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王]忍足君,请注意! > 第19章 小木屋的静夜

第19章 小木屋的静夜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晚,依旧十分闷热,闲下来的人们便早早的回房,而流连在沙滩上的,也是找了一处清凉的地方,或是坐在屋檐下,享受难得的惬意。

    “哈!我们又见面了!”

    旅馆后方,有着一片浓密的树林,此刻传出一声粗哑难听的笑声,生生惊扰了原有的宁静。

    三名二三十岁的男子,拦在了前面,一个肥头大耳,一个瘦弱细竹,唯一身形正一点的,却是个歪嘴,还真是些人模狗样。

    他们的前面正是酒足饭饱出来闲逛的云夕,走到树林深处便被拦住了去路,淡淡的扫了眼莫名其妙的三人,摔,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怎么不说话呢,是害怕了吧,白天那个小子怎么不在!”胖的那人大笑,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似乎下一刻就会掉下来。

    “原来是你们啊!”

    云夕脸上浮起一丝浅笑,带着冷冷的嘲讽:“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干什么?装矜持呢,你大晚上的跑这来,也不见的是什么好人吧,不会是特地来等我们的吧!......哈哈......”瘦的那人眯着小眼,直勾勾的盯着云夕,那眼中闪过龌龊与*。

    “等你妹!”云夕破口,要是手中有两个铜板,非镖得他爹娘不认。

    “哼,脾气这么大可不好,看来需要我们兄弟帮你磨一磨。”歪嘴那人说着就扑了过来,云夕转身踩着后方的树干,一翻落到了三人身后,然后朝着一个方向狂奔,不是她解决不了他们,只是脚下穿了双木屐,施展不开。

    不多久,三人便追了上来,其中一人将手中的绳子甩了出去,只顾着跑路的云夕猝不及防的一绊,身体前扑在了地上,脚下木屐也跟着飞了出去。还没等她起身,身上猛然的重力让她一惊,怎么没想到他们既然跟踪自己,那自然是有备而来。

    “身手不错嘛,敢在我们眼皮底下逃跑。山木,把她绑了带回去!”

    胖的那人话音落下,歪嘴的就上来将她的手绑了起来,淫邪得笑道:“村上,这丫头长得真嫩,比之前那几个还漂亮,买了倒是可惜了,不如......”

    闻言,胖子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低声道:“就是因为漂亮才能多抵几个,不然,哥们几个能大半夜的追着她不放。你少动歪脑筋,这丫头一看就是还没用过的,价钱高得很。”

    “村上说的对,这还是咱门干这么久,第一次遇上这么好的货,老大一定会满意的,我们就等着收钱吧。”瘦子附和道。

    手被绳子绑在头上方,身体被反扣在地上,云夕挣扎了几下无果,便停了下来,尔后将他们低声的对话全听了个清晰,敢情自己是遇上人贩子了。

    “你到是冷静,怎么不叫,我最喜欢听女人叫起来的声音。”胖子将她翻转过来,伸手扣住她的下巴,瞪着眼睛恶声道。

    云夕胃里翻腾的难受,强压下涌上来的恶心,眸子转过三人,见瘦子又拿出一条绳子来绑她的脚,嘴角一勾,惊喜的大叫:“忍足!我在这里!”

    果然,三人立马伸着脖子回头,瞬间,云夕手一缩,挣脱歪嘴的束缚,锤在胖子的颈部,接着抬脚踹开瘦子,一跃而起,三百六十度旋腿,人人一脚,三人顷刻被掀倒在地。

    云夕转身迈开步子,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光着的脚向前一踩,被凸起的石子扎得生疼,脚一崴,靠在了树上。

    这么一顿,身手敏捷的瘦子就冲了上来,连带着甩来一巴掌。云夕偏头,不间歇的跳起,双手叉开抓着头上方的枝干,膝盖猛然抬起,抵在瘦子的下巴直接将他顶飞了出去,甩在后方上来的胖子身上,这下二人是砸了个实打实,怎么也翻不起来。

    “贱丫头,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山木。”歪嘴抖了抖嘴巴,上前几步,抽出腰际的皮带作势挥了过来。

    云夕双手一提,脚向上勾起,身体挂在了树上,歪嘴挥了个空,侧身一个踉跄,云夕脚后跟用力劈挂,一记击在他脑门,只把他劈爬在了地上。

    “你可以改姓王八了!”

    落地,冷冷的扫过晕死过去的人,落在抱在一起哭爹喊娘的胖瘦二人,云夕淡淡的道:“喂,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

    胖子一抖,再看了眼不知死活的歪嘴,害怕的照做。

    云夕抚了抚发酸的手腕,然后快速将绳子绑在了胖子身上,在二人的震惊、不解、大悟、哭爹喊娘中,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几个踩脚跃上了树,再猛然跳了下来。

    “啊~~~救命啊!”胖子惊呼!

    “嗤!怎么能吃的那么胖!”云夕折腾了好久才把胖子吊了起来,差一点就成了反吊。就这样,一上一下,三人都晃荡在了树上,看着还怪恐怖的。

    被这么一弄,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边进来的,云夕漫无方向的四处打转,可是天色太黑,树林又密,连光线都看不见。

    两个小时后,她无力的靠坐在了树下,胃里越发的难受,伸手探向口袋却发现手机不见了,无奈的轻叹,估计是方才打斗时弄掉了。

    那惨白的脸微微皱起,要死了,胃疼果然也能要命,俗话说是药都有几分毒,她因为长年用药伤了胃,虽然已经慢慢的调养中,只是现在,晚饭稍歇就是一阵运动,恐怕是刺激到了。

    没有星星的夜,乌云隐约遮去了月华。没多久,微风掠过的空气带上了淡淡的湿意,然后是细细的雨点,逐渐密集,淅淅沥沥。

    林中小屋

    天色黑蒙蒙,天幕上挂着一轮弯月,敛去了耀眼的光晕,朦胧在哗啦啦的水色中,此时夜景如画如诗,偶尔还会响起几声虫鸣,蛙叫。

    这是一间木屋,屋里传来一道低声轻咳,是靠在门边的少女发出的,在这声轻咳后,少女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直到眸光由暗变明。循着雨声抬起头,顶上破漏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巧好借着明月光,照得一屋幽明,潮湿的地面,朽木的侧壁,摇摇欲坠的木门,怎么看都是一处破木屋。

    少女轻轻皱眉,然后便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伸手探向额际,触及到的是一块几乎要被烘干的手帕,好烫,胃还疼呢,怎么又发烧了吗。

    “云夕,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一道担忧的声音响起。

    云夕侧首望去,少年遮去了月光,看不清面容,但那熟悉的身形和声音让她不由松了口气。

    “忍足~”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干涩难受,声音也带着嘶哑,“你怎么在这里,还有我不是在树林里吗?”

    “很晚了都没见你回来,打了电话又没接通,担心你出事,大家都四处寻找,等我找到你的手机,再往树林里寻,才发现你睡在了树下。”忍足无奈的道。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姐肯定急坏了。”云夕说着,伸手撑着地,急忙起身,头一晕,身子晃了晃。

    “不用担心,我已经通知她们了,不过现在外面雨太大,连路都看不清,你烧得厉害不能再淋雨了!”忍足走近一步,按着她坐下,伸手取过她额头上的手帕,又敷上了一块,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她舒服的合上了眼,盘着腿,轻叹了声,“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担心是肯定的,不过你没事就好,那我先出去了,你可以再睡会儿!”

    “你干嘛出去,外面还下着雨呢!”云夕抬眸,一把拽住往外走的忍足,疑惑的眨了眨眼,他的目光有些闪烁,他.......在心虚什么?绝对有问题,难道是......“喂,问你话呢!你是不是看了什么?”

    “咳咳......我什么都没看到!”忍足猛地呛住,连咳几声,下意识抬手推了推眼镜,极力镇定的说道。

    “你肯定看了,不然干嘛这么心虚?”云夕翻翻白眼,一脸‘你在装’的模样,看得忍足心慌慌,生怕被误会,可还没等他开口。

    只见云夕摇了摇他的衣摆,清俊的脸蛋微微鼓起,然后摊开另一只手,“算了,看了就看了,拿来吧!”

    忍足心下一松,可回过味来又觉不对,偏头问道:“什么拿来?”

    云夕瞪了他一眼,无语的道:“我知道老姐的睡相特别萌,但你不能连我的手机都不舍得还吧。”

    “手机?云琳姐?”忍足闻言片刻愣神,等理清了情况,尴尬的笑笑,从兜里掏出一个银白色的手机,“原来是说我看了手机上的照片啊,我还以为你是说......”

    说着,目光不由从云夕脸上往下略去。

    见他忽然顿住了,云夕微微皱眉,视线随着他的目光下移,下一秒,只觉一股血气顿时涌上脑门,脸上火辣辣的,隐约可见头顶还在冒着烟雾。

    怔了一怔之后,她闪电般的搭起腿,然后将身体靠在腿上,脑子越发晕眩,彻底熟了。

    白色轻飘飘的短袖,淋了雨后几乎成了透明,云夕顿时有种刨地土遁的冲动。

    忍足见她此刻的模样,收起了她平日的洒脱,带上几分羞涩,心中不由一动。一双眼睛带着浓浓的笑意,脸上也带着几分玩味,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一下,轻笑道:“你脸怎么越来越烫了?是不是烧得更厉害了?”

    清凉的手刚触及额头,云夕连忙后退,急切的说道,“没......可.....可能是屋里太闷了。”

    “呵呵.....云夕是害羞了呢!”耳边传来低沉性感的调笑,抬眸对上他戏谑的眸子,云夕脸上更是红润,没好气的撇开头,“你才害羞了呢,别用那么不贴切的词形容姐,哼,里面闷,你就外面凉快去吧,可别闷烧了。”

    忍足闻言笑得越发招展,云夕抬脚就去踹他,结果触动脚底的伤口,不经失声痛呼。

    “你脚怎么了?”忍足蹲下了身,握着她细嫩的脚踝,看见脚下一处刮伤,血色还混杂着沙土,不由皱起了眉,“你怎么不早说。”

    云夕缩了缩脚,可奈何他抓得紧了动弹不的,只能弱弱的说了句,“刚刚忘了,而且不是很疼!”

    忍足抬眸对上云夕略显闪烁的眸子,尔后又低下头,拿着手帕拭去伤口周边的泥沙,良久,才叹了口气,“这伤口要不处理好,很危险的。”顿了片刻,又开口道:“树林里那三人是你弄的吧,晚上还是不要出来的好。”

    “嗯!”云夕点了点头,只觉的脚底痒痒的,可为什么心里也痒痒的、暖暖的。

    夜归于了沉寂,有屋外的雨声,还有少年细心的为少女清理伤口,而少女愣愣的盯着少年专注的侧脸。

    不知过了多久,一里一外,二人相背,靠在门边,久久无言......

    可能是太安静了,耳旁‘咯吱咯吱’的声音分外清明,那木门似无风也能摇摆,带着几分诡异。

    云夕浑身一震,眸子扫过四周,忍不住打破这阴森的氛围,轻唤了一声:“忍足,你在吗?”

    “在!怎么了?”忍足微微侧着头,朝向屋里。

    可等了许久,都没听见回应,直到几分钟后,屋内又响起了声音,“忍足,你还在吗?”

    “我还在!”忍足无奈的笑道。

    “忍足,你......”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呢。”这回还没等云夕话落,忍足就开了口,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似回应,亦或似......承诺。

    “呵呵!”云夕双手抱着膝,轻轻笑笑,虽然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不过却莫名的安心,随即百无聊赖的问道,“忍足,有没有人说过你专注的样子特别帅?”说着,脑中又忍不住回荡起方才的情景。

    “呵呵,不知道呢!”

    “不知道?”

    “嗯,能专注的事物很少,别人自然也看不到。”忍足眸中闪过一抹亮泽。

    “哦~这就是天才的烦恼吧!”云夕点了点头,掬一缕墨发在胸前,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指间磨蹭。

    天才的烦恼?忍足淡笑不语,仰头望向夜空。

    第二天清晨,云夕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什么时候回来的竟一点也没察觉,脸又开始发热。

    之后一整天,她都没出去玩,一是见到忍足有几分尴尬,二是烧还没退不宜下水,不过她倒是听说了,当地警方查办了一家旅馆,其地下室竟然发现了数十余名近日失踪的少女,尔后又爆出非法买卖人口,一下子闹了开来,也让这海边成了最热点新闻。

    听完这些,云夕勾勾嘴角,仰头一倒,又是呼呼大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网王]忍足君,请注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好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好闲并收藏[网王]忍足君,请注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