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三十六 鲛鲨魔绳捆三哥

一百三十六 鲛鲨魔绳捆三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三哥与南不倒杂在众保镖与水手之中,离开了春风号轮,跳上码头,沿着江堤,向东奔跑。

    南不倒掂着个大肚子,轻功大减,柳三哥不时停下,趁着没人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将真力传送到她身上,带着她飞奔,等一遇到人,赶忙撒手,免得让人瞧见生疑,如今,南不倒已易容成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胖子,两个男人牵手而奔,谁见了,都会觉得怪异。

    据南不倒说,她的临盆期,就在这四五天,真得格外当心啊,看着南不倒气喘吁吁的模样,柳三哥心头大痛,不行,这样跑,绝对不行。

    江风猎猎,涛声阵阵,天色微明,柳三哥见江边柳树下泊着一只小船,心中大喜,指指小船,道:“不倒,我们上船。”

    “那是只小划子呀。”

    “有小划子就不错了,凑合凑合吧。”

    南不倒道:“行,去哪儿?”

    “镇江。”

    天将破晓,柳三哥明白,今儿,已是十号凌晨了,两天过去了,离毒姥姥给的三天期限,只剩一天了,我务必在十一号凌晨,赶到镇江野外的白狐岭坟场。

    关于“三天好”**的事,柳三哥在南不倒面前只字未提,怕说了,南不倒担忧,几次想告诉南不倒,又忍住了。

    南不倒当然能研制出“三天好”的解药,估计时间来不及了,南不倒用了七天时间,方研制出了竹叶青的“三步倒”解药,毒姥姥的解药,怎么着,也得有个十天半拉月吧。何况,不倒在这五天中,就要生宝宝了,不能在这个关口给她添堵,这事,不能告诉她。

    如今,柳三哥在想,到了镇江,该怎么把她安置好了,撒个谎,走人。

    南不倒问:“去镇江干嘛?”

    柳三哥道:“办事。”

    “要没事,顺流而下多好,离南京越远越好,就你事儿多。”

    “没办法,朋友多,事儿也多。”

    柳三哥见四周无人,抱起南不倒,跃下江堤,轻轻落在小船上,将不倒放在船中间坐下,解开缆绳,抄起船桨,在柳树上一点,小船如箭似的射向江心。

    南不倒问:“老龙头死了,都说是你杀的,怎么回事呀?”

    柳三哥道将七号下午,老龙头死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末了,道:“你说,我冤不冤?”

    南不倒并不作答,沉思良久,恍然道:“老龙头的病来得蹊跷,死得更古怪,看来,他是服了**,听说,江湖上有一味春药,效果特好,用了后,飘飘欲仙,极易成瘾,也极难戒断,表面上,无甚大碍,用久了,能把人的骨头都淘空了,叫‘骨淘空’,老龙头该不会用了这味春药吧。”

    柳三哥道:“看来,有人给老龙头服了‘骨淘空’,这个人会是谁呢?会不会是无良郎中?”

    南不倒道:“不会,老龙头可是水道帮主,谁会胆子那么大,敢给老龙头下这么一味猛药?要是水道追查起来,全家老小的性命就全没了。况且,这味药,只是听说,谁也没见过,一般的郎中,配不出这味药来,能配出这味春药的人,天下不会超过七人。”

    柳三哥笑道:“其中之一是你。”

    南不倒道:“当然。不过,小女子不屑也不能,去配制这么一味,缺德损寿的**。”

    “是他的宠妾葛娇娇?”

    “老龙头死了,对她没有好处呀。”

    “那会是谁呢?”

    “是盼着老龙头死的那个人,而你,却替杀手背了个黑锅。”

    柳三哥一边划着桨,一边道:“我要找到那个杀手。”

    南不倒道:“那是以后的事喽,如今,咱们逃命要紧。咦,你船划得还可以嘛。”

    “一般吧。”

    “会游泳吗?”

    “马马虎虎,当然,不能跟水道好手比。”

    天蒙蒙亮,江上起雾了,小船顺流而下。

    柳三哥道:“尤其不能跟小龙头比,听说,小龙头的水下功夫,特别了得,自幼受异人传授。”

    “谁?”

    “东海牢举骑大鲸。”

    “啊?骑大鲸!”

    柳三哥道:“因他常年骑着大鲸在东海出没,时不时,也在长江口与钱塘江出没,江湖上的人,就叫他‘骑大鲸’了,至于他的真实姓名,无人知晓。”

    南不倒问:“那‘牢举’是啥意思呢?”

    柳三哥道:“‘牢举’是吴越间的方言,意思是:江湖道行老,为人处世,精于算计,每举事,必能牢牢把控,圆滑老到,不会吃亏,也不肯吃亏的意思。”

    南不倒道:“啊,骑大鲸是这样一个人呀。”

    柳三哥道:“我也是听老龙头说的,世上见过‘东海牢举骑大鲸’的人极少,其人甚怪,不仅精于算计,不肯吃亏,还爱跟人唱反调,好像年轻时受过什么刺激,性格孤僻,独往独来,不过,水上功夫,无人能敌,江湖传言,骑大鲸能在水下呆半个时辰。”

    南不倒道:“啊,半个时辰!怪不得小龙头能在水下呆一刻钟了,原来,是受了东海牢举的**啊。其实,我的水下功夫也不错,不过,没法跟小龙头比,哎,说真的,咱们不该上船啊,要是碰上小龙头,就糟了。在岸上,碰上谁,有你在,就不怕。”

    柳三哥道:“我怕你奔走不便,动了胎气啊。好了,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如今,小龙头正在四处抓瞎,找咱们呢,嘻嘻。”

    其实,小龙头一点儿都没抓瞎,正带着水手,划了两只小划子,在他俩身后远远跟着呢。

    当南极翁走后,龙长江与小龙头带着众人返回船舱,小龙头一眼瞥见,船舱的后舷窗开了一半,一股江风穿窗而入,扑面而来,他的心,不由“格登”了一下,这后舷窗原先是关得好好的呀,谁开了舷窗?不好,事有蹊跷!

    接着,跟龙长江走下舷梯,便见底舱里,倒着两个女看守,枷锁委弃在一旁,南不倒不见了。

    小龙头冰雪聪明,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刚才,南极翁突然说了些文不对题的话:“听见了,听见了,我耳朵又没聋,知道了,知道了,你早点儿说,好不好,这么一说,我心里就亮堂了,……”

    当时听起来,有点儿唐突古怪,如今连起来一想,就通了。

    这分明是柳三哥用腹语与南极翁在交谈呢,柳三哥告诉南极翁:我已救出了南不倒,太爷,别闹了,快走吧。

    南极翁不会腹语会话,只得借着回答徒弟南海仙女的由头,在抱怨柳三哥呀。

    他不吭一声,赶紧转身,上了船,跃上船舱,四处张望,这时,码头上、客船上灯火通明,到处是纵跃奔跑的保镖与水手,有些,要赶回客船,张罗张罗,天一破晓,还要招揽旅客,启碇远航呢;有些,要回到码头上的酒馆、赌场,**去接着玩乐,这刀头舔血的活计,说不定哪天就挂了,老子趁着有口气,就得痛痛快快地活着,不能亏待了自己。

    小龙头估计,刚才,柳三哥与南不倒扮成了保镖或水手,就在自己身旁,如今,他要找的两个人,不管是什么穿着打扮,只要这两个人,一个矮胖,一个颀长,并且,形迹亲密,那么,就肯定是柳三哥与南不倒所扮。

    本来,南不倒也是一个身材窈窕的淑女,如今怀孕了,就显得胖了。

    小龙头站在船舱顶上,四处张望。果然,他见有这么两个体形的人,穿过码头,沿着长江大堤,向东奔跑,颀长者,身法轻健,矮胖者,步履拖沓,腆着个大肚,显得吃力,颀长者时不时用手去掺扶矮胖者。小龙头断定,他俩十有八九是柳三哥与南不倒。

    他一声不吭跳下船舱,跃上码头,见码头上有几个保镖在闲逛,便一挥手,道:“弟兄们,跟我来。”

    保镖们见是小少爷招呼,自然紧跟在其身后,小龙头道:“脚步轻一点,不得作声,违者斩。”

    保镖低声道:“是,少爷。”

    这时,柳三哥与南不倒已跑远了,小龙头等人远远尾随着,其实,跟着柳三哥与南不倒,只能跟,除此之外,还真拿他俩没办法。

    若是被他俩发觉了,没你好果子吃。

    不过,直觉告诉他,柳三哥与南不倒不会伤害他。

    要是他俩要伤害自己,刚才,扮成保镖,混在我方队伍里的当儿,动起手来,真是太方便啦,况且,还有南极翁与他的两个徒儿相助呢,不要说自己跑不了,父亲、军师、浪里鲨和弟兄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春风号客轮。

    最多,那个武功高强的阿哈法师能逃得一命。

    柳三哥为什么不动手呢?

    难道爷爷不是柳三哥杀的?

    这起凶杀案,变起仓突,处处透着蹊跷。

    不管怎样,这件事,总要当着柳三哥的面,问问清楚。

    在陆地上,他拿柳三哥真没办法,在水里,就不一样了,他只求柳三哥快去坐船,只要柳三哥上了船,只要船划到江心,那就是三个指头捏田螺,柳三哥与南不倒,一个也别想跑。

    不过,抓住了他俩,却不能将他们交到父亲手里,父亲对柳三哥本就有成见,而且,天生是个一条道走到黑的性子,交到父亲手里,柳三哥就没命了。

    抓住他怎么办呢?第一,要问清事情原委。第二,如果另有杀手的话,就着落在柳三哥身上,让他去找到凶手。

    哇,柳三哥与南不倒还真的上船了,太好了,三哥,你别跑,我不会杀你,只是,爷爷死的太蹊跷了,这个闷葫芦,我一定要亲自解开。

    柳三哥南不倒上了船,向江心划去,小龙头也在附近找了两艘船,悄悄划动,远远跟着。

    晨光熹微,江上起雾了,不一会儿,雾越来越浓,一丈开外,景物莫辨,小龙头大喜,想不到,捉住柳三哥与南不倒,竟会变得如此容易。

    人生多变,无人能测。有时,想要的,怎么要也要不到,有时,绝望了,希望却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小龙头的两艘船,各坐了三个人,起初,他怕柳三哥察觉,只是远远地在后面跟着,如今,起雾了,便压低嗓门道:“弟兄们,划快一点,靠近前面的小划子,准备动手。”

    弟兄们沉声道:“是。”

    水道弟兄多是些血性汉子,全是好样的,如今,水道大了,两条船上的五个弟兄,只有两个有些面熟,其余三个面生,大概是新来的吧。

    他道:“一会儿,我下水去把前面的船翻了,如高个儿男子未落水,你们别靠近,等他下水了,上前接应。”

    弟兄们点头道:“是,少爷。”

    小龙头道:“抓活的,不得伤害他俩。”

    “遵命。”

    小龙头解下腰间的单刀,脱掉上衣、长裤、鞋袜,只着一条牛头短裤,光着膀子,一身雪白的腱子肌肉,咕咚一声,钻入江中,江面上不起浪花,只冒出一圈涟漪,动静极小。

    动静虽小,柳三哥也已惊觉,道:“不倒,刚才你听到声响了吗?”

    南不倒问:“啥声响?”

    “咕咚一声,好像有人下水。”

    南不倒格格笑道:“真所谓‘长江之上,鱼虾皆兵’呀,想不到千变万化柳三哥,也只有这么点儿胆量啊,传出去,被人笑死,老公,是鱼在跳,不是人下水,你不是说,小龙头正在码头上抓瞎嘛,放心吧,小龙头再精明,也算不到咱们已顺流而下啦,他绝对不会想到,向来稳重的柳三哥,会走这么一着险棋。”

    “险棋?”

    “对呀,不走岸路走水路,险得很哪。”

    南不倒心大,遇事总往好处想。

    柳三哥双眼在江面上搜索,无奈雾茫茫一片,啥也看不着,这时船帮旁,扑嗵一声,跳出一条鲤鱼来,南不倒一伸手,抓住了,笑道:“三哥,看,我抓住小龙头啦。”

    鲤鱼真肥,歙动着嘴,摆弄着须,漆黑的背,雪白的肚子,甩着金黄色的尾鳍,在南不倒手中挣扎,溅得她一身的水。

    柳三哥笑道:“看来我是有些神经过敏了,……”

    南不倒看看鲤鱼,道:“小龙头呀小龙头,你不该这么调皮呀,前天给我灌了迷魂药,今天,又来吓唬我三哥,得,不知者不罪,不跟你计较啦,放你一条生路吧。”

    她把鱼放入江中,手一松,鲤鱼尾儿一摆,水皮上泼喇喇溅起一溜水花,头一沉,钻入江中,逃得无影无踪。

    柳三哥正看得出神,突然,船儿像触了礁似的从水面上掀了起来,南不倒大着个肚子,本就行动迟缓,一个不当心,扑嗵一声,落入江中。

    柳三哥反应灵敏,出乎本能,手掌在船帮上一拍,人便腾空而起,手中还抓着一把桨呢,见脚下的船儿抛在空中,一个骨碌,倒扣着落在水中,咣当噼叭,溅起大片水花,船底在江面上载沉载浮。

    柳三哥提一口真气,在空中斜斜一飘,方始落在倒扣的船上,知道着了道儿,莫非真是小龙头在使坏?他明白,只要自己不落水,站在船板上,小龙头就奈何不了我,别说小龙头,就是东海牢举骑大鲸,也拿我没招。

    如今,柳三哥最担忧的是南不倒,他声嘶力竭地喊:“不倒,不倒,你在哪儿?”

    南不倒从水中钻了出来,一抹脸上的江水,把脸上粘着的胡须都抹了下来,露出她的本来面目,依旧姣好嫵媚,笑道:“看你急的,没事,没事,我水性好,这船咋搞的,触礁啦?”

    这哪儿是触礁啊,触礁的船,必定破碎支解,这船却毫发未损,是水中有人将小船掀翻了。

    柳三哥知道危险已经迫近,闲话少说,救人要紧,把桨伸给南不倒,道:“快,抓住桨,上来。”

    南不倒刚要伸手去抓桨,咕咚一声,身子沉入江中,还咕噜咕噜呛了两口水,头发在江面上一冒,便没了踪影。

    柳三哥惊出一身冷汗,怎么办?

    江水滔滔,不见人影,就像根本没发生过南不倒沉江的事一样。

    水下的人可能就是小龙头,南不倒是南海派传人,水性当然不俗,要是一般的保镖、水手,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怎么办?下不下去?

    不下去,可自保无虞,下去,就我这水性,十有八九,会命丧江中。

    老龙头最宠爱小龙头,把他视为掌上明珠,如今小龙头以为是我害死了他爷爷,必定恨之入骨,此时我下水,无异于自寻死路。

    什么也别想了,不管是死是活,也得下去拼一把。

    能救上不倒,即便自己挂了,也值;万一两人都挂了,那是命该如此,虽非同日生,但求同日死,夫妻携手,共赴黄泉,路上也就不寂寞了。

    柳三哥扔下船桨,正要下水,咕咚一声,却见南不倒又从水里窜了出来,一抹脸上的江水,踩着水花,道:“果然有水鬼,不过,水鬼不是我对手,扯着我的脚脖子,往水下拖,我俯身使了一招‘浪里斩’,切在他手腕上,那水鬼立马撒了手,我一摆双腿,追了上去,近身了,看清来人正是小龙头,我俩在水下拆了几招,我用水下分筋错骨手,将他打跑啦。看来,小龙头的水下功夫也不过尔尔。”

    “啊……”柳三哥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不信,小龙头会这么容易被打跑了。为保险计,柳三哥催促道:“快,快快,不倒,上船吧。”

    他抄起桨,又递了过去,咕咚一声,南不倒又沉下江去,也许,南不倒又在跟小龙头过招呢。

    柳三哥站在船板上,等南不倒凯旋归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越等越慌,再也不敢等下去了,深吸一口气,纵身跳入江中,在水下,睁开双眼,寻找着南不倒。

    他下水的地方,就是南不倒沉没的地方,水下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见。

    柳三哥睁着双眼,在水下潜泳,他在水下比常人能多呆那么一分钟,水下功夫还说得过去。

    不过,跟小龙头就没法比啦。

    首先,小龙头的双眼具有天生的特异功能,几乎跟在陆地上毫无二致,无论多么混浊的湖水河水还是海水,在水下,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即便是在黄河下,一两丈内的鱼虾鳖蚌,也莫能遁形,不过,黄河水中的泥沙太浓了,那些水族,看起来都是黄的。

    小龙头天生就了一双“水眼”,不,“龙眼”,这是当初连骑大鲸都甚感惊愕的一件事,咦,天下竟有跟我一模一样,长着一双“龙眼”的人!这也是孤高自傲,从未收过门徒的骑大鲸,破格将小龙头收入门下的重要原因。

    至于,水下游动之快,吐纳换气之巧,柳三哥更是没法跟小龙头比了。

    在水中,小龙头在明处,柳三哥在暗处。

    当第二次小龙头将南不倒拖下水后,知道南不倒水下功夫颇为了得,不敢托大,还没等南不倒祭出“浪里斩”,在水下展动身形,如一尾江豚,呼啦啦游到南不倒身后,速战速决,一式“分波乾坤指”,点了南不倒的穴道,南不倒动弹不得,心中一惊,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小龙头已拖着她的脚脖子,一个劲往江底坠落,南不倒大惊,忘了是在水下,就要骂人,岂料口一张,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江水,迷迷糊糊,昏厥了过去。

    见南不倒已晕了过去,小龙头才抓着南不倒的后衣领,从江底向江面游动,距水面尚有两三尺光景,便控制住了上升势头,摁着南不倒的肩头,不让她冒出水皮,只有这样,柳三哥才会着急,才会下水,他太懂柳三哥这个人了。

    在水下,他拽着南不倒,潜到柳三哥背后,透过流动的水波,盯着焦虑万状的柳三哥。

    此刻,自己千万不能露出水面,不然,就会被柳三哥发觉,柳三哥手中的任何东西,包括那枝桨,都会变成致敌于死命的武器,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果然,柳三哥扔了船桨,跳入水中,他小龙头这才冒出水面,这时,两艘小船也从浓雾里冒了出来,小龙头将南不倒托出水面,船上的保镖,抓住南不倒的头发衣服,将她提上船去。

    小龙头道:“轻一点,她是孕妇,我已点了穴道,小心救护,不得伤了她。”

    保镖点头道:“遵命。”

    小龙头道:“我去江中把柳三哥抓来,你们等着接应。”

    保镖道:“少爷,当心。”

    小龙头吸一口气,身子一沉,没入江中,在水中,对付柳三哥,就轻松多了。

    他双腿一剪,如江豚般游到柳三哥身下,抓住柳三哥的脚脖子,往江底急速坠落,这一招叫“铁称**坠江”,是小龙头的拿手好戏,柳三哥大惊,拼命蹬踢,企图摆脱拖拽,却哪里挣脱得了,起初蹬踢得十分有力,一会儿,便有气无力了,江水越来越凉,越来越冷,柳三哥知道自己已落入深水中,手脚麻木,不听使唤,胸腔的空气,已经耗尽,再也憋不住了,想吸口气,口一张,江底冰冷的带点鱼腥味的江水,便先从他的鼻孔里,灌了进去,吃了一个“酸鼻头”,呛得他七荤八素,张开的嘴,再也合不拢来,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江水,接下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柳三哥手脚冰凉,软绵无力,小龙头还不放心,一会儿,摆弄摆弄他的腿,一会儿,摆弄摆弄他的手,还在他脸上抹了两把,把他脸上的假须抹了个一干二净,见确已没了知觉,只有心还在跳,这才心里踏实了,一手提着柳三哥的后衣领,脚尖在江底一点,如箭般射向江面。

    咕咚一声,江面冒出个大水花,小龙头出现在两艘小船间,他双手托起柳三哥,船上的保镖七手八脚,将柳三哥提到船里。

    小龙头道:“他是柳三哥,别伤害他,也别救他。”

    这艘小船上有两名保镖,一名高瘦,面色黎黑,长着个高鼻子,蓬松披散的头发,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另一名中等身材,剃着个平头,脸上有两撇浓黑的小胡子,颔下的胡须刮得溜光,刮过胡须的皮肤黑里透青。

    络腮胡子道:“杀了得了,他要醒了,咱们没个好。”

    小龙头脸色一肃,正色道:“不,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违令者,斩无赦。”

    小龙头面色铁青,杀气腾腾,自有一股威仪在。

    络腮胡子与小胡子面面相觑,喏喏连声。

    小龙头双手在水面上一按,人便从水里纵了起来,跳进小船,解下腰带,腰带只有小指般粗,呈暗褐色,递给络腮胡子,道:“把柳三哥的手反绑,连同脚捆结实了,抽紧绳子,最后,我来打结。”

    络腮胡子接过绳子,掂了掂,分量极轻,一脸的讶异,又不便多说,伸手在柳三哥鼻孔间一探,道:“少爷,柳三哥还有气呢,这绳子那么细,要是他醒了,这绳子可捆不住他,一折腾,就断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后半句话他没敢说:不如杀了得了。

    小龙头笑道:“我知道柳三哥内力精纯,一般的绳子,他稍一用力,就绷断了,我还知道,柳三哥还有一招绝活,叫做‘缩骨游鳝功’,即便是精钢打制的枷锁,也锁不住他,骨头一缩,就呲溜出去了。不过,这根腰带可是件宝物,叫‘鲛鲨魔绳’,它是用海中千年鲛鲨的筋搓成的,刀剑不入,火烧无痕,更有一种好处,像柳三哥这种有‘缩骨游鳝功’的人,你越是缩骨,魔绳就箍得越紧,将你箍得死死的,根本无法脱身。那是恩师送给我的宝物,快捆,捆完了,我来打结。”

    络腮胡子与小胡子七手八脚,把柳三哥捆结实了,道:“好了。”

    小龙头已擦干了身子,穿上了衣裤鞋袜,他上前打了个鸳鸯结,手法之快,结头之奥妙,络腮胡子与小胡子怎么也看不懂。

    小龙头道:“绳结打好了,这结头也是恩师教的,任何人都休想解开,只有本少爷才能解开绳结。”

    络腮胡子依旧有些半信半疑,实在放心不下,那根魔绳能捆得住柳三哥,不要说是柳三哥,就是老子,稍一运气,也能把绳子挣断了。

    小龙头笑道:“看你的样子,不信绳子能捆得住柳三哥?”

    络腮胡子笑笑,点点头。

    小龙头道:“好,你用匕首去试着割割魔绳,看割不割得断。”

    络腮胡子连连摆手,怕把绳子割坏了,吃罪不起。

    小龙头道:“叫你割就割,割断了赏银百两,割不断赏银五十两,不割,罚你打一个月夜班,扣发当月饷银。”

    络腮胡子这才上去,掏出匕首,死命割那绳子,却怎么也割不断,累得手酸死,魔绳上连一点点刃口印痕也没有,起身搔搔头,信了。

    小龙头笑道:“服了吧,这就是‘鲛鲨魔绳’的奇异之处,恩师骑大鲸,搜尽天下奇珍异宝,供己玩赏,魔绳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不足为奇。好了,大胆干活儿吧,把他俩救活了,本少爷有话要问。”

    另一只船上,南不倒双臂倒绑,坐在船上,一名保镖,拍着南不倒的背,南不倒哇哇地吐着清水,此时,她已恢复了神智,骂道:“小龙头呀小龙头,你真不是个东西,下手那么绝,差一点把姑奶奶我给杀了,你是爹生娘养的吗,怎么一点人性都没有。”

    小龙头只是嘻嘻涎笑,也不理会。

    络腮胡子道:“少爷,咱们掉转船头回府吧。”

    小龙头道:“不,小船顶水上行太慢,划船靠岸,找两辆马车,回码头。”

    两艘小船向岸边划去,小胡子将柳三哥卧在船中的横档上,微拍其背,哇地一声,柳三哥肚中的江水吐了出来,直吐得面色赤紫,方始好过了些,他喘了一会儿气,身子一扭,朝天躺在横档上,此时,天色大亮,雾已消散,眨眨眼,见小龙头面有得色,瞅着自己,他问:“南不倒在哪儿?”

    南不倒听见了,高声道:“三哥,我在这儿呢,没事。”

    柳三哥侧转头,见南不倒反绑双臂,坐在另一条船上,松了口气,心道:活着就好。

    小龙头道:“还南不倒长,南不倒短呢,命都快没了,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柳三哥道:“我干的事,跟南不倒无关,快放了南不倒,要算账,向我来。”

    小龙头道:“爷爷是你杀的吗?”

    柳三哥讥道:“我说不是,你信吗?我说是,你一定信。”

    小龙头道:“还嘴硬,呆一会儿,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刀子硬。”

    南不倒道:“小龙头,姑奶奶告诉你一句真话。”

    小龙头道:“真话?说!”

    南不倒道:“老龙头是姑奶奶杀的。”

    小龙头道:“瞎扯,书童丫头都看见是柳三哥杀的啦,跟你有屁相干。”

    南不倒道:“老龙头是吃了我的‘骨淘空’春药吃死的,当时,他心痛,柳三哥去给他揉胸,一碰,胸骨塌陷,人死了。三哥为我背了个黑锅。”

    柳三哥道:“不倒,你不想活啦,瞎说个啥呀,你这么一说,这个案子就更说不清啦,刚才,我真不该跟你讲这些。”

    小龙头对南不倒怒吼道:“你为什么要杀我爷爷?”

    南不倒笑道:“我想做水道的武则天,凡有点儿野心的女人,都想。”

    小龙头一愣,冷笑道:“武则天?还搞了个武则天出来,哼,鬼才信。”

    柳三哥道:“小龙头,你别听她瞎编,老龙头是我杀的,杀了老龙头,我就成天下首富了,天下首富,谁不想!不想就有病了,想,才是正常的。”

    小龙头看看南不倒,看看柳三哥,不吱声了,不知他心里在打啥算盘,连柳三哥都看不透。

    两条船儿傍岸,荒郊野外,芦苇萧萧,破败的大堤上,衰草萋萋,老鸹子呱呱哀啼,在空中盘旋,四野渺无人迹,一派凄凉景象。

    小龙头对络腮胡子与小胡子道:“去搞两挂马车来,要快。”

    “是,少爷。”他俩转身,大步离去。

    小龙头命余下三位保镖将柳三哥、南不倒抬到江畔大堤上,柳三哥一躺在大堤草地上,便开始了“疗伤复元接地气”神功,一会儿,神完气足,一运真气,想将身上的绳子绷断,奇了,这根细细的绳子,却怎么也绷不断;于是,又试探着用“缩骨游蟮功”,想将手腕从绳结里滑出,不料,绳子却越箍越紧,根本休想从绳子里抽出腕子来。柳三哥大奇,百思不得其解。

    尽管柳三哥在运功时,动作极微,面色淡定,却难以逃过坐在一旁小龙头的眼睛,他一脸坏笑,道:“柳三哥,省省力气吧,这是根魔神,被这绳子捆住了,就是大罗金仙也休想脱身。”

    柳三哥苦笑道:“看来,我是遇上克星了。”

    小龙头道:“对,认命就好,我小龙头就是你的大克星。”

    盏茶时分,两挂马车,来到跟前,络腮胡子夹起柳三哥上了头一辆马车,小龙头一抬腿,跳上车去,突觉腰间一麻,脚下一软,咕咚一声,栽倒在马车里,点他穴道的人,正是小胡子保镖,小胡子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撮唇尖啸。

    后一辆马车有三名保镖,一人背着南不倒进了马车,两人跟随其后,其中一名戴头巾的保镖听到啸声,拔出剑来,朝身前保镖的后背捅了一剑,保镖惨叫一声,鲜血狂飙,扑嗵倒地,戴头巾者身形一闪,已掠到车旁,车内保镖不知就里,探出头来张望,戴头巾者冷丁一剑,车内保镖的脖子上划开了一道血口,血水飞溅,一声惨叫,一头栽在车外。

    南不倒见状大奇,茫然不知所措,心道:怎么啦,莫非戴头巾者来救我们了?

    只见戴头巾者奔到前一辆马车旁,喊道:“快,将柳三哥扔出来,老子要亲手斩了他,为三弟保仇。”

    马车内一声欢叫:“来喽。”

    只见捆得结结实实的柳三哥,从车里抛了出来,砰,落在大堤上,柳三哥的身子在堤上滚了几滚,躺在杂草丛里,不动了。

    南不倒这才明白,戴头巾者是仇家,是来杀柳三哥的,她惊呼了一声“三哥……”,便昏厥了过去。

    戴头巾者问小胡子:“孙老二,小龙头拿下了没?”

    孙老二道:“托老兄的福,拿下了,这小子在岸上不足为虑,一指点翻,无法动弹。若是在水里,也许,集我等三人之力,也斗不过他呀。”

    戴头巾者一竖拇指,道:“孙兄端的好手段。老子已将两名水道保镖做了。”

    他指了指倒在血泊中的保镖。

    戴头巾者是金毛水怪黄头毛,那名“孙兄”,则是是怡亲王亲信毒蜈蚣孙老二所扮,他俩是老乡,一向交情甚笃,一个月前,听黄头毛说,他已投入老妖狼麾下,要去南京找柳三哥的晦气,毒蜈蚣孙老二就跟来了,白脸曹操因染疾,在京郊养病,来不了,不然,岂有不来之理。

    络腮胡子也从车上跳下,他是高邮水怪高兴,拔出剑,道:“大哥,斩了柳三哥,为三弟报仇呀。”

    他说的三弟,则是指宝应水怪郑奋。年前,郑奋在运河旁的芦苇荡里,死于柳三哥剑下。

    黄头毛摘下头巾,扔在地上,露出一头金黄色的卷曲长发,披散肩上,抹去脸上的假须,提剑长啸,道:“柳三哥呀柳三哥,你还认识老子吗,想不到吧,今儿会落在老子手里吧,这叫冤有头,债有主,你还有何话可说?”

    金毛水怪黄头毛、宝应水怪高兴、毒蜈蚣孙老二各自眼睛发赤,喘着粗气,紧握长剑,握剑的手背上青筋暴绽,指关节格崩格崩作声,像是饿极了的猛兽,恨不得将柳三哥生呑活剥了。

    三人围住柳三哥,嘿嘿狞笑,一场痛快淋漓、充满血腥的杀戮即将暴发,梦寐以求的宿愿,想不到来得竟那么快,那么突然,嘿嘿,他妈的,真带劲!

    柳三哥躺在地上,笑道:“我真有些想不通了。”

    黄头毛道:“呔,江湖规矩: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道理都不懂,看来,这些年你是白混啦!”

    柳三哥道:“这个自然。有件事,还真想不通。”

    高邮水怪道:“大哥,跟这种东西有啥好说的,杀了得了。”

    黄头毛对高兴道:“唉,二弟,临死前,就让他说两句吧,难不成,还能让他说跑啦。”

    黄头毛狠狠踹了一脚柳三哥,道:“快说,就只一句话,你不要杀头挨时辰,挨一刻,是一刻,快,老子等不及啦。”

    柳三哥道:“好,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一出事,冤家对头全来了?是巧合呢,还是蓄谋已久的阴谋?”

    金毛水怪黄头毛大笑,道:“阴山一窝狼一个月前就已赶到南京了,等着你出事呢。”

    柳三哥问:“你也成了阴山一窝狼的人啦?”

    黄头毛道:“怎么啦,不行啊!只要你一出事,咱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务必将你置之死地而后快,只有你死了,咱们才好办事,你不死,咱们的事儿,没法办呀,知道不?你千不该,万不该,挡了爷们发财的路子,谁挡道,谁就得死!”

    柳三哥道:“也就是说,你们是跟水道联手来整我罗?”

    黄头毛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对付你,只要能联手,咱们全联,无论**、白道、绿道、红道、黄道、青道,咱们统统联手,行了,姓柳的,认命吧。”

    柳三哥苦笑,道:“看来,世上的事,全乱啦。”

    黄头毛厉声喝道:“乱才好呢,乱世出英雄,哈哈,姓柳的,去死吧。”

    一声令下,围着柳三哥的三个仇人,俱各举起长剑,向柳三哥恶狠狠剁了下去。

    陡然,“咻”地一声,岸边芦苇丛里飞出一只墨绿色的玉龙环来,环上真气凝聚,一阵叮当乱响,将三柄长剑,俱各横扫在一旁,三人虎口一麻,手中长剑几难把持,黄头毛等人吃了一惊,各自以剑护顶,向后掠出丈余。

    只见芦苇丛里走出一个脸色蜡黄的和尚来,身着褐色僧袍,手一招,那只玉龙环像是颇通人性一般,在空中打一个圈,飞回到和尚手中,和尚身形一晃,已掠到柳三哥身旁。

    他竖掌深深一礼,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请了,柳三哥我要了。”

    黄头毛喝道:“你是什么人?”

    “出家人。”

    “怎么那么霸道,说要就要。”

    “不是我想要,是玉龙环想要。”

    “要是我不给呢。”

    “不要问我答不答应,要问玉龙环答不答应。”他一扬手中墨绿色的玉龙环。

    只见玉龙环形状古拙,猪鼻蛇身,鹿眼马鬃,不知何物打制而成,竟比精钢还要坚硬,兀自光彩熠熠。

    黄头毛问:“你从哪儿来?”

    “土里。”

    “什么‘土里’?‘土里’在哪儿?”

    和尚跺跺脚,道“这儿。”

    黄头毛一头雾水,莫非你会地遁?他又问:“你要把姓柳的带到哪儿去?”

    和尚道:“也是‘土里’。”

    又补充道:“不过,不是在此地的‘土里’,而是在阿斯哈图的土里。”

    这时,车里的小龙头听见了和尚的声音,心中大喜,知道救星阿哈法师来了,极叫道:“法师救我,快来救我。”

    阿哈法师道:“小东家莫急,和尚这就来了。”

    他一弯腰,提起柳三哥,脚下一点,飞到马车旁,咕咚一声,将柳三哥扔进车里,旁若无人地探身入车,拍开了小龙头的穴道。

    小龙头跳下车,拔出单刀,虎视眈眈地盯着眼前的三个人,正要开腔责问。

    这时,孙老二却抢先开了腔,他对和尚道:“和尚,你是铁塔太岁高镇江的什么人?”

    阿哈法师一脸迷惘,摇头道:“高镇江?贫僧素不相识。”

    孙老二心道:也许这贼秃不知道撒巴布耶的中土名字呢,便又道:“你跟撒巴布耶是什么关系?”

    “撒巴布耶!你怎么知道撒巴布耶?”

    孙老二道:“刚才听你说,来自阿斯哈图,我有个朋友叫撒巴布耶,也来自阿斯哈图石林,我俩交厚,曾同在怡亲王手下混碗饭吃。后来,撒巴布耶被柳三哥杀了。”

    阿哈法师问:“怎么杀的?”

    孙老二道:“其实,当时柳三哥已被撒巴布耶打趴下了,还吐了血,老‘撒’正要结果姓柳的,不料,冲进来两个人,一个是丁飘蓬,一个是南不倒,给他解了围。”

    “后来呢?”

    “后来嘛,柳三哥躺在地上装死,跟死人没啥两样,咱们以为他死了呢,已不将他当回事了,却不料,姓柳的在装死养伤呢,一会儿功夫,又从地上起来了。”

    阿哈法师道:“啊?有这等事!阿斯哈图神掌,要么没将人拍倒,如若一掌拍翻,必定魂归九天,绝无存活先例,听说猫有九条命,还没听说,人也有九条命呢。”

    孙老二道:“和尚,这个你就不懂了,姓柳的命,硬得很呢,何止九条命呀,以老子看,他有九九八十一条命呢,快快下手,做了姓柳的,否则,小心中了这小子奸计。”

    阿哈法师道:“施主,快说,我兄弟是如何被柳三哥害死的?”

    孙老二想说,柳三哥接下了丁飘蓬,上前将撒巴布耶杀了;转而一想,不能这么说,得想着法子挑拨离间,让和尚怒发冲冠才是,他道:“柳三哥真不要脸,起身上前,与丁飘蓬合力,二打一,把你弟弟撒巴布耶杀死了。”

    果然,阿哈法师大怒,蜡黄的脸涨得发紫,举起玉龙环,恨声道:“身为大侠,如此下流,贫僧定要为兄弟报仇,将姓柳的砸死在法轮下。”

    接着,他问孙老二:“施主怎么称呼?”

    孙老二道:“我叫孙老二。”

    阿哈法师道:“贫僧以为孙施主是白脸曹操呢,多谢孙施主实情相告,使兄弟之死,大白于天下,贫僧的俗家名字叫撒巴巴特,撒巴布耶是贫僧兄弟,半年前,一个叫白脸曹操的人捎来一封书信,说舍弟撒巴布耶被柳三哥杀了,埋在京城铁云庵后草堂的废院里,贫僧大费周章,找到草堂废院,将舍弟的遗体运回故乡阿斯哈图掩埋,按我契丹规矩,办完丧事,贫僧就到中土来找柳三哥了,贫僧要为舍弟讨回公道,难道不应该么?”

    孙老二道:“应该,应该,太应该了,请和尚快快做了柳三哥。”

    阿哈法师道:“这个不忙,贫僧虽是出家人,却也要遵守族规,要将柳三哥带到阿斯哈图石林,在族人面前,杀了他,祭祀兄弟。”

    孙老二问:“你俩是亲兄弟?”

    在他看来,二“撒”连一点点都不像啊。

    阿哈法师道:“何止是亲兄弟,咱俩还是双胞胎呢,我是哥,他是弟。”

    孙老二惊呆,双胞胎?!

    世上的双胞胎,往往长得极像,旁人连谁是兄,谁是弟,都难以分辨,不免常常认错。

    而二“撒”,长得却一点儿都不像。就个头论,兄弟撒巴布耶身材高大,如铁塔一般,当哥的却是中等身材;就相貌论,兄弟头颅巨大,面色赤红,毛发浓密蓬松,当哥的却圆头圆脑,面色蜡黄,毛发稀疏,连眉毛都长得稀稀拉拉,没几根,不要说不像双胞胎,简直连姑表兄弟也谈不上。

    黄头毛与高兴也惊呆了,又是一个来讨还血债的人,这个人竟是个怪和尚,这个怪和尚的武功竟如此高强,要想从他手中抢回柳三哥,看来只有蛔虫朝下了。

    三人愕立当堂,一时无语。

    阿哈法师却开腔了,笑道:“孙施主一定以为贫僧是在打诳,其实,贫僧从不打诳,有一句说一句,是个实实在在的厚道人,都说贫僧兄弟俩不像双胞胎,像这类双胞胎世上少有,却也时而有之,其实,贫僧与撒巴布耶是千真万确的一对双胞胎,将我俩生下来的接生婆,如今还活在世上呢,连她也有些想不通。每提及此事,贫僧都须饶舌一番,佛祖的安排,自有他的道理在,非世俗之人所能揣度的呀。”

    孙老二道:“你是来为兄弟报仇的,我们也是,何不就此做了姓柳的,了却大家一桩心愿。”

    “不,我要带着柳三哥回乡,按族规,祭奠兄弟。”

    孙老二等人面面相觑,无可奈何。

    小龙头却发作了,怒喝道:“喂,姓孙的,你为什么要点我穴道?”

    孙老二道:“我看你不大想杀柳三哥,怕你碍手碍脚,所以,点了你穴道。”

    小龙头张了张嘴,一时语塞。

    阿哈法师却道:“咦,小东家,你不是说要杀柳三哥为爷爷报仇吗?怎么又不想杀了呢?怎么隔了一个晚上,就变卦了呢?你们中土人氏的心,就像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呀,未免变得也太快了,贫僧真被你搞糊涂了,小东家,你说,这是为什么?”

    小龙头道:“从昨夜客船上发生的事来看,我觉得他不像杀我爷爷的人,我要留着他,把事情搞搞清楚。”

    阿哈法师道:“他像不像杀你爷爷的人,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杀了我兄弟,我要杀了他,血祭兄弟。”

    阿哈法师说得毅然决然,要说动他,是不可能的,小龙头心道:要留下柳三哥,得想别的办法。

    小龙头办法还没有想出来,阿哈法师却道:“小东家,你还有事吗?要没事,贫僧告辞啦。”

    小龙头道:“当然有事啦,你怎么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呢,你当我们龙家是客栈呀,虽说你是个和尚,既进了龙家的门,投奔了龙家,就得守龙家的规矩呀,要么,你当初就别进来。”

    阿哈法师道:“贫僧不敢违规,请小东家尽管吩咐。”

    小龙头指指孙老二等三人,道:“那才象话嘛,请你把这三个坏蛋打跑了,两辆马车,我全要。”

    阿哈法师道:“这个好办。”

    他转身对孙老二等人,深深一揖,道:“各位施主,多有得罪,此地已没各位的事了,请便吧。否则的话,小东家的话,你们都听见了,东家发话,贫僧只有从命,吃一家,管一家嘛,贫僧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说着右手扬了扬玉龙环,左手一翻,又多了一只玉龙环,作势欲掷的模样。

    孙老二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走又不甘,不走又不是。那玉龙环的准头与力道,他们算是领教过了。动手,绝对没好果子吃。

    黄头毛一跺脚,恨声道:“看啥看,走,走他娘的。”

    三人别转身,几个起落,消失在芦苇丛里。

    小龙头看了一眼阿哈法师一眼,将单刀插进刀鞘,双手胸前一叉,朝他一声冷笑。

    阿哈法师问:“小东家笑啥?莫非贫僧又做了错事么?”

    小龙头道:“你就想这么带着柳三哥走了?”

    阿哈法师道:“不行么?”

    小龙头道:“你倒好啦,捡了个落地道儿。”

    阿哈法师一脸迷茫,对江南方言,一点儿也不懂,问:“小东家的话,贫僧不懂。”

    小龙头道:“捡了个落地道儿的意思是,你捡了个便宜。”

    阿哈法师道:“捡便宜不是很好么?捡了贵的东西,当然更好。”

    小龙头恼道:“吓,你比我还会瞎扯。捡便宜可耻,知道吗?”

    “不知道,真不知道。”他搔搔头,愕然,中原人的想法,他还真不懂。

    小龙头道:“比方说,我掉了金元宝,你捡着了,应该拾金不昧,还给主人,对不对?”

    “哦,那对。”他总算有些弄明白了。

    “你却捡起来,塞进怀里,当着我的面,说这金元宝你要了,这跟抢,简直没啥区别呀。”

    阿哈法师道:“你把柳三哥比做金元宝了?”

    “是呀。我比错了吗?”

    “当然错了,柳三哥是人,不是金元宝。他是我的仇人,我当然有权报仇雪恨。”

    小龙头心道:这个和尚是个书呆子,死心眼儿,我一定要将他搅混,否则,柳三哥给他带到阿斯哈图去,就死定了。

    刚才,听了柳三哥与黄头毛的一席对话,才知道,此事跟阴山一窝狼还大有瓜葛呢,而黄头毛向来与水道势不两立,孙老二又是怡亲王的旧人,全是人渣,弄不好,谋杀爷爷的凶手以及制造柳三哥冤案的阴谋,全是是阴山一窝狼那些人渣干的呢。

    他越想越像,越想越怕,要是柳三哥死了,三十六条水道的末日,也就降临了。

    三哥不是不能死,而是死不得,三哥死,水道败,而且会败得落花流水,惨不忍睹。

    一念及此,他大彻大悟,想出了一个办法,对阿哈法师道:“听说,阿斯哈图的契丹人,全是大无畏的英雄好汉。”

    阿哈法师脸一红,拱手道:“承蒙小东家夸奖,多谢。”

    小龙头道:“我问你,柳三哥是谁抓住的?”

    “这个,不太清楚,是刚才那个孙老二?”

    小龙头拍拍胸脯,道:“你搞搞清楚哟,法师大人,是我,是我小东家!在长江里,我冒着生命危险,把柳三哥灌了一肚子长江水,灌晕了他,才把他抓住的。你这么把他带走了,不是偷,就是抢,跟盗贼没啥大区别,哪像个出家人呀,说你捡了个落地道儿,捡了个便宜,是句客气话,你还把喷头当补食吃了,自以为得计,恬不知耻,振振有词,好像还是你有道理呢,真正气死我了。”

    阿哈法师脸色一阵红,一阵黄,这回他听懂了,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道:“原来如此啊,小东家,那你说,此事该如何了断?”

    小龙头道:“如何了断?非常简单,我把柳三哥带走,你回你的阿斯哈图,你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俩互不相干,谁也不欠谁的。”

    “带走他,你想干啥?”

    “想把案子搞个水落石出呀,然后,嗯,杀了柳三哥。”他特别补上“杀了柳三哥”这句话,想跟阿哈法师套近乎。

    阿哈法师却道:“小东家差矣,柳三哥这人,你是杀不得的哟,若要他死,由贫僧来操刀便可,这个恶人,还是贫僧来做合适,小东家大可不必与贫僧争抢。”

    小龙头摸摸脑袋,叹道:“哎,我糊涂了,真糊涂了,噢,不对,会不会是法师糊涂了,你说些个啥呀。”

    阿哈法师道:“其实,柳三哥是个响当当的大侠,名播大江南北,有口皆碑,虽说,在杀我兄弟这件事上,他以少胜多,干了件下流勾当,不过,瑕不掩瑜,还是个大侠呀,他以多胜少,杀我兄弟的那件事,没人知道呀,连我也是今儿才知道呢,靠孙老二去说,估计没人会信,因为,孙老二是怡亲王的亲信,怡亲王的名声又太臭,谁会信呢?我杀柳三哥,是为兄弟报仇,师出有名,虽冒天下之大不韪,或为世人所谅,亦未可知;你若杀他,万一爷爷不是他杀的呢?你就会像秦桧一样,背上万世骂名,那就惨啦。小东家呀,一个人被人在背后骂,是会骂死的,不是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吗?小东家,你年纪轻轻,使不得,使不得呀。”

    看着法师一付悲天悯人的情状,小龙头真有些哭笑不得了,他拍拍脑袋,厘清了思路,道:“听你说起来,还是为了我好罗?”

    “可不是咋的。”

    小龙头道:“谢谢噢,我可不领你这个情。你要带走柳三哥,也行,咱们到长江里去过招,你打得过我,就带走他,你打不过我,就空手回去。”

    阿哈法师道:“贫僧水下功夫没练过,是只旱鸭子,能不能通融通融,小东家,咱们在陆地上过过招呢?”

    小龙头道:“我跟你正好相反,我是只水鸭子,你怎么专拣软柿子捏呢?你要在陆地上过招也行,跟柳三哥过,打得过柳三哥,你带走他,我没意见,屁都不放一个,打不过,你就回你的老家去,不要再来烦我,听说,阿斯哈图的契丹人,全是硬汉,纯爷们,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呑,不吭一声。”

    阿哈法师道:“那好,贫僧跟柳三哥过招,不知柳三哥肯不肯呢。”

    小龙头道:“要是他不肯,就是虫蛋,那你带走他得了,我小东家也不再跟法师磨几了。”

    柳三哥在马车内听得清清楚楚,高声道:“小龙头,我愿意跟法师过招。”

    小龙头道:“听听,柳三哥愿意呢。”

    他又转头朝马车里道:“你是想要我解开捆绑罗?”

    柳三哥道:“是,这绳子真古怪,都箍到我肉里去了,再箍下去,皮肉破了,血就要飙出来了,就没法跟法师过招了。”

    另一辆马车里,南不倒苏醒过来,听见三哥在说话,呼道:“三哥呀,你还活着吗?会不会,咱们在阴间会合了?”

    柳三哥道:“不倒,我活着呢,你也活着呢,一会儿,咱们就能在阳间会面了。”

    小龙头道:“三哥,你这话说得早了点,如今,我是阎罗大王,你俩能不能在阳间会面,是我说了算。要会面也行,你俩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柳三哥道:“什么条件?”

    南不倒嚷嚷道:“三哥真是死脑筋,问啥问,先答应了他再说嘛。”

    小龙头乐得哈哈大笑,一时只顾笑,说不出话来﹍﹍

    2015、02、1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