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廷 > 第七章 蒙恩赦

第七章 蒙恩赦

作者:天光映云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学督想了想,说道:“臣以为,皇上不过垂髫之年,纳后宫也不必急在一时,那女孩也只有十一岁,不如,待陛下大上几岁再做打算,况且,到时候还要看陛下自己的意思。您说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那女孩子的家人都去了蜀中,她又不能进宫,这几年要怎么安置她呢?”慈惠太后看着杨学督,这件事是她提出来的,她当然想要一个体面的解决办法。

    杨学督闻弦歌而知雅意,笑道:“太后不必忧心,她本来是我们女学的学生,就让女学留下她吧。”

    慈惠太后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是想让她做留宿生吗?”

    留宿生是女学里比较特殊的一类人,当年郑太皇创立女学后,却并没有什么人买账,她便令自己娘家的女孩入女学读书,还有几位老臣为了给太后面子也把自家女孩送进去,但即便如此学生也远远不够,根本达不到郑太皇想要“教化天下女子”的目的,而且郑太皇也不想把这里变成一个贵族女孩子交际的地方,于是就让女学在每次招生的时候,去寻找一些底层有资质的女孩子,这些孩子学成了就可以在女学中教书,也可以在女学的产业里任职,有优秀的也可以考女官,当然也有嫁人离开的,不过需要还清女学这些年培养她的费用。这些人吃住都由女学提供,就叫做留宿生。

    虽然她们没有卖身契,仍然是良民身份,但在当时的社会风气下,这种依附于女学的孩子们被人类比做依附于豪门望族的部曲佃户,身份上到底矮了其他人半等。这是郑太皇也没有办法纠正的。以郑太皇只能,提供女学的条件优渥,让人眼红,这些女孩子尚被看作得宠的高等奴仆,如今女学衰落,她们的地位也进一步的下降。

    慈惠太后虽然想要赶紧解决这个麻烦,但她有觉得自己看中的人倒低人一等,那她的面子往哪摆?因此口气里头带着些不满。

    杨学督本也是留宿生出身,她知道这个身份的尴尬,如果不是当年得郑太皇看中,她又怎么能到这个地位,如今还在仰仗她老人家的余荫,但也仅仅她一人而已。

    慈惠太后重脸面,她指定留下的人,入宫尚且不是奴婢身份,在女学也肯定不可以是这种身份,这个问题,她在来之前已经仔细想过解决办法了,于是笑道:“这孩子的确是人才,我想要不这样,在学里单设立一个条款,让其成为特例。就是不管什么出身的孩子,若是有特殊才能,女学就免除其一切费用,不过她学成之后,要受女学的指派。到时候,宫里若是甄选秀女,派她参选便是了。”

    慈惠太后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杨学督,总算是笑了:“你这个法子倒是妥帖。”

    “只是没有先例,当年郑太皇再三强调,规矩立起来就不能轻易改,只是……若是要立新规矩,就要女学七成以上的人员和博士赞同才行……如果不行,就只能让她做留宿生了。如果您……”立一个新规矩,还要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杨学督心里也没底,她还是希望太后亲自下诏。

    “哦,我知道,不就是郑太皇搞的那个什么投票嘛,那不过就是个场面活吗?你安排一下不就行了。”太后却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她不能再轻易下与现有规矩不符的诏书了,因为有可能再次被齐王或者什么人反对,她无法接受自己被连续驳两次面子,将来她在群臣面前还有什么威信,说道:“那就赶紧把这件事办了吧。”

    “那孩子总在牢里关着也不好,您看……”杨学督见打算不成,也便作罢了,她很清楚实际上成不成也没什么关系,女学接下这个女孩子,不过是给各方一个都能接受的说法,现在太后为了面子会关心这个女孩的未来,等这件事一过,这个女孩子能不能成为特例,甚至以后在不在女学,对慈惠太后来说都并不重要。

    “我派人去传旨,先把她放出来吧。”

    大牢中,斯迎正跟柳佩文探讨学问,大理寺丞忽然来了,给斯迎宣太后旨意,说念她年纪尚幼不必随家人徙蜀,可留长安,即日起出狱。斯迎谢过恩,大理寺丞便让狱丞开门放她出去,斯迎从关了自己近两个月的牢房里走了出来,还有些难以置信。

    她敛衽向柳佩文大礼下拜,说道:“多谢姐姐不嫌斯迎愚笨,这些日子悉心教诲,斯迎永不敢忘,愿姐姐保重。”

    柳佩文正坐受了她的礼,笑道:“不管到哪里,都莫忘了你勤学的心。”

    “是。”斯迎答道,又冲温氏一礼:“多谢婶婶对我照顾有加。”

    温氏笑道:“孩子,出去了就好好的。”

    斯迎含泪点了点头,走到大门口回过身,再次下拜,朗声说道:“承蒙各位对小女子的优容,这段日子小女子终身不忘。”说完,起身走出了大牢。

    七月流火,阳光已经渐渐褪去了灼人的热度,但仍然难免燥热,斯迎抬起手,挡住刺眼的光线,让自己的眼睛渐渐适应。

    斯迎迈出大理寺的后门,外面的人见有人出来,呼啦一下围上来,见是个小女孩,又失望的散去。大理寺的后巷常年有等消息、走门路的人,应运而生的是做他们生意的小摊贩,因此这里很是热闹,当摊贩的吆喝声、车夫的呼喝声和路人的喧哗声混合成嘈杂的嗡嗡声灌入耳朵,斯迎不禁生出一种从阴曹地府回到阳间的感觉。

    斯迎环顾四周,没有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正想着自己该怎么办,有一个身着军服的女子走了上来,十七八岁的样子,眉眼英气,到斯迎跟前说道:“你是顾萱?”

    斯迎点点头,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凤卫的队正古榕,奉学督之命来接你。”说着掏出一块牌子给斯迎看。斯迎一看果真是女学的身份牌,又奉还回去,笑道:“多谢古队正。”

    凤卫是保护女学的一支由女子组成的军队。脱胎于太祖潜邸时保护妻子郑氏的私兵,最初只有五十人,因她们的功勋,太祖便正式给她们立了番号,称为凤卫。郑氏被立为皇后之后,也不再需要她们保护,便让她们守卫太平学宫,免遭登徒浪子的骚扰。郑氏成为太后时,凤卫的编制扩充到三千人,不过郑太皇去世之后,兵部便以种种借口克扣补给津贴,并且要求裁撤凤卫的编制,皇帝出于孝道,不肯裁撤,一部分大臣也认为女学是女子聚集之地,如果贸然撤掉凤卫,会闹出风化案子,到时候无法交代,因此凤卫的编制得以保留。

    但是皇帝和众臣算是默许兵部不再给凤卫发饷,于是凤卫便萎缩成了一支三百人的队伍,费用也完全由太平学宫自行供给,现在除了军官保留的官衔还留有国家编制的样子,已经完全沦落成女学雇的护卫队了。

    古队正问道:“你还有什么去处吗?”

    斯迎想了想:“我姨母是都水监主簿沈家恒的夫人,她是我在长安唯一的亲戚了。”

    “那你认识她家在什么地方吗?我送你过去。”

    斯迎点点头,又想了想,说道:“您能不能先带我去一个地方……”

    斯迎站在街角,望着不远处一个小小的宅院,漆黑的大门紧闭,上面落了锁。那是她原来的家。顾家是江南大族,六世祖先祖顾炎曾经在前朝位列门下侍郎,乃宰辅之位,五世祖也做到了前朝的户部尚书,斯迎的曾祖在本朝太祖时期任过正五品中书舍人,是近枢要职,只可惜在任一年就因病故于任上,而后子孙一代不如一代,但仍有世族的气象。五年前,一家人随父亲到长安赴任,从她母亲一个远方亲戚手里租了这房子。之前燕王府与他家商议亲事,父亲还打算把这房子盘下来,一家人就定居在此,将来也能让女儿有娘家依傍。

    如今她家倒了霉,这里不知什么时候会再被租出去,五年了,她在这里的欢笑与伤心都在那紧锁的院子里,也许很快她们一家在这个院子里的印记便会被新主人抹去。她忍了忍眼泪,对古榕说道:“谢谢您,我已经看过了,现在麻烦您把我送到我姨母家吧。”

    沈家在颁政坊的一条小巷子里,是个三进的小院,斯迎上去叩门,开门的是个大婶,看见斯迎像见了鬼一般,半饷才反应过来:“哎呦,这不是表姑娘吗?”

    “路妈妈好,我回来了。”斯迎冲她笑笑,声音不由有些哽咽。

    路婆子把门打开,说道:“快进来吧,我去告诉夫人。”说着又看见斯迎边上站着的古榕,问道:“这位是……”

    斯迎忙介绍:“这位是女学的古队正,是她把我从大理寺牢房那里送到这的。”

    路婆子赶忙说道:“哦,原来是古队正,您也请进吧。”于是她便一面向里头小跑,一面嚷嚷:“夫人,表姑娘回来了,表姑娘从牢里放出来了!”

    过了半饷,院子里头才传出一个声音:“知道了,你老人家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大呼小叫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路婆子方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银红绣百蝶穿花绲边衫子、松花色八幅罗裙的中年妇人摇着扇子,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她的样貌和斯迎的母亲还有几分相似,嘴角的法令纹有些重,让双颊微微下沉,整个人显得有些严厉。

    斯迎忙行礼:“姨母好。”

    她看了斯迎一眼,刚要说什么,又看到旁边站着的陌生军装女子,终究没说话,看了路婆子一眼。路婆子忙介绍:“这是女学古队正,是女学派来送咱们表姑娘回来的。”

    古榕跟张氏相互行了礼,古榕方说道:“蒙太后恩典,姑娘不必随父母徙蜀,学督交代我把姑娘送到亲戚家,说休养好了让回去上课。”

    张氏笑道:“多谢太后恩典,也谢谢学里对我们萱儿的照拂,过几****便让她去学里。哦,古队正辛苦了,赶快进屋喝杯茶吧。”

    古榕开始觉得她怠慢,此时见她知礼又好说话,想也不是什么难缠之人,也不再暗怀不满,说道:“不必了,在下还有其他事情在身,任务已完,这便告辞了。”说罢,也不待张氏再留,拱拱手告辞走掉了。

    关上大门,张氏方瞥了自己这位外甥女一眼,说道:“还戳在这干嘛,还不赶紧进去,等着人扶不成?”

    路婆子却说:“姑娘等等,先要迈火盆子去去晦气。”回身就要去厨房拿火盆,见张氏也往里面走,问道:“夫人,把表姑娘安置在哪?西厢空着,要不……”

    张氏瞧她一眼,冷笑道:“你糊涂了,现在大郎在东厢住着,他们年纪都大了,哪有住一个院子的道理。后头库房边上不是还有间耳房空着,就让她住那吧。”

    路婆子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瞥了一眼自己的夫人,应了声:“是。”

    张氏一回身,看看斯迎的穿着,说道:“对了,给她好好洗个澡,把衣服都烧了,把头发剃了,莫把什么虱子、跳瘙的带进家里来。”

    斯迎听见姨母说要让她剃头发,忙说道:“姨母,过几****还要回女学呢,要把头发剃了,怎么见人呢?”

    张氏皱皱眉,说道:“那就长好了再去。”

    斯迎咬咬嘴唇,低下头没再说话。

    路婆子一见这情景,忙说道:“家里还有不少艾草,正好拿来熏头发,管你虱子还是跳瘙,用它一熏就都没了。姑娘的头发还是别剃了,万一街里街坊看见了,还以为咱家出了姑子呢,又叫人议论一通。”

    张氏听她这么说,也没再坚持让斯迎剃头发,摇着扇子回房去了。斯迎感激的冲路婆子一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凰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光映云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光映云影并收藏凰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