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62章 光芒四射!

初露锋芒:第62章 光芒四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在商场选衣服。”忽然她注意到了王导师说得‘姐妹’两字。“王导师,静芸也还没来?”

    “是啊!电话也打不通,这小妮子不知道去了哪儿?我都急死了,你先联系一下她。”

    “好的。”静知听到妹妹也还没有回演播厅准备,心里更是焦急,她急忙拔通了静芸的电话,可是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听,她手都拔酸了仍然没有接,后来干脆直接就关了机,她不知道静芸为什么不接听自己的电话?也许,她已经回去了,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她随便拿了一件粉紫色的比基尼付了钱便跑出了国贸大厦。

    “快,准备。”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王导师眉头拧得很紧,额角还掺出一丝薄汗,林氏姐妹是她最看重的,偏偏这姐妹俩这么晚了还不来,真是急死她了,现在,是来一个算一个吧!

    “王导师,静芸没来?”

    静知手里拿着衣服盒子,见王导师推着她进理衣室,回过头来急促地问道。

    “没有,赶紧,你去换衣服上妆,还有做发型,我马上让人去找静芸。”王导师是一个非常尽责的工作人员,她不希望看到自己调教出来的佳丽在最后一关就这样放弃,那会让她很心疼的,都努力了这么两个月了。

    “好。”静知应了一声,心里忐忑不安,又给静芸打了一个电话,还是处于关机状态,要不是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心血不能白费,她真想跑出去找静芸,事实上,她有几次都想冲向门边,但是,脑中始终划过父亲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身体,还有母亲希冀的目光,她与静芸,总有一个一定得拿下这枚皇冠,要不然,她做出的这许多的牺牲全都白费!

    化妆师为她化了妆容,做了头发,她是最后一个出现在等候室的佳丽,当然,除了静芸以后,始终看不到静芸的身姿,静知心里焦急又慌乱,其它三位佳丽准备都很充分,而且,选得比基尼款式大胆又新颖,发型做的更是要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最后,总决赛了,看的也不全是美貌,主要是自身的才华与气质吧!她在心里暗猜,心中始终因看不到静芸的出现而七上八下。

    心中有许多的设想,静芸回到E市后,与她也没有往日亲,好似她们之间始终隔着一层膜,静知没往深处想,她想着可能是妹妹一心想成名吧!涉世不深的她根本不清楚娱乐圈有多复杂,她想着,等这次比赛完,她就与静芸好好勾通一下,没想到,她居然搞神秘失踪,这小丫头有什么事去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不能迟到啊!

    台外镁光灯急剧地闪烁,观众的巴掌声如雷贯耳从帘子外传来,让她的一颗心更是揪得死紧。

    “静知,你妹咋还不来啊?”王美美身着蓝色的比基尼,身材火辣而性感,梳了一个花苞头,笔直的秀发丝有意歪在了一边,让她看起来漂亮辣味野性十足。

    静知瞥了她一眼,抿着唇没有回答,知道王美美是在挑畔,如果静芸不出场,最高兴的应该就是她了。

    “她等会儿就来。”静知不想让这个女人称心如意,咬着牙迸出一句。

    “是吗?”王美美单手托着香腮,嘴角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影,眨了眨眼影化得太浓的大眼睛。“来不了吧!她的手机王导师从中午两点打到现在,静知,不来挺可惜的,都走到这一步了。呵呵!”

    “别得意得太早,王美美,就算静芸弃权,你未必也能进前三,你把另外两位姐妹当废人哪!”

    她的话成功引起了另位两位佳丽的不满,过五关斩六将,走到今天这一步大家都花费了不少精力与时间,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在硝烟战火中丢盔弃甲,另位两位佳丽白了王美美一眼,一位已经走出了前台,另一位则靠近王美美。

    “美美,上天会卷顾那些心地纯善的人。”佳丽望着她的目光意味深长。

    “什么意思?都卷顾了那就分不出胜付了,还有,善良的人不是你自己评论的。哼!”王美美毕竟作贼心虚,看着女人幽深的眼睛,也不敢去探测。

    “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女人凑近她耳边,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扭着丰臀掀开了大红色的帘子,准备出台了。

    “你。”看着那女人的身影,王美美气得狠不得立刻张开一双利爪掐死她,是的,今天,林静芸不能来参加最后的总决赛与她有着莫大的关系,她以为铲除掉了林氏姐妹,让她一个被人强口奸,一个被人抛弃,搞得意智涣散,精神崩溃,最后丢盔弃甲,那么,冠军皇冠必定属于她一个人,没想到,林静知居然被人救了,也不知道谁还把她整到了徐泽谦那个死色狼的床上去,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她也吓了好大的一跳,不过,她想得开,就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她把这件事情给沈雨蓉说了,沈雨蓉一脸怒容地当着她的面儿就骂出了口:“那个骚狐狸能脱险,总是有高人在帮忙。”

    王美美思索着‘高人’二字,但是,沈雨蓉并没有告诉她高人是谁,肯定是与林静知有关系的人,那女人真是厉害,莫非已傍上了更有权势地位的男人。

    当她们排着顺序走上T形台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顿时骚动起来,魔鬼般的身材配上天使般的脸蛋,个个都是人间绝色尤物,四位佳丽中,唯有静知身上的衣物显得过于保守,不过,紫色的比基尼衬托着她更是肤白如雪,正统的款式将她淑女的气质衬托出来,所以,从身材与美貌来看,她并不输给其他几位佳丽。

    几位美女将手搁置在纤细的腰身上,沿着T形台走了一圈,静知是走在最后的一个,虽然心里焦灼不安,可是,在镁光灯的焦距下,她始终保持着纵容的步伐,淡定的笑容,似乎天垮塌下来,她是这样镇静而淡定的表情。

    “近两个多月的选美坎坷之路总算是熬了过来,这两个月来,几位佳丽付出了多少的辛酸与血泪,激动人心的总决赛时刻来临,今晚的打分细则与以往要稍作一些改变,五位资深评委根据佳丽们的表现各自打分,最后,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了一个最低分,再由剩下的三位评委总分之各算出平均分,评委给分占总分的百分之五十,现场有近一百位观众的评分占百分之五十,如果希望你喜欢佳丽能够榜上有名,那么,投票吧!”

    女主挂人的声音浑厚迷人缓缓向大家诉说着评分细则。让大家清楚佳丽们的分质如何而来,更让大家清楚这是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选美活动。

    在一片掌声中,男主持人婉惜声音肆起,透过话筒扩音钻入每一个在场的观众心里。

    “只是林静芸小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居然离奇失踪了,所以,这场比赛,她只能弃权。”

    “什么林静芸弃权?”顿时台下如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林静芸的粉丝更是难以接受,大家高喊着将比赛延后举行。“这样对林静芸并不公平,审美委员会应该考虑将总决赛延决举行。”

    将众人起怒,男主持人握紧话筒,微笑着向各位观众解释。“每一个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大家走至今天,凝聚了太多的汗水与心血,如果自己不珍惜我们也没有办法,审美会一致裁定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缺席而将整个总决赛延后。”

    本来是五进三的总决赛,现在变成了四位佳丽角逐三强,也就是,台上的四位佳丽只有一个拿不到名次,静芸失踪自动弃权,可乐坏了其它的两位佳丽,她们都开始心花怒放起来。

    那两位佳丽最先上台,一人表演了一段迷人的草裙舞,一人表演了一段芭蕾舞蹈,王美美唱一首最优美动听的歌,是一首能震憾人心灵的歌曲,相见恨晚,她想效仿静知上次能得到评委的一致看好,发挥的也算可以,只是,她唱不出那种真实的感觉,一个人的心装载着浮华世事,是很难将心与灵深深地结合到一起,自是唱不出那种男女之间撕心裂肺的情感。

    静知上台,两条修长的美腿,纤细的水蛇腰在人们的眼中晃动,落落地走到了主持人的面前,向观众深深鞠了一个躬。

    “今天是我们参加选美以来的最一场比赛,我想大家都应该放平心态,无论结局怎么样,至少我们努力了,就算并没有得到自己预想的结果也不会后悔,我给大家画一幅画儿吧!”

    “哇!原来林小姐还会画画啊!”主持人假装吃惊,其实,这些她们私底下已经询问好的,并且,还排过,当然,为了避免嫉妒心,每一位佳丽到底表演什么,各自都不是十分清楚的。

    “笔墨纸砚侍候。”

    男主持人兴奋的声音激起了大家的兴致勃勃,尤其是静知的一大堆铁杆粉丝都是翘首期盼,个个都探着头,甚至有的还从观从席上站了起来而引来身后一片骂声。

    身着红段子旗袍的礼仪小姐,笑脸盈盈地端着一个托盘上来,将托盘搁置在了刚被现场工作人员端上来的那张长方桌上,只见静知拿起调色盘里的毛笔,执笔在白色宣纸上挥洒自如,洋洋洒洒,她曾经学过国画,很多年前因为家境贫寒,只学了不到三年就放弃了,后来是因为她自己一直喜欢绘画,觉得能够陶治自己的情操,尤其是这几年,莫川消失后,每当她思念莫川,就借由画画打发无聊寂寞难耐的时间,也许是因为自己经常图图画画,自己的国画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只是还没有自成一派风格,会画画的人很多,不过,将国画画到一定水平的佳丽却不多,这也是她冥思苦想得来的结果,所以,她就决定在总决赛的时候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镜头打在了白色的宣纸上,寥寥几笔,大致轮廓已勾了出来,慢慢地,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隐约呈现,群山环绕,云雾迷漫,残破的夕阳西下,象一位油尽灯枯的老人,正在散发出他最后的光与热,满天的红霞光芒倒映在群山下的大海中,波浪壮阔的海面一片绯红,一望无际的海岸线一眼望不到边,令人心旷神怡,心胸开阔,近处,有几棵枫树承载了太阳的恩泽,正片片凝聚了血红,晨风轻轻袭过海面,最近的几片叶子卷曲,一抹修长白色的身影站在枫树下,手指尖握着一枚枫叶,海风卷起了她笔直的秀发,白色的裙裾在风中飞舞,望风兴叹!

    最后,她执起了一支墨水毛笔,迅速地在画儿的左侧写下一列字。“残阳如血,枫似丹。”

    男主持人发出一声惊叹,与她一起将画立在了所有观众的面前。“仅仅只用了十来分钟,林静知小姐就完成了一幅这么美丽的山水花,大家掌声鼓励啊!”

    掌声一片盖过一片,都为林静知小姐具有这样的才气而震惊,连几位评委也暗自惊叹这个女人,上天不仅给了她好相貌,同样也给了她一双灵气的手,还有一副极具有智慧的头脑。

    “林小姐,能给我们说一说这画上的女人是谁?”男主持人细看这幅画,突发灵感猜测:“是不是琼瑶阿姨小说中的人物啊?就是象望夫崖,这漂亮的女人在等待着她的老公出海归来。”

    男主持人的丰富联想让台下响起了一片笑声。

    “也许是吧!”静知抬起头,自然地用手抚了抚额角的发丝,她笑容可掬地对大家解释。

    “这幅并没有特别的意境,只是一幅现画的山水画,我一向喜欢枫红处处的季节,所以,刚才因为枫树下面留的位置太多了,所以,干脆就画了一抹白色的身姿望风兴叹。”

    她刚解说完又赢了一片响亮的掌声,男主持人一边鼓掌一边激动地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林小姐不仅画画得好,连这书法字体也写得极具风格,这笔笔如刀的字体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位行家。”

    镜头打向了山水画右侧一列毛笔小字上。“残阳如血,枫叶如丹。”

    “好,真是绝,好。”男主持人连连称好,暗叹这女人将来应该并非池中之物啊!人长得美不说,还有一副相当精明的头脑,反应也灵活,这是他与这个女人接触了近两个月得出的结论。

    无可厚非,功夫不负有心人,静知成功拿下了冠军皇冠,当主持人最后报出她的名字时,现场一片欢呼声似要刺破耳膜,电视机前的黄佩珊更是只差没惊得从椅子跳起来,连心都跳到了嗓子尖口,大女儿选上‘亚洲小姐’为她争了好大的一口气,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了,而且,林郁之的医药费也有着落了,草窝窝里能飞出金凤凰,能不令她高兴么?

    只是,心里也纠结小女儿静芸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要不然,那个亚军也应该是静芸的,亚军那枚皇冠也不错啊!

    真是可惜了,她心里暗自责骂静芸,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回事儿?

    “下面请上届选美冠军徐亚兰小姐为林小姐戴上这枚漂亮的桂冠!”主持人用着激动不已的声音宣布。

    静知站在最前端,手捧着一大束漂亮的鲜花,前任冠军身着一袭素雅的长裙,后面跟随着身材修长的礼仪小姐。

    “林小姐,祝贺。”徐亚兰气质温柔婉约,她微笑着从礼仪小姐托盘里拿起那枚冠军皇冠,小心冀冀地为静知戴上,握手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林小姐手指的颤动,看得出来,她虽高兴,却是藏在了心灵深处,这个选美活动,她一直都有关注,早就臆测这位林小姐是最后的大赢家,因为,她身上聚集了太多的东西,灵气,智慧,才气,而今年选美的宗旨又是淑女为头冠,只有她符合这样大众大家闺秀的典雅气质。

    “谢谢,徐小姐。”静知礼貌地道了谢,徐亚兰替她披上了独属于冠军小姐的那件披风,以及附上一个冠军奖杯,她走在最前面,整个舞台都以她为中心,她带领着其他两位亚军王美美,季军张丽凤沿着舞台走了一圈,头的皇冠蓝宝石灼灼生辉,与灯光交相辉映,下面甚至有人吹起了响亮的口哨,都是在为她们加油呐喊。

    一路走来,将近两个月她几乎都没睡上一个好觉,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心里不激动是假的,至少,父亲的医药费有了着落,更何况,这也为她创业打下了基础,只是,她表现出来的喜悦与激动并没有其他两位佳丽那么强烈。

    她戴着近一百万元的‘亚洲小姐’头冠,头上的钻石闪闪发光,蓝光扎疼人的眼睛,让她象一个完美女神化身进驻所以观众的心里,但是,在她走上那个冠军台享受所有人祝贺的殊荣时,其实,她心里是在担忧着妹妹静芸的。

    静芸真的失踪了,直至总决赛完美落下帷幕的第二天中午,她才在焦灼不安中接到了静芸的电话,静芸的声音很微弱,属于是有气无力那一种。

    “姐。”“你在哪儿?”静知回医院就遭到了黄佩珊的一顿责骂,说她没有看好静芸,可是,静芸如此忤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对方沉默了下来,让静知心里很是恼火。“你在哪儿?”近二十四个小时的焦灼与等待让她完全失去了耐性。

    “我……我……。”电话传来了一阵哽咽,似乎还有泪水没落到手机发出的丁咚声,那一刻,静知愣了,她才知道原来妹妹真的遇到了事儿。

    “静芸,告诉姐姐,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哪儿,告诉我?”静知等不下去了,在电话里就忍不住了吼了出来。

    “姐……我在医院。”“哪间医院?”在得知静芸身处的医院后,不到十分钟,静知就已经到达了那间医院,当她闯进妇产科室的时候,就看到妹妹一脸雪白地躺在手术台上,戴着口罩的医生瞥了她一眼,对她说了一句:“你妹妹真大胆一个人敢来刮宫,我深怕出一点什么事!还好,没有什么大问题,等她息一会儿就可以带她回家了。”并扬了扬手中的那个瓶子,瓶子里带血的水已有半瓶,还含杂着些许的骨头渣子。

    “两个月了,真可惜,都长了一支小手臂了。”医生拿着瓶子越过静知走出妇产科,就嘀咕着:“现在的女孩子真不懂得爱自己,怀上了就打掉,将来怀不上再来后悔可就迟了。”

    手术台边那盏最亮的灯光照在静芸的那里,红晕晕的一片,让静知心里的那股火滋地就冒了出来。“谁的?谁的啊?”

    见妹妹咬着牙不啃声,静知提高了音量,怒火中烧,她妹妹还这么小,到底是谁啊?等她怀上了又来堕胎,她二十九了还没有经历那样的人生,而比她小八岁的妹妹却经历了。

    静芸不说话,只是将脸捂在那雪白的被单里哭,不知道是不敢回答静知的责问,还是伤心自己的孩子不在这个人世了。

    “是不是姚君辰的?”她忽然记起前段时间,在那间夜店里姚君辰约她去时遇到了静芸,是啊!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她这个当姐姐应当要负大半的责任,当时,她记得警告过静芸,后来,姚君辰为她挡了刀子,她由于心里内疚再加上又要上班还要参加选美活动太忙,也忘记了去追问静芸与姚君辰的关系,如今想来,应该是那朵烂桃花了。

    静芸听到了姚君辰的名字哭得更伤心,这让静知更加确定那个男人是姚君辰无疑,她转身就冲出了妇产科,在电话里向姚君辰咆哮,姚君辰接到她的电话不敢怠慢,火速驱车就来了医院,其实,一整晚他也在担心静芸,因为,静芸回E市后一直都没有回家,最初她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后来就干脆搬过来跟他一起住,她的衣服一件也没有拿走,他断定她不会回林家,所以,心里总是内疚懊悔的。

    “枝枝,静芸还好吧?”他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就看到一张黑得似锅底的静知站在妇产科的门口,现在的静知已经脱去了那层丑陋的包装,甚至连那黑框眼镜都拿下来了。

    一件白色衬衫,一条黑色的五分裤,露出洁白玉润的小腿肚,秀发简单束在脑后,简约的线条美得让他移不开视线,只是,美人金粉面具下的那双如秋水一般的眸子迸射着怨恨的光芒。

    “枝枝,怎……怎么了?”视线越过她的头顶望了过去,就看到了面色惨白如一张薄纸的静芸,被两个女护士颤抚着,颤魏魏地走出那道洞空的大门,见到他的那一刻,静芸整个呆在了原地,泪从眼眶中刷刷涌落。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姚君辰心底窜升,眼尾落到大门上方的‘妇产科’三个字时整个人如立刻就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两名护干将静芸抚进了病房,静知站在那里一声不啃,姚君辰站在离她五步远的距离,同样是如一尊雕刻的腊像,久久都找不到自己的意识。

    “怎么办吧?”静知很想冲上前煽姚君辰两个大耳光,可是,她忍住了,因为,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枝枝……你听我说。”姚君辰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非常羞急,他根本没有想到静芸会是这个样子,做梦都没有想到。

    “有什么好说的。”静知的眸光似一把利刃,让姚君辰感觉毫无招架之力。

    “枝枝,我不知道静芸是你的妹妹,如果知道,我也不会对她这样。”这是实话,然而,姚君辰说出这个话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很荒唐,他明明爱的是姐姐,偏偏与妹妹发生了关系,还让她怀上了孩子。

    “不用给我说这么多,怎么办吧?”静知的话音很冷,直接询问姚花帅解决的办法。

    “我……”姚君辰非常了解静知,他不该说出用钱补偿之类的话,更不敢轻率地象打发其它女人那样,都是一夜情的成人游戏,玩不起就不要出来玩,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是,这个时刻,他不敢给静知这样说,他怕,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对静枝的感情会毁在自己游戏人间的态度上。

    “姚君辰,静芸才二十岁,她与你那些女人不同,你把她毁了。”见姚君辰支支吾吾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就知道这个花心男人会逃避责任,姚家财大气粗,他姚君辰仗着自己家有钱有势,换女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他总是对人家说,男人一定要三妻四妄方显自己身份的尊贵。

    静知心里好恨,恨这个男人毁了妹妹的青春,毁了妹妹的一生,那是她捧在掌心呵护的妹妹啊!从小她就是全家人的骄傲,如果父母知道静芸被这个男人毁了,还为这个男人堕过一次胎,他们肯定连家也不要她回了。

    “如果负不起责任为什么要沾惹静芸?姚君辰,你知不知道她是我最宝贝的妹妹啊?”甩手掴了姚君辰一个大耳光,力道之大让自己手心红肿一片,更是吓坏了从她们旁边经过的两名护士。她们低头窍窍私语着匆忙端着药瓶子离开。

    “枝枝,我……不能娶静芸,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枝枝。”见心爱的女人气得浑身发抖,一向气定神闲的姚君辰慌了,如果说江萧是横在他与静知之间的一堵厚厚的墙,那么,他对静芸做出的事就是堵在他与静知之间幽深的沟壑,让他恐怕怕终其一生也难跨越。

    “静芸与那些女星不同,她只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姚君辰,我真想杀了你。”这个男人,她拿他当铁哥门儿,他的事业跌至低谷,她还在担忧着他能不能走出来,没想到,转身就消失了几个月,再回来时居然给静芸搞在了一起。

    “枝枝,你说要怎么办吧?”

    凝望着静知的眸光幽深似海,姚君辰的心口隐隐作痛,不做都已经做了,不是他不想负责任,而是,他不想将自己的爱情就此抹杀。

    人往往都是自私的动物,此刻的他,心里也在天人交战,他即觉得对不起静芸,又还想做着与静知双宿双飞的美梦,其实,他从来都不知道,江萧不是那堵墙,静芸也不是那幽深的沟壑,他与静知从来就没有那个缘份。

    “你问我怎么办?”静知眼睛里的怒焰熊熊燃烧,声音更如膜月寒霜。

    这个男人做了这种事情,没有一点担当,居然问她怎么办?

    男人久久地注视着她,眼眸中划过一缕坚定的神彩,抿直的唇终于开启:“是,我听你的。”

    他听她的,这是什么话?如果这里有一块金属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就打爆他的头,他让静芸怀上孩子,毁了她美好的一生,他把这个难题丢给她,她能要他怎么办?她不是神仙,无法左右他心中的情感!

    她恨恨地剜了他一眼后,抬腿径自走进了病房,病房里静芸躺在床上,皓腕上插着一根针管,细小的玻璃管子里晶莹的液体正在缓缓地由那贲起的青筋注入她的身体里,为她注入生命的源泉!

    她半斜在床上,满眼的白,是那穿梭在云端里飘渺的云烟,也如她流掉的那个孩子,两个月不到,半个小时前,她都还在自己的肚子里,如今,她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满眼的白,在为她流逝的孩子哀悼!

    看着妹妹平静的面容,呆滞的眼神,静知再也难忍住自己心中奔腾的怒火,退出病房,冲向那个仍然凝立在原地的高大身形。

    “你娶她。”三个字脱口而出,是的,她不能让自己的妹妹受这样的委屈,她作为姐姐要为静芸讨回一份公道。

    姚君辰一脸愕然,显然对静知这样的话深深吃惊,片刻后,满面萧索,高大的身形倚在了墙壁上。

    “好,如果这是你期望的。”

    他闭上了眼睛,掩饰着心中绝世的痛苦,他给了静知的答案,为什么偏偏他就碰了林静芸?如果他知道林小芸就是静知的亲妹妹,他就算是欲火焚身也不会碰她。

    “什么是我期望的?姚君辰,你毁了一个纯真女孩子的人生,难道不应该对她负责任么?”静知无法接受姚君辰这样说。

    睁开眼,将她怒容纳入眼底,满眼的伤悲,真是可悲呵!林静知,他爱了她这么多年,然而,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是站在原地等待着她走出那断刻骨情殇的男人。

    “静知,说一句你不爱听的,我姚君辰上过的女人何其多,如果每一个女人都要我以结婚负责任收场,我都不知道结了多少次婚,生了多少个孩子了。”

    心痛到无法呼息间,姚君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情场浪子的个性就张扬了出来。

    “静芸与那些女孩子不一样。”静知脸红脖子粗地冲着他反驳,誓死要为妹妹讨回一个公道。

    “有什么不一样?”姚君辰冷冷地凝睇着她。“除了她是你妹妹的身份以外,你说,还有什么不一样?”

    “姚君辰。”静知感觉这个男人的荒唐真的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她怒声音低斥。

    “你对静芸造成的心与身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

    “你妹妹不是三两岁的小孩子,不过是成人游戏,玩不起她就不要玩。”他没想到林静芸会怀上孩子,他不是一直都有戴套吗?对了,她怎么会怀上他的孩子的?

    “牲畜。”静知气得脱口而出,这么多年了,她从来都没有觉得姚君辰浪荡的性子这般可恶。

    “对,我是牲畜,但也是被你逼的。”姚君辰气急了,咬着牙迸出骇人的话语。“你给我过来。”他霸道地扯着她的一支胳膊,把她拖到了医院的门口。

    “你放开我。”静知一把甩掉那支象钳子一样的手臂,冲着他咆哮,脖颈处的血管都贲了起来。

    “姚君辰,你就是一个孬种,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她咆哮的话语象一颗冷钉打入他的太阳穴,眸色突然间转暗,深沉的眸光里酝酿着一场黑色的风暴。

    “如果你不介意我爱的人是你,我可以娶你静芸。带着爱你的心去娶你的妹妹。”

    他姚君辰从来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要与不是林静知以外的女人走进婚姻那座神圣的殿堂,可是即然她执意如此,那么,他会遂了她的心愿!

    他说了什么?静知懵了,姚君辰说爱她,却让静芸怀上孩子,爱她却夜夜与不同的女人恩爱缠绵,哈哈哈!真是人世间天大的笑话,她知道这个男人一向口蜜腹剑,所以,即便因工作需要整日与他腻在一起,她也从未想过要他擦着什么爱情的火花,她一直都当他是好朋友,铁哥们儿,不,这是他在为自己找借口,不想对静芸负责任的借口。

    “笑话,姚君辰,我要不起你的爱,你身边的女人随便抓一个都比我漂亮上千倍,我只是一只毫不起眼的丑小鸭。”

    “你是丑小鸭吗?”他狠狠地盯望着她,尽管她遮掩了自己,将自己打扮成丑陋无比的形象,可是,她对他的魅力却无处不在。

    “枝枝,也许我很荒唐,那是因为我得不到,我一直都在等着你,等着你看清楚自己的心投入我的怀抱,我一直在给你时间,也不想吓倒你,可是,你却莫名其妙地嫁给了江萧。”这件事情是他最大的失策,提起这件事情至今都还很愤忿,他真的太大意了,所以,才会让江萧捷足先登!

    “我知道你一直爱着那个莫川,与他有近十年恋爱历史,所以,我一直都在静静地等待,等待着你能慢慢发现我的好,枝枝,我给静芸摊牌,就是知道了她是你妹妹,我不想伤她太深,更不想伤害你,你明不明白?”

    他一股恼儿地把所有的想法全说了出来,扬言如果早知道静芸是她的妹妹,他绝对不会与她有半毛的关系。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激你对静芸的放手了。”

    静知没想到姚君辰不仅心花,连人也这么胺脏,话说到这份儿上,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他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那么,逼他娶静芸,岂不是将静芸更是往火坑里推。

    “不是,静知。”他第一次叫了她的闺名,第一次有正经八板的声音对她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的那个女人是你,这么多年了,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对于我来说真正的意义。”

    在他人生最荒唐的岁月里,她就如一股活泉清风钻入他苍白的人生,象是为他注入全身的血液,由于身世关系,很小的时候,他就被送去了国外,在美国,他与那个法国女人相爱了,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他回到他们租住的破旧楼宅,看着她骑在那个高壮黑皮肤的男人身上时,整个人都懵了,原来,那个女人一直都是耍着他在玩,从此,他过上了糜烂的人生,回到国内后,更是一直以欺玩女子为乐,当然,他是姚家的公子哥儿,姚家有的是钱,他有那样的资本让所有的女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在他被一群仇家追杀的那天晚上,受伤生命垂危之时,他看到了一双不含一丝杂质的双睥,正是这双眸子的主人拯救他,不当当是拯救了他的肉身,更是拯救了他的误入岐途的糜烂灵魂,他不相信一见钟情,更是对女人早就深恶痛绝,但是,至少,她是一个对于他来说十分有眼缘的女人,虽然她全身包裹的象棕子,更是当男人是洪水猛兽。可是,她闯入他的生命,象是一股活泉清风钻入他苍白的人生,让他忘记了那个深深伤害他的女人,让他想要重新开始,死了的心又活了过来。所以,他决定追求她,想要与她共携手下半辈子。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下章精彩预告:终于将她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