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顺治之路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治三十三年元月,皇帝下旨将固伦如意公主赐婚给纳兰性德,然后一进二月,便加封明珠为大学士,纳兰性德为一等侍卫,很有几分为女儿撑腰的架势。纳兰性德自从接旨的那一刻就乐疯了,恨不得专门跑到工部督促他们赶紧建公主府。那副傻样让明珠根本就无法直视。同时,这个皇帝的准女婿还得经受准岳父的层层考验。一等侍卫是必须跟在皇帝身边的,纳兰性德就这么被工作狂的皇帝折磨,福利就是时不时能见一眼公主,痛并快乐着。

    对这门亲事最不满的,反而是珊瑚。皇帝一再的骄纵,她的心已经野了。自从她及笄之后,太后和皇后为了培养她女孩子的气质以及教育她管理宅院的本领,处理宫务接见命妇什么的都不背着她,让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女人要操持家务,要孝敬长辈,要拉扯晚辈,要伺候好丈夫,还要照顾好丈夫的妾室通房,庶出子女,还不能忘记应酬,做好贤内助。太复杂了,才旁听了几天,珊瑚就觉得眼前直冒圈圈,完全不能理解。

    这也难怪。福临根本就是把她当做儿子来养,想读书就读书,想骑马就骑马,想出去玩就出去玩,丝毫没有限制。再加上在外交部和各种颜色的人打交道多了,珊瑚的眼光已经和一个内宅妇人完全不一样了。更何况,她身份又高,根本没有人敢得罪她,就算偶尔有这么一两个犯二了的,她的武力值和身份根本就是碾压式的,压根儿对她构不成任何困扰。

    可是,现在她也指婚了,也就是说,她也要变成那种奇怪的女人,一心扑在后院的一亩三分地,努力生儿子,还在怀孕的时候给自己的丈夫贤惠的安排屋里人?

    别闹了。那种日子,她一天都不想过。

    珊瑚虽然任性,可也是有分寸的。她明白皇帝一言九鼎,下了旨意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所以也没有去找自家皇阿玛诉苦,只是自己有些闷闷的,不如以前活泼,饭也吃得少了。

    仁娜把这种情况看做“婚前综合症”,开始苦口婆心的教导,无奈适得其反。仁娜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为男人打理好家中的一切,嫁给表哥已经是她意外之喜了,她早就做好了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准备,结果表哥的后宫一共只有六人,这六个加起来还不如自己受宠。而且,她有儿有女,儿子是太子,女儿是最尊贵的固伦公主,婆婆又是姑妈,一切都如此的完美,仁娜的心里只有感恩的份,在和女儿交流的时候,不免也带了些出来。

    这么一来,珊瑚更加忧郁了。在她眼里,自家皇阿玛自然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这个最好的男人也免不了要去睡其他女人,要和其他女人生孩子,额娘只是管理着后宫,也不能出去行走,那其他的男人岂不是更加糟糕?

    珊瑚是典型的女强人性格,忧郁了不哭不闹,反而拿出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去。这么大的国家总有水旱灾害,皇家救济会一直很忙。同时,她的婚事定下来之后,女学那里人心开始不稳,都认为做主的人要嫁了,剩下的群龙无首,自然会散开。而图书馆刚刚有了起色,珊瑚更是忙得抽不开身。

    时间一长,谁都看出问题来了。珊瑚完全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娇羞和容光焕发,也没有躲在屋子里绣嫁妆,反是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瘦了。若是说不同,便是珊瑚对纳兰性德的态度了,从原来的亲密变成了现在的路人,弄得纳兰性德挠心挠肺的。

    仁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偏偏福临最近因为欧洲以及西煤矿的事情很忙,她只好去找布木布泰商量。

    布木布泰不动声色,反而拉上珊瑚,道:“哀家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宫了,你时常在外面,能不能带着哀家出去逛逛?”

    珊瑚倒是很乐意,她是有随时出宫的准许的,后宫又是太后最大,两人随便派了个小太监跟皇帝皇后说了一声,换上普通的衣服,带上侍卫嬷嬷,施施然出宫了,留下苦命的仁娜一个人和宫务搏斗。

    布木布泰首先提出要求,要去外城穷苦人家的地方,珊瑚虽有不解,却还是带着她往皇家救济会在外城的一个站点而去。她们两人衣着富贵,身边还跟着许多随从,一下子就惊到了人家,十几个光脚的小孩跟在她们后面看个不住,他们的母亲又是好奇又害怕他们惹到了贵人,跑过去将他们又打又骂的往家里拉。

    转了一圈后,布木布泰又要求去京城最好的酒楼用饭。珊瑚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玛姆在想些什么,只好听她的吩咐,又再折腾回内城的芙蓉楼。这些年在珊瑚和洋人侧福晋军团的不断努力下,京城的妇人们并没有被汉化得彻底,而是能在外面走动,时不时也和闺蜜们出去吃个饭,所以酒楼都有着专门为贵族妇女们服务的包厢。珊瑚大名鼎鼎,芙蓉楼最好的包厢便是她的,可以将楼下景色都收在眼底,却不怕被外人看到。布木布泰环视一眼,挺满意的点点头,指了指二楼的一个包厢,问道:“那人看着眼熟,是谁?”

    一旁的苏麻喇姑小声回道:“是廖大人的夫人秦氏。”

    “哦,是她。”布木布泰缓缓道,“当时那个廖侠可是跪在哀家前面,求哀家给他赐婚的。”

    珊瑚顿时来了兴趣,当即就想八卦一番。廖侠和秦氏的婚姻一直是京城的一个奇谈。秦氏出生低微,长得又不是倾国倾城,却能得当年京城第一美男的廖侠亲自求指婚,并且多年不纳妾,就连秦氏有孕的时候都没有小妾的出现,廖家三男一女四个孩子都是秦氏一人所出。光凭这一点就能让无数女人好奇了,甚至有人背后讨论秦氏有御夫之道什么的。

    布木布泰舒服的斜倚在椅背上,反问道:“之前在外城的时候,你看那些穷人家的女子,都是怎么行事的?”

    珊瑚思索了一下,答道:“平日里我也见过许多穷人家的女子,她们的日子很苦,白天要出来做活,回去还要忙家务带孩子,看上去都比她们的年纪大上许多。”

    布木布泰又问:“那你看廖侠的夫人如何?”

    “或许是生活顺心,她都有了四个孩子了,保养得还是极好。”

    “所以说,同人不同命。若是给那些穷人家的妇人们过上廖夫人那样的日子,她们会觉得如同做梦一般。不说她们,就是岳乐的福晋,心里也会觉得廖夫人有福气。”布木布泰笑了笑,其实,哪个女子不指望夫君能够只爱自己一人,就连她,当年对皇太极也不是没有过幻想的,“因此,珊瑚,你又怕些什么呢?你是公主,你的阿玛是天子,额娘是当朝皇后,又会有谁敢看轻你或者欺负你?你想要出去做事便可以出去做事,想要安居后宅便可以安居后宅,你以为,大婚之后你阿玛就对你不闻不问了?”

    “我,我只是......”珊瑚低下头,扭着衣角,“我不知道嫁人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做一个好儿媳,或者好媳妇。”

    “你不需要。”布木布泰一句话就将珊瑚的思虑给抹平了,“只要记住,你是公主,你完全没有必要去为了别人改变什么。纳兰是个好孩子,他心仪的,也是你现在的样子。若是你也变得和那些后宅妇人没有两样,你对得起你阿玛多年的教育吗?”

    “所以,就算是婚后,我也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去办女学?去建图书馆?”珊瑚抬头看她,眼睛亮晶晶的。

    “不错,”布木布泰正色道,“你只要记住,你是公主,是大清最为尊贵的公主,你有你的骄傲,就够了。”

    珊瑚将这几句话细细咀嚼了两遍,慢慢绽开一个笑容:“玛姆,我记得小时候和阿玛一起出宫,他也带我去平民区看过。玛姆知道的,那里的路很窄小,马车进不去,阿玛便带着我慢慢的走,半道上我口渴了,偏偏附近又没有卖水的,华公公便想直接进一间民房要水,却被阿玛阻住了,阿玛让他先敲门。阿玛说,虽然他贵为天子,富有天下,但他还是要对每一个子民抱有尊重之心。每一间民房都是子民的私有财产,就算是天子,也不能随意进入。所以,玛姆,我的确是最为尊贵的公主,但我也要对额驸一家抱有尊重,多谢玛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布木布泰拍拍珊瑚的手,笑道:“哀家就知道,哀家的珊瑚最是聪明,之前只是一时想不通,钻了牛角尖而已。”

    顺治三十三年九月,固伦如意公主大婚,与此同时太子妃诊出两个月身孕,太后皇后大喜,就连朝臣都很是欣喜,太子妃有喜,太子的位置更为稳固,跟紧下一代的步伐,也省得他们站错了队伍。

    而绵延几年的欧洲大战也结束了,西班牙和奥斯曼战败,两个之前在欧洲大陆数一数二的国家衰败,英格兰、法兰西、荷兰等国兴起,并向大清递了国书,希望能够和大清保持良好的贸易关系;而日本趁机出兵琉球,琉球派人向大清求助。似乎还怕福临不够忙一般,暹罗不断骚扰缅甸边境,吴三桂年老,吴应熊还没有能够完全掌控缅甸事务,也派人向大清提出求援;沙俄在欧洲大战中赚了不少,再次开始惦记着东北那一亩三分地。最重要的,是理藩院收到一封血书,送信的人瘦骨嶙峋伤痕累累,自称是土尔扈特部落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土尔扈特部落,大家应该熟悉的,东归英雄传,这里由于国家的强盛,提前了。

    以及,某溪真的对不起大家,最近想钱想疯了,白天忙就算了,晚上还接了私活做,导致没有时间码字,很羞愧的顶锅盖遁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清]顺治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徐小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徐小溪并收藏[清]顺治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