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八十 小二热衷寻伏魔

八十 小二热衷寻伏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小二从信义寻人商行出来后,就定心了不少,我可是在为三哥真心实意的办事呀,那可不是吹的,花个几万两银子连眉头都不带皱一皱的,仗义吧。他跟邓财宝交待了,如果信义寻人商行有人来找他,你就全权负责吧,要真有急事,就派店伙来找我,邓财宝道:“是,掌柜的。”

    自从顺风客栈开办以来,已有两个多月了,王小二可是个精细聪明的角色,前两个月,在客栈开办期间,事无巨细,他全是自己一手操办,从向同行学习经验开始,到店伙的雇用,杂物的购置,人员的安排调整,到银钱的支付收入,全是亲历亲为,每天工作时间十余个小时,累是累点,每到入夜,数着银钱铜板,什么辛苦劳碌便一扫而空了。说到底,王小二是个十分喜爱银钱的主儿,再说,世上还真没见过有人见了钱财会摇头厌恶的。

    过了两个月,新鲜劲一过,他就觉着没劲了。

    一开门,鞠躬作揖的迎客:“先生你好,住店啊,请,顺风客栈,干净安全,价廉物美,高档享受,低档消费,服务一流,客房分成三等,丰俭由人,悉听尊便,要是多住几天,房价给你老打个八折。”或者“先生,走啊,好走,祝先生一路顺风,下回再来,事先打个招呼,就能给你留个满意的房间啦,本客栈服务如何,请多提宝贵意见,服务好了,请你跟朋友说,服务不好,请你跟我说,下回管保让你老满意。”成天说这些毫无新意的话,有劲吗,真没劲。要是不看在银钱的份上,他还真不想干了呢。

    他想找个人来料理杂务,老板得象个老板样,哪能比打工的还辛苦啊,那不是找死吗!这时,他发现账房邓财宝比自己能耐,账房不仅账比自己算得精,一把算盘噼噼啪啪,打得贼溜,精确到了毫厘不爽的程度,而且点子也多,比如,马厩的管理,客房的管理,店伙的日常管理,内行得很呢,其实,全是他给出的主意,纷繁的杂务到了他手里,一切便安排得井井有条了。

    客栈交给他管理,自己就省心了。老板嘛,只要管着银钱就行了,数钱数到手抽筋,倒也不会腻,真有些怪啦。只要每天晚上结账的时候,手一摊,脉息朝天,向账房要钱就得了,哪能啥都事必躬亲呢,头两个月,主要是为了熟悉业务,现在熟了,谁都别想懵我了,还管个啥呀,再管就傻啦。莫非自己要做一辈子小二啦,犯贱呀,如今,我可不叫小二啦,叫大名鼎鼎的陈家善啦,是顺风客栈的陈老板,管着十来个伙计的老板,虽不能说大富大贵,也是个人物啦,得端个架子出来,可不能犯混了。

    于是,他就动起了账房邓财宝的主意来。他装着在看账本,却暗暗打量起账房来:

    邓财宝正管自在算账,低着头,白净脸皮,脸型略长,薄薄的嘴唇,有个坚毅的下巴,一双乌亮有神的眼睛,他的手修长而白皙,拨动算盘珠的手指飞快灵巧,稍长的个儿,穿着件青衫,脚着黑布鞋,是个十分儒雅的人物。要委以重任,总得把来历搞搞清楚吧。他放下账本,试着问:“邓先生,你是南京人吗?”

    邓财宝依旧打他的算盘,道:“不,我是镇江人。”

    王小二道:“好啊,白娘子水漫金山寺,那可是个有名的地方啊,金山寺好玩吗?”

    “还好吧,金山寺在长江边,波澜壮阔,风帆点点,风景不错。”

    “天下第一泉就在金山吧,据说那泉水非常好喝,天下第一。”

    邓财宝打个哈哈,道:“那泉水有点甜,名气大,要真泡茶喝,就喝个名气,还真喝不出个所以然来。”

    “家在镇江?”

    邓财宝依旧噼噼啪啪,低头打他的算盘,道:“是,离天下第一泉不远。”

    “南京就你一个人吗?”

    “是。”

    “怎么不把家搬到南京来。”

    邓财宝这才抬起头,道:“父母还在,他们离不开故土啊,种着几亩薄地,过不惯大城市的生活,说啥也不肯搬到南京来,我只有独自一人到南京来谋生了,种地挣不了钱,就靠我在南京赚几个活络钱,到时候托老乡捎回家,贴补家用。好在离南京不远,可以不时回家看看。”

    “邓先生真是个孝子。”

    “老板取笑了,孝真谈不上,马马虎虎吧。”邓财宝笑起来有点拘谨,怎么看都是个循规蹈矩的人。

    王小二道:“你干账房这一行多久啦?”

    “十来年吧。”

    “以前,也在客栈做过账房?”

    “是,老板。”

    “怪不得,账算得又快又准,管起客栈来熟门熟路。”

    邓财宝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老板夸奖了,也就一般吧。”

    王小二道:“我想给你压点儿分量呢。”

    “分量?什么分量?”邓财宝有点紧张,抬起头来,惴惴不安地看着王小二。

    “其实也没啥,就是当我有事出门了,你就给看着点,客栈的事你说了算,当然罗,我不会亏待你,会给你双倍的薪水。”

    邓财宝道:“谢谢老板的信任,就怕管不好。”

    王小二道:“嘿,你就别客气啦,你的水平,我有数,比我强,强多啦。”

    邓财宝道:“老板可别捧我,你要真忙不过来,那就试试吧。”

    王小二一拍大腿,道:“好,就这么定了。”

    当即,王小二叫邓财宝将伙计丫环全叫来,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任命邓财宝为二老板,如若自己不在,客栈内所有的事,都得听二老板的。

    接着的十天,王小二每天外出游玩,即便在店里,也撒手不管了,人来人往全由邓财宝接待,自个儿猫在后院的安乐窝看小说,或者,练他的那两招救命的绝招。客栈的里里外外全由邓财宝操办,每天晚间,结账时,除去一应开销,反比自己当家时多了十来两银子。王小二大喜,从此以后,他就啥也不管了,做起了甩手掌柜来,只管一件事,每天晚间结账时,向邓财宝要当天柜上挣的银子。

    那才叫当老板呀!拿了钱,就去玩,去搓麻泡妞听大戏。

    有时,连营业收入也要隔个两三天去要一回。邓财宝道:“老板呀,柜台的收银,你每天晚间来拿走吧,要不然,丢了就不好办了。”

    王小二道:“丢不了,你办事我放心。”

    其实,即便邓财宝这么卖力,王小二还是有些不放心。他认为,人这东西是会变的,现在是个好人,不等于以后不会变成坏人,再说,没人看着这二老板,时间长了,胆子就大了,不要动起我的脑筋来呵,得防一手。自己老是不在客栈里,总得有个人看着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吧,他得布个眼线,做到心中有数,不要到时候吃了大亏,噬脐莫及呀。

    王小二看中的眼线是个前台接客的伙计,叫李成功,南京人,二十一、二岁光景,小白脸,伶牙俐齿的,讨人喜欢。

    一天,王小二从街上回来,手里提着篮水果,李成功立即迎了上去,道:“爷,回来啦。”王小二爱理不理地看他一眼,道:“嗯。”走到柜台前,拿出几个苹果梨头给邓财宝,道:“吃,掌柜的,新鲜。”

    邓财宝道:“老板,你可折死小人了,老邓、财宝、账房、邓先生都叫得,怎么你也叫起我‘掌柜’的来了,别,别,别介……”闹得邓财宝满脸通红。

    王小二道:“老邓,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其实,你才是掌柜的,有啥叫不得的。”

    邓财宝道:“别人能叫,你却不能叫。”

    王小二打个哈哈,对李成功道:“成功,把这篮水果给我送到后院去。”

    李成功欢声道:“好喽。”接过王小二手中的水果,就往王小二住的后院走,王小二哼着小调,跟在他身后。

    进了后院,王小二在客厅里一坐,李成功将水果篮在八仙桌上一放,道:“爷,没啥事的话,小人走了。”

    王小二道:“慢。”

    李成功道:“哦,爷,有事尽管吩咐。”

    王小二道:“把院门栓上,再到我这儿来。”

    李成功道:“是。”

    他心里寻思,什么事呀,搞得神神叨叨的。栓上院门,来到王小二跟前,垂手而立,听候吩咐。

    王小二指指一边的椅子,道:“小李子,坐下。”

    李成功道:“爷,打死小人也不敢坐。爷有话,尽管吩咐。”

    王小二道:“你一个月的薪水多少?”

    李成功道:“一两八钱银子。”

    “比别家客栈的薪水,是多了还是少了?”

    “不错啦,多了八钱银子。”

    “满意吗?”

    “满意呀,要不满意,就没良心啦。”心里道,马马虎虎吧,要是哪家能多给点,老子立马就走人,出来干活,不就是为了挣钱嘛。

    “你想不想多挣点银子?”王小二一边削着苹果,一边问。

    李成功笑道:“说句心里话,爷,谁不想多挣几个?!”

    王小二道:“我想挑你发个小财。”

    李成功道:“是嘛?”

    “给你双份薪水。”

    “爷,你是在拿小人开涮吧,小人不敢。”

    王小二把削下来的苹果皮放在桌上,脸一沉,道:“谁跟你开玩笑,是正二八经的事儿。”

    李成功道:“只要小人能做的,爷,你老就说吧。”

    王小二哈哈一笑,道:“你给我暗中盯着点邓财宝,看他对我是忠还是奸,这事儿能办不?”

    “盯着账房?”

    “是,看他背着我,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要有,及时向我汇报。表面上,你还得听他的,他说啥你干啥,事后向我汇报就行了,也不用你做恶人。这事不难办吧!”

    李成功大喜,道:“行,爷看中我是抬举我,小人要不好好干,就不是人了。”

    王小二道:“不过,你向我汇报的事,都得实事求是,有一是一,有二是二,不得胡编烂造,顺带也看着点客栈内的伙计们,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你说呢,行不行?”

    “行,爷,太行了。不是小人吹,小人干这种事手拿把掐,最能耐。”

    王小二道:“干得好了,自有你的好处。”

    李成功道:“小人从此就是爷的人啦,爷指到哪,小人就打到哪,决不含糊,要皱一皱眉头,不是爹妈生的。”

    “好,表面上要做到不显山不露水,还是一个接客的伙计,象没事人一样。”

    “记住了。爷,小人走了?”

    “慢,把这个月的一两八钱银子拿走,这是眼线钱。”

    “爷,小人还没办事呢,月末给吧。”

    “甭客气,我这是先付钱,后办事。”他从袖中取出银子来,啪,摆在八仙桌上。

    李成功的眼睛立时亮了,道:“谢谢爷,大爷,亲爷。干脆,我小李子就认爷为干爸吧。”他将银子收入怀中,欢声道。

    王小二心里寻思:哈,这小子,老子才十七岁,只不过脸上粘了些假胡须,看上去有个三十来岁了,收个干儿子倒比我大,有廿一、二岁了,这事儿闹反了。好玩。他道:“行呀,叫声好听的。”

    李成功道:“爸。”

    “哎,哈哈,”王小二笑道:“不过,这干爸干儿子的关系可得对外保密,大伙儿只知道你是顺风客栈一个普通伙计,否则,谁敢在你面前说真话呀,儿子,在外人面前,你还得叫我掌柜的,爸呀儿子呀,只在这后院没人的时候叫,记住没有?!。”

    “爸,记住啦。”李成功连连点头。

    王小二脸一肃,道:“还有,你得好好办事,勤快点,有好处不会忘记你。若是耍奸卖乖,办事不地道,没你的好果子吃。”

    “是,儿子知道啦。”说毕,李成功告辞走了。

    王小二看着他的背影,内心很有成就感,心想,大明开国皇上朱洪武的锦衣卫,大约也不过如此吧,这顺风客栈可是我的天下,谁也别想心生歹念,动我的脑筋,打我的小算盘。

    从此,他对顺风客栈才算放心了。

    ***

    从客栈杂务中一脱身,王小二除了搓麻泡妞听大戏外,也做正经事儿,就是去拜师学武。南京栖霞山有个八卦武馆,他付了一大笔费用,学习八卦掌与八卦剑,学的是基本套路,也不想有多大成就,只是为了学来防身,象个武师模样,若是皇上老子将来又记起老子来,要抓老子,逃命时也好用来防防身,加上自己原来就学会的两招最厉害的招式:“钟馗画符”与“万无一失”,到了哪儿,碰上一等一的角色,老子也不怕啦。别人见了自己的八卦掌与八卦剑的功底,还当是武当高手下凡啦,能在江湖上糊弄一阵子了。自然,丁飘蓬教他的轻功,他更不敢丢了,常练不辍,虽不能飞檐走壁,到也能快步如飞了,要真打不过,老子拔腿就跑,有能耐的就来追呀,哼,用丁哥的话说,想不到你小子与天山轻功还真有缘分,学得不赖,当今世上,在平地上能追上你的人不多啦,不会超过十五个。嘿,不知丁哥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小子说话信口开河,没个准。

    王小二胆子小点子多,他还在玄武湖旁买了一个小院落,空着,厨房的青石板下还埋着一罐银子、金子,以防不测,如若情况有变,可作逃难落脚藏身之用。这个小院落,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一个被通缉的罪犯,呸,老子才不是罪犯呢,全是乔万全那个贼胚害的,害得老子时时如惊弓之鸟,漏网之鱼一般,没个安生,害得老子这辈子想的除了易容改扮、伪造身份、说谎编故事、防身逃生之术外,其它如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发财致富这样的大事都搁到一边去啦,想想真是件悲哀之极的事。

    还好,王小二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凡事看得开,否则,说不定就会走极端,不是自暴自弃索性做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来个恶人磨世界;或者因为活着太累,就想自寻短见,干脆了断自己得了。

    王小二才不干这种傻事呢,没有比活着更好的了,况且,老子现在是个老板了,日子过得还可以吧,那就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过一天是一天,过一天赚一天,别想得太多了,世间的事,你想得好吗!你勤奋苦读,成了举人,眼看明年进京应试,就能功成名就了,却不料大病临头,从此一病不起,梦想成灰了;你想生个儿子,好传宗接代,却不料生了一个又一个,全是丫头片子;你锱铢必较、克勤克俭,终于发财了,却不料一把天火,烧了个精光,又成了穷光蛋了;秦始皇这暴君想世世为王,哪料到二十年间,一个皇朝竟土崩瓦解了。想,想个屁!费那脑筋,纯粹是白搭。

    王小二认为,象我这种人,要想活得好,就得有点本事,否则,说不定哪一天就栽了。他除了学习八卦掌、八卦剑外,就是练习轻功与马术。只要不刮风下雨,王小二一早起来,就沿着秦淮河溜跶,到了郊外人烟稀少处,便会按丁飘蓬教的吐纳之法与步法,练习轻功,奔跑起来,一直跑到马场,那儿有他寄养的一匹叫“飘风”的骏马,然后,在马场骑着“飘风”奔跑个十几圈,奔跑与马术他最舍得下功夫学,不怕累,不怕摔,不怕疼,不怕颠,连那个蒙古骑术教官都佩服他的较真劲头。王小二明白,许多时候,逃生的关键是速度,只要你够快,你就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对这一点,没人比他体会的更深了。

    从马场出来,他又沿着秦淮河的大堤奔跑回去,说来也怪,按着丁飘蓬的吐纳之法奔跑,跑个一、二十里地,竟然一点儿也不累,在飞奔时,骤然站住,却呼吸匀停,毫不气促,他不知跑到什么时候才会累。天山轻功,真他妈的邪乎。

    王小二外出,总佩着剑,奔跑时,左手提着剑,人不离剑,剑不离人,有了剑,就有了胆。剑是把好剑,是向南京城的铸剑名家段麻子订购的,坚韧锋利,寒气逼人,价值不菲。剑鞘却十分陈旧,灰褐色的鳄鱼皮鞘,几乎陈旧得要龟裂的模样,瞧着一点不起眼,佩这种剑的人,看起来家境贫寒,日子不会太好过。他不是没钱买个好剑鞘,嵌上黄金宝石,璀璨夺目,在人前多神气啊,可他不能,象他这种人,怕的就是张扬,得夹着尾巴做人,因此,在向段麻子订购宝剑时,一并将剑鞘外形的要求也交待清楚了,他以为段麻子会想不通,问三问四,唠叨个没完,岂料段麻子却笑了笑,说了句意料之外的话: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段麻子见得多了,见怪不怪,不以为然,他那琥珀色的瞳仁里,根本就不起一丝波澜。

    沿着秦淮河的河堤跑一阵子,看看离城近了,就放慢脚步踱进城去,或者叫个马车,去栖霞山学八卦功夫。到了中午,去馆子店点两个菜,喝点小酒。完了回店午休,下午或去搓麻将或去泡妞或呆在店里看小说,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王小二的日子过得很有规律,只要天气晴朗,他准去练轻功与马术。

    跑着跑着,他觉得两条腿特别带劲儿,按着天山轻功的吐纳之法,身子也轻了,腿上的弹跳力好得连自己都有点儿不相信自己了。

    一天,他跑到郊外的一处林子边,见一棵树上,有只松鼠骨碌碌眼珠子朝他看,松鼠见的人多了,不怕人,王小二就停了脚步,也朝松鼠看,松鼠象是逗他玩呢,从高处跳到了低处的树叉,向他搔首弄姿,似乎在说:看啥看,有本事就上来抓我呀。王小二觉着跳起来也许够得着,就吸口真气,脚尖一点,纵身一跃,去抓松鼠,那松鼠何等机灵,往旁一窜,自然逃得没了踪影。王小二这一跃,松鼠是扑空了,人却从密叶里,凌空飞起,竟冲到了树梢,他大惊失色,大叫救命,清早不早,树林里哪有人踪,当身体向下落时,他双手乱抓,还好,抱住了一根树枝,人便在树枝上晃荡不休,吓得他魂都没了。

    过了一会,他定了定心,就攀着树枝往下爬,一边爬,一边想,莫非我的轻功如今已能穿房越脊了?他爬到一多半,坐在树叉上想,当初,自己缠着丁哥要学飞檐走壁的轻功,丁哥说这功夫要从小学,象我这种年纪的人要学轻功晚啦,不成啦,最终,丁飘蓬经不住纠缠,就对自己说过:飞跃时要用天山轻功提纵换气法,一提丹田真气,足下奋力一点,便能腾身而起;从高处落地时,也要一提丹田真气,脚下微微用力,身体微曲,膝盖微曲,象树叶一般,斜向飘落,落地时要先脚尖,后脚掌,站稳后,方可用天山轻功周天换气法换气,这是基本要点,你要学,就自己去练,好在轻功吐纳的基本心法是相同的,若是要连续高来高去,周天换气法必须运用得十分稔熟,意动则气动,意止则气止,练到了极致,便真气充沛,收发自如了,自然就能如猿猴一般,轻灵跳脱,来去无踪。不过可要当心,学这功夫,一不小心会摔折了胳膊摔断了腿,不是我吓唬你,要真摔坏了,跟我没关系,我可不会来照顾你,是你自己硬要学的呀,不要怪我言之不预呀。

    丁哥关于轻功所说的每一句话,王小二铭记在心,一点儿没忘,丁哥是轻功之王,他说的话,句句是金科玉律,小二牢记在心。既然丁哥说自己年纪大了,学轻功不行啦,自己也就不学啦,其实,大什么大,老子才十七岁呀,又不是七十岁,丁哥尽他妈乱说!不过,要是为了练飞檐走壁,摔折了胳膊,摔断了腿,连那两招最厉害的剑招都使不出来了,我王小二还有活路啊,捕快一旦认出了老子,那就死定啦。还是安分点,光学地上飞奔吧,就别练那高来高去,飞檐走壁的玩意儿啦,地上跑得象风一样快,那些捕快照样拿老子没辙。哪料到天山轻功心法练了四、五个月,自己只图逃跑时能跑得快点,无意之中却连飞檐走壁的功夫也顺便学上了,要不是今儿个不抓松鼠,自己还不知道呢。

    这么一想,坐在树叉上的王小二高兴啦,他目测自己坐的地方距离地面有多高?大约有个七、八尺高吧,地上长着杂草,跳下去料想也伤不了人,他就想练练落地的功夫,便按着丁哥教的要领,左手握着剑鞘,提一口丹田真气,双脚在树叉上轻轻一点,人便斜飘了下去,落地竟然十分稳便,觉着身轻如燕,悄然无声。

    王小二大喜,便走进树林,挑了棵高大的樟树,练起轻功来,他先从低处练起,从低到高,练得熟了,才罢手。从这天起,他常到郊外的这片林子里练习高来高去,低来低去的本事,天山轻功心法,是当今轻功无上心法,王小二一上手就学得专一,不走弯路,加上他见到的轻功身法,如丁飘蓬、柳三哥,都是当今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他们高来高去的范儿,真是又帅又快,见了就不会忘,回忆这些高手施展轻功时的模样,实在都是最佳的轻功临摹范本,如今,王小二潜心品味,仔细揣摩,依样画葫芦,苦练轻功,进步竟十分神速,十天后,他在那棵大樟树上,已能上下来去十分自如了,人竟如燕子般轻捷。不过,行家看了可就搔头了,这轻功身法,有时看来是地地道道的天山轻功,有时看来却是地地道道的昆仑轻功,王小二才不管呢,老子只要能飞纵自如,管他是什么心法,你看不懂,老子告诉你,这叫苏州王小二轻功身法,想到这儿,王小二欢喜得手舞足蹈,喜不自胜。

    夜间,只要不下雨,有点星月,有时王小二也会到这郊外林子里来练轻功,一者是为了练习胆量与目力,再者也是为了练习夜间的轻功,白天与黑夜,毕竟不是一回事,若是不加训练,到了夜间,要施展轻功,到时候就会抓瞎,难以逃脱捕快的追捕。你想一辈子不被抓住,就得有点儿绝活,平地飞奔,让那姓乔的望背兴叹,无可奈何;夜间要来抓老子,老子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气得你肝疼!

    一个逃犯,成天想的就是逃生,那阴暗污秽的牢房,想想就不寒而栗,哎,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阳光里有多好啊。

    一天夜间,一弯新月,王小二正在树林子里练习轻功,刚腾身而上树梢,便见有三条人影相继掠入林中,亏他发觉得早,立时蜷伏树梢,纹丝不动,匿身密叶之中,暗自吃惊,莫非是乔万全亲自带人来抓自己了?哼,那咱们爷儿几个就试试,看看你这乔万恶抓不抓得到老子,老子王小二可不象半年前的王小二啦,冷丁给你一招“钟馗画符”,最好能一招致敌,送你小子上西天,他一边想,一边心头砰砰乱跳,屏息观望。

    冬夜清冷,月光如水。

    只见大树下,两条汉子,俱各黑色短靠,手执兵器,已一左一右围住了一个老太婆。

    一名汉子五十来岁,左脸上有一道刀疤,面目凶横,精壮剽悍,手握一把单刀;另一名汉子三十来岁,满脸虬髯,长得虎背熊腰,手里提着根熟铜棍。他俩俱各身着黑色紧身衣靠,虎视眈眈地围住一个干瘦的老太婆,不依不饶。

    老太婆约摸五十来岁,满脸皱纹,身材瘦削,额角还长着颗瘤子,她身着件褐色紧身袄子,一条青色裤子,脚登一双黑色软靴,背靠着大樟树,双眼精光四射,毫无惧色,手里握着一柄剑,护住周身要穴,凝神以待。

    刀疤汉子道:“老太婆,哼,你贼头贼脑跟着爷们干啥?”

    老太婆道:“跟着你们干啥?说话倒有趣,莫非你们长得帅,老娘看上你们啦!说出话来也不动动脑筋,你俩又不是美男子潘安,老娘怎么会看上你们!”

    刀疤汉子道:“哼,老贼婆,从扬州一直跟到南京,你当老子是死人啊,老子倒要看看你这贼婆要搞啥鬼名堂,说,是不是祁连山派来的探子。”

    老太婆道:“哦哟,做探子干嘛,能当饭吃么?说句老实话,老太婆就有点顺手牵羊的毛病,见你俩各背了个鼓鼓囊囊的包袱,沉甸甸的,想必内中有不少黄白之物,不免有点儿心动了,想匀点儿钱花花而已,这位大哥想到哪里去了。什么祁连山、昆仑山,那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老太婆听不懂你的话。”

    刀疤汉子道:“咱们在屋里聊天,你在窗下偷听,想听点啥?你若是要偷东西,总得等咱们熄灯了打酣了,才动手吧,你猫在窗下窃听,不象是个贼婆,倒象是别有所图。老实交待,贼婆娘,究竟想干啥?”

    老太婆道:“我说了,你不信,说也是白说,刀疤脸,你看着办吧。”

    刀疤汉子不依不饶,冷笑一声,道:“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哼,老太婆,任你两片嘴唇百般狡辩,骗得了老子五爷么,五爷是什么人,是在江湖上滚打出来的,什么人头没见识过,那一双招子,不比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差,你若是不说实话,就让你死在这个林子里。”

    老太婆道:“别先夸海口,谁死谁活,难说。”

    刀疤汉子五爷对魁梧大汉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大鲁,上去给他几棍子,让贼婆娘尝尝味道。”

    虬髯大汉显见得是个跟班的,应了声:“是,五爷。”提着熟铜棍,上去就是一招“盘头盖顶雪花飘”,劈头盖脑,向对方打去,棍影纷纷,呜呜呼哮,老太婆一挫身,身法灵巧,从棍下穿出,长剑一抖,削向大汉手腕,大汉熟铜棍变劈为挑,急转直下,一式“夜叉探海”,扫向对方下三路,老太婆脚下一点,闪开棍头,身形凌空,长剑一亮,一式“碧渊腾蛟”,刷,剑尖挑向大汉心脉,亏得大汉见机得快,一式乌龙翻江,熟铜棍连打带消,撞开剑头,横扫向对方腰胯,老太婆施个“粘”字诀,长剑在棍身上一按,真气贯于剑身,顿时一股大力便将熟铜棍荡开了尺许,她向旁跨出一步,看也没看,刷,长剑顺势从棍身上滑向大汉的双手,若是,不撒棍,这双手便没了,大汉“啊呀”一声怪叫,忙地里双手撒棍,后退一步,老太婆剑随身动,剑影一掠,却向大汉脖子上抹去,她的剑势凌厉,迅快无比,大汉一个铁板桥,总算逃过了脖子上的一剑,嗤啦一声,肩头却被剑尖划开了一道血口,顿时鲜血四溅。

    王小二在树梢屏息静观,真想为老太婆的功夫喝采,可他哪敢呀,消停点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难道还觉得自己的事情不够多么,象我这种人,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不错啦,江湖上那些破事,我可管不了。呀,祁连山,那是怎么回事呀?弄不好跟李有忠还有些关系呢,你就仔细听听吧,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只见五爷哈哈大笑,抢上一步,挥刀向老太婆连攻三招,他的刀,招招古怪狠辣,迅快绝伦,不知出于何门何派,将老太婆逼退了,刀疤五爷道:“还说自己是个寻常老贼呢,你那一招一式,全是从祁连派的刀法里变化出来的,最后那一剑,正是祁连刀法的拿手好戏,‘黄河远上白云间’,看来轻描淡写,毫不着力,其实,剑快如风,分寸拿捏的妙入颠毫,有多少江湖汉子倒在这招刀法之下,老太婆,你骗得了别人,莫非还骗得过我长白山的五爷去么,对了,你定是祁连山上的雪莲仙姑吧,听说年轻时貌若天仙,跟师兄祁连刀神齐大业有一腿,最终,与刀神拜堂成亲的却不是你,而是你的同胞小妹,平生以此为大恨,是不是!莫非你是为齐大业报仇来了?!”

    刀疤五爷一边打着哈哈,说着陈年旧事,手上却丝毫没闲着,一刀紧似一刀,刀刀连环,刁钻辛辣,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雪莲仙姑凝神拆招,闪避中,时时杀出几招,却明显落了下风。

    王小二趴在树梢,为她捏一把汗。

    看来雪莲仙姑是个好人,不要看她现在老了,满脸皱纹,精干巴瘦的,从身材来看,年轻时定是个魔鬼身材,祁连刀神齐大业也真是,既然有一腿,就成亲得了,看,多好的人呀,如今还为负心郎向仇人寻仇来了,要是我,才不干呢,你既然不爱我,我凭啥还要为你办事,就是你来求我,老子也不干,哼,想不到你还有求我的时候啊,你能绝情,我也能。

    王小二为雪莲仙姑打起抱不平来了,这是哪跟哪啊。

    大汉早已趁机将肩头敷上金创药,贴上膏药,捡起熟铜棍,加入了战团。

    雪莲仙姑此时左右受敌,时时惊险叠起,如此打下去,不消一刻,难有生理。

    王小二急了,下不下去帮雪莲仙姑的忙?看来刀疤老五是害死刀神齐大业的杀手之一,也是伏魔和尚李有忠的对头,我得去帮一下忙,给雪莲仙姑一个好印象,找到李有忠,就着落在她身上了。凭着我的两招看门剑招,足以能让雪莲仙姑,趁机跑了,然后,老子再找个空子溜了,要真动起手来,也就能混个两招,然后,撒开兔子腿,逃他娘的。要比起奔跑来,丁哥说,世上能追上我的人,不会超过十五个人,那就试试?

    要是丁哥是哄我呢,其实,世上能追上我的人有一百五十个呢,我可怎么办?那不就玩儿完了吗?

    不对不对,你小子胆子也成兔儿胆了,能完么,就返身再战嘛,“钟馗画符”那招使得好了,一剑就能将刀疤五爷给挑了,对,胆子大点,王小二,胆子越小死得越快,到时候该拼的时候,就要拼一把嘛。

    再说,我是做好事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老天爷会保佑好人。

    王小二正这么寻思着,只见树下,月光如水银泄地,打斗的双方看得一清二楚。刀疤五爷向雪莲仙姑连劈三刀,那三刀名为:青龙盘顶,三娘教子,流星赶月,分别攻向雪莲仙姑的上盘中盘下盘,一侧大汉的熟铜棍当然也没闲着,一式枯藤盘根,扫向仙姑的脚颈,雪莲仙姑腾挪闪避,穷于应付,不免胁下露出一处空门,刀疤五爷瞅个正着,抢进一步,飞起一掌,拍在雪莲仙姑胁下,雪莲仙姑啊哟一声惊叫,人如飞鸢一般,飞出两丈开外,倒在地上,口喷鲜血,刀疤五爷掌上只用了七成真力,要不是刀疤五爷要她的口供,这一掌真力尽吐,雪莲仙姑安有命在。

    刀疤五爷哈哈大笑,与大汉提着兵器向雪莲仙姑走去,笑道:“雪莲仙姑,说吧,是谁让你来盯着老子,是不是伏魔和尚派你来的?”

    王小二大吃一惊,下吧,再不下,雪莲仙姑就没命了。他已没时间犯嘀咕了,脚尖轻轻一点,飞身下树,脚尖刚一着地,便呛啷一声,拔出了长剑,挡在了雪莲仙姑身前,对刀疤五爷喝道:“站住,若再上前一步,老子就不客气啦。”

    刀疤五爷与大汉一个愣怔,分向两侧闪开,刀疤五爷叹道:“好俊的身法,是天山轻功的‘枯叶飘零’吧?”

    王小二学的确是丁飘蓬的身法,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枯叶飘零”,见刀疤五爷这么说,就打着江湖腔,顺口道:“看来你的招子还真识货。”

    刀疤五爷惊道:“你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不错,爷就是。”王小二突然灵机一动,对了,装成丁哥的模样,吓唬吓唬这两个坏蛋倒挺好玩的,他便学着丁哥的口吻说话,打的是官腔,带着湖北口音,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狂傲不羁,坚定自信的风格有过之而无不及,双眼一瞪,竟然精光四射,棱棱生威。

    刀疤五爷与大汉面面相觑,一时怔住,稍许,刀疤五爷噗哧一声,乐了,道:“天山的朋友,开啥玩笑,我记起来了,丁飘蓬不是已经处决了嘛,你不是,你最多是丁飘蓬的同门师兄弟,一介天山剑客而已。”

    王小二冷哼一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被处决的是个冒牌货,是个死囚犯,丁飘蓬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能抓住老子的捕快还没有生出来呢。”

    刀疤五爷与大汉又是面面相觑起来,他们在掂量,该不该与丁飘蓬干上一仗,飞天侠盗丁飘蓬可不是盏省油的灯,不过,如今林子里只有他一个人,那个老太婆已受伤了,不足为虑。

    王小二扶起雪莲仙姑,低声道:“仙姑,快走。”

    雪莲仙姑依着王小二起身,王小二只觉得她身上香气馥馥,心想,年轻时定是个美女胚子。雪莲仙姑一抹口角鲜血,吞下一粒金创药,道:“多谢丁大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啦。”她福了一福,转身纵入密林之中,瞬间消失。

    刀疤五爷道:“姓丁的,你不该来管这件事。”

    “老子管定了,没有老子不敢管的事,皇帝的侄子胡作非为,老子也杀了,怎么啦,你管得着么!”

    刀疤五爷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上有个杀手帮?”

    “听说过,我正在找他呢。”

    “跟杀手帮作对的人,没有一个有好结果,杀手帮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二十多年前的第一武林高手祁连刀神齐大业,就死在杀手帮的刀下。”

    “什么意思?吓唬小孩子么!笑话,丁爷不是吓唬大的。这么说起来,你就是杀手帮白毛风的老五喽?”

    “正是。”

    王小二寻思雪莲仙姑已走远了,俗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招殃,他暴喝一声:“老子正找你呢。”手中的剑冷丁出手,刷,钟馗画符,刺向刀疤五爷,那一招,他已练得出神入化,因为练得精,所以就特别有杀伤力,大约飞天侠盗丁飘蓬出手也不过如此尔尔。

    一个成名英雄会如此出手偷袭,打死刀疤五爷也不信,他疾地提刀挡架,撤步闪身,却慢了一慢,嗤溜一声,肩头衣服被挑开了一个口子,倒没伤着皮肉,他吃了一惊,心头砰砰乱跳,呀,这个飞天侠盗,真有点伤脑筋,事已至此,也只有与他奋力拼杀了,再说,要跑也没有他跑得快,跑是跑不掉的,唯一的活路,是拼!刀疤五爷后撤一步,单刀一抖,刀花一片,护住周身要穴,蓄势以待。

    大汉也是心头一惊,退了一步,双臂一振,金鸡点头,棍头兀自乱颤,一片棍花罩住王小二周身要穴,严阵以待。

    却不料,嘻,王小二发一声笑,转身就跑,刀疤老五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俩又是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听说这丁飘蓬是个胡天胡帝的人,鬼点子特别多,不知在卖啥关子,不要着了他道儿。

    一旦跑进林中,王小二展开轻功身法,那刀疤五爷与大汉的轻功确实不及王小二,王小二要脱身是没有问题的。事情也真不巧,王小二跑出两丈开外,总归是心太慌了,脚下一不留神,在一块石头上一绊,啊哟妈呀,他大叫一声,摔了出去,身在空中,连变两个身法,还是栽在了地上,一骨碌从地上起来,按照太极剑的范儿,一式“仙姑撩衣”,护住周身要穴,定睛一看,刀疤五爷与大汉已一左一右,堵住了他的去路,若是要再跑,看来是不易了。

    要不是飞天侠盗的威名盖世,王小二的小命早就没了。

    刀疤五爷寻思:这人是丁飘蓬吗?不是丁飘蓬哪有那么大的胆!没听说过丁飘蓬稍一交手就会跑,在北京月宫温泉客栈,丁飘蓬是在与铁面神捕乔万全等五名一流高手血战后,方始夺路而逃的呀,他这一生,也就是这么一次:如今,我们只有两人,况且,也没动上什么手,怎么他就跑了呢!他刚才这一摔,是假摔么?空中却变了两个身法,一个是柳浪穿莺,一个是雪山飞狐,是正宗的天山轻功身法,可摔下去的时候,却是扎扎实实的嘴啃泥,不象是装的。刚才攻向我的一剑,出人意表,凌厉刁钻,的是天山剑宗风格,可这小子从地上起来时,使的却是八卦剑法,“仙姑撩衣”也使得很生涩,象是个初学剑术的主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刀疤五爷弄糊涂了。虬髯大汉只是看着主子,不敢断然出手。

    看来一个人知道的太多也不好,有时会没了主张。

    刀疤五爷道:“丁兄,你跑得那么急干啥呀?”

    王小二脸上阵青阵白,硬撑道:“老子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怎么啦,不行呀,莫非还要老子向你请假么?”

    五爷道:“请假到不用,打个招呼总该有吧,没听说过天山派的剑客连那么点规矩都不懂。”

    王小二心内不停地安慰自己:小二呀小二,别怕别怕,你还有一招柳三哥教的“万无一失”呢,还能混一阵子呢,这回可要仔细了,一有机会,撒腿就跑,跑的时候,可要当心了,千万别再栽跟斗了,这跟斗可栽不起,一栽就死,再无生理了。他又埋怨自己道,教你自己管自己,就是不听,如今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呀,江湖豪侠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不小心,命就没了,他真想哭一场,嘴上却道:“你才知道啊,天山远在边关,与中原少有往来,天山剑客对中原的繁文缛节,向来不以为然。老子崇尚的是自由来去,率性而为,哪象你们,有那么多数不清的陈规陋习,迂死了迂死了。”说着,侧身要走。

    刀疤五爷向大汉丢个眼色,暴喝一声道:“看招。”他俩几乎同时向王小二发难,大汉棍影一起,一式“风摆荷叶”,棍子划出一道电弧,向王小二拦腰扫去,刀疤五爷不敢马虎,一出手就是他平生最得意的力作“金刀劈风”,刀影一飘,直斫王小二脖子。

    王小二心中早有准备,长剑一圈,脚下踩出几个步点,一式“万无一失”,使得神完气足,将刀棍轻轻荡在一边,举重若轻,招式圆润。

    刀疤五爷是个武学行家,这一招明明是昆仑剑客的剑式,怎么,这小子莫非是千变万化柳三哥?即使不是柳三哥,也定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刀疤五爷惊得冷汗直冒,他与大汉各自退了数步,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王小二胆气一豪,道:“爷是谁?自己想去!爷有急事,不玩了。”

    说完,脚下一点,一个青云纵,向空中掠去,身在空中又是一式锦鲤倒穿波,没入密林之中。

    大汉要追,刀疤五爷道:“别追了,还好他有事,否则,咱俩就没命了。”

    ***

    从此,王小二的胆儿大啦,他知道自己的轻功确实厉害,丁哥当初说的话是真话,不是在哄自己。回到家,他才发觉少了一样东西,挂在腰间的和田如意玉佩不见了,大约是栽跟斗的时候丢失了吧,玉佩有点贵,花了三两银子,有些可惜,却并不在意,哪天再去买一个挂上,听说,和田玉能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看来是个吉物。

    通过这次逃生实践,他对天山轻功心法练得更勤了,那可是逃命的心法呀,想不到练呀练的,连飞檐走壁也学会啦。有时晚间,他就在自己的小院里练习轻功提纵术,体会脚尖踩瓦片时,如何提气轻身才能做到悄然无声。丁哥怎么还不回来看看,要是他回来了,定要缠着他教我轻功。

    过了个把月,王小二惦记起信义寻人商行寻找李有忠的事来了,他问账房邓财宝,道:“老邓啊,这些天,信义商行有人来过没有?”

    邓财宝道:“来过了。”

    “来过几次?”

    “两次。”

    “我要找的人有眉目吗?”

    “没有,说正在找。”

    “那他来干嘛?”

    “拿佣金呀,一天一两银子,十天一付的佣金啊。”

    “拿钱倒不拉下,事儿却撂荒了。”

    “那跟信义说,这事儿停了,咱们不找了?”

    “不,我没这个意思,他们要再来,就催他们上心点。”

    “是。不过找人这事儿也难说,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很慢。正好应了那句老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信义商行不会讹人吧?”

    “不会吧,口碑载道,好着呢,可不是一天两天能树起来的。”

    “那就再找吧。”

    “是。”

    “老邓,我明天要回一趟老家平湖,大约四五天,这客栈就交给你啦。”

    “行,老板,你放心吧,回家多住几天,出门在外不容易啊,客栈的事有我顶着呢,明儿我干脆就住到店里来了,放心吧。”

    “你办事,我放心。”其实,他一点都不放心,又暗中叮嘱了干儿子李成功一番,让他多长个心眼,看着点,尤其要盯着邓财宝,看他交的有哪些个朋友,是否是正道上的人,在南京,他住在哪儿,可还有没有其他亲戚。干儿子李成功自然是连连点头应承。

    ***

    回到常熟,见了爹娘兄弟,在家只住了一宿,怕左邻右舍认出自己来,王小二不敢多呆,留下些银子,就走了。

    爹娘兄弟问自己在哪里做生意,他说,远着呢,广州。而且,老是在全国各地跑,也没个准地方,别来找我,要找也找不着,我路过常熟,就会回家来看你们。

    离开常熟,他就回了南京,到了夫子庙,又惦记起寻找李有忠的事儿来,就径直去了信义寻人商行,一如既往,夫子庙熙熙攘攘,全是拥挤的人流,远远地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信义寻人商行门前一闪,那不就是自己前些天救的那个雪莲仙姑么,他紧走几步,来到信义寻人商行门前,门前路上人流如过江之鲫,雪莲仙姑不见了,王小二见寻人商行的老板娘坐在店堂里做针线,便问:“老板娘,刚才,你见过一个额头长一个瘤子的老太婆吗?”

    老板娘乔水仙,抬起头,道:“没有呀,没见过。”

    “她没进店堂吗?”

    “怎么会呢,我看着店呢?你找老太婆干啥?你要找的不是伏魔和尚李有忠吗?”

    “是呀,可那老太婆知道伏魔和尚在哪儿,找到老太婆,就能找到伏魔和尚。”

    乔水仙道:“那你要跟我当家的说,我不管男人的事。”

    王小二道:“那倒也是。老板在吗?”

    “不在。”

    “人找得怎么样了?”

    “听他说,快了。”

    “抓紧点,找到了人,告诉他,会额外再多给他些银子。”

    “谢谢。”

    “我走了。”

    “不坐会儿,等当家的了?”

    “不了。”

    “好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