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八章

第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桑吉出身并不高,父亲济格是笔帖式。当年选伴读的时候,布木布泰让福临亲自挑选,桑吉本来是排在后面,却被福临一眼看中,得以选上。

    事后,布木布泰问起原因,福临道:“我的伴读不需要太过勤奋太过上进,只要安稳忠心,知道分寸,不给我惹事就好。我看这个孩子进退有度,排在最末,也没有丝毫的羞愧,反而满脸平静。他们每个人的案卷我都看过,这个桑吉虽然是嫡长子,可生母不受宠,家里还有许多受宠的庶弟,生母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若此人当选,济格看在他伴读的身份上,应该会对嫡妻好一些,这样的人可以一用。”

    布木布泰甚是欣慰,便依从了儿子,并放下话去,这些伴读都要福临自己去慢慢的调/教。福临也兴致勃勃,桑吉没有辜负他,很快变成了他最喜欢的伴读之一。别看桑吉长得憨厚,其实心里鬼精鬼精的,这次皇太极在关雎宫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透露给福临听。

    福临得知后,只是拍了拍桑吉的肩。海兰珠活着的时候,枕头风便相当管用了,而人死了后,所有的缺点都会消失不见,优点便会无限放大。皇太极对海兰珠的爱几乎是一个男人可以给一个女人的极致,这种让后宫所有女人都恨得牙痒痒的感情,对福临来说,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海兰珠去世已经有一年多了,在这段时间里,每逢初一十五,他都会风雨无阻的来上香,一方面,海兰珠对他确实很好,另一方面,他相信,自己的付出总会收到回报。

    崇德七年十月,皇太极下旨意,册封九阿哥福临为太子,由他亲自教导。

    举朝哗然。不过,众人细细思考后,也都慢慢的想通了。九阿哥的生母庄妃,是所有生子的妃嫔中身份最高的,不但本人为五大福晋之一,姑妈更是皇后,姐姐又是影响极大的元妃。当年元妃之子一出世,就得到了皇嗣般的待遇,大赦天下,而元妃活着的时候对九阿哥也宠爱有加。那么说,现在立九阿哥也是理所当然。何况在他们母子的身后还有科尔沁草原的支持,立九阿哥为太子,相当正常。

    这件事就连贵妃娜木钟都没有异议。虽然她也是姓博尔济吉特的,地位也高于庄妃,但她原本是林丹汗的福晋,严格来说只是战俘。战俘的儿子自然是没有资格做皇帝的。在听到立太子的消息后,娜木钟只是将儿子博果尔抱过来,叮嘱道:“你的太子哥哥似乎很是喜欢你,你以后也要好好的跟太子玩,知道吗?”小小的博果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对这件事情反应最大的反而是永福宫。雅图已经嫁去了科尔沁,专门派人送了贺礼和信回来,福临命人抬了进来,满满的摆了一屋子。他将箱子都打开,从中挑选着,一会儿拿出一件玩物,一会儿又拿出一件皮子,堆在身边,形成一座高高的小山,说是要给二姐阿图添妆。

    “行了,我是要嫁去蒙古的,这些都是蒙古来的,难道还要我带回去吗?”阿图在一旁,捂着嘴笑着。

    福临坚持道:“大姐出嫁的时候我没有给她多弄些好东西,见她时时刻刻都记得我,心里可难受了。你就让我多备一些吧。”

    阿娅则是偷笑:“二姐,等姐夫看到你的嫁妆一定吓一跳,怎么全是蒙古来的东西啊,还以为你为了他特意备下的呢!”

    阿图跑去拧她的嘴:“口口声声姐夫姐夫的,你是不是想嫁了啊?”

    福临凑热闹:“三姐不要担心,等你出嫁的时候我也会给你备嫁妆的。”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福临心底却是如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二姐阿图才刚刚虚岁十一岁啊,也就是说,虚岁十二岁就要出嫁,周岁只有十一,还是小学生有没有!还没有长开有没有!正常男人对着这个小萝莉都无法硬起来吧?难道说姐夫是个萝莉控?

    想起雅图出嫁时仅仅十三岁,布木布泰嫁给皇太极也是十三岁,福临觉得自己有必要深深的郁卒一下:这里的男人们简直太禽兽了,对着这种小姑娘也能下得去手。再想起自己也是这群禽兽中的一员,福临的心里只剩下蛋蛋的忧伤了。

    布木布泰看着幼子开开心心的给姐姐们分嫁妆,合上手里雅图的信件,道:“福临,你跟我来。”

    “我知道,你一直都盼着那个位置,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太子不是那么好当的?”布木布泰开门见山,“皇上正值壮年,皇子也不只你一个,你何苦将自己竖起来当靶子?要知道,科尔沁只出了你这一个皇子,不管怎么说都会支持你的。你这样早早的站出去,岂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你也喜欢读史书,你告诉我,汉人史上的太子可有好结果的?”

    福临默了一下。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认为皇太极还能活许多年。他想了想,认真的答道:“额娘,这些天,皇阿玛带我熟悉政务,我有一点不是很明白。莽古尔泰谋逆后,大哥掌了正蓝旗,而镶白旗和正白旗相当于在叔父掌心,皇阿玛的直系是镶黄旗和正黄旗。为什么皇阿玛不将八旗统统收到自己手中,而任军权分散呢?”

    布木布泰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还不满六岁的儿子,长久才道:“这种事情我不清楚,想来皇上有他自己的主张。”

    “不,额娘,你很清楚,不过不愿意说出而已。”福临看着她的眼睛,“你知道,叔父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再加上镶黄正黄两旗,还有科尔沁的支持,那个位子早晚会是我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定下来,名正言顺,也能让我跟着皇阿玛身边多学点东西?”

    “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张了。”布木布泰叹了一口气,直起腰来,“八旗归一,你皇祖父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居然想要做到。罢了,额娘也不能拖你的后腿,这个后宫,交给我了。”

    福临眨眨眼:“有额娘给我坐镇,我便放心了。”

    母子两个对视一眼,会心而笑。

    皇太极带了几天儿子后,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这个九阿哥是个非常好玩的孩子。对一个功成名就的中年男人来说,他现在需要的不是帮助他开辟疆土的将士,而是心灵的栖息地。

    通俗点讲,也就是这个中年男人寂寞了孤独了高处不胜寒了,时时刻刻需要心灵鸡汤的抚慰,想要感受普通家庭的温暖。之前充当这一角色的是真爱海兰珠,现在他似乎找到了另一个,他的九阿哥福临。

    “皇阿玛,这是额娘给我做的点心,我特意留给你的。”福临送上点心一碟,甜甜的笑。

    皇太极拈起一块送进嘴里,很甜,他并不喜欢吃甜食,可看到儿子那忽闪忽闪期待的小眼神,他也不忍心扫兴,点了点头:“味道不错。”

    “我就知道阿玛喜欢!”福临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又可怜兮兮的看着碟子,“我就好喜欢的。”

    皇太极被他的馋样逗乐了,将糕点递回去:“给你吧,没人跟你抢。”

    “谢皇阿玛赏赐!”福临干脆利落的打了个千,接过盘子,安心的大吃起来。皇太极道:“你可要少吃些,别蛀了牙齿。”

    福临调皮的笑:“额娘也是这么说,每天只许我吃两块。所以我就带到皇阿玛这里来,皇阿玛疼我,必是许我多吃的。”

    皇太极大笑:“你个小滑头,我便偏不许你吃了。”

    福临苦起脸:“不是吧,皇阿玛,你就可怜可怜儿子吧……”

    皇太极笑得越发开心,就听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皇上怎么这么高兴,遇到什么好事了吗?”只见多尔衮大踏步的走进。

    福临连忙站起来,笑嘻嘻的行礼,刚弯下身子,便觉得一轻,整个人被多尔衮抱了起来:“太子也在啊,是不是又调皮捣蛋了?”

    “哪有,我最乖了。”福临伸手去拿多尔衮辫子上的金坠脚,“这个好漂亮,送我好不好?”

    “皇上,你看看,当着你的面这小子就这么讹我的东西。”多尔衮笑道,“再多来这么几次,我可不敢进宫了。”

    皇太极一点都不认为儿子做错了:“反正你好东西多得很,给他一点又怎么了。”

    多尔衮故做夸张的叹一口气:“原来我的那点子东西皇上也看中了,看来我要将它们都藏起来了。”

    皇太极拍拍他的肩膀:“你我兄弟,我还不知道你,说得这么小气。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该说我们大清的睿亲王一毛不拔了。”

    七月的时候,多尔衮和豪格双双被晋为和硕亲王,在那之后又掌管了朝政庶务,入宫的次数越发的多起来。

    多尔衮一笑:“皇上,我倒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吴三桂已经流露出配合我们的意思,南边又有左良玉,明朝很快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

    “哦?”皇太极眼睛一亮,“他还有什么条件?”

    多尔衮道:“他还在犹豫。想来没有多久会有书信过来,到时候皇上还需要再次降敕。”

    一旁的福临在心里算着,祖大寿前一阵给吴三桂写了书信,如果有回信的话应该快了。多尔衮消息来得这么早,估计在吴三桂身边也安插了人吧?那还真是个艰难的工程。只是他还没有想到许多,多尔衮便道:“皇上,我带太子去骑马了。”

    皇太极心情大好,也不在乎这些,只是随意挥了挥手。多尔衮一路将福临抱到跑马场,将他放到自己身前,小声道:“明朝的那些文人也太想当然了,居然有人提出要印三千万两的会子,哈,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这么多银子!”

    通货膨胀!福临顿时惊了,也小声问道:“叔父,南边的稻米价钱几何?”

    多尔衮满意的拍拍他的脑袋:“你像你额娘,就是聪明。南方大灾,米价三千钱。”

    天文数字呀,福临咋舌:“那百姓生活岂不是很苦?”

    多尔衮点头:“其实,崇祯皇帝也是好的。只是武官虚功冒进,文官贪赃坏法,天下怎么可能还保得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