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八十四 东北胡子有点多

八十四 东北胡子有点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飞天侠盗丁飘蓬盯在黄金鱼与白条子身后,不疾不徐,不近不远地缀着。好在那两个小子,天生怪相,即使落后个十里八里地也没关系,一问路旁的店家行人,就知道他俩走的是哪条道,过去有多久了,要让人不记住他俩的长相,还真非易事。

    过了长江,丁飘蓬索性就晚了一天,在他俩身后跟着,黄金鱼与白条子早间起身离去的店,就是他晚间歇宿的客栈,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有时,他喜欢在山林里过夜,那儿空气新鲜,又安静,休息一晚,特别养神。反正,那两个小子的目的地是延吉,不怕他俩跑了,等到离延吉近了,就索性再盯紧点,这样,不易被他俩发现,找到了白毛风老巢,相机行事,将他们一锅儿端了。

    替三哥报仇后,再去找绍兴师爷余文章秋后算账,小桃这条命岂能白白丢了!杀了这姓余的,方能一泄心头之恨。

    一路上,丁飘蓬赶着自己的四轮轻便马车,徐徐行驰,一路看不尽的江湖风光,风土人情,十分受用。这是他向柳三哥学的,坐马车毕竟比骑在马上颠簸安逸多了。

    马车的颜色、款式与柳三哥的轻便马车几乎一般无二,看起来有点陈旧,若是仔细一打量,就知道这是一辆新车,马车散发着油漆与木材的气息,车辕车身十分光娟,也没有刮擦的疤痕,总之,没有经过风雨与岁月的洗礼,缺乏沧桑感,他觉得有点儿遗憾。

    一个老江湖嘛,赶着一辆新车,好象有点儿不搭调。至于,那匹驾车的马儿,虽比不上柳三哥的大黑,可也是一匹大宛名驹,通体棕色,四肢修长,脚程极快,神骏非凡,取个名字叫“大宛”。这个世界,只要你肯花钱,就能买到象样的东西。

    这辆车最值得称道的是,赶车人的车座。线条简洁,用料考究,有一个角度合适的靠背,两侧的扶手牢固而优雅,车座的避震性能特别优越,再颠的路,坐在上面也只有左右摇晃,不会把人颠得屁股离了座凳,车座上还有一个可遮阳挡雨的盖板,不用的时候,可以将盖板翻下来,也许只有这个车座,能赶上三哥的那辆车。车座可是丁飘蓬煞费苦心、精心设计,画了图纸,向南京城最有名的车行定做的。连车行的老师傅,都翘起拇指夸:吓,这车座绝了。

    三哥要见了,会自惭勿如吧,哈哈。

    丁飘蓬乔装打扮成一个中年贩子,风尘仆仆地在道上赶路。有时是在人来车往的官道上,有时是在人迹罕至的乡间小道上,他眯着眼,抱着鞭杆儿,赶着马车,冷眼看着这个花花绿绿的江湖,还真象那么回事。若是有人问起生意上的事儿,那他只有瞎掰了,扯到哪儿算哪儿,信不信由你,反正老子就这样。

    他喜欢在江湖上逍遥度日,只是觉得有些儿寂寞,要是有小桃陪着该有多好,嗨,不扯了。

    直到遇见了小狗“阿汪”,才赶跑了他心头的寂寞。

    一天黄昏,夕照横斜,在泰山脚下的山间小路上,丁飘蓬赶着马车。

    山道弯弯,前不巴店,后不巴村,他挑了一块坝子,将马儿卸了车,牵着马儿在坝子的草地上喂马。今儿个天气晴朗,在山间坝子上过夜,看落日赏明月,倒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至于,山间的野兽或者绿林的响马,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谁怕谁呀,他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他怕的事。

    丁飘蓬在坝子的草地上溜马,突然,只见路边林子里窜出一条小狗来,它长着通体黄毛,四肢颀长,跑得飞快,向丁飘蓬奔来,嘴里“汪汪汪”狂吠着,象是在向他求救。

    紧接着,小狗的身后奔出两条大灰狼来,个头高大,呲牙咧嘴,速度极快,十分凶悍,说来也怪,两条大灰狼,竟追不上一条小狗,总是相距了一尺来远的距离,蓦地,在小狗前方的一个荆棘丛里又窜出一条恶狼来,截断了小狗的退路,小狗只得拐个弯,往一旁奔去,这一减速,三条大灰狼便撒了开来,形成了一个品字形的包围圈,将小狗团团围住。小狗的生路已经断绝,情势十分危急,三条大灰狼根本没有将附近的丁飘蓬放在眼里,也许,它们下一个扑杀的目标就是丁飘蓬。

    小狗已围在垓心,三条大灰狼这时倒不急了,只是呜咽着向小狗逼近,一条小狗根本就填不饱它们辘辘的饥肠,能塞塞牙缝,聊胜于无也是好的。也许,小狗没命的逃跑惹恼了这哥儿仨,惹得咱出了一身臭汗,连一点狗腥都没尝到,想必气得三条大灰狼火冒三丈,就决意要将小狗灭了。

    下一个目标嘛,哼,就是那牵着马的人了。马跑得快,也许咱哥儿仨追不上,人嘛,还怕你跑到天上去!

    当时,包围圈里,小狗急得团团乱转,却依旧吼叫着准备进行最后的搏杀,并且试图一次又一次地从包围圈的空隙间突围,都被大灰狼的獠牙与利爪扑了回来。

    这一幕,吸引住了丁飘蓬,对小狗充满了同情,从小他就对弱者有种天生的同情与怜悯,若是强者欺负弱者,他就会立时无名火起,出手相救,今儿个见大灰狼要吃小狗,便自然而然不平之气油然而生,手中暗暗扣住了一枚飞镖。

    三条高大的灰狼,根本没有将丁飘蓬放在眼里。

    大灰狼在戏谑般的围捕中,突然发起了对小狗的攻击,其中一头最雄壮的灰狼,“嗷”一声叫,扑向了小狗,一只爪子一把按住了小狗,将它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小狗倒也神勇,伸脖张口在灰狼的爪子上猛咬一口,大灰狼又是“嗷”一声怪叫,爪子一抬,小狗趁机从地上起来,在大灰狼闪开的空隙中窜了出去,急向丁飘蓬奔来。

    大灰狼爪子的撕扯力不是吃素的,小狗的背上被扯开了几道血口,鲜血染红了小狗的脊背。

    当时,另两条大灰狼几乎同时扑向小狗,可惜,只慢了一慢,小狗从他们的胯下钻出,拐个弯儿,继续向丁飘蓬哀号着奔来。

    应该说,大灰狼的速度如星驰丸奔,极为神速,小狗虽比它们小多了,可奔跑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比它们差,大灰狼竟始终与它隔了一尺来远的距离,不能将小狗扑倒。

    丁飘蓬见了暗暗称奇,若是小狗再大一点,这些大灰狼要想追上小狗,根本就是白日做梦,连可能性都没有。

    冬天的山野,树木萧条,夕照如金,狼影历历,丁飘蓬将马栓在树上,右臂疾挥,嗖,飞镖脱手,插进跑在头前的大灰狼的脖子里,直没至柄,大灰狼一声惨叫,鲜血飞溅,痛得向空中纵去,又重重地栽在地上,抽搐着死去。

    另两条大灰狼见了,稍一迟疑,即刻就认准了杀手,舍了小狗,向丁飘蓬袭来。

    象两名训练有素的武林高手,两条大灰狼分从两侧,向丁飘蓬扑噬,两股腥风扑面而来。

    丁飘蓬身影一晃,一道金灿灿的剑弧在夕照中如闪电般当空划过,两条大灰狼的脖子上,眨眼间各自添了一道血口子,只见血花四溅,喷薄的血雨在落日的霞光中随着晚风飘洒,随即,“嘭嘭”两声沉重的坠地声,两条大灰狼已落在枯黄的草地上,痉挛抽搐,再也起不来了。

    丁飘蓬已掠到上风头,他的剑真快,没沾上一缕血,咻一声,插剑入鞘,他的身形更快,衣衫上竟连一滴血迹都未沾上。

    小狗围着他的脚转悠,汪汪欢叫着,似是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它脊背上淌着血,情状十分可怜,丁飘蓬俯下身,掏出金创药,敷在小狗的脊背上,又从怀中掏出绷带,将小狗包扎起来,小狗十分听话,一动不动,看着丁飘蓬,眼里溢满了泪水,汪汪,叫了两声,似是在说:“谢谢。”

    丁飘蓬见小狗颇通人性,笑道:“不客气。”

    小狗舔舔他的手背,又“汪汪,汪汪汪汪汪”叫了几声,好象在说:“恩人,我要跟着你。”

    丁飘蓬道:“你跟着我干嘛呀,跟着我太危险。”

    汪汪汪,小狗道:“我不怕。”

    丁飘蓬道:“你不怕丢命就跟着吧,我好歹也有个伴。”

    汪汪,汪汪汪汪,小狗好象又道:“不怕,我跟定啦。”

    丁飘蓬道:“行,是条汉子。”他已将小狗当成了朋友。

    汪汪,小狗道:“当然。”

    丁飘蓬道:“也好,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你就给我站岗放哨吧。”

    汪汪,小狗点点头,道:“好的。”

    丁飘蓬解读着小狗的叫声,这小不点儿还真通人性。他问:“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汪汪,“能呀。”

    “你饿吗?”

    汪汪,“饿了。”

    “吃五香牛肉,好不好?”

    汪汪汪,“太好啦。”小狗高兴得蹦跳起来。

    “你去捡些枯枝来,咱们好烧火做饭。”

    汪汪,“好的。”一会儿,小狗用嘴从四周衔来了许多枯树枝。

    嗨,丁飘蓬一拍脑袋,道:“我的小乖乖,真是神啦,比三哥的野山猫还厉害,能听懂我的话,还能跟我对话。太好了,从此,我又多了一个朋友。对了,我要给你取个名字,叫你啥呢,就叫‘阿汪’吧,好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太好了,就叫‘阿汪’吧。”

    “你知道我叫啥吗?”

    汪汪汪,“不知道。”小狗摇摇头。

    “我叫‘飞天侠盗丁飘蓬’。”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这名字,太长啦,不好记。”

    “那就记住,我叫丁飘蓬。”

    汪汪汪,汪汪汪,“记住啦,丁飘蓬。”小狗点点头。

    篝火升起来了,丁飘蓬喝着酒,吃着牛肉,小狗在篝火旁啃着一块五香牛肉,丁飘蓬道:“汪汪,你跑得真快。”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是的,因为我的腿长。”小狗伸起前腿与后腿,给丁飘蓬看。

    小狗的腿又长又有劲,脚掌略宽稍长,掌心肌腱肥厚,富有弹性,爪子锋利,抓地有力,腰身颀长而柔韧,胸部稍宽,心肺功能强大,头略小,双眼棕色如琥珀,炯炯有神,双耳耸立,特别适宜于奔跑。

    丁飘蓬道:“跟我一样,轻功不错呀。”

    汪汪,“当然。”

    丁飘蓬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不能谦虚一点吗?”

    汪汪,汪汪汪,“谦虚?我不懂。”小狗的眼神有些迷惘。

    丁飘蓬道:“不懂就算啦。你想喝点酒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不喝,我晚上要站岗。”小狗摇摇头。

    丁飘蓬道:“嗨,我倒忘了。”

    丁飘蓬问:“你的家在哪儿?”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没有家,到处流浪。”

    “你跟我一样,真可怜。”

    汪汪,“是嘛。”

    “你背上的伤口还疼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不疼了,你的药真好。”

    月亮升起来了,黄澄澄的,云雾在山头飘渺,宛若仙境一般。

    丁飘蓬若有所思的问:“阿汪,你有女朋友吗?”

    汪汪汪,汪汪,“我还小,没有。”

    丁飘蓬道:“我有过一个女朋友,美得象仙女,可惜她死了,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汪汪汪,“不知道。”

    “一度我想到了自杀。”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不行不行,不能自杀。”小狗摇着头,有点儿着急。

    “后来,我改变了主意,因为,我欠三哥的恩总该还吧?你说对不对?”

    汪汪,汪汪汪汪“对的,三哥是谁?”

    “是我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有哥真好,哎,我没有。”

    “害死我女朋友的仇总得报吧?”

    汪汪,“当然。”

    “一咬牙,我活了下来。”

    汪汪汪汪,“那就对了。”

    山间圆月的夜晚,丁飘蓬与狗坐在篝火旁聊着天,他将满肚子的积郁,一股脑儿地向小狗阿汪倾吐了出来,觉得周身舒坦了不少,直到说累了,他才起身走进车厢,一拉被子,倒头就睡,那一觉睡得真香,还在梦中见到了小桃,一觉睡到大天亮,他是叫着小桃的名字醒来的,睁开眼,只见林隙间晨光明媚,小鸟啁啾,空气里充满了松脂的香气,放眼望去,山上的松树还真不少,松针上挂满了霜。

    汪汪汪,小狗在车门前晃着尾巴,好象在打招呼:“早上好。”

    丁飘蓬伸个懒腰,坐起来,道:“你也好。”

    汪汪汪汪,“大家都好。”

    整个晚上,小狗阿汪就蜷伏在马车下,它将头贴在草地上,倾听着周围的动静,阿汪的听觉是人类的三十六陪,能听到一公里外的声响,也能辨别九九八十一种细微的声响,知道哪些声音是危险的,哪些声音是无害的。忠诚的阿汪,象是在睡觉,其实是在听,是一个神奇的黑夜哨兵。

    以前,丁飘蓬在野外过夜,总是滴酒不沾,睡觉时,也只是卧躺假寐,半睡半醒,不敢真睡,毕竟这是江湖,不是在自己家里,不能有半点儿的疏忽。自从有了小狗阿汪后,到了野外,他也能喝个二两小酒,放心睡去了。

    更重要的是,自从有了小狗阿汪后,他有了个聊天的伙伴,心里的不痛快,都可以向阿汪倾吐,寂寞的旅途从此生色了不少。

    小狗阿汪背上的伤口痊愈得出奇的快,没有用第二次药,第二天便结疤了,第三天脱痂了,第四天在封口伤疤的嫩肉上,长出黄茸茸的茸毛来。

    阿汪的身体有出奇的自我修复功能。

    痊愈的阿汪显得更欢势了,常在车前车后奔跑撒欢。

    丁飘蓬想,听说狗的鼻子非常厉害,何不让阿汪去跟踪黄金鱼与白条子呢,也用不着我一路去探问他俩的行踪了。

    想到此,丁飘蓬在车座上一拍大腿,道:“对,太好了。”

    阿汪卧在车座旁的踏脚板上,抬头叫道,汪汪汪:“你说啥?”

    丁飘蓬道:“阿汪,你的鼻子灵不灵?”

    汪汪,“灵呀。”

    “能跟踪猎物吗?”

    汪汪汪,“当然能。”阿汪生怕丁飘蓬不明白,点头道。

    丁飘蓬接着问:“你嗅了一个人的气味后,能隔了几百里的地,在后面寻迹追踪吗?”

    汪汪,“能呀。”

    “听说,下了雨后,被跟踪人的气味会被雨水冲刷掉,狗就会迷失方向了,是不是?”

    汪汪,“是的。”

    “也就是说,在下了雨之后,你就会迷失方向,跟丢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不对,我不会跟丢。”阿汪拼命摇着小脑袋。

    “别的狗会迷失方向,为什么你不会?”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不是一般的狗,我是阿汪。”阿汪一个劲的叫着辩白着,生怕丁飘蓬不明白。

    丁飘蓬道:“下雨你不会跟丢了猎物,下大雪呢,你会跟丢吗?”

    汪汪汪,“也不会。”

    “你的鼻子有那么牛?!”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是的,我的鼻子是很牛。”小狗骄傲地点点头。

    “你可别吹牛呀。”

    汪汪,汪汪汪汪,“真的,我没吹牛。”

    “好,那咱们就试试。”丁飘蓬道。

    汪,汪汪汪,“行,试就试。”

    丁飘蓬紧赶了两天的路,中午,在沧州的一个路边酒店,见黄金鱼与白条子在酒店喝酒聊天,两人在争论着啥,谈得很起劲。

    丁飘蓬在大路的对顾,用马鞭指指黄金鱼与白条子,对小狗阿汪悄声道:“阿汪,看仔细了,酒店里喝酒的黄脸汉子与白脸汉子,就是咱们要跟踪的人,你装着没事的样子,过去嗅一下他俩的气息,从明天开始,咱们跟他俩,隔个一两百里路跟着,这可全仰仗你啦,我可不管啦。一句话,行不行吧?”

    汪汪,汪汪汪汪汪,“行啊,你就放心吧。”小狗点着头,接着,跳下马车的踏脚板,向酒店一路小跑过去。

    阿汪溜进酒店,钻到黄金鱼与白条子喝酒的八仙桌下,转了一圈,嗅了嗅俩位老兄的臭脚丫子,就又溜了出来,跑到丁飘蓬的马车跟前,抬头叫道,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没问题,他俩没个跑。”

    丁飘蓬还真有些半信半疑,于是,当天就在沧州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两天,两天中下了一场雨夹雪,道路泥泞,第三天,依旧雨雪霏霏,丁飘蓬上路了,丁飘蓬对阿汪道:“阿汪,看你的了,咱们去追黄金鱼与白条子了,你给我带到他俩住的客栈就算完成任务了,见了他俩,你装作不认识,可不能对着他俩乱叫,被他俩发现了,有了提防,就不好了,弄不好,他俩会要了你的小命,知道不?”

    汪汪,汪汪汪,小狗道:“这个,我知道。”

    每到三岔路口,阿汪便跳下车去,嗅闻地面,然后选择一条道路往前赶路。

    丁飘蓬还真不放心,就又紧赶了两天路,到了秦皇岛,阿汪将马车带到如家客栈的门前,便对丁飘蓬叫开了,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到了,到了,他俩在里面。”

    丁飘蓬道:“知道了,今天,你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是我的事啦,你就甭管啦,今晚,咱们也住在这个客栈。”

    汪,汪汪汪汪汪,“行,阿汪不管啦。”小狗点点头。

    丁飘蓬也住进了如家客栈,向小二一打听,黄金鱼与白条子果然住在如家客栈,丁飘蓬住的是东院,那两位老兄住的是西院。晚餐时,在客栈的餐厅里,见两位老兄坐在一角频频举杯,窃窃私语,不知在聊些啥。

    从此,丁飘蓬对阿汪信服了,倒少了一桩心事,跟踪两位杀手的事,就交给了阿汪。

    阿汪成了丁飘蓬不可多得的臂助。

    出了山海关,山路绵延,林木茂盛,加之风雪飘摇,路上不见人踪。

    阿汪一点都不怕冷,随着冬天的来临,它身上的毛长得越来越浓密,这点风雪对它来说,根本就不当回事。

    小狗阿汪卧在踏脚板上,它身上复着一层薄薄的雪花,突然抬起头,对车座上的丁飘蓬叫了起来,汪汪,汪汪汪,“不好,有情况。”

    丁飘蓬道:“别大惊小怪,有啥情况呀。”

    汪汪汪汪汪,“真的有情况。”小狗从踏脚板上爬起来,摇一摇身子,将身上的雪花洒落在车下,依旧抬头叫道。

    小狗说的话,丁飘蓬已基本能听懂。他双眼一扫,见远处树丛里人影一闪,知道有古怪,便对小狗道:“阿汪,我知道了,等一会儿,不管发生啥事,你都别管。”

    汪汪,“为啥?”

    “能跟我打架的人,功夫都有两下子,你要插进来,一不小心命就没了。”

    汪汪汪汪汪,“你在吓唬我。”

    “我吓唬你干吗,你要没命了,我就少了个知心朋友了,就成了孤家寡人了,那有多可怜。听话,你只负责站岗报警,报完警,你就尽到责任了,没你的事了,躲一边儿去,记住,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必须严格按照这条规矩办,否则,我可跟你急。我功夫不错,没人伤得了我,你放心吧,要真打不赢,我就跑,我跑得快,能抓住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汪,汪汪汪汪,“行,我听你的。”小狗点点头,又汪汪汪汪叫了起来,说了一大通话,意思是:其实,我是想帮你打架的,你既然不要我帮,我就不帮了,你可别怨我不够朋友呀,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小狗阿汪的话,世上也只有丁飘蓬听得懂,他双眼盯着前方树丛的动静,笑道:“哪能呢,听话,好了,快钻进狗窝去,发生天大的事也别出来,看我怎么对付林子里的鬼东西。”

    他用脚跟踢踢座位下的木箱,那就是阿汪的窝,对阿汪道。

    汪汪,“好的。”阿汪呲溜一声,钻了进去。

    “记住,别吱声。”

    汪汪汪,“知道了。”

    路旁树丛的灌木越来越近了,灌丛的枝叶在簌簌颤动,枝叶上的雪花沙沙散落,若是常人,不会觉察到其中有诈,以为是风吹的,可丁飘蓬是什么人,是人精!他当然知道要有好戏开场了。当马车行到近前时,突然,灌丛里飞出一条黑影来,一个黑脸小子,腰佩弯刀,手执匕首,直扑丁飘蓬的车座,丁飘蓬表面平静,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其实蓄势以待,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调动了起来,随时准备反击偷袭者,他的手痒痒了。

    听说,东北胡子多,看来此话不虚,刚出山海关,便碰上一个劫道的了,都说东北胡子狠,他倒想看看东北胡子有多狠,是怎么个狠法。

    黑脸小子轻功不错,瞬间落在马车的踏脚板上,匕首贴着丁飘蓬的脖根儿,冰凉冰凉,左手抓住丁飘蓬的领口,喝道:“小子,想死想活!”

    丁飘蓬颤声道:“别别,想活想活,有话好说,爷。”

    其实,只要丁飘蓬愿意,止少有八种技法,能让这黑小子匕首落地,人从他身侧击飞出去。不忙,他还要看一看。

    黑小子厉声喝道:“打劫。”

    丁飘蓬道:“爷,你要啥就拿啥,千万别伤害小人。小人是小本生意,去东北倒捣一些山货,参花、参须、人参、鹿鞭、榛子、黑木耳、黄花菜,到关内吆喝买卖,捡几个小钱,也好养活一家子,求爷高抬贵手,放过小人。”丁飘蓬装作一付可怜相,哀求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偷觑了一眼黑小子的领口,见黑脖根下,衣领遮不住的地方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来,又偷觑一眼他乌黑的手背,袖口里的手腕,也隐隐露出一截雪肤来,鼻端隐隐嗅到似有若无的一股体香,还带着奶香味呢。

    他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心中一喜,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看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好呀,老子倒要看看这个假小子,到底有多少能耐了。

    男的一遇上女的,首先想到的是长得怎么样,看身材,体态苗条,不错。不知那张黑脸靓不靓,要是满脸麻子或青春痘,那就糟糕啦,又不能直勾勾的看个明白,真急死人。

    假小子绷着脸道:“你知道老子要啥?”

    “不知道,千万别要小人的命,爷。”

    “老子要你的滥命干啥,老子要你的车。滚,下去。”

    说着,左手夺过丁飘蓬手中的鞭杆儿,右膝一顶,丁飘蓬顺势滚下车去,在雪地里打个滚,爬起来,踉跄着,跑几步,象要追上去的样子。

    假小子赶着车,“哟哟,划划”的乱叫,对丁飘蓬道:“没用的东西,还佩把剑呢,见了强盗,连拔剑都忘了,吓谁呀。”

    丁飘蓬一边追车,一边道:“剑是防身的,怎能随便拔,一拔出来,说不定就要出人命,一般情况下,小人是不拔的。”

    假小子哈哈大笑,道:“一般情况你不拔剑,二般情况你拔不拔?”说着,吆喝一声“吁”,将马车停了下来,道:“今儿个,老子抢了你的车,你抢不抢回来?”

    丁飘蓬道:“小人当然不能抢回来。”

    “为什么?是怕了,不敢吧,都说你们南方人只会打嘴仗,不会动真格,就是能干了一张嘴巴,其实,脓包一个。”

    丁飘蓬道:“哪能这么说,南方人文明,知道吗?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听说过没有。北方人野蛮,动不动就翻脸,两句话不对,就干仗,这点,你不承认不行。”

    假小子道:“嘿,你小子弯道道还挺多的呢。”

    丁飘蓬道:“错了,爷,你又错了。”

    假小子道:“老子错了?老子从来不会错,就是真错了,也从不认错。闲话少说,总之,老子抢了你的车,谅你也不敢抢回来。”

    丁飘蓬道:“这车是我的,我是想要回来,不能叫‘抢’,只能叫‘要’,懂吗!”

    “哈哈,老子不懂。”说着,鞭杆儿一扬,劈头盖脸就照丁飘蓬打来,“哎哟妈呀。”丁飘蓬叫了一声,一低头,当然没打着,装作被打翻在地的模样,哇哇怪叫,在雪地上打个滚,假小子哈哈大笑,照着马儿耳边甩了一记响鞭,吆喝道:“驾。”

    马儿受惊,即刻狂奔,马车在山路上飞奔起来。

    假小子赶着马车奔了一阵子,回头一看,早没了丁飘蓬的影子。哆哝道:“南方人真没用。”

    “谁说南方人没用,我是南方人,怎么会没用!”

    假小子回头一看,也没个人影,慌了,以为遇上鬼了,道:“你在哪儿呀,你是人是鬼,可别吓唬人呀,老子最怕鬼了,其它啥也不怕,要是你真是鬼,老子把马车还你就是了。”

    原来,倒地的丁飘蓬在地上一滚,手一拍,便飞身而起,人附在车后,两手抓着车尾的车厢边缘,两脚踩在车厢后的木档子上。听假小子这么说,噗哧一声乐了,道:“你也就这么个胆子,爷。”

    说着,脚尖一点,人便腾身飞起,一个鱼跃,已坐在马车顶上。

    假小子回头一看,笑道:“好好的人不做,要做鬼,差点吓死了我,原来你是躲在车后呀,南方人就是鬼点子多,要碰上硬的,就马上尿裤子了,要碰上软的,就得理不让人,步步起酒劲了。”

    丁飘蓬道:“不对不对,尽瞎说,爷。你听说过湖北人吗?”

    假小子道:“听说啦,怎么啦,湖北人又怎么啦,出过一个大诗人屈原,诗写得好,可一辈子活得真窝囊,楚怀王把他放逐了,穷愁潦倒,还一天到晚想尽忠皇上社稷,要是老子,来个干脆的,把楚怀王杀了,自己做皇上,那就啥烦恼也没了,也用不着大发离别的牢骚了。”

    丁飘蓬道:“爷,你想得是不是太简单了,哪有你想杀皇上,就能杀皇上,想当皇上,就能当皇上的,没准你这个念头刚从心里冒出来,皇上已经将你杀了。”

    雪停了,阳光出来了,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马车在山道上缓缓行进。

    假小子道:“那你说怎么办?”

    丁飘蓬道:“我呀,要我呀,啥也别想了,只想一件事。”

    “什么事?”

    “还车,把车还给我。”

    假小子道:“操,真会绕,怎么扯到还车上去了呢,咱们在说战国时的事,你一绕,就绕到了今天,一晃两千年,操蛋!”

    丁飘蓬道:“战国时的事,是古人的事,跟小人屁相干,还车的事,才是天大的事,小人再不绕回来,车就给你绕没了。”

    假小子“嗤”一声笑出声来,道:“这倒也是,刚才你问我听说过湖北人吗,怎么啦,湖北人?”

    丁飘蓬道:“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得罪湖北佬,下场不会好。这个童谣你听说过没有?”

    假小子道:“好象有点熟,好象后两句话没听说过。”

    丁飘蓬道:“是吧,我是湖北佬,劝你还是还车的好。”

    假小子笑道:“哈哈,你又绕到车上去了,看样子再不还你车,会疯。”

    丁飘蓬道:“不对,我才不会变成疯子呢,披头散发的多难看,还让人笑话,不合算。不过,我会成个厉鬼来找你的麻烦。”

    假小子是真怕鬼,在车座上一哆嗦,道:“不许讲鬼的事,不许讲鬼故事,你想吓死老子呀。”

    丁飘蓬道:“那你打不打算还车?”

    假小子道:“老子又不想真抢车,只是借来用用,你用不着当真。老子不稀罕你的破车破马,能值几个钱呀。老子问你,去哪儿?”

    丁飘蓬道:“去延吉。”

    假小子道:“好哇,咱们是一路,我去图们,挨着呢,到了图门,就还你车,行不行?路上还好作个伴,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这一路上不许提鬼的事,要再提起鬼,马车老子就指定不还啦。”

    丁飘蓬奇道:“不许提鬼的事?世上又没有鬼,提一提不碍事呀。”

    假小子压低嗓门,道:“这你就不懂啦,我外婆说过,这东西是不能随便说的,说着说着就来了。”假小子说到这儿,又打了个寒噤,道:“记住没有,从现在开始,不许提一个‘鬼’的字。”

    丁飘蓬道:“记住啦,这可是你说的,到图门还我车,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假小子道:“咱们东北人,说话从不赖账。”

    丁飘蓬道:“请问,怎么称呼?爷。”

    假小子道:“嗯,就叫图门江吧。”

    “图门江是一条江,又不是一个人。”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是个发声,何必当真。”

    “行,图门江,图爷。”

    假小子大笑道:“哈哈,好名字,图爷,真是的,图爷,图个啥呀。喂,那你怎么称呼啊?”

    丁飘蓬道:“就叫湖北佬,湖佬吧。”

    假小子道:“湖佬,你下来赶车吧,图爷累了,要进车打个盹。”

    丁飘蓬道:“慢,图爷,我再介绍一个朋友给你,免得到时候面生。”

    假小子道:“莫非马车里还有个人?他也太能睡了,咱们这么闹腾,他都醒不了,真是个睡迷糊!”

    丁飘蓬不搭理他,管自道:“阿汪,快出来见过图爷。”

    小狗阿汪从狗窝纵出来,跳到雪地里,对着图门江叫了两声,汪汪。

    丁飘蓬道:“图爷,这就是我介绍的朋友,小狗叫阿汪,在向你问好呢。”

    假小子不解,道:“阿汪?他就是你说的朋友?阿汪在说啥?”

    丁飘蓬道:“它说‘你好’。”

    假小子一脸灿然,哈哈大笑,对阿汪道:“大家好。”

    ***

    穿过山林,暮霭四合,来到一个人烟稠密的乡镇,镇口的牌坊上写着“高家集”,丁飘蓬敲敲车厢板,道:“图爷,天黑了,是住店呢,还是在野外过夜?”

    假小子似乎还未睡醒似的,声音粘粘乎乎地道:“吵啥吵,啥?天黑了?住店?对,对对,当然住店啦。”

    丁飘蓬故意问:“开一个房,还是开两个房?”

    假小子打开了前面的车窗,道:“开两个房,当然开两个房,咱俩素昧平生,怎能住在一起!”

    丁飘蓬道:“两个大老爷们,住一个房怕啥呀,能省点钱。”

    假小子道:“该省的时候要省,不该省的时候就别省。”

    丁飘蓬道:“那倒也是,住店的钱你付,是吗?”

    假小子道:“湖爷,我说你也太抠门了,好歹你也是个老板了,挣钱为了啥,就是为了花,你却只知道斤斤计较,怕老子不还你,还是咋的。到了图们,老子一并还你。”

    丁飘蓬道:“你出门不带钱啊?”

    假小子道:“出门三分财,动一动都要钱,能不带吗!老子在秦皇岛玩的时候被小偷顺走了,他妈的,真倒霉,偷得一个子儿不剩。要不,老子干啥要‘借’你的车呀。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就是一肚子的气,这银子还不知道是怎么被小偷偷走的呢,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这小偷还真成精了。你说,老子好歹也是一个常走江湖的人了,想不到却在阴沟里翻了船。要让老子找到那小偷,非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不可。”

    假小子越说越气。

    丁飘蓬道:“不是我抠,是手头紧,要手头有几个,哪敢跟你图爷计较呀。要不信,我让你全身上下搜一遍,怎样?”

    假小子道:“得得得,谁不信呀,要手头紧,就住差一点的店,不过,总得一人一个房间。”

    丁飘蓬暗暗好笑,却叹口气道:“行,也只有这样了,账我记上了,到了图们可一定得还啊。”

    假小子道:“吓,还还还,一定还。讨厌,你还真把大名鼎鼎的图爷当老赖了。”

    丁飘蓬忙道:“不敢不敢。”他找了个简陋的客栈住下。

    丁飘蓬刚在屋内落座,想喝口水,就见假小子推门进来了,他道:“湖佬,你听,肚子叫了。”他指指自己的肚子道。

    丁飘蓬装作莫知莫觉,道:“没有呀,没叫呀,我怎么听不出来呢?”

    假小子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老子饿啦。”

    丁飘蓬道:“是嘛,马车里还有几个馒头,我去拿来,给你充饥。”

    假小子道:“不行不行,找个小酒店,老子要喝酒吃肉,没荤腥,老子吃不下饭。”

    丁飘蓬装作犯难,道:“这,这,……”

    假小子道:“你别推三阻四的了,所有的账,统统记上,老子到了图们,双倍还你得了,南方人贼小气。”说着,抓住丁飘蓬的胳膊,就往外走。

    两人来到客栈旁的一家酒店,假小子象是花自己的钱似的,招呼店小二点菜,点了鲇鱼炖茄子、宫爆鸡丁、卤味牛肉、盐水花生米,又要了一壶酒。看着一旁呆若木鸡的丁飘蓬,他为自己斟上酒,见丁飘蓬苦着脸没动静,又为丁飘蓬斟上酒,道:“别想不开了,我请客,记上账,你还能挣几个呢。人活着就要想得开,能喝就喝一点,能吃就吃一点,到了腿一蹬,走了,可是一个子儿也带不走啊。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来来,湖佬,咱俩干一杯。”

    就着烛光,丁飘蓬这时候才看清了假小子,她的五官长得真象小桃,要脸上没有麻子,倒真是个美人胎子。如今,她脸上黑乎乎的,还真看不出有没有。一想到小桃,丁飘蓬的心就乱了。

    假小子道:“喂,湖佬,老子跟你说话呢,你在想啥呀?”

    丁飘蓬这才醒过神来,道:“没,没想啥。”

    “是不是花钱心疼了?”

    “那么大手大脚的花钱,能不心疼吗,我可是小本生意呀。”

    “你怕老子不还你啊,告诉你,到了图们双倍还你,知道不!要是老子说话不算话,天打五雷轰,真是的,这几个钱,算个啥呀。嗨,湖佬,老子看你做鬼也不大!你就再节约,也发不了财,知道不,发财的人靠的是魄力,没点儿魄力能发财吗?来来来,干杯,要不干杯,老子吃你的用你的,到了图们一个子儿也不还,你信不信!老子真干得出来。”

    丁飘蓬忙举杯与假小子一碰,一仰脖,把杯里的酒干了。他问:“图爷,你说在秦皇岛银子被小偷偷走了,那你在秦皇岛怎么过呀?莫非靠打劫为生?”

    假小子道:“你把老子看成什么人啦?!莫非老子真有点象强盗?!”

    丁飘蓬道:“哪是有点象,根本就是个强盗。明晃晃的匕首架在我脖子上,大喝一声‘打劫’,吓得我裤裆都有点儿潮了,尿头儿出来了半截儿,又回去了半截儿。只要你手再往前一推,湖佬就得回老家喽。”

    假小子笑得前仰后合,又斟上酒,道:“来来来,这杯酒,老子为湖佬陪罪,得罪之处,请湖佬多多谅解。”

    丁飘蓬与假小子又把杯里的酒干了。两杯下肚,假小子的脸红了,他一边夹着菜,大嚼起来,一边道:“秦皇岛是老子落难之地,以后老子再也不去了。刚到秦皇岛的第一天,老子去姜女庙玩儿,那天正好是庙会,人山人海,老子喜欢热闹,尽往人多处挤,见一个老头在卖冰糖葫芦,口水就来了,老子从小喜欢吃甜食,想买一串尝尝,一掏怀里的钱囊,不好,钱囊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怎么不见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早晨到的秦皇岛,在住店时,钱囊还在,老子从钱囊里取了一两银子,押在柜台账房处了。记得后来去姜女庙的路上,老子还摸了一下怀里的钱囊,也在。要买冰糖葫芦时,却没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丁飘蓬道:“后来怎么办呢?”

    假小子道:“还能怎么办,老子把五花马卖了,在图们马市上买时,花了十两银子,等到老子等钱用,‘秦琼卖马’时,却好说歹说,只卖了一两八钱银子,你说,湖佬,气不气人,那跟抢差不多了。得,就这么些钱了,我得省着点花了,要不,还真要挨饿。”

    丁飘蓬问:“怎么省?吃馒头咸菜?”

    假小子道:“那怎么行!第一,把酒戒了,第二,晚上吃得少一点,到了深夜,穿上夜行衣靠,去那些豪华酒店的厨房找吃的,好好犒劳自己一番。你还真别说,豪华酒店的厨房里,吃的东西可多了,名酒美食,林林总总,令人目不暇接,老子就顶上厨房的门,点上灯,可劲儿的造,吃得小肚子溜圆,还带上一些,飞房越脊而去。”

    丁飘蓬道:“这叫偷。”

    假小子道:“难道就只许秦皇岛偷老子的,就不许老子偷秦皇岛的!这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样不公平了么?!”

    丁飘蓬道:“歪理歪理。是小偷偷你的,又不是秦皇岛偷你的,也许,这个神偷就是你们图们的人呢,你怎么把气撒在秦皇岛身上了呢!这叫什么来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好象也不对,‘张冠李戴’,好象也不对。”

    假小子道:“什么对不对的,老子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老子的这股气总得找个出气口吧,秦皇岛丢的钱,就得秦皇岛负责,吃一点,喝一点,莫非还冤着它啦。就怪贪官只知道自己升官发财,没把治安搞好吧,搞得江湖大乱,民不聊生,连老子一个老江湖都栽在了秦皇岛。其他人更不用说了,湖佬,你说有没有道理?”

    丁飘蓬为他斟上酒,道:“有三分道理,七分歪理。行了行了,咱俩再来一杯。”

    假小子道:“外婆说,出门在外,不可贪杯。酒,老子是不喝了,要喝你自己喝吧。”

    丁飘蓬道:“你怕我把你灌醉,自己赶着马车跑了?”

    假小子道:“湖佬,南方人贼**精,老子得防一手。”

    丁飘蓬道:“哎,上辈子我造了啥孽呀,看来真是没个跑了。”

    假小子道:“是不是,老子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有多少小九九,老子一清二楚。你别想蒙老子,谁也别想蒙老子,知道不!”

    ***

    翌日,丁飘蓬赶着马车启程,假小子坐在车厢里,打开车窗浏览风光。

    今儿个无风,阳光灿烂,冬天,象这样的天气当然是好天气。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十分受用。

    出了高家集,行不多久,便进入了坡陀逶迤的山地,树木茂密,光秃秃的枝叉上复盖着白雪,山路上没有车马,没有行人,毕竟是冬天,人们喜欢猫在屋里,围着火炉,喝酒聊天,打牌赌钱。

    马车在山路上吱吱嘎嘎地行进,小狗阿汪时而在雪地里追逐野鸡,时而跳上马车的踏板,眯缝着双眼蜷伏着,晒太阳。阿汪身上的毛长得越来越浓密了,它一点都不怕冷,寒夜,它会整宿伏在门兜里,为主人守夜。

    假小子道:“阿汪的那一身黄毛真漂亮,有意思,这小狗。”

    他打开车厢的前窗,跟丁飘蓬聊天。

    丁飘蓬道:“当然啦,它是我最忠实的朋友,不会背叛我,也不会算计我。”

    假小子道:“嗨,你是话中有刺啊,莫非老子算计你啥来着。”

    丁飘蓬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假小子道:“哎,俗话说得好,十年修得同船渡。老子跟你走上这一程,也是缘分,你呀,就别怨天尤人啦,那是命,反正老子身上一个子儿没有,回图们就全指着你啦。”

    丁飘蓬道:“行行行,那是我前世欠你的,我认了。”

    假小子道:“咱们别怄气了,好不好,这一路还长着呢,聊聊别的吧。”

    丁飘蓬道:“行,你在图们是干啥的?”

    假小子道:“你说呢,老子是干啥的?”

    丁飘蓬道:“大概是码头上的大哥吧?”

    假小子道:“不是不是,你怎么老把我往**上推呀,老子可是守法的良民呀。”

    丁飘蓬道:“满口脏话,拦路抢劫,你不是大哥,莫非是教书先生?!”

    假小子张了张嘴,想辩驳,又忍住了,道:“湖佬,随你乱说,反正老子不是码头大哥。”

    丁飘蓬问:“你老爸是干啥的?”

    假小子道:“开客栈的。”

    “是脏兮兮的小旅店?”

    “你把人看扁了,老爸开的客栈可是图们最大、最豪华的客栈,叫长白山大客栈,国内的富商或者来自扶桑、高丽、俄罗斯的富商,都爱住在长白山大客栈,大客栈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日进斗金,财源滚滚。”

    “你就吹吧。”

    “老子知道你不会信,到时候,让你去见见世面,也让你这小老板开开眼界,不要狗眼看人低,见了穷人吃不下饭,老子现在是落难公子,身无分文,你待老子好一点,今后你就发啦;你待老子差一点,让你后悔一辈子。”

    丁飘蓬还真不信啦,道:“好啦好啦,图公子,小人若有冒犯之处,请多多包涵。”

    假小子道:“酸。”

    马车在山道上摇晃着前行,他俩懒洋洋地聊着天。

    假小子问:“湖佬,你有几个老婆?几个孩子?”

    丁飘蓬苦笑道:“象我这种做小本生意的,能有几个老婆?当然只有一个喽。孩子倒不少,五个,全是男娃,真能吃,都把我吃穷啦,我要不好好干,他们全得挨饿。”

    假小子道:“嗨,你不能少生点啊,谁让你生那么多呢!”

    丁飘蓬道:“你当我愿意啊,一不当心,就生一个,一个疏忽,又生一个。我老婆说,你干别的都不行,就光会生娃了,脚趾一勾,我就怀上了,脚趾一勾,娃就下来了,我在你家成年累月,光就生娃了,一个接着一个,也没有消停的时候。”

    假小子哈哈大笑,道:“你老婆怪可怜的,要是老子,绝对不干,那不把人累死。”

    丁飘蓬道:“你是男的,又不是女的,要想干也干不了。”

    假小子一愣,道:“那倒也是。”

    汪汪,汪汪汪,阿汪抬头叫了起来,意思是“注意,有情况。”

    丁飘蓬道:“知道了,阿汪,那你就避避风头吧。”

    “汪汪”,阿汪道“好的”,跳下马车,在车后跟着。

    假小子问:“你在跟谁说话?”

    丁飘蓬道:“跟阿汪。”

    “阿汪在说啥?”

    “它说,前面有胡子,要劫道了。哎,东北的胡子真多,要早知如此,这趟生意,不做也罢。”

    “老子不信,那狗成神仙啦,会算?”

    “会算。”

    山路拐个弯,就是一大片黑压压的黑松林,黑松林高大浓密,遮蔽了阳光,山路既狭窄又昏暗,马车在山路上颠簸,显得十分渺小。

    蓦地,车前窜出两条黑影来,是两条胡子拉渣,满脸横肉的大汉,一条大汉提着两柄斧子,高大肥胖;另一条大汉,横握着柄朴刀,高大强壮。两条大汉堵住了去路。高大肥胖的大汉吼道:“停车,听见没有,给老子停车!”

    声如炸雷,连地皮都颤了。

    丁飘蓬忙“吁”了一声,勒马停车。叹道:“这下,又栽了。”

    假小子道:“栽了就栽了,什么叫又栽了!才栽了一次,就不能叫又栽了!遇上老子,算你走运,老子露一手给你瞧一瞧,让你明白,啥叫强盗,啥叫好汉。”

    说着,人从窗口飞了出去,腾,落在两条大汉身前,双手叉在胸前,道:“怎么,想要买路钱?!”

    她站在两条大汉跟前,就象是一茎芦苇,在两棵大树前摇摆。

    肥胖大汉,呵呵大笑,举着手中的板斧,指着假小子道:“我操,真有不怕死的,小逼秧子,大概活腻了吧,竟敢对大爷如此无礼,哈哈,二毛,这小子在叫阵呢。”他向高大强壮的大汉打着招呼。

    假小子道:“叫阵又怎么地了,你俩是一堆儿上呢,还是一个一个上?是动拳脚呢,还是动刀枪?”

    二毛道:“对你这种小逼秧子用得着刀枪么,老子手一掐,就把你的骨头掐碎了!”他将朴刀一顿,噗,朴刀柄插入冰中三四寸深,窜上一步,起手就抓向假小子的脖子,一式“青龙探爪”,使得迅猛异常,假小子一矮身,从他胁下穿出,瞅个真切,脚在二毛膝弯的“膝阳关”穴位一踹,二毛“啊哟”一声,单膝跪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假小子的溜溜一转,已转到他身后,脚尖在他的阴谷穴、曲泉穴上踢了两脚,二毛顿时双膝跪地,难以动弹,他恼羞成怒,怒吼着挣扎着爬起来,爬了一半,却又倒下,爬了一半,却又倒下,双腿不听使唤,根本就起不来了。他叫道:“这不算,这算啥呀,老子是大意失荆州。大毛,你给老子教训教训这小逼秧子。”

    大毛哈哈大笑,道:“不是当哥的说你,你小子就是太粗心啦,这毛病得改一改,常言道,小心得天下,大意失荆州,这句话可千万不能忘啊。”

    大毛这次再不敢掉以轻心了,知道面前的这个小逼秧子,身手十分了得,他双手握着板斧,以八卦步法围着假小子转,随时准备乘隙出击。

    刷一声,假小子拔出腰间的柳叶弯刀,道:“怎么地,要动刀子是不是!行,咱俩来个痛快的。”

    丁飘蓬道:“图爷,当心啊,不是耍的呀,要真不行,你就跑吧,别管我啦。”

    假小子道:“叫什么叫,看老子怎么收拾这两个有娘生没爹教的畜牲!”

    大毛也不动气,趁她说话的当儿,踏上一步,刷,向他斜劈了一板斧,招式不敢使老了,即刻双斧护身,又围着她转起圈子来。

    假小子道:“你倒是打不打呀,老是转圈子,也转不出个胜败来呀。”

    假小子一说话,大毛便上前挥斧,砍上两斧子,旋即便又紧守门户,转起圈子来。

    假小子火了,飞步上前,一刀三花,当当当,急如星火,攻向大毛,那三刀,刀刀精彩,出刀的方位,匪夷所思,可大毛板斧上的功夫也不是吃素的,他一撩一挂一拨,便将三刀化解了,别看他身躯肥大,在打斗中,却身法极其灵活,两柄板斧舞得滴水不漏,进退有度,攻防得法,一时间,两条身形在场子中的溜溜疾转,几乎难辨敌我。

    看得丁飘蓬手痒痒的,真想下车去干上一仗,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手中扣着一枚飞镖,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出手,不知为什么,他真怕假小子不小心会倒下了。

    转眼间双方拆了五十余招,假小子卖个破绽,脚下一滑,叫一声啊呀,倒下了,大毛跃身而上,一斧护身,一斧劈下,也许是求胜心切吧,这一斧使得有些老了,假小子一个“兔子蹬鹰”,从地上窜了起来,一脚点在大毛右腕的阳谷穴上,大毛叫声“不好”,板斧脱手,当啷啷落地,右臂麻木,动弹不得,就在他呆得一呆的功夫,刀弧一花,柳叶刀的刀尖,带出一蓬血花,削落了大毛左手的四根指头,大毛左手只觉得一凉,另一柄板斧也当啷啷落地,刀影一掠,便架在了大毛的脖子上了。

    假小子喝道:“想死想活?”

    大毛扑嗵一声跪下,道:“英雄饶命,想活想活。”

    假小子道:“大老爷儿们,啥事儿不能干,偏要干这种丧尽天良的活儿。若是想活命,还得问过咱们的车老板,老子可得听老板的。”

    他用手指指丁飘蓬,大毛道:“老板救命,小人以后再也不敢干坏事啦。”

    丁飘蓬笑道:“以后再干怎么办?”

    大毛道:“千刀万剐,听凭区处。”

    丁飘蓬道:“图爷,那就饶了他俩这一回吧。”

    假小子道:“死命可饶,活命难逃。”

    只见她手中的刀劈出两道刀花,眨眼间,大毛二毛的两只耳朵被削了下来,她的刀头又准又快,端的厉害,林子里,大毛二毛抱着脑袋,吓得没命地嚎叫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