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五十七 南海药仙南极翁

五十七 南海药仙南极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凉秋的傍晚,南京汤山别业的后花园内,花木扶疏,老龙头泡在温泉内洗澡,小妾葛娇娇在为他擦背,俩人聊着天。

    温泉的水温适度,微微冒着热汽,即便是在隆冬天气,温泉的水温也一如盛夏,对人的身体,尤其是皮肤极为有益。

    他俩聊得十分闲适,老龙头喜欢葛娇娇,不仅因为她年轻美貌,更重要的是葛娇娇善解人意,乖巧善谈,使他落落寡合的老年生涯,凭添了许多乐趣。

    老龙头身上有许多伤疤,他的伤疤多得就象树根,胸前背后,上肢下肢,小腹臀部,凹凸虬结,象藤萝象树根似的几乎爬满了他的周身,每一条可怕的伤疤,都伴有一个九死一生的故事,有那么多伤疤的人,竟然给他活了下来,这真是个奇迹。他的这份家业,起初是他一刀一枪打下来的,后来这份家业的发展壮大,更多的却是靠他善于经营,苦于经营,开拓出来的。

    老了,他就想歇息歇息了。可是不能,几个儿孙,他最清楚不过:有的过于稳健,不知通变;有的只知逐利经商,不顾其余;有的勇武有余,智谋不足;有的夸夸其谈,不切实际。均难以独挡一面,撑起三十六条水道的大业。到老了,他都不能怡养天年,还要去苦苦支撑门面。

    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恋栈;了解他的人,认为他把事业看得太重,大可不必。人生有许多事是不能强求的,要顺其自然,行于其所行,止于其所止,如是而已。凡事物有盛必有衰,有始必有终,身后之事,大可随波逐流,听凭天命安排即可。

    可老龙头不信命,他不能让自己撑起的这份事业垮了。他看中的人选便是把弟柳三哥。柳三哥德才兼备、通权达变,如果柳三哥肯接手这个摊子,他便放心了,三十六条水道这艘大船便翻不了了。

    有人说:船大抗风浪抗风险。

    这话不对,那是不懂江湖的人说的屁话。船越大赚的银子越多,这不假,可船越大,一旦倾侧,翻起来,救都没法救,那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可柳三哥是死活不肯接。

    象他这样的年轻人不多,多数年轻人会抢着来争这个象征权力与财富的位子,削尖脑袋往上爬,他们看重的是荣耀、权力、金银、美女、豪宅、名马,当危机一旦降临时,便会六神无主,张皇失措,为了保全自己,他们会不顾一切地出卖水道的利益,直至最后败亡。这种年轻人,他嗤之以鼻,根本就不屑一顾,对自己家里的几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他送他们去乡下务农耕读,每月按一般农家的生活标准拨付银钱,不准他们踏进城市一步,将他们永久排除出了接班人之列。

    水道的家法是森严的,老龙头家里的家法同样也是森严的。没人敢去违犯家法,包括他的夫人与小妾。

    葛娇娇用棉布轻轻地在给老龙头擦洗胸部与上肢,老龙头闭上双眼,已在温泉浸泡中睡去。

    花径上走来一个丫环,她手中拿着个竹筒,竹筒上的蜡封完好无损。葛娇娇呶呶嘴,让她放在池边茶几上,丫环将竹筒轻轻放下,低声道:“师爷让送来的。”说毕,悄然离去。

    老龙头那么大的一个摊子,当然也要用师爷,用的竟然也是来自绍兴的师爷,绍兴师爷精通刀笔,聪明机灵,善于谋划,十分好用,也十分管用。

    丫环的声音尽管很低,可老龙头还是醒了,他闭着眼睛问:“娇娇,什么事?”

    娇娇道:“大概是信吧。”

    老龙头问:“是驿站的书信,还是信鸽捎来的书信?”

    驿站书信是有信封的。娇娇道:“是信鸽捎来的竹筒书信。”

    老龙头立即起身,抓起池边的棉布,擦干身子,又抓起躺椅上的浴衣,往身上一套,一屁股坐在躺椅上,打开蜡封,将书信从竹筒中取出,一看字迹,他便知是柳三哥写来的,龙飞凤舞,写得一手好字。

    仁兄惠鉴:

    余在洛阳,患恶疾,当请南极翁至洛救治,救人如救火,十万火急,拜托拜托。

    顺致

    秋安

    弟疾书

    某月某日

    柳三哥在洛阳,患上恶疾了?

    他不信,大概又是在管别人的闲事吧?会不会又是丁飘蓬?为了丁飘蓬,柳三哥竭尽了全力。老龙头喜欢的就是他的这股劲,这股劲一旦用到了三十六条水道的事业上,用到水道弟兄们的身上,水道便无忧了。

    柳三哥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也是水道的事。

    不管怎样,他务必要尽快找到南极翁。南极翁医术高明,精通医理,确有起死回生之术,当世几乎无出其右者。其人居于南海仙岛,年近百岁,武艺超群,却常年在大陆各地行医,随身带有两名护卫,漂泊五湖,居无定所。不过,他的要价也高得来吓人,若非王公贵戚、富商巨贾,是断乎请不起的。而且,他既不收金子也不收银子,要的是汇通票号见票即付的银票,那样携带就方便多了。

    老龙头即刻起身,来到书房。书房内有两名当值师爷,他口授,师爷执笔,他道:“各分舵舵主如晤:请在贵舵分管区域内,着急派人查找南海药仙南极翁,如找到其人,即刻将其火速快马就近送往南京或洛阳总部,并同时信鸽传书,告知南京总部。切切勿误。总瓢把子手谕,某月某日。”

    师爷们忙着写信,不一会儿,三十六封信写毕,两位师爷又忙着去鸽房发信。

    柳三哥从未写过如此紧急的信,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写这种信的。

    柳三哥看不起权力与金钱,可他在危急时,还得求救于权力与金钱。清高看起来很好,有时却显得很无奈,也很无用。

    人总得现实点吧,没有权力,你找不到南海药仙;没有金钱你即便找到了,也没个屁用,南海药仙不会给你治病施药。南海药仙总是哭穷,哪怕他口袋里装着百万银票,也会说:“我不是慈善机构,我是外出挣钱的,人活着,就得挣钱,不挣钱,怎么活!家里人多,吃口重,要养家糊口啊,几十号人,就我一个人挣钱,光养了些会吃不会干的饭桶,把我吃得成了穷光蛋,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啊。你看,我这身打扮,出来行医会客,还穿着补丁垒补丁的百衲衣啊。”

    他常年穿着两件百衲衣,一件是灰色的,一件是褐色的,装成穷人模样,他也不想想,别人会信吗!

    别人笑道:“老爷子,你就装吧,谁信呀。”

    他道:“我装,装给你看?你给钱吗?不会吧,再装,也没用吧,没用我为啥要装呢!真是一家不知一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我说死说活,你们也不会信。你们知不知道,南海的物价有多贵吗?那儿一片汪洋,岛上全是石头,耕地太少,物价自然就贵了。大陆的银子在那儿不值钱,这些你们都不知道了吧,只知道我治病贵、药费贵,天地良心,我可都是保本价啊,有时连保本都难。”

    南海药仙可会唠叨了,又绕到他的薄利多销上去了。

    有人说,装穷是怕强盗抢他;也有人说,别看他老,心可花了,他挣来的钱,全去泰国玩女孩子了,他去泰国青楼玩儿,挥金如土,一点都不吝啬。怎么会不穷呢!人只要深陷一个恶习就完,钱再怎么挣也不够他花。南海药仙钱花完了,便又去各地行医挣钱。

    这些,就是这个医界泰斗的相关传说。不管他有多少花边传说,但有一条传说却是千真万确的,那就是他的医术精湛,有药到病除,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和他比起来,华佗、扁鹊都逊色不少,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后无来者却不好说了。

    第二天,安庆分舵的信鸽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老龙头打开书信,信上写道:

    总瓢把子尊鉴:拜读来函,急着下人分头查找南海药仙,恰于坊间客栈豪华套间内觅到其人,即叩门上前说明来意,药仙得知总瓢把子邀约,大为欣然,便连夜雇船,顺江而下,赶往南京。估计信到南京,不久人也旋即而至。敬颂颐安。安庆分舵王长寿,某月某日。

    如此轻而易举地找到南海药仙,倒也大出老龙头意外。

    夜晚,南海药仙已在老龙头的客厅餐桌上落座了。

    上首坐着老龙头,客座坐着白发皓首、满脸红光的南海药仙。下首,是药仙的两个保镖,他俩是夫妻,十分恩爱,均已五十来岁,腰佩长剑,即便在宴请时,也剑不离身,身不离剑。男的叫南海仙童,五十来岁,两鬓斑白,面色黑红,长得身高八尺,却骨瘦如柴,据说他是南海剑派的嫡传男弟子;女的叫南海仙子,四十五、六岁光景,一头黑发,却红光满面,长得粗短肥胖,据说她是南海剑派的嫡传女弟子。他俩的剑术十分利害,一旦出手,便有风云突变,排山倒海之势。可他俩怎么看也不象仙童与仙女啊。

    酒过三巡,老龙头便切入了正题,他道:“我有个兄弟得了个怪病,想请先生去看看。”

    南海药仙道:“啥病?”

    老龙头道:“不知道。”

    南海药仙道:“哈,对了,你大老板怎么会知道呢,要是你知道了,就没有我们郎中的饭吃了。我这就去看看。”

    老龙头道:“人在洛阳。”

    南海药仙举起酒杯啜了一口,道:“洛阳?哦,不巧,我在温州还有一个病人,已经约好了,我得先去温州一趟,才能去洛阳。”

    老龙头知道他在卖关子,每次请他看病,他都是这么开始谈价格的。老龙头笑道:“药仙啊,怎么你每次都那么忙呢,总是有看不完的病人,每次总是在我请你看病时说已与人有预约了。”

    南海药仙道:“忙得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象个没头苍蝇似的,穷忙活,光忙不争钱呀。”

    老龙头道:“药仙你得帮帮忙了,我弟兄的病可耽误不得啊。”

    南海药仙道:“耽误了预约我就得罚款,我可罚不起呀。”

    老龙头道:“药仙,不要拐弯抹角,直说,要多少银子?”

    南海药仙道:“既然大老板吩咐下来,小老儿也不好推三阻四了,还是那句老话,去洛阳治病,能治好最好,二十万两银子;若是治不好,出诊费十万两银子。我要的可是汇通的银票。”

    老龙头道:“好说好说,没有南海药仙治不好的病。”

    南海药仙道:“满口饭好吃,满口话不好说,我可从来没说过这句话,毛病千奇百怪,我纵有天大的能耐,也不敢说能包治百病。记住,大老板,我可从来没说过这句话。”

    老龙头道:“听说,你的曾孙手到病除南不倒说过,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不中用的郎中。”

    南海药仙道:“那你找他去,就算我上南京玩儿来了。”

    老龙头道:“哪能呢,你老可别动气呀。听说,他只有十六、七岁,好大的口气啊,郎中越老越吃香,谁敢找他试啊。”

    南海药仙道:“听他吹吧,我从小教他医术,人是聪明透顶,却处处跟我唱对台戏,竟然跟我抢起生意来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老龙头道:“你老跟曾孙较啥劲啊。”

    南海药仙道:“这曾孙啊,可淘气了,一点不安生,也不好好给人治病,不好好挣钱,你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也该成家立业了,该把结婚娶妻的银子攒下来了吧,可他却说,一般的病治起来没劲,找疑难杂症来治才有意思。什么叫有劲?能挣到银子就是有劲,挣不到银子就是没劲,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算是这些年来的饭白吃啦。他呀,成年累月在内地转悠,一点不务正业。”

    老龙头道:“行了行了,也别生气了,年轻人的想法,跟咱们不一样。”

    南海药仙道:“怎么不一样,都有一张口,都得吃饭吧,要吃饭就得挣钱,不挣钱就是不务正业。”

    老龙头道:“行啦行啦,吃完饭,咱们就走,如何?”

    南海药仙道:“当然,救人如救火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