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威如狱 > 五、水月镜花 一梦黄粱(上)

五、水月镜花 一梦黄粱(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月伊始,漫山积雪渐渐退去,也许还未春暖花开,但也已经离得万物复苏不远。

    这些个日夜,大雪封山,从黑暗到黎明,从黄昏到朝阳,江醒暗自等待很久了。连在那光阴婆娑的梦中,他都始终惦记着连云山中的镜花庵,还有那江湖……

    ‘亲启:

    义父,义母,月儿。

    无需担忧。

    走了,闯荡江湖去了。’

    花上十数日的功夫,在松庄老先生那里,江醒学会了这些字,用精挑细选的一根木炭,歪歪扭扭写在毛边纸上,置于床头,就着夜色离去。

    那可以乘人的大鸟,在地上日行万里的长龙——如果没有梦中这瑰丽世界,兴许他还会本本分分过着靠山吃山的日子。生下来,活下去,他不愿自己的生活,如此枯燥,平淡。

    他要闯荡江湖。

    江醒轻衣简行,只带了一身换洗衣衫,两日干粮肉脯,虎皮裘子,还有用来防身的猎叉与柴刀,这都必不可少。

    听庄中那些二流子说,除了蜀中的细腰,天下最值得一见的莫过于秦淮粉黛、扬州瘦马、苏州姑娘还有大同婆娘。顾名思义,都应该是女人。瞧他们眉飞色舞的模样,一脸憧憬,想来也没有亲眼见过。江醒也喜欢好看的女人,赏心悦目,就比如每次看到李婶婶和李月的时候,心情都会很好。不只是带着要学本事的念头,他也想如评书中的那游侠儿一样,仗剑走天涯,去看一看这世界的繁华。

    星夜下,带着对于镜花庵的一线希望,江醒回头望了一眼渐不可闻的松庄牌坊,随后脚步坚定,迈向了连云山深处;而一个小小身子,正躲于斑驳的牌坊柱后面,往常扎着总角的头发凌乱飘着,没有惊动他人,捂嘴,“呜呜”哭得很伤心,从下巴尖淌下的泪水,在这月华下刹那间好似比天上的星星都要晶莹。

    也许大人看不出什么,然而朝夕相处的玩伴,却总能感到些蛛丝马迹。

    走着走着,江醒突然很惆怅。

    想到义父义母在这些天,真如亲生的一般待他,就这样离开,不由怅然若失。还有那个妹妹,握着拳头,江醒暗忖:“很快,我就会回来的。”

    从来没有在连云山行过夜路,虽离黎明不远,但耳闻不时响起的狼啸,一般人还真会毛骨悚然。然而,江醒不说其对各类野兽了如指掌,真遇到了也不会惧。只是这段荒无人烟的夜色山林路,比他想象中走得更加艰难,在黑暗里勾结缠绕的灌木草丛,风一吹就簌簌作响,每当这时,江醒都要集中精神提高警惕,怕有什么豺狼虎豹。每一步更加走得小心,枯叶盖地,他踩地的时候要踏实才行。而且如果被毒蛇咬到,那就只能坐以待毙了。毕竟胆子大并不代表神经大条,取下包袱,用柴刀割下一块布段,缠在拾来的枯枝上,吹燃火折子点上,摄人的黑暗一下子就被火光逼退。

    前路艰难,江醒举着火把,健步快行,从未想过放弃。

    他现在,恰似被大风刮到湖中浮萍上的蝼蚁,最大的恐怖,无非就是生死罢了。只有随波逐流向江湖,这才是属于他的一世蹉跎。反之,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死掉去下面陪阿婆算了。

    未曾去绕平坦一些的远路,直接登上曲折的鸟道。初春,还有点冷,江醒口中哈着白气,不急不缓踱步子。他知道在山路上万万不能急切,该歇就歇,碰到陡坡该缓就缓,不能一腔热血向前冲。否则,最后只会精疲力尽,得不偿失。

    光阴如箭,天色渐开,连云山徐徐伸展开了身段。

    它并非一座孤山,巍峨拖叠了数里。江醒早已对地势胸有成竹,知道连云山最中间有一块凹陷的平底,瀑布飞流,奇峰万壑,满是参天大树,镜花庵就建于山谷里。一路上见到委丽的风景,不由心怀大畅,将那离愁统统抛在脑后。

    摸约一个时辰,他便登下鸟道,走上草草用碎石子铺就的小路。没过多久,待得视野中终于出现尼庵飞扬的檐角,红墙绿瓦,江醒并没有急迫上前。一路至今,还没有果脯,他早已经饥肠辘辘。也许生来就是一个喜欢把准备做到万全的人,他先是寻了一块大青石,席而坐之。然后打开行囊,饮着清水,咬着干粮,眼巴巴地望着那边的一派幽静。

    擦拭掉额头的汗渍,他休憩片刻,方才向尼庵行去。

    不知为何,随着愈行愈近,雕梁画栋的红墙和绿瓦开始慢慢腿色,整体格局也越来越小。万分惊愕,直到行至近前,朱红大门竟已斑驳不堪,灰瓦白墙,门头上,大气昭然的牌匾,也似乎风一吹便会掉下来。金漆也毫无例外掉了个精光。

    他蓦地就发现,这尼庵竟比想象中的还要小,还要寒酸。

    莫不成,前一刻的金碧辉煌,都只是错觉罢了?

    正在恍惚间,木门忽然“咯吱”一声拉开,兴许是听到他故作沉重的脚步声,一个貌似双十的女尼行出来,她灰袍加身,颂了一声佛号,开口道:“小施主,你为何而来。”

    虽是询问的话语,却没有丝毫询问的语气,江醒只听出了赶人的意味。犹如心有灵犀,江醒不假思索道:“我为何而去?”话音落下,江醒躬身拜了拜,不再道其它。

    听到这么一句话,原本要伸手拦下他行礼的女尼动作一顿,颦眉,倍感惊讶的模样。硬生生受了江醒一礼后,不由双手合十,再颂一声佛号,念头平定下来道:“小施主也望见了,这里并没有你想要的。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

    江醒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东西能够勘破人心,不由暗道她故弄玄虚。

    镜花庵在他的印象中确实是美轮美奂,而且开始与所思所想一般无二。但真瞧见这么寒酸,又何妨?他无一分迟疑,带着对那烟雨中两位仙人的憧憬,将行囊扔在一边,拜下,额头紧紧贴着地面,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我,江醒,愿意为师太做牛做马,只求师太教我修行。”

    执拗得十头牛也拉不回的江驴子,任凭这女尼如何劝说,他都岿然不动。譬如阿婆曾笑骂他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女尼算是对他摸不得碰不得,站在这里又臭不可闻,最后只能没柰何,关门,拂袖而去。没有人再出来,江醒这一跪过了很久很久,至少在他的感官里是这样的,暖阳照在他的背上,差点一个坚持不住跌在地。

    幸然,一个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似年轻女尼的清脆温婉,很成熟,从木门后传出来:“小施主,你为何要修行?”没等回答,追问道:“欲求不死,还是荣华富贵?金银财宝,抑或者享受万人敬仰?上九天揽月,下汪洋斩蛟,能人所不能?”

    江醒脑中一片空白,想着对方说的话,喃喃道:“我不知道。”保持着一个姿态,低匐的脑袋很沉很沉,漆黑的眸子中,又仿佛出现了白雪纷飞里的那场大火,可笑的济世堂,可笑的大夫。江醒想着,试着,慢着,又踌躇着道:“我想快意恩仇……”顿了顿,却发现在这里谈恩仇,似乎不妥,忙说:“不,是我想善恶有报……”也好像不对,江醒牙齿一咬,索性道:“反正就是想修行,我才能看到更多看不到的东西。”

    “你想走遍海角天涯?”

    “对!就是这样。”江醒抬起了头,脖子很僵硬,这一下很费力。

    他望见木门微开——

    “进来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天威如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楼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城并收藏天威如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