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九十七 三哥情乱中雪刀

九十七 三哥情乱中雪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三哥脚下一点,腾身飞起,扑向黑庄园。

    他头戴狗皮帽,身着光板子羊皮袄,腰间系一根黑色腰带,脚登鹿皮软靴,手上戴一付薄薄的羊皮手套,身在空中,已拔出长剑,修长的身材,依旧显得异常灵便,当他刚掠到围墙上,望楼上的三名保镖,手持连弩,不停发射,嗖嗖,嗖嗖,箭如飞蝗,三哥身形飞动,长剑挥舞,挟着一股遒劲的真气,将箭蝗俱各拨落。

    他无暇理会望楼上的保镖,穿过外院,向内院飞掠,将要掠上内院的墙头,只听得放箭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屋脊上,围墙上,树丛中,窗户内,箭如雨点,向他射来。

    柳三哥窜高伏低,剑舞袖挥,箭矢纷纷落地,周身毫发无损。

    他象没有看见这些保镖似的,提一口真气,直扑内院,有不知轻重的保镖,仗着自己手上有些斤两,提着刀剑,在屋脊上拦截,三哥剑影一起,即撂倒一个,掌影一扫,又带倒一个,三四个保镖从屋瓦上、墙头上惊呼栽倒,识时务的,便再也不敢上前了。

    月光如水银泻地,庭中一片空明。

    柳三哥掠到内院墙上时,只听得南不倒在庭中惊呼一声:“啊呀,不好。”

    三哥定睛一看,见白毛风单刀一带,将南不倒的宝剑带开一尺三寸,猱身而上,在南不倒腰间点了一指,当啷一声,南不倒长剑撒手,呆立当堂,白毛风探臂一揽,将南不倒挟在胁下,纵身掠入厅堂,哈哈大笑道:“可惜,柳三哥,你来迟了。”

    原来南不倒全身心沉浸在“无字真经十三剑”中,妙招叠出,将“十三剑”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虽时间一久,有些气促,众魔头一时半会儿倒奈何不了她,当听见空中鸽子叫时,忍不住偷瞥了一眼,见是雨点夫妇来了,心中大喜,想必三哥也该到了,就这一瞥一喜的瞬间,出现了一招败笔,她竟莫名其妙地劈了一剑空剑,这一剑,根本就是多余的,“无字真经十三剑”里,哪有这么臭的剑招,跟之前精妙绝伦的剑招相比,简直是臭到了极点,她身前的空门打开了三寸,待要搪塞掩盖,圈剑封闭时,迟了,白毛风的眼光何等老辣,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瞅准破绽,顺势用刀身将长剑向旁一带,这一招,叫“针大的缝斗大的风”,是“风雪连环十三刀”中的妙着,经他这一带,南不倒身前的空门又打开了一尺三寸,白毛风飞身抢前,贴靠出指,将南不倒点得动弹不得,从带刀、进身、出指、揽臂,一连串动作做得干净利索,一气呵成,兔起鹘落间,南不倒即刻就擒。

    殊不知,那一指,也是“十三刀”中上名堂的妙着,叫作“顺风送指指作刀”,又名“指刀”。

    柳三哥身在空中,大惊失色,喝道:“白毛风,放下南不倒。”顺手将手中长剑,脱手掷出。

    剑声锐响,嗡嗡龙吟,化作一道青光,向白毛风后背射去。

    白毛风连变三种身法,那道青光,也真奇了,竟如生眼睛一般,紧盯不放,白毛风情急间,回身挥刀劈向飞剑,当一声,暴起一篷火星,他竟连退了三步,虎口隐隐发麻,岂料,飞剑余劲未消,咻一声,竟依旧向他脖子上飞去,白毛风忙将头一低,忽觉头顶一凉,飞剑从头上发髻穿过,削下一篷花白的头发来。

    叮一声,长剑插入厅堂石阶之中,深及尺许,剑把一个劲儿颤悠。

    众魔见了,一时傻眼,可见柳三哥内力之浑厚。

    柳三哥双掌一圈,直扑白毛风。

    白毛风飘身后掠,掠上七龙堂前石阶,一手挟着南不倒,一手将单刀搁在南不倒脖子前,喝道:“站住,柳三哥,你再动一动,南不倒就死定了。”

    柳三哥硬生生地收住脚,站在七龙堂的石阶下,他感到十分无奈,苦笑道:“白毛风,你想干什么?”

    这时,众魔各执刀剑,将柳三哥不远不近地团团围住,远了不甘心,他们好象还有点不相信,那么多高手,难道就放不倒你?!近了又不敢,柳三哥的功夫,出神入化,别看他手中没了兵器,他的手脚肘膝,其实全是致命的武器,一不留神,就得去见阎王爷了。

    白毛风冷哼一声,道:“柳三哥,你该知道,本帮主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柳三哥冷笑道:“当然,杀人魔王白毛风嘛,岂是浪得江湖虚名!”

    南不倒的哑穴未点,尚能说话,她道:“三哥,别管我,仇人就在眼前,别管我,把这些魔头全干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别管我!”

    白毛风恼了,眉头一拧,掉转刀把,点了南不倒的哑穴,道:“住嘴,男人在做生意,妇道人家插什么嘴。”

    南不倒被点了哑穴,说不了话,急得干瞪眼,又气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白毛风随即刀口一转,又搁在了南不倒的脖子上,他道:“其实,本帮主不想要南不倒的命。”

    柳三哥道:“明白,你要的是在下的命,是不是?”

    白毛风道:“这倒未必,本帮主是搞暗杀出身的,没人出钱雇我,通常懒得出手。杀人又不是杀鸡,没有那么容易,并且,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的命先给弄丢了。”

    柳三哥笑道:“哈哈,看来,暗杀这个行当,虽然来钱快,可钱也不是好赚的呀。我想打听个事儿,不知该问不该问?”

    白毛风道:“那要看你问的是什么事,不妨说来听听。”

    柳三哥道:“二十五年前的柳仁宽血案,是你带着干的吧?”

    白毛风道:“明人不做暗事,不错,我是带头大哥。”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如此直白,点头直认案底,既在意料之中,又略感突兀,柳三哥心头腾地燃起一把无名怒火,双眼一瞪,顿时精光四射。

    围住柳三哥的众魔,心头一怵,俱各往后撤了一步。

    白毛风以为柳三哥要动手了,惊道:“别动,柳三哥,你要动一动,南不倒就得死。”

    柳三哥道:“慌啥,我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呢,如今,你手里捏着张王牌呢,该发慌的,是我呀。好,敢作敢当,不愧为暗杀帮的帮主,我问你,柳案雇凶者是谁?”

    白毛风道:“呀哈,这个嘛,这个本帮主忘了,即便没忘,也不能说,这是我帮的规矩,须为雇主保密。否则,这碗饭以后就没法吃了,也没法再在江湖上混了。望柳三哥见谅。”

    柳三哥道:“既然你不肯说,我也就不强求了,我信一句老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看来,我俩的过节,这辈是子无法化解了,那该与我俩自个儿来了断吧。我想,我俩的事,跟南不倒无关吧,你说呢?”

    白毛风道:“当然。”

    这时,阴山狼靠近白毛风,道:“帮主,你对付柳三哥,南不倒就交给我吧。”

    白毛风点点头,阴山狼将南不倒揽入怀中,用一把匕首,顶在南不倒胸前。

    柳三哥接着道:“我跟你做个交易好不好?”

    “什么交易?”白毛风问。

    柳三哥道:“你放了南不倒,我替她做人质,好不好?”

    白毛风哈哈大笑,道:“不好,一点儿都不好,你的功夫出神入化,有谁能制得住你呢?江湖上风传的,什么‘挪穴移位法、缩骨游蟮功’端的厉害,一不个小心,就被你算计了,这种蚀本生意,本帮主可不敢做,哈哈,不行不行,本帮主生性谨慎,不敢造次,请柳三哥海涵。”

    柳三哥道:“你扣住人质南不倒,想要干什么?”

    白天毛风道:“非常简单,本帮主别无它求,只要你一句话。”

    “一句话!什么话?”

    白毛风道:“只要你答应,从此不与本帮主作对,本帮主就放了南不倒。”

    柳三哥奇道:“人说的话,你也信?人的舌头没骨头,今天这么翻,明天那么翻,今天这么说,听听有道理,明天那么说,听听也有道理,掉头翻身,归根结底,他都在说自己怎么有道理,别人怎么没道理,人的嘴,你也信?”

    白毛风道:“你是大人物,跟常人不一般。”

    柳三哥笑道:“越是大人物,有时越不能信,大人物那些貌似堂皇的话,往往是骗人的鬼话,小老百姓吃大人物的苦头,难道还没吃够么!其实,远不如相信自己来得可靠,我只信自己,不信别人,更不信大人物。”

    白毛风道:“千变万化柳三哥是江湖大侠,言必信,行必果,不管你怎么说,我信定了。”

    柳三哥道:“你就不怕我当面答应了,转身就赖账?!”

    “不怕,本帮主只怕你不会答应,却不怕你赖账,因为,你根本就不会赖账。有些人的话,尽管信誓旦旦,也断乎信不得,你信了,那就死定了,即便死不了,也会被他坑个半死;有些人的话,话不多,只要他答应了,就不会变卦,即便死到临头,也不肯改口,这种人太少了,如凤毛麟角,你就是后一种人。”

    柳三哥苦笑道:“哈哈,承蒙夸奖。如果,你想要的,在下不答应呢?”

    白毛风道:“我想,你也不会答应。不过,别急,本帮主给你七天时间考虑,七天后的子夜,就在这七龙堂,咱们再做最后一次交易。记住,你只能一个人来,多来一个人,交易取消,逾期至此,本帮主就撕票了,本帮主撕票撕多了,也撕疲了,不当回事,记住,逾期不候,须怪不得本帮主。”

    柳三哥愤懑之极,踏上一步,白毛风道:“别动,柳三哥,你再动一动,我就让迎欢结果了南不倒。别逼我,别动。”

    柳三哥叹口气,强自压抑住内心的冲动,向后退了一步。

    白毛风道:“你放心,在这七天中,南不倒会得到上宾优待,咱俩七天后再见吧。”

    白毛风手一挥,众魔俱各跃上台阶,进入大厅。

    柳三哥独自怔立在石阶前,他从来没有感到如此一筹莫展、孤立无援过,这是他此生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绝望”!什么叫“孤独”!什么叫“致命的打击”!

    眼看着白毛风一刀横腰,老妖狼挟持着南不倒,小心翼翼向厅堂倒退的模样,他的心碎了,不知道如今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如今该说些什么。

    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竟然在自己眼前被活生生带走,他心痛得如同刀铰一般,骤然间,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就在此时,柳三哥身后的假山,闪出一条人影来,正是神出鬼没龙卷风。

    原来,他守在大厅旁的洞口,却一直不见有动静,便在厅堂窗口暗中观察,突见柳三哥从天而降,之后,他见白毛风劫持了南不倒,大喜,又见柳三哥神色恍惚,便记起了鬼头鳄的话:“陷入情爱中的男女,智能最为低下,现在是对柳三哥再次发起宰杀的最佳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如今,龙卷风亲眼目睹了柳三哥失魂落魄的模样,看来,柳三哥确是个情种,已魂不守舍,方寸大乱,千万千万不要错失良机啊!

    龙卷风大喜过望,紧了紧手中的单刀,便从大堂侧门溜出,沿着树木与假山的阴影,悄悄潜入距柳三哥最近的那一丛假山,等待时机,以求一逞。

    当柳三哥叹气后退,痛苦茫然,六神无主之际,他确定绝杀的最佳时机到了,便提气屏息,手握单刀,无声无息地扑向柳三哥,单刀一花,一道漂亮的刀弧,无声无息地撩向柳三哥的后脖根,那一刀,既无刀风,也无刀声,看似毫不着力,幅度不大,却准、快、狠、毒,是“风雪连环十三刀”中的又一杰作,叫作“飘雪无声胜有声”,因其如雪花飘落,悄然无声,故又叫作“雪刀”。

    若是在平时,你便是再“飘雪无声”,柳三哥也能察觉,柳三哥是当今江湖一代武学奇才,不仅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并且,能凭借敏锐的嗅觉,察觉刀枪箭矢的临近,即刻作出恰如其分的应对。

    这一次,却是个例外,他的心情糟透完了,南不倒这一走,生死难料,如若惨遭毒手,情何以堪。此情此时,也许就是当面给他一刀,反应不反应得过来,还是个问题呢,又何况,是从背后发起的突袭呢,更何况,是一招千锤百炼、刀落无声的“雪刀”呀!

    死亡瞬间便会发生,倒退着走的白毛风看见了,倒退着走的阴山狼也看见了,他俩对望一眼,相视一笑,柳三哥却视而不见。

    鬼头鳄与阴山一窝狼的狼崽子们,站在厅堂口,也看见了。他们是江湖杀人越货的老手,心里在喊,好刀啊好刀!却面无表情,直勾勾地看着这惊心动魄的扑击场景,似乎一切如常,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不会发生,他们生怕柳三哥在最后一刻惊觉,突生变故。

    南不倒当然也看见了,她苦于口不能言,想喊无声,甚至连嘴唇都动不了,意识到,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看着自己被豺狼掳走了,三哥才痛苦欲绝,成了个木头人儿。刚才要是我小心一点,心不旁骛,白毛风就休想拿住我,三哥就不会变成木头人儿,三哥死了,说到头,是我害的。这一刻,她真切地感觉到,三哥的情有多重,三哥的心有多真,唉,该死,我真该死!她闭上双眼,泪水夺眶而出。心道:别了,三哥,咱们在奈何桥上相见吧!

    柳三哥泪眼凄迷,望着南不倒的泪脸,心痛欲绝,他哪里知道,已死到临头了啊。

    庭中有棵高大的柏树,枝繁叶茂,树上的野山猫二黑当然看见了,在这关键的一刻,突然,它迸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喵呜……”这一声尖叫,在静夜里,声如裂帛,撕心裂肺,令众人俱各心头一凛,吓一大跳。

    扑向柳三哥的龙卷风,被二黑这一叫,陡然一惊,削向三哥后脖子根的这一刀,一滞一偏,慢了半拍,偏了一寸,结果就不一样了。

    柳三哥听见二黑发出的绝命一叫,陡然惊觉,一惊之后,是陡然一醒,他心念电转,知道有变,立即感觉到,后脖根阴气逼人,当即头一低,一式“乳燕掠地”,扑向石阶上插着的长剑,恰好,龙卷风削向后脖根的一刀落空了,不幸的是,豁啦啦一声响,龙卷风锋利的刀尖,切入羊皮袄及内衣,在柳三哥的左肩,划开了一条三寸长的血口子,鲜血喷溅,洒了一地。

    柳三哥抓住剑柄,拔剑在手,凌空转身,长剑一挑,一式“无字真经十三剑”的妙招:“无巧不成书”,一剑插向龙卷风的心脉,动作简洁,准确快捷,龙卷风大吃一惊,收势不住,只得借势,往旁斜掠,嗤溜溜一声脆响,胸前衣衫,划开一条大口子,幸好未伤及肌肤,总算捡了一条命,他窜到一旁,兀自握刀,呆立当堂,一颗心竟“砰砰砰”,狂跳不已。

    柳三哥脚下一点,扑击龙卷风,被飞身而来的白毛风截住,两人斗作一团,龙卷风大喊道:“弟兄们,上啊,柳三哥中刀啦,撑不了多久啦。”

    呼啦啦一下子,堂上除了阴山狼挟持着南不倒外,其余的人,无论是带伤的还是不带伤的,全冲向堂下,与柳三哥拼命,甚至连腿伤未愈,拄着拐杖的迷魂狼,也手握单刀,骂着脏话,一蹦一瘸地冲出大厅。

    喊杀之声四起,柳三哥被围在垓心,他发觉左臂已动弹不得,血流如注,知道耗不了多时,自己就会因失血过多,力不能支,死于乱刀之下。

    自己一死,家人的血海深仇便将永不得雪;如果自己死了,南不倒也就完了,白毛风会毫无顾忌地随意处置南不倒,南不倒又是个酷爱自由的性情中人,她多半会自杀身亡。

    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希望!

    为南不倒活着,给她一点希望;为死去的家人活着,让他们能在另一个世界看到,暗杀帮的最后复灭。

    我不能死,我要活着!

    强烈的责任感,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与力量。

    柳三哥非常吝啬地挥动着长剑,他的剑招非常简洁,没有一招多余动作,甚至让人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剑招,象一个根本不会用剑的人似的,刺、挑、削、撩,一招一式,朴实无华,奇怪就奇怪在,柳三哥每刺出的一剑,都恰到好处,每一剑都非常有效,令人叹为观止。

    其实,越是简单的剑招,越是高妙,越是朴实无华的剑招,就越是威力无穷。

    白毛风与龙卷风,将“风雪连环十三刀”,竭尽全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必欲置柳三哥于死地而后快,却不料柳三哥却神色淡定,举重若轻,长剑一削一挑之间,便化险为夷了,同时,不忘了反手攻上两剑,还以颜色,杀得两人手忙脚乱,险情叠现,那些狼崽子的砍杀,十分卖力,却更奈何不了柳三哥,一式“无边风月”,变幻出来的刀光剑影,更是历落缤纷,飘忽不定,比起南不倒使的同样招式来,其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若稍一不慎,便会被飘忽的剑影,吃上一剑。

    柳三哥左臂的血还在流,月光下的左臂,看起来红得发黑,袖口时不时滴下鲜血。

    柳三哥从内院打到中院,从中院打到外院,没人能阻止得了他,他要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外院的大门紧锁着,众魔既不能贴近柳三哥,就不即不离的缠着他,差不多了吧,人的血总有流尽的时候,血流尽了,你的剑还有用么!剑就成了死剑!

    白毛风喊道:“弟兄们,最后的胜利就在眼前,缠着柳三哥就是胜利,缠着他,缠死他!”

    柳三哥这时觉得中气有些不继,知道再不走,就得挂了。

    打开大门,那已是不可能的事了,那沉重的门栓,他估计目下,自己已无力举起,何况一只手动不了,另一只手握着剑呢,身旁群狼嚎叫,也容不得你去开门。

    他知道昆仑追风黑骏马大黑定在门口等他,只要出了大门,就有希望。

    柳三哥拼着最后一口丹田之气,脚下一点,飞身而起,越出高高的围墙。

    众魔呆了一呆,旋即展开轻功,相继越墙去追。

    柳三哥落地时,几乎就要栽倒,他用剑支撑了一下身子,踉踉跄跄往前奔了几步,发觉黑骏马大黑正从树丛里窜出,向他飞奔而来,他笑了。

    瞬间,大黑已到身旁,可柳三哥膝下一软,竟一膝跪地,再也无法起来,背后白毛风与龙卷风飞快掠来,大黑前蹄屈膝,跪在柳三哥跟前,柳三哥咬牙硬撑,爬上马背,抱住马脖子道:“大黑,跑,快跑……”

    龙卷风已到近前,一刀向柳三哥后背砍去,大黑头一仰,前蹄奋起,后腿发力往前一窜,那马竟如一道风似的向前飞出,一跃数丈,瞬间脱离险境,柳三哥得以刀下超生,他将剑插进剑鞘,死死抱住马脖子,昏死了过去。

    大黑如一道黑色闪电,在月夜的草甸子里飞驰,往远处的原始森林奔去。

    众魔俱各傻了眼,唯独毒眼狼连连赞叹道:“好马,真是匹绝世龙驹啊。”

    白毛风顿足叫苦,吩咐手下道:“快,备马,凡受伤的在家歇着,身上没伤的,跟我去追杀柳三哥,还有,带两头猎犬,寻迹追踪。柳三哥呀柳三哥,你就是跑到天边,也跑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

    大黑在飞奔,柳三哥醒了,他呐呐道:“大黑,停一停,停一停。”

    大黑站住,柳三哥挣扎着从马鞍上坐起,解开腰带,脱下羊皮袄,从怀中取出金创药,解开衣领,伸手将药膏抹在肩头伤口上,用纱布扎上伤口,又掏出一粒“九天还魂药”塞入口中,再穿上羊皮袄,系上腰带。

    在东北严冬的野外,没有这件光板子羊皮袄,人会冻得梆梆硬的。

    柳三哥已极度虚脱,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已累得气喘咻咻。

    隐隐听得身后传来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夹杂着狗吠声,火把的火炬,透过密林,闪烁可见,知道追兵带着狗,跟踪追来,他拍拍马脖子,道:“大黑,咱们找马车去。”

    大黑认识路径,四蹄撒欢,载着柳三哥,向藏匿马车的林子里奔去。

    一会儿,大黑就将追兵甩远了,后面追来的马蹄声听不见了,火把的火光,也看不见了。

    大黑奔跑时,速度极快,柳三哥骑在马背上,却如骑龙驭风而行,丝毫没有颠簸劳顿之感。

    不久,大黑奔到林中马车藏匿之之处,呜溜溜一声长嘶,将在马背上昏昏欲睡的柳三哥唤醒,柳三哥支撑着睁开眼,想起了枣红马,他又对大**:“大黑,咱们去找枣红马吧。”

    大黑又载着柳三哥奔到拴枣红马的密林里,柳三哥拔出长剑,将枣红马的缰绳砍断了,道:“枣红马,你走吧,自寻生路吧,你跟不上大黑的,跟着大黑,你的腿会跑断的。”

    他一牵大黑的笼头,又催马来到马车藏匿之处,挣扎着爬下马背,用手去扒拉堆在马车上的积雪,扒拉了没几下,便气喘咻咻,靠在雪堆上歇力了,他真怕自己就此昏死过去。

    神马大黑,极通人性,伸过脑袋来,用头颅去挤推积雪,不几下,就看见了马车的车门。

    柳三哥笑了,他的笑非常苍白,非常无力,几乎连站都难以站稳了,他抱着大黑的脖子,才不致栽倒在地,必须打开车门,取出昆仑神药:补血养心鹿神液。

    如今,自己失血过多,随时有昏厥的可能,只有服用了“补血养心鹿神液”,才能维持清醒,不致昏迷。

    问题是,鹿神液装在一只葫芦里,是液状的药物,由昆仑白鹿的精血,加上何首乌、冬虫夏草等名贵中药调制而成。柳三哥记得,今儿一早,离开马车时,马车下的炭炉,还有余温,经过将近一天了,炭炉熄灭后,马车内的温度,会不会降到冰点,把葫芦里的药液冻成冰块了?

    冻成冰块的药怎么吃?让它化了,需要时间,带着猎犬的马队,就要来了,要真成了冰块,就不能吃了。

    他一按马车车门的暗钮,啪一声,马车弹开。车内扑出一股暖气,他心头一喜,爬进车内,从马车一角摘下葫芦,一摇,心顿时凉了,葫芦里的药液结冰了,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休想饮用。刚才,马车里的暖气,是不假,只是与车外的气温相比较为温暖而已,其实车内气温早已到了冰点以下。

    他坐在马车的门槛上,傻了,凭自己现在的体力,根本休想将马车周围的积雪清除,更遑论将骏马大黑套上马车了。

    大黑好象明白了他的意思,拼命地用马头去推挤车前车后的积雪,用马蹄去刨堆积在车辕内的雪,不一会儿,积雪清除得差不多了,马车现形了。

    柳三哥心头一喜,试一试吧,要是这一招不灵了,马车就只能撇在这儿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倒出一粒绿色药丸,这药丸叫“昆仑雪莲还阳丹”,吞入口中,稍顷,丹田升起一股暖流,在周身流转,觉得手足暖洋洋的,竟能慢慢从门槛上站起来了。

    他知道,这种感觉不会长,得赶快套上马车走人。

    大黑非常乖巧地走到柳三哥身旁,三哥卸下笼头,扒下马鞍,搬上马车,咬牙抬起车辕,他的心怦怦狂跳,出了一身冷汗,才勉强将大黑套上马车。

    他在马车的门槛上坐了会儿,扶着马车的门槛,打开车下碳炉的炉门,点着炭炉,添上黑碳,关上炉门,才总算松了口气。

    要想活着,必须要喝“补血养心鹿神液”,车内有温度,才能化开药液的冰疙瘩。

    这时,身后的马蹄声犬吠声又隐隐传来,火把的火光闪烁可见。

    柳三哥对骏马大**:“大黑,往北跑,朝着北斗星的方向跑,甩掉追兵。”

    大黑又仰起它修长的脖子,呜溜溜,一声长嘶。

    柳三哥挣扎着爬进马车,一按暗钮,啪一声,车门关上,在最后的意识里,他听见马车格崩格崩响了几下,大约车轮挣脱了冰雪的羁绊,车身一阵剧烈摇晃,车顶的积雪,簌簌摇落,马车动了,车轮在冰雪上格支格支辗转的声音响起,马车起程了,三哥松了口气,东北的严寒真邪乎啊。

    那只装着神药,性命攸关的葫芦就挂在车角,晃晃悠悠地颠动着,柳三哥昏睡了过去,能不能醒来,要看他的运气了,……

    ***

    不知过了多久,柳三哥醒了,他发觉马儿还在跑,车轮在辚辚滚动,车内非常温暖,移开车窗一看,天已大亮,阳光灿烂,白雪皑皑,窗外虽未刮风下雪,毕竟是东北的冬天,一股寒气袭来,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忙将车门合上,只留一条缝隙,呼吸新鲜空气。

    摘下车角的葫芦,一摇,葫芦里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知道“补血养心鹿神液”已融化,便摘下葫芦,拔开塞子,咕嘟咕嘟,喝了几口,片刻后,便觉精神好了许多,又喝了几口,周身感到温暖如春,手脚伸展自如,只是左臂,还须小心,动作一大,肩头伤口,便痛如刀割。

    他坐在车上运气打坐,将昆仑九天混元真气,催动药液,在周身上下运行了三周,顿时觉得,丹田的暖意向手脚发散,精神陡长,神清气爽。

    柳三哥知道,自己命大,从鬼门关闯过来了。

    他打开车窗,“吁”了一声,招呼大黑停车,马车在路边停下。

    这是林间的一条山路,四周无人,也无车马,后面的追兵早就被甩得没了影子。

    柳三哥关上车窗,脱下外衣,仔细察看肩头伤口,这一刀砍得不浅,几乎伤及肩骨,幸好伤口没有发炎,他取出药箱,用药水清洗伤口,重新敷上金创药,用纱布包扎妥当,又换上干净内衣,裤子上沾满了血迹,换上干净的裤子,从车座下取出一件黑色羊皮短袄,穿在身上,系上腰带,又用布带打个结,挂在脖子上,左臂穿进布带圈里,可避免磕碰左臂,伤口开裂。

    一切装束停当,柳三哥打开车门,跳下车。脚步有点虚,却已能行走,将车内的马鞍、笼头,整理好,塞入车座下,将换下的羊皮袄及带血衣裤一卷,也塞入车座下,从另一边的车座下,取出被子、枕头,放下车座靠背,马车内便有了一张舒适的床。

    柳三哥打开车底的碳炉,添上几块黑碳,见炉子烧得旺旺的,方才关上碳炉的炉门。

    一阵忙乎,甚感饥渴,他用右手,从车尾的车箱内,取出柴火,挑个避风处,支起野炊的炉子,点上火,锅里放满雪,烧水喝。取出冻硬的馒头,用匕首挑着,烤香了,边烤边吃,吃得挺香,渴了,就喝几口“补血养心鹿神液”,觉得又添了几分精神。

    锅里的水开了,他用杯子勺一杯,放在雪地里,一会儿凉了,就喝,竟喝了三杯。昨天,他流了太多的血,如今,当然需要补充体液了。

    柳三哥明白,止少还得静养七天,才能恢复武功。

    这七天,必须好好调养生息,七天后,再到“七龙堂”找白毛风去,他深信,只要自己活着,白毛风就会拿南不倒与自己做交易,就不会胡来。

    自己不能死,必须活着,为南不倒好好活着。

    然后,柳三哥给大黑喂料。他想起了车顶鸽舍的鸽子,吹一声口哨,一角小黄旗旁的鸽巢内,飞出信鸽小蓝、小白来,他撒了两把包米,尽由它们在雪地里啄食。

    雨点夫妇的鸽巢旁插着一角小红旗,鸽巢空着,南不倒不在了,雨点夫妇还会回来吗?南不倒回来了,它们就能回来,南不倒不回来了呢,柳三哥不敢再想下去了……

    想起南不倒,柳三哥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马蹄声惊醒了他的沉思,吃了一惊,回头一望,见后面有一骑驰来,马上无人,稍近一点,见是南不倒的枣红马,原来,枣红马一直在大黑身后尾随,未能离去,看来枣红马也颇通人性,并非凡品啊,其实,枣红马奔跑速度比一般的马还快许多,只是不能与大黑相提并论而已。

    等枣红马来到近前,柳三哥为枣红马解下笼头,也给它喂了饲料。心想,你能跟就跟着吧,后面有追兵,我就不让你套车了,免得影响大黑的速度,等彻底摆脱了追兵,再给你上套。

    他拍拍枣红马的脖子,枣红马长声嘶叫,象是十分欣喜的模样,又跑到大黑旁,与大黑交颈厮磨,分外亲热,看得柳三哥呆了一呆,马尚如此,何况人乎,不禁心中一酸,凄然涕下。

    吃喝完了,柳三哥收拾起炉灶杂物,大黑拉车,不用人赶,他对大**:“大黑,往北走吧,不用跑得太快,坏人追不上咱们。”

    大黑象是听懂了似的嘶叫了两声,一阵困意袭来,柳三哥爬上马车,昏昏沉沉睡去,任凭大黑,带着枣红马,驾车前行。

    昏睡中,他做了许多梦,每个梦里都有南不倒,模模糊糊,不甚清楚。睡梦中,他仿佛听见大黑在嘶叫,一会儿,大黑变成会说人话了,道:“三哥,醒醒,情况不妙啊。”

    他觉得有点怪,大黑能听懂我的话不假,不过,不会说人话呀,它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呀?

    又听得枣红马也在咴咴地叫,一会儿,枣红马也会说人话了,道:“三哥呀,快醒醒,有人打劫了。”

    柳三哥陡然惊觉,掀掉被子,从床上坐起,听见马车外,有个声音粗厉的男子,敲着门,大声问道:“车里有人吗?”

    又有个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道:“你门拍得山响,没人答应,哪会有人啊,八成这马儿,趁着主人有事,便自个儿开溜了。”

    男子道:“也就是说,咱们今儿捡了辆马车?”

    少女道:“何止一辆马车呀,还外加一匹马呢。”

    男子道:“只听说过东北‘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哈,今儿还让咱遇上了‘马车飞到饭锅里’了。”

    少女的声音道:“还有呢‘枣红马儿蹄声响,一跑跑到饭锅里’呢。”

    一个苍老的声音插话,问:“枣红马?怎样一匹枣红马?”

    少女的声音道:“回恩师,通体红色,唯独马额上有一团雪花似的白毛。”

    苍老的声音道:“咦,那不是不倒的马儿吗?!叫啥来着呀?”

    少女的声音道:“叫大红枣儿。”

    苍老的声音道:“对大红枣儿,就叫大红枣儿,亏她想得出来,她怎么不取‘大红灯笼’呢,小小年纪,一肚子怪主意。”

    少女的声音道:“那是姑娘有学问。”

    苍老的声音道:“屁个学问,心野着呢,贪玩。”

    少女的声音道:“恩师,其实这匹‘大红枣儿’呀,门生看着也象是少爷的,只是有点不敢认,哪有那么巧的事呀,再说,也不见小李子,也不见咱家少爷呀。”

    苍老的声音道:“打开车门看看,不倒会不会见我来了,就跟小李子,躲在车里不敢见我呀。”

    粗厉男子的声音,道:“是,恩师。”

    男子清了清嗓子,却不敢无礼,连车门也不敲了,道:“南少爷,劳动您了,开个门。”

    苍老的声音道:“仙童,你怎么变得如此文质彬彬了?做事拖泥带水,不成体统,敲个门都不会,还要老夫亲自来。”

    仙童不敢作声,退后几步,看来规矩挺大啊。

    一个老人拄着拐杖,在雪地上卡嚓卡嚓走路的声音。

    柳三哥一听,便知是南海药仙南极翁与他的两个宝贝门徒了,他们到东北来干啥?

    柳三哥一按开关,车门打开。

    南极翁正要敲门,见里面出来个人,道:“哟,吓我一跳,原来里面呆着的是个陌生人啊。”

    见柳三哥睡眼惺忪的模样,叹道:“老夫见过懒的,没见过象你这么懒的,你就由着马儿在街上乱跑,只顾自己酣是酣,屁是屁的死睡,要是压坏了小孩子,看你还懒不懒!”

    柳三哥道:“承蒙老先生教诲,小人一时贪睡,做了错事,以后断断不敢了。”

    这时,柳三哥看清了,面前站着三个人,分别是南极翁与他的两个门徒:南海仙童、南海仙女。

    一辆古老陈旧的马车,横陈在路中央,挡住了大黑的去路,道路狭小,又不能掉转马车回头跑,怪不得大黑与枣红马一个劲儿嘶叫。

    南极翁朝他上下打量一番,道:“赶车的,你真能睡呀,时近正午,还躲在马车里睡觉,莫非昨晚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啊?”

    柳三哥顺水推舟,道:“呀,老先生真行,一猜就准,小人就好那一口。”

    南极翁问:“你是干啥的?”

    柳三哥道:“小人是个收山珍的小贩,老爷子要卖些啥呀?”

    柳三哥与南极翁在洛阳有过一面之缘,柳三哥当时是个落魄文人的装束,如今,却易容成了东北收山货的小贩,服饰变了,面容也不一样。

    南极翁自然认不得柳三哥了,柳三哥却认得南极翁。

    南极翁道:“你看我是个卖山珍的人么?”他指指自己身上穿着的百衲棉袍,道:“老夫穷得叮当响,还有啥山珍可卖呀。”

    柳三哥道:“穷?哈哈,笑话,你头上戴着的火红色狐皮帽,非常值钱呢。”

    南极翁问:“这也算山货?”

    柳三哥道:“当然啦,山货的含意十分宽泛。”

    “想要吗?”

    “想。”

    “值多少银子?”

    “我出个高价,你肯卖吗?”

    南极翁道:“只要价钱合适,当然卖。”

    南极翁本是个财迷,只要有钱可赚的生意,当然要做。

    柳三哥道:“一两三钱银子,如何?”

    南极翁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这顶狐皮帽,是在沈阳花了一千两银子买的,问:“多少钱呀?你再说一遍!”

    柳三哥憋住笑,道:“一两三钱银子。”

    南极翁问:“这就是你出的高价呀!吓,这个价格,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柳三哥道:“这顶狐皮帽值一两银子,还有三钱银子嘛,是给你老的一个彩头,算咱俩的见面礼。”

    南极翁恼道:“开玩笑!这个价格,你卖给我。”

    柳三哥道:“行,要多少?”

    “要多少我买多少。”

    “老爷子,你总得报个数呀。”

    “一百顶,一百顶狐皮帽。”

    柳三哥道:“行,你等着,我马上回屯子里去取。老爷子,把银子准备好,我去去就回。”

    柳三哥准备开溜了。

    南极翁怕上当了,道:“你不要拿狗皮帽当狐皮帽卖哟。”

    柳三哥道:“哪能呢,生意人讲究个诚信,有了诚信,才有回头客嘛。”

    南极翁连连摆手,道:“哼,诚信,肯定是假冒货!现在的假货做得比真货还真,你大概是个制假售假的不法商人吧,老夫才不会上你的大当呢,不要了,不要了。”

    柳三哥道:“老爷子要真不信,小人也没办法,哎,以为接了一单大生意,到头来却空欢喜了一场。得,咱得回家啦,去晚了,老婆又得骂山门了,老爷子,借个光,让小人的车过去。”

    南极翁一脸不悦,也不答话,手一拨拉,柳三哥身体虚弱,被拨拉到了一旁,他探头到马车内左右一看,见没藏着南不倒与小李子,回头满脸狐疑地打量枣红马,自语道:“这马儿我是越看越象啊。”

    突然,厉声问柳三哥:“这马是你的吗?”

    柳三哥道:“是捡的。”

    “在哪儿捡的?”

    柳三哥道:“噢,不,不是捡的,应该说,是它自己跟来的。”

    “‘大红枣儿’为什么要跟着你?”

    “哪来的大红枣儿呀?”

    “这枣红马就叫大红枣儿。”

    “原来如此啊,大红枣儿要跟着我,我怎么知道,你该自己去问问它呀。”

    南海仙童见柳三哥顶嘴,刷,拔出长剑,指着柳三哥的胸口,道:“不得无礼,从实招来。”

    南海仙女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柳三哥。

    柳三哥装作惊慌失措,道:“别别别,大哥,小人是做小本生意的,没带几个钱,你千万别伤害小人,小人身上的钱,你老想要,全掏给你,只求大哥留小人一条活命。”说着,就要往怀里掏银子。

    南极翁虽爱钱如命,却颇有操守。认为钱是可以靠行医或做生意去挣的,那样挣来的钱,花着才安心;若是靠谋财害命、为非作歹得来的钱,就是造孽钱,上帝是要惩罚的,决计没有好结果。

    他懂得敬畏上帝,一生不敢做丧天害理之事。

    当时,南极翁道:“你别怕,谁要你的钱,你当我们是土匪啊。只要你实话实说,啥事儿也没有;如果隐瞒搪塞,到时候,别怪我的门生剑下无情。”

    柳三哥真有点累了,靠在车身上,道:“老爷子怎么问,小人就怎么说,不敢有半句假话。”

    南极翁道:“这大红枣儿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跟上你的马车的?”

    柳三哥道:“是在今儿早晨,距此地三四十里地的富贵屯儿跟来的。小人知道,别人的东西不能拿,当时小人用鞭儿赶大红枣儿走,却说啥也赶不走。后来,小人就管自进马车内睡觉了,直到被你们叫醒。”

    南极翁问:“你这些天,一直在这一带穿村过屯,收购山货?”

    “是。”

    南极翁又问:“可见过有一辆马车,跟你的车差不多模样,有两匹马驾车,一匹是黑马,一匹是大红枣儿,赶车的是个黑脸小子,噢,或者是两个黑脸小子,有时,是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赶车,从附近经过,向长白山方向去了?”

    柳三哥道:“有点儿不对。”

    “唔,怎么不对?”

    “是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与一个黑小子赶车,看样子挺亲热,猜不透他俩是啥关系。”

    南极翁气恼道:“你说得太对了,管他呢,他俩是啥关系,跟你没关系,干你屁事,你眼红了是不是,真要命,也轮不上你眼红呀。”

    柳三哥暗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小人该死,不该胡猜。”

    南极翁余气未消,道:“你见黑小子时,可觉有异样?”

    柳三哥道:“关小人屁事,有异样也跟小人毫不相干。”

    南极翁道:“这回跟你有关了,我叫你说,你就说,说!你看黑小子有何异样?”

    柳三哥道:“只觉得他俩挺热乎。”

    南极翁恼道:“真是个劈不开的榆树疙瘩,你就没看出些啥来?”

    柳三哥搔搔头,道:“没有呀,真看不出些啥来?”

    南极翁道:“你没觉得黑小子肚子有问题吗?”

    “啥问题?”

    “黑小子的肚子有没有鼓起来?”

    柳三哥一拍大腿,道:“嗨,被老爷子一说,还真是,真鼓起来了,还鼓得老高呢,小人以为黑脸小子是得了鼓胀病呢。”

    南极翁瞪他一眼,道:“得你娘个鼓胀病!尽他妈的胡扯!”

    他又捶胸顿足,仰天叹道:“哎呀,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气死老夫也,气死老夫也,南家的台面全给不倒丢尽了,我得赶紧找到那两个小畜牲,决不与柳三哥善罢干休!赶紧赶紧打胎,赶紧打胎,不倒要真嫁给柳三哥这穷小子,再生出个小柳三哥来,便永无出头之日了。得赶紧打胎!”

    柳三哥道:“现在,小人明白啦。”

    南极翁道:“你明白啥?明白个屁。”

    柳三哥道:“小人明白,你要找的是手到病除南不倒,那黑脸小子其实是个小姑娘,她叫南不倒,哇,南不倒原来是女的呀,女的也那么厉害,能妙手回春,手到病除啊!”

    “女的怎么啦,女的就不就不能有能耐吗,说你是个榆树疙瘩脑袋,一点都没说错。记住,此事绝密,不得外传。南不倒肚子大的事,你可要守口如瓶,泄露出去,老夫跟你没完。”

    柳三哥道:“行,行行,原来你就是他的曾祖父,南海药仙南极翁,对不对?”

    “对又怎样?”

    “听说南极翁信上帝,对吗?”

    南极翁道:“对,我信。”

    “上帝不允许打胎。”

    “嗯,是,是,不能打胎。”

    “你刚才说的是气话吧?”

    “嗨,老夫的心乱套啦。”

    “别乱,其实,柳三哥又不是个坏人。”

    “他太穷!房无一间,地无一垅,偏爱管闲事,为贫弱孤苦者打抱不平,象这种人,一辈子发不了财,南不倒跟他去喝西北风啊!”

    “上帝说,要帮助穷人,你怎样对待穷人,上帝就怎样对待你。”

    “你也信上帝?一个小贩也信上帝?!”

    柳三哥道:“小贩不能信啊,小贩也是人!我当然信。”

    “不说了不说了,越说我越头疼,疼得头都大了。”

    “老爷子,其实,你该想开点,儿孙自有儿孙福,管得太多,反而不好。”

    “不管好不好,我都得管,反正我是管定了。”

    柳三哥道:“南极翁,你门徒一直用剑指着我,我见着雪亮的刀剑,心就发寒,好不好让他把剑撤下?”

    南极翁道:“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撤剑。”

    “啥条件?”

    “陪我去富贵屯找南不倒。”

    柳三哥道:“行。她现在还在不在屯儿里,我可不知道。”

    南极翁道:“这跟你没关系,到了那儿,就没你的事了。”

    柳三哥道:“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南极翁手一摆,南海仙童立即将剑插入鞘中。

    众人正准备上车去富贵屯,路边榛莽丛里,突地,闪出一条人影来,那人呼道:“慢走,慢走,借个光,捎老衲一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