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九十一 荒野偶遇叫不醒

九十一 荒野偶遇叫不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晴,无风,午后。

    东北的山野,峰峦起伏,白雪皑皑。

    柳三哥赶着马车,跋涉在冰雪复盖的山道上,南不倒开着车窗,与柳三哥聊天。

    东北的冬天,尽管天寒地冻,只要没有风,有阳光,就不觉着冷。

    事隔两天了,南不倒对雪莲仙姑的几个门徒依旧感到新奇有趣。

    她道:“雪莲仙姑的三个徒儿有意思,就拿名字来说吧,忘情、怨情、恨情,啧啧,看来,她们在情字上都栽过跟头。”

    柳三哥道:“是啊,都有一把伤心泪啊。”

    南不倒道:“你知道她们的身世?”

    柳三哥道:“不知道,可雪莲庵在江湖上的名气可大啦,听说,凡有被情所困的女子投到门下,雪莲仙姑便会悲天悯人,慨然收留,从不推拒,这三个小尼姑,从名字上来看,她们曾经都爱得很辛苦。”

    南不倒笑道:“雪莲庵我可要记住啦,若是你以后变了心,我就去雪莲庵当尼姑啦,有那么多同病相怜的姐妹在一起,一定不会寂寞。”

    柳三哥道:“扯淡,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南不倒笑道:“哈哈,但愿我是在扯淡。三哥,怨情、恨情尼姑,看来在情字上受了不小的刺激,所以要怨恨不休,耿耿于怀;可这个忘情尼姑嘛,依我看是个心宽体胖,无心无事的乐天派,”

    柳三哥道:“忘情,她想忘,却苦于忘不了,不忘是死,忘是生,我看她是表面豁达,实际上内心还在苦苦挣扎。”

    南不倒道:“不会吧。”

    柳三哥道:“忘情尼姑的事,我倒略知一二。”

    南不倒问:“真的?那就说说嘛。”

    柳三哥道:“忘情的家乡在甘肃天水,没出家时,叫海棠,长得高挑美丽,村里有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叫阿牛,阿牛与海棠从小在一起玩,俩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为了筹备婚事,小伙子阿牛哥准备去兰州打工挣钱,干个一两年后,挣了钱,回家盖房子娶海棠。临走时,小俩口子依依惜别,赌咒发誓,海枯石烂,永不变心。过了两年,阿牛哥回村了,骑着匹高头大马,穿着绫罗绸缎,身后跟着个一个马夫,赶着一挂描龙画凤的堂皇马车,车里坐着他的老婆,一个粉嘟嘟、胖乎乎的大姑娘。听说阿牛在兰州的一家大酒店打工,酒店老板膝下只有一个女儿,是老板的掌上明珠,老板的女儿与阿牛好上了,起初老板不同意,自己的宝贝女儿怎能嫁给一个穷光蛋呢,可女儿寻死觅活,非阿牛不嫁,最终,老板拗不过女儿,就把女儿嫁给了阿牛。阿牛呢,穷怕了,捡了个便宜,自然十分欢喜,当然立马就把婚事办了,把早先答应海棠的话全给忘了。这次,阿牛是带着老婆回老家探亲来了。海棠得知这件事后,十分伤心,后来,她瞅个机会,把阿牛约到村后场院的柴火垛后,问阿牛:‘阿牛哥,我俩的事你忘啦?’阿牛道:‘没忘,前两年,咱们还小,不懂事,说的话不能算数。’海棠哭道:‘你以前总说,今生今世最喜欢的人是我,一定要把我娶回家,看样子,你是在骗我,你是个骗子!’阿牛叹口气,道:‘我没骗你,现在我才明白,有时候,成亲的人,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人往往不能成亲,你懂吗?’海棠道:‘我不懂,我不懂,我永远不会懂。’阿牛道:‘对不起,海棠,把我忘了吧。’说完,别转头走了。海棠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就跑到雪莲庵当尼姑去了,雪莲仙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忘情’。可她实在忘不了与阿牛哥在一起的日子,内心痛苦,以酒浇愁,只有喝醉了,她的心才能安宁。酒,成了忘情尼姑的最爱。雪莲仙姑知道她内心凄苦,对她特别开恩,也不十分责怪,时间一长,忘情尼姑的酒量海啦,喝啊喝的,喝成了个大胖婆。”

    南不倒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柳三哥道:“听祖师爷说的呀。祖师爷巴老祖曾云游到雪莲庵,拜访雪莲仙姑,雪莲仙姑设素席招待,巴老祖好酒,酒量奇大,雪莲仙姑却滴酒不沾,便命爱徒忘情尼姑作陪,当时上的是一坛酒泉的霍将军刀烧子酒,酒性极辣,席间忘情尼姑频频敬酒,一上来,便先干为敬,竟然千杯不醉,面色如常,席间谈笑,不忘后辈身份,极为恭敬得体,无丝毫醉态,连号称昆仑醉仙的巴老祖见了都自叹不如。事后,巴老祖向雪莲仙姑问及忘情尼姑身世,才知个中缘由。”

    南不倒道:“原来如此啊。要不然,我会怀疑你就是那个薄情寡恩的阿牛哥啦。”

    柳三哥道:“其实,阿牛哥心里未必好过,在富贵与爱情不能兼得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富贵,我想,静下心来,他内心一定又寂寞又苦涩。”

    南不倒道:“自作自受,活该!”

    他俩聊着天,马车在山林间的小道上颠簸。

    突然,前方一头小鹿从林子里窜出,站在路中间,歪着修长的脖子,看着柳三哥,接着,向林子里窜去。

    柳三哥手臂一扬,一枚柳叶镖飞出,咻,扎在小鹿的胸侧,鲜血飞溅,小鹿一个踉跄,栽在雪地里,挣扎着起来,纵身向丛林跃去。

    南不倒见了喊道:“好啊,今儿个咱们要吃烤鹿肉啦。”

    她从马车的窗口掠出,去追小鹿。

    瞬间,丛林树枝上的积雪瑟瑟落下,鹿与人消失在丛莽中。

    山林寂寂,白雪皑皑,老鸦盘旋,呱呱聒噪。东北的天,说变就变,不知何时,已黑云汹涌,阴霾四垂。

    柳三哥喊道:“阿南,回来,别追啦,变天啦。”

    南不倒在林子里喊道:“哎,快抓住啦,我马上回来。”

    柳三哥对野山猫二**:“去,跟着阿南。”

    二黑从踏脚板上窜下,向林内奔去。

    柳三哥隐隐觉着有些不对劲时,密林树梢上突然掠下三条人影,向他凶猛扑击。

    三道刀光,如三道闪电,瞬间已扫向他身上的三处要穴。

    柳三哥坐在车座上,眉头微微一挑,手在椅背上一按,人便如飞燕一般,贴着车顶向后飞掠。

    三条人影俱各头戴狐皮帽,白布蒙面,身披白色披风,内着青色紧身短靠,装束怪异,身手敏捷,见一击不中,不等柳三哥拔出剑来,旋即变招,脚尖在车顶上一点,如脱弦之箭,紧追不舍,三道刀光,不依不饶,如附骨之蛆,向柳三哥身上穷追猛剁。

    刀头离三哥身前只有三寸,而且,最多也只有三寸,三个杀手,拼尽吃奶的底气,想再逼近一分一毫,也实在是痴心妄想,这就是千变万化柳三哥的能耐。

    三哥身在空中,双眼始终一眨不眨地面对着偷袭者,面对着这三把雪亮的单刀。这时,三哥忘却了世间的一切,他的心中眼中只有这三把单刀,明白只要一个疏神,慢上一慢,哪怕被一把刀撩上一道口子,那就惨了,接着,身上会顷刻平添几十条血口,也许,就会永远倒下,再也起不来了。

    他不敢轻敌,瞳仁随着刀头的溜溜疾转,这三把刀,好快好飘好毒啊,一招失当,就会挂了,这不是寻常的刀,从呜咽呼啸的刀声听来,也绝对是三把夺魄销魂的催命刀,顿时,三哥兴奋了,你强我更强,今儿遇上对手啦。

    其实,无论对手是高手还是低手,三哥从来就没有掉以轻心过。江湖上的事,三哥见得多了,有许多成名立范的英雄,不是在大风大浪中倒下的,而是在阴沟里翻的船,在不该死的时间地点,绚烂的生命却嘎然终止了,有的是因中了迷药、有的是因迷恋美色、有的是因贪恋钱财、有的却因骄傲自负,动手时只慢了半拍,因此,就一命呜呼了。这些成名立范的英雄,往往死在他最看不起的人手中,也往往死在他最信任的人手里,甚至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哎,想想都令人心寒。所以,在江湖上混,三哥特别小心谨慎,他明白,每一个细小的疏忽或错误,有时结局十分简单,只有一个字:“死”。

    在江湖上混,有些错是不能犯的,那就是大意、骄傲与轻敌,犯这种错的人,死亡会在不远处笑呵呵地等着他。

    在放对厮杀时,无论对手是谁,三哥都当作是人生的最后一搏,没有人比三哥更懂得“骄兵必败”这个惨痛的教训了。

    当三哥的身形向地上飘落时,右手在剑柄上一按,他的宝剑一声龙吟,锵啷啷,长剑脱鞘而出,一道青光在空中一圈,将三柄单刀俱各荡将开去。

    柳三哥脚尖落地,便向身后雪地滑出丈把开外,三名杀手,虎口隐隐一麻,想不到柳三哥剑上的罡气竟如此霸道,顾不得这么多了,务必要趁其立足未稳,将其放倒,三人发一声喊,再次向三哥发起一波砍杀,三道刀光分别向三哥的上盘、中盘、下盘疾撩猛砍,三人配合默契,出刀极快,准头极足,显见得刀上功夫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并非寻常草莽之辈。

    三哥从三名杀手发出的第一招杀着,便已确认,这三人便是世仇七杀手中的高手,其中,便有杀人魔王白毛疯。

    即刻,三哥手腕一抖,宝剑划出三道青辉,一剑拨开袭向眉心的刀头,长剑顺势一挂,将削向右肾的单刀荡在一旁,剑尖随即直落而下,叮一声,将砍向脚踝的刀头砸落雪地。

    顿时,三名杀手空门大开,三哥同时拍出一掌,踢出一脚,挑出一剑,分别袭向三人,三名杀手大吃一惊,齐地后掠,虽未中招,却也只差了一点点而已,三人动作变形,张皇失措,狼狈不堪。

    三招防守,三招进击,看来竟只是一招,如星驰丸奔,一气呵成,而且招招真气沛然,令三名杀手虎口生麻,暗暗惊心。

    正在此时,路边丛林里,又飞出四条披着白披风的杀手,这四人也戴着狐皮帽,脸上却没有蒙上白布,赫然是:瘸腿狼、大色狼、白脸狼、迷魂狼,四人发声喊,各执兵器,也不忙着拼杀,只是步步向柳三哥靠近。

    三名蒙面杀手中有人喝道:“谨记要领,占据方位,听凭号令,各施其职。”

    众人齐道:“是。”

    七条身影围着柳三哥游走,状如北斗七星。

    柳三哥自问: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地绝杀、死亡之阵的“七杀天罡阵”么?!莫非世上真无英雄能破此阵么?!

    二十五年前,天下第一条好汉,祁连刀神齐大业,据说便是在此阵中受了重创,后被七杀手联手杀戮。

    我就不信破不了此阵,就不能试试?

    不行,我不能试,我得走,我的复仇使命,一定不能在我手中夭折。

    如今,我已经落单,七杀手等人算计已久,有备而来,决不能着了他们的道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已经过了二十五年啦,再晚些时候,算啥呢。

    走,就要趁早,决不可恋战。

    柳三哥心念电转,说走就走,他长啸一声,人如旱地拔葱,直冲空中,身在空中,手掌在路旁树杆上一拍,人便向前方马车电射而去。

    七杀手等人见柳三哥要跑,便齐地飞身而起,扑杀柳三哥。

    七杀手等人的轻功,俱各是一流之选,不过,与柳三哥相比,毕竟还差了些火候。

    柳三哥轻轻落在马车顶上,对昆仑追风黑骏马大黑喊道:“大黑,快跑。”

    大黑呜溜溜一声长嘶,便要奋蹄向前飞奔,左辕的枣红马却还没明白过来,见大黑拽着自己要往前跑,它还不想跑,只是跟着往前小跑起来,因此,马车起初并不快。

    这么一来,七杀手等人已掠到马车两旁,有人飞纵而上,扑击柳三哥,却被三哥的龙泉宝剑逼退了下来,有人便向车轮车身猛砍,以为只要毁了马车,柳三哥就没法跑了。

    七杀手等人的内力非同寻常,每一刀的力度俱各非同小可,哪知刀砍在马车上,马车竟纹丝不动,当当当的刀声,作金属声,如砍在钢板上一般,反弹回来的力量,几乎使他们把持不住手中的兵器了,更怪的是,马车上竟连一丝划痕都没有,这架不起眼的旧马车,竟如此坚固,是钢铁打的呢,还是木头打的?七杀手等人,如一头雾水,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柳三哥脚尖在车顶的暗纽上一拨,车顶的天窗移开了,他跳入车厢,旋即又一按车内按纽,车顶天窗关闭。

    三哥嘿嘿一笑,将座位旁左边的开关顺时针拨动了一圈,只听得咔咔连声,车厢外两旁及车后的上下四角,共计十二个极小的暗门齐地弹开,射出12枝短箭来,箭声嗖嗖,只听得车厢外众杀手连声怪叫,纷纷用兵器拨打短箭,也有痛叫连连,大约已着了道儿。喊道:“柳三哥真不要脸,这马车还有机关,害惨了爷们。”也有喊:“想不到柳三哥也跟咱们是一路的,啥损招都使啊。”

    这时,枣红马才明白该跟着大黑跑了,两匹马齐地奋蹄狂奔,眨眼间,七杀手等人的喝斥声便已远去,一会儿功夫,已听不到杀手的动静。

    马车在山道上飞快奔驰,柳三哥寻思,杀手中肯定有人受伤了,听说,七杀天罡阵,若是少了一人,便不成其为阵了,如今,该杀个回马枪,将这送上门来的仇敌全给收拾了,也可了结了这笔陈年血债。

    对,就这么办。他移开前窗,喊了一声“吁”,黑骏马大黑,立时仰首长嘶,表示明白了,放缓四蹄,停了下来,枣红马见大黑停下,便也停了下来,它已逐渐开始习惯大黑的节奏,跟着大黑,总不会有错,能少挨不少鞭笞。

    柳三哥移开后窗张望,却不见了七杀手的踪影,只见窗外已彻底变天,北风怒吼,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下得一阵紧似一阵,强劲的寒风搅得地上、树上的积雪,打着一个个风雪旋涡,四处飞扬,一两丈外,景物莫辨,马车后,不见了山峦树林,唯独可见的是咆哮肆虐的风雪,白茫茫一片的混沌世界,如今,不要说去找七杀手了,就是想找到来时的道路,都成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

    这是一场罕见的大烟泡,来得突然,来势凶猛。

    这样恶劣的天气,若是在山中赶路,十有八九会被风雪冻僵冻死。

    猛然,他心中突突一跳,南不倒,她现在在哪儿?会有危险吗?

    刚才,他全神应付七杀手的突袭,居然将南不倒忘了,如今,她不会有事吧?不会遇到意外吧?要是遇上七杀手,那就凶多吉少啦!对,我得回去找她。

    要快,要尽快找到她。

    柳三哥心焦如焚,关上车厢的窗口,掏出酒瓶,喝了几口烈性烧酒,烈酒如火,从食道直落胸腹,顿时,胸腹间腾起一股暖流,他裹紧光板子羊皮袄,系紧腰带,将酒瓶塞进怀里,然后,从车厢出来,跳上车座,将马车赶入路旁密林,林中有树木遮挡,风雪小了不少,相对较为暖和。他从车后备用箱里掏出豆饼草料,把两匹马喂饱了,将马车与枣红马留在林中,自己牵着大黑,顶风冒雪,原路返回,去找南不倒。

    能不能找到南不倒,他心中无底。

    要是找不到南不倒,怎么办?要是南不倒遇到了不测,怎么办?柳三哥根本就不敢往下想,他只是默默祈祷上帝,保佑南不倒,保佑南不倒平安吉祥。

    风雪嘶吼,严寒彻骨,夜色冉冉降临,大烟泡无休无止地闹腾着。

    柳三哥点燃火炬,在寒夜中呼喊:“阿南,阿南,你在哪儿呀?”

    风雪的吼叫声中,夹杂着他似有若无的呼喊……

    ***

    胸脯插着柳叶镖的小鹿,淌着冒着热气的鲜血,在雪地里一瘸一拐地奔窜,南不倒在小鹿身后追逐,那是一道陡峭的山坡,山坡上的积雪没膝深,自然影响了南不倒奔跑的速度。

    山坡越来越陡,小鹿有几次栽倒在雪地里,向坡下滚去,雪粉飞腾,映衬着小鹿美丽的斑点,太好玩了。

    南不倒童心大萌,笑道:“看你往哪儿跑,你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要抓住你。”

    远处传来柳三哥的喊声:“阿南,回来。”

    她应道:“马上,就来。”

    心里嘀咕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怕啥怕。

    不过,心里甜甜的,知道柳三哥很在意自己。

    她索性坐在雪地上,从山坡上往山下滑,看看临近小鹿了,便手掌在雪地上一拍,人腾空而起,扑向小鹿,一把抓住了鹿角,人扑在了小鹿热乎乎的躯体上,小鹿挣扎着,鹿与人,一起从山坡上滑了下去。

    南不倒觉得挺好玩的,雪粉飞溅,山坡越来越陡,下滑之势越来越疾,突然,她有点怕起来了,身体如自然落体般向下坠落,已失去了控制,她喊:“三哥,救我。”

    飞溅的雪粉堵住了她的嘴,她的声音咽了回去。

    还好,山坡上的一棵矮松挂住了她的身体,由于她抱着小鹿,矮松发出“格支格支”断裂的声响,看来矮松承受不住她与小鹿的重量,快要折断了,南不倒急忙松手,小鹿已经死了,呲溜一声,从坡地上坠落,她睁眼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矮松长在悬崖边上,身下便是壁陡的峭壁,直如刀削斧劈一般,深渊幽暗,云雾缭绕,深不可测,坠落的小鹿,竟连一丝声响都没听到。

    南不倒紧紧抱住悬崖边上的矮松,傻眼了。

    不知什么时候,变天了,天空黑云汹涌,吞没了太阳,山林里十分昏暗,阴风阵阵,北风呜咽。

    三哥在哪儿呢?只要有三哥在,就有办法,三哥的办法真多,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正在南不倒胡思乱想的当儿,突然,她听到“喵呜”一声猫叫,野山猫二黑眨着碧绿的眼珠,在自己的左肘边,蹲守着,正看着自己呢。

    二黑穿着她做的白色绸衣,怪不得刚才一时没有发觉呢。

    她问:“哈,是你呀,三哥呢?三哥在哪儿?”

    二黑摇摇脑袋,望着阴沉沉的天空,似是道:“谁知道啊。”

    南不倒跟着二黑的目光望去,只见空中彤云密布,山风一阵紧似阵,空中雪花狂舞,一丈开外,景物模糊,她意识到,是刮大烟泡了。

    南不倒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摸摸二黑的脑袋,又将二黑身上的白色绸衣脱了下来,收在怀中,如今,二黑一身漆黑,便于南不倒在雪地里找到它。

    得赶紧离开悬崖,找三哥去,我是从山坡上下来的,只要爬上山坡,就能找到三哥。

    下山痛快,上山难啊,尤其是在刮着大烟泡的鬼天气,顶着猛烈的刺骨的北风,上去一丈两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二黑咬咬她左袖羊皮袄的袖口,便转身向坡上跃去,身影依旧轻灵,跃上三尺,回头看着她,叫一声“喵呜”,似是道:“走啊。”

    对,得赶紧走。

    她四肢并用,向山坡上爬去,山坡上的积雪深及腰腹,得手抓着灌木丛,胸腹贴着积雪,才能在积雪上移动身体。

    听说,飞天侠盗丁飘蓬有“踏雪无痕”的轻功,嗨,要有那样的功夫,就好啦。

    听说,丁飘蓬还有“水上行”、“草上飞”“顺风飘”的轻功,真的还是假的?上次问他,却不置可否的笑笑,笑啥笑,有就有,没就没,有啥了不起的,要没我,蚀骨销魂散早就要了你的小命啦。

    不过,要真有这么了不起的轻功,我就不会狼狈得在雪地里爬啦。

    她想是这么想,眼睛却四处搜寻着灌木丛、突出裸露的岩石、高大的乔木,手抓脚踩,便于向上攀登。

    野山猫在前方领路,它知道南不倒在找些啥,它带领的路径,灌木丛、乔木、岩石总是最多的,最适于南不倒离开险境,向上攀援。

    野山猫做不到“踏雪无痕”,在雪上留有指爪,却轻灵飘忽,不会陷入积雪之中,四肢只须在雪地上一点,身子便会凌空而起,迅快绝伦。要不是为南不倒领路,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野山猫能找到三哥,对了,不管三哥在哪儿,野山猫二黑总能找到他。

    二黑带领的路径是沿着山坡向上的一条斜线,直着向上,路线虽短,却坡陡雪深,难以攀爬。二黑啥都懂,精得很呢,是只猫精!

    北风呜咽,大雪纷飞,猛然间,山坡上发出一阵异样的吼声,象野兽的嘶吼、象天崩地裂、象决堤的洪水,不知来自哪里,肯定来自不远处,对了,就在山坡上方,在头顶上,可怕的吼声低沉有力,夹杂着大片树木折断倒塌的巨大声响,吼声越来越巨大,怎么啦?这是怎么啦?

    二黑碧绿的眼珠里闪着惊慌恐惧,它撕心裂肺地狂叫着,跳下来,咬咬南不倒的袖口,又回头向一侧奔去,再次返回来,咬咬南不倒的袖口,又回头向一侧奔去。

    二黑的意图非常明了:“快跑,跟着我,快跑!”

    山坡上方落下的雪花雪霰起初不太稠密,后来就如瀑布般泻落,南不倒明白了,是雪崩了,快跑,跟着二黑,二黑是猫精,跟着它没错,跟着二黑,才有生路。要快,要真在雪崩中死了,三哥想找到我就难了,得等到五月份,东北开春了,也许才能找到。

    也许,还是找不到,到了开春,山沟沟里的桃花春水,不知会把我冲到哪儿去呢,也许是冲到黄海,也许是冲到日本海,也许会冲到俄罗斯的海参威呢。

    快,快跑啊。

    她蹬着一块岩石,狠命一点,身子向一侧腾起,向一旁的另一棵松树跃去,这时,她看见,山坡上的雪瀑,如黄河壶口的瀑布一般,浩浩荡荡向山下决荡汹涌,大雪洪流所到之处,灌丛被淹没了,树木折断了,只剩下裸露着参差不齐的树木的白色断楂,怒指苍天,大雪的洪流翻滚着、狂吼着,势不可挡,速度在逐渐加快。

    南不倒展开平生绝学,提一口真气,手掌在松树上一按,便又飞起,向另一棵柏树上跃去,飞到柏树上,攀着枝条,足尖一点,又向斜上方的一块兀立的岩石上扑去,她一刻也不敢停留。

    刚才,她扶了一把的松树,已被翻滚的大雪洪流吞没了,接着“咔喳”一声暴响,松树夭折。

    如今,她要关注的是在雪地里飞奔的二黑,二黑为她挑选的线路,是一条生命之路,没有人会比二黑更能在瞬间确定,哪一条路线是逃生之路。

    二黑的选择无与伦比的精确,相信它,没错。

    南不倒在兀立的岩石上脚尖一点,换一口真气,又向山坡斜上方的一棵小树上飞去,她不敢停顿,速度快得连自己也有些不信了,只是比二黑稍微慢了一点,大概相差只有丈把远的距离。

    其实,南不倒的武功不赖,只是轻功稍差一点而已,她觉得,轻功练得好的人,其实是不相信自己,只是为了打不赢好跑得快一点而已,没有打就想跑的人,武功怎么会练得好呢!

    从前,她有点看不起丁飘蓬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他的轻功太好了,轻功太好的人,实在让人难以尊敬,老是想跑的人,好象不大象英雄。

    今天,不,现在,她再也不这么认为了,哇,轻功好有多好,英雄会打,也会跑,打起来,回回赢,跑起来,没踪影,保全了自己,才有将来,要是被死亡追上了,说啥也晚啦。

    如今,雪崩的速度更快,到后来几乎是直泻而下了,有几次,雪团已砸在了她的肩头上、身上、膝盖上,眼前已是白茫茫一片。

    生命到了尽头么?不,不不!求生要到最后一口气,决不能松劲!

    她见二黑窜到了山坡上一块突兀嶙峋的巨石下,探出头来,向她狂叫:“喵呜喵呜”,象是在喊:“快来快来,到我这儿来。”

    南不倒落在小树的丫叉上,双脚一点,鱼跃而起,向巨石扑去,当她刚落在巨石下,厚重浓稠的大雪洪流,便已轰轰隆隆,兜头而下,她身子往巨石下一滚,还好,未被冰雪的洪流卷走。

    巨石的形状象一个宽大的屋檐,冰雪的洪流,轰隆隆在它的两旁与前方落下,人躲在下面,安然无恙。

    不过,四周已被冰雪复盖封闭,南不倒取出火折子一晃,见二黑舒适地卧在她身旁,伸个懒腰,向她叫了一声“喵呜”,象是在说:没事啦,别怕。

    能不怕吗!头顶是雪崩的怒吼声,四周全是冰雪,巨石下的空间不大,如今还有氧气,过一会儿,氧气没了,就得闷死。

    二黑象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向巨石后转过头去,又叫了一声:“喵呜。”

    意思是:你看,后面有个山洞呢。

    南不到就着火折子定睛一看,果然,身后巨石内有个山洞,洞口不大,弯腰可入。南不倒道:“二黑,你在前面领路,咱们进去看看。”

    “喵呜”,二黑一骨碌起身,钻进了山洞,南不倒道:“慢点,慢点,黑古隆冬的,我可走不快。”

    不知要在山洞内呆多久,火折子得节约点用,她吹灭了火折子,收入怀中,摸着岩壁,弯腰向洞内走去。

    洞内通道曲折狭窄,仅容一人通过,越往里走,通道越宽,可容两三人通过了,又走了一会儿,便可直着身子走路了,南不倒在洞内捡了一把松明,用火折子点燃了,用作照明,如此,在洞内行走,就方便多了,她见洞的四壁十分光滑,洞内的道路,也十分平整,有的地方还有台阶,看样子,有人对山洞进行过整修加工,不象是个没人到过的野洞。

    越往内走,越觉着温暖,她索性脱下羊皮袄,夹在胁下,走不多久,拐过一个弯来,豁然开朗,眼前竟有个巨大的洞厅,洞厅内的钟乳石,琳琅满目、千姿百态,色彩斑斓的钟乳石间,山泉淙淙流淌,洞中有池,池水清彻见底,水中锦鲤成群结队、追逐嬉戏,二黑从池水中捕捉到一条肥大的锦鲤,躲在一边,管自品尝。洞外严寒彻骨,滴水成冰,洞内却温暖如春,微风拂面,真使人有恍若隔世之慨。

    洞厅中间,有一条曲折的小路,在小路中行走,就象到了蓬莱仙景。

    南不倒在小路旁拣块巨石坐下,靠着钟乳石,歇歇脚,她实在有些累了,将燃着的松明,插在钟乳石的孔穴里,欣赏着美景,困意袭来,便打起盹来。

    二黑吃完了鱼,更精神了,便独自进入山洞深处,查探情况。二黑每到一处,首先要做的事,便是四处巡视一番,确保主人的安全。在漆黑的洞内,二黑的碧眼,洞若观火,看得一清二楚,若是二黑不报警,就说明没有危险,有猫精在身边,大可高枕无忧了,今儿要没有二黑,自己真得挂了。

    南不倒盖着羊皮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

    柳三哥与黑骏马大黑在风雪中行走了许久。

    昆仑追风黑骏马大黑在前面顶风行走,柳三哥在后面跟着,没膝深的雪路,得亏大黑淌开了一条路,否则,难以行走。

    大烟泡始终在肆虐,山林里混沌一片,根本连方向都难以辨认。

    怎么办,难不倒会有危险吗?

    不管怎样,我要找她,不管能不能找到她,我也要找她。在这严寒彻骨的荒山里,充满着危险,尤其是,七杀手会不会遇上南不倒?要是遇上,那就糟透了!

    落在这些毫无人性的杀手手里,凶多吉少。

    柳三哥跟在大黑的身后,艰难行进,手中的火把,照不了多远,这样寻找,找到的可能,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渺茫,不过,在当下这般恶劣的天气中,也想不出有更好的办法,仅比不找要好一点点。

    突然,他发觉路边有点异样,路边坐着个雪人,一动不动,象是和尚在打坐,只是两只眼睛却在骨碌碌打转,而且,精光四射,不象是村童堆的一个雪人。

    雪人的鼻孔里还冒出热气来,一呼一吸,气息绵长调匀。

    柳三哥立时警觉了,这是个活人,是个内功悠长,武功深厚的活人。

    他一手依旧擎着火把,一手紧紧握住了剑柄,装作没有看见,连目光也未曾在这雪人身上停留,只是,他的耳朵聚精会神地辨别着风雪中的异常动静,随时准备出招迎敌。

    他想:也许,此人就是七杀手的老大白毛风,在这附近,白毛风又布下了圈套,等待自己入彀,那咱们就再玩儿玩儿。

    估计刚才马车发出的十二支短箭中,至少有一到二人中箭了,即或不死,武功也要大打折扣,要想组成七杀天罡阵,看来是不行了,只要布不成七杀天罡阵,谅你们也讨不了好去,风雪今夜,你们的账也该彻底清一清啦。。

    七杀手的老三、老四、老六、老七死了,七杀天罡阵布不成了,那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白毛风接纳阴山一窝狼,是为了重组七杀天罡阵,对付我与伏魔和尚李有忠,他们明白,否则,死是迟早的事。

    想不到刚刚组成的七杀天罡阵,竟瞬间被十二枝短箭击破了,成了个破阵。

    柳三哥这一连串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颔胸曲膝,静候其变。

    突然,雪人站起来了,头上、身上的积雪,簌簌滑落,原来是个和尚,腰间插着根拂尘,他合掌一揖,道:“借问施主,你可见过柳三哥?”

    柳三哥镇静自若,火把在来人脸前一晃,道:“噢哟,你是谁呀,吓我一跳。”

    其实,柳三哥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个高大的和尚,约摸三、四十岁,头上戴顶薄薄的褐色棉帽,身上穿着褐色棉僧袍,下打绑腿着棉鞋,兀自坐在雪地里,竟一点不怕冷,面色红润,可见体内真气非同小可。

    他是谁?这是白毛风的地盘,该不会是白毛风设的局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可着了白毛风的道儿。

    和尚和颜悦色,道:“实在对不起,吓着施主了。”

    柳三哥道:“何止吓着,连苦胆都差点吓化了,吓死了人,你赔呀,谅你也赔不出。”

    和尚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万望施主见谅,贫僧以后不敢了。”

    不知不觉之中,大烟泡消失了,雪也不下了,不知不觉中,连一丝风也不刮了,山野里显得异常宁静,传来夜枭的啼鸣与饿狼的嗷叫声。

    嘿,月亮还出来了,这就是东北的鬼天气,变得还真快。此刻,清辉照着白雪,四野如同白昼,柳三哥干脆把火把在雪地里一摁,呲溜溜一响,灭了。

    和尚突然问:“施主,你姓甚名谁?”

    柳三哥道:“我叫啥,管你啥事。”

    和尚道:“我想,你叫千变万化柳三哥吧。”

    柳三哥道:“你爱叫啥叫啥。”

    “请问施主,你是不是柳三哥?”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和尚道:“贫僧对三哥心仪得紧,想与三哥交个朋友。”

    柳三哥突然问:“你怎么称呼?”

    叫不醒道:“贫僧是少林寺的净空法师。”

    净空法师?就是少林寺的净空发痴叫不醒?听说他在四处找我,要比武过招。

    柳三哥头一摇,笑道:“没听说过。”

    和尚道:“贫僧在江湖上有一个雅号,大概你听说过。”

    柳三哥道:“那就说来听听嘛。”

    叫不醒道:“江湖上人称‘净空发痴’,‘痴’是痴心的痴,痴情的痴。”

    柳三哥噗哧一声,乐了,道:“听说过听说过,就是号称江湖上武功排行第二,大号‘净空发痴叫不醒’的那个武痴,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果然是净空发痴叫不醒!

    花痴见过,财迷见过,赌徒见过,鸦片鬼见过,人一旦迷上了啥,就会如痴如醉,不能自拔,象叫不醒这种武痴,世上倒极为少见。

    在如此风雪交加,狂风怒号的荒野,要找柳三哥比武,可见痴病有多重,真有些滑天下之大稽。

    叫不醒道:“没有那么夸张吧,江湖上的朋友爱开玩笑,其实,贫僧一点儿都不痴。”

    柳三哥道:“江湖上的人道,叫不醒小心眼儿,武功排行第二,心里不服,满天下找柳三哥比武,争强好胜,不象个得道高僧。”

    叫不醒道:“江湖上的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对了一半,说错了一半。”

    柳三哥道:“怎么叫对一半,错一半?我搞糊涂了。”

    叫不醒道:“贫僧找三哥已找了三年,起先,是有点小心眼儿,也有些名头之争,后来,觉得真没意思,百年后,人都没了,名将何附?就将争强好胜之心,一笔勾销了,只想跟三哥比武切磋,讨教几招,也好有所长进,同时也是玩儿。贫僧粗茶淡饭,平生一无所好,唯好武艺,打发光阴。其实,武功无止境,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何必去争个第一、第二呢,想想实在可笑。所以,江湖上的人说对了一半,说错了一半。”

    柳三哥觉得很有意思,不过,他急于摆脱叫不醒,要去寻找南不倒,没心绪跟他歪缠,道:“我告诉你,我不叫柳三哥,你找错人了,刚才,我在山道上看见柳三哥赶着马车经过。”

    叫不醒道:“我怎么没见着?”

    柳三哥道:“这大山上山路纵横交错,数都数不清,谁知道柳三哥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呀。又不是华山,自古华山一条道,你可别照搬硬套啊。”

    叫不醒道:“施主说得也有道理。”

    柳三哥:“叫不醒,咱们就此别过吧。”

    “好哇。”叫不醒脸上不动声色,一伸手,竟快如闪电,扣住了柳三哥的脉门,那一招,竟用的是少林寺的擒龙爪,好帅的手法,出其不意,准、快、狠兼俱,一切发生在刹那之间。柳三哥本可用昆仑甩云袖,化解来招,并反手用布满真气的袖口,切向叫不醒的手腕,若是切中手腕,这只腕子筋骨俱碎,就废了。不过,柳三哥没有这么做,他想,若是使了甩云袖,叫不醒当然会变招拆解,不可能这么不经打,一招间就将他拿下了。咱俩要真动上手,一时半刻就走不脱了,叫不醒是武学大家,立时认定自己就是柳三哥,必定纠缠着要与自己切磋一番。若想与叫不醒决出胜负来,肯定将在五百招之后,这一过招拆招,止少得花费半天时间。

    如今,我哪有时间啊!

    倒不是怕比试切磋,实在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心绪,南不倒是死是活,无从得知,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南不倒,在刚才这场持续了数个时辰的大烟泡中,南不倒不会有事吧?要是南不倒发生了意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要尽快摆脱叫不醒,就必须不让他认出自己。

    柳三哥装作不会武功,斥责道:“叫不醒,你想干啥?想抢劫?!想不到叫不醒是个做没本钱生意的,想不到少林寺也出强盗。”

    叫不醒真赖,哈哈一笑,道:“我怎么越看你越象柳三哥呢。”

    柳三哥道:“是呀,就算我是柳三哥,如今,你偷袭得手,扣得我脉门好疼好疼,动弹不得,这样一来,你就成了天下武功第一,柳三哥就成了第二啦,原来江湖上的排行榜是这么排出来的呀。呸,不排也罢,把人气死。”

    叫不醒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和你切磋切磋。我这一抓,你没有拆解,我知道,你是想说明自己不会武功,自己不是千变万化柳三哥而已,你别把我当傻子,其实,三哥,说句实在话,我一点都不傻,只是有一点点痴而已,武痴,这跟傻是不一样的。”

    柳三哥道:“嗨呀,跟你这人说话真累,你怎么说都有道理,我怎么说都没用啦。好,你真的把我当成柳三哥啦,你要比武就比吧,怪不得人家要叫你‘叫不醒’啦。我被扣住脉门了,你说是装的,我是三哥,我没被扣住脉门呢,你说我武功好,也是三哥,我进也是三哥,退也是三哥,今儿个,看样子我横竖要死在你叫不醒的手里了。天哪,我造了哪辈子的孽啊,将死在一个妄想症发足的疯子和尚手里啦。”

    叫不醒道:“施主,你别会错了意,我根本不会害你,我扣住你的脉门,其实也有我的苦衷,你千万不能怪我,要怪就怪柳三哥吧。”

    柳三哥道:“怪柳三哥干啥,他又没有犯我,犯我的人是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头一个要怪的人是你,是你这个贼秃和尚,扣住了我的命脉,让我浑身发麻,动弹不得,若是扣得我残废了,就找你们少林寺算账去,少林寺方丈,总不会不讲道理吧。”

    叫不醒这一下有点慌神了,道:“施主,别,别,别介,千万别去少林寺,你去一闹,方丈以为我真在外面干啥坏事了,回去便要责罚贫僧。其实,我只是想搞搞清楚,你到底是不是柳三哥,施主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不会把你弄残废的。”

    柳三哥道:“叫不醒,你现在总该搞清楚了吧,我不是柳三哥吧,我若是柳三哥,定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叫不醒摇摇头,道:“我还是搞不清楚,柳三哥太会易容改扮了,一会儿扮成游方郎中,一会儿扮成胡大仙,一会儿扮成绍兴师爷,一会儿扮成落魄书生,象孙悟空似的,八九七十二变,变得人头都浑了,今儿个,在雪夜荒野遇上你,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只是个毫无武功的寻常百姓?!越寻思,你越是个人物,越看你,越象柳三哥。”

    柳三哥道:“嗨,叫不醒啊叫不醒,要怎么说,你才能信呢!我,刘青山,是个收山货的小商贩,见天气好,进山淘货去了,哪知道运气不好,碰上了大烟泡,哪儿都去不成啦,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躲避风雪,大烟泡过去了,已是深夜,这才出来要回客栈去,你不信我是良善百姓,莫非我是山野厉鬼呀?!要是,一口把你吃了。行行行,你要跟我比武,你就比吧,我姓刘的认了。”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别过脸去,命脉听凭叫不醒扣着,你爱干啥干啥。

    黑骏马大黑,始终站在柳三哥附近,不时用前蹄,踢踏着冰雪。

    叫不醒道:“哎,看样子,你真的不是柳三哥,没听说过千变万化柳三哥,会赖在地上耍无赖。”

    突然,从丛林里飞出两条人影来,为首的那人,头戴狐皮帽,身披白披风,六十来岁,身材魁梧,圆脸白眉三角眼,左颊上长着一颗黑痣,黑痣上长着一撮白毛,正是七杀手的老大,暗杀魔王白毛风;另一人,相同装束,是刀疤五爷鬼见愁。俩人俱各手提单刀,飞身而来,围住了柳三哥。

    白毛风叫道:“叫不醒,千万别松手,他就是柳三哥,你一松手,柳三哥就跑了。”

    叫不醒道:“咦,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怎么认识我,连我的雅号都叫得出来!”

    白毛风哈哈一笑,道:“你是名人,晓得的人,当然多了。”

    叫不醒道:“我也认识你,你叫暗杀魔王白毛风,是不是?你也是名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怪了,柳三哥我怎么认不出,你们怎么一认就认出来了呢?”

    白毛风道:“我们跟柳三哥是老朋友啦,当然一认就认出了,前不久,我们还打过一架呢?”

    叫不醒对柳三哥道:“真的,三哥?”

    柳三哥摇摇头,道:“白毛风,你不要乱说好不好,我不是柳三哥已没个好了,我若是柳三哥,估计会更不妙。”

    叫不醒手中一紧,死死扣住三哥脉门,道:“三哥,贫僧鲁莽,多有得罪,只要三哥答应与贫僧比试武功,贫僧这就撒手。”

    白毛风道:“不要,千万别松手,一松手,就逃之夭夭啦。”

    白毛风二话不说,刀头一挑,疾向向三哥脖子上削去,这叫“一刀清”,端的快捷。三哥脚跟在地上一磕,人从地上飞起,头一晃,一刀落空。

    看来叫不醒只扣住了他的脉门,却没能使他动弹不得,刚才柳三哥说的全身发麻,几曾瘫痪,完全是信口开河,乱说一通。

    脉门是扣住了,对柳三哥来说,效果不大。

    白毛风见三哥脉门被叫不醒所制,得势不让人,一连劈出三刀,刀疤五爷同时出招,一时刀花乱飞,刀风四起,三哥扯着叫不醒,在雪地上腾挪闪避,竟然刀刀落空。

    突然,白毛风喝斥道:“二弟,怎么还不出手!”

    叫不醒面色一沉,一手扣住柳三哥的脉门,另一只手食中二指一骈,凝聚真气,向三哥胁下插去……

    柳三哥大惊失色!叫不醒是二弟?!少林寺的高手竟成了杀手帮的人?!莫非世道真的变了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