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一二五章 新的开始

第一二五章 新的开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已经漂浮在这像雾又像云的无尽白色里很久了,再向前看这白色还是没有尽头,就像是无限的,令人绝望的循环。

    也许只是在我彷徨的一念之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树,就像是我曾见过的姻缘树。在树下抬头看,它的枝干满满的遮住了视线,你会觉得它跟天一样广大。没有任何树叶的树杈上满满的挂着用红绳拴住的木牌,整棵树看起来又像是个巨大的风铃。只可惜这里没有风,要是有风的话,这棵大风铃发出的声响肯定惊天动地。

    更让人惊讶的是,巨树上的木牌会不停的脱落,脱落下来的木牌会化为闪亮的星辉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洒落的星辉就像是从巨树上飘落的雨一样梦幻。

    树下那张晶莹剔透的玉桌上,有个衣袂如仙的男子,手中拿着杆玉笔正在木牌上愤笔疾书。他每写好两个木牌就用红绳系到一起,然后将手向树上轻轻一挥,那红绳系好的木牌就会乖乖飞起来,挂到巨树上。

    OMG!那巨树上无法数量的木牌,难道都是他做的吗?这工作量可太惊人了!可这木牌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我好奇的看着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脸,问他,“你是谁?”

    “世人都叫我月下老人!”他头都没抬的回了句。

    “骗人,你这么年轻,这儿又没有月亮,怎么会是月下老人?”开玩笑,这个黑发冷脸的帅哥怎么会是白发白须的月下老人呢?

    “你在想我是该这个样子吗?”他突然变成了白发白须的老人,连脸都变得和蔼很多。

    “这梦做的太神奇了!”我揉了揉眼,再看他时他又成了那个冷峻青年。

    我决定不再纠缠他的身份问题,直接问他,“你这是做什么呢?”

    “结缘!”他答道,笔走如蛇,在木牌上轻轻一画,就有男女的姓名,生辰,籍贯现在了木牌上。

    这么简单,看来这工作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累,顶多就是枯燥一点,我咋舌。

    他将木牌写好之后,我忽然听见玉桌上一阵唧唧喳喳的骚动。再低头仔细一看,两个大拇指一样大的小娃娃正在忙着给木牌系上红绳,忙的不亦乐乎。

    小娃娃分一男一女,都扎着丫髻穿着红肚兜,就像是幼儿的缩小版,粉嘟嘟,胖嘟嘟的,萌死了。

    “咦,这是什么?好可爱!”我伸出手指想要逗弄那两个娃娃一下。

    小娃娃马上放了手中的红绳,咿咿呀呀的爬到了我的手指上。我翘起手指来回的晃了晃,小娃娃就咯咯笑了起来,显然是兴奋的。

    这时我忽然发现玉桌上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的挤满这些小娃娃,他们一个个都昂着头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期待。

    这么多要是都来玩,那我的手指头不得废了啊!内牛满面,这可怎么办呢?

    正在我暗自心伤的时候,只见眼前这位月下老人大袖一挥,轻喝一声,“去!”

    眼前这些小娃娃们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忽的就生出了翅膀,像一阵红色的风一样窜进了姻缘树里,树上的木牌一阵叮当乱响,不过马上就平静了下来。除了树上好像生出了无数的眼睛正盯着我之外,这一切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这,太神奇了!”我眨巴眨巴眼睛,看向月下老人。

    他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正以手支在玉桌上,托着腮看着我,“它们都是这棵树生出的灵。”

    我没法具体描述他的相貌,只能说他给我的感觉是比我曾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好看,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仙气。

    那又黑又长的头发没扎也没束,就这样披在身后,刚才那两个小娃娃不知何时已经安静的坐到了他的肩头上。那清冷的面容,好像敷了一层霜一样。灰色的轻衫,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活活让他穿出了一种慵懒的美感。只是这张脸再加上这样一副神情,流露出的是却一种寂寞。

    “哦,你帮别人结缘,那你的缘在哪里?”看着这样一个寂寞可怜的灵魂,我忍不住的问了句。

    他微微一怔,似是有所触动。

    “你已经来的太久,该回去了。”那双空洞的美目闪烁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在我面前轻轻一弹。我的身子就向后飞去,也不知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只觉得一阵胃内一阵剧烈绞痛。**

    我猛地坐起了身子,嘴里“哇”的就吐出了些东西。

    “你怎么样?做噩梦了吗?”这个声音是东方政?由于视线十分的模糊,我只能看见有个人影好像到了身边。

    “我…这是在做梦?”我摆着双手向那个人影胡乱摸了过去,好像是摸到了一张脸,而且这脸上好像还有胡子。

    我狠了狠心,干脆在那脸颊上拧了一把,就听见有人哭笑不得的“哦~”了一声。

    这个声音还是东方政的,我松了手,疑惑的问了句,“皇帝?”

    “是…朕!”那人回道。此时我的视线也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是眼前的人可不就是东方政吗!

    顾不得尴尬,我惊奇地问他,“你也死了?”。心里已经开始联想了,难道是发生宫变了?皇帝被人咔嚓了?

    他非常和蔼的笑着回道,“你没死!朕也没死!”

    “没死?那张仲文怎么样?”我忙问他。

    “没事,他很好!朕已经给他改名换姓,以后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不过,他要想科考入仕,只能靠他自己。这个,朕不会帮他。”

    “这个不用皇帝帮忙,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不过到明年科考的时候,我希望皇帝能稍微留意他一下,不要让人才被埋没了。”我这样说是有考虑的,科考不管古时还是现在都有很多弊端的。其中的内幕我也不多说,相信大家都知道。

    “行!朕答应你,只要他参加科考,他的卷子朕一定亲阅。”东方政回道。他还真是好心,有求必应的。可惜做了帝王,我连跟他做朋友都不敢,主要也是不可能的事。

    “皇上,娘娘的药好了!”这时,有女婢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药到了榻前。

    娘娘?哪里来的娘娘?我?这是被金屋藏娇的节奏?那不是才脱了狼口,又入了虎口?我惊得一身冷汗。

    “那个,不要叫我娘娘了,我已经不再是什么娘娘了。”我挠了挠头,感觉自己果断听不了这个词,“姑娘,大嫂什么的随便你叫,只要别叫我娘娘就行了。”

    “呵~呵!就叫小姐吧!”东方政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应该已经察觉到我心里的抗拒。他伸手接过了女婢手中药碗,“朕来吧!你先下去。”

    “是!”女婢应着,施了礼之后出去了。

    东方政拿着勺子不停地搅动着碗里的药,又反复的吹凉了之后,舀了一勺子送到我面前,“喝吧!”

    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能乱喝。我看了看那碗乌黑的东西,问东方政,“这是什么药?”

    “你先前喝的毒酒,其实是假死药。虽然是假死药,毒性也非常厉害,这是解**。放心吧!朕不会害你的。”他说着,又将勺子向我嘴边递了递。

    我一想就明白了,东方政肯定用了些手段将毒酒换成了假死药我才能活着。

    “这样喝太慢了!还是直接灌吧!”我觉得他的举动过于**,就笑了笑,双手捧过他手里的药碗,捏着鼻子咕咚咕咚的灌进肚里。

    “咳…咳…噢…咳…咳…”喝得太急了,最后药汁都从鼻孔里呛了出来,我趴在榻沿上一阵干咳,痛苦得眼泪都出来了。

    “唉!你怎么这么心急?看看,吃亏了吧!”东方政轻拍着我的背,递给我一块帕子。

    我欲哭无泪,心想还不都是为了跟你划清界限。也不顾什么形象,接过帕子捂在鼻子上用力擤起了鼻涕。

    那声音大的,惊天地泣鬼神,都震得自己脑门疼,直惊得东方政瞠目结舌。不过,我心里暗爽,看吧!我就是这么个没品的女人,你还不赶快跑?

    果然等我再抬头看他的时候,东方勋站起身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吧!朕先走了,过几日再来看你。”

    “恭送,皇帝!”我想起身送送他,就掀开被子,准备抬起双腿。

    哎~?我的腿怎么这么沉,怎么不听使唤?我再抬,怎么还是没有反应,这怎么搞的?余毒未清?我又抬,我还抬……⊙﹏⊙b汗

    就在我不懈努力的时候,已经到了门口东方政忽然回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你要是还想回到勋弟的身边,朕可以帮你。”

    我急忙又把被子重新盖好,回道,“皇帝,孙萱已经死了。这世上会有阿猫,阿狗,只是再也不会有她了。”

    东方政转过头,出了门。显然是明白了我话里的深意,绝不会再走回头路。

    可是我这两条腿该怎么办呢?我可不能要变成残疾人了吧!我拉过被子,蒙着头默默流泪。

    就算是还活着,要是没了双腿,不是更悲催,还不如死了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