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二十四 夜半凄凄鬼啼哭

一百二十四 夜半凄凄鬼啼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点到天机莫见怪。

    丁飘蓬当然不会见怪,他来卜卦算命,本来就是来听真话的,那知真话若是不假文饰,有时却是非常可怕的,可怕得令人毛骨悚然,怪不得古今中外的帝皇,十有八九,都爱听歌功颂德的假话呢,李铁嘴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重重叩击在他的心坎上,令他感到极度的震惊,震惊得瞠目结舌,六神无主,无以名状,连思维都震散了。

    丁飘蓬坐在椅子上发呆:竹节运?还别说,真就是那么回子事呢,好一阵,坏一阵,把人折腾的死去活来,竹节运若是时不时来光顾一趟,老子这辈子就惨了,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丁飘蓬是个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不信鬼的人,这回,他好歹有点儿信了,嗨,真是个神仙爷爷!有些事,看来不可全信,不可不信呀。

    等到丁飘蓬缓过神来,算命先生早已出了茶馆,他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必须问问李铁嘴,有没有办法能摆脱竹节运?也许,神仙爷爷有办法也未可知。

    听说,普陀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十分灵验,到普陀山去做个道场,烧三柱高香,许个心愿,说不定,能摆脱竹节运呢,对,问问李铁嘴去。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茶馆,来到前门大街,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见李铁嘴低着头,匆匆赶路呢,早已走远了,丁飘蓬正准备上前高声招呼,突然,李铁嘴转身回走了几步,四处张望,像是反跟踪的模样,见跟在李铁嘴不远处有个人,身影一闪,消失在一旁店铺里,与此同时,另有两个人,也突然站住了,像是在挑拣路边摊贩的商品,显见得这三人是两拨跟踪者,丁飘蓬大奇,习惯性地头一低,向人丛里一钻,心道;看来,李铁嘴的江湖道行不浅啊,是个有点来历的角色,可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人,身法轻捷,全是跟踪高手,说不定李铁嘴是个逃犯,跟踪在李铁嘴身后的人可能是捕快,跟踪在捕快身后的俩人,身份就不好说了,是李铁嘴的同党?保镖?还是另一路身份不明的角色?

    哈,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场啦。不对,会不会,我身后也有尾巴啊,丁飘蓬侧头向身后瞄了一眼,不见有可疑人物。

    只见李铁嘴张望了一阵,又转身往前赶路了,看样子,他的眼神有些不济,两拨盯梢的,竟一个也没发觉,江湖道行还是嫩了点。走了一会儿,李铁嘴拦下一辆马车,跳上车,走了,举止麻利,不像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呀,操,易容改扮!扮得还真象模象样,竟敢在行家面前卖谎称,老子还真看走了眼呀。

    只见“捕快”模样的跟踪者,从店铺里出来,也上了一辆马车,远远地跟了下去。

    跟在捕快身后的俩人,一高一矮,同样乘马车跟踪在捕快车后。

    两拨跟踪者不疾不徐,不远不近地缀上了。

    丁飘蓬原先的打算是:千万不能让捕快把李铁嘴抓进牢里去,一旦投进大牢,老子要摆脱竹节运,就没人好问了。不管李铁嘴是好人还是坏人,老子非得问个明白,才能放他走。至于,他今后如何,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如今,他好奇心大炽,决心要把这件事搞个明白,也许,算命先生是个好人,捕快是个强盗也未可知,而那两个一高一矮的跟踪者,弄不好,却是捕快呢;也有可能全不是好东西,只是黑吃黑的道上人而已,这事,我得管管了。

    于是,丁飘蓬也叫了一辆马车,确认身后无人跟踪后,便催促赶车的远远地缀着,不能跟丢了。

    赶车的问:“先生,前面乘车的是谁呀?”

    丁飘蓬道:“老婆偷汉子。”

    “私奔了?”

    “说起来真丢人。”

    “女人要有了外心,没个整。”

    “打断她的腿。”

    “腿断了,心也留不住啊。”

    “那你说咋办?”

    “想开点,把她休了,走就走呗,再娶一个。”

    “孩子咋整?”

    “嗨,也是呀,最可怜的是孩子。”

    丁飘蓬道:“不提了,丢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上车来人往,络绎不绝,跟踪变得容易了。

    李铁嘴的马车来到长安街上,在汇通钱庄总号门前停了下来,钱庄的封火墙高高耸立,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精神威压,高大的门楼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门楼上张灯结彩,灯火通明,显示着富可敌国的雄厚财力。总号厚实坚固的大铁门已关闭,边门旁站着两名虎背熊腰的保镖,腰间佩戴着刀剑,精神抖擞,威风凛凛。

    李铁嘴的马车,在总号高大豪华的门楼下,显得极为渺小寒酸,他跳下车,将马车打发走了,上前向保镖言语了几句,保镖敲开边门,向内言语了几句,把门关了,过了一会儿,边门又开了,走出一名佩剑的彪形大汉来,将李铁嘴带了进去,边门便又合上。

    丁飘蓬心道:嘿,看不出,神仙爷爷有些来头呀,他是钱庄的人么?不像。能在钱庄打烊时,进得了钱庄的人,决非寻常之辈。

    这当儿,见“捕快”也下了车,却沿着钱庄高墙的阴影,匆匆而行,看来,“捕快”知难而退了,可“捕快”的步履却轻捷之极,以丁飘蓬的眼光来看,来人的轻功,渊源于吕梁、太行的名门之后,决非泛泛之流,六扇门子里,有这等能耐的人屈指可数。

    “捕快”循着封火墙快步离去,在墙角拐个弯,消失在胡同里。

    跟踪在“捕快”身后的马车停下,车内跳下一高一矮的两位,看来有些着急了,也沿着封火墙的阴影疾步紧跟,也消失在胡同的拐角。

    赶车的道:“看来,矮个子是你老婆?”

    丁飘蓬道:“眼力真好,哥。”

    赶车的道:“劝劝你老婆,看在孩子的面上,算啦。”

    丁飘蓬暗暗好笑,随口答道:“嗨,这口气咽不下呀,大凡是个男人,都咽不下。”

    他将车资塞在赶车的手里,跳下车,几个箭步冲到胡同口。

    赶车的心道:哇,这小子真急眼了,走得像飞一样,看来,别人的老婆偷不得啊,弄不好,要出人命呀。

    丁飘蓬忙紧跟几步,走到胡同口,探头一张,见胡同深深,杳无人踪,一抬头,高高的封火墙上,人影一晃,显见得有人掠入了钱庄。

    夜里偷偷掠入钱庄干嘛去?看来,这些个人,轻功可圈可点,全是身怀绝技,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弄不好是杀人不眨眼的江湖大盗,也未可知。此事,老子管定了。

    旋即,他脚下一点,飞身而起,悄无声息地飘了进去。

    ***

    汇通钱庄的大管家叫周详,是绍兴师爷余文章的表弟。余文章易容后,一直以糟老头的面目混迹京城,曾光顾过钱庄几次,不多,三次,却足以让门子牢记心头了,在江湖上混,招子得放亮一点,谁跟谁亲,谁跟谁疏,谁跟谁结了梁子,这些,务必要搞明白了,否则,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通常汇通钱庄总号,天一抹黑,为安全计,便关门大吉了,谢绝一切到访宾客。余文章找的既是大管家,那就另当别论了,谁敢冷落大管家的表兄呀,于是,即刻派伙计禀报大管家,又派保镖将余文章送到大管家的书房。

    书房里,周详坐在桌旁,正跟两个站着的后生商议事务,见表兄来了,便站了起来,挥手将后生支了出去,笑脸相迎道:“稀客稀客,请坐请坐。”

    周详四十来岁,慈眉善目,中等身材,保养得法,面色红润,微微有些发福了,看上去像个好好先生,长着一对单眼皮小眼睛,眼窝里深藏着一对琥珀色的瞳仁,看人时目光诚恳,显得非常质朴,初次相见,让人觉得这是个绝对靠谱的人。

    熟悉他的人,却不这么看。无论高兴时,还是生气时,失败时,还是成功时,周详琥珀色瞳仁的诚恳目光永远不会变,这就奇了,这种诚恳太冷了,尽管显得十分质朴,却毫无疑问是假的,没人能猜度得到他在想些啥,没人能猜度得到他下一着棋会怎么走,在他身边办事的下人,见了他这种缺少活人气息的琥珀色目光,多少有点发怵。

    有人在背地里说,这个大管家该不会是僵尸变的吧?!

    余文章当然清楚,这个表弟不是僵尸变的,只是天生是个理智型的角色,这种不温不火的性格,是从娘肚子里带来的。

    余文章笑呵呵地在桌旁坐下,周详用绍兴方言道:“哥,你是特地到到此,还是路过此地?”

    余文章说的也是绍兴方言,道:“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身上有点职务,就忙得要命,哪有时间串门啊。”

    在窗外窃听的金蝉子傻眼了,他根本就听不懂绍兴话,不过,听不懂也要听,这个算命先生究竟是何来头,一定要弄个分明。

    屋内的鸟语还在对白,不知是故意不让自己听懂呢?还是出于无心?难道老子的盯梢露馅了?不像啊。

    屋外的金蝉子在心内嘀咕,屋内的兄弟在接着聊天。

    周详道:“喔,不忙,饭总是要吃的嘛,还没用过晚膳吧?老家送来一坛窖藏三十年的绍兴花雕,味道醇美,喝两杯如何?”

    目光质朴,却依旧没有欢喜之色,余文章还知道,此刻大管家心里一定在寻思;表哥来无好来,一定又来出难题了,我得仔细应付。

    余文章道:“敢情好。”

    于是,周详招呼下人,叫来酒菜,合上书房的门,兄弟俩便在书房里吃喝起来。

    周详道:“哥,有事尽管说,只要兄弟能帮得上忙的。”

    余文章道:“是啊,为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思来想去,此事也只有仰仗你了。”

    周详道:“不敢当,兄弟哪及得上哥呀,哥要是犯难的事,兄弟十有八九办不了。”

    余文章道:“我还没说出口呢,你倒好,推个一干二净了,好歹让我把话说完了,你再照量着办嘛,反正这事,跟我关系不大,却关系到汇通钱庄的生死存亡啊。”

    说着管自喝酒吃菜,卖起关子来了。周详眨巴眨巴单眼皮,目光质朴,道:“那你说嘛,兄弟又没说不帮忙呀,哥的事,就是我的事。”

    从他琥珀色的诚恳目光里,读不出想听,还是不想听自己的话,既然看不到他心里怎么想的,那就随他去吧,余文章道:“你要跟哥说实话,别犯混,哥为了你,才来找你,要不是你在当大管家,哥就带一班捕快,把钱庄封个五天十天,来个兜底查账,这五天十天的损失是多少呀,阿详?”

    周详道:“一百万两白银,哥,千万别呀。”

    “所以,哥才来跟你商量,咱哥儿俩,啥事儿不能商量着办呀,对不?”

    “当然啦,哥,你老就直说吧。”琥珀色的诚恳目光却波澜不惊。

    余文章道:“你听说过‘鎏金翡翠玉麒麟’的事吗?”

    琥珀色的诚恳目光依然如故,道:“接着说。”

    余文章道:“二十五年前,也就是万历丁酉年间,怡亲王派亲王府管家管统丁,带着亲王的一封书信与玉麒麟,来汇通钱庄找老掌柜沈万金,将玉麒麟典当给钱庄,换取银票五十万两。有这回事吗?”

    周详道:“大掌柜十年前就去世了,小弟到汇通钱庄总号连头带尾才八年,哥又不是不知道。”

    余文章道:“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喽?不知道哥就不说了。”

    周详嘻嘻一笑,琥珀色瞳仁真如一块古老的琥珀,通透而又沉静,道:“说吧,哥不就是为了说这事来的嘛,不能让哥空跑一趟。”

    余文章道:“那五十万两银票牵涉到了一桩雇凶杀人大案,如今皇上在亲自督责刑部查办此案,这总该知道吧?”

    “知道,雇凶杀柳案,茶馆说书的拿此事当书说呢,不过,没人说起过玉麒麟的事,”

    余文章冷笑一声,道:“没人说过,不等于没有此事。”

    周详道:“可小弟寻思,老掌柜当初即便办了典当,支付了五十万两银票,也不会知道银票的真实用途,这跟凶案没啥牵涉吧?”

    余文章道:“此事可大可小,往小里做,一风吹过;往大里做,汇通钱庄也许会被官府查封操没,从此,汇通钱庄的大小分号,将统统消失。阿详,就看你的啦。”

    “看我的?”周详的琥珀色瞳仁淡漠如旧。

    余文章道:“吃一家,管一家,这是我们当师爷的本分;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江湖规矩。难道能说跟你没有关系吗!钱庄的事,就是你的事,钱庄的安危,就是你的安危,不看你,看谁的!莫非要看哥的?笑话!”

    “唔,哥,有道理,喝酒呀,接着说。”周详为余文章斟上酒。

    余文章双颊微醺,举杯抿了一口酒,又道:“管统丁带来的亲王书信还在吗?”

    周详道:“咦,你怎么知道有书信?”

    余文章道:“没有他的亲笔书信,老掌柜能信一个区区管家的话吗,管家管家,说到头,也是个下人。”

    周详道:“不在了,书信文字简洁,大意是‘手头颇紧,以镇宅之宝玉麒麟作典押,换取贵号银票五十万两,一年内赎回云云。’老掌柜看后,便被管统丁劈手抢了过去,塞进嘴里,吞进肚里。”

    “当时,还有谁在场?”

    “就他俩,单线联系。”

    “你怎么知道的?”

    “本来,我哪能知道这种事啊。是老掌柜的儿子,如今的大掌柜沈继昌跟小弟说的。”

    “他为啥要跟你说这事?”

    “几个月前,风声吃紧,皇上亲自督办刑部查缉杀柳案的幕后,大掌柜怕了,他跟我商量,这事迟早要牵涉到钱庄,问小弟有没有办法化解此事。”

    “你怎么说?”

    “小弟说,有个哥在捕快总堂管事,能摆平这事。”

    余文章道:“这个哥是指我?”

    周详的琥珀瞳仁,目光诚恳,道:“当然啦,哥不能看着小弟出洋相吧,再说,老掌柜跟柳尚书无冤无仇,说老掌柜要害柳尚书,也说不通嘛。”

    余文章道:“汇通钱庄还有典当记录吗?”

    “没了。事后,管统丁再三叮嘱老掌柜要保密,否则后果自负,老掌柜越想越怕,已将所有的记录全部销毁了。”

    余文章道:“银票是钱庄总号取的?”

    “不,老掌柜根据管统丁的要求,写了五份手谕,盖上总号大印,分别给五个城市的分号掌柜,每份手谕能取十万两银票,凑齐了五十万两。当时,手谕交给了亲王府的管统丁。”

    “哪五个城市?”

    “酒泉、眉山、三亚、潮州、承德。”

    “老掌柜的手谕总在吧。”

    “全毁了,事后,老掌柜越想越怕,派亲信去五个城市,做了假账,把账做平了,将五份手谕全烧了。”

    余文章问:“鎏金翡翠玉麒麟,是在什么时候赎回亲王府的?”

    “大明万历己亥年冬,以六十万两白银赎回。”

    余文章道:“也就是说,如今是查无实据,死无对证了?汇通钱庄成了一个干干净净的钱庄了?”

    “哥,你说呢?”琥珀色的瞳仁,诚恳的目光,不无戏谑地瞧着余文章,反诘道。

    余文章放下杯筷,起身整整衣襟要走,道:“那就只有交给官府,公事公办啦。”

    周详道:“忙啥呀,哥,小弟的话还没说完呢。”

    “唔?”

    周详将余文章按在座椅上,自己也在桌旁坐下,道:“坐下坐下,说完了,你要走再走嘛,那么一本正经干啥呀。老掌柜留了一手呢。”

    “留了一手?”

    “老掌柜有个爱好。”

    “爱好,什么爱好?”

    “微雕。”

    “什么?微雕?”

    周详见余文章皱着眉头,听不懂他的话,就用北京官话一字一板说道:“就是微型雕刻。”

    在窗口窃听的金蝉子,这回总算听懂了,对周详说的每一个字,都牢牢地记在心里。

    “雕刻?就是在米粒大的珠子上雕刻图像的那种?”

    周详继续用官话道:“不是雕刻图像,是刻写微型书法。这是老掌柜平生的唯一嗜好,技艺高超,能在一粒米上刻写几十个字,如用洋人的放大镜细看,则字迹清晰工整,间架有度,横竖撇捺,皆有笔锋,写得一手极好的微型柳公权字体,常以此自得其乐,却鲜为人知。”

    “此话怎讲?”

    周详生怕表兄听不明白,仍用官话道:“他在鎏金翡翠玉麒麟的左后腿根,刻下了如微尘般大小的几个字:万历丁酉年春,怡亲王以鎏金翡翠玉麒麟为典押,借贷汇通钱庄五十万两银票,后于己亥年冬,以六十万两白银赎回,经办人亲王府总管管统丁。”

    余文章道:“怡亲王赎回玉麒麟后难道发觉不了?”

    周详道:“当然发觉不了啦,一等一的好眼力,也无法察觉玉麒麟的猫腻,须拿着洋人的放大镜,在强光下仔细端详,方能看个分明。小弟想,只要搞到了玉麒麟,查明五十万两银票的去向,就能逮到老狐狸怡亲王了,老狐狸想赖账,恐怕是赖不了啦。”

    这几句带着绍兴乡音的北京官话,让窗外窃听的金蝉子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好哇,老狐狸也有蒙在鼓里的时候呀,这下可真吃栽了。原来五十万两银票,是用玉麒麟典当得来的呀,至此,从头到尾的筹款雇凶杀柳细节,他已全部了然。心儿怦怦急跳,兴奋得差一点想喝一声彩呢。事实上,他捂住嘴,连大气都不敢喘。

    金蝉子在窗旁的太湖石下藏身窃听,距他五六步远,就有一名魁梧的佩剑保镖,站在书房门口守护。

    据说,汇通钱庄总号的安保,全是由太行山龙剑山庄的精英剑客担当的,龙剑山庄的神龙剑阵,能以少胜多,也能以多胜强,能集聚布阵,群斗恶战,也能形如散沙,实如铁桶,陷敌于死地。阵势变化万端,神鬼莫测,在江湖上威名赫赫。

    山庄剑客守护钱庄已有六十年,六十年来,凡胆敢闯入钱庄,觊觎金银的大盗剧贼,不是身首异处,就是成了阶下囚,没人能讨得了好去。江湖传言,汇通钱庄的安保,仅次于当今皇上的紫禁城。

    金蝉子明白,若是自己被保镖发觉了,今儿恐怕就走不脱了。

    小心小心再小心,悄悄地进来,得悄悄地出去,千万不可露了行藏。

    他大气儿不敢出的蛰伏在太湖石的阴影里,一边防备着守夜的保镖,一边倾听着屋里俩人的对话,心道:看来,这个算命先生是个南方人,说的是南方鸟语,那个钱庄管家模样的人,说的也是相同的鸟语,他俩无疑是同乡。京城的管家,多半是绍兴师爷,那么,算命先生也该是绍兴人,也许,算命先生就是刑部的绍兴师爷余文章啊,一念及此,心里一片通明,只是有点拿捏不稳:余文章安的是啥心?是为乔万全办事的呢?还是改容易貌,在查办真凶?

    查明案情细节,是为了毁灭罪证呢?还是为了拿下怡亲王?

    坊间历来对捕快心存戒备,官匪一家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金蝉子的心里七上八下,嘀咕不休。此时,书房内两个绍兴师爷,还在你一句我一言的聊天。

    周详琥珀色的目光混沌一片,坦然漠然,淡泊宁静,余文章是看着他长大的,这时,也吃不透周详在想些啥。

    周详改用绍兴方言道:“老掌柜事后或许明白了五十万两白银的去向,深感愧疚不安,于是,在玉麒麟上留了一手,以赎前罪,该算是立功表现吧,我想,足以洗脱罪责牵连,哥,你说呢?”

    余文章答东问西,道:“这些都是老掌柜对小掌柜沈继昌说的?”

    周详点点头,道:“是。沈继昌听说刑部对此案抓得甚紧,深怕牵连到钱庄,要我替他出出主意,就只得把老掌柜的事如实告诉了我。”

    “他还对你说,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得告诉第三者?”

    周详笑道:“是,哥真会猜啊。”

    余文章道:“于是,你拍拍胸脯,都答应了下来,道:没事,刑部我有个表哥在管事,能把此事摆平喽。”

    周详噗哧一声乐了,可他的目光里,连一点笑影也没有,道:“这是师爷的本分,不是吗?吃一家,管一家嘛。”

    余文章脸一板,道:“我可没答应过你,也没那能耐。”

    周详涎笑道:“钱庄要是倒了,小弟就失业了,到时候,只有拖儿带女,到哥家里去吃饭啦。”

    “真赖。”

    “不赖哥赖谁。”

    余文章道:“赖就赖吧,今晚我要赖在钱庄过夜了。”接着,他又悄声道:“来时,觉得身后像是有人跟踪,不走了,今晚在钱庄过夜,图个稳便。”

    周详道:“行呀,要不再来一壶酒,咱哥儿俩接着喝?”

    “不啦,洗洗睡吧。”

    见书房内哥儿俩的聊天已近尾声,金蝉子展开身法,蹑手蹑脚,沿着树影假山,曲廊庭柱,避开巡值的保镖,悄悄飞了出去,可他却没发觉,身后有两条人影,伏在远处的松树荫里,另有一人,拳缩在屋檐下,这三人,也如三缕轻烟,相继不远不近,不即不离的在他身后飘着,﹍﹍

    ***

    最后的一缕轻烟,是飞天侠盗丁飘蓬。

    丁飘蓬拳缩在书房屋檐下,听不到书房里李铁嘴说话的声音,也不知“捕快”跟踪李铁嘴的真实用意,更不知道,那一高一矮的两人,跟踪“捕快”的用意,没人会傻到在汇通钱庄动手杀人,除非不想活了,只要稍有异动,就会玩儿完了。

    太行山龙剑山庄的剑客不是吃素的,龙剑山庄的神龙剑阵更不是吃素。

    多少滑贼大盗,被钉死在剑下,没人敢在汇通钱庄总号撒野,即便连天不怕,地不怕的丁飘蓬,也不敢轻易造次。

    金蝉子的轻功真不赖,身如飞燕,脚尖点瓦,无声无息,飘出了钱庄的封火墙,跟在他身后的两缕轻烟,也不赖,在夜空中无声无息地飘浮着,而三人身后的那一缕轻烟,才是轻烟中的极致,虚空轻灵,时快时慢,似有若无,不即不离地跟了上来。

    不久,便到了豆浆胡同9号,金蝉子飞身落地。

    金蝉子进入卧室,刚点上灯,忽地,灯焰儿一阵晃动,心知不妙,急忙转身,见屋中多了两个人。

    两名不速之客黑着脸,手握弩机,瞄准了自己,随时准备扣动扳机,一人高大魁梧,一人黑瘦矮小,矮小的喝道:“不准动,动一动,就要你的命。”

    金蝉子知道厉害,一动不动,道:“二位是谁?”

    矮小者道:“你可听说过湘西三步倒竹叶青么?”

    金蝉子道:“久闻大名,哈哈,听说如今成了怡亲王的杀手啦,真是越来越有出息啦。”

    高大者喝道:“少罗嗦,老子问你,袁金锁在哪儿?”

    “他在哪,我怎么知道。”

    高大者道:“前些天,在北门斜街,尽管你处处当心,还是被我等瞄上了,是你浑水摸鱼,救走了袁金锁吧?”

    “既知是我,何必多问。”

    高大者道:“今天,在宝泉茶馆,又被我俩冤枉鬼叫给撞上了,你行事鬼祟,武功高强,究竟在为谁办事,说!”

    金蝉子道:“老兄,每个人都有不想告诉任何人的秘密,何必逼人太甚哟。”

    高大者一声冷笑,道:“你不说,老子也知道,你就是传说中被火烧死的尤一天,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报仇雪恨,对不!”

    尤一天纵声大笑,道:“哈哈,你大约就是怡亲王府的白脸曹操曹国友吧,真不愧为一代奸雄,料事如神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就是一条命吗,要就拿去吧。”

    说是这么说,金蝉子真不该心就此死去,大仇未报,就此丧命,那不冤死啦。他身体一动不动,双眼却在寻找逃生的机会,若有一线生机,好歹也要拼个鱼死网破。

    可惜,连半线生机都不会有,三步倒竹叶青的连弩十三箭,据说,箭箭精准,从未落空过,如今,竹叶青距己只有四五步的距离,乌黑发亮的眼睛,紧盯着自己,十个手指,留着又长又脏的指甲,紧握着那管慑魂夺魄的弩机,象僵尸般狰狞可怖;至于白脸曹操嘛,也手捧弩机,他是使剑的,怎么心血来潮,也玩起弩箭来了?想必,射功很烂。

    今儿,难道真是老子的忌日?!老天,你公道一点好不好,要死,老子也不能死在怡亲王的手下啊,天!

    白脸曹操道:“大管家管统丁说,你被烧死了,可有一个人,一直怀疑你没死。”

    金蝉子道:“谁?”

    “怡亲王。他说,二十四年前的凌晨,在怡亲王上朝去的路上,突然,蒙面刺客从槐树荫里冲出来,挥剑刺向他乘坐的轿子,那一剑,刺破轿帘,贴着亲王的面颊穿过,得亏保镖反应够快,还未容刺客刺出第二剑,袖箭、铁蒺藜、钢镖、棍棒、刀剑便齐地袭向刺客,刺客肩头中镖,仓惶逃离,当时,亲王没看清刺客的长相,只见一个背影,在远处的黑夜里一闪而过,随后,便再也找不着了,怡亲王觉得那背影不是别人,就是你——尤一天。管统丁说,人死不能复生,亲王一定是看错了,怡亲王却坚信不疑,你还活着,迟早你还会找上门来。”

    金蝉子叹道:“老贼不死,天理难容。”

    白脸曹操道:“可惜,你会死在他的前头。据说,阎罗王是先注死,后注生的。人还没生的时候,阎罗王就把他的死注定了。命里注定的事,谁也跑不掉。”

    金蝉子道:“少罗嗦,来个痛快的。”

    白脸曹操道:“别忙,我问你,跟你在一起的,除了袁金锁,还有谁?”

    金蝉子笑道:“老子不告诉你。”

    白脸曹操冷笑一声,道:“不告诉我?!哈哈,嘴硬,你会死得很痛苦,知道不!到时候,不仅会把所知道的一切,统统倒出来,还会苦苦央求我,快快杀了自己呢,没人能扛得住酷刑,老子见得多了。”

    金蝉子冷冷道:“我想,扛得住的人也许会有。”

    白脸曹操又道:“我问你,你跟踪的算命先生是谁?你为什么要跟踪他?”

    金蝉子道:“我盯他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弄点钱花花。”

    “一个穷算命的,能有几个钱!”

    “算命先生是没钱,可他跟钱庄的大管家是亲戚,大管家的油水不会小。”

    白脸曹操道:“一个一心想报仇雪恨的人,还会去抢钱?鬼才信。”

    金蝉子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报仇会容易得多。”

    白脸曹操想想也是,道:“姓尤的,少罗嗦,你除了跟袁金锁混在一起,还跟谁在一起鬼混?乖乖地把知道的都给老子吐出来。”

    金蝉子道:“我怕说出来,吓着了二位。”

    “还要嘴硬,说!”白脸曹操将手中的连弩举起来,对准金蝉子的脸,气得口喷白沫。

    白脸曹操是使剑的好手,这些天,他见竹叶青的连弩好使,就向他请教了几手,也玩起连弩来了,可他背上依旧插着长剑。

    金蝉子缓缓道:“跟我在一起的还有柳三哥。”

    “什么?柳三哥?”

    白脸曹操与竹叶青对望了一眼,道:“柳三哥?他,他在哪儿?他也到北京了?”

    突然,在白脸曹操与竹叶青的背后,有人笑道:“晚生在此恭候二位多时。”

    白脸曹操与竹叶青头皮发炸,大惊失色,“柳三哥”的快剑,不会给他俩转身的机会,只要他俩稍有异动,两颗人头,就会骨碌碌在地上打转了。

    竹叶青的反应够快,弩机一斜,对准桌上的油灯,扣动扳机,咻,灯头切落,灯火熄灭,室内一片漆黑,紧接着,弩机一抬,食指疾扣扳机,向原先站着的金蝉子的方位射去,可惜,金蝉子已不见,咻,毒箭射空,啪,击在墙上,咕咚,掉落地上,竹叶青吃了一惊,他射出的每一枝毒箭,从未落过空,今儿是个破天荒啊,正在愣怔,只觉着一股劲风袭向脚脖子,忙腾身而起,总算避过了一记暗算。原来,灯刚熄灭,金蝉子见机会来了,随即一个顺山倒,仰天倒下,顺势脚下狠狠向竹叶青扫去,不料却扫了一个空;与此同时,白脸曹操也反击了,他将右手的弩机向身后的“柳三哥”猛地掷出,他明白,“柳三哥”是掷不中的,若能掷中,来人就不是“柳三哥”,他的目的是赢得逃跑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瞬之间的时机呢,也许,就有了生路,同时,左掌疾地向窗口拍出,哗啦啦,一声暴响,将窗户击得粉渣末碎,脚尖一点,从窗口穿出,投掷、挥掌、起脚,俱各在刹那间完成,他对自己的反应满意之极,若要从来一遍,也许就再也不能完成得如这次一般迅捷圆润,恰到好处了,正在自鸣得意之际,忽觉肩头一凉,原来,肩头已吃了丁飘蓬一飞镖,幸好衣服穿得厚了些,嗤溜溜,飞镖穿透衣服,贴着肌肤擦过,却未受伤;黑暗里,竹叶青依稀见白脸曹操夺窗而逃,不敢恋战,急忙从窗口倒纵出去,身在空中,捧着弩机,扣动扳机,将余下的十一枚毒箭,对着窗户,尽皆射出,咻咻咻,夜空中发出一连串箭头破空之声,如毒蛇吐信一般,着实有些慑魂夺魄,噼哩啪啦,有些射进窗内,有些钉在窗棂上,有些落在窗下。

    丁飘蓬对竹叶青的连弩十三箭颇为忌惮,早防着此招,一把拉住金蝉子,闪在窗后,方保得毫发无损。

    丁飘蓬招呼道:“二位好走,剩下的账,咱们隔日再算。”

    竹叶青道:“好说好说。”

    白脸曹操道:“竹兄,快走吧,再不走,怕要走不脱了。”

    二人吸口气,脚下发力,飞檐走壁,向亲王府飞掠。

    ***

    金蝉子点上灯,抱拳一揖,道:“多谢丁大侠救命之恩。”

    丁飘蓬奇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姓丁?”

    金蝉子道:“在宝泉茶馆,在下听算命先生李铁嘴说的,他虽未点破大侠的姓名,可说的全是大侠的旧事呀,见大侠惊愕之极,也未否认,便知大侠就是飞天侠盗了。”

    丁飘蓬想想也是,问:“你叫啥?”

    金蝉子道:“我叫金蝉子,又名尤一天。”

    丁飘蓬问:“为什么要跟踪李铁嘴?”

    金蝉子道:“在下怀疑李铁嘴是捕快扮的,想查个究竟。”

    丁飘蓬问:“结果如何?”

    金蝉子道:“果不其然,李铁嘴是捕快扮的。”

    “不会搞错吧。”

    金蝉子道:“错不了,而且,在下还知道,李铁嘴十有八九是绍兴师爷余文章所扮,正是丁大侠要找的那个仇家。”

    丁飘蓬道:“你会不会搞错哟!”

    话刚一出口,便觉金蝉子的话有道理,李铁嘴怎能对老子的事,如此熟悉,莫非真是算出来!不大像。如今,越想越像李铁嘴就是余文章,不过,他的北京官话说得真溜,连一点南方口音都听不出,真他妈的绝了。唉,该不会错过了一个报仇的良机呀?!好,姓余的王八蛋,竟敢当面唬弄老子,你跑得了今天,跑不了明天,赶明儿,我到宝泉茶馆找你去!转念一想,这小子贼**精,要真是余文章,估计,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宝泉茶馆喽。

    金蝉子道:“错不了,丁大侠,此地不是说话处,咱们得赶紧走人了。”

    金蝉子从墙角起出了埋藏的金银细软,收入怀中,道:“在下另有一处藏身之地,到那儿,再将钱庄窃听到的一切,从容禀报。”

    狡兔三窟,以防万一。前不久,金蝉子在城东的喜鹊胡同买了一处宅子,宅子陈旧简陋,却也清静。

    深夜里,他俩穿窗而出,向喜鹊胡同38号飞掠。

    ***

    巫山潜龙巫灵杰从大牢里出来了。

    瘦猴亲自给他打开镣铐,道:“巫爷,恭喜恭喜,你老自由了。”

    巫灵杰瞪一眼瘦猴,道:“是乔万全派你来的?”

    瘦猴道:“不,乔总捕头病休了,如今当家的是胡大发胡爷。”

    “雇凶杀柳案破了没有?”

    “嗨,难哪。”

    巫灵杰道:“难道不是吴楚雄?”

    瘦猴道:“嘘,可不敢高声,传出去,那还得了,得用证据说话呀。”

    巫灵杰揉着手腕子,道:“事情都过去二十五年啦,上哪儿找证据去,拉倒吧,此案算是石沉大海啦。”

    说着,一摇一摆地走了。

    瘦猴呐呐道:“就在大伙儿几乎绝望的当口,有人良心发现,自己招供了。”

    巫灵杰转身,奇道:“谁?”

    瘦猴道:“大太监焦公公。”

    “谁!焦公公?!”

    “有他的临终绝笔为证。”

    “我不信,不可能!”

    “经多位行家鉴定,临终绝笔确系焦公公笔迹。”

    巫灵杰汪然涕下,道:“焦公公走了?”

    “没错,好在他死得很安详。”

    “死在哪儿?”

    “哪儿?巫爷不会不知道吧,西郊柴家村的柴家老宅呀,那宅子墙高宅深,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呀。噢,对了,他在绝笔中写道:此案系吾一手操办,与他人无关,尤其与巫灵杰毫不相干。”

    巫灵杰感动得涕泪纵横,叹道:“恩公,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糊涂啦,你干过许多不该干的事,可这事,明明不是你干的呀,给谁顶包啊。”

    瘦猴道:“你说这话就不中听了,好像咱们全是吃干饭似的,再过五天,皇上雇凶杀柳案的限期就到了,要不是有焦公公认罪服罪,刑部尚书与捕快总堂的头儿脑儿,都得卷铺盖走人了。话又得说回来了,要是你有真凭实据,就赶快拿出来,现在说不定还来得及呢。咱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对吧。你别把捕快都当成坏人了,哪有捕快不想把真凶捉拿归案的呢。”

    巫灵杰道:“酷刑之下,何求不得。焦公公一定是在严刑拷打之下写的临终绝笔。”

    瘦猴道:“起初,咱们也这么想,可经仵作验尸,全身肌肤,完好无损,系死于年老多病,心力衰竭,骤然离世。一个干了一辈子坏事的人,能死得如此安详,也真是有福啦。”

    巫灵杰道:“他死时可有人在场?”

    “我们赶到时,柴家老宅,空无一人。”

    巫灵杰道:“不会吧。是谁来送信的?”

    “一个黑瘦矮小的中年人,自称是兵部的差役。”

    巫灵杰道:“怪了,焦公公与兵部向无瓜葛,况且,柴家老宅也没有黑瘦矮小的中年人。不对,不对劲,此事太蹊跷了,我要去老宅看看。”

    “要我陪你走一趟吗?要是你觉得不方便,我就不去了。”

    “有啥不方便的,一起去也好。”

    瘦猴道:“柴家老宅的捕快早已撤了,如今,偌大一个宅院,不见一个人影,村民传言,那宅子阴气不散,雨雪之夜,常常听到有人啼哭不休呢。”

    巫灵杰道:“尽瞎扯。”

    瘦猴道:“不信,你问村民去。”

    巫灵杰道:“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走,就不会出事。”

    瘦猴道:“不能那么说,焦公公真要死了,你在也拉不回来,谁在也拉不回来。”

    巫灵杰道:“你知道吗,焦公公根本就没病,他活得好好的,我不信,会说死就死。”

    瘦猴道:“走吧,信不信都没用,反正人已死了,我们把他埋在了后院。”

    于是,瘦猴手一招,要了一辆备用马车,叫上吴春明与郎七,四人上车,向京西驰去。

    到了柴家老宅,一推开院门,便见院内通道,已被冰雪复盖,回廊庭院,到处是残枝败叶,院中房舍,门破窗斜,墙角屋檐下蛛网密结,北风卷着雪粉,在庭院里打转转,一派凄凉衰败景象。

    不到一个月的光景,柴家老宅真成了一座狐鬼出没的宅院。

    巫灵杰问:“公公的坟墓在后院?”

    瘦猴道:“是。”

    巫灵杰大步流星向后院走去,在后院柏树下,一座复盖着积雪的坟头茕茕孑立,坟前兀立着一块石碑,上刻:焦公公之墓。

    巫灵杰扑嗵一声,跪在雪地里,纳头便拜,嚎啕大哭,良久方才起身,面对瘦猴,问道:“你确定送绝笔书的人是个黑瘦矮小的中年人?”

    瘦猴道:“确定。”

    巫灵杰道:“要真是得病死了,送绝笔书的人也不该是这个模样呀。”

    瘦猴道:“什么模样?”

    巫灵杰道:“我走后,还有三个忠于焦公公的下人,焦公对这三人一向不薄,一个是保镖,身材魁梧,武功了得,另两个也是太监,一个是厨师,胖子,烧得一手好菜,也颇有些功夫;另一个叫小李子,人是瘦一点,中等身材,长得又白又嫩,负责公公的日常起居。公公要真写了绝笔书,送书信的该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人才是呀,却冒出了一个黑瘦矮小的中年人来,这事儿透着蹊跷,那中年人是谁呢?”

    瘦猴道:“刑部画师根据门子的口述,将那个中年人的头像画了出来,我们怀疑,中年人是在逃杀人犯三步倒竹叶青所扮。”

    “啊。”巫灵杰双眼圆瞪,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会不会是,是,这三人全都遇难了啊?”他像是在征询三位,一会儿看看瘦猴,一会儿看看吴春明、郎七。

    瘦猴道:“是嘛?”

    吴春明道:“有可能。”

    郎七道:“人呢?尸体呢?别瞎猜呀。”

    巫灵杰见坟旁有一把铁锹,便捡起铁锹,在雪地里拨拉开了,一心要找到三人的尸体,他全然不理会三人的反应,专心致志地在后院的灌木丛里仔细搜寻。

    郎七道:“树倒猢狲散,我看是为了自保,管自跑了。”

    巫灵杰道:“不会。至少,小李子不会,小李子是焦公公从小带大的,视他如己出,不会扔下焦公公的尸体不管的。”

    吴春明道:“那就找找看。”

    找遍了后院,一无所获。

    来到前院,巫灵杰像一头猎犬,依旧仔细地搜寻着地面,院内的地皮,一寸一寸,几乎被他拨拉了个遍,没有。

    于是,开始在院内的屋舍中查找,最后,在一个堆放杂物的库房中,他用扫帚扫去地面的灰尘垃圾,发觉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星星点点的黑色血迹,巫灵杰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绷着脸,将屋内的箩筐箱子、锄头镐把、锅儿缸罩,俱各搬出库房,一时,库房内尘灰飞扬,呛得他喘不过气来,瘦猴、吴春明也来帮忙了,立时,三人俱各蒙尘,蓬头垢面,显得狼狈不堪,郎七见了,虽老大不情愿,也只得上来伸把手,当巫灵杰与吴春明将一口沉重的木橱移开,用扫帚扫去地面的灰尘,血迹明显变得多了,而且,地面略微隆起,土色较新,显见得上面的灰尘是不久前,人为添加的。

    巫灵杰道:“在这儿了。”

    他找来一把锄头,小心地刨开浮土,向下挖了一尺许,便露出了一只人脚。

    瘦猴道:“尸体找到了。当初,堪验现场时,把这儿给拉下了,哎,咋整的。”

    巫灵杰瞪了他一眼,流着泪,不停地咳嗽着,小心翼翼地刨着地皮,郎七见了,道:“巫老爷子,你累了,我来我来。”

    巫灵杰最看不惯郎七,胳膊肘儿一顶,道:“闪一边儿去。”

    土坑挖开了,内中赫然枕籍着三具冻得梆梆硬的尸体,两具尸体全身赤裸,一胖一瘦,肢体残缺,正是胖子与小李子,临死前像是受过零敲碎剐的毒刑;只有保镖,还身着衣裤,手中竟紧握着一把钢刀,面色乌黑,脸部痛苦扭曲,眉心插着一枝毒箭,直没至箭翎。

    起出来的三具尸体,整齐摆放在库放正中。

    巫灵杰跪在一旁,大声嚎哭,悲痛欲绝。

    瘦猴道:“又是三条人命,加上唐九台,汤老九,紫脸铁匠,及早先的七十二命,竹叶青已背负七十八条人命,真是个嗜血恶魔啊。”

    吴春明道:“所有的事情现在都已了然。为了将雇凶杀柳案,搅成一团乱麻,有人雇佣竹叶青将五台雾豹唐九台杀了,造成兵部尚书恐事情败露,杀人灭口的假象,转移捕快的破案视线;西城汤老九是线人之王,是个消息极为灵通的奇人,有人生怕汤老九已掌握了雇凶杀柳案的底细,便又派竹叶青将汤老九杀了灭口;见以上两计尤未见效,刑部依旧在四处挖掘杀柳案的幕后,接着,再生一计,派竹叶青去找焦公公,终于,竹叶青带人在柴家老宅找到了焦公公,当时,保镖发现了不速之客,便挥刀扑击,却被竹叶青一箭射中眉心,当即倒下,气绝身亡。随即,焦公公、厨师与小李子便被拿翻了。竹叶青等将三人押到了库房,他出示了一份事先拟好的临终绝笔,要焦公公亲笔誊写一份,焦公公起先不肯,便将厨师与小李子全身衣服扒光,当着他的面,用刀子零敲碎剐二人,逼迫焦公公就范,并扬言若不依从,不但厨师与小李子将痛苦不堪,求死不得,最终,他也将与他俩一样,受痛苦煎熬,求死不得。看,厨师的右手被砍掉了,左手五指也没了,耳朵被割下了一只,小李子左乳的皮肤被剥下了一片,右脚被砍掉了,当时,他俩浑身鲜血淋漓,嚎叫连天,焦公公吓得魂飞魄散,为了图个死得痛快,只得应允照办,竹叶青这才将二人杀了。咱们看见的那份‘临终绝笔’,便是焦公公被逼无奈时写下的。据说,湘西有一味毒药,叫‘断魂仙草’,吃了后,无病无痛,飘然仙举,写完绝笔,竹叶青便让焦公公服下‘断魂仙草’,一命归阴了。事发后,仵作验尸,焦公公的体表与善终之人一般无二,体内也无法找到残留的毒药,症状极似心力衰竭而亡,这就让临终绝笔有了说服力,好似焦公公良心发现,出自悔罪内疚,写下的临终遗言。”

    瘦猴一竖拇指,道:“精当。”

    郎七道:“嗨,小老弟真行呀,把我心里想的全说透了。”

    不知何时,巫灵杰已不哭了,他道:“那竹叶青的幕后是谁呢?是兵部尚书吴楚雄么?”

    吴春明道:“不管怎么说,怡亲王始终脱不了干系,那个名叫左奔,与死亡判官签约的人现在在哪儿?也许,是左奔指使竹叶青展开了最近的一轮暗杀,也许,根本就没有左奔这个人!一切只是钱胖子胡编烂造,搪塞爷们的。无疑,竹叶青的幕后与雇凶杀柳案是同一个人。”

    巫灵杰道:“那会是谁呢?柳尚书忧国忧民,直言进谏,得罪的权奸,不是一个两个啊。”

    瘦猴道:“动起来就好,动起来,就会露出尾巴,就怕凶手猫着不动啊。”

    2014/02/06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