好了,我要走了。”

    他转身就想跑,丁飘蓬一把拉住了他袖口,笑道:“慢,我死不了,看,我的朋友又来帮忙了。”

    王小二顺着丁飘蓬的目光看过去,见不远处苇丛里蹲伏着野山猫二黑,一身漆黑的皮毛,两只碧绿的眼珠,黑尾巴末梢有一团金毛,还冲着自己叫了一声“喵呜”。真的是二黑,错不了,关关里格冬,二黑来了,柳三哥一定也来了。他一颗险些跳到喉咙口的心,又跳了回去,道:“咦,小丁,你的朋友真多啊。”

    丁飘蓬道:“确实不少,朋友遍天下。不过,我的敌人也不少。”

    金毛水怪等六人四处张望,哪里来的人呀,连鬼影也不见一个,莫不是柳三哥又在使啥鬼计?!

    金毛水怪喝道:“柳三哥,不要装神弄鬼,怕的话,就别管闲事,拍拍屁股走人。要管闲事,就别怕,疯疯颠颠的,装啥蒜呀。”

    哗啦啦,苇丛里一阵响动,飞出两个人来,一个是驼背老头,小龙头所扮,手里拿着柄鱼叉;一个是肤色黑红的年轻水手,腰板笔挺,唇上有两撇漂亮的小胡子,柳三哥所扮,手里握着柄长剑。俩人迅快如风,恍惚间,飘到了丁飘蓬身前。

    小龙头道:“谁在背后说我柳三哥坏话,怪不得,这几天我老人家耳朵又红又烫。”

    柳三哥道:“谁在说我怕管闲事了,我柳三哥要么不管,要管就管定了,怎么会怕呢,笑话!”

    金毛水怪看了眼鬼头鳄,俩人俱各十分迷茫,他对老头与水手喊道:“又来了两个柳三哥,今天柳三哥特别多,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连你们自己都搞不清了吧。”

    小龙头道:“我老人家是有些搞糊涂了。”

    柳三哥道:“我压根儿不想搞清楚。”

    王小二立时放宽了心,笑道:“我早就搞清楚了,不告诉你。”

    丁飘蓬道:“要搞清楚干吗,先打一场再说,打得赢才是硬道理。打赢了,不是也变成是了,打输了,是也变成不是了。哈哈。”

    金毛水怪道:“我看你们全是假冒的,现在假冒的东西太多,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是真的柳三哥。”

    小龙头道:“不对不对,我才是真的,他俩是假的,我才是正宗的千变万化柳三哥。”

    鬼头鳄这会儿学精了,他向迷魂狼丢个眼色,迷魂狼自然明白是要她快跑,她退了两步,猫在众人身后,一头钻进了浓密的苇丛。

    接着,鬼头鳄低声对金毛水怪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当家的,走吧。”

    话音刚落,小龙头飞纵而上,一鱼叉向鬼头鳄颈上刺去,“毒龙出洞”,招式狠辣,鬼头鳄飘身后掠,肩头已被扎了三个血眼,幸好躲得快,鱼叉扎得不深,金毛水怪等人正要上前与小龙头厮杀时,小龙头嘻嘻一乐,已飘身后掠;柳三哥见金毛水怪打又不是走又不是,正在犹疑之间,便飘身前掠,叮叮叮,手中的剑如奔雷闪电般刺、剁、挑、削攻向金毛水怪,金毛水怪腾挪闪避,使尽浑身解数,只逃得一死,那一头黄毛与黄须,被削下了不少,散落一地,宝应水怪急了,大吼一声,窜上前,向柳三哥猛砍一刀,那招叫“惊涛裂岸”,凶猛之极,可惜刀招使得老了,柳三哥斜刺里穿出,剑影一圈,剑尖已扫到了他的脖子上,血光飞洒,宝应水怪惨呼一声,砰然倒地。鬼头鳄、尖嘴鳄、高邮水怪、刀剑齐出,袭向柳三哥,却不敢拼命搏杀了,使出的每一招,有进攻更有防守,门户守得严密,再不敢侥幸求胜了,才算顶住了柳三哥对金毛水怪发起的第一轮扑杀。金毛水怪跳出重围,大喝一声:“撤。”

    四人俱各是水寇,精通水性,飞纵到河边,纵身跳入水中,潜水逃遁。

    船也不要了,宝应水怪的尸体也带不走了,只顾自己逃命要紧。

    小龙头要去追,柳三哥怕出意外,拉住他的胳膊,道:“小龙头,算了,账留到日后再算。”

    夕照如梦,河面泛出万点金波,晚霞将苇塘染成一片金黄,凉爽的晚风中,王小二背着丁飘蓬,一行人向泊在河边贼船走去,野山猫二黑披着一身金色的晚霞,早已站在船头,迎候着他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