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八十三 此恨绵绵无绝期

八十三 此恨绵绵无绝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翠花一有空,就找个借口,出去寻找车小发。

    直觉告诉他,如若车小发是个盗贼,抢了一票后,就得花钱。据说,盗贼花钱不当钱,一来,钱不是他自己挣的,不知心疼;再则,不定哪一天东窗事发了,就得脑袋搬家,把钱存起来,那不成傻子啦,醉酒当歌,人生几何嘛。

    翠花常去戏馆、烟馆、酒馆、妓馆、麻将馆、豪华客栈门口转悠,他觉得,车小发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不见车小发,翠花依旧没有灰心,要么你不在沈阳,要在沈阳,你的钱肯定得往这些醉生梦死的地方去花。

    隆冬天气,滴水成冰。每次出去,翠花都用黑色羊毛披巾把头整个儿包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外披一件羊皮袄,内着紧身衣靠,脚登鹿皮软靴,腰间插一柄尺把长的藏刀。她这一身装束,从外表看,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更不用说会有人认出她来了,即便车小发从她面前经过,相信也决计认不出来。

    翠花有时也问自己,难道你确定车小发就是劫镖的线人吗?如果只是巧合,不是线人呢?你把他杀了,那不是造孽吗,车小发不是成了冤大头啦。也许,他只是玩腻了,又不想马上成亲,就选择了离开,他有他的自由,难道我就该去找他拼命吗?要是被人家知道了,会认为是我在死缠烂打,拼命追求他,当得不到手后,就狠毒地把他杀了。要这样,我就成了个毒如蛇蝎、翻脸无情的母夜叉了。虽然,始乱之,终弃之,是他缺德,可罪不至死呀。最终,我还落个被人在背后耻笑唾骂,杵梁骨的下场,岂不是太亏啦,连带着四海镖局的台都塌光了。不行,自己的生死荣辱事小,四海镖局这块金字招牌,绝对不能让它蒙羞。

    况且,首先是车小发看上了我,又不是我看上了他,即便我也看上了他,可我没有任何表示,是他首先轻薄引诱了我,如今,他玩够了,要走,就让他走吧,这种花头花脑、不负责任的人,根本就不该去为他痛心惋惜,迟走还不如早走呢。当然,见了他,问问总可以吧,既然要走,也该打个招呼吧,何必偷偷溜走呢!没人要死缠着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啦。这一点,一定要告诉他,我翠花不稀罕!

    真不稀罕么?翠花的心又苦又涩,说不清,就是心里稀罕,嘴上也要说不稀罕,别让他把自己看扁了,看贱了!别让他把四海看轻了,看低了!四海镖局的人,就是有骨气,这个面子我可不敢丢,也丢不起。

    如果,车小发真是线人,那我翠花决不含糊,就给他来个三刀六洞,为四海的老少爷们报仇。这是公事公办,怨不得我心狠手辣。

    关键是要找到他,看看情况,问问清楚。

    冬季,一个阴霾的午后,天上飘着稀稀拉拉的雪花,翠花在沈阳城最豪华的广福客栈门前踯躅。

    据说,这个客栈里,有住一夜需一百两白银的最昂贵的套房,也有世上最名贵的酒水与菜肴,有彻夜不眠的灯火辉煌的赌场,也有全部用汉白玉雕砌的热气腾腾的温泉浴池,有从全国各地高价请来的名角的登台表演,也有供达官显贵、富商巨贾玩乐的各种类型的少男少女。

    广福客栈的门楼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门前是来来去去的豪华马车,几名店小二身着华丽的号服,伺候着前来享乐的阔老们。门前是一叠声的“谢谢光临”,“老爷慢走”。

    车小发要真是大盗,劫了镖,肯定会到这儿来寻乐子,所以,翠花常到广福客栈门前来溜达。

    翠花一心一意要找车小发,可她根本就没意识到,她的身后有尾巴盯着呢。

    盯着翠花的人明白,她在找人,她是在找接头的人呢?还是在找一个失踪的人?这倒使人有点儿费解,看样子,后者的可能性较大。

    翠花这些日子以来,不知道身后有尾巴,她的眼睛只盯着左、右、前方张望,就不知道往身后看看,不过,即使她看了,也是白看,她要找的人是车小发,如果不是,就会马上一扫而过,不加理会。这就是用心太专之故了。

    当然,用心太专也有好处,当一辆黑色描金马车泊在广福客栈门前时,那个赶车的车夫,穿着件光板羊皮袄子,竖着领子,戴着顶狗皮帽子,几乎将一张脸跟她似的,捂得严严实实,一甩鞭,叭一声山响,接着就听得车夫喝令马儿止步的吆喝声:“吁……”

    就这一声悠扬的吆喝,够了,那声音清亮而年轻,充满青春的活力又带点儿野性,不是车小发的又能是谁的呢!她的心突突一跳,没错,是他,车小发!她距马车还有三四丈开外,广福客栈门前十分喧嚣,可她还是听出来了,她的心一阵狂跳,几乎要从口腔里往外蹦出来了。

    是喜是悲?是爱是恨?是气是怨?是绝望还是希望?她分不清,也不想分清。

    车小发跳下车,打开车门,招呼着:“两位爷走好。”

    从漆黑描金马车里出来一对夫妻,男的三十来岁,高大英俊,身着紫色狐皮大衣,女的十六七岁,苗条艳丽,珠翠满头,身披一件雪白的狐皮披风,脖子上围一条棕黄色水貂围巾,脚登黑色锃亮的马靴,挽着丈夫的手臂,娉娉婷婷,顾盼生姿,窃窃私语着从马车上下来。

    广福客栈门前的闲杂人等,俱各将艳羡的目光投向了这一对夫妇,年轻富有、美貌恩爱,世上最好的事,让这对夫妇都占全了。

    车夫与车上下来的两位两相对照,有天壤之别,看来,车小发没有发财,他不是劫镖的线人,是我错怪他了?!只是一个车夫,跟在天马戏院打杂时一样,是个穷人,一个靠额头的汗水挣钱糊口的穷小子。不知为什么,翠花松了一口气,我没有泄露机密,四海镖局东北虎沈金钟镖头及趟子手们的死,与我无关,也与车小发无关。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我得诈他一诈,看看车小发有何反应。

    远远地尾随着描着金色花边、光可鉴人的漆黑马车,翠花心里拿定了主意。要不是她为情所困,变得有些傻了,翠花可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啊。

    广福客栈大门的两侧停满了马车,车小发等这对富豪夫妇进了客栈,就将马车从门前往西赶,在广福客栈的西头停了车,他跳下马车忙乎着在系马石上栓马,翠花从他背后悄没声息地靠了上去,右手紧握藏刀,左手一式“仙姑摘桃”,扣住了车小发的脉门,车小发“啊”了一声,半边身子麻木,不能动弹,一把亮晃晃的藏刀顶在他胁下,翠花压低声音喝叱道:“不准吭声,不准回头,想活命,听我的!”

    车小发道:“是。大哥是打劫的吗?我怀里有一些散碎银子,还有,还有几文铜钱,要就取走吧。”

    “闭嘴。”

    “是,是是。如果大哥要马车,就牵走吧,可千万别伤害小弟。”

    翠花道:“你倒大方。”

    车小发哆哝道:“反正是老板的,又不是我的。”

    翠花道:“老板不揍死你。”

    车小发道:“丢了马车,我就跑路走人。”

    翠花道:“哼,走人,这回看你怎么走!跟我来,慢慢移动,对,进马车。”

    黑色描金马车停在最西头,今儿个天气阴霾,飘着雪花,视野不好,加之街上行人不多,没人注意到这儿出事了。

    车小发终于听出来了,道:“咦,你,你是翠花?嗨,别闹。”

    “闭嘴,再出声,给你一攘子。打开车门。”翠花扣着他的脉门,用刀顶着他的胁下,移步到马车门口,车小发打开了马车,两人进了车,翠花道:“关上车门。”车小发十分顺从地关上了车门。

    黑漆描金马车的内饰十分考究,车顶绘有色泽淡雅的云雷花纹,马车的两侧雕刻着荷花灵芝喜鹊仙鹤的祥瑞图案,车座是黄色绣花锦缎缝制的软座,脚下铺着腥红的土耳其地毯。

    车小发惊讶道:“哎哟,天哪,翠花,你会武功啊,真看不出来呀。”

    翠花道:“四海镖局的人都会,谁要是开罪了四海镖局的人,他这辈子就没有消停的日子了。”

    车小发道:“我做的是不对,可我是出于无奈呀。”

    翠花讥道:“不对?你做得很对!你做的事,没有不对的。”

    如今,两人并排坐在车座上,车小发侧脸看了翠花一眼,道:“生气啦?”

    翠花象是没听见,根本不接他的话茬儿,却厉声道:“大胆盗贼车小发,你贼胆不小啊。”

    只觉得手中的车小发哆嗦了一下,道:“你说啥呀,翠花,我不懂,我怎么就成了盗贼啦?!”

    翠花道:“你做的好事,自己心中有数!”

    车小发道:“我是对不起你,可也是为了你好。”

    翠花道:“别打岔,我问你,四海镖局的镖,是你劫的吗?”

    车小发道:“你说啥呀,看看,就我这付熊样,能劫四海的镖吗?”

    翠花道:“你只是个探子,背后有团伙呀。”

    车小发道:“探子?团伙?除了你,我还能有谁呀?!真是天晓得!”

    翠花道:“还嘴犟!你跟我好,是为了劫四海的镖,是为了打探押解巨额镖银的秘密,一旦捞到消息,立马溜人,然后,伙同团伙把镖银吞了。”

    车小发又好气,又好笑,道:“吓,亏你想得出来,想不到翠花真会编故事,你就编吧,然后,我劫到了镖银后,分了五万两银子,就狂嫖烂赌,过了两三个月,输了个精光,又沦落成了穷光蛋啦,为了糊口,只好再去找活干,成了富豪的马车夫啦。这么说,你满不满意呀!”

    翠花“嗤”一声笑了,她对车小发是匪徒线人的疑虑完全消失了,那个揪心的问题:是我害死了东北虎沈镖头及趟子手的问题顷刻冰释了。她道:“嗯,我还想问你一个,嗯,一个,最后的问题。”她鼓起勇气说道。

    “问吧,问十万个也成。”

    “当初,当初,你喜欢过我吗?”

    “喜欢,真喜欢,有了你,活着就有了奔头,遇到了你,我高兴得常常从梦里笑醒。”

    “没人信你的话,为什么突然又消失了?”

    “我是为了你好。”

    翠花疑道:“为了我好?这话怎么说?”

    车小发道:“我到天马戏院打杂,其实是为了逃债,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欠了别人的钱就得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逃,赖账,真不要脸!你是逃惯了。”说到车小发的逃跑,翠花气不打一处来。

    “那是高利贷,逃,是我没有办法的办法。”

    “高利贷能碰么!你为什么要借高利贷?”

    “我爹病了,瘫在床上。郎中说,你爹得的腰疼病是硬病,要治好你爹的病不难,可用的药非常贵,大约要二百两银子,这病还得赶紧治,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耽误了,那就别治了,即便有再多的银子,也甭想让你爹再从床上起来了。我家世代务农,哪来那么多银子,没招了,就向放高利贷的老板借了二百两银子,本想治好了病,爷儿俩去鹤岗做煤黑子挖煤去,或到大兴安岭伐木去,把账给还了。谁知花完了这二百两银子,爹非但没从床上起来,不久,竟死了。我去找郎中说理,郎中却道‘小伙子啊,这可不能怪老夫啊,老夫治的是病,不治命,你爸是命不好,你爸的死是由于心脏病变引起的,而不是由腰疼病导致的,阎王爷要你爸走路,老夫可实在无能为力了。要怪,就怪你爸的命生得不好啦,可怨不得我。小伙子,你就节哀顺变吧。’气得我说不出话来,想想,好象也是那么回事,爹临死前几天,又犯了心口疼的病,不几天就死了。回到家里,债主上门了,带着两个打手,道‘喂,小子,还债啦。’我道‘眼下没有。’他问‘啥时候有?’我道‘过半年吧。’他道‘行,你知道现在欠老子多少银子吗?’我道‘二百两银子,外加两个月的利息呀。’他道‘一共多少?’我还真算不上来,道‘不清楚。’老板道‘那老子就让你清楚清楚,到今儿个为止,本钱加利息,利息加本钱,连环滚动,已是四百五十两银子了。’我傻了,道‘老板,你没算错吧?’老板道‘操,老子人称铁算盘,从来没有算错过,算的账滴水不漏,你小子想赖账么!弟兄们,上,给老子教训教训这小子,让他懂点儿道上的规矩。’两个打手上来,猛揍了我一顿,然后,扬长而去,临走时,老板撂下一句话‘半年后,你欠我的银子是多少知道吗,连本带利,是三千四百六十五两七钱二分。想赖账,老子把你的耳朵鼻子给割了,信不信?!完了,还得让你小子还债,你还不了,让你儿子接着还,子子孙孙,总有还尽的时候。’我从地上爬起来,真惊呆了,这高利贷可真是‘刀款’啊,够凶险的,要是鼻子耳朵给割了,这人还象个人吗?在老家是没法呆了,跑吧,一跑就跑到了沈阳,在沈阳的天马戏院打杂躲债,总以为债主找不着我了吧,一天上午,有人敲门,我还以为你来了呢,一阵高兴,打开门一看,妈呀,吓得我魂飞魄散,竟是债主和打手,他们一冲进门,就把我按在床上,并把大门关了,债主拔出一把匕首来,顶在我的脖子上,道‘跑,老子让你跑。’我求道‘求老板放小人一马,小人这辈子再不敢跑了,做牛做马为你还债,求求老板,千万别割小人的鼻子耳朵。’债主道‘嘿,记性不错,这小子还真没把老子的话给忘啦。成,不过,你得答应老子一件事。’我道‘啥事?’债主道‘老子其实早就盯上你啦,发觉你有了个相好,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只要你将小姑娘骗到我在城南的客栈,老子就把你写的欠条还给你,咱俩的债就一笔勾销了,否则,老子今儿个就把你的鼻子耳朵给割了,看还有人再敢收留你!’我道‘你要小姑娘干啥?’他道‘干啥?你管得着么?玩呀,玩腻了卖到妓院去,能挣几个钱呀,哈哈,这些个道理都不懂,真他妈的蠢!’我为了逃过这一劫,就答应了。债主道‘你小子别骗老子,若是再骗老子,逮着你这兔崽子,就割鼻子耳朵,然后把你卖到鹤岗或者鸡西的煤窑去挖煤,让你一辈子呆在井道里,见不着阳光,你信不信!’我道‘信,信,小人不敢了,小人哪敢骗老板呀,小人绝对不敢了。’债主与打手这才放过我,走了。他们前脚刚走,我后脚就溜了,在大连混了两个月,避过风头,心里惦记你,哪天都见你的脸在我眼前晃啊晃,熬不过去,拼着一死,又冒险回到了沈阳,这不,才回到沈阳没几天,好不容易找了个赶车的活儿,准备哪天去找你,把事情说说清楚。”

    翠花扣着他脉门的手松开了,她的心热乎乎的,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真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说着,把手中的藏刀收了起来,插进腰间的刀鞘,原来,车小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呀。

    车小发活动着手腕,笑道:“翠花的劲儿真大,有了这样的老婆,我还怕啥呀。”

    翠花的脸腾地红了,嗔道:“谁是你老婆呀,羞死人了。”

    她低着头,心里甜丝丝的,美极了。

    突然,翠花觉得脉门一紧,车小发的手象钢筋似的扣住了她的脉门,别看他瘦,一掂量手劲儿,就知道是个练家子。转眼之间,强弱异势,她整个儿的身子麻木了,还没等她缓过神来,车小发冷哼一声,道:“小妮子,跟老子玩儿这一手,还嫩了点儿。”

    要知道,脉门一旦被人扣住,那就整个儿动弹不得了,即便是千变万化柳三哥,也得受制于人。不过,能扣住柳三哥脉门的人,还在娘肚子里,没有出世呢。

    只见车小发铁青着脸,道:“告诉你,贱货,老子就是劫镖的大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这叫自作自受,须怪不得老子绝情寡义。”说着,他出手点了翠花的穴道,翠花一头栽倒在座椅上,动弹不得,她问:“你,你真是劫镖大盗?”

    “当然。”既点倒了翠花,车小发就松开了扣住她脉门的手,拔出翠花腰间的藏刀,吹口气,用手指一弹,在她脸前一扬,道:“其实,你起先猜得一点儿不错,老子就是劫镖的贼,可老子编了两个小故事,**的就信了,真是个傻B玩意儿,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就你这点儿能耐,也想跟老子叫劲儿,那不找死嘛。”

    翠花道:“你真是卧底的线人?”

    车小发道:“当然啦,军师真是神机妙算,派老子到天马戏院打杂,等的就是你,就想从你口中挖到一点儿巨额镖银的机密,盯着大买卖,大干一票。况且,咱们跟四海镖局没完,咱四哥是被四海镖局设局害死的,这笔账岂能轻易了结?!”

    翠花道:“如果我嘴紧,你得不到机密呢?”

    车小发道:“事实上你的嘴一点儿都不紧,一套口风,就和盘托出了,我们得到的消息非常可靠,东北虎沈金钟要押一票二十万两镖银的货去延吉。”

    翠花问:“你们是谁?”

    车小发道:“让你死个明白吧,告诉你,老子是阴山一窝狼的老八。”

    翠花倒抽一口冷气,道:“阴山一窝狼!你是谁?老八?”

    车小发道:“老子在一窝狼中排行老八,江湖上人称白脸狼唐文俊的便是。这张小白脸,使多少姑娘、大嫂倒在老子的脚下,这些骚娘儿们,临到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今儿老子兴致好,就跟你多说几句,当时,从你口中探得口风后,就想将你杀了,军师不让,他道,不能在东北虎沈金钟出镖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以防东北虎嗅出气味来,改变了行踪。所以,才放过了你。”

    翠花道:“也就是说,我俩之间发生的一切,自始至终就是个阴谋!?”

    白脸狼道:“当然。”

    “你演得比真的还象。”

    “哈哈,承蒙夸奖,小菜一碟。”

    “你真会编故事呀。”

    “哈哈,对,不错,老子眉头一皱,一个故事,眼睛一眨,又是一个故事。”

    “编得活龙活现,说得头头是道,恬不知耻,满嘴喷粪。”

    “傻B玩意儿,死到临头,还嘴硬!你懂个屁,**上混的人,就得按**上的规矩办事,为了达到目的,不择一切手段,软的硬的,真的假的,哄的骗的,威逼啊利诱啊,啥好使来啥,一古脑儿,全都使上。骗骗你这种丫头片子,真是信手拈来,不废吹灰之力。懂不懂,在**上混的人,就得心够黑,手够辣才吃得开,否则,想混一天都难!”

    翠花道:“你不怕报应吗?”

    白脸狼道:“不是不怕,根本就不信。傻子才信。”

    翠花流下了眼泪,道:“是我害死了东北虎沈总镖头及趟子手,是我害苦了依梅姐,我真该死。姓崔的,来,在我心口捅一刀,来个干脆的。”

    翠花的死志已决,她已无颜活在世上。

    白脸狼凶相毕露,铁青着脸,举起了藏刀,翠花闭紧了双眼。突然,白脸狼收起了藏刀,道:“睁开眼吧,傻妮子,现在,老子改变了主意,暂时不想杀你了。”

    翠花道:“求求你,给我一刀,算我求你了。”

    白脸狼道:“不行,一刀下去,鲜血四溅,把马车给糟蹋了。着啥急呀,一会儿,到了郊外,再给你来个痛快的。”说着,出手点了翠花的哑穴,以防她叫喊。他想,九妹与鬼头鳄曹阿元去广福客栈办事也该出来了,我得出去看看,他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脚刚着地,便觉着脖子一凉,一柄剑已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定睛一看,是个三十来岁的女子,瘦挑个儿,手握长剑,指着自己,握剑的手镇定有力,看来是个使剑的好手。

    那女子正是尾随在翠花身后的索命剑来芳,前些日子,是私家探子负责盯梢,这几天,则由来芳、江勇夫妻俩结伴儿盯梢翠花,反正盯梢非常容易,因为翠花的眼睛象是在找一个特定的人,即使目光从江勇、来芳夫妇俩脸上掠过,也没有反应,她要找的这个人,对她来说非常重要,性命攸关,其他人,显得都无关紧要了。

    翠花找谁呢?这个人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开山刀江勇与索命剑来芳都极为费解。

    当时,来芳见翠花押着赶车的,向黑漆描金马车靠拢,就与丈夫江勇跟了上去,紧接着,见翠花用刀顶着赶车的上了马车,知道有戏,她道:“当家的,你看着点周围的情况,我靠上去听听马车里的动静。”江勇一点头,来芳就靠在马车密闭的窗口倾听动静,还好,那马车隔音不是很好,车厢里,翠花与白脸狼的对话,她听了个大概,心里暗暗吃惊,当白脸狼“哐当”一声打开车门之际,来芳的长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了,来芳厉声喝道:“别动,动一动,就要你的命。”

    白脸狼陡然一惊,心道:今儿个老子见鬼了,碰到的尽是母夜叉。白脸狼道:“大姐,这是怎么啦,我可不认识你,从来没得罪过你老人家呀。”其实,他一眼就认出了索命剑来芳,在淮安城的巷子里曾交过手。

    来芳一听就来气了,道:“白脸狼,我有那么老吗!”

    白脸狼见对方叫出了自己的绰号,知道糊弄不过去了,他的手悄悄向光板子羊皮大衣兜移动,来芳已领教过这小子霹雳弹的厉害,长剑在他脖子上一紧,喝道:“手不准动,动一动,就放你的血!”

    事实上,剑刃已将白脸狼脖子上的皮肤割破了,渗出殷红的鲜血来,白脸狼慌了,道:“不动不动,大姐手下留情。”他的眼睛骨碌碌乱转,见附近还站着一个魁伟的汉子,手握着刀把,审视着周围的动态,是个望风的。他认出来了,是开山刀江勇,他们是一伙的,怎么办,莫非今儿个,老子要死在此地了?!九妹与鬼头鳄呢,怎么还不出来呀!

    雪不知什么时候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北风中飞舞,路人低着头,顶着风赶路,竟无人发觉,路边的马车旁,静悄悄发生的,这剑拔弩张的一幕。

    可从广福客栈出来的鬼头鳄与迷魂狼却发现了。

    鬼头鳄的警惕性始终绷得紧紧的,老龙头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的线人发觉,只要稍一疏忽,就会丢命,这一点,没有人会比他更明白。这些年来,他之所以还活着,靠的就是警惕机警、小心谨慎,当他从广福客栈出来,站在门前高高的台阶上时,便迅速向左右两旁扫视了一遍,他的视力出奇的好,穿透纷飞的雪花,发觉西头自家的马车旁,白脸狼被人用剑逼住了,命悬一线,便轻声对迷魂狼杨香香道:“看,西头,老八出事了。”

    迷魂狼也发觉了,道:“怎么办?”

    鬼头鳄道:“你贴着墙根,奔过去救老九,下着大雪,你的白色披风起作用了,或许,能出奇不意,救下老九。我叫个出租马车过去,不易被他们发觉,随后就去接应你。”

    迷魂狼道:“好。”

    话音一落,她便裹着披风,贴着墙根,往西边飞掠,门前的店小二见了,好生奇怪,正要咋呼,却被身旁的鬼头鳄一拍肩头,道:“别管她,是个疯丫头,快,给我找个出租马车过来,我有急事。”说着,就将散碎银子塞进店小二的怀里。店小二心中一喜,应道:“好嘞。”便忙不叠地赶到路中间,把一辆过路马车拦住,带到门前,打开车门,腾,鬼头鳄跳上车,赶车的问:“爷,去哪儿?”

    鬼头鳄道:“快,往西奔,到了地头我会喊你,越快赏钱越多。”

    赶车欢声道:“行嘞。”鞭儿一甩,马车飞奔而去。

    迷魂狼贴着墙根,以停着的马车为掩护,飞奔向黑漆描黑金马车,开山刀江勇一时竟没有发觉,迷魂狼一看便知,那男的与女的是同伙,只要我对男的发起扑杀,女的肯定会慌神,老八就有逃生的机会。一念及此,她便飞身而起,拔出弯刀,一式“天边流霞”,向江勇的脖子上撩去,等到江勇发觉刀风飒然,侧脸一看,刀头已迫近眉睫,这时,来芳也已发觉,失声惊呼,道:“当家的,小心。”

    来芳的心已乱,握剑的手在抖,她的心全部关注在江勇身上,就在这一瞬间,机会来了,白脸狼怎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一伏身,人从剑下钻出,欺近来芳身侧,及至来芳发觉,已近在咫尺,长剑显得如此无用,根本不可能回身自救,白脸狼嘿嘿一声冷笑,向她胁下拍出一掌。来芳急退一步,用左掌胡乱接了一招,只听得“嘭”一声闷响,来芳登登登退了七步,几乎被击倒在地,她心内烦恶,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雪地上一片殷红。疾提丹田一口中气,手中长剑一抖,梅开二度,嗤嗤,迸出两朵犀利之极的剑花,分刺白脸狼的心脉与眉心印堂穴,逼退了意欲再施杀手的白脸狼。白脸狼拔出腰间铁箫,与来芳缠斗在一起。

    另一头,当开山刀江勇发觉刀头迫近眉睫时,即刻侧身倒地,一个懒驴打滚,滚了开去,迷魂狼见一击不中,岂肯善罢甘休,挥舞弯刀,一番穷追猛打,江勇在地上苦苦挣扎,就地十八滚,兔儿双蹬腿,鹞子疾翻身,勾挂摆莲腿,连逃带打,连避带消,身上倒没有中刀,衣衫却被刀锋挂破了,雪亮的弯刀贴着江勇的身子飞舞,每一刀,都有可能让江勇永远起不来,每一刀,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江勇倒不觉着怎样,他只是紧盯着刀锋,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调动了起来,在地上奇迹般地滚动弹跳。

    而在一旁的索命剑来芳却急了,白脸狼的铁箫死死缠着她,难以脱身。不行,我得去救当家的,她再次疾提丹田一口中气,使出了自己最后的绝招,来芳本师从于河北八卦连环剑名师门下,该剑派讲究“以身护剑,以剑催锋”,剑法盘旋,多出奇门,攻守循环,连绵不绝,到了她手里,根据实战需要,又自创了两招狠辣刁钻的招式,在盘旋的剑法中,陡然会杀出两招重手法来,断喝一声,接连进步,乘隙突刺,崩、点、刺、挑,毫不顾及自身安危,全是进攻路数,这招叫作“赶狼击狈”,端的凶险;接着又是扫、截、挂、劈,则是大开大合,气势磅礴,大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气概,取个名字,叫作“秋风扫落叶”。一般情况,这两招她是不用的,这两招对进攻者与被进攻者来说,都是凶险之极,如对方同样是个狠辣角色,有可能两人会同归于尽;如对方是个高手,他的剑又快又准,那你就惨了,乘隙一剑,飘身后退,你当场就得交待了。

    索命剑来芳为了救夫,忍着胁下的伤痛,突然发难,先是一式“赶狼击狈”,紧接着就是“顺风扫叶”,如此不要命的打法,白脸狼不要说没有遇到过,连见都没有见过,冷丁吓了一跳,一时手忙脚乱。

    白脸狼可不是个不要命的狠辣角色,狠是够狠了,狠过了豺狼,可他不够辣,没有辣到了连自己的命也不顾的程度,相反的,他把自己的命看得比啥都金贵。当时,气得哇哇怪叫,只能挥舞铁箫,闪避后撤,索命剑来芳飞掠到丈夫身前,刷,一剑封喉,挑向迷魂狼,迷魂狼正对地上的江勇砍得兴起,冷丁见一剑飞来,一个铁板桥,往后窜出,在地上打滚的开山刀江勇,手掌在雪地上一拍,腾地从雪地上跃起,身在空中,已将单刀拔出,刀劈华山,向迷魂狼扑击,迷魂狼见来势凶猛,忙举刀格挡,当,一声山响,她手中的弯刀竟被江勇击落在地,气得她哇哇怪叫,展开身法,以一对粉掌与江勇拼斗,却明显落了下风。白脸狼暴叱一声,猱身而上,挥动铁箫前来拆解,迷魂狼好歹缓了一口气。

    来芳捡起弯刀,跳进马车,拍开翠花穴道,将弯刀塞给翠花,两人一起从车内飞出。

    双方的打斗,变故叠起,实际上只有一会儿功夫。

    这时,一辆马车飞奔而来,车门一开,一条人影从车门里飞出,他便是乘车赶来的鬼头鳄,手舞单刀,袭向江勇后背,来芳长剑一撩,举火烧天,向来人腹部划去,鬼头鳄刀头一挂,圈开长剑,来芳此时,人已虚弱,顿觉虎口一麻,险些长剑脱手飞去,忙向后退了一步,翠花见状,即刻挥刀而上,刷刷连出三刀,才缓解了来芳的危局,来芳胁下伤痛一阵紧似一阵,不敢硬拼硬接,与翠花且战且退,向江勇身边靠拢。

    由于鬼头鳄的加入,强弱之势立判,江勇等人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情势十分危急。三人聚在一起,靠墙死守,来芳持剑,免力支撑,头晕眼花,不时吐出一口血来,还好身边有翠花扶持,没有倒地。而鬼头鳄、白脸狼、迷魂狼则生龙活虎,进攻一波接着一波,江勇的肩头也被鬼头鳄的单刀划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渗流,再这么打下去,江勇等三人必死无疑。

    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站在远处看热闹,有人在喊:“不好了,要出人命了,快去报官呀。”“来了来了,听,巡逻士兵的哨子吹响了。”

    鬼头鳄怕了,这毕竟是在沈阳,又不是在荒郊野地,可以无所顾忌,巡逻的官兵会立即赶来,而且会越来越多,我等又是积案在身的江洋大盗,要是还不走,就走不了啦;况且,沈阳是四海镖局的地盘,若是四海镖局的人闻讯赶来,那就更别想跑了,他向白脸狼丢个眼色,要他去解开栓马的绳子,白脸狼立即明白了,就窜到系马石边,解开绳子,跳上马车,挥动鞭子,向迷魂狼喊道:“九妹,老曹,咱们走。”

    迷魂狼飞身窜进车内,江勇等要追,鬼头鳄力大势沉,当当两刀,将他们逼回墙根,鬼头鳄恨声道:“今儿个,便宜了你们,这账,咱们留到日后再算。”

    马车已经启动,迷魂狼在呼喊:“老公,快走!”

    白脸狼长鞭猛甩,叭叭连声,马车奔跑,人群闪开,鬼头鳄脚下一点,如飞燕一般,掠进马车,车门“砰”一声关上了,眨眼间,车轮辚辚,马车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这时,来芳再也支撑不住了,脚一软,几乎栽倒在地,幸好有翠花扶着。

    ***

    今儿个,四海镖局沈阳分号的密室内坐着许多人,气氛十分压抑。尽管事先,索命剑来芳已将黑漆描金马车外听到的一切,已向崔大安夫妇详细汇报过了,崔大安当然还得听听,当事人翠花的叙述。

    翠花坐在椅子上,垂着泪,细声叙述着事情的经过,她身旁一边坐着来芳,来芳递给她一块丝帕擦眼泪;一边坐着依梅,依梅轻声劝慰道:“别难过,不慌,慢慢说。”

    三个女人的对面,坐着开山刀江勇与趟子手沈老六,上方坐着崔大安夫妇,崔大安沉着脸,蹙紧眉头,不动声色,何桂花却双眼含泪,一脸忧伤关切的神色。

    翠花叙述完了事情经过,道:“是我坏了规矩,泄了密,害死了姐夫和镖局的弟兄,我真该死。”她与依梅姐妹相称,故称东北虎为姐夫。

    何桂花道:“翠花,事已至此,你千万别这么想,不过,要吸取教训啊,这可是血的教训啊。”

    翠花道:“我没脸面对依梅姐,还不如死了得了。”怕翠花寻短见,从今天开始,茶花每天将寸步不离地伴着她。

    依梅道:“翠花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你该想想,怎样为姐夫、为弟兄们报仇才对。”

    翠花擦去泪水,点点头,道:“我活着,就是为了为姐夫、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要不,我活着干嘛。”

    依梅道:“那就好,活着就好。”

    崔大安问:“翠花,你有没有听错,劫镖杀人是阴山一窝狼干的?”

    “爹,我没听错。”翠花一向对养父母崔大安夫妇以爹娘相称。

    “骗你的小白脸是白脸狼?没搞错吧?”

    “错不了,阴山一窝狼排行老八,人称白脸狼唐文俊。”

    崔大安对趟子手沈老六道:“老六,在安图县黑虎峡劫镖时,你可见有一个盗贼使的兵器是铁箫?”

    沈老六道:“有,有有,确实有个使铁箫的,蒙着脸,叫嚷得最凶,气势特别嚣张。”

    崔大安又问:“阴山一窝狼的刀鞘剑鞘上镶嵌着黑色翡翠狼头,一窝狼认为佩戴黑色翡翠狼头能避邪,劫镖的这些盗贼,刀鞘剑鞘上可有狼头?”

    沈老六道:“对了,有有,现在想起来了,有三、四个使刀剑的蒙脸强盗,剑鞘、刀鞘上镶嵌着一个黑翡翠雕成的狼头,鬼气森森,特别扎眼,看来,跟阴山一窝狼还真脱不了干系!”

    崔大安浓眉倒竖,咬牙切齿道:“阴山一窝狼啊,前不久,我儿子死在你们手里,如今,我女婿也死在你们手里,血债要用血来还,此恨绵绵无绝期,咱们走着瞧吧!”

    依梅此时又想起了丈夫,不禁流下泪来,翠花为她擦拭眼泪,倒劝慰起她来。

    崔大安对沈老六道:“老六,我女婿临死时对你说,刺客脸上有颗痣,痣上有一撮白毛?”

    “是。”

    霸王鞭崔大安捻着八字胡须,自言自语道:“如今暗杀魔王白毛风与阴山一窝狼搅在一起了?劫镖案的发案地却在白毛风的地盘。这倒新鲜了,没听说过这两拨黑帮有过来往啊。是吗?”

    崔大安喃喃自语,好象在问自己,也好象在问大家。

    何桂花道:“听没听说过不重要,事实上这两拨人已经抱成团了。”

    崔大安道:“原因是什么呢?”

    何桂花道:“肯定有原因,只是咱们不知道。原因慢慢查,重要的是要追回丢失的镖银,向凶手讨还血债。”

    沈老六道:“近日来,小人向道上的朋友打探了一番,听说白毛风的老巢就在安图、延吉、长白山一带,是不是该去那儿摸摸情况?”

    崔大安道:“当然。”

    沈老六道:“崔总,我去打前站,如何?”

    崔大安道:“不用,延吉有四海镖局的分号,我已飞鸽传书,让他们不动声色,暗中调查此事,你就留在沈阳帮依梅料理日常事务吧,沈阳最缺人手。”

    翠花道:“爹,我跟你们一起去。”

    崔大安道:“你就别去了吧。”

    翠花道:“我要为姐夫、为弟兄们报仇,我要去。”

    何桂花道:“行,咱们准备准备,过两天就走。让她留在沈阳,我还真不放心,再说,也得给翠花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她心里会好受点。江勇夫妇身上有伤,能去么?”

    江勇道:“这点伤算啥呀,不碍事,歇两天就养过来了。去,当然去,咱们一块儿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