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庶女不好惹 > 第二一二章 过往(八)

第二一二章 过往(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朝过后,东方政正在泰和殿看官员上奏的折子,连翻了几个,就觉得心里窝火,气闷得看不下去。叶鼎希的案子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还有不少人为他求情喊冤。东方政将手里的奏折往桌案上一丢,怒道,“这些言官都是闲的没事做了吗!”

    荣禄在一旁垂首立着也不敢多言,其他的宫人侍卫更是大气不敢喘。一时间,泰和殿静寂的吓人。

    这紧张的气氛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有个宫人进了殿,到御前跪道,“参见皇上……”

    东方政以为又是内宫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来烦他,没好气的看了那宫人一眼,十分不悦的说道,“讲!”

    那宫人细声细气的回道,“回皇上,西王府小世子闹肚子,派人求请太医。”

    “呵…”东方政冷笑一声,“闹肚子是什么大病吗?还要到朕这里请太医,朕的太医院是给他西王府开的吗?难道朕的太医们都没事做了吗?要给他去看闹肚子!”

    东方政纯是借机发火,放在平常绝不会说这样的话。

    宫人大骇,头贴着地,喏喏道,“皇上息怒,西王府的人说府医跟外面请的郎中都看过,药也喝了不少,却仍是腹泻不止,不见好。”

    听到这里,荣禄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做声对东方政道,“皇上,这小世子痴痴傻傻,不知脏静的,可不要染了疫病。”

    东方政的神色沉了下来,对荣禄使了个眼色,“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快去!”

    荣禄应旨,去了太医院,挑了个专治跑肚拉稀,且资历跟年龄都十分深厚的陈太医派到西王府,同时又命心腹宫人随着,以便应对。

    而东方政没心思继续看奏折,出了泰和殿,身后跟着的宫人小声的议论,一人问道,“皇上,是要移驾何处?”

    另一人看着东方政去的方向,小声回道,“听说赵妃今日在御花园办百花宴,皇上一定是去赴宴了。”

    那宫人恍然大悟,不由叹道,“太皇太后没病之前,皇上可是励精图治,对朝政上心的紧。赵妃没来之前倒也还好,可自赵妃来了之后,真是一日松弛一日了……”

    如此大逆的言论,听的另一宫人心惊胆颤,忙沉脸打断道,“瞎说什么,小心被人听见掉脑袋!”

    那宫人自觉失言,摇脑袋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到才算安心。

    **

    再说陈太医跟宫人到了王府,贺禛恭迎着将他带到了东方成治的卧房,同来的宫人并不同行,只留在花厅喝茶。陈太医见到东方成治时,他穿着中衣,正在榻上玩一团红色的丝线。观其颜色,只是口唇干燥发白,面色稍差,精神倒是不错。

    贺禛哄孩子一般的语气跟东方成治说,“小王爷你看,这是皇城里医术最好的陈太医,他来给你瞧病了。”

    话语间的恭维让陈太医暗里沾沾自喜,面上却谦和的拱手笑道,“哪里,哪里,不敢当,不敢当!”

    可东方成治关注的点不在看病上,他见到陈太医之后两眼放光,举着手里的线团惊喜的问他,“爷爷,爷爷,你也有这样的丝线吗?”

    这是要玩翻绳吗?陈太医哑然,看向贺禛。贺禛笑着说道,“外面请的郎中在小王爷面前炫技,这是他悬丝诊脉用的丝线。”

    陈太医恍然大悟,不以为然地说了句,“花里胡哨的东西,不可信。”

    贺禛忙恭维的随着,“陈太医说的极是,那郎中开的药小王爷也吃了,病还是没见好。”

    陈太医也不多言,问起了东方成治的饮食起居,贺禛又将先前用过的方子都给他看了,虽说略有差异,这一叠药方作用却是一样的,都是医治急性腹泻的。

    再看了东方成治的便样之后,陈太医的已经大致有数了。心里又在琢磨,东方成治吃了这些药怎么会不管用呢?

    不过,想再多无异,他还是要给东方成治把过脉之后才有定论。

    可是这把脉却成了难题,东方成治一听要把脉,先挥舞着手里的丝线问陈太医,“是用这样的线吗?”

    陈太医说,“小王爷,那都是野郎中骗人的伎俩。”

    东方成治哪管那些,继续追问道,“那你用是不用?”

    “不用!”陈太医已隐隐觉得有些难堪,但他确实不会呀!

    这下好,东方成治满榻乱窜,叫嚷道,“庸医,庸医,换一个,换一个……”

    陈太医的老脸真有些挂不住了,就算是个傻子,那是皇族的人。被这样一喊庸医,自己还怎么在太医院呆呀!

    贺禛赶紧陪笑道,“陈太医莫怪,小王爷还是孩子脾气!”

    陈太医面上也赔笑,“无妨,无妨!”,暗里却在腹诽,说什么孩子脾气,不就是个傻子吗!

    “小王爷不要闹了,赶紧让陈太医给你看病要紧!”,贺禛急的脑门上起了细汗,正苦口婆心的劝着东方成治,就见有女婢端来了药。

    “陈太医你看,这是先前那位郎中开的药。”贺禛让女婢先将药给陈太医过目。

    陈太医舀了一匙,嗅了嗅味道,又将药倒回碗里,说了句,“没问题,快让小王爷喝了吧。”

    女婢将药端到近前,东方成治的脸色骤变,捂着肚子嚷道,“唉吆!我肚子疼!我要拉屎!”

    拉屎两个字喊得声音还格外的大,差点没把陈太医笑出声来。贺禛也顾不了这些笑话了,赶紧喊下人将便桶抬到榻前。

    一干人退到外面,只留了个伺候的小厮,内室的帘子都放了下来,外面的人只听见里面一阵扑哧、哗啦乱响。不消片刻里面的小厮喊了声,“了了!”

    下人前去挑开帘子,复又将便桶抬了出去。东方成治已经喝过了药,人也消停了,却还是不肯让陈太医把脉。

    陈太医又看了便桶里的污物,算是明白的差不多了。他问那贴身伺候的小厮可亲眼看见小王爷把药喝了,小厮答得信誓旦旦,说是确实亲眼看见。陈太医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不信。

    贺禛好说歹说,最终应了东方成治,再给他找些会悬丝诊脉的郎中过来,他才同意让陈太医把脉。

    其实这脉把不把也没什么区别,陈太医已认定这就是场闹剧。果不其然,东方成治的脉象强劲有力,根本没病,陈太医满心不满的开了个方子给贺禛。

    这就完事儿了?贺禛拿着方子有些发愣。然后陈太医跟贺禛说了些太医院里还有公事要忙云云,算是跟贺禛告辞。贺禛自然要挽留一番,说要设宴犒劳,陈太医再一番推辞。贺禛便让人包了谢礼给陈太医和同来的宫人。

    刚才在房中陈太医未多说话,待到向府外行的路上,他才对贺禛说,“小王爷只是冷食吃多了,生的急性腹泻,并不算什么病。前面几位郎中开的药,我看他是一口都没喝,全倒进便桶里了,所以不见好。若贺总管能亲自去看着他把药喝了,病也就好了。”

    “啊?”贺禛大惊,旋即破口骂道,“这群该打的奴才,竟然蒙骗与我……”

    陈太医说,“贺总管倒也不必动怒,我看那小厮也未必是在帮着小王爷骗你。这样的小把戏,稍微扭下头的功夫,就完成了。谁能保证小王爷不会让他干点什么,转移了他的视线呢?依老朽看,小王爷只是一时贪玩,也不必拆穿他,等他兴头过了自然就不会闹了。”

    贺禛面露惭色,边走边应着,“陈太医说的极是。”

    二人边走边谈,不觉间就已经出了王府,贺禛好言送走了陈太医跟宫人。转回到东方成治的卧房里,四目相视之间。东方成治明了计策已成,继续躺在榻上装疯卖傻,喊着肚子疼。

    贺禛则继续忙着给他请郎中,这期间聂崇曾找到贺禛,两人一阵小声嘀咕。旁人只能见他们在说话,却不知他们说的是什么。

    **

    回皇城的路上,陈太医又将西王府的事细说与随行的宫人,那宫人听罢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入了皇城之后,有宫人带他们去面圣,去的却不是泰和殿,而是御花园,东方政正在一堆莺莺燕燕中把酒言欢。

    赵妃穿的极其清凉,赤足在百花间恣意起舞。那场面,羞得陈老太医不敢抬眼。

    陈太医来了之后,弦乐歌舞都住了。有女婢给赵妃披了件石榴红轻纱的大袖衫,她也不避嫌,玉臂勾住东方政的脖颈,顺势坐到他的腿上,跟他调笑。

    陈太医将所见所闻以及自己的判断都说了,东方政未置一词,只低低的说了声,“朕知道了!”

    荣禄问过那同行的宫人后,跟东方政回了句,“一切正常!”

    东方政醉眼迷离,看着面前雪白的胸脯说了句,“都下去吧!”

    荣禄会意,让宫人把亭间的本来挂起的白纱都放了下来……

    不过是层遮羞布,放与不放有什么区别。陈太医听着身后传来的不堪入耳的声音,叹了口气。他犹记得先皇当年也有宠妃,却没有到这样的地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庶女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玉白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玉白兰并收藏庶女不好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