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五十八 一线生机荐曾孙

五十八 一线生机荐曾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南京到洛阳,马车日夜兼程,只花了两天时间。

    白天,在洛阳总舵的秘宅内,丁飘蓬躺在床上,已然昏迷,一旁坐着柳三哥、老龙头、王小二,南海药仙将身上的百衲衣脱了,只穿着一件洁净的白袍,弓着背,仔细检查丁飘蓬的眼睛、舌苔、又号脉又望气,解开他的衣衫,附耳倾听心音,南海仙子也穿着白袍,扎着白巾,却腰间依旧佩着长剑,在一旁站着伺候。

    房内分外安静,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南海药仙坐在丁飘蓬的床边,眉头打结,苦思冥想,终于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不是生病,是服了毒药,这味毒药便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毒,名叫‘销魂蚀骨散’,不知老夫说得对不对?”

    柳三哥道:“对,药仙爷爷说得一点没错。”

    南海药仙道:“好在他吸入了只有一两滴,又抢救及时,服用了昆仑山的珍奇神药,所以,至今还能活着。不过,哪怕是吸入了一滴,也得死。百年来,没有一个人沾上这味毒药能活下来的,只要嘴唇上、鼻孔上、眼眶上或者皮肤细小的指甲抓伤的伤疤上,沾上一滴,就得死。如今从病人的症状来看,活不过三天了。”

    柳三哥道:“啊,三天?”

    南海药仙道:“也许还不到三天。”

    柳三哥道:“药仙爷爷,求你救救他,他是飞天侠盗丁飘蓬啊。”

    南海药仙狡黠地一笑,道:“小帅哥,你当我眼睛瞎啦,他当然是通缉犯丁飘蓬喽。我可从来不问我的病人是谁,你知道么,越问越麻烦,越问越缠不清,还问出祸水来。权当不知道,我从不顾问病人的身份,只问病人的病情,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行规,知道不。这一点,大老板最清楚,只要你能付我的医药费、出诊费,我就治,否则,一概免谈。老朽管不了那么多,多那么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要东奔西跑,养家糊口,你说罪过不罪过!可有人管过我么,要是老朽没那点儿祖传医术,早就饿死沟壑,给狼吃啦。”

    柳三哥道:“药仙爷爷,救救他,求求你。”

    南海药仙道:“救他是我的本份,不用你求。我是只认钱,不认求。求有用么,见个美女,求她跟你结婚,成么!即便结了婚,美女变心了,你求,有用么?全没用。有时要学会放手,潇洒一放,麻烦皆休。”

    柳三哥见南海药仙虽然扯得太远了,倒也十分有道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南海药仙看着他,道:“小帅哥,年轻人老叹气可不好,得快活一点,乐能养生,悲则丧气。我救不了他了,可我这儿有三粒丸药,叫南海极乐延命丸,是用白鲸、虎鲨、飞鱼的精血与百味草药调制成的,每隔十天服用一粒,三粒药丸可延缓死亡一个月,而且,死时将没有任何痛苦,红光满面,宛如活人一般。可千万不要将这事告诉他,若是他知道了,可能就活不到一个月了。人有许多病,不是病死的,是吓死的。为小兄弟好好准备后事吧,他醒了爱吃啥,就给他做些啥,哎,年纪轻轻就将命丧黄泉了,可惜可惜,却让我这糟老头子活在世上遭穷罪,这大概叫恶人磨世界吧。”

    他从药箱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青花小瓷瓶,拔开塞子,将三粒“南海极乐延命丸”倒在手心中,只见药丸象黄豆大小,颜色乌黑,却清香馥郁,整个房间都洋溢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让众人看了看,又收入瓷瓶,放在桌上,道:“这就是‘南海极乐延命丸’,我花了三年时间,熬制了这三粒药丸,药材采买,也极不易啊。”

    柳三哥道:“药仙爷爷,丁飘蓬难道真没救了?”

    南海药仙一边脱着白袍,一边道:“老夫已是回天乏术了,惭愧惭愧。”

    柳三哥望着丁飘蓬连连叹息,南海药仙对老龙头道:“大老板,我可要去温州行医了,为你耽误了温州的客户,够意思吧。”

    老龙头笑道:“够意思,够意思。”说着,从怀中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五张汇通票号的银票,每张银票两万,共计十万两白银。

    南海药仙眉花眼笑地收下了,道:“谢谢,今后,只要大老板吩咐一声,我老南海水里火里在所不辞。”

    并对南海仙子道:“仙姑,给病人端水喂药。”

    南海仙子道:“是,老爷。”声音居然又年轻又娇嫩,令众人俱各一呆。

    南海仙子在准备汤水,手脚轻灵,与她肥胖的身躯很不般配。

    南海药仙脱下白袍,穿上百衲衣,将银票收入怀中,又掏出来仔细端详,又收入怀中,生怕掉了。看得小二捂嘴直乐。柳三哥低声道:“笑啥笑,跟你一个脾气。”王小二道:“他把钱看得很重,谁把钱看轻了呀!你是有钱,才看轻呀。”

    柳三哥道:“我哪来钱呀。”

    王小二道:“你哥老龙头是天下首富,只要你开口,他就给,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哥,也会把钱看成土了。”

    南海药仙道:“看,仙子已将一粒南海极乐延命丸喂入病人口中了,一会儿,病人就会醒了,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他病好了,三粒药丸只有活三十天,记住,每隔十天服用一粒。好了,老朽告辞了,小帅哥,请把药收好罗。”

    柳三哥道:“药仙爷爷,能不能再多给几粒。”

    南海药仙道:“多给可以,多吃无一益而有百害,多吃也只有活三十天,并且,在临死之前的七天,会痛苦异常,全身溃烂,惨叫不绝,生不如死,那是万万划不来的。小帅哥,少不足,中可用,多则过。还是孔夫子的中庸之道好啊。”

    南海药仙拄起乌木拐杖,南海仙子背起药箱,臂弯上挎着白袍,尾随着主人往外走。走到门口,南海药仙站住了,转身道:“大老板,倒并非毫无办法可想,还有一线生机。”

    老龙头道:“真的?”

    柳三哥道:“一线生机?”

    南海药仙道:“是,可以去找找我那精灵古怪的曾孙,他现在在云南采药游学。他不是叫手到病除南不倒吗,有时还真给他治好过几例绝症。不过,这小子太骄傲,我看着他就来气,我是说你们想试的话就去试,不想试就算了,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还好,他要价倒不高,有时还不要钱,我最讨厌的是他对银子的态度,不尊重银子,好象银子会害他似的,你不理银子,银子不理你,这点道理都不懂,真是枉长白大了。古人说得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江湖上的俗话说得过分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想想也有些道理。可他就是不肯帮着老朽挣钱,只知道去钻医药上的牛角尖。世间的牛角尖不要太多哦,人只要钻上一个,就会倒一辈子的霉。我怎么劝也劝不住,这小子,人小主意大,没个治。你们找他去治病,有一点十分重要,千万别说是我叫你们来找他的,否则,他就会甩手不干了,会叫你们去找我,我的病人他绝对不会接手,好象我不是他的老祖宗,倒象是他的仇人似的。这小子的心可狠了,有点象我。你们去试试也好,要是他治不好,嘿嘿,看他还敢不敢叫难不倒了,世上有难不倒的事吗?没有!老天爷要么不难你,只要一难就难倒你。活该,看你夸下的海口吧,羞死你,谁让你不听话的。”

    南海药仙末后象是在自言自语,向众人挥手微笑,走了。门口南海仙童佩着长剑,笔挺地站着,非常绅士。他真高啊,头顶几乎要碰着房椽了。他伸手去扶南海药仙,南海药仙却道:“我又不老,你扶我干吗。”

    南海仙童道:“老爷,不是老不老的问题,这是下人份内的事,这是一种姿态。”

    说着,伸手搀着他的腋下,主仆二人踽踽而去。南海药仙并不矮,身高却也只在仙童的胸口。

    这南海仙童与仙子,看起来非常俗,却显得格外的忠诚、谦卑与尽职,举止间竟然衍出了几分仙氛。

    ***

    南海药仙前脚刚走,丁飘蓬就打着呵欠,从床上坐了起来。柳三哥等人俱各面面相觑,十分惊讶。

    丁飘蓬伸着懒腰,道:“这一觉我睡得好香啊。”

    王小二道:“还香呢,把人吓死。”

    丁飘蓬见了老龙头,便从床上起来,拱手一揖道:“龙头大哥也来了,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老龙头笑笑,道:“丁大侠,客气啦,免礼免礼,快躺下。”

    王小二忙上前扶住,道:“你知不知道在生病?”

    丁飘蓬道:“知道呀,今儿精神真好,可能病治好了,是三哥治好的。”

    他见柳三哥无精打采的模样,道:“三哥,我饿了,真想好好吃一顿啊,还想喝点酒。”

    柳三哥道:“小二,快去做菜,咱们哥几个好好喝几杯。”

    王小二应了一声,去厨房忙乎了。

    老龙头在案头写信,然后出去了一趟,回来后道:“我已给昆明、大理、丽江、昭通、西双版纳各分舵发了信,要求查找手到病除南不倒。如查找到,同意来南京或洛阳,请其立即启程,越快越好,并请告知本舵主。”

    柳三哥问:“如果他不愿前来呢?”

    老龙头道:“我是考虑到了,象他这样身负绝技的人,往往脾气古怪,不通情理。这事难办了。”

    柳三哥沉吟道:“那我们明天就去云南找他,求医求学求婚,都是要靠求的,哪能气指颐使呢,要是他不高兴,就不会尽心尽力为飘蓬治病,那病就治不好了。只是烦请兄长,能及时将南不倒在云南的具体地址,用信鸽传书告诉在下,这样,在下就能节省很多时间,少走许多冤枉路,直接到地头找到他了。”

    老龙头道:“兄弟的办法甚好,我会让云南水道的弟兄一旦找着,暗中紧盯不放,及时将他的移动地址,告诉我,然后再转达给兄弟。”

    丁飘蓬叹口气,道:“又是在为在下操心了,龙头大哥,这几个月来,你也受累了,没个消停。三哥,不知在下有句话,该不该说?”

    柳三哥笑道:“咦,飘蓬也会客气了,想说就说。”

    丁飘蓬道:“好,那我就说啦。”他对老龙头道:“龙头大哥,你最大的心愿是啥?”

    老龙头道:“最大的心愿是要柳三哥来接我的摊子。”

    丁飘蓬道:“我也听小龙头说起过,我想帮你完成这个心愿,你说好不好?”

    老龙头一拍大腿,道:“好极好极,多谢丁大侠。我和三哥是兄弟,听说,你和三哥也已结成了异姓弟兄,这不,你自然就成了我的兄弟,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都是我的三弟。三弟是该帮帮大哥的忙啊。”

    丁飘蓬道:“好,我帮,帮定了。”

    形势急转直下,柳三哥一时没了主张。丁飘蓬道:“三哥,接下这摊子吧,小弟求你了。”

    柳三哥道:“不行,我自由自在惯了,接下这摊子,我就没有自由了。”

    丁飘蓬道:“你不接是不是?”

    柳三哥道:“是。”

    丁飘蓬道:“你要是不接,也行,从今儿起,我拒绝你的治疗,不吃任何药物,你说要去云南找南不倒,那你要去自己去,我啥也不去了,就在这儿呆着,你就是把南不倒找来了,我也不要他治病,把他赶出门去。”

    丁飘蓬说得一脸认真,绝不含糊,丁飘蓬说话从来都是丁是丁卯是卯的,从不食言。

    柳三哥道:“你在逼宫。”

    丁飘蓬道:“随便你怎么说吧,你把自己当成闲云野鹤,快活是快活,其实是暴殄天物,把聪明才智全浪费了;你把三十六条水道管起来,多为世人做点好事,辛苦是辛苦,可得益的人就多了,最好再为穷人做些善举,那就更好了。我既是为大哥着想,也是为穷人着想。完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说完,他把头别了过去。

    老龙头拊掌大笑,道:“三弟说的一点不错,可病还是要治的。”

    丁飘蓬道:“算了,不治了,不答应不治。”

    柳三哥连连摇头,沉吟半晌,道:“既然飘蓬这么说了,看来,我要不管是不行了。不管,他就以死来要挟了。大哥,这样行不行,总舵的瓢把子还是由你长子——劈波斩浪龙长江来担当,他为人稳重,经验丰富,思路缜密,兢兢业业,由他统领全局,负责日常调度,十分合适。在下就做个军师吧。可帮着他出出主意,参谋参谋,若遇突发事件或危机,在下会亲自出马,把事情摆平。一年之中,在下有一个月与龙长江共事,要是没有什么要事,平时,我还是喜欢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游山玩水,漂泊江湖,就以信鸽书信往返,与龙长江共同管理水道。飘蓬,这样行不行。”

    丁飘蓬道:“我不知道,你问龙头大哥,大哥满意了,就算行了,大哥不满意,就是不行。”

    老龙头大悦,道:“这样也好,可不能太委屈三哥了,那就这么定了。我老龙头是该交班了,累啦,可真累透完啦。在这件事上,我还得谢谢三弟呢,要没有三弟逼宫,还不知道拖到驴年马月去了呢。”

    柳三哥道:“还有,要严守秘密,对外界不要透露我的姓名,更不能透露飘蓬的姓名。而且,江湖传说中的,我与大哥是结拜兄弟的事,要矢口否认。我与飘蓬行走江湖,四处惹事,如若牵连到水道,便十分不利,常言道‘文以儒乱法,侠以武犯禁’,决不能因我俩犯禁的事,连累了水道的合法生存。说起军师,就说叫绍兴师爷赵财宝,绍兴府会稽县吼山镇人,年约四十。本朝无论是京师还是地方,不是到处都有绍兴师爷在管刑名钱粮吗,三十六条水道的军师,也是绍兴人,就叫赵师爷吧,每次议事,我会改扮成赵师爷与帮中兄弟见面。希大哥谨记。”

    老龙头道:“好,好极。有两位贤弟暗中相助,三十六条水道的长治久安,可以高枕无忧啦。”

    柳三哥对丁飘蓬道:“这下你开心啦。”

    丁飘蓬笑道:“马马虎虎。”

    柳三哥问:“病还治不治?”

    丁飘蓬道:“治,当然治啦。”

    柳三哥问:“去不去云南?”

    丁飘蓬道:“去,当然去啦,听说玉龙雪山很好玩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