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五十一 威逼利诱阶下囚

五十一 威逼利诱阶下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北京府的监狱在城的西北。

    象所有监狱一般,北京府的监狱阴森恐怖,令人毛骨耸然。

    深壕、高墙、望楼、铁蒺藜,还有,便是佩戴刀剑、穿着皂服、凶神恶煞般的牢头禁子。

    高墙监舍的过道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两侧的监舍,乱哄哄地,混杂着骂娘声、抱怨声、诅咒声、呻吟声、哭泣声及脚镣枷锁铁链的叮当锵啷声。

    牢头禁子见是刑部来的要人,不敢怠慢,将他们三人让进了一间访客室,茶水侍候。绍兴师爷等人坐下,郎七最会来事,便对牢头禁子吆三呼四,道:“我家老爷要见犯人陈德富,快快提犯人,办完事,爷几个好走人,操,啥味儿,一股霉臭味儿,把人薰死。”牢头禁子道:“这就去提人,这就去提人,请各位大人稍安勿躁。”

    一会儿,过道里传来锵啷锵啷的铁镣声,一个蓬首垢面的年轻人,带着枷锁,衣衫污秽地走进了访客室,牢头禁子一把将他按在一张椅子里,道:“老爷,重犯陈德富解到。”

    绍兴师爷一挥手,牢头禁子退下。他向郎七一抬下巴,郎七明白,要他去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郎七即刻走到门外站岗,将门带上。

    访客室的隔音相当不错,乱哄哄的声音立时全部消失。

    坐在绍兴师爷对面的陈德富,虽然邋遢污秽,倒也面目清秀,他双眼怯生生地瞥了眼绍兴师爷后,便又垂下眼睑,一脸的惶恐不安,双腿微微有些颤抖。他惴惴不安,不知是吉是凶。

    绍兴师爷问:“叫什么名字?”

    他低声道:“陈德富。”

    瘦猴喝道:“大声点。”

    瘦猴个子不高,中气却大,声音十分响亮。

    陈德富吓了一跳,浑身一哆嗦,提高声调,道:“陈德富。”

    绍兴师爷问:“何处人氏?”

    陈德富道:“苏州府吴县木渎人氏。”

    绍兴师爷道:“陈德富,你胆子好大啊,为了三千两银子,竟敢挪用三万两库银。你这三千两银子,打算用来干嘛?”

    陈德富道:“想用来买房。小人一家四口与朋友合租了一个四合院,朋友的家人更多,一家三代八口人,两家人合住在一个小宅院内,就显得挤了,并且诸多的不便,难免常有龃龉;况且房租也贵,房东的房租老是上涨,物价一涨,房租也涨,赚的那点月俸,差不多有一半交了房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小人思忖,辛苦干了一个月,其中半个月是在给房东打工,没有自己的房子,心里总觉着不踏实。小人想,要是自己有个四合院该有多好啊,把在苏州的父母与妹妹也接到北京来,一块儿住。可北京的房子实在太贵,买一个位置较偏的普通四合院,也要纹银三千两左右。可小的月俸只有五两银子,不吃不喝也要干五十年,凭小的这点能耐,在京城是买不起房子的。小的思房心切,就动了这个坏脑筋。本以为,广东商人因经商手头紧,三万两银子是用来资金周转的,等救了急后,便会来还给小人,小人做做手脚,归还库银,也许,汇通北京不会发觉。岂料广东商人本就没按着好心,银票到手后,便携款潜逃了。小人糊涂啊,万望大人网开一面,可怜见小人啊。”

    绍兴师爷道:“你知罪吗?

    陈德富道:“小人知罪。”

    绍兴师爷道:“没房能成为犯罪的理由吗?”

    陈德富道:“不能,当然不能,小人糊涂啊。”

    绍兴师爷道:“凭你的受贿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还有,监守自盗,情节特别恶劣;损失无法挽回,金额特别巨大。北京府尹轻则可判你终生冲军塞北服苦役;重则可判你秋后宰决。这就是你将要付出的代价。”

    陈德富从椅子上滑落,戴着枷锁,跪下啼哭,道:“望青天大老爷可怜见小人,救小人一命,小人陈家五代单传,若是小人有个三长两短了,陈家就绝后了。若是小人没了,小人的父母也完了,不活活气死,也会活活气疯的。求青天大老爷,千万可怜见小人,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呀。”

    瘦猴上去,一把将他拉起,按在座位上,训斥道:“有话好好说,别象老娘们儿似的穷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绍兴师爷捋着胡须,道:“不过,你还有一个机会,仅有的一个机会。”

    陈德富一听说“机会”二字,便立时止住了哭声,问:“机会?我还有机会?老爷,告诉我,机会在哪里?”

    绍兴师爷道:“你在北京有一个妹妹,叫陈凤仙,艺名‘小桃’,是吗?”

    陈德富道:“是,老爷。”

    绍兴师爷道:“小桃是月宫客栈的红牌,是吗?”

    陈德富道:“没错,老爷。”

    绍兴师爷问:“小桃的性格有点倔,不对,还不是一般的倔,你知道吗?”

    陈德富道:“知道,表面上看,小桃很软弱,很乖巧,实际上,小桃从小就个性刚强,挺有主见的。”

    绍兴师爷问:“她听你话吗?”

    陈德富道:“七分听,三分不听。她年纪虽小,主意极老。”

    绍兴师爷问:“兄妹俩感情好吗?”

    陈德富道:“好,那绝对没说的。”

    绍兴师爷道:“只要你能说服小桃为我办事,我就可以把你的事摆平,对你的罪既往不究,放你出去。如果事成之后,你还可以得到三十万两白银,既可以将挪用的三万两银子还了,还可以在北京城最好的地段,买一套又大又好的四合院,让全家人住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当然也可以将小桃赎出来,从此,全家团聚,永不分离。你能说动小桃吗?”

    陈德富精神一振,问:“三十万两白银?老爷,你有没有搞错!”

    绍兴师爷道:“没错,那是皇上悬赏的三十万两白银。”

    陈德富问:“你要小桃办什么事?”

    绍兴师爷便将要小桃暗中投毒,杀死丁飘蓬的事说了一遍。

    陈德富愣在座位上,呆住了。飞天侠盗丁飘蓬也是他的偶像,一个为穷人伸张正义的大侠,要如此卑鄙地去杀死一个英雄好汉,他真答应不下来。绍兴师爷问:“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陈德富没说话,脸色刷白,靠在椅背上。

    绍兴师爷道:“放心,我们会绝对保密,没人知道是你们兄妹俩干的。”

    陈德富依旧没有说话,脸色刷白,瑟瑟发抖。

    绍兴师爷对陈德富道:“既然答应不下来,那就算了,你就等死吧。”

    他向瘦猴使个眼色,道:“咱们走。”

    俩人走到了门口,陈德富突然嚷道:“老爷,等等,我去说,我去试试。”

    绍兴师爷与瘦猴相视一笑,他悠然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机会难得啊,年轻人,好好把握吧。”

    陈德富问:“要是小人说不动她,会怎么处罚小人。”

    绍兴师爷眼一瞪,从嘴角只挤出一个字:“死。”

    陈德富的脸刷地白了,白得象一张纸,他哆嗦道:“要是,要是小人说服了她,你们怎么对待小人?”

    绍兴师爷道:“刑部已与北京府尹商妥,将你当场无罪释放。”

    陈德富又问:“要是小桃答应下毒了,丁飘蓬不来看她,怎么办?或者,丁飘蓬来了,却被他发觉了,丁飘蓬没有喝毒药,怎么办?又或者,丁飘蓬喝得不多,没倒下,侥幸被他逃脱了,那又怎么办?”

    瘦猴道:“你小子尽说些丧气的话,真不吉利,呸呸呸。”

    他连吐了三口吐沫,要把霉气赶走。

    绍兴师爷道:“问得有道理,看来你是个很有头脑的年轻人,你说的一切,均有可能。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们兄妹俩没搞鬼,确如你说的事发生了,你依旧可以做个自由人,可惜的是,三十万两白银,却得不到了。”

    陈德富第一回觉得银子没那么重要了,他长长舒了口气,道:“那敢情好,老爷,说话算话哟。”

    绍兴师爷又道:“当然。不过,我要警告你,别跟师爷我耍花招,若是,发觉你们兄妹俩在耍坏,故意放走了飞天侠盗丁阿四,哼,那就够你俩喝一壶了。”

    陈德富眨眨眼,道:“是嘛,那又能怎样?”

    绍兴师爷横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冷冰冰地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来,道:“灭九族。”

    陈德富长长地吸了一口冷气,哆嗦道:“老爷,小的不敢,小的定当尽力而为,去把事情办好,你老人家怎么说,小人就怎么做,小人哪敢耍奸使滑啊。”

    绍兴师爷道:“谅你也不敢。”

    ***

    丁飘蓬被王小二说中了,他去北京,是要去见小桃。只要小桃答应,他要把小桃赎出月宫温泉客栈。他行侠仗义,打劫豪强不法之徒,所得何止千万,可是,他将金银财宝,全部撒给贫苦百姓了。自己剩下的钱不多,不过,赎小桃从良的这笔钱,还是凑得齐的。

    在逃亡的日子里,一旦空闲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便会浮现出小桃的音容笑貌、衣香鬓影。他觉得,小桃象是春风里初开的桃花,娇媚鲜嫩,美艳得不可方物。他无法将小桃甜甜的笑容从脑海里抹去,试着去忘却,也不行,只要一不留心,小桃又出现了,那白生生红润润的桃腮,老在他眼前晃,甚至晃悠到了甜甜的梦乡里,小桃笑着说:“大哥,请喝茶,苏州洞庭山的碧螺春,香香的,是我家乡的好茶哟。”

    小桃会问自己是哪里的人,我说是湖北的。她拍手笑道:“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湖北人好厉害呀,大哥是湖北哪儿人呀?”我说:“不告诉你。”小桃就嗔道:“大哥真会保密,连自己的老家都要保密,男人好象都这样,生怕女人去他府上找麻烦,是吗?被我猜着了吧,哈哈,不问了不问了。大哥,你要吃啥夜宵,我叫下人去做去,是龙操手?还是酒酿圆子?不吃会饿的,不要饿坏哟。”那种细声软语,关切之情,常在他梦乡萦绕。

    尤其是小桃身上的女儿香,淡淡的幽幽的似有若无的比花儿还别致的体香,常使他魂魄迷醉。

    他知道,自己割舍不下小桃,当然,他也知道,那会要了命的。

    自己是个被巨额悬赏、全国通缉的特大要犯,不该对一个女人情有独钟,况且,自己对这个女人的依恋,已被六扇门子里的鹰犬盯上了,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三哥的告诫是金玉良言,岂能置之脑后!

    再说,即便小桃答应跟自己走,你忍心吗?你忍心让他成为逃犯的妻子,过着朝不保夕、颠沛游离的日子吗!

    算了吧,飘蓬,你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害人害已了。

    好,我放弃,坚决放弃,那我去看她一次总可以吧,跟她最后道别一次总可以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想到这儿,不禁柔肠寸断,潸然泪下。

    三哥的告诫,要牢记心头。这次虽是最后诀别,也要千万小心,不可轻举妄动。须去踩踩点再说了,要真不能见小桃的话,也只有放弃了,尽管,那是件令人终生遗憾的事。

    ***

    上午,郎七赶着一辆马车径直进了月宫温泉客栈。马车的门紧闭着,马车的车窗垂着深红色的窗帘。马车内没有一丝声息,象是一辆空车。

    马车到了春桃楼门口,郎七“吁”了一声,车停下,门打开,绍兴师爷从车内出来,后面跟着瘦猴,他俩进了春桃楼,马车的门随即又关上了。

    他俩上了二楼,敲了敲小桃的房门,丫环打开门,将他俩迎了进去。

    小桃在窗下绣花,见了师爷,起身一笑,福了一福,道:“今儿一早喜鹊在枝头一个劲儿的叫,知道今天有贵客要到,果然,贵人来了。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呀?坐,坐,请坐看茶。”

    师爷、瘦猴坐下,丫环将香茗端上。小桃象是将昨天抢白师爷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绍兴师爷心内道:这个姑娘不简单呀,在青楼混得长了,竟历练得如此圆滑。

    师爷道:“想姑娘了呀,秀色难忘啊。”

    小桃道:“姑娘我昨儿想到啥说啥,多有冲撞处,事后想想,后悔不已,还忘大人不要与姑娘一般见识哟。”

    师爷道:“哪能呢,其实姑娘说的也在理。”

    小桃道:“姑娘想给大人唱一个曲子,作为赔理道歉,如何。”说着,从壁上取下琵琶,调弄琴丝,就要弹唱。

    师爷道:“听姑娘弹唱的日子有的是,今儿就不必了,今儿我给姑娘带来一个人,这个人肯定是姑娘要见的,……”

    小桃道:“谁?”

    师爷道:“你猜猜。”

    小桃面色刷白,抱着琵琶的手一松,叭,琵琶掉在了地上,叮叮叮,琵琶的弦竟全断了,她道:“是丁飘蓬?他跟我无关,你为啥要让他来见我,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是客人,我是风尘女子,我俩就这点关系,事先,我不知道他是丁飘蓬,这难道也有罪么!”

    师爷并不动气,起身捡起琵琶,挂在墙上,道:“小桃,你着哪门子急呀,要是抓住了丁飘蓬,今儿我一定要好好听一听你的弹唱了。不是丁阿四,真的不是,既然你猜不着,那就不猜了,我让他上来见你吧。见了你就知道了,总之,小桃啊,我是来帮你的。”

    小桃一脸狐疑,道:“该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师爷道:“这真叫‘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又叫做‘拍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我真冤啊,比窦娥还冤。罢罢罢,瘦猴,你把那人带上来吧,她见了就明白了。我走了,在楼下等着。”说完,绍兴师爷一拱手,就和瘦猴下了楼。

    过了一会儿,楼梯上响起了锵啷锵啷的铁镣声,瘦猴扶着一个人上来了,那人头上罩着个麻袋,浑身散发着恶臭,臭气臭得扎人的眼睛。

    小桃捂着鼻子,问:“他是谁?”

    瘦猴对丫环一瞪眼,斥道:“看什么看,下去!”

    丫环吓得一激凌,转身下了楼。瘦猴关上房门,将那人头上的麻袋一揭,只见那人蓬头垢面、衣衫污秽,赫然是哥哥陈德富,他用手捂着双眼,乍一见窗口的阳光,有点睁不开眼来。

    小桃怔住了,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呼一声:“哥。”大脑一阵眩晕,忙用手扶住茶几,才没有栽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