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81章 享齐人之福!

初露锋芒:第81章 享齐人之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够了。”积压在心底滔天的怒,滔天的恨,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最后一刻爆发了出来。

    她的声音很尖厉,也很高亢,那是积聚了心中所有的屈辱的爆发力,听着不仅相当刺耳,还委骇人,大家被她的吓住了,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她,只见她嘴唇颤动,满面红润,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泽,略带一丝的猩红。

    “江萧,如果这个孩子真是你的种,你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孩子是无辜的。”

    语毕,她不想再观看这幕闹剧,转身,头也不回地迈步上楼,步伐很坚定,只是,眼前的世界泛起了一层透明的水色,眼泪控制不住地从她的眼角不断沿着腮边滑落。

    走过楼梯转角处,步伐不是很稳,脚下绊了一下,差一点儿就摔到地,但是,她将手紧紧地握住了楼梯的抚把,她不会让自己倒下,不会输给那个女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刚坐到床沿上,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铿铿的脚步声沉稳有力。

    金属门柄迅速转动了几下,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扭,就是扭不开,女人把门锁死了。

    紧急着,是一片拍门的声响传入。“开门,静知,我有话对你说。”是江萧急不可耐,心浮气躁的嗓音,嗓音已没有了平时的悠闲与沉稳。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累了,想休息了。”将身子斜靠在床上,她真的感到累了,疲倦地合上了双眼。

    “知知,开门。”

    拍门声一阵紧跟着一阵持续了好久,但,不管江萧如何敲门,再也得不到静知的半点儿反应。

    静知不知道那敲门声是什么时候停止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全部没入了黑暗的世界里,只有一盏路灯微弱的光亮打照在花园里的喷池边,喷池石玉龙嘴里喷出的水花由于距离远的关系看起来也有些模糊。

    她没有开灯,也没有动,张着一对刚睁开的眼睛,笔直地凝视着窗外浓墨一般的夜色,能入眼的世界弥漫着一片静谧!

    终于安宁了,她轻轻嘘了一口气,突然,有一记响亮的小孩哭声从窗外飘进来,哭声越来越大,在静谧的暗夜里突兀而刺耳,是江浩浩的声音,还真是没完没了,那孩子不把江家人折腾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都几点了?还不消停,伸手扯住被子蒙住了头,尤其是死死捂住了自己耳朵,可是,江浩浩的声音像是张了翅膀就是要钻入她的耳朵里,让她片刻也得不到安宁,她头痛地掀开被子,拉亮电灯,穿上凉拖鞋走去打开了门,小孩的声音更加地刺耳,仿若钻遍了她卧室的每一个角落,她走过弥漫着橘色灯光的走廊,楼下客厅里灯火通明,江浩浩穿着粉白色的小睡衣,正坐在地板上哇哇大哭,裴姨在一旁哄着。“小少爷,不要闹了,等会儿把老奶奶吵醒了可不太好。”

    “走开,你给我走开。”江浩浩小手臂野蛮地推开了和颜悦色,一脸讨好的老佣人裴姨。“那,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嘛?”裴姨瞟了一眼沙发椅子上坐着的主人,江夫人也是半夜被孙子吵醒过来的,发丝零乱,睡眼惺忱,看着孙子坐到地板上,裴姨哄了好几次,江浩浩置之不理,仍然哭闹不止,江夫人有点儿烦了,亲自蹲下身去劝哄,江浩浩同样不卖奶奶的债,仍然哭着要找妈妈,他与裴姨睡到半夜时被梦惊醒的,醒过来后就一直不再入睡,精神好得好,还一直与裴姨吵闹哭叫,甚至还动手打裴姨,裴姨去拉,这小家伙居然从床上跳了下来,打着小赤脚拉开门柄就冲下了楼,裴姨吓坏了,拉亮了电灯紧跟着追下了楼,然后,在客厅门口捉住了小家伙的嫩手臂,使了一股子蛮劲儿才将他小小的身子拉回来,将门锁死了,还用身体挡在他的面前,小家伙用头去撞裴姨的身体,发狠嘶叫着让老佣人让开,可是,裴姨哪敢放他出去,如果找不到,或者出了什么事,她可是有十个脑袋都还不起这个江夫人眼中的心肝宝贝儿。

    几番折腾自是把沉睡中的江夫人吵醒了,不止吵醒了她,还吵醒了江家许多的人,客厅隔壁的小书房门打开了,江萧刚入睡就被江浩浩吵醒,走出来一看是这种画面,这个小家伙搞出这么多的事,让静知误会他,甚至连卧室也不让他进,他心里那份恼意与愤怒正没处发泄呢!胎腕看了一下表,都午夜三点了,这小家伙还闹腾什么啊?

    “妈,即然他要亲妈,就把他送还给香雪欣吧!”

    见儿子一直就这态度,江夫人冷哼了一声。“不会随了你的愿,我说过,他是江家的骨血,我绝对不会让江家的骨血流落在外。”江夫人黑色的眼珠子在儿子身上转了一圈,见他身上穿着昨天晚上回来时的衣物,这儿子根本连澡都没有洗,平时那么爱干净的男人几时变得这么邋遢了,眸光越过他那张扑克牌的俊脸,扫到了他后面的房间,这才确定儿子是睡在小书房里,这一惊,她心中那口怨气爆发出来了。

    “江萧,你媳妇儿不要你回房睡?”“没,没有的事,我昨天晚上在书房里查一点资料,太晚了,就没有回房了。”江萧说得合情合理,可是,聪明的江夫人又怎么会相信?尤其是在昨天才发生她把江浩浩带进江家认祖归宗的事儿。

    “那女人太可恶了,这可是我们江家啊!她居然敢这样子对你。”

    江夫人自是心疼于自己所生的儿子,有床不能睡,偏偏要去睡书房里的小床铺,那床铺太小又硬,在她的印象里是根本不能睡人。

    “林静知,你给我出来。”她冲着楼上大吼大叫,江萧急忙奔过来,用后捂住了老妈的嘴,死死地捂住,江夫人嘴巴被堵,只能发出伊伊呀呀的模糊声音。

    江萧朝楼道口望了一眼,视线又兜回到了老妈脸上。“妈,我求你了,别再给我添乱了。”

    江浩浩进入江家一事,静知现在都还在给他呕着气,现在,老妈如果再找静知吵,他都不晓得自己与静知这婚姻关系到底能够维持多久?

    见老妈已经保持了平静,指手示意儿子将手松开,江萧捂住老妈嘴的手无力滑落。

    江夫人吐了一口长长的气,待气息顺平,她又提高了声音。“江萧,我知道你爱老婆,可是,老婆不是这样宠的,你越宠,她越得意,到时候就会骑到你头上去,随时随地不给你面子,让你任何时候都下不来吧,儿子啊!你说,你爸那么有脾气,一生傲骨,铁铮铮的男子汉,你怎么都没有继承到半点啊?真不像江政勋的儿子。”

    江萧闻言,心里冷嗤一声,并没有接话儿,眸光凝向了仍坐在地板上哭闹的江浩浩脸上,小孩哭得声音都有些傻哑了,仍然不见停息,再这样哭下去,声带都会坏掉了,而且,随便那个人去招呼,他都不会收敛,江萧爬了爬额角的发丝,心里烦闷极了。

    “裴姨,给香雪欣打电话去,让她过来。”他不耐烦地对裴姨下达命令,让那个姓香的女人把她生的儿子接走。

    裴姨看了看江夫人,见江夫人没有出声制止,象是对她默认了二少爷对她下达的命令。“嗯,好。”裴姨给香雪欣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五分钟香雪欣就风风火火赶来了。

    她身上还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睡衣,一头秀发披散在脑后,好似还来不及梳吧!冲进江家客厅,见儿子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自个儿哭,一屋子的大人没一个去哄,去心疼,浓烈的委屈不断蔓延在她的心瓣间,她一把抱起儿子浩浩,抬起头,眸光凝扫向站在她对面,俊容几无表情的江萧,她爱到骨髓里的男人。

    “江萧,你怎么能忍心不管他?他的身体可是流淌着与你相同血脉的人啊!”江萧的不管不问,甚至无视的态度让香雪欣心寒,他可以恨她,恨她当年不顾他的感受,接受了他妈江夫人那笔钱独自离开,可是,他不能这样对待浩浩,那是他的亲生儿子啊!

    “你确定?”江萧没有看她,低下头,指节摆弄着衬衫袖口上那枚亮晶晶的昂贵纽扣。

    “我当然确定。”香雪欣连一丝迟疑都没有就脱口而出。垂下的眼帘抬起,眸光似一柄利箭扫落到她白皙的脸孔上,她明明知道他与静知结婚了,偏偏要带着这个孩子出现,想来破坏她的婚姻,她不经他同意,就把这个孩子带去见他妈,带进江家,她这样的意图就已经很明显了,她想要将静知赶出江家,将静知赶离他的身边,他江萧绝对不会允许。

    “香雪欣,如果这孩子不是我的呢?你怎么说?”江萧就是想赌一赌,至少,他有七成的把握这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绝对不相信香雪欣在她们相处的最后一夜偷了他的精子这种谎缪的说法,那天晚上,他们是有过亲密的行为,可是,她取他身上的东西,就算是睡得象头死猪也应该有一点儿知觉吧!

    “如果浩浩不是你的儿子,我立刻把他带走,绝不再出现在你眼前,出现在江家。”

    “好,你说话算数!”为了自己与静知的幸福,江萧豁出去了,他挽起了衣袖,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走入客房洗了一个澡,并要裴姨为他拿了一套换洗衣服,当他神清气爽地再次出现在客厅里时,已是凌晨四点左右,江夫人见儿子的阵势是真的要带着孙子去医院验血,她向香雪欣眨了一下眼睛。“凌晨四点呢!哪家医院开门了?江萧,先让你儿子睡醒再说吧!”折腾了大半夜大家都够累的了,江夫人打着哈欠,她也浑身酸疼疲倦的很。

    江浩浩不知道是不是能听懂大人们的话,妈咪一来他就不哭了,张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江萧,大圆眼下,还挂着两行清澈的泪珠儿,鼻子哭科痛红,还不停地抽壹着。

    “浩浩,妈咪陪你睡觉觉了。”香雪欣在儿子粉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执起小家伙的小手掌放在唇边亲吻。

    “妈咪,我要爸爸挨着我们睡。”江浩浩抽出被妈咪握着的手,抬起一指指向了站在她们对面的江萧,第一次,他喊江萧爸爸,话音是那么清晰,凝站在楼梯口纤细的身影一怔。

    江萧也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叫得这么顺口,第一次,被一个小屁孩叫爸爸,虽然,不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儿子,但是,那种感觉是十分独特,也许,他也希望真的能有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天天围在他身边转,嘴里不停地呼喊着爸爸,爸爸,一个七分长得像他,三分长得像静知的孩子,这是静知昨天晚上对他说过的话。

    男人冗长的沉默让香雪欣误会他是默许了,雪折的脸蛋上荡漾着一抹红晕。“不用了,浩浩,你爸爸他还有事。”

    “这是晚上,他没有事,晚上不上班,你教过不要说谎的,大人也说谎,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你说的话了。”江浩浩真是人小鬼大,居然为这事与他妈咪卯上了。

    “浩浩,再胡闹,妈咪不要你了。”单凤眼凝望向了紧抿着薄唇一语不发的江萧,见男人一张俊容越来越冷漠,她厉声吼着怀中不停扭动小身子的宝贝儿子。

    “江萧,你儿子想让你陪着他睡,就去陪一会儿,免得大家都睡不安宁。”

    江夫人并不是想撮合香雪欣与儿子,只是不想让宝贝孙子继续这么闹下去,闹得她头晕啊!江萧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静静地立在原地,裴姨、江夫人、香雪欣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答,香雪欣凝望着江萧的眸光更是多了几许的期待与希冀,看到这里,静知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站在楼梯口的转角处,客厅里的所有人都没一个看到她的存在,也许有人看到了,不过终是想漠视,因为,长久以来,她在江家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自古嫁入豪门,母凭子贵,方能平步青云,受到夫家上上下下的喜受,然而,她林静知并没有为江家诞下血脉,受到冷落也是自然,江萧的犹豫让她彻底心寒,她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什么,又在隐隐地期盼着什么,江浩浩不过才四岁,就懂得为父母牵红线,现在,她感觉自己的劲敌并不是单纯的一个香雪欣,还有那个人小鬼大的江浩浩,两个大人,一个小孩,眼幕中的一家三口刺痛了她的眼睛,一家三口呵!她这个正牌的妻子算什么?明明是他法律上承认的妻子,却在这场契约婚姻里扮演着多么可笑的角色!

    真真正正的局外人,局外人呵!转身,在泪落滑下眼眶之际,她迈开步伐走离了那个能观望整个客厅上演闹剧的位置,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倒在了床上,死死地用被子挰住了头,泪水从眼角坠落,滑过她的嘴,滑掉到了被单上,寂静的夜晚,她一个人独自啃舔着自己心中那道血淋淋的伤口,寂静的夜晚,独自伤悲!

    大清晨,江萧就给好友去了一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了姚庭轩庸懒的声音,含着一缕未睡醒时的暗哑。

    “老萧,有事?”

    “庭轩,帮我做一件事。”“你说。”并没有问什么事,好哥们姚庭轩就答应了下来,这并不让江萧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是穿连档裤长大的战友,哥们儿,大家玩在一起都几十年了,如果是江萧出了什么事,估计姚庭轩上刀山下火海都会去营救吧!铁哥们儿的关系不是吹的。

    “去给我弄一张假的DNA证明。”“假的DNA?”另一边的姚庭轩显然有些吃惊,不清楚老萧遇到了什么事,需要这种假的DNA亲子鉴定证明。

    “是的。”“老萧,是不是有外遇了?如果真有了那种麻烦事儿,把小三直接带回家得了,静知应该是挺大度的。”姚庭轩不忘消谴江萧一番。

    “去,我跟你说正经的,给我弄一张去,我急着用。”

    江萧直接命令发小。“没问题,不过,在我为你效命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啊?”

    “这个不你需要知道。”江萧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把具体情况告诉姚庭轩,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得,我也不强人所难,明天就给你。”“不,我今天就要,最好是下午。”

    “好吧!我试一试。”毕竟江萧要得那么急,他只能试着去熟悉的医院看一看,不过,不就一张假的亲子鉴定嘛!这种小事绝对难不到他姚大少爷的。

    上午九点,江萧带着香雪欣母子俩去了那间指定的医院,医生取了江萧与江浩浩的血液,还有一些细胞组织后就让他们回家等结果,本来是要24小时才能拿出结果的,由于江萧托了关系,下午姚庭轩就把一份DNA鉴定送到了江家,见到江家客厅里那个身着大红衣裙搞挑女人,姚庭轩难免有些吃惊,再看到她怀中抱着小男孩,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尤其是在看到江浩浩那张小脸时,视线不停地来回在那张小人脸与江萧冷峻的容颜上游移。

    “喂,看什么看?没见过啊!”江萧很讨厌姚庭轩的那副惊愕的表情,一把从他手中夺过资料。

    “不是,我只是好奇,江萧,这位不是你以前的那个,那个……”也许是太吃惊了,姚庭轩迦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香雪欣,这……是你儿子?”

    “是的,姚少爷,好久不见,这是我与江萧的儿子江浩浩。”香雪欣微微一笑,礼貌地与姚庭轩打招呼,江萧与姚庭轩是发小,姚庭轩自然是认识这位香小姐的,也清楚他们苦恋的整个内幕,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江萧也不会拖到了三十一了还没结婚,要不是遇上了林静知,估计得一辈子打光棍下去了。

    “儿子?”果然,这女人当年怀了江萧的种逃走了,如今,江萧又娶了林静知,这三角关系真是纠结,哎哟喂,江家重头戏要上场了。

    “老萧,你老婆呢?”江萧眼睛里蓄起了笑意,他知道这个时候乐不太对,可是,他真的好想笑,江萧当了四年的父亲,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长得与他相似的儿子。

    蓄着笑意的眼睛在客厅里巡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林静知,抬起手肘拐了一下江萧的胳膊。吹了一声口哨:“喂,昨晚睡哪里?该不是搓衣板吧!”

    “一边呆着去。”江萧没心情理会他的揶隃,他拿出那张鉴定书,视线刚落到了结果尾行的字符时,俊颜陡地就布上了三千尺寒霜,他一把揪住了姚庭轩的衣领子,当着香雪欣母子,就把他拖出了客厅,来至了江家的花园,紧紧地捏握着手中那张薄薄的纸片。

    “姓姚的,你什么意思?”“什么?哪里不对了?”姚庭轩一直想笑,可是,却强憋着,让他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我让你弄份假的啊!你看这是什么?”他将手中的鉴定结果愤恨地砸到了好友的肩膀上。

    见老萧印堂发黑,眼窝发青,狭长的瞳仁浅眯起,姚庭轩不敢再笑,捡起飘落到地面上的那份由自己亲自从医院拿出来的鉴定结果,阅读了一下整个内容,一时间惊慌失措。

    “哎呀,我拿错了,这份是真的,假的那份在我车子里。”

    姚庭轩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玩笑开大了,他咋这么糊涂啊?幸亏刚才没被香雪欣看到这份真的,要不然,他真的会吃不完兜着走。

    江萧从他手中夺过鉴定结果。“去把假的那份给我拿来。”他要把真的这份丢到垃圾箱里,让真正的结果永远地石沉大海。

    “我马上去拿,不过,江萧,说正经的,那个孩子的确是你亲儿子,看这上面的DNA比对结果就知道,为了你老婆连亲儿子也不要,值得么?”

    姚庭轩的老婆一直未曾生育,这是他心中以及姚家永远的心病,所以,看到江萧有儿子不要,他总替江萧有些婉惜。

    “我要儿子不知道叫我老婆生啊!”江萧白了他一眼,说他残忍也好,无情也罢,总之,他就是对那个孩子没有特殊的感情,说也奇怪,这鉴定结果明明就证明了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可是,他就是不要这个孩子。

    “那是两回事儿,江萧,毕竟,这个孩子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了,还四岁多了,不管你如何逃辟,他终是你们江家的孩子。”

    姚庭轩的话让江萧沉默了,也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他可以不再爱香雪欣那个女人,可是,他不能改变江浩浩是他儿子的事实。

    但,如果要了那个孩子,他与静知的关系势必会破裂,其实,他的内心也很矛盾痛苦。

    似乎能洞翻江萧内心所想,姚庭轩凑到他跟前,悄然耳语了一句:“要不,先瞒着静知,假意送走香雪欣母子,然后,再在外面替他们找一处住所将他们安顿下来。”

    “你是让我欺骗静知?”江萧真不敢相信好友会替他出这么一个骚主意。“坐享齐人之福啊!即不用伤害静知,又可以得到儿子,这样两全其美嘛!”

    蠢猪,这不叫两全其美,叫玩火*吧!那样不是不会伤害静知,而是一旦东窗事发,会将静知伤得体无完肤,恐怕连最后的一丝夫妻情份都没有了,再说,那样伤害知知,他会心疼死的。

    “去拿。”江萧不想再理这个蠢猪混蛋男人,直接丢给了两个字转身闪人。“喂,你真确定爱上了林静知,真确定也将香雪欣彻底地忘记了?”

    男人没有回头,高大俊美挺拔的身形笔直地走入客厅,回答姚庭轩只有凉嗖嗖的冷空气。“真是身中福中不知福。”他轻骂了一句,举步穿越了花园去取那份假的鉴定结果了。

    高大峻硕的身形在步入玄关处时,随手将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垃圾箱里,在男人的身形步入客厅之时,一抹白色的身影迅速从楼上窜了下来,弯腰从垃圾箱里捡起那张薄薄的纸片,视线迅速在纸片上扫瞄了一圈,然后,整张小脸僵凝,苍白到没了一丝的血色,原来,江浩浩真的是江萧的儿子,亲生的儿子?

    假的鉴定结果亮到了香雪欣面前,香雪欣低首看了看,然后,仰起头冷冷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滚了下来,她一把将那份结果撕得粉碎,然后,指着江萧的鼻子破口大骂,再也难矜持地维持着自己的淑女形象了,因为,她最爱的男人一向顶天立地,如今,居然会做出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

    “江萧,我真是瞧不起你,你对我们母子做出的伤害,今生也难弥补,如今,你却用一纸假的鉴定结果想要蒙骗我,告诉你,这结果我不相信,浩浩是你的骨肉,你可以不要他,但是,绝对不能不承认他。”

    现在,她真的有些后悔生下浩浩了,为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生下孩子,真是苦不堪言啊!

    “随你信不信,反正,结果就摆在眼前,现在,你可以把他带走了吧!”江萧是硬着心肠说出这么番冷绝的话,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那个DNA鉴定的结果,江浩浩的确是他的亲生崩肉,那孩子里身体里流着他身上的血液,可是,为了与静知能够携手继续走下去,他只要忍痛割爱了。

    “我不,江萧。”香雪欣终于忍无可忍,眼睛象断了线的珠子迅速从脸蛋上划落,她拉扯着江萧的手臂,伤心欲绝地摇晃着他。“你怎么能如此狠心?江萧,我曾经也是你最爱的女人,你可以不爱我,可以不要我,但是,浩浩他真的是你亲生儿子啊?”

    闭上了双眼,抬指按压住自己突突急跳的太阳穴,太阳穴处隐隐地感觉到了痛楚,他与香雪欣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姚庭轩看着眼前那张梨花带泪的玉容,犹如风中凋残的落叶那役凄苦微寒,她乞求着江萧,爱江萧的心是那么卑微,五年前一样,五年后的今天照常如此,站在朋友的立场,江萧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江萧已经不爱她了,他爱着现在的妻子林静知,香雪欣是他的过去,曾经过去的刻骨真爱留下了一抹永恒的证据,江浩浩,这个小孩,就是埋藏在江萧与林静知婚姻里的定时炸弹。

    ------题外话------

    亲们,剧情比大家想得要复杂,下集精彩预告:离婚吗?

    江浩浩真的是江萧的儿子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