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初露锋芒:第87章 做也没感觉!

初露锋芒:第87章 做也没感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书颖瞟了一眼向她们跑过来的男人,大手在腰上一摸,倾刻间,手里就多出了一支手枪。

    “不准跑过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正欲跑过来的那个高大峻硕的身形,食指一勾,子弹上了堂,清脆的声音让男人陡地停驻住了步伐,满脸僵凝,片刻后,气急败坏,面容掠过数朵乌云,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静知没想到那种画面又将重演,看着裴书颖手上那把枪支,背心陡地升起了一缕冷妄!还有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裴书颖这个女人真的疯了,居然拿着枪指着莫川,指着她的枕边人。

    “书颖,把枪放下。”莫川眉宇间的三条黑线不停地闪烁,腮帮子咬得鼓鼓响,他没想到裴书颖会从精神病院里逃跑出来,不知道还去哪儿弄了一把枪,这种东西在她手里很危险,他不怕自己受伤,只是担心静知啊!

    裴书颖发出几声颠狂的笑,食指狠狠地勾下去,红红的火舌从枪管里射出,“砰”的一声,那子弹射过莫川肩头,发出清脆的声响,笔挺峻硕的身形动也未动,只是,面色黑得似锅底,他没有顾忌到裴书颖会真的开枪。

    “莫川,你这个卑鄙的男人。”她狂烈地吼着,眼睛刷地就变得血红。

    静知也被吓傻了,她看着裴书颖手中的那支枪管还冒着缕缕青烟,惊吓之余,也在慢慢地挪动着步伐,她要远离这个危险的人物,不远处,因为刚才枪声,许多的记者还有过路人纷纷如惊弓之鸟抱着头,有的蹲在原地,有的则钻进了过路的车辆火速离开现场。

    总之,裴书颖把这安静的地方搞得一片零乱,她手中的枪就是让大家最为惊惧的东西。

    在怒骂莫川之际,裴书颖眼尾扫到了身侧的那抹人影好象在慢慢晃动,她将枪一把抵住了静知的脊梁骨,凶悍地嘶吼:“林静知,怕了是不是?”

    感觉到背部那带着微热的金属物品,静知全身整个僵掉,她胆子不算小,可是,那支还带着灼热的枪管抵在她的脊梁骨上,如果这女人果断扣了扳机,那么,她便一命呜呼,心,跳如雷鼓。

    “书颖,不要乱来。”莫川见此情况,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口。他疾步向她们奔来,察觉到了他的动作,裴书颖转过头再次冲着他狂狠地怒斥:“不准过来,否则,我一枪打死她。”

    在她愤怒的目光里,莫川不敢再上前一步,怕已经近似疯狂的裴书颖会做出让他后悔终事的出来。

    “书颖。”五指收握成拳插进了裤兜里,指节在裤袋里的手机屏幕上摸索。

    “不要这样冲动,我与静知是清白的,我从未背叛过你。”对于精神失常的裴书颖,莫川绝对不敢硬碰硬,他采取了怀柔政策。

    “莫川,你以为我会相信?”裴书颖凝望着他,眼尾划过缕缕凄楚的精光。

    “你是我的老公,可是,这一年来,你何曾把我当做真正的妻子来看待?为了她,你不肯跟我同房,为了她,你居然找个男人强口奸我,莫川。”她咬牙切齿地喊,眼泪已经从她眼角沉重坠落,这个男人,她是用着整个身心来爱着,深深地爱着,为了他,她不惜忤逆父亲,与家人作对,为了他,她让父亲舞弄权术,打破了许多曾一直坚持着为官原则,为了他,她让父亲对‘华丽集团’一直睁着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惜利用他的职位去为他遮挡一切,她一直都希冀着,她的真诚与火热能有朝一日感动他,然而,他是一块坚硬的石头,任她做尽了一切,仍然捂不热那颗坚如磐石的心,也或者说,他的心早就在多年前就已经丢了,丢到了林静知的身上,她一腔痴情却换来自己如此悲惨的结局,他居然找一个男人蒙着她的眼睛做了那种事情,那个缠绵的夜晚,她一直以为是他,可是,没想到,这一切全是他设下的陷井,是他耍的阴谋,如何能不恨?如何能不怨?

    裴书颖指控莫川的话让静知惊若寒蝉,她一直都不知道原来莫川与裴书颖之间是这样相处的,本是夫妻,却是形同陌路,莫川让一个男人强口奸了裴书颖,所以,她才会精神漰溃,即然不爱裴书颖,莫川为什么要与她结婚?即然爱她,为什么他要在她的生命消失整整五年?明明已经回到了H市,却还把她蒙在鼓里,太多个为什么,静知找不到原因,当初,他明明是一个穷大学生,却离她而去,莫名消失,五年后,又是以‘华丽集团’老总的身份出现,并且,还有另一个身外,那就是黑道头目‘火焰’,他为什么要加入黑道组织?

    莫川身上有太多的谜,至今都还没有解开。

    “不是我做的,那是个意外。”莫川哑着声音解释,事实上,那一夜,真是一个夜晚,那个陌生的男人不是他找来的,而是,裴书颖喝醉了酒时自己遇到的,他不过是趁此机会拍下了她们欢爱的录音带,本来,他是想用那盘带子威胁裴书颖一年后离婚,没想到,裴书颖袭刺了静知,所以,他便把那盘带子拍成了无数张照片,让人送进了监狱,塞到了裴书颖的枕头下面,那一夜本来就是裴书颖的恶梦,她看到那个东西精神彻底漰溃。

    莫川不想再留她,因为,她的存在已经对静知构成了威胁。

    “就当是个意外吧!”裴书颖轻轻一笑,笑容虚无飘渺。“算我瞎了眼看上你这种男人,莫川,我的爱你不要,那是你不知好歹,曾经,有多少的男人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可是,茫茫人海中,我独独看上了你,这么多年来,我明知道你念念不忘的是这个女人,可是,我却仍然义无反顾与你签下一年婚姻契约,是我傻,是我痴,这种结局怪不了谁,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前,我也会一并带走你深深爱恋的这个女人。”

    食指微勾,空气里的‘咔嚓’声响是那么清脆。

    所有在场的人整个全惊呆了,她的手指已经在慢慢地按下去,按下去,子弹一旦从枪管里射出,被她挟制的女人就会死在她的枪管之下,成为一抹冤魂,那正是她所期待的。

    静知不敢动,她怕自己有所动作会死得更快,听闻着子弹上堂的声音钻入耳膜,她只能闭上双眼,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她以为自己是逃不掉了。

    就在大家不敢开口,瞠大眼睛,屏住呼吸的那一瞬间,一抹红红火舌穿过空气直射过来。

    “噫!”那子弹射中裴书颖的手腕,手枪从她无力的手掌上滑落到地,鲜红的血汁从她受伤的地方滑落了下来,滴落到了地面散开着一朵又一朵妖冶的小红花。

    啊到了枪响,静知抬手摸向了自己的心脏边,那里还在‘通通通’的跳动,证明着她自己还活着,腰部间的那份灼热也没有了,睁开眼睛,眼光扫向到了脚边,那是从裴书颖手中滑落下去的枪管,回首间,抬起眼,视野里赫然就出现了另一抹高大俊美的身形,只见他身着一套湛蓝色西服,黑白相间的领带,站在离他们数米远的距离,修长如艺术家的手指握住一支蓝色精巧的手枪,枪筒里还冒着白烟,那是刚才射击裴书颖的证明。

    由于他的脸逆着光,很难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太阳的光芒照射到他脸上那副金边眼镜上,薄薄的镜片泛着冷削的幽光,江萧,静知满脸惊愕,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现身,会在她面临生死的时候救她了命。

    裴书颖见江萧打断了她手腕上的血管,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大喝。“疯男人,这女人都不要你了,你还出来管这档子闲事,戴绿帽子很爽是不是?”

    裴书颖忍着手上传来阵阵剧烈痛楚,迅速弯下腰身,静知见她有些动作,急忙拔腿开跑,事情就发生在那一瞬间,裴书颖手上的枪瞄准静知奔跑的身影火速射出,连发数弹,莫川咬牙奔过来将静知扑倒在地,一发子弹射中了他的背膀子,再来一枪射中了他的肩胛骨。

    见裴书颖如此疯狂,江萧面容一沉,手中的枪不再手下留情,狂猛射出,裴书颖右脚中弹,左手也被打了一枪,手上的枪支再次跌落到地,受伤的腿使不上力气,只能扑通一声单膝跪到地面,发出几声痛苦的悲鸣。

    恰在这时,警笛声划破长空,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阳光下,江萧收起枪支,拔腿奔向前,一向优雅而沉稳的步伐有了些许的零乱。

    伸手拉开了仍压在静知身上的莫川,将静知一把扯起,揽入自己的怀抱,这个女人总是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三翻五次,刚才,如果他来迟一秒的话,这个女人就会在那个疯女人的枪管下香消玉殒。

    警察将裴书颖带走了,警车匆匆呼啸而去,静知喘息了两杪,这才推开了紧紧拥抱着自己的江萧,望向地面上躺着的男人,男人背部血流不止,肩膀上中了两枪,整个肩部都痛到麻木了,嘴唇间已有於血浸出,咬着牙,要没让自己申吟出口。

    “莫川。”静知急急地弯下腰身,莫川为她挡掉了两发子弹,刚才如果不是莫川奋不顾身救她,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不是他,而是自己,见他背部血流不止,她的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她不是铁做的,她也有心,这个男人到底为她吃了多少的苦?裴书颖说,他为了她,从不肯与她同床共枕,为了她,他甚至去找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强奸他的妻子,正是因为这样才让裴书颖彻底心灰意冷,做出这么疯狂的行动。

    “不哭。”莫川吃力地抬起手,染血的手指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让她的眼窝下沾染上了些许的血红。

    “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莫川冲着她露齿一笑,然后,额角冷汗增多,最后,感觉一阵天眩地转,他晕了过去。

    “莫川。”静知惊呼声让站在她身后的江萧很是不爽,又不没死,哭得那么伤心欲绝,这女人真是欠揍。

    莫川做手术的过程中,静知一直就呆在手术室外,她有些坐立难安,眼眸不时地瞟向那盏一明一灭的指示灯,她的心也紧紧地攫着,而离她大约两米外站立的男人,身体倚靠在墙壁上,正在徐徐地抽着烟,烟雾一圈又一圈地在他身侧荡漾开去,其实,他早就想离开了,可是,脚下象生了根,提了好多次步子终是不能萧萧洒洒地离去,莫川为了她受伤,她就一直表现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而他看着她脸上那种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容颜,紧紧地拧起的秀眉,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此时此刻,她的眼里只有那盏手术室大门上方的指示灯,她的眼里只有莫川,但是,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啊!

    也不知过多久,当他扔掉了第七根烟蒂,重新从衣袋里掏出第八根香烟的时候,那盏指示灯终于熄灭,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几个护士将正做过手术的男人推了出来,静知火速奔了过去。

    江萧没有动,仍然立在原地,透过白色的烟雾,目送着静知一路追着那辆把病人推回病房的小滑车,在小滑车消失在转角处后,他自嘲地一笑,薄唇吐了一句:“他妈的,真是活受罪!”

    活受罪,讲的是他自己吧!看着心爱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泪流满面,想着她那颗心一直都在别的男人身上,他心里就难受得紧,本来可以离开的,偏偏要留在这儿,不是活受罪么?真是犯贱!

    他低低诅咒了一声,掐断了掌心刚从衣袋里掏出白色烟卷,将它们丢弃到垃圾桶里,潇洒转身,头也不回地大踏步走出医院的大门,身后那一圈又一圈的烟雾正在慢慢地散去,彻底消失在空气里,最后,彻底化为尘埃。

    裴书颖左右手受伤,腿也残了,最主要的是脑子残了,等于是一个废人,裴毅将气得七窍生烟,愤怒之余将江萧告上了法庭,是他开的枪,才让裴书颖成了一个活死人,残疾人的世界不仅悲惨,而且残酷。

    江萧采取自辩的方式三言两语就将裴毅将的控告驳回,此刻,他正坐在自己宽大的椅子里,手里翻阅着一宗案卷,眼前却总是浮现静知在莫川床前虚寒问暖,温柔体贴的画面,他虽然没看到,可是能够想象得到,如果是他受伤了,她会这样子对他吗?

    异想天开吧!也许他死了,那女人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吧!

    电话响了,是丈母娘黄佩珊打来的。“喂,妈,有事?”他还是喊黄佩珊妈,因为喊顺口了,也丝毫没觉同得哪里不妥。

    “江萧啊!我煲了一锅膳鱼汤,晚上,你与知知回来吃饭吧!”

    听黄佩珊的口气好象并不知道他与静知离婚了,也是,他敢打赌,那女人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老妈的,至少,目前不会,肯定暗想着以后慢慢给她讲吧!

    “好。”得到女婿的回答,黄佩珊也乐了起来。“那早一点回来,我先准备晚饭。”

    “嗯!”

    下午五点不到,江萧就提前下班了,目的地当然是去丈母娘家,因为丈母娘请他吃晚饭嘛!这样也趁此机会好让他与知知有重新相处的机会。

    他们最开初不是这样的吗?签了一纸契约,他帮她瞒着家人已婚,她也装成是他的老婆来抵挡母亲的逼婚。

    把车子开到了幽深的小巷前,熄了火,他迈着沉稳的步子穿越过小巷,小院里散发出阵阵扑鼻的香味,推门进屋,便看到丈母娘黄佩珊正在厨房里炒着菜,一个人忙得大汗淋淋,听到脚步声响,急忙回头,看到女婿那张俊美的容颜,眼睛立刻笑成了豆角儿。

    “回来了。”手指关掉了天燃气,炉灶上的火苗倾刻间就熄灭,把平底锅里的菜盛到洗净的菜盘子里,端着菜色走了出来,把菜盘放到了小餐厅的饭桌上,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个小砂锅里,锅里应该就是她煲了一个下午的膳鱼汤了。

    “快坐吧!这知知还没下班,得等会儿。”其实,她纳闷静知为什么不是与江萧一起来?想了一下,估计是她加班,所以,江萧就干脆一个人先到了吧!

    “妈,爸好一点儿吧!”关切地询问着,江萧的眼光便向那道紧闭的门板望去,静知的父亲林郁之,自从得了脑溢血后,就一直呆在那个房间里。

    “嗯,好多了,吐字比以往要清晰多了,主要就是有心病,他担心静芸,那死丫头也是,都走了这么久也不捎个信儿回来。”黄佩珊是真的气自己的小女儿,不争气也就算了,还再次上演着离家出走的闹剧,本来人家姚家都同意娶她进门,她到好,关键时候,自己逃走了,这死丫头就一条贱命,有福不会享。

    “唉!女婿啊!你说好好的,为什么静知怀的孩子会掉啊?”听到这个消息,她整整生了两天的闷气,豪门富贵之家,一向母凭子贵,静知怀的那可是个男孩,如果生下来,她在江家的身份与地位自然是要比大房柳恕不知高出多少倍。

    “妈,那是个意外。”江萧没想到丈母娘会提这件事情,想起孩子的离开,心里一阵酸楚,静知说,他才是夺走孩子的生命的刽子手,可是,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他并没有与香雪欣纠缠不清。

    ‘唉!“黄佩珊再次幽幽叹息一声,即然是意外就谁都避免不了。”没事。“她一向是个心思细密的人,自然也看出了江萧脸上的不自然,以及眉眼间流露出来的淡淡的幽伤,聪明的老太婆及时转移了话题。

    ”没事的,你们还年轻,以后孩子会还有的。“

    她刚说完,外面就响起了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嗒嗒嗒’,不过片刻功夫,门口已经走进了一个纤瘦的身影,女人迈入客厅,见到坐到餐桌边嘴角浸着坏坏笑意不请自来的男人,玉容掠过愕然,她没想到江萧这么厚脸皮,居然会再跑到她家里来。

    ”妈,知知回来了,我去把爸推出来,可以开饭了。“男人急忙着从椅子上起身,看了她一眼,对黄佩珊说着就举步走向了那道紧紧关闭的门板。

    ”好,知知,快去洗手,我去把菜端出来。“黄佩珊嘱咐着女儿就奔进厨房张罗晚饭去了。

    静知呆在那里,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想扭身就走,如果现在她离开,母亲一定会看出端倪的,她想赶江萧走,她与江萧离婚的事就包不住了,她无法想象怎么样来抵住母样的攻击,她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如今,在她的心里,江萧无论人品与家世都是上上之选。

    轻吐了一口气,她有些莫可奈何地望着江萧推门进入卧室,将父亲推出来的忙碌身影。

    ”知……知。“林郁之坐在轮椅上,气色很好,眼睛里的一片光亮证明他的精神的确比以往好太多了。

    虽然还是发音缓慢,可是,字音比以往要清晰很多了。

    ”爸,你能喊我了?“静知听到爸爸的呼唤声,虽然只有简短的两个字,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自从出事后,她都好久没有听到父亲喊她‘知知’了。

    ”知……坐……吃……饭。“女儿与女婿回来与他们一起吃晚饭,林郁之很高兴,他坐在轮椅上,指着摆满了菜色的饭桌。”吃……饭。“

    ”好。“静知端起桌上老妈盛的一碗米饭,再打开砂锅盖盛了一些膳鱼汤,夹了其它几个菜放进小碗里,端到了父亲的面前,江萧及时把一张米白色的凳子放到了老丈人面前,还细心体贴地替他拿来了围脖,垫到他的下巴下面,那是黄佩珊买来特别防止老公吃饭时漏出的汤水弄脏衣服的。

    静知白了他一眼,把饭碗放到了白凳子上,然后,替父亲拿来了筷子。”你们……也吃。“林郁之自己能动手吃饭了,他拿着筷子夹菜送往嘴里之际,招呼着女儿,含笑的目光凝望向了女婿,小女儿静芸音讯全无,静虎脑子又不清醒,现在,他们林家全指望静知夫妻了。

    ”好,爸,我们也吃。“见父亲已经恢复得象从前一样思维清晰,静知与江萧不约而同坐到了餐桌边,两人不是时为老人夹菜。

    真是心有灵犀,这顿饭林郁之吃的真开心,胃口大开,比平时多吃了一碗米饭呢!

    吃完晚饭,静知与老妈到厨房里收拾碗筷,江萧则与老丈人呆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上演着古装电视剧,是金庸小说改编的《东方不败》。

    以前,林郁之最喜欢看了,金庸是他一直崇拜的一位小说家,他最喜欢他写的《天龙八部》,看着女扮男装的东方不败顽皮地与令狐冲调笑,林郁之开心地笑了。

    收拾完了碗筷,静知出了厨房,来到了客厅,她便弯腰向父亲告别。”爸,我们得回去了。“

    ”江萧,走吧!太晚了,你爸妈要休息了。“

    男人却坐在林郁之身边,正聚精会神地陪着岳父看电视,压根儿不理睬她,她知道他是佯装没听到她的话。

    这男人脸皮真是比城墙还要厚,都一起吃过晚饭了,他还想怎么样?

    ”知知,今晚就别回去了,这屋子怪冷清的,静虎去你小姨家了,就我与你爸两个人,你爸有时候与我也说不了多少话,我都觉这屋子里死气沉沉的,你的卧室我景昨天我就打扫出来了,床铺也是新换的,还有床单,枕头罩,你与江萧就在这儿住一晚吧!这里离你的单位近,也不用明天一大早就急着从那边赶过来上班。“

    这是黄佩珊在把女儿嫁出去后第一次挽留女儿住回娘家。

    ”当然,如果江萧不嫌弃的话。“她知道人家女婿那家境,富得冒油,还是京都权三贵,人家一顿饭就可以足够她们寻常人家一个月的开销,家里的装饰更是如西洋皇宫一般,上次,她在江家住了一晚,躺在那柔软的席林梦思上,做了好几个良辰美梦呢!

    回来后,她就一直跟隔壁的吴婶儿说这件事情,吴婶儿还将信将疑,丝毫不敢相信她家的穷女婿为何一夜之间就成了京都的权三贵?父亲还是军区参谋长级别的人物,叹息静知真是大富大贵的命。

    从此后,吴婶见着她,从不敢斜着眼睛瞧,以前从鼻子发出的冷哼声儿没有了,每次看到她,满脸都堆着笑,象秋天绽放的金菊儿。

    眼里闪耀的那个羡慕与嫉妒真是让她心里爽死了,以前狗眼看人低吧!如今,让你羡慕至死,哼!大女儿嫁入江家,找到江萧这么一个好女婿,是她黄佩珊这一辈子感到最荣幸的事情。

    ”妈,我怎么会嫌弃呢?我与知知都结婚大半年了,没侍候过你与爸,心里内疚的很,好吧!知知,今晚我们就住这里吧!“

    男人薄唇一勾,眼里里闪烁着坏坏的笑意。”江萧,你脑子有病。“是的,他脑子有病,她们都已经离婚了,他却还要与她住在这儿,真不知打得什么坏主意?

    ”知知,你咋这样骂你老公啊?真是不象话。“黄佩珊怕江萧生气,及时怒斥女儿,这女儿脾气还一点都没有改,这么一个家世显赫的女婿,万一哪一天忍受不了知知的坏脾气,来一个果断的离婚那可就惨了,静知还没为人家生下一儿半女呢!就算是要牵着人家的鼻子走,也得手里有了一张王牌再说呀!这女儿真是笨死了。

    ”妈,老总要我加班,我要回单位了。“语毕,静知就走向了门边,没想到,一支手臂横了过来,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骨,大掌像钳子一般紧紧地箍住了她。”知知,荣子禄胆敢让你加班?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老婆又不是他的苦力?“

    ”谁是你……?“老婆两个字还未说出口,江萧已经及时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搂进怀里,搂得很紧,那力道几乎让她窒息,薄唇凑到她的耳窝边,邪魅道:”老婆,不想让你妈知道我们离婚吧?如果不想,你就给我闭嘴。“

    ”你瞧,你爸两鬓的那白发又添了不少。“

    都说打索打七寸,江萧是一个聪明的男人自是知道什么能让静知住嘴,果然,静知的视线在落到林郁之两鬓的缠绵的银丝时,心里掠过一阵酸楚,张开嘴辰,雪白贝齿咬住了捂住她嘴唇手掌内沿肌肤,她咬得很用力,只见江萧皱一下眉头,却扯唇笑了,视线凝望向了丈母娘黄佩珊。

    ”妈,今晚我们就住家里了,不过,要给你添麻烦了。“

    ”江萧,你说哪里话?“见女婿同意下来,她心里简直乐开了花,然后,她笑着把林郁之推进了浴室,去为教给以洗澡去了。

    江萧把静知拖进了她那间用着粉红色窗帘的小卧室,以前,他进来过一次,这间屋子虽然小,可是,却很向阳,空气很好,很流通,门板刚刚合上,静知就挣扎着拍开了他紧捂在她嘴上的大掌。

    ”江萧,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跟我出去。“她推拒着他的身体,然而,男人深情的眸光凝望着她,眸子里荡漾着笑意,双手一摊,动作潇洒。”是离婚了,我又没说要与你怎么样?只是住一晚而已,再说。“视线在她身上浏览了一圈后又道:”你现在瘦成这个样子,抱起来都没感觉,更别说做。“

    ”你?“这男人真是坏到了极点,他咬重的那个”做“字,让她想到了好多的画面……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亲们,票票啊!汗死了,把票票握得那么紧干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