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一二一章 揭晓谜底

第一二一章 揭晓谜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朝文德十三年十月中,皇都迎来一场罕见的大雪。又发生了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第一件,是北王的正妃和侧妃同时染了恶疾暴毙,北王心灰意冷,将王府中剩余的侍妾全部遣返,大有要孤独终老的意思,让很多良家妇女唏嘘不已。

    第二件是皇上圣旨赐婚的右丞之子褚子瑜在同狄戎的金刀亲王拜完堂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新娘子在新房里怒吼的那一句,“褚子瑜,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你揪出来大卸八块。”,整个皇都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圣旨赐婚本来是无上光荣的喜事,最后生生成了街谈巷议的笑话。弄得皇家,权臣还有外族,哪一边都是没脸。

    丽妃和孙萱真正的死因终究是没有捅出去,虽然同样是以暴毙处理,可丽妃是正儿八经的葬进了王陵。对于暴毙这样的说法,丽妃的父亲江镇楼虽然心有怀疑,却依旧坦然接受了。独女还有外孙同时没了,江镇楼作为镇守边关的大将,明里腰杆挺得直直的看不出什么。其实暗自心伤,一夜之间白了双鬓

    孙萱是罪人之身,侧妃的头衔虽然没有被明着除掉。可没被弃尸荒野,能有个坑埋了就不错了。可东方勋对她用情至深,他在惠觉寺后山选了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用自己的双手一下一下的刨出个坑来葬了孙萱。坑挖好时他那双钢筋铁骨一般的双手也已经血肉模糊了。

    他将孙萱葬在惠觉寺的后山可谓是用心良苦,想要她经佛法熏陶,赎了在世间犯下的罪恶,能够往升极乐。

    出事之后江氏不允许东方勋插手,还将他圈禁在王府中。其实对于丽妃的死,他一直心存疑惑,却苦于自己不能去查证。对于孙萱认罪,初始时他虽然不愿相信却接受了。可当他埋葬了孙萱再忆起她死前的种种之时,蓦然发现孙萱的认罪说辞简直是漏洞百出。

    流珠和黄老四已经被秘密处决了,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张仲文了。当东方勋找到张仲文家中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家里已经空无一人。看来丽妃之死的真相永远都只能是个迷了。

    十天后

    东方勋照旧在孙萱坟前喝酒,猛灌了几口,有了醉意之后。便将腰间宝剑出鞘,化作一片白光游走。地上的雪沫子被剑气卷着在天地间游走,仿佛又活了一回一般。东方勋借着醉意舞的剑,有紧有松,有快有慢,宝剑看似随意的游走,实则藏着无尽的力量。再配合着他灵动的身形,展现出了力与美的完美结合。

    就在他舞的忘情之际,耳边忽闻利刃破空之声,他的身子敏捷的一个翻转,一柄飞刀擦过他的衣袖,“当”的一声钉入了一棵四指粗的竹木中。

    要说能将飞刀钉入竹木之中,功夫就可见一斑。竹木表面圆滑,要将飞刀钉入,那力量和速度非是武功高强的人是办不到。

    “谁?”东方勋敏锐的目光在四处搜索了一遍,却未见人影。

    他又去查看那飞刀,赫然发现飞刀上竟然还钉有一张纸笺。他从竹木上拔下飞刀,取了纸笺打开一看,白纸黑字写了几个字,“欲知真相,今夜子时,西城破庙!”

    这字里的意思,一看就能明白,所说之事定是与丽妃的死有关系。可是这事如果真的另有真相,那孙萱的死又算什么呢?东方勋不敢往下想。可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去看看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想到这里,他将纸笺收在袖中,又喝起了酒。这一次他也不管天寒地冻了,干脆坐在雪地上,拿着酒壶就往嘴里倒。烈酒入喉,他再也尝不出往日的甘甜滋味,满嘴都是苦涩。

    东方勋在子时前就到了西城破庙之中,他到了之后只见破庙中掌着一盏油灯,已经有人在里面等着了。这个人还是他的老熟人,好兄弟,就是叶肃。

    看来叶肃比他的情形好不了多少,整个人看着十分憔悴,脸上的胡子茬都冒出来了也不收拾。东方勋有些惊讶,叶肃也是一样的反应。两个人心里都想到,是同一个人将他们约出来的。

    东方勋为了考证,从袖中拿出了纸笺,先开口问道,“你也收到信儿了吗?”

    叶肃没有开口说话,木然的点了点头。

    “请二位先不要做声,找处地方隐藏起来,真相马上就能揭晓。”不知何处传来个女子的声音。

    东方勋和叶肃张了张嘴又都把肚子里的问题生生憋回去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都隐在了那尊已经倒了的大佛后面。

    片刻之后,就听外面一阵轻柔的脚步声进了破庙之内,一听就知来人是位女子。她的脚步在殿内盘桓了阵子,最终站定了。就听那绵软中透着严厉的声音喝道,“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若不现身本小姐恕不奉陪!”

    这声音不正是染香的嘛?东方勋和叶肃对看了一眼,心中疑惑更深。东方勋又想起孙萱在都刑司大牢中曾对他说过是染香陷害了她,难道这是真的跟染香有关系吗?可这不可能啊!丽妃死的晚上,他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跟染香共度了春宵。醒来时,她还躺在自己身边呢!

    “小姐想走就走吧!走了可别后悔!”另一个女生响起,还伴随着双脚落地之声。原来她一直藏在房梁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行事藏头露尾不说,怎么还挡着脸,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染香紧盯着那黑布蒙面的女子,恨不得穿过那层黑布看见那女子的模样。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秘密!你杀人越货,栽赃嫁祸的秘密。”蒙面女子吊足了口味。

    “你都知道些什么?”染香的脸色骤变,再也不那么淡定了。

    “你所做的事我都知道。”蒙面女子淡定回道。

    “你这是在诈我!仅凭一张人皮面具你还奈何不了我。”染香很聪明,她已经察觉蒙面女子在引导她走入陷阱。

    “你该明白我既然能找到那张人皮面具,对你的所作所为就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蒙面女子依旧处之坦然。

    “既然你知道,那你倒说说你都知道什么?”染香不明蒙面女子的用意,想先探探她的口风。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说给你听听好了。你杀了丽妃然后嫁祸给萱王妃的事,我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蒙面女子眼睛眯成一条线,直直的盯着染香,“你将人皮面具丢在枯井里的时候一定想不到我正盯着你吧!”

    丽妃之死的真相因为蒙面女子这一句话,出现了惊天逆转。叶肃忍不住要冲出去问个明白,却被东方勋拉住了。在他看来还有疑点没有解开。可这二人动作间,已经弄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什么人?”染香警惕的看向佛像。

    可巧有一只老鼠从后面跑了出来,蒙面女子趁机说道:“不过是只老鼠弄出的声响,怎么你就怕成这样?你杀丽妃时的那股狠劲儿到哪儿去了?”

    “你胡说,丽妃是得了病暴毙,跟我没有一点关系。你想讹我没门。”染香否认了蒙面女子的话,就像跟自己真的一点关系没有一样。

    “呵呵!”蒙面女子笑了,“你可以嘴硬不认,可是万府那个冒充张仲文的家丁就不知道是不是也像你这样嘴硬了。”

    染香心里咯噔一下子,能说出假扮张仲文的家丁,看来这蒙面女子当着是看到了整件事,染香也不遮遮掩掩的了,直接问道:“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只是在求一个真相!”蒙面女子说道。

    “真相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你拿这个来要挟我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想要钱吗?你说个数就行。”染香以为蒙面女子定是有所贪图,而且多半是图财。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自己所作的事了吗?”蒙面女子嘲讽意味的说道。

    “我…”染香惊觉自己已经掉进了蒙面女子设的陷阱,语言的陷阱,她已在不知不觉间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只是她有些奇怪,这蒙面女子明明知道真相却不揭发,反倒在这深更半夜将她引到此处,设下陷阱让自己承认了罪行是何用意?

    不过她马上就明白了,那蒙面女子忽然朗声说道:“真相已明,二位请出来吧!”

    东方勋跟叶肃就从佛像后面走了出来,两个人身上都有浓浓的杀气。吓的染香不自觉的倒退了两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