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柳三哥传奇 > 一百四十 世事百变难逆料

一百四十 世事百变难逆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毒姥姥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差一点儿,中间断气。

    色彩鲜丽的衣裙包裹着她一身肥肉,这一笑,全身肥肉便如波涛般汹涌翻滚,这波涛色彩斑斓,五颜六色,在晨曦与篝火的映照下,蔚为奇观,刺得人眼花缭乱。

    老妖狼揉揉眼,定定心,捉摸不透,毒姥姥下一步会出什么牌。

    好在他是死过几回的人,心一横,牙一咬,静观其变。

    毒姥姥笑得眼角泪花闪闪,一付天真烂漫,毫无机心的模样,看来并无杀机。

    不过,她擎着的左臂却一动不动,中指依旧扣在拇指指肚上,整条手臂形如石雕的赤练蛇一般,蛇头便是那只肥胖的手,毒信便是那海青色指甲的中指,中指上那忽幽忽明的猫眼石,便是赤练蛇的眼睛,死死盯着老妖狼。

    这般功夫,却也世所罕见,就像手臂手指不长在她身上一样,只要老妖狼稍有异动,地狱指便会刹那间弹出,那海青色弯曲指甲中沾着的毒药,便会随着指端的气劲,电射而出,毒性足以即刻放倒三头猛虎。

    不信,试试?

    可惜,世上敢试的人,还没生下来呢。

    老妖狼知道厉害,当然不敢乱动,记起军师的嘱咐:毒姥姥是吃软不吃硬的货,可以软取胜,不可以硬找死,想及此,噗嗵一声,跪在地上,道:“听凭姥姥区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对王八羔子来说,从来不信这个邪,只当放他娘的狗屁。”

    毒姥姥以为在讥刺她,脸一沉,喝道:“什么意思?找死!”

    老妖狼道:“请姥姥歇怒,王八羔子的话还未说完呢,君臣一说,王八羔子只当他放屁,天高皇帝远,王八羔子才不鸟他呢,可姥姥要王八羔子死,王八羔子却认了,心悦诚服,知罪服法,死有余辜,毫无怨言。”

    毒姥姥噗哧一乐,道:“哄人呀。”

    老妖狼眼一闭,脖子一伸,道:“闲话少说,来吧。”

    “当真?”

    “听便。”

    毒姥姥道:“为什么?”

    老妖狼道:“江湖上认为,王八羔子手黑心毒,无人能及,其实,大错特错,姥姥才是江湖上无出其右的毒界女王呀,能死在姥姥裙下,王八羔子是心甘情愿,死得其所。”

    毒姥姥听了,哈哈大笑,不免有些得意洋洋,难得有人这么夸她,有点儿飘飘然起来了,笑道:“想不到老妖狼还真会说话哪,过分了,鬼才信呢,不过,听了却受用,哈哈,非常受用。”

    笑够了,喘着粗气,抹去泪水,将左臂慢慢放到膝盖上,中指与拇指这才分开,她道:“你说柳三哥羊癫疯发作了?错,是姥姥我给他服下的毒药发作了,所以,剑才削偏了。”

    老妖狼大喜,忙道:“啊,原来,姥姥也恨他?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呀,一定是姓柳的小子,目空一切,自以为是,开罪姥姥你了,那就干脆,再给他加点儿料,毒死得了,否则,留着他,日后终究是个祸害呀。”

    毒姥姥道:“老妖狼,你说啥呀,柳三哥开罪我干嘛呀,况且,老太婆对这个后生十分钦佩,佩服得五体投地啊,真乃当代大侠,剑品高,人品更高,只为了一件与他有一点点瓜葛的事,才给他下了毒,毒是下了,老太婆却愧疚之极,心如刀割,简直无地自容啊。”

    老妖狼听了一头雾水,问:“什么事?”

    毒姥姥道:“此事只有我知他知,天知地知,别人全不知,谁要是知道了,谁就得死,可以呀,你想知道吗?”

    老妖狼吃了一惊,道:“不,不不,王八羔子不想知道。”

    “那就对了,还是多活两天好呀。别人的事,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老妖狼趁机泼脏水,道:“其实,柳三哥不是个好东西呀,跟咱们也是彼此彼此,前些天,他为了篡夺水道帮主之位,杀了拜把子大哥老龙头,水道的人在找他算账呢。”

    毒姥姥道:“水道的人搞错了,柳三哥不是这号人。”

    老妖狼又道:“也有人说,他杀老龙头是为了霸占老龙头的小妾葛娇娇,朋友之妻不可欺,这种勾当,就连咱们道上的人,都不敢干哪。”

    毒姥姥脸一黑,道:“放屁,柳三哥是个光明磊落的大侠,不会干这种脏活,你再乱放阵头屁,老太婆就杀了你。”

    老妖狼忙道:“王八羔子该死,不会说话,惹姥姥生气了。”

    毒姥姥见在地上挣扎**的柳三哥,心头一软,举起右手,天堂指一弹,嗤一声,即刻,柳三哥停止了抽搐**,吐出横咬在口中的树枝,伸展四肢,平躺在草地上,像是熟睡一般,只是肚子在一起一伏地动着。

    毒姥姥道:“老妖狼,你快走吧,柳三哥的毒已解了,过一个时辰,就能恢复功力了,再不走,就走不了啦,你死了,江湖上的人,一定认为是我设局杀了你,那不把老婆子冤死啦,不是怕惹事,是怕背黑锅,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弄不好,就成了江湖千古奇案啦。走,快走快走,喏,那马车是竹叶青的,你可载着毒眼狼等人下山了。”

    老妖狼大喜,从地上起来,这才发觉,身后还有个铁青着脸的瘦小男子,举着毒弩对着自己呢,由不得心头又是一惊,毒姥姥道:“别怕,没老婆子的命令,宫保不会放箭。”

    老妖狼这才伸手去扶毒眼狼,毒姥姥又道:“大概,你忘了一件事吧。”

    “没,没呀。”

    毒姥姥道:“竹叶青在马车里,你把他先搀出来,我可为他解毒。”

    老妖狼道:“为他解毒?”

    “怎么啦?你不高兴?”

    老妖狼道:“哪里哪里,王八羔子听竹叶青说起过,十年前,那小子在张家界的金鞭溪暗算过姥姥,我想,姥姥必定不肯饶放他,故不敢提竹叶青的名字。”

    毒姥姥道:“你知道不,竹叶青做了一件大好事。”

    “大好事?他也会做好事!”老妖狼大奇。

    毒姥姥道:“是呀,竹叶青捉到柳三哥后,没下杀手,一代大侠活了下来,当然是好事啦,不仅是好事,还是大好事呀。不管竹叶青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他留了柳三哥一口气,之后,才落在老婆子的手里呀,若是杀了柳三哥,也许,老婆子这辈子,再也见不着柳大侠的风采了,老婆子恩怨分明,最会算账,这叫一命抵一命,就凭这一点,竹叶青欠老婆子的这笔陈年烂账,算是冲销啦。快,你把他从马车里扶出来吧,我给他解毒。”

    老妖狼恨得牙痒痒,将竹叶青从马车里扶出来,见他满脸是血,气息奄奄,连话都说不出了,心中一软,却又暗暗骂道:该!

    毒姥姥天堂指一弹,解了竹叶青的毒,接着,老妖狼将竹叶青、毒眼狼等人扶上马车,又捡起人头包袱,叹一口气,放入车中,拜别了毒姥姥,赶着马车匆匆下山,生怕柳三哥从地上起来,找他算账。

    此时,天已大亮,毒姥姥一挥手,起身飞进驴车,肥胖的躯体,轻得像一片云,宫保将柳三哥抱上马车,麻婆熄灭了篝火,宫保飞上驴车车顶,坐在上头,观望四周,麻婆坐在车座上,赶着驴车,从白狐岭的后山走了。

    驴车在坎坷的山道上颠簸,柳三哥坐在马车地板上,背靠着车厢壁,他的身体十分虚弱,好在已无痛楚,毒姥姥坐在宽大的榻上,闭目养神,微开的车窗,透进一抹霞光,山林清新的空气,夹带着野草与松脂的馨香,充满了整个车厢。

    毒姥姥闭着眼,问:“你老婆救出来啦?”

    柳三哥道:“托姥姥的福,救出来啦。”

    “生了没有?”

    “生了个男孩。”

    “恭喜恭喜,仁者必有后啊。”

    柳三哥道:“多谢姥姥成全。”

    毒姥姥道:“你是不是在想,来了,就回不去了?”

    “没想过。”

    “你就不想想,要是你死了,老婆孩子怎么办?”

    “折磨自己干嘛呀,不想。”

    “你不想老婆孩子啦?”

    “想了有用么,我唯有一心一意祈求上帝,保佑妻儿平安。”

    “你信上帝?”毒姥姥睁开水泡眼,诧异道。

    柳三哥道:“信,只要你求,就会有。”

    姥姥道:“你就不能求求上帝,再给你一条活路?”

    柳三哥道:“求得多,会不会太贪了,我只求最该求的事。”

    毒姥姥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哪,怎么说你好呢,真迂,迂得可爱。得了,见了你,我就难受,睡不好,吃不香,心里挖,好像触犯了天条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柳三哥不明白她在说啥,道:“对不起,姥姥。”

    毒姥姥道:“还对不起我呢,是我对不起你呀。为了自己的宿怨,拿一个浑身浑脑没关系的后生来做出气筒,这算哪门子的能耐哟。为了出心头这口恶气,难道还要怙恶不悛,继续把坏事干下去吗?让人家妻离子散,含恨一生,你就高兴啦?我的心真有这么毒么?难道我就不能干一点儿人事么?巴郎知道了,不是正好给了他一个口实么,看看,紫薇的心不好,所以,我不跟她好。不行,不能给他钻空子,我没那么笨,这些天,我心里老是在打架,是放你呢,还是不放?如今,想好了,放你,决不能把话柄留给巴郎。柳三哥,我已解了你身上的毒,再过个把时辰,就能恢复武功了,你走吧。”

    柳三哥心中大喜,道:“你不找我师父啦?”

    毒姥姥恼道:“说啥!我找不找,管你屁事,这是你该管的事么!这世上没人敢管我!也没人管我!”

    说着说着,毒姥姥哭了,她掏出一块花手帕,捂着脸,哭得像个孩子。

    柳三哥知道她心里又在想巴郎了,忙道:“不该不该,晚生不该也不敢。”

    毒姥姥用花手帕抹着眼泪,怒睁泪眼,道:“趁我还未改变主意,你快滚吧,滚,滚得越快越好,眼不见为净!”

    豁啦一声,她拉开车门,抓住柳三哥的肩头,手臂一挥,将他抛向车外。

    变故突起,柳三哥落在山道上,就势打了个滚,驴车从他身边辚辚而过,砰一声,车门关闭,隐隐听得毒姥姥在车中凄凄哭泣的声音。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

    柳三哥坐在地上,望着朝霞中渐行渐远的驴车,百感交集,真想帮毒姥姥一把,可怎么帮呢?

    世上唯有这种事,是最没法插手的呀……

    ***

    在秦淮河旁的青纱帐里,同花顺子撒开脚丫子飞奔,起初还能听见身后的追杀叫骂之声,一会儿,听不见了,只听得身体冲开苞米叶子哗啦哗啦的声响。

    同花顺子从小就跑得快,属兔子的,打不赢就跑,跑不掉,就撒石灰包,没娘儿子天保佑,还真没人能逮得住他。

    如今,跟着柳三哥习武已近一年,轻功进步神速,下盘功夫,特别扎实,最喜欢的昆仑功夫是“昆仑狐步”,因而,步履轻健,奔跑如飞,非常人能及。

    在青纱帐里奔跑的同花顺子,如鱼得水,跑了好一阵子,从这块地窜到那块地,早已跑出去几十里路。

    见身后没了动静,便不跑了,一屁股坐在苞米地里,掏出救生包来,将伤口敷上金创药,包扎停当,,觉着口渴,便摘下一个苞米,生嚼起来,一口气吃了两个生苞米,嘴不渴了,心却焦躁起来,这时,忽听得空中,“咕咕,咕咕”鸽子叫,抬头一看,空中盘旋着两只鸽子,一只白鸽,一只深蓝,正是师父的爱鸽小白与小蓝,他向小白小蓝招招手,小蓝飞了下来,停在他手掌上,咕咕叫唤,又飞上了天,与小白一起,在低空绕着圈子,像是要带着他走似的。

    同花顺子想,大约师父就在附近,于是,他赶紧起身,随着小白小蓝飞的方向跑去。

    听小龙头说,师父在逃,这小子的话不能听,没一句真话,骗起人来,不打草稿,一本正经,别有一功,也真他妈的能耐。

    师父不会丢下师娘和我管自逃命,肯定会去家里找师娘与我,见我俩不在,断定我俩肯定被水道的贼痞逮住了,不知藏在哪了,便又设法到别处去找了,白天不便行动,可能就在附近青纱帐里藏着呢,等到了夜晚,再去找人。

    水道人多势众,一口咬定是他杀了老龙头,师父拿他们也真没办法,若是双方真个厮杀起来,师父念及旧情,却决不会痛下杀手,可碰上老子,才不管那么多呢,你既想要老子这条烂命,就休怪老子翻脸不认人哟,咱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谁也不用客气。

    同花顺子边想,边跟着天上飞的小白小蓝,在庄稼地里跑,跑了一会儿,跑出了苞米地,刚到地头的土路上,便见眼前有一辆马车,驾车的马儿,正是大黑,啊,师父在这儿藏着呢,同花顺子大喜,三脚两步赶到马车前,大叫道:“师父,师父。”

    刹时,眼泪夺眶而出,所有的委屈伤痛俱各倾泻而出,呜呜嚎哭起来,哭了一会儿,见马车依旧静静地停在那儿,车顶停着四只鸽子,除了小白小蓝外,还有南不倒的小雨点、大雨点,盯着自己,只是咕咕啼叫,骏马大黑,朝他眨巴着眼,喷着鼻息,踢着前蹄,车厢里竟然悄无声息。

    同花顺子上前,呼啦一声,拉开车门,见车厢内空空荡荡,不见师父踪影。

    他抹去泪水,看看大黑,只见大黑身上鞭痕累累,好在没伤着筋骨,这才觉着有些不对头了。

    师父把大黑当作弟兄,从来不鞭打大黑,那么,大黑身上的鞭痕,是怎么来的呢?

    同花顺子想破头,也想不出个头绪来,总觉得大黑身上的鞭痕不是个好兆头,其中必有变故。

    师父去哪儿了呢,把大黑藏在青纱帐里,也许,等天黑了,会来取车。

    同花顺子飞上车顶,四处张望,不见人踪。

    他跳下车,取出车中的金创药,给大黑的伤口抹上药,大黑低下头,在他肩头蹭了几下,表示感谢。

    同花顺子问:“大黑,师父去哪儿了?”

    大黑昂起头,呜溜溜嘶叫,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同花顺子又飞上车顶,坐等,鸽子们有的在地里觅食,有的在空中盘旋,他想,也许晚上师父会回来,结果,等了一夜,没等来。

    第二天一早,同花顺子犯了愁,看来,师父一时半会儿是来不了了,啥时候能来,说不好。

    车马扔在这儿,看样子,也不像师父的作派,这马车好像是从贼人手里挣脱出来的,大黑跟我一样,一阵狂奔,便奔到了乡间土路上,小白、小蓝发现了我,奇巧让我遇上了。

    他越想越像,不是个好兆头,至于是怎么回事,只有神仙算得出,我不是神仙,算他作甚。

    如今,水道的杂种们,定在各到各处,查找师父,我若是驾着马车出去,目标太大,黑骏马与四轮轻便马车,是师父的标志,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这么出去,是自蹈死地,把马车扔在这儿,也不放心,别把师父珍爱的宝物给弄丢了。

    把马车藏在哪儿呢?

    要藏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处所:阴森的坟场?荒败的寺庙?废弃的宅院?幽深的山洞,杳无人迹的深山老林?

    哪有啊,南京郊外,同花顺子不熟,上哪儿找去。

    同花顺子围着马车打转,长吁短叹,想不出个法子来。突听得耳边有人道:“清早叹气不吉利。”

    同花顺子吃了一惊,右手握住了腰间剑柄,向后退了一步,抬眼一看,眼前多了个老道士,五十来岁光景,中等身材,葛巾,褐布单衣,黑裤,脚登麻鞋,瘦瘦的,脸上笑模悠儿。

    同花顺子没好气地道:“喔哟,吓我一跳,你怎么走路,没一点声音呀。”

    老道士笑道:“你看看,贫道有没有脚,会不会是鬼哟?”

    同花顺子头皮一麻,吓了一跳,真的看了看他的脚,道:“有脚,不是鬼,这个我分得清,青天白日,你瞎咋呼个啥呀。”

    同花顺子听老人说起过,知道鬼是没有脚的。

    说着,呸呸,向地上吐了几口吐沫,驱赶晦气,一个老早,怎么尽遇着不顺心的事。

    老道士哈哈大笑道:“看来,小施主还真有点怕鬼。”

    同花顺子道:“你一个老早,跑到地里干啥来啦?掘黄金啊,起那么早。”

    老道士道:“溜达嘛,上了年纪,睡不着觉,起早溜达。”

    同花顺子左看右看,觉着老道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突地,厉声咋呼:“你是水道的贼种!”

    “刷”一声,拔出长剑,剑尖直指老道的鼻尖。

    老道士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贫道可攀不起水道这门高亲。”

    同花顺子又叱道:“对了,定是阴山一窝狼的贼人!”

    老道士道:“瞎猜,也不是,贫道乃方外之人,一心炼丹修真,哪敢干坏事呀。干坏事的人,不能成仙。”

    同花顺子暗思:看来,诈不出个结果来,见老道士坦然自若,面色和善,不像坏人,便收起长剑,道:“算我认错人了,对不起,走吧,道长,你管你溜达,我管我想心事,咱俩井水不犯河水。”

    老道士道:“若是河水犯了井水呢,莫非,你要把贫道杀了?”

    同花顺子道:“你知不知道,人家烦着呢,讨厌鬼,走远点,越远越好,真烦人,怎么碰得着你这种头寸!”

    老道士道:“咦,怎么说话那么冲呀,好像贫道欠你多还你少似的。”

    同花顺子想想也是,道:“得,对不起,千错万错是我错,行不行,龙虎山天师府上清宫的鸿钧老祖宗呀,我算服了你啦,行不?”

    “不行。”

    同花顺子真恼了,瞪眼道:“你想干啥?老道,我可不是好惹的,咱把话挑明喽,你再歪缠,休怪我不客气。”

    说着,手又摸上了剑柄,心道:怪不得眼熟呢,这老道有些个来历呀。

    老道士道:“哟,火气真大,看你把我怎么的吧,难道你还想杀了贫道不成?贫道还真是个牛鼻子,不买这个账。”

    同花顺子叹口气,道:“清清早上,就碰上一个缠不清的人,人要是走了霉运,连喝凉水也瘆牙,这话一点没错,得,不跟你吵了,你不走,我走,咱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老道士道:“去哪儿?”

    同花顺子道:“管你屁事!我去哪儿你也管?管得真宽呀,偏不告诉你。”

    老道士笑道:“别紧张,问问不行么?”

    “不行!”

    同花顺子这回可真火冒三丈了,跳上车座,操起鞭杆儿,叭,在空中甩个响鞭,吆喝道:“得儿驾。”

    赶着马车,往前走。

    心道:看样子,这个老道,头脑有些个毛病,跟他歪缠不是个事,又不能打,又不能骂,自己好歹也是柳大侠的门徒了,可不能乱来,要换了从前,早就三拳两脚,把这个老糊涂打趴下了,对,不理他最凶。

    马车在土路上走了一会儿,同花顺子回头一看,不见了老道士,见前方横着一条大道,大道上人来车往,颇为闹猛,忙勒住了马车。

    心道:不能出去,这可是水道的地盘,若上了大道,容易被水道的杂种发现。

    不出去,去哪儿呢?正拿不定主意之际,突听得马车顶上有人道:“咦,怎么不走啦?”

    同花顺子吃了一惊,转身抬头一看,哎,还是那个死皮赖脸的老道士,他肩头上还停着两只鸽子呢。

    骂道:“杂毛贼,不想活啦,要死好好死,不要害人,好不好,摔坏了,我可赔不起,下来下来。”

    老道士笑道:“搭个脚嘛,何必那么小家子气,我摔坏,又不要你赔。”

    同花顺子又好气又好笑,道:“现在说得好听,等到摔坏了,又是一个说法,小伤大养,大伤装死,专门讹人钱财,非把你榨干了不可,就你这点儿道行,还瞒得过我的法眼去,哼!”

    他乜斜着眼,瞅着老道士,一脸的鄙夷不屑。

    老道士道:“哎,不闹了,再闹下去,小施主真要急眼了,得,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咱俩见过一面。”

    同花顺子道:“见过一面又咋的?见过一面就可以耍赖了!”

    老道士正色道:“九个月前,在北京线人帮的密室里,咱俩见过一面,小施主,记起来没有?”

    同花顺子依稀记起,是有这么一个人,怪不得面熟呢,他道:“那时,你,你,好像不是老道呀,好像,好像是线人帮的人呀。”

    “对喽。”

    同花顺子道:“线人帮也不能耍赖。”

    老道士手在车顶一按,飞身下车,落在道旁,竟身轻如叶,端的了得,肩上的两只鸽子,惊着了,扑楞楞飞举空中。

    老道士道:“贫道哪敢耍赖呀,只是想帮你,童顺子。”

    同花顺子也跳下车座,道:“咦,你叫得出我的名字?”

    老道士道:“当然,就连绰号也知道,叫‘同花顺子’,是柳三哥收的开门徒弟,对不对?”

    “谁告诉你的?”同花顺子讶异之极。

    老道士道:“那天,你站在柳三哥身后,对吧,是北京线人帮新帮主袁金锁,事后告诉我的。”

    “你叫?﹍﹍”同花顺子恍然大悟,线人帮的密室内,确有这么个人,却不知他怎么称呼。

    老道士道:“我叫金蝉子。”

    “是线人帮的人?”

    “可以这么说。”

    同花顺子道:“当初,你提起一个人的名字,叫啥来着?我记不起了,只记得,当时,屋里的人脸色一变,全静场了。”

    金蝉子道:“行,有点儿记性。”

    同花顺子道:“那人叫啥?”

    金蝉子手一摊,道:“你记起,我却忘了。”

    金蝉子的话不多,尤其到了要紧关头,更是惜话如金,点到为止。

    同花顺子道:“你不肯说吧,这个我懂。不说就不说,以后说也行,以后不说也行。反正你是线人帮的人,线人帮的人全是好人。”

    说着,上前深深一揖,又道:“刚才后辈多有冒犯,望道长别往心里去。”

    金蝉子回礼道:“说过算过,一风吹过,好说。”

    同花顺子道:“我纳闷了,怎么想了想,你当起道士来了?”

    金蝉子道:“半年前,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出家当个道士试试,说不定能修真成仙也未可知,于是,就去当了个道士。”

    同花顺子见他说着说着,又有些疯癫起来,得道成仙,有谁见过?哪有这么容易的事,便道:“你既是方外高人,那我问问你,刚才,我心里烦些啥?”

    金蝉子道:“你是想将柳三哥的马车藏起来,好去办正事,却苦于一时找不到藏匿之处,犯了难。”

    同花顺子拍手叫好,道:“呀,对极,对极,看来道长确有几分仙气呢。”

    金蝉子道:“不多,只有一分两分,不到火候。不过,我倒有个藏匿马车之处,不知你信不信得过我呢。”

    “在哪儿?”

    “附近有个蚕桑镇,镇郊有个刀茅庙,位置偏僻,观主刀茅道长与贫道私交甚厚,云游天下去了,托贫道照看庙宇,庙内除贫道外,只有一个小道士,又聋又哑,却忠厚老实,你若愿意,就将车马藏到刀茅庙去,包你无事。”

    同花顺子大喜,道:“好极好极,道长何不早说,咱们这就过去。”

    于是,同花顺子掉转马车,在金蝉子的指引下,专拣冷僻的乡间小路,七拐八弯,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座小山下,树林里隐隐露出一带黄墙来,原来,刀茅庙就坐落在小树林里,既清幽又僻静。

    金蝉子将车马藏在后院,又跟小道士比划了一阵哑语,小道士频频点头,出去在庙门口挂了一块牌子,上书:寺庙维修,谢绝参拜。

    金蝉子与同花顺子在斋房里用完早餐,同花顺子拱手作别,金蝉子一把拉住他袖口,问:“去哪儿?”

    同花顺子道:“去水道大院,灵灵市面。”

    “干啥去?”

    “找师父。”

    同花顺子这才将师娘被抓,找师父救师娘的事,说了一遍。

    金蝉子道:“行,若有用得着贫道处,尽管开口。”

    金蝉子的话少,却管用,话不在多,贵在管用。

    同花顺子道:“哪敢老是麻烦道长啊。”

    金蝉子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同花顺子道:“多谢道长。”

    金蝉子道:“笑话,谢?谁谢谁呀。我随后也会去水道转转,记住了,要是遇上了,装作不认识。”

    同花顺子问:“咦,你也去?去干啥呀?”

    金蝉子道:“找三哥,救南不倒。”

    “你也去?”

    “不行吗?”

    “行是行,为啥呀?我是他徒弟,找三哥是我本分,你跟他没啥关系呀,为何要去找?”

    “我欠三哥的太多,还债。”

    同花顺子道:“还债?还啥债呀,三哥从来没提起过你,更没提起过债,你会不会搞错哟。”

    金蝉子的脸色一沉,一字一句,道:“不提起,不等于没有。你知道欠债的滋味吗?你知道欠债没还,那滋味有多煎熬吗?料想你,不会知道,有福的人,一般不会知道。”

    他说的话,没头没脑,同花顺子不懂,得,别刨根问底了,再问下去,老道可能又会说出一连串不着边际的话来。

    看来,他精神上受过刺激,千万不能去撩拨他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隐痛了,要真触痛了,发作起来,那可就造孽喽。

    师父说,做人要厚道,每个人都有隐私,有些隐私,是碰不得的。

    同花顺子在斋房里易了容,穿上一件百衲衣,脸上抹了两把锅灰,手背手心也抹上了锅灰,扮成一个小讨饭的,还真像模像样,他从小常要饭,扮要饭的,最是行家里手,朝金蝉子一笑,金蝉子却绷着个脸,点点头,没一丝笑意,意思说:去吧。

    同花顺子在腰上系上一根草绳,一手提根打狗棍,一手挽着一只破篮子,篮里有只豁口的碗,匆匆离开刀茅庙,赶往水道大院。

    ***

    下午,同花顺子到了水道大院门口。

    只见门前挽联祭幛飘摇,花圈堆叠如山,水道的门卫水手,俱各披麻戴孝,来吊唁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大院内在做道场,隐隐传来和尚的钟磬声与诵经声。

    师父在哪里?他肯定在找南不倒与我。

    也许他易容成老龙头的好友,吊唁来了;也许,易容成水道的水手,混进大院去了;也许,易容成院内巡逻的保镖,在大院内各处查找呢。

    我上哪儿找他去?

    同花顺子坐在斜对顾杂货店的台阶上,怔怔望着水道大院的大门,拿不定主意,突觉着有人碰了一下他左肘,扭头一看,身边坐着个十二三岁,黄头发,脏兮兮的小叫花子。

    小叫花子冲他一笑,道:“大哥,想老婆啦?”

    同花顺子没好气道:“你才想老婆呢。”

    小叫花子道:“我还小,不想,听魔王说,过了十五六岁,就会想。”

    “魔王,谁是魔王?”

    小叫花子道:“是我们的老大,全称‘混世魔王’,简称‘魔王’,一看,就知道你是新来的,啥都不懂。”

    小叫花子鼻孔“哼”了一声,一付老气横秋的样子,又道:“没向魔王拜过山的人,不能在这地盘上要饭。”

    同花顺子道:“哪来那么多规矩,我爱上哪儿,上哪儿,他管不着。”

    小叫花子道:“哟,我好心好意跟你说说,你还飙起来了,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行,哥,小弟不说了。”

    小叫花子伶牙俐齿,拍拍屁股就要走人,同花顺子拉他坐下,道:“得,算我不对,兄弟,你怎么称呼?”

    小叫花子道:“我叫黄鼠狼。”

    “啊,黄鼠狼,好玩。”

    黄鼠狼道:“有啥好玩的,我从小要饭,营养不良,长了一头黄毛,大伙儿都叫我黄鼠狼,叫就叫吧,爱叫啥叫啥,老子啥都没有,啥都不在乎。”

    同花顺子笑了,心道:从小要饭?你还有我要得早的!大爷我,六岁就要饭了,自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爹娘,好像有个外婆,六岁那年,外婆过世,我就端着讨饭碗,在辽东半岛要饭了。

    黄鼠狼问:“你叫啥?”

    同花顺子道:“我叫顺风。”

    黄鼠狼道:“这名字好,吉利。你听听,我的名字‘黄鼠狼’,一听就不是个好东西,臭咧哄哄的,只知道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同花顺子问:“你几岁要饭?”

    黄鼠狼道:“六岁,六岁就要饭了。”

    同花顺子心道:看来,他的命跟我一样苦啊,又问:“哪儿人?”

    “重庆。”

    “怎么上南京来啦?”

    黄鼠狼道:“哥,我可是出身商户人家哟。”

    同花顺子道:“你就吹吧。”

    黄鼠狼道:“不骗你,骗你不是人。从小娇生惯养,是家中独苗,爹娘恩爱有加,六岁那年,爹娘带着我,从重庆乘船到南京做生意,船到中途,几条手划子贴着水皮飞快靠近商船,跳上来一伙大盗,将我父母、伙计、水手十来个人全杀了,吓得我哇哇大哭,一个盗贼,抓起我的脚脖子,扔进了长江,等我醒来,已在一条渔船上了。原来,是江上一个老渔夫救了我,他是个老光棍,对我非常好,虽穷得叮当响,跟着他,在江上讨生活,虽粗茶淡饭,却也衣食无忧,不料,过了三个月,老渔夫又病死了,哎,从此,我就成了一个叫花子,一路要饭,沿着长江,走到了南京。我搞不懂,爹娘为啥要去南京做生意?不去不行么,要不去,他们就不会死,我就不会成为叫花子了。在重庆搓搓麻,喝喝茶,摆摆龙门阵,不好么?大约,南京挺好玩吧,不然,去南京干嘛呀,所以,我要去南京看看,哎,不提了,哥,你在听么?”

    同花顺子眼睛盯着水道大门,看着前来吊唁的各色人等,想从这些人中,辨认出师父来,却别不出一点点苗头来;边听黄鼠狼唠叨,边道:“听着呢,南京好玩?好玩个屁!”

    黄鼠狼一拍大腿,道:“对极,南京有啥好玩的,夏天热死,冬天冷死,吃的肉包子里还放糖,这叫啥吃法?味道怪怪的,吃到肚里,让人哭笑不得,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哥,对不?”

    同花顺子笑道:“太对了。咦,那你呆在南京干嘛呀?”

    黄鼠狼道:“哥,这个问题问得好?其实,我到南京,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为了找到杀我全家的仇人。”

    同花顺子道:“找仇人?”

    黄鼠狼咬牙切齿道:“强盗上了船,杀了船上的人,打开箱笼,见抢了许多金银财宝,乐得又蹦又跳,高呼要去南京买田置产,享享清福了,一时,将在一旁哭嚎的我忘了,兴奋了一阵后,为首的盗贼朝我走来,记得,他长得像猩猩,大嘴巴,暴牙,络腮胡,左眼上方有块青记,有鸭蛋那么大,直没入发根,事后,我给他起个绰号,叫‘大嘴巴’。当时,‘大嘴巴’抓起我的脚脖子,头下脚上,倒提着我,道:活儿干利索喽,不能留下这个祸根。手臂一挥,将我抛入长江。其他的强盗,长啥样记不清了,‘大嘴巴’却记得清清楚楚,我到南京,就是为了找他,誓为爹娘与船上的老少爷儿们报仇雪恨。”

    同花顺子起先没听,后来,见他小小年纪,遭遇惨烈,却极有志气,便认真听了起来。

    同花顺子问:“找着了吗?”

    “还没。”

    “南京那么大,怎么找得着呀?”

    黄鼠狼挥动小拳头,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绣针。”

    同花顺子道:“就算找着了,你小小年纪,怎么报仇?”

    黄鼠狼道:“去衙门击鼓鸣冤,把‘大嘴巴’告上法庭。”

    同花顺子道:“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听说过吧,若是‘大嘴巴’买通了贪官,反咬一口,说你敲诈勒索,诬陷良善,到时候,坐大牢的可是你哟。”

    黄鼠狼一呆,道:“啊?这,这,这我可真没想到,不会吧。”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信了。

    同花顺子道:“就算你碰上了一个清官,单凭你一个人告他,既无人证,又无物证,青天大老爷凭什么定他的罪呢?到头来,斥你口说无凭,查无实据,将你轰出衙门,已算是轻的了。”

    黄鼠狼道:“不跟你说了,不跟你说了,哥老是给小弟添堵,气死我了。”

    说着说着,黄鼠狼眼睛红了,手背一抹泪水,就要走。

    同花顺子一把按住他肩头,道:“怎么,生哥气啦,别走呀,哥给你想办法呢,只要你找到‘大嘴巴’,哥就能把他做了。”

    “真的?”黄鼠狼破涕而笑,道:“哥真能吹,比我大不了几岁,有那么大能耐?”

    “你不信?”

    “仗义,不信也高兴。”

    同花顺子道:“找到了,告诉我。”

    黄鼠狼敷衍道:“行吧。”

    想了想,道:“咦,哥,你为啥要帮我?”

    同花顺子扭转头,看着他,道:“高兴。”

    黄鼠狼摇摇头,道:“嘴上说说罢了,我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同花顺子道:“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世上也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有无缘无故的恨。”

    “瞎说。”

    同花顺子道:“世上有素不相识,舍己救人的人,对吧?”

    “有,不多。”

    同花顺子道:“那就是‘无缘无故的爱’。”

    “啊?好像是。”黄鼠狼搔搔头道。

    同花顺子道:“什么‘好像是’,而且,是大爱。”

    黄鼠狼点头。

    同花顺子道:“世上有神经正常的暴恐暴徒,兽性发作,挥刀屠杀毫不相干的路人,这种事,听说过没有?”

    黄鼠狼道:“听说过,好像近来多起来了。”

    同花顺子道:“这就是‘无缘无故的恨’。”

    黄鼠狼张张嘴,憋了半天,道:“哥,我懂了,哥就是大爱……”

    突然,黄鼠狼闭了嘴,满脸惊慌地站了起来,同花顺子抬起头,见一条大汉站在跟前,三十来岁,大高个儿,高过自己有一个头,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犀利的目光在自己与黄鼠狼身上转了一圈,踢了黄鼠狼一脚,骂道:“老子一个转身,人就不见了,躲到一旁,偷懒去了,不想混了,是不是?”

    黄鼠狼脸吓得刷白,道:“哪敢呀,头儿。”

    大汉指指同花顺子,道:“这小子是哪来的?”

    黄鼠狼道:“不清楚,今儿刚到。”

    “告诉他规矩了没有?”

    “告诉了。”

    “那好,今晚叫他到土地庙来拜山。”

    “是。”

    大汉问:“要到银钱了没?”

    “没,没要着。”

    大汉一把拉过黄鼠狼,将他上下口袋掏了个遍,掏出十几个铜板,抓在手心里,递到黄鼠狼鼻子底下,恶狠狠道:“这是啥,会撒谎了,喔哟哟,真能耐了也,操,找揍。”

    钩起右手中指,在黄鼠狼头上敲了一下,笃,黄鼠狼脑袋上起了一个栗子包,他一缩脖子,双手捂住脑袋,求饶道:“啊哟哇,痛死我了,老大,别打了,下次小的再也不敢了。”

    大汉道:“下次再要撒谎,老子把你的逼嘴撕了。”

    说着,大汉瞪了一眼同花顺子,道:“小子,学乖点,在我地盘上要饭,别忘了交份子钱。”

    同花顺子道:“好说好说,晚上,小的就去拜山。”

    大汉转身离去,手里掂着铜板,哼着**小调,晃晃悠悠的走了。

    同花顺子嘴上应酬,内心怒火中烧,却没敢出手,如今,置身水道大院附近,生怕动静闹大了,惊动了水道的人,坏了寻找师父的大事。

    同花顺子问黄鼠狼:“大个儿是谁?”

    黄鼠狼道:“混世魔王。这块地皮上要饭的全属他管,每天得交份子钱,不交,则一顿暴打,打得人起不来。在水道大院附近的街面上,叫花子都怕他。”

    同花顺子道:“他这么横,你不能换个地方?”

    “天下乌鸦一般黑,走到哪儿都一样。真找不着钱,魔王也能管饭,相比之下,还算好的呢。”

    同花顺子道:“哼,好啥好,那叫拢络人心。”

    黄鼠狼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叹道:“哎,老子晦气,今儿要来的铜板全没了,本来想请哥搓一顿,看来,中午得挨饿了。”

    同花顺子道:“走,哥请你。”

    “你有钱?”黄鼠狼忘了刚才的事,也忘了头上的栗子包,一脸灿烂。

    同花顺子拐过一条街,买了一只烤鸡,几个肉包子,一瓶果子酒,放在篮子里,来到江边柳树林,柳荫清幽,无人问津,哥儿俩席地而坐,大吃起来。

    看着黄鼠狼脖子贼细,大口咬嚼,狼吞虎咽的模样,想起当初自己饥一顿,饱一顿的凄凉光景,由不得心里发酸。

    哥儿俩吃得正高兴,柳荫里闪出一个人来,正是混世魔王,他大笑道:“哈哈,躲在这儿吃闷食呀,黄鼠狼,买好吃的钱是哪来的?”

    黄鼠狼一摊手,道:“我可没钱了,哪敢打闷包呀,头儿刚才搜过了呀,不信,你再搜。”

    同花顺子起身道:“钱是我的,魔王。”

    混世魔王一愣,还没人敢当面这么称呼他的呢,如此没大没小,想造反呀,气得吹胡子瞪眼,道:“小子,你活腻啦。”

    同花顺子双手抱胸,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怎么,想打架?”

    黄鼠狼拼命拉拉同花顺子的衣角,要他少说两句,或者,赶紧逃命,同花顺子恼道:“别闹,扯我衣服干嘛,看哥怎么收拾他。”

    噌一下,混世魔王火冒三丈,动了杀机,从怀中掏出匕首,二话不说,一匕首插向同花顺子心脉。

    同花顺子一侧身,出手叼住来人腕子,反手一拧,咔嚓一声,混世魔王右腕脱臼,匕首掉落地上,同时起腿一踹,踩在他膝弯上,混世魔王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混世魔王也曾拜师学过艺,有些拳脚功夫,几曾受过如此折辱,以为少年只是侥幸得手,并不足惧。随即,从地上一跃而起,右臂不能动弹,不动就不动,好在还有左臂,单臂出拳,拳如雨点,杂以脚踢膝顶扫堂腿,气势猛恶,如饿虎扑食般攻向同花顺子。

    只见同花顺子的身子在眼前晃动,却怎么也碰不着他衣角,正兀自惊疑间,对方手臂轻扬,一掌拍出,砰,正中混世魔王胸口,一股大力袭来,混世魔王大叫一声“啊呀”,收身不住,踉跄后退了六七步,咕咚一声,坐落在地,头晕目眩,眼冒金花,喉头一甜,一张嘴,哇,喷出一口鲜血来。

    同花顺子上前,在他腿上踢了一脚,道:“孬种,不服,再打。”

    混世魔王知道今儿个遇上了高手,再打下去,可能性命都没了,道:“服了,服了,不打了,不打了,望爷高抬贵手,饶了小人一回。”

    同花顺子道:“你叫混世魔王是吗?”

    “见笑见笑,是讨饭的背后给小人取的外号。”

    “在你的地盘上要饭,还要缴份子钱?”

    “不敢,不敢,爷随便,若是爷想要这块地盘,小人这就抽身走人。若是爷觉着小人还有点用,小人愿效犬马之劳。”

    同花顺子哈哈大笑,道:“你搞错了,老子不是来砸场子的,谁稀罕你的地盘呀,这顿打,是你自找的,长个记性,以后可别太张狂了。”

    混世魔王道:“记住了,从此,小人夹着尾巴做人,再不敢胡作非为了。”

    同花顺子指指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黄鼠狼,道:“黄鼠狼是我老乡,他的份子钱,免了。”

    “免,免,爷咋说,咱咋办。”

    “还有,平时,你得罩着黄鼠狼,若他有个三长两短,老子找你算账。”

    混世魔王道:“照,照办。”

    同花顺子一把抓住混世魔王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混世魔王吃了一惊,以为同花顺子,又要动手打人了,道:“爷,别急呀,有话尽管吩咐,小人无不照办。”

    同花顺子笑道:“怕啥怕,右腕疼吗?”

    混世魔王站在一旁,道:“疼,动不了了。”

    同花顺子抓起他右腕,双手略一搓合,只听得“格嘣”一声,混世魔王极叫起来:“哇,疼死人啦。”

    同花顺子知道,脱臼的腕子已复位,道:“叫啥叫,娘娘腔,还疼么?”

    混世魔王左手握着右腕,甩了甩,道:“咦,不疼了。”

    “看看,能动不?”

    混世魔王弯弯右腕,喜道:“嗨,没事了,爷的功夫真神了,如今小人对爷佩服得五体投地,望爷长驻此地,成为本土地的叫花王。”

    说着,纳头便拜,同花顺子忙将他扶起,道:“起来起来,你知道老子是谁?”

    混世魔王道:“你是谁不重要,当个叫花子的老大,绰绰有余,总比四处流浪要好。”

    黄鼠狼在一旁,手里拿着只鸡腿,竟忘了啃嚼,想不到顺风哥的功夫如此了得,为爹娘报仇一事,算是有着落了。

    混世魔王见黄鼠狼呆站在一旁,恼道:“还不快来拜见新任老大。”

    黄鼠狼一时手足无措,道:“这,这……”

    同花顺子道:“魔王,别闹,老子不是要饭的,老子是水道的密探。”

    混世魔王与黄鼠狼面面相觑,齐道:“啊,水道密探?”

    黄鼠狼道:“怪不得武功高强。”

    “对,我这个密探,水道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只对龙长江负责,与龙长江单线联系。”

    混世魔王道:“喔,探啥?咱们要饭的,穷得叮当响,可没啥好探的呀。”

    同花顺子道:“吃饱了撑的呀,探你们干啥,是伪装成叫花子,避人耳目,找人。”

    混世魔王道:“找谁?”

    同花顺子道:“柳三哥。”

    混世魔王道:“噢,柳三哥呀,今儿一早,水道的人放出话来啦,谁能提供柳三哥的藏身之处,抓到后,赏银五十万两。爷,有这事么?”

    同花顺子一呆,其实,他现在才知道,龙长江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仗着有几个臭钱,乱来了,随即胡乱答道:“不错,有这事。”

    混世魔王道:“清早刚放出话来,一会儿,便有六七个人去报案,说柳三哥藏在某某地方,描得活龙活现,结果,水道好手如临大敌,赶到那儿,将人摁翻在地,一审,全不是三哥,忙将人放了。要我说呀,想逮柳三哥,难。”

    同花顺子道:“难是难,找还得找,二位得帮个忙。”

    混世魔王道:“爷一句话,小的帮定了。不过,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同花顺子道:“说,直说。”

    混世魔王道:“万一真逮着柳三哥了,爷,千万别忘了小人的赏银啊。”

    同花顺子道:“只要老子有,你就有,老子没有,免谈。”

    混世魔王道:“这个当然。”

    黄鼠狼道:“哥,赏银我不要。我帮哥找柳三哥,哥帮我找大嘴巴,找着大嘴巴,哥要给小弟报仇。”

    同花顺子道:“行。不过二位注意啦,此事要严守机密,甚至对水道的人,也不能透露丝毫消息,水道大院有奸细,一旦走漏风声,小心掉脑袋。记住,这些天,柳三哥肯定会去水道大院,你俩多盯着点,有关柳三哥的所有消息,我都要,哪怕是江湖传言,如发现柳三哥,不能惊动他,得悄悄盯着,并马上派人告诉我,抓柳三哥的活儿,水道自有安排,与你们不相干。我除了在水道大院附近溜达外,每晚,会去找你们碰头,你们在土地庙要留个人。”

    混世魔王道:“遵命。”

    黄鼠狼道:“每晚,我在土地庙等哥。”

    同花顺子问:“土地庙在哪儿?”

    黄鼠狼道:“就在柳树林南边,半里来路,我这就带哥去熟悉熟悉。”

    2015/6/18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柳三哥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江湖水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湖水生并收藏柳三哥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