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69章是谁上了她?(精彩)

初露锋芒:第69章是谁上了她?(精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唔……不要。”她开始尖叫,挣扎,可是,刚喊出一句,就有一团破布紧紧地塞在了自己的嘴里,并且,有人用力绑起了自己手脚,她看不见,只能本能地挣扎抗拒,但是,于事无补,这些歹徒凶狠万分,脚下一空,已有人将她扛上了肩臂……

    E市三环路转弯地带,一辆装运着上亿钞票的车辆停靠在了公路边,司机刚燃起了一支烟,十来个歹徒持着冲锋枪冲了上来,将车上的司机与押运车的经警拖下了车,恰在这时,一大群警察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纷纷将他们包围,抢劫犯们见是一警方设的一个圈套,暗思着必须突出重围,才能活着走出去,要不然,等待他们的将是永无期限的牢狱之灾。

    真是一伙要钱不要命的玩命之徒,枪都抵到了脖子上,居然也能踢出飞腿,狂妄地将警察手中的枪踢掉,手上一空,见没了枪支,那名警察缩着脖子后退着,正是因为他的胆怯让为首的亡命之徒勇气倍增,他拿着手里那枚冲锋枪,子弹呼啦啦地从长长的枪壳里扫射而出,接连着有三个警察倒地身亡。

    其余几人见老大如此勇猛,心里也延升出一缕希望,持枪与警察们干上了,但是,前来围攻的警察太多,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在了正中央,这十来人就算流尽身上最后一滴血,也休想活着离开,这本来就是一场蓄意的阴谋。

    围攻的警察越来越多,不知道是谁开了一枪打中了为首那个男人的膝盖,男人单膝跪地,枪支从手中无力滑落,仅止一秒,一名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抬起一脚,踢掉了他手中的枪支,再一脚狠狠踩在了他受伤的地方。

    揭开头上那个白色能让脸静扭曲的罩袋,手铐已铐在了男人的腕上,可是,让所有警察失望的是,呈现在大家眼睛里所有抢劫犯的脸,是他们要找的黑道组织头目‘火焰’吗?

    “带走。”见经历了一番博斗,歹徒已缉拿归案,江萧与宋助理才从小轿车里走出,看着被警察押上车的那几个还活着命的亡命之徒,江萧并没有看到期望着熟悉的脸,心里咯噔了一下。

    “江检,那个为首的是‘火焰’吗?”宋助理也有些失望,压低声音忍不住轻问。

    候局长将枪插进了腰上的枪壳,微笑着向他们迎了过来。“江检,还是你聪明,让我佩服得五体投体啊!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黑道猖獗的‘火焰’,不过,没关系,至少有了新的突破,谢谢。老弟。”候长荣与他握了握手,带着一帮兄弟上了警察,将犯人押回警局。

    *

    黑,无边无尽的黑暗,几乎看不到一丝的光亮,静知双脚被缚,她蹲在屋子的某一个角落,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整个空间感觉很宁静,静得几乎能听到耳边呼呼从她耳边滑过的声音,这些人为什么要架她?她一向从未与人结过怨,莫非与江萧办的案子有关系?她才听到宋助理的那声‘有枪声。’接着是江萧挂了电话,然后,是她立刻就被人用麻袋罩住了脑袋,被绑到了这里,肚子出一阵咕咕的声音,她已经有一段间粒米未进了,挣扎着动了动,两支手腕反剪在后被绳子紧紧地绑着,而且,打得也是活结,越挣扎勒得越紧,肌肤都被勒出一条条令人怵目惊心的红痕,当然,她看不到,只能感受到一阵又一阵椎痛划过心脏。

    算了,她喘着粗气,几乎能嗅闻到空气里的血腥味儿,那是她身上流出的血吧!

    听天由命吧!总之,她相信自己不会这样命薄,会丧命在这伙歹徒人的手里,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门锁落地的声音,紧接着,感觉有一伙人走了进来,来人有着不可一世的强大气场,因为从寂静无比的空间气息就能强烈地感觉到,铿铿有力的脚步声就可以判断出绝对不止一两个人,但,谁都不敢开口讲话,大家都静默着,‘啪’地一声,静知突感眼前一亮,透过麻袋的针尖似的细小缝隙,模糊的视里有好几抹人影在晃动,呼吸停滞,她虽然看不到,可是,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了自己的身上。

    又是一阵压抑冗长的沉默过后,并没有听到离最近的那个人下令,只是隐约能看到他的大手一挥,然后,两道黑影就迅速闪到了她的面前,解开了她脚上捆绑的绳子,脚能够动了,她立马就朝离自己最近男人的身上踢去,不偏不奇正好踢中了男人的下体,男人发出痛苦的申昑。

    “妈的,这女的这么辣?唉哟!”男人捂着下体疾步退开,紧接着,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传来。

    男人低着头,惊慌失措地看了一眼面前居高临下盯着蒙着头的那个女人,颤着声儿喊了一句:“老大。”

    静知当然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打那个被她伤了的男人?她还来不及想到更多,另一名男人顶了过来,与她右侧的男人一人抓住了她一条大腿,强行将她定在墙角,听到皮带扣碰撞的‘当当当’声响响彻耳膜,静知惊骇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不,唔,不……她无法动弹,想咬舌保住自己的贞洁,可是,嘴里又塞着一团破布,平生第一次深深体会了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见有人在剥自己的裤子,她拼死挣扎,可是,两条腿被两个大男制住,憾动分毫都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不……她不要被这群人玷污,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如果真那样了,她也不想活了,江萧,你在哪里?呜呜呜,江萧,救我,救我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就只能浮现这个人名,她喊不出来,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求,泪水滚出眼眶,从她眼角划落,沿着腮边落到了肩上的秀发丝中,湿湿的,粘粘的。

    那个拥有着强大气场的男人向她走了过来,带着古木清香的气息逼近,缠绕在她周围不去,她能感觉得到这男人就在离自己咫迟远的距离,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固定着她大腿的两个男人不自禁地稍稍退开了身体,她的裤子并没有被剥落,但是,感觉有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掌紧紧地托起了她的臀部……

    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臀肉……

    他并没有……只是隔着微薄的布料,硬如*铁的东西压在她那里,虽然隔*着布料,可是,她能强烈感觉到那硬如热铁的东西似乎想要狂烈点燃她粉嫩的身体,喉头一紧,一阵类似痛苦的悲鸣,眼前光影闪烁……

    磨娑……再磨娑,身体里的一股子热浪袭击着她,静知呜咽,天啊!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感觉?她又不是一个淫……娃,而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过是一个黑帮老大。

    呜呜呜!

    冗长的几分钟对于她来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腰上那股强大的力量一松,她仿若虚脱的身子跌到墙角,臀部碰触到地面的清晰痛感,让她明白那个拥有着强大气场的男人已经放开了她,然后,手脚双腿再次被捆绑,一伙人风风火火地离开,耳边响亮的脚步声渐渐没入黑夜之中,随着大门落锁的声音,一室的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只是,空气里似乎飘弥着淫摩的气息,还好,还好,静知在心里默默感谢上苍,他男人并没有要自己的身体,只是,与她那里磨擦了几下,这伙人至少还没有坏到无药可救!

    江萧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深夜两点多了,掏出钥匙打开门,走回自己的卧室,没有看到雕花木床上那垒起的小山丘,并看到被子整整齐齐地叠放在那儿,并没有人。

    心里陡然警觉肆起,房间都找遍了,浴室、客房、客厅,厨房,所有地方连角落都找遍了仍然没看到静知的半个人影,联想到白天的收押的那几个人,心中警玲大作。

    迅速拔打了静知的电话,可是,拔好几遍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真的出事了,江萧站在卧室的窗台边,俊美的面容一片冷妄,眸底全是阴戾的色彩,静知的失踪让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尖口,可是,他并没有立即冲出门去寻找,因为,如果象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大街小巷里乱窜,是于事无补,他知道静知的失踪一定给白天那件案件有关。

    一整晚,他心急如焚,却什么也不能做,随着时间的延迟,他心中的那份焦虑憋得整个人就快要爆炸了,一支香烟接着一支地抽着,窗台下已经积丢弃了好多的烟头,有的刚点燃就掐灭了,横七竖八躺了好大的一堆。

    眼睛死死地盯着窗外,窗外的白曦光亮渐渐与墨黑化分为二,最终切割的线条越来越明朗,就在他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有电话打进来了,是一串陌生的阿拉伯数字,如果是以往,他可能考虑着拒接,可是,现在他迫不急待地按下了通话键。

    “喂!”“江检察官,令夫人在我们手上。”

    终于打来了,江萧握着手机的指关节用力到泛白,薄唇抿成了一冷直的线条崩出两个字:“条件。”

    “把高剑飞放了。”高剑飞是警界耗费了大量警力毫不容易抓捕的罪犯,虽然,他最初想抓的人并非是高剑飞。

    “不可能。”他想也不想地冰冷回绝。“哼!就等着替你老婆收尸。”男人阴狠的话音传进了江萧的耳里。

    “我不是警界的人,我不管那档子事,我老婆少了一根头发丝,我要你们组织所有的人陪葬。”

    多狂妄的语气!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绑架他江萧的女人,伸出一脚,将离自己最近的一盆玉兰花踢飞。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次是你下的套,设的局,你想捉我们老大,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不放高剑飞,你老婆与你立刻天人永隔,生死两茫茫啊!”

    男人的话毒辣而无情,是个男人都会顾及自己的老婆,他就不信江萧能置自己老婆于不顾。

    “顺便告诉你,江大人,一尸两命啊!有你老婆与高剑飞陪葬,我想高剑飞就算是被判死刑也值了。”

    一尸两命?老婆?孩子?这些字眼象绳子一样死死地勒住了江萧的脖子,感觉自己连气都喘不过来,是静知怀孕了吗?静知怀上了他的孩子,是他与静知的孩子,巨大的喜悦与兴奋将他整个人紧紧地包裹住,握住手机外壳的指节白到几乎透明。

    “说,到底想怎么样?”他咬牙迸出。“放了高剑飞。”电话里的男人还是那个条件。

    即然他们绑加静知为拯救高剑飞的条件,可想而知,高剑飞这个人物对‘火焰’组织何其重要,收押的人犯又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能轻易放出来。

    “我要先见我老婆。”“江检察官,人可是在我们手里,是你这辈子最亲最爱的人,我一枪下去,你老婆就只能下去见阎王了。”男人阴测测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并发出几声冷冷的笑声。

    “地点。”江萧控制自己想砸了手机的冲动,硬生生吐出两个字。

    “岱鸢山,记住,最好是你带着高剑飞一起来,见人放人。”

    语毕,电话已经被切断了,江萧气得咬牙切齿,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伙人居然把注意打到了静知身上去,而那女人还怀着他的孩子,抬指按住了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他不能慌乱,他必须得救出自己的老婆与孩子。

    用电话几宋助理交待了一些事情,并让警员用先进仪器锁定刚才那个号码的手机信号方位,见结果是岱鸢山,证实那男人没有说话,他这才驱车飞奔向了岱鸢山,如果被静知怀孕了,那么,孩子不过才两个月大,那么小的孩子在母体里是极不安稳,他怕自己迟一步就会后悔终生。

    岱鸢山离E市大约一百多公里,江萧仅仅只有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赶到了,想要将高剑飞提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用收押的人犯去换取自己亲人的平安,那么,他也不配做一名检察官,更不用谈优秀?

    岱鸢山是E市处于最偏僻地段的一个小镇,镇上经济还算繁荣,发达,他查找了所有的住宿酒店,旅馆,找遍了也没有寻到这伙人的下落。

    “喂。江检察官。”电话又来了,还是先前那个与他谈条件的声音,不过,话声变得无比的冷妄。

    “胆子够肥的,居然敢单枪匹马闯来。”

    “我得先见到人再说。”他劈头就回了过去,这群违法犯罪份子,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如今,还要绑架他的老婆,静知何其无辜!

    “蓝牌路52号。”电话挂断了,他沿着街牌号一个个都找,老实说还真不好找,因为,这种小镇往往很多人自己居住的房是多少门牌都不知晓,糊里糊涂的。

    *

    找到那个门牌号,江萧并没有直接进去,回头,身后有一两抹影子火速地隐退到门墙边,这两抹影子跟着自己的时间太久了,笔直沿着原路返回,拔腿狂奔,在不大的小镇上乱窜,恰在这时,有一个推着三轮车的肥胖男人高喊着“买苹果呢!又香又脆的红护士,刚运回来新鲜的水果,买苹果呢!”

    男人嗓间粗哑,也许是喊久的关系,江萧有意将腿踢向了三轮车圆圆的滚子,车箱刹那间翻倒,一车子的苹果从车厢里散落滚到了街面上,肥胖男人正欲要开口谩骂,江萧眼疾手快地塞了一沓粉红色钞票到他浸着薄汗的掌心里。

    “不好意思,老哥。”然后,将手搭在了肥胖男人肩上,脑袋贴向了肥胖男人耳窝处低语。

    “帮我缠住后面那两个男人,我有重谢!”

    男人肥胖的面色一怔,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那两个鬼鬼祟祟,长得尖嘴猴腮的两个男人,肥胖男人意会过来,将钞票揣进了口袋,望着江萧走远的高大挺拔身形,扯着唇不满地假意咒骂起来。

    “什么东西?有钱就了不起啊!可惜了老子一大车苹果。”

    恰在这时,后面两个男人窜上来,肥胖男人立即迎了过去。“两位先生,买苹果吧!很香很脆呢!便宜卖了,要不要来几斤?”

    “走开。”两男人恼怒地冲着他低喝。“先生,买两斤吧!”说着,还去拉扯着一个男人的衣袖,男人见江萧跑得没了人影,迅速消失在了人海中,一时急了冲着肥胖男人破口大骂,还抬脚将离得最近的几颗苹果踩得稀巴烂!

    另一个很没素质抬起腿就踢向肥胖男人,肥胖男人挨了一脚开始哇哇大哭起来,紧紧地扯着他们的衣衫不放,一支手臂拽住一人的衣袖子,这一幕很快引来了围观的群众,两男人见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闹事,毕竟,他们还有重要的事务在身。

    “你踩烂我的苹果,你赔我,赔我。”可是,这小子就是这样缠着他们。

    “喂,小子,别得寸近尺。”两男人厉声警告,立刻遭来了群众的怒目而视。“什么?弄坏人家的东西也不赔,是流氓,还是黑社会?这世道真没天理。”

    见大家群起而攻之,两男人哑口无言,想拔开人群离开,然而,大家联成一气都不准这样霸道嚣张的流氓离开。“你们在干什么?”一记厉喝,派出所的警察出动,挥着电棍走向这一堆围观的人群。

    两男人见引来了警察,翻着白眼一副似要休克的样子。警察没收了他们的手机,将两个流氓押往了派出所……

    “扣留四十八小时,对。”江萧收了线,关了手机,成功甩掉了身后的尾巴,也让那伙人再也掌握不了他的行踪,他一路观看地着地形,发现了52号门牌号的背后量片荒园,有一道高高的围墙,根据他多年的办案经验,他揣测着静知应该是被困在了离荒园最近的那间黑屋子里。

    几经波折,已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刻,他穿越过了那片似废墟一样的荒园,站在高高的围墙下,双手攀住了绿油油爬山虎的枝腾,腾上的小刺得他掌心生疼生疼,但,他顾不得那么多,跃身一挺,高大的身形便站在了围墙上,再纵身一跳,整个人已经稳稳地站在了地面,从腰间拔出枪,将子弹上了堂,然后,身体贴着墙壁慢慢向前移动,双眸敏锐地注视着四周,黑屋子里没有光钱,另外一间屋子里好似有谈话声传来,负责看守静知的男人好像在喝酒猜拳。

    江萧加快了步伐,走到黑门前,伸掌轻轻砍下去,门锁掉落,他飞快地窜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屋子的角落有一个人蹲在墙角落,双手双脚被缚,走至她身边,大手一挥扯下了包裹着她头部的麻袋,果然,近在眼前的是静知那张苍白的脸蛋,也许是眼睛被蒙住的时间太久了,视线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看着苍白眼角滴淌的泪水,江萧喉头一滞,心中涌起的那份心疼真狠不得转身去把那几个男人干了,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子,利速地割掉了捆绑住静知双脚与双手的绳藤,扯掉了塞住她嘴里的破抹布。

    “江萧。”静知颤着唇瓣,轻喊一声,激动地一把抱住了江萧,她的喊声惊动了外面另一间屋子正在喝酒猜拳的男人,将静知狠狠地搂进怀里,江萧抚着她走向了门边,恰在这时,另一间屋门‘吱呀’一声开了,喝得满面通红男人只是想出来探一下究竟,眼神迷离,打着酒嗝儿。

    眼疾手快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缠在了枪筒上,那男人刚走过来,他伸手一把扼住了他的颈脉,食指扣动了扳机,‘崩’的一声轻微的响动,满面红润的男人还没看清楚眼前杀害自己的男人是谁,身体就笔直地倒落到地面上去,双眼一闭,失去了所有的呼吸!

    抚着静知走出了小黑屋,迅速来到了围墙下,努力地托起了静知的小蛮腰杆儿,轻轻在她臀部上拍了两个。

    “老婆,快。”

    静知垫踩在他结实有力的肩膀上,玉手抓住了两根腾蔓,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爬到了围墙上方,喘了一口气,又抓住另一面的腾蔓慢慢地往下滑。

    江萧翻过墙头的那一刻,清楚听到了前院传来了仓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句烕严而又熟悉的声音飘越了墙头听入他耳里。

    “举起手来,都不准动。”

    宋助理与候长荣来了,那么,他也不急着带着静知跑了,抱着奄奄一息的老婆穿越了一大片荒园。

    静知紧紧地接抱着他,她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实的江萧就在眼前,经历了一天一夜绑架事件,身处黑暗之中的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个男人,然而,这个男人并没有令自己希望,他真的来了,她原本以为他会带着一群警察赶来救她出虎口,没想到,他居然是单枪匹马地硬闯,将脸蛋轻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静知才知道这一切不是做梦,她的江萧真的来了,这宽阔的胸膛就是她林静知一生停泊幸福的港湾!这样想着,嘴角漾起了一抹很美很美的笑靥,然后,她轻轻地阖上了双眸,晕晕沉沉中就这样进入了梦乡!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的时刻,她伸了伸懒腰,张开了漂亮的双眼皮,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掀开覆盖在自己身上的薄丝被,嗯!不对,这不象是她们信义区的家中,这间屋子光线很好,窗外如血的残阳余晖洒照在了磨沙石窗楼上,折射着一道又一道五光十色的光亮影子。

    屋子里的摆设不算陈旧,可是,许多适品却不是现代的味儿,走下床,站在屋子欣赏那些古董玉器半天,走到窗台边,双手撑在了窗棂上,仰起脸,轻喟了一声,享受着风儿滑过她肌肤那种凉凉的感觉。

    身后袭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阵淡淡独属于男人的薄荷麝香缭绕在自己鼻冀间,一双占有性十足的男人大掌紧紧地扣住了她的腰身。

    俊颜贴向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灼热的吻一个又一个地印下,这感觉很熟悉,也很舒服,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如此享受男人的亲吻,闭上了双眼,抬手抱住了男人的头。“这是哪儿?”声音透着刚睡觉刚醒来的傻哑!

    “咱家老宅!”男人回答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手掌轻轻地向她平坦的腹部摸去。“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怀孕了?”

    “你整天都在忙工作,忙得连家都不回,我还没来得及说嘛!”第一次在亲爱的老公面前撒起娇,享受着女人独有的权利。

    “少爷,少奶奶,用饭了。”门外飘来了一记略显苍老的男人声音。

    “好,陈伯就来。”回答完陈伯,将她拉转过身,狠狠地把她柔软的身躯抱入了满怀,大手包裹着她的玉手搁置在她平坦的肚子上。

    “我保证以后会天天回来睡,要不然,我儿子会寂寞的?”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静知嘟起了红唇,是啊!这男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太严重了,都什么年代了。

    “女儿也一样啊!但必须长得像你才可爱。”食指与拇指卷曲,在她光滑的玉额轻轻地弹了一下。

    江萧牵着老婆的手下楼,心肺间充斥都是满满的幸福,当知道她被那伙人绑架的时候,他顿时方寸大乱,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孩子与静知出了事,他会怎么活下去?

    “少奶奶,不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所以,只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食物,你们将就着用吧!”陈伯是个老好人,奉江夫老人之命,在这个地方管理江家老宅差不多也有了三十年,二少爷与二少奶奶能来,他心里虽高兴,却也不知如何是好,这宅子离镇上远,买点食材都要骑自行车去,而且,现在集市早收摊儿了,没食物卖了。

    “没事,陈伯,我不挑食的。”静知落落大方地走到了餐桌边,与江萧高兴地吃着饭菜,感觉这是有史以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菜,虽然,餐食上仅仅只有四菜一汤,可是,她就是有这种特殊的感觉。

    “没事,陈伯,我不挑食的。”静知落落大方地走到了餐桌边,与江萧高兴地吃着饭菜,感觉这是有史以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菜,虽然,餐食上仅仅只有四菜一汤,可是,她就是有这种特殊的感觉。也许是怀孕有些感觉就变了吧!

    “来,多吃一点!”江萧满眸载满了痴情,一个劲儿地为她夹菜,当他听到静知怀上他孩子那一刻,心里狂涌出的激动是前所未有的。

    “我不喜欢吃这个。”静知夹起碗里一筷子河虾鱼,她一向不喜欢有腥味儿的食物,这河虾鱼身子小,是陈伯下午从淡水河里用鱼网网来的,经过精心的烹饪制作,成了一道色彩漂亮的菜色。

    江萧看着筷子夹住的好几条泛着亮晶晶光彩的河虾鱼,很想说:“老婆,这种炸香鱼,小孩子最喜欢吃了,你都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不怕饿着咱宝贝儿子?”可是,看着老婆嘟起的红艳艳双唇,他老婆难得向撒一次娇儿,由着她去了。

    “陈伯,哪里有酒店?”他放下了碗筷,转过头看向站在旁边满面慈祥的老仆。

    “噢!二少爷,离这儿五分里处就有几家,也不是酒店,不过,那里的饭菜也好可以。”陈伯小心冀冀地应答。

    江萧立马转身上楼,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衣服下楼,牵着静知的手就步向门边。“走。”

    当他拉着她上车,温柔体贴地为她系上了安全带,再疾步绕过车头,坐到了驾驶座,静知才知道他是真的要带着她去寻找五里之外的酒店晚餐。

    车子在平坦的道路上前行,远边天际的彩霞印满了天空,似血染红了一般,红得吓人,霞光与道路两边的绿叶影子落洒在车玻璃上,折射出一道又一道隐隐绰绰的光影!

    静知将头斜靠在椅背上,水雾雾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专注开车的男人,幽深的眼,挺直的鼻,削薄的唇,精美的五官犹如出自于艺术家的一件雕刻品,刚硬着带着柔美的气质,具有让人着迷的矛盾特质,偶尔别过脸,凝向她的眸子深邃中带着满满的笑意,阳光的笑容犹如一股清风活泉进驻她孤寂的人生。

    那顿饭,静知吃得很香,是有史以来吃得最多的晚餐!

    吃罢晚餐,驱车回老宅的时候,陈伯疾步从宅门口迎了出来,毕恭毕敬地将她迎进了屋。

    静知上楼洗澡,江萧与陈伯在楼下闲聊,江萧告诉她,陈伯是江家最忠实可靠的佣人,年轻时候家境也算富有,因他嗜赌成性,短短一年之内就输光了所有的家产,妻子咽不下这口气,在一个月圆之夜,抱着一个月不到的女儿路跑出去,第二天,他找遍E市的每一个角落,终于在太平间里找到了妻子冰凉的尸体,但是,女儿却不知所踪,他抱着妻子的尸体痛不欲生,并砍掉了自己的右手拇指给妻子陪葬,从此,他也不愿意再娶,独自一人到江家当起了仆人。当年,江政勋升职调离E市,江老夫人要他跟随着一起搬迁京都,然而,他却说愿意留在这儿照看江家老宅,因为,他期待终有一天能给女儿重逢,他渴望着宁死之前还能再到女儿一面,在他的眼睛里,静知看到了萧瑟与寂寥,但是,枯瘦的脸颊上却蔓延着一缕落寞的幸福,佝偻的身子是在守候着心中的爱人吧!她虽然死了,却永远地活在他的心里。

    他凄凉的一生,让陈伯一呆就是三十年,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江家,所以,陈伯在江家每一个人心目都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自然从小就得到江萧两兄弟的尊敬,江家都把陈伯看做是江家不可分割的一份子。

    沐完浴,静知轻踱到窗台前,窗台上摆放着两盆漫珠沙华,没有叶子的蔽护,红色的花朵傲然挺立盛开,淡粉色的花蕊,大红色的花瓣,长长的花瓣片边缘的颜色更浓,看起来更刺眼,有花无叶,过一段时间,花凋谢了再长叶,花叶生生错过,生生相望,又称作彼岸之花!

    这花的寓意让她想到了有一个电视剧的男女角,两人虽相爱,却隔着滔天的父仇,男人狠心将心爱的女人从高高的十八层摔下,活生生把她摔死,从此,他也成了没有心撒担魔鬼,死后,他下了地狱,而她上了天堂,生生相错,生生相望。

    花虽美,故事去太感人,房门没关,爽朗的笑声从楼下传来,她迈着轻盈的步子下楼,楼下的客厅里,江萧还在与陈伯闲话家常。

    “二少爷,老夫人身体骨怎么样了?”

    “躺着呢!病了快两个月了。”“你可得经常回去看看她,至小,她最疼你了。”

    “嗯!陈伯。”

    ……

    静知踩着白色的台阶,清滢的眸光往灰白色的墙面一扫,落在了一幅画儿上,画里是一个很古远的女人,女人穿着罗衫素裙,月白色碎花底衣衫将她的脸蛋衬托得更白皙,纤细柔美的身段坐在一架织布前,手里拿着白色的纺丝,眸光专注,黛眉含笑,镶嵌在金粉面具上那一对纤长的睫毛卷曲,发髻上插着一朵白色的小花,有两咎秀发从玉白的颈子间埋落于精美的服饰中,又从领子口现露出来一直延伸至衣服包裹的雪丘上。

    眉目间的神韵,还有那眉,那眼,那张白皙酡红的娇颜……

    “是不是与你有些相似?”身后粗嘎的迷人的男音袭来,他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峻拔的身姿立在了她的身后,而她没有回头,双眸定定凝望着墙面上这张女人画像,看着她,她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凄迷与酸楚……

    男人拔开她脑后湿漉漉的如云秀发,将它们搁置于一边,双手将她拥入怀中,坚毅的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上,拥着妻子娇弱的身子,与她一起欣赏着这幅古老的美人画像。

    “这是江家很多年前的当家主母,据说,我们的老祖宗在汉代是一名厮杀缰场,威名远播大将军,可惜,在一场金戈铁马的战争中,为国殉职,那时候,这凌氏主母才刚嫁过来五年不到,膝下只有一个儿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