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一六四章 不会再见的人

第一六四章 不会再见的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丫鬟越是要瞒我,不想让我知道,我偏就要弄清楚。所以我边拔头上的钗子边说,“你们口口声声的喊我夫人,山上明明出了事却又不告诉我,跟防贼似的防着我,心里哪里是把我当夫人看了?这夫人我不做了,要坐你们去做吧!去告诉你们爷,要把我喂狼喂虎,还是直接砍头让他赶快!”

    丫鬟们慌了,跪在地上说,“都是奴婢的不是,请夫人息怒!”

    我已经将赤金的头冠取了下来,顺手放在身子的左边,活动了活动酸硬的脖子,我说,“外面到底出什么事了,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来。”

    丫鬟低着头说,“奴婢知道的也不是很详尽,只是听说有官兵来攻山了。不过,请夫人不用担心,爷已经交代了,说大败官兵之后,庆功宴跟婚宴一起吃。”

    辛诚就这么自信?听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我怎么觉得他这回可能要栽呢?栽了更好,我不就能从强盗窝里出去了吗?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天助我也吗?

    那丫鬟又伏在地上说,“官兵攻山的事一年总有那么几回,回回都是大败。奴婢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怕夫人知道后担惊受怕的,所以才没说明,请夫人不要怪罪奴婢。”

    明明就是不想告诉我,这丫鬟倒是会开脱,我已经知道外面的事了,自然也就不会为难她们了,便让她们都起来了。

    起身后,她们又拿起头冠说,“夫人,还是戴上头冠吧!”

    我淡淡的扫了一眼说,“又沉又累的,待会儿再说吧!”

    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默默退到一边站着,再也没窃窃私语。我心里着急,总想看看外面怎么样了,抬脚就向门口去。

    这俩丫鬟挡在我面前说,“夫人,爷交代过您不能出房门。”

    我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不出去,就想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俩丫鬟又对视了一眼,异常温顺的让开了路。我还有些纳闷,她们怎么这么乖了?疑惑的打开了房门,十几个腰佩大刀的青衣汉子瞬间就堵在了门口。更令人沮丧的是,前面不远处除了石墙,什么都看不见。

    那丫鬟补了一刀说,“石堡就像迷宫一样,要想看外面的情况,只能到顶上,或者外墙。可夫人不能出去,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那你不早说!”一口闷气堵在心里,我很生气的转身快走几步到了到了桌前坐下,一拳擂在了桌子上,桌上的茶碗一阵叮当响。

    “这是谁惹你生气了?我把它扔到山里喂狼!”

    辛诚不知何时已到了门口,守门的汉子恭敬地行了礼,叫了声,“爷!”

    那俩丫鬟哆嗦着跪到地上,直磕头说,“请爷饶命!”

    “动不动就喂狼,你能不能有点新鲜的主意。”我瞥了辛诚一眼,并不想理他。

    他的脸忽然凑过来,看着我说,“要不然就按夫人先前说的,砍头怎么样?”

    “暴力!”我的心一颤,别过头不看他。

    辛诚哈哈一笑,对那两个丫鬟说道,“今天是爷我大喜的日子,爷我不想妄动干戈。这次算你们两个运气,就饶了你们,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吧!”

    “谢谢爷!谢谢爷!”两个丫鬟磕头如捣蒜,然后起身飞快地跑了。

    辛诚趴在桌上,对脸看着我,眼带笑意。我被他看的有些局促不安,找话问他,“外面的官兵退了吗?”

    他拉起我放在桌上的手,眼睛弯得就像好看的月牙说,“夫人这是等不及要跟为夫拜堂成亲了吗?”

    我往回撤了撤手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他手上的力道增加了很多,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他这个人喜怒无常,变化无端,最适合当演员了。手上吃痛,我在他的手背上用力的拍打了一番,“你放手!快放手!”

    辛诚并没有生气,拉着我站起身说,“这里不安全,我带你到其他地方躲躲!”

    我问他,“难道石堡守不住了吗?”外面喊打喊杀地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难道……?我是该跟他走再找机会逃跑?还是该想办法留在石堡里等着官兵解救呢?

    这句话可能是触到了他的神经,他忽然瞪着眼向我咆哮道,“谁跟你说的?”

    我猛地哆嗦了一下,看着他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他伸手摸着我的脸颊,瞬间换了一副温和的表情,安慰我说,“别害怕,我不是故意的!你放心,这里固若金汤,没有我的允许谁都别想进来。”

    我拉开了他的手说,“要不是保不住了,你为什么要带我到别处躲藏?还是这根本就是你的谎话,你其实是想杀了我对吗?”

    “对于这些我现在不解释,只问你是想自己走,还是想再挨一下子?”辛诚问我,脸上不怒不笑的更让人觉得恐怖。

    他是认真的,我提起气果断的说,“当然是自己走!”

    “依夫人之言,那就走吧!”他拉着向外走。

    我瘪了瘪嘴,边走边说,“你能别叫我夫人吗?我只觉得自己是你案板上的一块死肉而已,没…啊!”,出了门,他忽然将我横抱起来,吓得我一声尖叫。

    他说,“唠叨虫,你可抱紧了啊!我们该走了。”

    “要走就好好走,你这是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在一片瞩目和笑声中,我狠狠地在他胸口重锤了几圈。

    他哈哈一笑,抱着我用力向上一跃上了房顶,吓得我又叫了一声,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放,向南边交战的中心看了一眼,只看见满天的红光。

    辛诚虽然抱着我,却依旧高弹低跳的灵活的像只猴子,还嘲笑我说,“你这身板真是太瘦了,抱着都硌人。”

    我难过的就像坐山车一样,对他说,“你要是嫌我硌得慌,就把我放下来吧!咱们好好走路。”

    辛诚哈哈一阵笑说,“那不行!”

    在房顶上跳来跳去的倒是省路,走得格外快。他抱着我直向北,转眼已经出了古堡的范围到了山林之中,我问他,“你这是要带着我去哪里呀?”

    他说,“我在后山还有个暗堡,就带你去那里。”

    我应了一声,就听见后面一声男人嘶哑的大吼,“辛诚!哪里逃!”,这男人声音让我觉得有些耳熟。

    辛诚的眉一皱,说了声,“麻烦!”

    我马上就明白这是追兵过来了,脑筋转了转就对他说,“你把我放下来,赶紧自己逃吧!”

    辛诚说,“我堂堂七尺男儿,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能逃呢?你以后再不要说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了。”

    我说,“那你就去跟他打,杀了他给我看看。”

    “我正有此意!”辛诚笑了,跃到地上,终于将我放了下来。

    我头晕目眩的站不稳当,他又来扶我问,“没事吧!”

    我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说,“没事,我歇会儿,你赶快去吧!”

    辛诚向我点了点头说,“你安心在这里等着,过会儿我就把北王的头砍下来,将来给我们的孩子当球踢。”

    北王?听见这个词,我喉咙里本来翻涌向上的东西,马上又退了回去。曾经以为不会再见的人,如今却近在咫尺了。

    辛诚跃入了黑暗中,我脑袋里嗡嗡直响,纠结成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