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零九 火烧茅屋人不在

一百零九 火烧茅屋人不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世上还真有不怕死,不信邪的主儿。

    那站在窗口提刀叫骂的三个帮徒,当时见窗内剑光闪了两闪,两名弟兄就交待了,一时唬住了,没人再敢进去,过了一会儿,内中有个胆大的,叫“二愣”,因他哥“大愣”,已死在了窗台上,念及大愣生前对他的诸般好处,悲从中来,一时气愤不过,便鼓起余勇,紧一紧手中单刀,暴叱一声,脚下一点,向东窗口纵去。

    得喽,哥,兄弟陪你一起去黄泉路上走一遭吧。

    躲在窗旁的同花顺子暗自窃笑,啥玩意儿,真不经打,我出了两招,就死了两个,全是些草包,看来,暗杀帮并没象江湖传言那么可怕,有时,话传话,能把人吓得苦胆都化了,这叫做鬼吓人,吓不死,人吓人,吓死人。

    正在自鸣得意之间,只见眼前人影一花,一条黑影掠进窗来,他手忙脚乱地刺出一剑,晚了,一剑落空,二愣却是把硬手,侧身顺手一刀砍出,“盘根错节”,向顺子腰上砍来,顺子大惊,不知如何招架,亏他见机得快,忙向后滑行三步,避过来招。

    昆仑步法,精妙绝伦,顺子这两三天中,只学了点最基本的步法,无非是进退躲闪,却是最要紧的功夫,四种步法练好了,妙用无穷。顺子一时哪懂这个道理,觉得真没劲,这跟学剑没关系呀,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说,只得老老实实的傻练。如今,自然而然,脚下就踩出了昆仑步法,而且,踩得中规中矩,侥幸逃得一命。

    二愣见顺子原来是个半大不小的毛孩子,竟轻易躲过了自己的一刀,看来功夫不在一般,不是说“自古英雄出少年”嘛,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他一个垫步,刀势一变,一式“猴子摘桃”,刀头向顺子脖子上抹去,刀来得太快,顺子根本没时间去掏怀里的石灰包,也根本没机会出剑,就如今的这点微末功夫,想拼命都轮不上他,真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招殃,无奈,只得身子一矮,脚下一滑,向一侧又滑出三尺。唉,又让小子躲过了一刀。气得二愣双眼圆瞪,口中不绝怒骂,单刀狂舞,刀刀劈向顺子要害,却刀刀差一点儿没劈中,他追着同花顺子,炕上地下,满屋子乱跑。

    地下躺着的道士觉悟,动弹不得,暗暗叫苦,哎呀,天啊,我可还没死啊,这飞舞的刀头,千万别划到我的身上啊。

    窗外的另两名帮徒,一名矮壮,一名高瘦,见屋里打起来了,显见得二愣占了优势,胆就大了,发一声喊,先后从窗口跃了进去。

    南极翁以一敌四,与老妖狼等人拼杀,双眼的余光,始终没离开过东窗,当二愣冲进东窗时,起初,他并不着急,童子鸡的石灰包着实厉害,进去两个,死了两个,第三个,料想也必死无疑,岂料,第三个进去后,只听得进去的帮徒骂声不绝,却没听见童子鸡的反响,要糟,这小子被劈死了不成?下三滥的功夫,到要紧关头,终究无济于事啊,骗得过人家一回、两回,还骗得过第三回么,除非人家是死人!

    当另两名帮徒纵进东窗之际,南极翁大急,鹤杖疾舞,一式“大江东去”,遒劲的真力,将老妖狼等四人兵器,荡开一个缺口,飞身纵起,鸿飞溟溟,掠入东窗,鹤杖落处,一式“开天辟地”,二愣当即脑袋开花,鲜血脑浆喷溅,身子晃了两晃,一个踉跄,倒在了觉悟身上,没了气息。另两名帮徒见南极翁来势凶猛,大骇,知道要糟,矮壮者急向东屋门口夺路而逃,高瘦者正好身处通向西屋的门边,顺子急了,一个箭步,奔到门边,一剑刺出,高瘦者单刀一格,“当”一声,顺子虎口一阵剧痛,宝剑竟被震落在地,高瘦者无暇补上一刀,飞起一脚,将西屋的门踢飞了,一头鼠蹿,钻了进去。

    啊,南极翁长呼一声,呆立当堂,完了,这一下子,南不倒完了,柳三哥也完了,老夫千里迢迢来到长白山,真他妈的瞎折腾,白忙乎了。

    同花顺子大急,哭喊一声,捡起剑,纵进西屋,只见逃进西屋的帮徒,砰叭一声,一掌劈开西窗,从窗口纵了出去,脚刚落地,便被南海仙童撞个正着,冷丁一剑,撂倒在地。

    西屋内空空荡荡,不见师父,也不见南不倒,同花顺子四顾哭喊:“师父,你在哪里?”

    南极翁闻声奔进西屋,咦,南不倒与柳三哥去哪儿了?唉,糟了,老骗子上了小骗子的当,一定是柳三哥带着南不倒跑了,我他妈的还在为他们死守西屋门窗,真是傻到家了。

    柳三哥真不是个东西,还什么江湖大侠呢,全无信用可言,又将南不倒拐走了。

    南极翁恼怒攻心,须发尽竖,双眼圆瞪,睚眦俱裂,气得竟有些缓不过气来了,老夫冒着危险,与老妖狼等拼杀,好你个柳三哥,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未免也太下流了吧。

    同花顺子却还在哭嚎:“师父啊,你在哪儿?徒儿不中用,没将房门守住,坏了你的大事啊。”

    南极翁怒道:“童子鸡,你穷嚎个屁啊,柳三哥早就溜了,还把南不倒给拐走了,姓柳的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同花顺子怒道:“不许你骂我师父。”

    “骂了又怎样!老夫偏要骂,柳三哥是世上最不要脸的下三滥,跟白毛风简直是一丘之貉,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夫不但要骂他一辈子,若是撞在老夫手里,决不轻饶了他!”

    “你再骂,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啦。”顺子将左手探入怀中,他记起了怀中的石灰包,道:“再骂,我真要发火了。”

    南极翁哈哈狂笑,他的笑,比哭还难看,顺子以为他发疯了,觉得这个老头子,又可恶又可怜,一时有些蒙了,正在他愣神之际,南极翁鹤杖一闪,已点了他的穴道,顺子膝盖一软,身子发麻,咕咚一声,栽倒了,倒在地上的顺子气得破口大骂:“老东西,真不要脸,连小孩子都要欺负,你才跟白毛风是一丘之貉呢,趁人不备,点了老子的穴道,真正的下三滥,就是你这个糟老头子!”

    南极翁举起鹤杖就要劈下去,喝道:“小东西,你再骂,老夫劈死你。”

    顺子才不怕呢,早死早超生,闭上眼睛,还骂:“老东西,就会欺负小孩子,想不到我堂堂同花顺子,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竟在阴沟里翻了船,死在一个老东西的手里,这口气,老子说啥也咽不下去,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同花顺子一个劲儿的骂,却迟迟不见南极翁的鹤杖劈下来,睁开眼一看,见南极翁站在屋里有些发呆,他想,会不会被我骂得气昏过去了?岁数大的人,本就是风烛残年了,一口气顺不过来,说不定就会死,得,嘴上积点德,咱就暂且不骂了,只要他不骂我师父,我决计不去骂他,万一给我骂死了,那真造孽了。

    南极翁独自站在西屋,确实有些发呆,他问:“喂,童子鸡,你怎么不骂啦,装死是不是?”

    顺子道:“你讨骂是不是?讨饭的有,讨钱的有,讨债的有,讨老婆的有,讨七姨太八姨太的也有,没见过讨骂的。”

    南极翁噗哧一声乐了,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娶了七、八房姨太太?告诉你,我姨太太是有,不过你说的数字,不对。”

    “难道我说多了?”

    “说少了。”

    “多少?”

    “十三,老夫有十三房姨太太。”

    顺子道:“哎哟妈呀,累不累,你真是个老色鬼。”

    南极翁笑道:“这还算多?皇帝有**藏着三千粉黛呢,比起皇帝来就少多了。”

    “人家是皇帝,你不是。”

    “死脑筋,皇帝是人,我也是人?!皇帝能有,我就不能有?!要有钱,我就娶他个三千姨太太给你瞧瞧,真是个劈不开的榆树疙瘩脑袋。”

    “咦,道理还真是这个道理。”

    南极翁道:“你还小,不懂,到我这把年纪,你就懂了,男人有了钱,就爱娶姨太太,就爱这么折腾钱。不谈了,不谈了,小子,我问你,进屋时,这窗户是完好的吗?”

    顺子气呼呼地道:“不告诉你。”

    “快说,不然,老夫杀了你。”南极翁又举起鹤杖,恐吓道。

    顺子道:“杀呀,杀了我,你就更没法知道这窗户是好是坏了。”

    “你真不想活了?”

    “除非你拍开我的穴道,倒在地上,窗口露着个大窟窿,呼呼地,往屋里灌北风,不一会儿,我就冻死了,还不如来个痛快的呢。”

    南极翁道:“得,小畜佬,还真会讨价还价。”南极翁在他身上踢了三脚,即刻解开了穴道,顺子从地上跳起来,捡起剑,道:“这窗户原先好好的,是闯进屋的杀手,用掌力劈开,跳了出去,刚一落地,却被仙童一剑刺死了。”

    南极翁道:“是嘛,那南不倒他们是怎么出去的呢?莫非柳三哥也象茅山道士一样,有穿墙而过的法道了?”

    顺子道:“我师父的本事通天彻地,也许真能穿墙而过呢。”

    南极翁看了看这屋土坯墙四壁,足有两三尺厚,当初,房东造这屋,砌厚墙,是用来抵挡东北严寒的,对武功深厚者来说,一掌将墙击得坍塌了,也是有的;若是说有人能穿墙而过,不留痕迹,除非神仙,断乎难以做到。

    他喝斥道:“小畜佬,别吹了,柳三哥有几斤几两,难道老夫不知道么,充其量有点儿花拳绣腿的功夫,其它呀,鸡巴毛不是。”

    顺子道:“我不跟你说了,再说下去,咱俩又得吵架了。”

    南极翁抬头一看天花板,见天花板上有个出入口,出入口上的木板盖子留了一条缝,看着这条缝隙,他笑了:虚惊一场,柳三哥与南不倒十有八九,在天花板上的阁楼里做功呢,哈,这小子,奇出怪样,亏他想得出来,也对,要真在西屋输气运功,那不玩儿完了嘛,看来这小子是有点儿小聪明。

    同花顺子是个精怪,看看南极翁,再看看天花板上的盖子,便明白了南极翁的心思,哆哝道:“这下明白了吧,自己想歪了,还冤枉我师父,真是以小人这心,度君子之腹呀。”

    南极翁脸一绷,厉声道:“你哆哝个裘啊,是在咒我吧?”

    顺子道:“没有,没有,我哪敢咒你呀,你不咒我师父,已是大恩大德了。”

    心内却道: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死老头。

    南极翁在与同花顺子反目对骂时,虽只有一会儿,对老妖狼等人来说,绝对是冲进屋内不可多得的良机。南极翁阅历极富,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在骂人时,他双眼始终留意着窗口门口,一刻也不敢松懈,正等着老妖狼等人冲杀进来,再大战三百回合呢。当时,发觉南不倒不见了,以为是柳三哥拐走的,内心实在气愤不过,必须痛骂一番,方能一出心头这口恶气,不然,这口气不出,憋在心里,真是比死还难过。

    同时,他手握鹤杖,在等着老妖狼等人呢,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才觉得事情蹊跷,这事也真奇了怪了,屋外依旧剧斗不休,却再也无人冲进屋内来,老妖狼不是认定南不倒在屋内吗?不是要抓南不倒嘛?怎么就不冲进来抓呢?莫非他们没有胆量进屋么?

    不对,强弱之势,是明摆着的嘛,老妖狼不是个前怕狼后怕虎的角色,天赐良机,岂肯轻易放过。是仙童仙女不让他们冲进屋么?也不对,仙童仙女的能耐,能自保已是万幸,绝对不可能挡得住这些人数众多,武功高强的虎狼之徒。

    那是为什么呢?他急奔到窗口,向外一张,只见飞天侠盗丁飘蓬,不知何时,带领三个年轻人,加入了战团,缠住了老妖狼,不由得内心宽慰了许多,唉,得喽,再过三刻,不倒的穴道解开了,我就带他离开此地,他对同花顺子道:“童子鸡,你师父在阁楼上,咱俩就守在这儿,约摸再过三刻,不倒的穴道就解开了,咱们立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同花顺子撅着嘴,握着剑,没好气地答道:“知道了。”

    心内却道:你爱去哪去哪,管我屁事!刚才说我师父逃走了,也是你,如今说我师父在阁楼上,也是你,说话舌头没骨头,随你掉头翻身,乱说一通,老怪物,小鸡肚肠,隔着门缝看人,把人看扁喽。

    ***

    飞天侠盗丁飘蓬与梅欢欢、王小二、李珊瑚等人在藏春洞相逢后,便回到了白河小客栈,天已大亮,四人洗漱完毕,叫小二端上早餐,众人用完餐,梅欢欢便去对顾的雪乡客栈打探消息,据店伙说,黄金鱼与白条子一早便离店上山了,梅欢欢忙回小客栈,告知此事,丁飘蓬等人便立即套上马车,阿汪在前寻踪带路,两辆马车在后跟随,向长白山顶进发,时近中午,发觉野山猫二黑突然出现在山路前,向丁飘蓬的马车连叫三声,阿汪见了,便要上前厮咬,丁飘蓬正赶着马车,挥鞭将阿汪赶开,一招手,二黑跳上车座,咬着丁飘蓬的裤脚,往后扯,又叫了几声,意思是要丁飘蓬立即往回返,于是丁飘蓬等人便舍了黄金鱼与白条子,掉转车头,跟着二黑,向白河镇外农家院落赶来。

    到了农家院落,奇巧南极翁纵入东窗,老妖狼等人正要上前追杀,却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从一侧冲出四个人来,为首的正是丁飘蓬,其余三人武功似乎均非等闲之辈,将老妖狼等人截住了。

    丁飘蓬等四人,就数王小二武功不济,打来打去,就只两招:“钟馗画符”与“万无一失”,那第三招:“美女一回头”,还用不出来,有时自己也觉得无趣了,便使出几招八卦剑的招式来,让人见了啼笑皆非,摸不着头脑,这还算好的。如此群斗,最讲究个互相照应,协同作战,可王小二哪懂这个,只是乱打一气,该攻的时候,却退了,该守的时候,却攻了,敌我双方全乱套了,对这些武学行家来说,哪见过这等阵势,有时甚至都搞不清,这人是在帮谁打架,真是别扭憋屈到了极点。

    丁飘蓬恼道:“小二,瞎鸡巴整,到一边歇着去。”

    小二退出战圈,老大不高兴,心道:人家打得好好的,你对我如此凶霸霸干啥,是不是有了老婆,就忘了弟兄了?想不到飞天侠盗丁飘蓬,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歇着去就歇着去,你好好说不成么,害得我在李珊瑚面前丢了面子,嗨,老子真是亏大了。

    小二握着剑,闷闷不乐地在东窗下站着,见丁飘蓬等三人,竟将老妖狼等四人镇住了,老妖狼等人根本就占不了便宜,以三敌四,竟能打了个平手,只是仙童、仙女有些吃紧了,他闲着也是闲着,技养难熬,就在一旁搅起局来,时而窜到谋财狼身后,刺出一剑“钟馗画符”,闹得谋财狼手忙脚乱,南海仙女趁势对迷魂狼发起一轮猛攻,当谋财狼返身去追杀小二时,小二便来个“美女一回头”,谋财狼险些着了道儿,骇得心惊肉跳,顿时斗志大减,这么一来,二打一便乱了套,南海仙女乐得格格乱笑,手中的双剑,越发使得出神入化,无比犀利了;然后,小二如法炮制,去帮仙童打架,窜到大色狼背后,来个“万无一失”,闹得大色狼手足无措,南海仙童趁势对白脸狼发起一轮猛攻,当大色狼去追杀小二时,小二也来个“美女一回头”,大色狼的衣袖竟被削下一角,骇得一身冷汗,顿时气焰减半,这么一来,两狼打一仙的阵势也瓦解了,南海仙童黑着脸,打得更起劲了,手中的长剑使得如同梨花枪一般,风雨不透,招招充满杀机。

    小二的三绝招总算全用上啦,而且用得恰到好处。小二窜来窜去,两头穷忙,倒也解了仙童仙女之围,仙童仙女越打越来劲了,反倒占了上风。

    南极翁站在西窗口观战,心里却估算着时辰,快一点,快一点,时间老大娘,求求你,走得快一点。

    突然,远处山坡上雪尘又起,一彪人马,足有十余骑急驰而来,到了农家院落旁,纷纷滚鞍下马,为首一人正是暗杀魔王白毛风,他身旁跟着两位弟兄,一位是黑手夜叉王老三,另一位是九尾妖狐崔小玉,南极翁没见过白毛风,不过,见他左颊上的一撮白毛,便知道是暗杀帮帮主白毛风了,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帮彪悍的东北大汉,白毛风用手比划了一番,手一挥,匪徒分成两拨,一拨由王老三带领,呐喊一声,冲杀上去,立时,院中局面大变,丁飘蓬等人便被围在了墙脚,立时落了下风;另一拨人,由崔小玉带领,绕到后院,将整个院落围了起来。

    王小二从没见过如此阵势,慌不择路,逃进了东屋,见东屋地上倒着两具尸体,吃惊不小,便逃进了西屋,见西屋窗口站着南极翁,身边有一个握剑的小伙子,小伙子他从未见过,南极翁他是认识的,便道:“南老爷子,这可如何是好,看样子,咱们是难逃一死了。”

    南极翁向地上“呸呸”吐着口水,跺足骂道:“我呸,你说话吉利点好不好,谁说咱们要死了,碰上你这种晦气鬼,老夫倒八辈子邪霉了,呸我呸!”

    上了年纪的人,最讲究吉庆运气,小二这不是找骂么。

    南极翁知道王小二是丁飘蓬的人,小二易了容,他认不出来,小二道:“对不起,南老爷子,我说错了,我想说,白,白毛风他们要死了。”

    南极翁这才脸色一灿,道:“这就说对了,你别怕,还有我呢,刚才你的三招剑招,还真非同一般,没有高人调教,绝对使不出来,这样吧,你跟童子鸡死守此屋,不可离开一步,我去帮丁飘蓬打架去。”

    话音甫落,脚尖一点,挥舞鹤杖,从窗口纵了出去,南极翁鹤杖横扫,威力无穷,即刻撂倒了几个匪徒,众匪闪开一个口子,南极翁冲到丁飘蓬身边,与其并肩苦斗,一个舞动鹤杖,一个挥舞长剑,交替出击,攻守有序。

    其间,丁飘蓬问:“南极仙翁,南不倒安全吗?”

    南极翁道:“安全。”

    “人呢?”

    南极翁向西窗一努嘴,道:“屋里。”

    “有人守护吗?”

    “有。”

    见南极翁如此说,丁飘蓬放心了。

    南极翁道:“你怎么不问柳三哥呢?”

    “三哥?他也在屋里?”

    “是。”

    “他好吗?”

    “好。”

    “他为何不出来助战?”

    “一时说不清。”

    “说不清?”

    “再过半个多时辰,你就知道了。”

    “半个多时辰?”丁飘蓬越听越糊涂。

    “小心,老妖狼的刀向你左边砍来了。”

    丁飘蓬只得抖擞精神,抛开杂念,长剑一振,挑开老妖狼的弯刀,剑尖真气凝聚,接连刺出七剑,将老妖狼逼退了。

    南极翁对丁飘蓬道:“咱们往两边窗口挪一挪,封住西窗、屋门与东窗。”

    丁飘蓬道:“用得着么?屋里有三哥在呀。”

    南极翁道:“嗨,还三哥三哥呢,现在三哥不中用啦,得靠咱们这些人了。”

    “他伤势很重,是吗?”

    “可以这么说。

    “这叫啥话呀!”丁飘蓬觉得,老头子的话怪怪的,在敌我剧斗之间,又无法细问,只得暂且按下再说。

    于是南极翁、丁飘蓬、梅欢欢、李珊瑚、仙童、仙女拉开一字长蛇阵,守住了东窗、屋门与西窗,南极翁守西窗,丁飘蓬守屋门,东窗由南海仙童守护,战线有点长,双方激战不休。

    屋内,同花顺子对小二道:“哥,请问贵姓?”

    小二道:“敝姓陈,名家善。”

    顺子道:“陈哥好,我姓童,叫顺子,我不叫童子鸡,南极翁老是乱叫。”

    小二道:“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得原谅他。”

    顺子道:“老头子记性好着呢,他开的处方,不带错的,要不,怎能成为名医呢。”

    小二道:“这倒也是。”

    顺子气呼呼道:“他是故意这么埋汰人,贼坏。”说起南极翁,顺子气头不小,接着,话头一转,甜声道:“陈哥的剑法真帅,我要是能有这几招,就心满意足了。”

    小二道:“哪里,哪里,这三招,厉害是厉害,只是招数太少了,接下去就黔驴技穷了,好比是程咬金的三斧头,三招挺吓人,之后却是豆腐渣了,跟你比起来,就差远了,你是南极翁的徒弟吧?”

    顺子道:“我才不是他徒弟呢,做他的徒弟,倒八辈子邪霉了。”

    小二奇道:“那你是谁的徒弟?”

    顺子不无骄傲的头一扬,道:“千变万化柳三哥的徒弟?”

    “真的?”

    “骗你是小狗。”

    小二从未听说过柳三哥有徒弟,道:“柳三哥人呢?”

    顺子用手指指指天花板进出口的木盖,道:“在阁楼上。”

    小二仰起脖子,就要喊,顺子一把捂住他的嘴,道:“陈哥,别喊,现在千万不能喊,一喊就完了。”

    小二问:“为什么?”

    顺子便将柳三哥为南不倒输气解穴,不能惊动的事说了一遍。

    小二道:“你在这儿,就是给三哥当保镖。”

    顺子道:“陈哥说得一点不错,不过,我没武功,这个保镖真当不好,如今,陈哥来了,就好了,有陈哥在,我就放心了。”

    小二奇道:“你不是柳三哥的徒弟吗,既是徒弟,武功肯定非同一般呀,你也太谦虚啦。”

    顺子道:“哎,我是才当的徒弟呀,叫名三天,实足只有两天。”

    小二道:“原来如此啊,得,小弟,咱俩是难兄难弟,半斤八两,不过我岁数大一点,经验比你多一点,你可得听我的。”

    顺子道:“陈哥怎么说,小弟就怎么干,小弟武功不行,胆子却忒大,陈哥放心,小弟绝对够哥们义气,处的时间一长,你就知道了。”

    小二道:“我正好相反,功夫还说得过去,胆子太小了,象我爹,天生的。”

    顺子道:“陈哥放心,真要遇上紧急关头,小弟一定冲在前头,给哥壮胆。”

    小二道:“只要你给哥壮了胆,哥的功夫就见长了,哥这三招,出自昆仑、天山、祁连的独门绝招,便是白毛风来了,也得心寒搔头,不是哥吹,前些天,七杀手之一的,刀疤五爷鬼见愁,便是死在哥的一剑之下。”

    顺子听了,一竖拇指,道:“陈哥真行,顺子本事没有,就是胆儿大,还真不知啥叫个‘怕”字。”

    小二被顺子一捧,人就轻飘飘起来,索性摆起江湖老资格的谱儿,越吹越有劲了,他指点着老妖狼等人,向顺子吹起与这些个江湖剧盗周旋的往事来,一个说得眉飞色舞,一个听得津津有味。

    王小二在窗口的一举一动,自然没有逃过白毛风的眼睛,白毛风隔着纷飞的大雪,狠狠盯了王小二一眼,目光森寒怨毒,如雪亮的刀锋,要是王小二瞧见了,说不定会吓得尿裤子,他咬着腮帮子,念叨道:好你个臭小子,想不到你们是一伙的呀,行,老子要把你的头割下来,祭我家老五。

    白毛风叉腿站在院门口,头戴虎皮帽,上着紧身虎皮短袄,下着一条黑裤,腰系红色黑花锦带,佩单刀,手戴虎皮手套,脚蹬一双鹿皮软靴,肩上披着件白色狐皮风氅,双手叉在腰间,威风凛凛,拧眉督战,身旁站着两名身材魁伟,腰佩单刀的武士。

    他对身边的一名武士道:“去把董迎欢给我叫来。”

    武士几个箭步窜到老妖狼跟前,做了个手势,老妖狼即刻领会了,退出战圈,飞掠到白毛风跟前。

    道:“请帮主示下。”

    白毛风问:“南不倒在屋里吗?”

    “应该在,咱们是跟着他们的足迹追踪到这儿的。”

    白毛风又问:“你不觉着古怪吗?当初,我们这几拨人马未到时,南极翁完全能带着南不倒逃离此地,为什么他要死守此地不走呢?”

    老妖狼道:“帮主英明,这个问题,在下想破头也不能破解,看来内中必有缘故。”

    白毛风道:“也许,南不倒身体虚弱,已不胜车马颠簸,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对,一走,说不定就得死。”

    白毛风道:“也不对,守在这儿,只有死,都得死,而且南极翁的命根子,也得丢了。”

    “命根子?”

    “鹤杖就是他的命根子,这比南不倒还重要,一个爱财如命的守财奴,怎么舍得丢掉鹤杖呢?”

    “也是呀。”

    突然,白毛风眉头一皱,记上心来,道:“不好,南极翁自恃武功高强,也许他要下毒手了。”

    “下毒手?”老妖狼不懂。

    白毛风并不理会老妖狼,对正在拼杀的帮徒们喊道:“弟兄们,当心点,南极翁这枝鹤杖,能射出十三枝绝命断魂钉来,钉尖染有剧毒,见血封喉,务必不可掉以轻心。”

    王老三等人答道:“是,帮主,小的们自会留心。”

    说是这么说,暗杀帮的人,毕竟心生忌惮,拼杀得已不如当初肆无忌惮了,这么一来,南极翁、丁飘蓬等人便大大缓了一口气。

    南极翁哈哈大笑,道:“好你个白毛风,你也知道断魂钉的厉害了?”

    白毛风道:“十七年前,在河西走廊的李家堡,漠北十三太保,为了夺得南极翁的鹤杖,发起了一次伏击,眼看南极翁与他的两个徒儿就要完蛋了,南极翁一摁鹤杖暗钮,突然射出十三枝绝命断魂钉来,当场九人中钉,七窍流血而亡,余下四名太保,三人死于他徒儿剑下,只有一人,见机得快,跑了。活着的那人,是十一太保,听说,他变得有些疯疯颠颠了,见了老头子,就以为是南极翁,撒腿就跑,从此,绝命断魂钉的威名,便在江湖传扬开来。”

    南极翁道:“白毛风,知道厉害就好,你现在跑还来得及啊。”

    白毛风哈哈大笑,道:“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磁器活,这要怨漠北十三太保学艺不精了,也是命当该绝。南极翁,放明白点,老子不是十三太保,老子是长白山的白毛风,一直想试试你的损招儿,可惜没有机会,今儿个,老子运气好,总算等到那一天了。”

    他将白色狐皮风氅领口的绳子解开了,肩头一晃,风氅滑落,身旁武士接过风氅,白毛风拔出单刀,正要冲向南极翁,只见九尾妖狐崔小玉从后院跑来,凑到白毛风身边,耳语道:“帮主,后院马厩有两辆马车,都有些象柳三哥的车,会不会,柳三哥也在屋内?”

    白毛风道:“嗯,如今真有些真假难辨了,你看,前门也有两辆马车,象是柳三哥的四轮轻便马车呢,即便他真在屋里,也是个废物,这样吧,你去屋后点把火,索性把这屋给烧了,柳三哥与南不倒在屋内,就得乖乖儿出来。”

    他指的这屋,就是南极翁等人守着的正屋。

    崔小玉点点头,飞奔向后院。

    老妖狼:“这位爷台是谁?”

    白毛风道:“九尾妖狐崔小玉。”

    “他,他,他还活着?”

    白毛风道:“当然。”

    老妖狼问:“正与丁飘蓬捉对厮杀的那位爷台,好俊的身手,是谁呀。”

    白毛风诡谲一笑,道:“黑手夜叉王老三。”

    老妖狼道:“也活着,哈哈,太好了。”

    白毛风一声长啸,人如秃鹫般飞起,直扑南极翁,待到南极翁想发射绝命断魂钉时,已是迟了,白毛风如一阵飓风,眨眼间,刮到南极翁跟前,单刀如雪片一般劈向南极翁,“虎啸龙吟追风刀”一旦发动,便一刀比一刀快,刀刀不离南极翁要害,南极翁只得展动身法,挥杖应战。

    白毛风明白:断魂钉是从鹤杖顶端发射的,白毛风要的是,让南极翁无法将鹤杖顶端对着自己,因此,贴身近战,可保无虞,手头的刀,一刻也不能停息,只要稍稍慢了一慢,身上便会象筛子一样,多出十三个血窟窿来。

    南极翁自然明白白毛风的用意,一时无法摆脱贴身近战,刀来杖去,均如电光石火,他也根本无暇摁下杖上的暗钮,即便摁下了,断魂钉也不可能射在贴身近战的白毛风身上,一个不小心,反倒会将自己人射翻了。

    都说白毛风的刀头快,想不到竟有如此之快,这是南极翁始料未及的。

    他俩聚精会神,厮杀成一团,周身被风雪兵器卷裹,常人简直无法分辨,哪一个是白毛风,哪一个是南极翁。

    老妖狼随即扑向丁飘蓬,黑手夜叉王老三与老妖狼一搭一档,刀刀精湛,令丁飘蓬捉襟见肘,疲于应付。

    众匪见帮主如此英勇,顿时,斗志雄起,又发起了一波猛攻,南极翁等人已岌岌可危。

    突然,屋后火起,烈焰腾腾,火势极猛,即刻点燃了屋上的茅草,顿时,轰隆一声,大火蔓延,熊熊燃烧。

    南极翁见火起,心中一急,鹤杖慢了一慢,白毛风瞅个破绽,顺手便是一着“雪中送刀命难逃”,向南极翁脖子上抹去,这一招,若是换了个常人,定是身首异处了,可南极翁毕竟是武林耆宿,疾地将头一低,从刀下绕了过去,右手握杖,左掌一挥,拍向白毛风心脉,这一掌叫“春风拂面”,名字起得稀松平常,却最是凶险,掌心凝聚着南极翁精湛的内力,足以开碑裂石,白毛风本就与其贴身近斗,至此已避无可避,知道南极翁内力超群,便急提丹田一口真气,胸前穿出一掌,与南极翁对了一掌,只听得“砰”一声巨响,南极翁退了两步,白毛风却连退五步,心头烦恶不堪,毕竟内力与南极翁相较,还差了一截子。

    白毛风这一惊,惊出一头冷汗,完了,完了,这一下,南极翁能平端鹤杖,摁下暗钮,射出“绝命断魂钉”来了,看来,老子今朝是凶多吉少啦!

    他信自己,也信自己手中的单刀,凭着在这把单刀上浸淫了数十载的功夫,他自信拨落七、八枝要命的钉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却绝对没有把握将十三枝断魂钉,俱各拨落在地,哪怕拨落了十二枝呢,只要有一枝钉子,划破了一点皮,老子也得七窍出血,当场暴毙。

    白毛风自出道江湖以来,经历过无数次出生入死的恶战,也曾多次陷入绝境,却没有一次,能与今朝那样,让他心惊肉跳的感觉到了死神的临近,甚至嗅到了死亡的气息,那种令人恶心的腐朽的尸臭。

    不过,他毕竟是白毛风,瞪着双眼,侧着身,猫着腰,提起单刀,盯着南极翁手中的鹤杖,要作最后的一搏,看看,老子能拨落几枝断魂钉,即便死,也要死个样子,给弟兄们瞧瞧。

    只见南极翁大呼一声:“不倒,快出来!”,竟莫名其妙地丢下自己,窜进了西窗,大火在熊熊燃烧,南极翁在屋内挥动鹤杖,扑打烈焰,不时有燃烧着的椽子、木板,噼噼啪啪地掉下来,南极翁竟脚下一点,窜入了天花板。

    屋内,同花顺子哭叫着,对着阁楼喊:“师父,不好啦,起火啦,快下来吧。”

    浓烟卷来,他睁不开眼,边呛边喊,不肯离开西屋。

    屋内弥漫着浓烟烈火,一条人影,握着剑,咳嗽着,从窗口掠出,脚尖刚一落地,便又飞身而起,掠上附近一棵大树,坐在树叉上,不停地咳嗽,他是王小二。

    白毛风瞬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不信,自己竟能如此轻易地在鬼门关外兜了个圈子。

    他望着树上的王小二,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时,一骑飞驰而来,刚到院落外,便滚鞍下马,奔到南极翁跟前,急道:“帮主,霸王鞭与雪莲仙姑等二十余骑向此地奔来,怎么办?”

    “相距多远?”

    “大约五六里。”

    “撤。”

    白毛风撮唇尖啸,众匪闻声,立时罢了打斗,纷纷跑到院外,跨上坐骑,呼啸一声,策马而去。

    弄得丁飘蓬等人,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去追赶,转身忙着救火。

    2013/01/0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