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廷 > 第二章 暂忘忧

第二章 暂忘忧

作者:天光映云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知那声音犹未说完,斯迎旁边的牢房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她,说道:“元妹妹,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说这些……”

    “哼,温姐姐还有心情说教,我看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那个姓元的女子冷笑道。

    柳佩文忽的出声说道:“这里是大理寺大牢,你的夫君还在受审,你唠叨这些,是怕大理寺卿忘了你吗?”

    那元氏听了这话方不说话了,嘴里不知又嘟囔了些什么,之后便不吱声了。

    柳佩文转而对斯迎笑道:“原来你们还教授音律啊。”

    斯迎有些失望,心里也知道在牢里说话不小心,是很犯忌讳的,便放弃了追问的念头,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回答柳佩文:“是,我们平时除了学习儒家经学还要学诗词、法学、玄学、史籍、算学、诗词、绘画、音律、女红、棋艺、书法,还另有先生教熏香、茶道、插花、厨艺……”

    柳佩文见她小小年纪虽没有城府深到处变不惊,却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去问她不该问的事情,心里有些诧异,又有些怜惜,笑道:“都说太平学宫出才女,想不到你们小小年纪竟要学这么多东西。你们学了这些以后就会成女官了吧?”

    “还远呢,我们学宫分成蒙学、茂学、成学和嘉学,前三阶段每一段学三年,蒙学就是开蒙识字和一些基本的学识,茂学和成学就要学典籍、琴棋书画,如果想要当女官就要考上嘉学,在儒科、文科、法科、算科、玄科、史科、医科、书科、武科九大门中挑一门专精,各科最长修习六年,若考试通过可以提前毕业,学成之后经过考试便可以做女官了,或者挑一门技艺专修,也要修上数年,将来也可在都水、将作等各监做技官或者吏员。”

    另一边牢房里传出一个清脆的童声:“娘,我也想上女学。”旁边的牢房关着一对母女,这小姑娘一直很安静,斯迎前些日子又只顾着自己伤心,之前根本没注意到。

    女孩母亲的声音很轻柔:“那你问问这位姐姐,要怎样才能上女学。”

    斯迎笑道:“蒙学很简单,只要愿意去,交了束脩就可以听课,不过书本纸笔要自己准备,茂学、成学都要考试通过才行。”

    温氏在另一边笑问道:“哎呦,要学这么长时间,你们学完了要多大了?”

    斯迎笑道:“成学毕业之后大多都是刚到及笄之年,或者再大上一两岁,其实大部分人上完了成学就回去嫁人了,只有想当女官的才要考嘉学,嘉学是跟男子的太学一样的,女官的学识也并不逊于男子,可以和男子并立于朝堂呢!”

    那童声撒娇道:“娘,我将来也要当女官。等咱们回家了,你让爹爹也送我去女学吧。”斯迎听了,心里一阵酸楚,这孩子怕是比自己还要小三四岁,还没意识到自己一辈子的命运都已经改变了。

    “好,等回了家,我们一准儿就去。”女孩母亲的叹息很轻,却压得人人心头沉重。

    斯迎忙扬起声音问道:“夫人如何称呼?”

    女孩母亲柔声说道:“我夫家姓赵,娘家尹氏。”

    斯迎笑道:“原来是尹夫人。那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小女孩没等母亲出声,自己说道:“我叫赵明臻,今年七岁。臻是至秦臻。”

    斯迎笑道:“事理明达,学问至臻,好名字。”

    小女孩自豪的说道:“姐姐的名讳我也会写!”

    “这么说你已经开蒙习字了?”斯迎问道。

    赵明臻答道:“家里给我请了先生,可是就我一个人,没意思,要是去了女学,是不是就有人跟我一起学了?”

    斯迎笑道:“是啊,那你就有很多同窗了。”

    温氏对女学也饶有兴趣,问道:“说起来,你们女学的先生是男还是女?”

    斯迎应道:“有男有女,不过里头管事的都是女子。男先生都是外面聘来的。”

    温氏笑道:“听了不少女学的传闻,倒是第一次听你们里头的学生说。”

    “传闻?”斯迎刚想细问,却听柳佩文忽然插言说道:“你们的音律课都已经教这么难的曲子了?”

    她只好收了打听的心思,笑答道:“姐姐见笑了,其实音律课还没有教此曲,只是上次先生弹了此曲让我们赏析,我心里喜欢,便私下练习,只是运指上总有些不得要领,想必姐姐精通音律,此曲我尚有几个疑问之处,不知姐姐可否为我解惑?”

    温氏在一旁笑道:“你这小丫头倒是会问人,你这位柳姐姐是当世大琴家杜山人的关门弟子,习得她师傅的绝学呢。”

    柳佩文忙谦虚道:“其实我的琴艺哪及师傅之万一,有愧于恩师的指点。”

    斯迎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冒昧问姐姐,您跟已故韩侍郎家有何渊源?”

    “是,我夫君是燕王府文学韩州仇,你说的那位是我公公。”柳佩文笑道。

    斯迎又问:“那……请问河东先生是否与姐姐有亲?”

    “正是我祖父。”

    “原来真是您!”斯迎有些激动,笑道:“家父深慕河东先生之文采,并且很是推崇先生提出的‘文以明道’,也常常跟我提起河东先生有一位孙女,不仅在学问上尽得河东先生真传,琴艺还师从杜山人,可以说是才艺双绝,一直想着让母亲带我去韩文学家拜会姐姐,可惜家中有事耽搁了,没想到竟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失敬了。”说罢恭恭敬敬的对柳佩文施了一礼。

    柳佩文颔首回礼,笑道:“不敢当,我就说我们是有缘人嘛,不过想必女学对我祖父当年之事颇有微词吧。”

    斯迎笑道:“虽然当年河东先生竭力反对女学和女官,但是郑太皇还是很推重先生文章才学,特别吩咐学督,要求我们写文章‘务求诸道而遗其辞’,应当做到‘辅时及物’。”

    柳佩文抬头看着牢房高高的小窗,叹道:“想不到郑太皇竟是最理解祖父之人,若是这样,当初家里把我送入女学,想必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两人口中的郑太皇是开国皇后文定高皇后郑氏,开国皇帝太祖高皇帝李湛驾崩之后,即位的太宗宣皇帝李胤在位四年多,亲征高丽回程途中染疾,回宫后数月突然病故。其子李敃即位时年仅五岁,郑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便被朝臣简称为郑太皇,其母孝懿宣徐皇后已于两年前病故,未再立后,郑太皇临朝听政,李敃年满二十后,郑太皇归政,年轻皇帝初执政也想要一番新气象,他勤于政务,在朝堂上大刀阔斧的改革弊病,裁减冗余,甄选良才,除旧布新,想不到仅仅两年后,皇后娘家牵涉入贪腐大案,当时皇后正值怀孕,听到此消息整日忧佈惶恐,导致早产,产后血崩而死,李敃很是伤心,又值政事不顺,战事失利,天灾频发,从此心灰意冷,终日沉迷于神仙丹药,不理朝政,群臣上表祈求郑太皇临朝,郑太皇无法,只好又开始摄政,李敃七年后去世,庙号为高宗,谥号为睿皇帝,其子十一岁即位,郑太皇被尊为曾太皇太后继续垂帘,直到七十六岁归政,两年后去世。

    郑太皇在位五十五年,摄政近三十年,如今,她已经驾崩二十多年,但在大唐的官员和百姓心中仍然有着无可比拟的崇高地位。除了推行太祖李湛订立的国策,她还创立了女学,任用女官,将前代北朝妇女的开放风气又推进了一步。

    柳佩文的祖父河东先生柳宗元生前曾备受郑太皇倚重,一度官至尚书右丞,但不久之后,太后想要在朝中设置真正可掌握实权的女官,遭到朝中不少大臣的反对,为首的便是她的祖父,很快郑太皇便把她贬到了柳州,并且放言除非他把自己的亲孙女送到太平学宫,否则别想重回朝廷,柳佩文之父柳周二为了把自己父亲赦回,便想满足郑太皇的要求把女儿送去,结果这位老先生接到消息后立刻写了一封家书大骂儿子,还说如果把孙女送到女学,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为了防着家里人背着他偷偷送人过去,又令人把孙女接到柳州,亲自教养。因为柳家跟女学的这一段孽缘,让柳佩文反而对女学充满了好奇,因此听说这女孩是上女学的,不禁多问了几句。

    柳佩文收起思绪,笑着摇摇头,对斯迎说道:“琴艺上只比你多学了几年罢了,既然你问了,我便厚颜指导你一番吧。”

    此后几日,斯迎便将自己不通之处一一拿出来向柳佩文请教,开始是琴艺,后来则逐渐开始讨论学问。柳佩文家学渊源深厚,讲解时旁征博引,调理分明,斯迎则聪慧伶俐,常常一点就透,举一反三。一个愿意教,一个喜欢学,两人常常兴致勃勃的说上大半天。牢房中关的都是官家出身的夫人、姑娘,不少人不仅识文断字,还颇有几分才华,这两人讨论的时候,也都不由自主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渐渐的,牢中每到这个时候,连哭泣之声都消失了。

    其余的时间,斯迎会教赵明臻《论语》,那小女孩十分聪明,跟着斯迎念上几遍就背会了。

    讨论完学问,斯迎会拿茅草编些小东西,那女牢头每天照例没收,却再说什么,每次送来饭食都会多上半块饼,碗里的粥也稠些,隔三差五还会给斯迎添上些茅草。斯迎会把那半块饼放进自己用茅草编的小筐里,留着夜里饿的时候吃。她还编了一条茅草绳子,晚间狱卒睡了,就把绳子一端绑上块小石头丢到柳佩文和赵明臻那里,拿那小筐盛上几个草编的小玩意,顺着绳子滑过去,送给她们把玩。

    在牢中的日子仍然辛苦,斯迎试着让自己充实,便觉得不那么难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凰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光映云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光映云影并收藏凰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