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75章 小三华丽归来

初露锋芒:第75章 小三华丽归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初露锋芒:第75章小三华丽归来

    静知抬起眼,视线正好就落到了那朵红印子上,那是一朵玫瑰色的印子,虽然有地方淡淡的,但是,有心的人还是能辩别出那是一朵漂亮的女人唇印。

    女人唇印?这四个字划过脑海,静知神色一片怔然,白衬衫的领口处有一朵红印子,这说明什么?

    不,静知不想往哪方面去想,可是,那朵红得似血的红印向她召告着,她的某些东西似乎正在慢慢地失去……

    “二少奶奶,你怎么了?”见她脸色不好,神色怔然,不过是看到了一团血,二少奶奶的脸色就如此之差,紫菊毕竟年纪小,心很纯朴,好奇当然就问了。

    “没事,紫菊,你拿去替二少爷洗了吧!”不想让紫菊小丫头有任何猜想的机会,静知嘱咐着她。

    “好,二少奶奶。”紫菊拎着手中的白衬衫往外走。“那红印子的地方用肥皂多搓几遍,别落下痕迹。”

    “好的。”

    紫菊拿着衣服出去了,静知坐在轮椅上,一颗心开始七上八下,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静知,别乱想,江萧是不会背叛你的,他对你那么好,但是,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说,你与他的婚姻本就建立在一纸契约上,他并不见得有多爱你,他有了其他女人也是再正常不过,可是,不行,现在,他是自己的老公,她不可能让其它的女人把他夺走,让宝宝生下来就没有了爸爸,现在,静知真是后悔极了,为什么要这么草率地怀上孩子?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也许她的顾虑就不会这么多。

    一整天,她就沉浸在这种矛盾而痛苦的心态中,想打电话问江萧,搞清楚衣服领子上有红唇印这件事情,又怕是一件误会,那样一来,让他感觉自己岂不对他有着很深的感情,现在,她是孕妇,看到那种暖昧的红唇印,不可能还能阻此自己的胡思乱想,而且,她心里也极怕,很恐惧,如果江萧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了呢?

    怎么办?想到这个可能性,她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她无法不去正事这件事情,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朵鲜艳的玫瑰唇印,如果江萧在外面真的有了女人,她会潇洒地对他说:“没关系,送给你。”

    她做不到,毕竟,现在,他是她老公,不管她与他之间的这段姻缘是如何开始的?静知一颗心乱极了,她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那儿做的不够好,蓦地,昨天晚上纠葛缠绵的画面让她倏然惊醒,莫非,因为自己怀孕了不能让他尽兴,所以,他才到外面打野食,是这样吗?

    这房间里闷死了,她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玉指握住了轮椅柄,用力一滚,轮椅缓缓滚动出卧室,然后,楼下就传来了柳恕甜甜的问候声。

    “漠,我给你泡一杯荼去?”

    紫菊见二少奶奶自己滚着轮椅走出房间,正躲在转角处偷看的紫菊疾步绕了过来。

    “二少奶奶,要下楼吗?”

    静知凝神听了一会儿,听到了楼下有摔碗的声音传来,接着是柳恕打玉儿的清脆巴掌声入耳,再来是她严厉的责怒声:“死丫头,早知道就不将你生下来了,连个碗都拿不住。”

    “柳恕,你什么意思?”江漠冷厉的声音飘来,江家客厅一场剑拔弩张的家庭战争即将要爆发。

    静知知道柳恕要吃亏,连忙让紫菊抚着她下楼,她的脚可以使一点儿力气,受伤的是左脚,右脚可以做支撑,紫菊搀抚着她下楼。

    客厅里,地板上有一个白色的瓷碗摔破了,遍地都是碎渣,玉儿一脸委屈地站在柳恕面前,用牙齿咬着唇肉,一脸战战兢兢,柳恕骂完女儿一句,见江漠发火,再也不敢作声,其实,她也不过是把江漠给她的气撒到女儿身上,明知道不应该,可是,她按压不住自己奔腾的情绪,昨天晚上江漠又出去与凌宵宵那个女人鬼混了,今天早晨拿他衣服去洗的时候,明显嗅到了强烈的香水药味儿,可是,即便是江漠把那个女人带回家来又怎么样?她已经不是人家名正言顺的妻子,她们已经离婚了,尽管这是事实,但是,她心里还是很难承受的。

    只有把这份落败的情绪藏在心里,越压抑脾气就越怪,甚至于,刚才,她还当着江漠的面怒骂了玉儿,明知道江漠会不高兴,会责怪她,但是,她还是要骂自己的疼入心肝的宝贝,因为,她想引起江漠对自己的注视,就好象受了委屈没大人理的小孩,越哭得大声,越能引起大人的重视。

    “你不过是我花钱雇来的一个佣人而已,无论我做了什么,请不要忘记你的职责所在。”

    江漠的声音很冷,冷得似雪山上的冰块,冰得让柳恕一颗火热的心渐渐没有了温度。

    语毕,他斜睁了柳恕一眼,转过身欲伸手去牵女儿的手,想把她带开,没想到,玉儿却一把甩开了父亲的大掌,哇哇大哭着说:“我不要你,你这个坏人,欺负我妈妈,我不喜欢你。”

    “你……?”江漠听了女儿的话,额头青筋贲起,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柳恕见自己的女儿如此不争气,又深怕江漠说是自己教唆女儿这样疏远他,所以,急忙捂住了玉儿的嘴。“玉儿,乖,都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打你,这是爸爸啊!玉儿,他不是坏蛋,是你爸爸啊!”

    “唔。”玉儿一口咬在了柳恕的手背上,然后,捂着脸呜呜哭着跑上楼去了,柳恕站在原地,顾不上自己手背处传来的疼痛,意欲迈开步子想追,江漠一把狠狠地箍住了她的手臂。

    一双利眸凝扫向她。“柳恕,再次警告你,别忘记了自己的本份,你不过是玉儿的保姆,有什么资格打她?”

    语毕,不待柳恕回答,就甩开了柳恕的手臂,瞪了她一眼,带着滔天的怒火大步流星地拂袖离开,柳恕站在原地,望着他高大冷峻的身形消失在玄关处,一颗心莫名地坠入了深渊寒潭久久都找不到自己的意识。

    “柳恕。”静知站在白色的楼梯口,将柳恕打女儿,江漠发怒的整个事情尽收眼底,试着向她走了过去,这个女人很苦,不知道为什么?静知看着一脸落寞,眉心纠结的柳恕,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疼。

    “别难过,勇敢一点,有时候,退一步会海阔天空。”

    抬起头,柳恕看向她,怔忡了片刻,失神的眸光又越过静知的肩头,退一步海阔天空,谁都会说这样的句子,只是,她的心空了,枯了,也死了,还能拥有那一片海阔天空么?

    静知的视线从柳恕忧郁的脸蛋滑落到布着血浸浸牙齿印的雪嫩肌肤上,那清晰的牙纹让柳恕感觉不到丁点儿疼痛,因为她的心恐怕更痛。

    “紫菊,去把医药箱拿来。”紫菊丫头得到了静知的吩咐转上楼去拿医药箱,不一会儿,医药箱就拿了下来,静知打开医药箱,亲自取出消毒水为柳恕治伤。

    玉指轻颤,药水浸进伤口处,椎心噬骨的疼痛让柳恕所有的情绪在刹那间彻底崩溃。

    “静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不顾有下人在场,柳恕哭倒在静知的怀里。

    静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柳恕?她虽然快到三十了,可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老公出轨了,或者说老公心思不在自己身上了这种伤疼。

    想到今晨紫菊给她看了那朵玫瑰唇印,静知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抚了抚柳恕的脊背。“柳恕,忘了吧!也许你可以重新开始。”

    这是她给柳恕最好的建议,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闻言,柳恕停止了抽泣,撑起头,泪眼汪汪地凝视着她,眼角边不断有冰晶坠落。

    忘记?能忘么?她也很想忘记,这句话她已经不止对自己说过千百遍,可是,她早发过誓,这辈子,只做江漠的女人,江漠,那个让她爱到连生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

    爱到这种地步其实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与沉重的枷锁。

    “我们都是平凡的女人,要懂得自己爱自己。”

    这句话是天下所有女人的心声,对,别人不爱我们不要紧,关键是要懂得自己爱自己。

    把柳恕抚进屋休息,静知整个情绪就十分低落,晚饭吃得很少,这两天,江政勋又住到单位里去,江夫人苏利赢钱赢疯了,听说近段时间手气不错,所以,整天不是去美容院,就是去了麻将厅,反正除了早上与晚上,是很难在家看到她的身影。

    那天晚上,江萧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左右,模模糊糊中,感觉到自己身侧的席梦思深深一陷,然后,有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水味儿夹杂着淡淡酒精的气息缭绕在鼻冀间,静知缓缓张开了眼帘,窗外有淡淡的月光照射进来,但是,他的面容是逆着光的,她很难看清楚他的表情。

    “还没睡?”薄唇轻掀,吐出的气息酒精味更浓。“嗯!”静知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挪移着身体,偎进了他的怀抱,俯下头,衣领间就有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袭来,呛得她睁不开眼,太刺鼻了。

    心,猛地象断裂的山崖一样不断地往下掉。

    “你喝酒了、”“喝了一点。”薄唇正寻觅着她的唇,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白净的玉容上。

    身上有呛人的女人香水味儿,又喝了酒,昨天早晨的玫瑰色唇印等等一切都在证明着一件事情,他出轨了,他背叛了她们之间的契约婚姻。

    刺鼻的香水味,浓烈的酒味儿都象一根刺毫无预警就刺向了她脆弱的心房,疼得她几分连话都说不出来。

    别开脸,让他灼热的唇只能吻到她冰凉的肌肤。

    “脏死了,去洗澡。”双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与她的身体之间,有意识拉开她们之间的亲密距离。

    “唔。”含糊不清地发出一个模糊的单音节,男人果真听话地撑起了身,轿键的身躯迈步走向了浴室。

    一阵‘哗哗啦啦’的水声在空气里肆意响彻在空气里,听着格外的突兀与刺耳,片刻后,男人穿着一件干净的睡衣走出浴室,倒向了宽大的席梦思,静知静静地躺在了那里,没有动,可是,她的眼睛是大睁着的,她睡不着,怎么也睡不着?她在等待,等待着他能重新将手伸过来抚摸她的身体,诱惑她象以往一样带领着她攀向*的神圣天堂,那份激动与悸动是她今生难忘的。

    刚才,她拒绝他,不过是不想让他身上带着某些气息触碰自己的身体罢了,那样,会让她有一种失败与侮辱感,如果真出了轨,身体已经脏了,那么,心还属于她吗?也或者说,他的心属于过她吗?

    只是等了半天没动静,静知再也不能压抑,她伸出左手,纤纤玉指摸索着他的唇瓣,在他性感的唇上描绘着,轻轻地磨娑着,他的唇不如刚才的灼热,有了淡淡的冰凉。

    蓦地,紧阖上的双睫倏地张开,长而纤卷的眼睫毛下,黑色的瞳仁雪亮依旧如往昔,幽深似两口枯井,似想要吸走她的魂魄。

    他怔怔地凝望着她,似乎是用一种全新的目光审视着她,也许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种主动的诱惑吧?

    “江萧,今天有应酬吧?”

    “没有。”应得丝毫都不拖泥带水。

    “那你一脸疲倦?”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一入空气就破,她在询问着他的行踪,而也不会老实告诉她吧!

    “带着宋助理跑了半个北京城,腿都跑软了,你老公我又不是铁做的,怎么?担心我去沾腥啊?”

    捏握住在他唇上乱动的玉指,放在唇边亲吻一记,最后,干脆送进唇里啃咬,狠不能一口吞入肚腹中。

    “有句话,听过没有?”

    “什么?”“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儿。”闻言,江萧整个人浑身僵硬,而身体与他几乎相贴的静知明显感受到了他的这份变化。

    “你是E市出了名的检察官,也许有时候是有工作需要,会与那些比你位置高的人应酬,其实是可以理解。”

    她尽量放平心态,尽量让自己的话听不出一丝的酸味儿,不要怪她太小气,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她,林静知,也不过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眼里容不进半粒沙子。

    “你在怀疑什么?”男人的气息屏住了,他有些担心,也有一点儿紧张,莫不是她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只是给你提一下醒罢了,你现在是有妻有子的人了,得对我与孩子负责啊!”

    “老婆,都说怀孕的女人烦恼多,看来是真的了,家中有漂亮检察官夫人,灯红酒绿的庸脂俗粉怎么能入我江检察官大人的眼,你都不知道,我今天都跑了一个马,因为想到了这小张嘴儿。”

    坏坏地笑着,男人的大掌已经众她的底裤边缘穿了进去……

    “是吗?”女人圈住了他的脖子,并没半点儿拒绝的意思,甚至还翻过了身体,来了一个骑马的姿势,单手撑在了他健硕的胸膛上,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如水的清眸让他心口一悸,喉结滑动,她今晚的表现令他心潮澎拜啊!

    可是,就在他按压不住自己的情绪,想把她一口吞入的时候,手指无意间落到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上,蓦然间,如梦初醒,轻轻地推开了她。

    “太晚了,睡吧!”

    他傻哑的嗓子,徐缓出声,不理面色僵凝的静知,翻过身体,用背向着她,然后,闭上了双眼,静知没想到这男人会这样拒绝自己的求欢,黑夜中,她静静地躺在大床上,内心的失望却在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空荡而失落。

    果然在外吃了野食,对自己现在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

    翌日,红日冲破薄云,万丈光芒普照大地,熙和的晨曦穿过小窗户。为整个房间增添恬静与安宁。

    静知醒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房间了,偌大宽敞的卧室,就又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她象一朵浮莲安静地躺在床上,昨晚胡思乱想了一夜,再加上自己怀着孕嗜睡,所以,男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根本不知道,昨晚拒欢的场面又在脑子里浮现,不行,她不能处于被动的位置,她得站起来了,紫菊将她推进了浴室,她把自己清理干净,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并没有叫外面的紫菊,而是自己试着从轮椅上站起来了,双手搭落在两边的椅柄上,拿着全身的力气,终于站起来了,然后,小手掌小心地移向了旁边的墙壁,一向是用左腿支撑着整个身体,现在,她是渐渐把整个身体的重心都移到了自己的右腿上,右腿处椎心的疼痛袭来,她咬紧了牙关,一步一步慢慢地前行,举步维艰,艰难似蜗牛的速度般前行,过了十来分钟,她成功走成了浴室,内心狂涨满了喜悦,激荡一片,此刻的静知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能自己正常行走了,心情如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般兴奋,走到了梳妆台前,她喘了一口粗气,‘当当当’的清脆声响划过静寂的空间,提示着她有短消息来了,手机有辐射,她几乎都没怎么用,只是常把它摆放在能够看到的位置,怕自己错过了许多与自己亲人的联系,以往的时候,她看到消息提示或者亲人朋友来电,都会转到隔壁去用座机回电话。

    晶莹指尖点了一下收件箱,一则消息弹了出来:“林静知,你老公在我这儿呢!他浑身冒着热汗,气喘如牛,挥汗如雨啊!你说,为什么你都不把他喂饱?现在,他可把我折腾的够呛,我都快断气了,你说,是一种幸福呢!还是一种折磨?”右上角标了一个黑色的东西,而这个手机号码是陌生的,静知没有看到过,这则短息,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满了挑畔的味道,昨天晚上,无论她如何勾引他,他都不似以往般热情,甚至还将自己推离了身体,现在却是的女人寻欢作乐,当然,静知不是傻子,也不排除是这女人的恶作剧,只是,都说无风不起浪,受浪必有风,她绝不相信这则挑畔短信是某人神经大条发错信息了,而她,现在怀着孩子,真的不敢去赌,她终于能够体验到,深爱老公的女人,在老公夜夜晚归,面对黑暗,心中的那种孤寂与忐忑,还有说不出来的无奈与苦痛。

    静知洗了一个澡,换掉了自己身上这身紫色的短裙,挑选了一袭白色的吊带长裙穿上,秀发垂肩的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倒映的身影,她的身材一向很棒,如今,除了肚子微微凸起以外,与以前并无两样,整理完自己,她踩着蹒跚的步伐下楼,紫菊首先看到她,惊叫一声迎了过来。“二少奶奶,你自己能走了?”

    紫菊的惊叫声引来了裴姨还有几个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下人,她们见主人能走路了,都十分的高兴。

    “静知,想吃什么?裴姨给你做去。”

    自从静知怀了孕之后,裴姨对她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静知心里清楚,豪门富贵之家一向都是母凭子贵,裴姨与江夫人一样,都是看在她怀有江家骨肉的份儿上。

    “裴姨,麻烦给我煎三个荷包蛋吧!”静知盈盈地笑说,语气轻缓。“好。”裴姨兴高彩烈地转身进厨房去了,静知坐到了饭厅的椅子上,在热气腾腾的荷包蛋端上桌的时候,她也饿极了,拿着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感觉很饿,也许是孩子饿了吧!

    “少奶奶,夫人临走时交待过,等会儿倪医生会上门来给她做产检。”紫菊进入饭厅向她报备。

    “不用了,我想自己去医院,等会儿你陪我去吧!”“好吧!”

    吃完了早餐,紫菊陪着静知出了门,在江宅附近的站牌招了一辆绿色的计程车,车子驶向了本市最豪华,设备技术一流的高干医院,倪医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妇产科医生,另外,她也是江老夫人的干女儿,见静知来了热络地道:“进来吧!静知。”

    “倪阿姨,以后就不用麻烦你亲自上门了,我现在可以走路了。”静知对这个倪医生印象极好,每次她去江家为她做产检,都会给她家长里短一会儿。

    “嗯!躺着吧!我听听孩子的胎心。”倪医生拿起了听诊器,圆圆的金属东西盖到了静知的胎子上,沿着她的肚子来回绕了一圈,其实,她听不到什么,只是静静地躺在那儿,看着倪医生神情专注地倾听。

    “胎心很正常,五个多月了,静知,给我来。”倪医生示意站在边上的紫菊为主子整理衣物,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静知从手术台上撑起身,紫菊抚着她走向了彩超室。

    她躺在那儿,看到倪医生眼角的舒纹慢慢舒展,倪医生指着屏幕里的那个小小的婴孩,他很小,双手抱住了自己头,身体蜷曲,呈侧躺。

    “看吧!静知,这是你与江萧的孩子。”

    当静知的视线从倪医生的脸上移到电脑屏幕上时,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是她的孩子吗?五个月了,小手小脚,小鼻,小眼都长全了,他此刻正呆在自己的肚子里,看起来是那么乖巧温顺,小眼睛紧紧地闭着,正在静静地等待自己再长大些,然后,好走出妈妈的肚子,降临这个人间。

    静知的心里象一锅热水在沸腾,她与江萧的孩子,是的,她爱这个孩子,当然,也爱江萧,虽然,现在,她多想把自己心灵的这份儿悸动告诉江萧啊!

    “少奶奶,这孩子好漂亮啊!”其实紫菊说了谎,她看到孩子躺在子宫里,身体侧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孔,只是为了讨少奶奶欢心,她才故意这么说的。

    静知没有回答紫菊,因为,她还处在能看到自己孩子的震惊里,孩子是联系老公与妻子之间情感的纽带,是的,为了这个孩子,她一定不能让江萧对她渐行渐远。

    “静知,这种彩超只能打一次,多了不好。”

    “呃!紫菊,把这画面拍下来,快啊!”静知吩咐紫菊将这画面拍下来,她想要把看到宝宝的第一眼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记忆中。

    “好。”紫菊拿出她的手机,连续拍了好多张照片。

    然后,静知带着紫菊向倪医生告别后,便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时候,又招了一辆计程车,车子在经过一段商业街时,前面路标闪烁着红灯,司机只得抬腿踩了刹车,绿色的计程车车身缓缓地停下,紫菊望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影,不住惊叹这一带不愧是本市最繁华的地段,真是人山人海啊!

    静知则坐在她旁边,拿着手机,不停地翻看着手机里刚刚拍摄的照片,里面的宝宝由于是侧卧,其实,也不太看得清楚他的轮廓,不过,她已经很知足了,倪医生说了孩子的性别,是一个男孩,如江萧如愿,她怀的果然是一个男孩,一遍又一遍地翻看着,真是有百看不厌的感觉。心里的激动与兴奋真的很难用笔墨来形容,真的明白,为何世上有一种母爱,宁愿牺牲了自己,也要保全自己的孩子。

    记得几天前有一则这样的新闻,新闻里播的是一个母亲带着两孩子过马路,手里推着婴孩车,身边还跟着自己的大儿子,可是,在小轿车闯过来,车祸发生的最后一刻,她是拼了命把婴孩车推开,结果,小儿子活了下来,而她与大儿子却遇难了。

    她现在真的可以理解,这个世界上唯有母爱最伟大,因为,妈妈与宝宝曾经共用一个身体,母子连心的灵犀应该是从此刻开始吧!

    “呀!二少奶奶,那是不是二少爷啊?”紫菊丫头一惊,说了这一句,猛地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不过,出口的话已成了覆水难收,即便是她慌乱地捂住了嘴想要遮掩也已经来不及了。

    静知闻言抬起头,眸光透过了车窗玻璃,视线掠过络绎不绝的人影,落在了那一抹高大挺拔男人身姿上,男人是背对着她的,他穿着一套白色的西服,是江萧,熟悉的背影不会错,他的车停靠在了斜对面的马路边,身体倚靠在车身上,不知道是在等着谁?

    她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就拔通了他的电话。“喂!”随着他掏手机的动作,电话里传来了他性感迷人的嗓音。

    “你在哪儿?”“有一点事,给宋助理回E市了。”男人答得很流畅,说明什么?说明他已经是说谎不打草稿了吗?

    “几时回来?”明明很想把心中的这份悸动告诉他,然而,现在,她再也没有了那份同他分享孩子成长的心情。

    “应该晚上会回来吧!说不准。”“好。”静知缓缓掐下了通话键,然后,她的眼睛死死地凝望着他,她相信绝对不是他一个人,而且,宋助理也没有与他在一起,果然,片刻后,有一抹高挑的女人身影向他走了过来,女人身高很高,大约有一米七左右的样子,一身火红色的裹身及膝短裙,一双黑色镶了晶亮钻钻的女人高跟鞋,戴着大大的弧形耳环,一头如瀑布卷曲秀发披散在脑后,戴着荼色墨镜,整个人时髦,气质高雅,却又有一股明星的风范。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陌生,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只见她的步伐停驻在了他的面前,伸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将他紧紧地抱着,江萧没有动,任由她这样抱着,江萧的反应让静知失望透顶,手机从她的指尖滑落,那女人是谁?是今晨发信息给她的女人吗?江萧,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在我发现自己爱上你,深深爱着我们孩子的时候,为什么你却要背叛这段契约婚姻?

    红灯停止绿灯闪烁,司机拉开引挚,车身缓缓前行,而那两抹身影从她眼前迅速滑过,当缩成圆点的最后一刻,她似乎看到了女人抬头亲上了他脸颊,那唇瓣的颜色是玫瑰色,江萧衬衫领口处的红印子是她留下的。

    再也不想看下去,静知迅速转过头,金菊见主子脸色苍白的紧,急忙说了一句:“二少奶奶,那不是二少爷,看错了,不是他,他都说了嘛!回E市了啊!怎么可能嘛?”

    是不是江萧,静知再清楚不过,如果说看到孩子第一眼的时候,她的心犹如滚烫一百度的开水,而看到刚才的一幕,那沸腾的开水已经倏然冷却,如一汪温水,她有一种预感,她与江萧的婚姻从此会走在冰上,而这块冰不知哪一天就会碎裂了。

    难怪这段时间一直早出晚归呢?她一直都相信这个男人是忙于工作,原来,江检察官也不过是凡人,最终也象其它男人一样,迈不过小三的这道门槛,可是,别的女人的婚姻,都说什么七年之痒,她与他相处不过才短短大半年,他就要对她唱这出戏,是呵!她们之间也不过是契约婚姻,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爱她,即便是在情浓绮绻的时候,为了捞王毅将出狱,她答应了江萧荒唐的提议,签下了那一纸婚约,为了能够忘记莫川,她同样答应了他的提议,为他孕育一个孩子,可是,不过才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这男人就变了心啊!静知心里挣扎的厉害,现在孩子在她肚子里已经五个多月了,她虽然很后悔怀上他,可是,她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所以,她得为自己,为孩子争取一下,而挽回这段婚姻,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

    那天晚上,江萧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她刚起床洗漱完毕,坐在梳妆台前拿着梳子梳头发的时候,他回来了,仍然是一脸的疲惫,脱掉身上那套白色的西装,解开了脖子上那条蓝白相间的领带。

    “老婆,倪阿姨说你去做了产检?”语气仍是十分亲昵,只是,静知再也不会沉溺在这种亲昵的语调中不能自拔,因为,她懂得了,甜言蜜语是穿肠的毒药,这个男人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相信。

    “嗯!”她一边梳着头一边轻轻地应着,眸光扫落到镜子里那张拉开的阳刚笑脸上。“倪阿姨说你还为宝宝拍了照片?手机呢?”

    “坏了,送去修了。”静知回了他一个甜美的笑容。“江萧,手机屏幕拍摄效果不好,很模糊呢!”

    “我也想看看我们的孩子啊!看他长得像你多一点,还是像我多一些。”

    江萧有些失落,他接到倪阿姨的电话,就马不停蹄从E市回来了,居然把拍摄的照片丢了,真是让他难过。

    “那么小,怎么看得到?”静知放下了梳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江萧伸臂扣住她的双手,薄唇即将要落下来,然而,静知头一偏,让他的薄唇只能吻到凉嗖嗖的空气。

    “脏死了,去洗澡。”当然,这话是一语双关,但是,江萧怎么能听得懂呢?

    “好吧!”见老婆拒绝自己的亲吻,他面色一沉,恶恨恨地说了一句:“你等着,洗完澡看我不弄死你。”

    然后,男人当着静知的面儿脱去了身上的衣服,仅穿了一条裤叉走进了浴室。浴室的门刚刚合上又打开了,男人探出头来,冲着她喊了一句:“以后别用手机了,那个东西辐射大。”

    看着浴室的门再次合上,静知嘴角勾起一个鄙夷的弧度。真的关心她吗?如果真的关心她,就不可能会背叛她,在她怀着孩子的时候一个人去做产检?

    隔日

    静知正在花园里修剪着玫瑰花枝儿,楼上传来了紫菊的喊声:“少奶奶,你有电话。”

    “好,我马上来。”放下手中的剪子,静知离开了花园,越过厅堂拐上了三楼,电话筒搁置在柜台上,她拿着电话说了一个‘喂’字,可是,对方却半天不吱声儿,但是又没有挂断,莫非是打错了,沉默了片刻,静知正欲想挂断电话,然后,一记女人的声音飘入耳膜。

    “你是林静知?”

    声音很妩媚很性感,静知莫名一颤,轻轻地应了一声。“是。”

    “我是香雪欣,我们见过面吧!”女人只报了自己姓名,但是,其它的并没有说太多。

    “我为什么要见你?”这个女人居然找上门来了,她心口如堵在了千万斤钢铁,她凭什么要与这个女人见面。

    “白衬衫的玫瑰唇印,你应该看到了吧?”女人的声音如女鬼般令人魅惑,勾引了别人的老公,还如此理直气壮寻上门找上她这个原配,难道她林静知就是这么一个软弱可欺的女人吗?

    “地点。”唇瓣吐出两个似冰讥似的字词。“紫苑阁荼楼。”语毕,‘啪’的一声,女人不待静知回答就挂断了电话,因为,在那句‘白衬衫’上的红唇印丢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江萧的原配一定会去紫苑阁荼楼见她。

    静知愣在了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香雪欣,原来,那个在江萧白衬衫领子处留唇印的女人芳名叫香雪欣,雪欣,多好听的名字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