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十一章 暗夜

第十一章 暗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月亮的夜晚,黑暗吞噬了一切。夜已经很深了,平常人家早已经熄灯睡觉了,街上已没有行人,静极了,除了偶尔会有狗吠之声。

    “哒~哒”的马蹄声,“吱~呦”、“吱~呦”马车的车轮与车轴摩擦发出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如此寂静的晚上显得格外的刺耳。这是北王一行人已经从皇城出来,正在返回王府的路上。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胡须花白的更夫敲着铜锣离车马越来越近。

    “王爷!”骑在马上的叶肃警惕的向着北王的马车内叫道。

    “保护王妃!”轿内传来北王低沉的声音,叶肃点点头来到丽妃的马车旁边。

    那更夫到了车马近前倒也识趣,拿着铜锣乖乖的退到路旁,给车马让行。

    “嗖!嗖!嗖!……”伴随着利剑破空的声音,十几支箭矢射向北王的车马。

    “噗!噗!噗!”利剑入肉,措手不及兵卒纷纷倒下,带队的兵士急忙大呼:“有刺客!保护王爷王妃!”,仓皇的兵卒们拔剑围到马车的周围。

    “出什么事了!”丽妃本来坐在马车中打盹儿,却被骚乱之声惊醒,她下意识地掀开车帘,看见叶肃和兵卒们正挥舞着剑抵挡着射来的箭矢。

    “宵小之辈,不足为患,王妃不必惊慌,安坐车内即可!”叶肃虽在应战,却仍淡定的回道。

    丽妃十分信任叶肃的能力,所以她淡定的放下帘子,只是低声说道“保护好王爷!”

    突然间羽箭似乎停了下来,护卫们紧张的围在马车周围,惊慌的四处张望。因打斗嘈乱无比的街道变得安静起来,空气变得异常凝重,只听见地上灯笼燃烧的“啪啪”声。

    仿佛是黑暗中的空气在波动,叶肃感到更大的危机正在逼近,立即大声喊道:“王爷!小心!”。士兵们还没察觉的功夫,十几个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手持利刃,刺向北王的马车。

    说时迟那时快,东方勋运功从轿顶冲出,向上窜起一丈多高,躲过了刺入轿内的刀剑。黑衣人见东方勋从上逃出,紧追不舍,同他在空中缠斗在一起。东方勋征战沙场多年,无论是功夫还是临场应变能力都很好,但他要同时对付十几个一等一的高手,黑衣人虽然伤不了他,但是渐渐的,东方勋便显出颓势来了。

    叶肃此刻要保护丽妃,不能去帮东方勋,见此情形,不仅皱起眉头,暗中思索:“这些黑衣人应该是伤不到王爷的,为何要死死的缠住王爷,难道还有别的意图?……”

    “王爷!”丽妃见东方勋处于劣势,便要去帮他,持剑从轿中跳了出来。她是大将之女,自然也会些拳脚功夫,却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王妃!”叶肃的思绪被丽妃打断,他立即挡住丽妃,严肃说道:“王爷身经百战,宵小之辈伤不了他!请王妃冷静!”

    “为何你不去帮王爷?还要拦住我!”丽妃质问道。

    “叶肃的任务是护卫王妃平安!”叶肃恭敬地答道。

    “我的安危不用你护卫,让开!”丽妃看见黑衣人的剑划破了东方勋的蟒袍,内心焦急万分,推开了叶肃。

    此时黑暗中有人一声令下:“上!”只见又有十几个黑衣人闪电般的从黑暗中窜出,牢牢围住了了准备拦住丽妃的叶肃。

    一瞬间叶肃似乎明白了黑衣人的意图,他心知事情不好,急冲丽妃喊道:“王妃,小心!”

    丽妃什么也听不进了,也管不了叶肃被黑衣人围住,提着宝剑奔向东方勋。突然间本来在路边瑟缩着的更夫弓起身子向猫一样敏捷的扑向丽妃,他的行动干净利落,全部人的注意力都被黑衣人吸引住了,丽妃更是心系东方勋根本没有察觉得到更夫的动作,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口鼻已被捂住,她只是闻到一股很香的气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更夫见她已经晕厥,利落的将她扛上肩头,又像猫一样敏捷的窜进了黑暗中。

    丽妃被劫,叶肃和东方勋却陷入车轮战脱不了身,叶肃情急下竟不顾身份嘶声大喊道:“丽儿!”。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齐刷刷的脚步声,原来骚乱惊动了皇都禁军,禁军统御大将都长安带着百十号禁军前来。黑衣人闻听到脚步声后互使眼色,撤回身形,分散逃窜。

    黑衣人散去,东方勋和叶肃得以脱身,二人交换过眼色,一同向更夫逃走的方向追去。可是这皇城之大,又不知更夫逃往何处,二人在黑暗中只能是一无所获。

    “叶肃!不要追了!”东方勋叫住慌了神的叶肃,低沉的声音说道:“这样追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们还是从长计议。这些人定是西王派的,掳走丽妃该是要用她威胁江镇楼,如此看来她暂时不会有事的。”

    “叶肃失职!没保护好王妃!”想到丽妃落入西王手中,他此刻真真是心如刀绞。

    东方勋知道叶肃心中一直爱慕着江秀丽,从他们还是少年的时候就知道。命运有的时候就爱开这样的玩笑,江秀丽却倾心于他,并在一场政治联姻下成了他的王妃。他曾经想要拒绝,却不得不为了哥哥的天下选择承受。他逃避着江秀丽对他的爱,跟她做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哪怕被天下人耻笑他不是个男人,却依旧不曾忘记“朋友妻,不可欺!”面对此刻焦虑的叶肃,他不知该怎么安慰他,他们之间的关系过于微妙,有些话即使他张开了嘴唇却仍然说不出口。

    正在此时,一个矫健的身影一闪而过,二人警惕的紧追不舍,在黑暗中穿过几个巷子后,身影消失了。二人定睛一看,只见逃走的更夫倒在血泊之中,丽妃耷拉着脑袋倚靠在墙根上。

    “丽儿!“叶肃惊呼着急忙冲到丽妃跟前查看她的情形,见她身上没有外伤,只是昏睡着,总算松了口气。

    东方勋来到更夫的面前,检查更夫的状况,他撕下了更夫的胡须和头套,露出的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那男人的嘴巴右侧竟然有深且长的三道疤痕,恰似猫儿的胡须,他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嘴角随即勾出一抹邪笑:“西王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老猫!”叶肃抱着丽妃,只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男人,便脱口而出。

    东方勋点点头,接着:“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些回到王府,一切事待到王府再做商议!”叶肃认同,两人加快脚力,回奔北王府。

    **皇都里人人都知道有这样一座废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座鬼宅,即使是快冻死的流浪汉也不会进入这座鬼宅,因为关于它的传闻实在是太恐怖了,因此住在鬼宅附近的人们越来越少,最后鬼宅附近变成了无人敢踏足的鬼域。这里曾经是前皇城羽林军统领祖代忠的宅邸,五年前祖家一百多口人**之间莫名暴毙,官府说祖府的人是染上了疫病死的,最后烧了尸体,封了祖府了事。但是百姓们却议论纷纷,说法不一。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宅子里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总是不吉利的,从此各种风言风语便大肆传开了,有说听见女人孩子哭的,有说看见鬼影鬼火的,五花八门什么样的说法都有。如果宅中有鬼的话,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出现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不过鬼宅中出现的是人却不是鬼。在一个废弃的小屋门口两侧分别站着两个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他们戴着黑色的面具,全身淹没在黑暗中,眼睛却放出精光,小屋的破门是关着的,从破败的门缝和窗棂中渗出微弱的光来。

    仿佛是一阵轻风拂过草丛般的,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幽魂一般的到了废屋的门口,守门的黑衣人果断的挡在门前,示意他不能进入。前来的黑衣人利落的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镀金的牌子,牌子上赫然刻着青蜂堂。青蜂堂是令江湖和朝野上下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组织,青蜂堂在杀人之前,都会发出青蜂令,而要杀之人无一人能逃,民间流传“青蜂令,招魂令”的说法。见金牌,守门的黑衣人让出门口,并推开屋门让他进入。

    “血蝶参见堂主!”他刚进门便对着正在屋中来回踱步的黑衣人跪拜行礼。

    “起来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青蜂堂主带着面具,说话时看不见表情,他的声音很低沉,听起来让人觉得很不自然。

    “禀堂主,属下无能,任务失败!”血蝶站起身,情绪显得低迷。

    “老猫呢?”青蜂堂主的声音依旧低沉的不自然。

    “死了!”血蝶冷静而干脆地回答道。

    “什么人干的?东方勋吗?”青蜂堂主低沉的声音中透出种难以置信来。

    “血蝶不能确定是何人所为!”血蝶依旧冷静的回道。

    “怎么讲?”青蜂堂主继续问道。

    “老猫是被飞针穿心而死,据血蝶所知东方勋和叶肃都不是擅使飞针之人。老猫被杀之时,血蝶并不在场,故而不敢轻易判断是谁所为。”

    血蝶小心的答道。

    “江湖中用飞针做暗器的人不在少数,可能够杀得了老猫的人却没有几个。东方勋和叶肃都没有这个本事。”

    青蜂堂主低沉的说道。

    “血蝶也在怀疑有人暗中帮助东方勋,老猫劫走江秀丽,皇都卫军赶到之后,属下方才撤退。以老猫的身手,东方勋和叶肃是不可能追的上的,就算他们能够追的上老猫,以老猫的本事仍可全身而退。”血蝶接着青蜂堂主的话说道。

    “如此看来是有人在帮他。”青蜂堂主从血蝶的话里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后,接着低声命令道:“增派监视东方勋的人手,不管帮他的是谁,杀!”

    “是!”血蝶领命。

    青蜂堂主没有说话,摆了摆戴着黑色手套的右手,示意血蝶退下,血蝶会意退出屋子。青蜂堂主确定血蝶走远之后,对着身旁执着灯笼站立已久的黑衣人说道:“走!”灯笼灭了,二人消失在黑暗的屋子中。外面守门的黑衣人见屋里面灯灭了,也双双消失在夜色中,青蜂堂当真是如鬼魅一般的存在。**惠觉寺是先皇钦定的国寺,寺庙规模之大,可谓叹为观止。后山有百亩竹林,竹林中建有佛堂禅室用以清修。心法大师自隐退后,便一直居于竹林之中。每日五更起心法大师便会在佛堂诵经,今日也不例外,但今日佛堂外却站立一人。“明空为何不入佛堂?”明空是心法大师收的俗家弟子,心法大师正在佛堂中念经,察觉到他站在佛堂外却踌躇不入,便朗声问道。

    “弟子不敢入!”明空低声回道。

    “明空切记!佛不在口中,佛在心中!”心法大师只是短短一语道出真谛,对明空来说正如醍醐灌顶。

    “弟子谨遵教诲!”明空想看看自己沾染了鲜血的双手,可他什么也看不见,他的心那样的忧郁,除了站在原地,他什么也做不了。风轻轻掀起他的白衫,他静静听着竹叶沙沙的响声和佛堂的诵经声,心仿佛得到了救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