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五十四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五十四 山雨欲来风满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郎七赶着马车又进了月宫客栈,马车在春桃楼前停下,从车内跳下一个衣冠鲜亮的年轻人来,他是陈德富,接着下来的是绍兴师爷、瘦猴,陈德富忙上去掺扶。三人上了二楼,进了小桃的房间。

    小桃在窗口绣花,放下针线,微微一笑,向三人福了一福,又继续坐下绣花,看来,她脸庞瘦了一些,更显得柔弱娇嫩、楚楚可怜。

    三人落座,丫环上茶后,不必吩咐,退了出去。绍兴师爷向瘦猴丢个眼色,瘦猴即刻起身,走到门口站岗,随手把房门关了。

    绍兴师爷道:“听说姑娘想通了,我很高兴。愿姑娘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三十万两白银的悬赏能唾手而得,从此,跳出月宫客栈,荣华富贵的过一辈子。”

    小桃道:“如果成功了,三十万两白银我一个子儿也不要,陈家任何人都不准碰这银子。”

    陈德富道:“那给谁呢?”

    小桃道:“捐给京城最有名的做慈善的机构,仁爱堂。”

    她放下针线,打开箱子,取出一个小包,递给陈德富道:“这是我积下来的金银珠宝,大约价值一千五百两银子。哥,你收下吧。”

    陈德富捧着小包,道:“妹妹,你留着,我不能收。”

    小桃道:“我留着没用了,干完这事后,我准备回苏州,去天平山的紫云庵削发为尼了。”

    陈德富道:“妹妹!”

    小桃道:“哥,我主意已定,不必多说了。哥,你也该回苏州去了,北京水深,一个不小心,便得罪达官贵人了,不是你呆的地方,走吧。”

    陈德富道:“好,妹妹,我们一起回苏州。”

    小桃道:“那敢情好。如若有个三长两短,哥,你把我的骸骨带回苏州去,把我埋在天平山向阳的山坡上,在那儿,我能望见老家,望见父母,望见家人。记住,别忘啦。”

    陈德富汪然出涕,道:“不会的,妹妹,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其实,他明白,这种可能不能说没有,若是丁飘蓬一旦察觉,安有命在。

    小桃对绍兴师爷道:“如若我侥幸活着,离开月宫客栈的事,要麻烦大人了,该不用花赎身费了吧。”

    师爷道:“不用不用,一切包在我身上。”

    小桃道:“如果成功了,刑部一定要严守秘密,不可将我与我哥的名字泄漏出去,否则,陈家可就危险了。”

    师爷道:“可以,绝口不提,严守机密。”

    师爷又道:“姑娘,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小桃道:“够了,没了,真没了。”

    师爷道:“姑娘既然说完了,那就要我来说了。”

    小桃道:“大人请。”

    师爷道:“若是丁飘蓬来了,姑娘要千万镇定,不可流露出丝毫慌张的神态。”

    小桃道:“我尽力吧。”

    师爷从怀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瓷瓶,走到小桃跟前,道:“姑娘收下,这个小瓷瓶内装的是世上最毒的毒药,号称天下第一毒药。据说,是百年前的长白老妖煎制而成,喝过这毒药的人,哪怕入口只有一滴,也必死无疑,此药无解,即便是长白老妖在世,也没有解药。百年来,大凡唇上沾过毒汁的人,竟无一人存活。”

    小桃问:“毒药叫什么?”

    师爷道:“销魂蚀骨散。”

    小桃道:“是丸状的还是粉状的?”

    师爷道:“透明粉状,入水即化,无色无嗅无味。它只有指甲盖那么一点点,足以毒死一头大象,五头牛。”

    小桃道:“是砒霜?”

    师爷道:“不是,听说是用海南箭毒木的毒汁、云南白唇竹叶青口中的毒液、所罗门群岛毒蜈蚣的毒腺及其它配料调制而成的,只要吃了一点点,便难逃一死,无可救药,就是大罗金仙也将束手无策。”

    小桃问:“药店有卖吗?”

    师爷道:“没有。是从**黑市黑贩子那儿买来的,价值不菲啊。这一点儿粉末,居然要三千两纹银。正好是京城最好地段的一座宽绰的四合院的价格啊。”

    小桃道:“难道刑部有时也在做做毒药生意?”

    师爷道:“姑娘取笑了,刑部有时也不得不高价购买毒药,去对付那些弓箭对付不了的罪犯。”

    小桃道:“这药不会是假的吧?”

    师爷道:“已经试过了。”

    小桃讶异道:“毒药也能试?是用狗试吧,可怜狗儿了,罪过罪过。”

    师爷道:“不,用人试。”

    小桃吓了一跳,道:“用人?真的?那不成了杀人犯啦!”

    师爷道:“不,是用囚在狱中的杀人狂来试的。杀人狂绰号‘野兽’,身材魁梧,长得象黑熊一样健壮,是北京东门一个杀猪的屠夫。此人生性暴虐,灭绝人性,因与邻居几句话不合,凶相毕露,竟操起杀猪刀,将邻居一家老少七口,尽皆屠戮,证据确凿,罪恶累累,已判死刑,待秋后宰决。我们就是用‘野兽’来试的,只用牙签挑了些许,放进他用餐的汤中,‘野兽’只喝了两口,便即刻倒地,两腿一蹬,死啦。‘野兽’是死有余辜,姑娘不必感伤。”

    小桃道:“噢,原来如此。”

    她小心翼翼地将白瓷瓶揣入怀中。

    师爷道:“姑娘收好了,千万小心,自己杯里,可不能撒进一丁点儿毒粉。”

    小桃一笑,道:“谢谢大人关照,小桃还不想死呢。”

    师爷对陈德富道:“此处不可久留,我们该走了。”

    陈德富点点头,又关照道:“妹妹,千万小心,干完这事后,咱们回家。”

    小桃微微一笑,道:“我想好了,哥,放心吧。”

    ***

    深夜,漆黑漆黑,星光,似有若无。这样的夜,对丁飘蓬来说是最安全的。他的双眼十分犀利,在夜色中,也能分辩事物,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他如一片树叶,如一缕清风,穿房越脊,飘进了月宫客栈。

    他飞掠到睡莲楼二楼的房檐下,双手抓着椽子,脚尖勾在椽子的缝隙里,脊背几乎是贴在房檐的椽子上,侧耳倾听窗户内的动静。窗户虚掩着,开了一条缝,那条缝内,肯定有双贼勾勾的眼睛,紧盯着春桃楼的门户,房内悄无声息,象是没人的样子。

    一会儿,有人低声道:“有情况吗?”

    另一人道:“有个鸟。”

    又有人道:“要有耐心,没耐心怎能当捕快。”

    一个声音道:“是,胡爷。”

    胡爷是猫头鹰胡大发吧,猫头鹰总是在晚上出动,听说,他的夜眼也相当不错。不知道白天当班的头儿是谁呢?

    静默了一阵,猫头鹰问:“白天谁来了?”

    有人道:“霹雳先锋雷伟、绍兴师爷、瘦猴等,还有一大班人马呢,多数人呆在这个屋内待命,长得年轻的、俊些的捕快扮成仆人,安插在各个点上,表面看来,毫无异常,实际上,比晚间抓得还紧呢,师爷的意思是要做到外松内紧,常备不懈,十二个时辰连轴转,嗨,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呢?”

    猫头鹰道:“师爷有师爷的道理,不准背后议论师爷。”

    那人道:“是,胡爷。”

    丁飘蓬听了笑了笑,松了手,脚尖一点,身子贴着房檐,飘到屋后,如一缕清风似的穿入树丛。

    不远处,蹲伏在树后的柳三哥,对野山猫二黑低声道:“跟着他,到墙边就回来。”

    二黑点点头,嗖一声,窜了出去。论轻功速度,在百米之内,就连丁飘蓬也不如二黑,二黑的血液里有雪豹的血统。

    不一会儿,二黑回到了树下,柳三哥轻声道:“二黑,把我带到飘蓬出去的墙边。”

    二黑点点头,带着柳三哥到了墙边。墙边栽着些冬青,有几棵不高的柏树、槐树,作为隐蔽物,却已足够。

    墙外却有几株高大的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柳三哥掠出墙外,见此处是月宫客栈沿墙小路的拐角处,并向旁又岔出一条路来,形成了一个三岔口,岔路两旁尽是高大的榆树,路面不宽,却足够自己的马车行驶了。他与二黑沿着岔路奔跑,岔路尽头竟是一条康庄大道,道旁正是自己寄宿的“如家客栈”。不竟心内大喜,决定天亮了要带着小二去走一趟岔路,熟悉熟悉情况,然后,去前门客栈将账结了,把行李马车全带到小客栈来,以便随时可以接应丁飘蓬。

    他判断,丁飘蓬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会从三岔口进入月宫客栈,三岔口实在是个理想的出入点。

    ***

    下午,日色偏西时分,月宫温泉客栈的顾客开始光临了,园内甬道上,时时传来三三两两寻欢客人的嘻笑声,同时也夹杂着美女们银铃般的娇笑声。一天的嘻闹又开场了。

    这时,花径上走来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波斯商人,他头上扎着白色丝质头巾,身着镶有金色花边的华丽丝袍,脚登乳牛皮软靴,戴着硕大的红宝石黄金戒指,一摇一摆的向春桃楼走去。

    象这种年轻富有的波斯商人,是月宫温泉客栈的常客,没人会觉得唐突奇怪。若是有一天,见不着波斯客人了,人们倒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了。

    波斯商人径直推开了春桃楼的门,当班的男仆,躬身一揖,道:“先生你好,有预约吗?”

    波斯商人,拍拍腰间,道:“我有银子,要什么预约!如果预约,难道不要银子吗?”

    是一口浓重生硬的波斯腔汉语,在这些波斯商人看来,银子是万能的,有银子就能摆平江湖上所有伤脑筋的事。

    随即,波斯商人从袖口掏出些散碎银子塞给男仆,道:“好了好了,一边儿去。”用手一拨拉,就将男仆拨拉到一边儿去了,管自上了楼。

    男仆怔忡地望着波斯商人的背影,一时没了主张。

    那男仆并非是月宫客栈正宗的男仆,而是,一个干练的捕快,他的外号叫阿六头,人们叫得惯了,竟将他的真名都忘了。阿六头年轻,长得颇为清秀,便强化培训,扮成了白班男仆,在这儿蹲坑守候呢。

    当时,阿六头并未看出些啥来,有两点他觉得有些不合常情:第一,波斯商人没有预约。一般来说,波斯商人若是看中了歌妓,会让仆人提前一天前来预约,他们最看重预约,好象“预约”这个词,就是这些胡人兴起来的;其次,即便没有预约,前台的咨客,便会将客人带到春桃楼来,波斯商人却没有咨客引领介绍,难道他不是从前台进来的?

    怎么办?快向绍兴师爷禀报吧,让师爷去拿主意吧,我是个跑腿的,不禀报是我的责任;禀报了,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要真是丁飘蓬,光靠我们二十几个人,想拿下他?那简直是异想天开了!

    想到这儿,阿六头在窗口放了一盆菊花,放菊花就是禀报。

    那是师爷告诉他的,若是觉着情况有异,就在窗口放一盆菊花,我自有安排,不可大惊小怪,你还是照常扮好你春桃楼男仆的角色,和蔼客气,不可显山露水。

    不可显山露水,什么意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管他呢,你赚的银子不多,管的事倒挺多的!给多少银子,干多少活,想那么多顶啥用,能顶银子花吗,顶个屁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