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廷 > 第十六章 自抉择

第十六章 自抉择

作者:天光映云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学督见条款通过了,便叫众人散了,但她却对彭斋长说道:“你留一下。”

    彭斋长忐忑的看着杨学督。

    杨学督说道:“我问你,斋长的职责是什么?”

    彭斋长嗫嚅道:“管理全斋的学生。”

    “你们斋里的学生好几天都不来,你连情况都不问清楚,也不去孩子家里看看怎么回事,还要我来亲自查问学生,你有没有尽到你的责任?”杨学督的声音严厉起来。

    彭斋长涨红了脸,低着头说道:“学督,我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杨学督见她认了错,平了平语气,说道:“你做事要用点心,斋里的大事小情都要掌握,不要再出这样的纰漏。行了,你回去吧。”

    彭斋长赶忙点头称是,她知道杨学督故意敲打自己,也只能忍了。

    从杨学督那里出来,她又去了金学正那里。

    见金学正沉着脸想着什么,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过了许久,金学生方抬眼看她。

    彭斋长忙说道:“耽误了学正的事,属下该死……”

    “连个学生都掌控不住。”金学正“啪”的一拍桌子,彭斋长吓的一抖,心道这顿责骂事免不了了。但金学正这一拍仿佛把脾气都撒尽了一般,面色又缓和了下来:“罢了,成了更好,不成也无伤大雅,毕竟她是学督,学生更怕得罪谁,想想也知道,你也不必太过挂怀。此事我也有考虑不周之处,本想着那小妮子不来,只要一口咬定她是自己赌气便是了,谁知道杨碧心怎么就弄到那封信呢。”

    彭斋长呼了一口气,说道:“其实徐先生也冤枉,其实我去西市店里面看过这种画盒,品质差不多的也有卖四、五百文的,还有卖到千五百的,徐先生也并非黑心……”

    金学正冷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还看不出来吗?蔺三姐和唐彩柔都是咱们那位学督的人,她们一早儿就串好词了。不过做场戏罢了。我还是小瞧了杨碧心……”

    “学正,那个留宿生要不要……”彭斋长探问道。

    “你傻吗?那孩子明确站队了,杨碧心定然是要保的,否则以后谁听她的话?你最近就老实点吧,她盯着你,你还顶风上,是想找死不成。”

    “那我这次算是彻底得罪了学督,这可怎么好……今年的考评……”彭斋长其实只是为了引出这句话。

    金学正摆摆手,笑道:“你放心吧,她还不会在这事上跟我撕破脸,也不会太为难你,只是想要拿‘上上’恐怕不成了,不过我也不会亏了咱们自己人,茂学总管纸笔耗材这事你辛苦辛苦领了吧。”学生的学费里包括纸笔费一项,是上课时候要用的耗材,由学生司从后勤领来派发下去,现在女学经费短缺,没有专人负责,就从斋长中选一个兼任,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在乎这点东西,通常自己带,这里面就有不少油水可捞。

    虽然彭斋长办事不利,但金学正手下能用的人也不多,打了一巴掌,自然还要各给红枣。彭斋长听这个差事足以弥补考评的奖金,忙千恩万谢的应下,美滋滋的回去了。

    那边蒋学监派了几个人去徐先生租住的房舍中,把他请到她的公廨,对他说道:“徐先生,你强迫学生买画盒,我们女学的先生不是生意人,为人师表总要有个分寸,不正己如何正人?从今天起,你不能在这继续教课了,请您另谋高就。”

    徐先生怒道:“哈,你以为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肯在这任教,是给你们脸面,什么女学,不过是群不安分的女人,呸!”说着拿起东西就要走。

    蒋学监听他辱骂女学,也并不恼怒,说道:“慢着,把你收学生的钱都还回来。一个盒子三百钱,你教了三个斋,共一百八十个学生,除了四十五个留宿生,和没有买画盒的顾萱,剩下一百三十四个学生都买了这个,你要退四十贯二百钱。”指指门外,两个女兵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你的盒子我都收上来了,都在这里,你可以清点一下带走。”

    徐先生自然不肯:“呵,都用过了怎么退!”

    “如果你不退,我就把你送官,看看长安县令会怎么判你这个用学生牟利的‘先生’。”蒋学监冷笑道。

    虽然本朝并不歧视经商,但是文人自有文人的清高,收束脩是理所当然的,但利用学生赚钱,还亲自做二道贩子这种事则会被看不起,传出去他在文人圈子都混不下去了,而且总价达到四十贯,不算多也不算少,收不收监就要看县令的心情了。因此,徐先生只要咬咬牙,掏出一张三十贯的银票,扔在地上,冷声说道:“算你狠,给你!多了也没了。”

    蒋学监用两根手指夹了起来,看了看,笑道:“还缺十贯二百钱。”几个女兵堵着门,徐先生一看今天这事情不把钱补上就不能善了,只要浑身上下摸索了一边,掏出几块散碎银子扔在桌上,冷声说道:“行了吧。”

    蒋学监拿起来在手里掂了掂,笑道:“三四两吧,罢了,那你这个月的月俸就抵剩下的钱了。”又指着那箱子说道:“哦,要不要我们帮你把这些画盒搬到学宫外面去?不要你钱。”

    徐先生“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往外走,却被那只箱子磕了一下,疼的龇牙咧嘴。一旁的女兵们见他的狼狈样子,不由嗤嗤笑了起来,徐先生更觉得丢脸,甩甩袖子掩面而逃。

    蒋学监把银子和银票递给后面进来的账房,说道:“尽快把这笔钱兑了通宝发还给学生们。”然后又跟女兵说道:“这件事算是办完了,走吧,去接咱们的殊才。”

    斯迎这些日子一直在埋头做针线。以往沈家每年做冬衣,因为人手不够,都要拿到外头的衣裳铺子做一部分,张氏见斯迎女红不错,便叫她也一起做。现如今已经九月,天已经寒了,要赶在孟冬之前把衣服做好,这些日子斯迎每日都要做到三更半夜。

    路婆子也常在张氏面前夸她手艺好,张氏这些日子对斯迎的脸色也好了起来,常去看看她,时不常也夸赞几句:“你年轻,手巧,就要多练习,你看你现在这针脚又平又细密,将来你嫁了人,有这么一副好手艺,也好讨婆婆、丈夫的欢心。我们女人家,就应该这样本本分分的才好。我年轻的时候,也爱诗啊、词啊,嫁了人之后才知道,那些都没什么用处,知道一些不被人笑话没见识就行了,诗会文会都是男人们的玩意,又不会带你去,妇人们在一处说的都是管家、针线还有孩子,这几样才是持家之本。”

    斯迎并不喜欢听这样的话,她母亲就常和父亲对诗作赋,品评金石刻字、书法名作,好不风雅,她在上女学之前,母亲就已经教授她认字背诗了,若不是她父亲觉得母亲教孩子太辛苦,也不会把她送入女学。但是她也知道每家的规矩不一样,又岂敢顶嘴,只能唯唯称是。

    这日下午,斯迎做了一阵针线,刚活动活动酸痛的脖子,忽然路婆子过来叫她过去一趟,说有人来见她。斯迎跟着路婆子走到前面的小厅,见张氏正陪着一个男装女子正坐在客位上喝茶。张氏见斯迎来了,说道:“这是你们太平学宫的蒋学监。”

    斯迎赶忙行礼,仔细一看,原来是在牢中那日陪着杨学督一起的女子,涵因对她的细眉细目印象挺深刻,只是学监主管太平学宫的行政事宜,和学生并没有多少接触,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亲自来她家。

    蒋学监抬头看着她,说道:“学里已经通过了殊才条款,慈惠太后已经准了,你就是我们太平学宫选定的第一个殊才,以后你由我们太平学宫培养,一应费用也由学宫来出,将来受太平学宫的指派。”

    张氏问道:“受太平学宫的指派?什么意思,要指派到哪?”

    “我们将根据她学成的情况,因才适用。当然这也要你自己愿意才行。你愿意吗?”蒋学监问斯迎。

    斯迎有些吃惊的看着蒋学监,这事竟真成了,她无法去女学,估么这件事没戏了,写的那封信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没想到殊才条款居然通过了。这时,张氏又说道:“因才适用?那意思就是她成才了才能用是吗?如果学得不好呢?”

    蒋学监一笑,说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就要看她自己了。她入了这个条款,一应培养都由学宫负责,我们当然希望她能不负众望,但是如果不行,那么也没有办法。当然,就算成不了才,学工也有一些庄园地产,只要勤快肯干,凭自己双手也能生活下去。”

    张氏冷笑道:“您这话说的好听,不过,不是我对你们太平学宫有偏见,你们请的先生品行也太下乘,居然做起学生的买卖来了,这样的地方怎么能培养出好孩子,更别说什么成才了,再说,她学不出来,就毁了一辈子,将来连嫁人都难,她母亲把孩子托付给了我,我就有责任照顾她,我不能把她交给你们。”

    蒋学监冷笑道:“不管什么地方,总会出一些败类,我们已经将那个先生赶出学宫了,学督也强调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再说让这孩子留在长安是慈惠太后下的旨,把她交给太平学宫培养也是慈惠太后的意思,旨意是给她本人的,因此我也只问她本人的意思,你不过是她的姨母,难道还想替她回太后的懿旨不成?”

    张氏见她抬出太后来,只是冷笑着说道:“别拿太后唬我,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太后下的旨意就是把她放出来,没说交给你们学里。”又对斯迎说道:“你跟她说你不愿意,想必太后也不会强迫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将来也好嫁人。”

    斯迎看看张氏,又看看蒋学监,斯迎咬咬嘴唇说道:“我愿意。”

    张氏一皱眉,说道:“什么?你要想清楚,你成了那里的人,我家可就不管你了,想管也管不了,将来你成不成才,还不是人家一句话的事?把你发到庄子里面种地,难不成你还真去当佃户?呵,恐怕连佃户都不如,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你是女人,女人就应该本本分分嫁人生子,你娘、我哪个不是这么过来的。从女学出来,最好就是当女官,可你去问问你姨夫,他们监里的女官哪个被他们男官看得起,干得再好考评也是中,年终监里的份利每次都是最少的,三个女官,两个一辈子没嫁人,一个被休了,唯一的女儿还远嫁了,难不成你想孤苦伶仃一辈子?我知道我脾气急,难免对你撒火,可你终归是我的亲外甥女,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绝不会害你。”

    蒋学监瞥了一眼张氏,她很清楚女官和女学在这世上的口碑如何,大部分女官不是没人娶,就是婚姻不顺,女学里面的女先生们一半都是这种情形,还有不少干脆就是寡妇,没有儿子傍身,被夫族欺负,娘家又容不下,年纪大了又没机会再嫁,凭着自己有些学识投到女学来,找一个安身之地。家里开通,婚姻幸福的,真是凤毛麟角,毕竟谁愿意自家的儿媳不好好在家伺候公婆丈夫、打理家务,而是整日抛头露面呢。

    蒋学监自己也是未婚,张氏这话虽然没有直接针对她,但显然有指桑骂槐的意思,她却似乎并不在意,看着斯迎笑道:“你姨母说的是实话,但是如果你接受,你的将来就全都靠你自己,这是你的人生大事,认认真真考虑清楚吧。”

    她知道张氏说的是老成之言,她知道张氏虽然刻薄但终归是为她打算,她知道接受这个条款风险又多大,她知道走上这条路将有多辛苦,一旦听从张氏的安排,可以预想她会过上平静安宁的生活,找一个普通人嫁了,相夫教子,家长里短,远离是非,但斯迎摇摇头,她仿佛听到了内心有个声音在大喊:那不是生活,那只是活着而已,我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得好一点,再好一点,更好一点,这一次不靠别人赐予,这一次就靠我自己的手去争取!

    斯迎抬起头看着蒋学监,神情前所未有的坚定,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清楚了,我愿意接受条款,我愿意成为女学的一份子。”

    …………………………………………

    撒花庆祝~收藏飙升50%,从2→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凰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光映云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光映云影并收藏凰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