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月的天,白天还有些闷热,晚上热气散去,凉爽宜人。储秀宫的门房里,苏茉儿拿着一个荷包绣着,时不时的抬眼看看门口。

    屋里面,多尔衮却觉得浑身发热。

    他一生中挚爱的女人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很近,近得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她和以前一样,眼神清澈,脸庞如玉一般。

    多尔衮喃喃的开口:“玉儿,我是不是在做梦?”

    布木布泰没有答话,只是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细腻的触感一下子将多尔衮惊醒,他傻傻的看着面前的佳人,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就这么脉脉对视了许久,布木布泰终于开了口:“谢谢你。”

    “你知道的,你永远不用向我道谢。”多尔衮反手将她搂入怀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颗心仿佛都被填得满满的。

    布木布泰在他怀里闷闷的笑:“那是以前,现在你可是摄政王,我哪里敢不道谢呢?”

    多尔衮手臂紧了紧,咬牙道:“还是和以前一样,伶牙俐齿。”

    “不一样了。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你,想要抱我一抱的时候,从来不需要躲着这么多人。”

    布木布泰的声音很小,却仿佛是一股清泉,将多尔衮的心泡得发软发酸。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用了力,仿佛想把怀里的人揉进身体一般。

    “十四哥哥,疼。”布木布泰小声的叫了出来,多尔衮却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踏步的走进了内室。

    烛光高照,摇曳的灯火之下,布木布泰的脸庞忽明忽暗,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力。多尔衮鬼使神差的亲了上去,只觉得触感柔嫩,他顿时心中一荡,轻轻的唤了一声:“玉儿。”

    布木布泰微微闭上了眼,发出一声低低的j□j,多尔衮再也忍受不住,看着她嫣红的双唇,缓缓的啄了一下。

    他无数次在梦里想象过这一幕,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梦想成真。多尔衮恍惚的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握着玉儿的手,看着她的一颦一笑。他又轻轻的吻了上去,辗转着,品尝着梦想中的甜蜜。

    布木布泰原本的一丝清醒也慢慢的消失殆尽,她伸出手,扣住多尔衮的肩,完全的将自己展现在他的面前。面对着心爱的男人,对她来说,这才是她的新婚之夜。

    多尔衮只觉得脸上一片濡湿,伸手去摸,却摸到了布木布泰的泪。他柔声道:“玉儿,怎么了,害怕吗?”

    “不,我只是能感觉到,你瘦了。”

    所有的隔阂和不安都被这一句话消除得一干二净。多尔衮猛的吻住了她的唇,两个人不知道是怎么到的床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衣物都消失不见,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玉儿,我们在犯错。”多尔衮抚摸着身下人的肌肤,温润滑腻,在他心底点起一丛又一丛熊熊燃烧的火焰。

    “那又如何?”布木布泰搂住了他结实光/裸的脊背,“十四哥哥,我是你的玉儿。”

    多尔衮叹息一声。的确,犯错又如何,就算是死,他们也会死在一起。十三岁的那年,他是小叔子,她是皇太极的新妃;二十三岁的那年,他是睿郡王,她是庄妃;三十三岁的今天,他是摄政王,她是太后。

    他们总是在一起,可永远不能在一起。如同白天和黑夜,如同暮鼓和晨钟,如同大海和蓝天,看似和谐无比,却始终不能有交界。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的他仿佛只是当年那个轻狂的傻小子,而她也只是那个爱笑的梳辫子的少女。就算过去了二十年又怎样,他们已经等得太久了。他们终究是在一起的,从八岁到三十三岁,他们终究属于了彼此。

    这样的消息瞒不过福临,他很快就得到了摄政王在宫里留宿的消息。小华子禀报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底,第一次后悔自己身为皇帝的贴身太监。

    福临愣了一下,问道:“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储秀宫的一些宫女太监,还有一些侍卫……”小华子战战兢兢的回答。

    “知道了,”福临头也不抬的继续看折子,“把宫女太监的名单给苏茉儿姑姑,侍卫名单给朕。”

    储秀宫的宫女太监悄无声息的换了几个人,有几个侍卫被叫进了乾清宫谈话,小皇帝面带笑容的问候了他们的父母亲人,导致他们出来都是冷汗淋漓,任谁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事情处理完之后,福临一如既往的去到储秀宫蹭饭,布木布泰见到儿子,微微有些尴尬,福临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笑呵呵的:“额娘,有没有上次吃的奶油小饽饽,儿子饿了。”

    “有,有,厨房正好做了。”布木布泰忙叫人将饽饽端了上来,福临就着茶水吃了一个,笑道:“额娘这里的饽饽最好吃了。”

    布木布泰也笑了:“你喜欢就好,额娘这里一直有。”

    “嗯。”福临擦了擦嘴边的渣子,看着布木布泰,认真的说道,“朕知道,额娘最疼朕了。所以,朕也最疼额娘。只要额娘开心,朕也会高兴。”

    这是在说昨晚发生的事吧?布木布泰脸一红,道:“没错,额娘最疼皇上了,在额娘心里,皇上才是最重要的。”

    多尔衮心愿得偿,自然心情很好,在朝堂上也一反常态,和煦如同春风,把众人都吓到了,摄政王这是吃错药了?

    四下里眼神乱飞,“趁着摄政王心情好,有什么要求就提啊”“光摄政王有什么用,上面还有皇上呢”“要不我们一起上”……

    很快,便有工部上书,乾清宫已经修缮竣工,请示下一步该修哪里;礼部上书,认为该宣扬豫亲王平定江南的功劳,户部却开始打官司,说兵费庞大,再行封赏的话钱从何处来,礼部认为这些统统是户部的事情……

    没有什么大事,多尔衮便放心将这些全部交给了小皇帝,福临一一处理完后,忽然又提到了他的国子监。

    “满洲子弟适龄者具要去国子监就学,朕将会亲至,考校各子弟功课。”

    众人都很奇怪。小皇帝自己还在读书的年龄,跑去考那些比他年纪还大的人,似乎有些不合适吧?不过,大家也学会了在这种无关大雅的事情上让着小皇帝一步,众人都唯唯告退。

    国子监读书的学生们却觉得与有荣焉。皇帝年纪小,正是容易被打动的时候,若是此时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岂不是对日后的前途大有好处?

    于是,福临看到了一个精神焕发的学生群体。他问了几个容易的问题,又抽几个人背了背书,对于满人的孩子来说,表现得还不错。接着,他们又表演了骑射功夫,倒是让不善于此道的福临有些羞愧。

    六月很快就到了。这年北京的夏天格外炎热,满洲人都有些不习惯,福临更是如此。在现代,夏天的时候可以穿短袖,可这里却不行。虽然有冰盆子,还有人不停的打扇,福临依旧觉得热。而在这种炎热中,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带给他清凉。

    多尔衮拿了一道檄文给他看,这是对江南老百姓的特殊赦令,准备让他盖了章之后发给多铎,再由多铎公布。赦令写道:

    檄谕河南、南京、浙江、江西、湖广等处文武官员军民人等曰:尔南方诸臣当明国崇祯皇帝遭流贼之难,陵阙焚毁,国破家亡,不遣一兵,不发一矢,如鼠藏穴,其罪一;

    及我兵进剿,流贼西奔,尔南方尚未知京师确信,又无遗诏,擅立福王,其罪二;

    流贼为尔大仇,不思征讨,而诸将又各自拥众扰害良民,自生反侧,以启兵端,其罪三。

    惟此三罪,天下所共愤,王法所不赦。用是恭承天命,爰整六师,问罪征讨。凡各处文武官员率先以城池地方投顺者,论功大小各升一级。抗命不服者,本身受戮,妻子为俘。若福王悔悟前非,自投军前,当释其前罪,与明国诸王一体优待。其福王亲信诸臣,早知改过归诚,亦论功次大小,仍与禄养。

    “这是李雯写的赦令,我看着很好,皇上意下如何?”——李雯,李逢甲的儿子,多尔衮的心腹幕僚。

    福临仔细看过后,不由得从心里发出一种感叹。这篇赦令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似乎要使人们更加相信清廷的决心。据他所知,南京福王的政权并不是那么稳定。南明刚刚立起政权之后,党争又起,北边有清廷,西边有李自成,南边还有张献忠,本身就是一种风雨飘摇的状态,可福王却不是一个能干的。

    多尔衮给他讲过,南明发生了童妃案,他趁机从中做了些手脚,令人去散布流言,说福王是假的,弄得南明人心惶惶。福王生活奢侈;读书人身处南京,却不思报国,组成什么劳什子“四公子”;难得出了个史可法这样的忠臣,福王偏偏对他不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百姓必然是犹豫惶恐的。这道赦令正抓住了人们的这个心理,用一种坚定的君临天下的口吻,消除百姓的这种心态。在福临看来,这份赦令对南明官员的罪过说得太重了一些,可它对于安稳民心却是很有用的。

    “皇上觉得合适的话,便以你的名义来下旨吧。”多尔衮再次把这种出风头得好处的事情让给了福临。福临抬头看看他,却见他眼里都是慈爱,不觉弯了弯嘴角,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做为全文最真挚的感情,多尔衮和布木布泰在一定情况下担任着感情戏的部分。

    另外,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百度一下童妃案,很是扑朔迷离,女人总是历史的消耗品和替罪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