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89章 我不是自愿的!

第89章 我不是自愿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终究是贫民窟中走出来的灰姑娘,与她儿子江萧结婚,不是看中了她们江家的财产么?

    “一千万。”想起母亲昨天说的那个数,她便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闻言,江夫人张口结舌,半晌,保养极好的容颜渐渐浮一层讥诮的笑意。“一千万,林静知,还真敢狮子大张口。”

    “江夫人,我还要去上班,只请了半个小时的假,时间到了,我得先走了,顺便转告一下香雪欣,没有一千万是绝对拿不到我这张离婚协议的,只要我一天不离,她的宝贝儿子,你的宝贝孙子就是一个让世人唾弃的私生子。”

    不待江夫人回应,静知已经推开了椅子站起身,抬起眼帘,眼尾便看到一抹火红的高挑身材从某个角落巷道口钻出来,来人踩着五寸高眼鞋,摇着丰臀,涂着丹寇的指节紧紧地抠着皮包,面上的妆容化得很浓,明丽的眼睛里碎着狐狸一般狡猾的笑意。

    嘴角扯出一个鄙夷的弧度,也没听到江夫人说了一句什么,转身走离那张精致的雅座,迈了几步,视线能触及到的视线之内就闪现一双火红色的高跟鞋,白色的肌肤与火红色相得溢彰,看起来更加炫丽夺目,璀璨耀眼。

    火红色的高跟鞋一直停驻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低着头,静知绕开身,没想到,火红色的身影同样也绕着她的身子转,绕来绕去硬是不让静知走过去。

    缓缓抬起头,能入眼的也还是那耀眼的红艳与被妖红衬托的更加明丽的肌肤,嘴角的弧度拉长。

    “林静知,别再缠着江萧了,权势滔天的江家你惹不起,我妈要不是看在与你有大半年婆媳的情妇上,你以为你们一家还能完好无整?”

    女人明艳五官,红唇勾出的笑犹如啐了毒辣的利箭,静知脑海里浮现出昏暗的灯光下,糜乱的空气里,江萧将这个女人压在身下姿意承欢的淫秽画面。

    “据我所知,你好象还没正式成为江萧的老婆吧?”静知出声,香雪欣闭嘴,艳丽的五官染上几缕难堪。

    “你不是江萧正式的老婆,又有什么资格叫江夫人妈?告诉你,香雪欣,如果我不签字离婚,你便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女人,而你的儿子也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看着这个女人得意的脸孔,静知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要轻易便宜这个女人,老妈说的对,如果她一日不离,这个女人永远不可能走出阴暗的世界,而她的儿子,便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只是,现在,江萧已经将那纸离婚协议扔给了她,她们只差一起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了,只差那一道程序,事实上,她与江萧已经是半点关系也没有了,现在,这样说,不过是想吓唬吓混这个嚣张的女人而已。

    “就算见不得光,也总是他江萧的儿子,江夫人嫡亲的孙子吧!林静知,你处心积虑嫁进江家,却无法为江萧生下一儿半女,得不到江夫人的心,那是你势利的女人绺由自取。”

    香雪欣唇边的笑唇扩大,扩大,她这一次从美国回来的目的,目的就晃要让江萧与林静知离婚的,她不可能再带着江浩浩一个人独自孤苦地生活在国外了。

    她默默地付出,可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却从来都不会领情,所以,她再也没有那么傻,就是算是江萧不爱自己了,变心了,总也得该为自己付出的几年青春讨回一点什么吧!

    “当年,江夫人为什么不要你与江萧在一起?不也是瞧不起你的香港交际花的身份么?她瞧不起我的出身那是自然,你不视利,又为什么在离开江萧后,独自生下江浩浩,还带着江浩浩整整四年,你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有朝一日重回江家,让江浩浩认祖归宗,有朝一日乌鸦变凤凰,母凭子贵,一生荣华享用不尽,所以,你又何必五十步笑一百步?我再怎么不好,总得来说,也是挺得起腰杆做人的,而你呢?总经可是红遍整个香港的坐台小姐,而你江浩浩真的是江萧的吗?也或者说,这只是一个骗局。”

    静知分析的头头是道,让香雪欣面容上划过几楼的难堪,某些字句真的是触到她心窝里的肉了,所以,她的脸刷地就变了颜色。

    “林静知,你凭什么这样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浩浩不是江萧的儿子?江萧都已经承认了,医院的鉴定结果是骗不了人的,如果江萧知道你这样说,总会撕了你这张臭嘴。”

    “你心虚什么?我只是假设而已,毕竟,你以前是做那一行的,恐怕不止我一个人这样想,你做过就不怕有人说,就算江家再怎么只手挡天也挡不住悠悠众口。”

    “我……我哪有心虚?”香雪欣结巴着无法说聘句完整的话。

    “你这样缠着他不放,不就是想分得一些江家的财产么?告诉你,江萧名下什么财产也没有,识相的话,你最好赶紧把字答了,否则,我妈会要你好看。”

    惊慌之余,香雪欣出口恐吓。“要知道,江家势力庞大,要动你个小小的林家,根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静知听了这两句威吓她的话,她冷笑了几声。“我等着,姓香的,还没进江家的门呢!你那句‘妈’真是听得我恶心。”语毕,不想再理这个狂妄的女人,静知走到她眼前,故意用肩膀去撞了她一下,香雪欣没想到静知会有这样的一个动作,火红色的身影被撞出去两三米远,足见女人用力之猛,等她稳住身形的时候,回头,就只能看到静知飞奔大马路的米白色身形。

    “还这么得意,今后,有你哭的时候。”她冷哼一声,笑容重新挂在了面容上,抬腿火速向前面那个一直坐在白色腾椅上盯望着她与林静知吵架的江夫人。

    “妈。”女人落座,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清荼,把亮皮包包放在磨砂桌子上,她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呵欠。“妈,你都给她说了么?”她喝着服务员递上来的那杯正冒着热气的清荼,轻尝了一口,静待江夫人回答。

    “说了。”江夫人视线越她肩头,看向静知消失的那条熙熙攘攘的街道。

    “妈,她不离婚,浩浩就会是私生子,他已经四年没有爸爸了,在学校里,一直都受着同学的奚落,有时候,连老师也岐视他。”回忆起浩浩受欺负的画面,香雪欣明亮的眼睛里弥漫上一层淡淡的水光。

    “好了,我不是在警告她么?她会与江萧离的。”江夫人知道静知骨子里有一股子傲气,她是肯定要与儿子离婚的。

    听江夫人这样说,香雪欣还是不太放心,她又补了一句:“妈,如果她不同意,我们就给她一些钱好了。”

    她是多么期望能进江家啊!这可是她五年来的心愿呢!而且,林静知也江萧离了,她与浩浩才可以明正言顺地进入江家,正式成为江家的人。

    “她要一千万,我们也给?”听了香雪欣的话,江夫人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也太心急了,给钱给钱,她以为江家有很多的钱啊!当真不是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不知道珍惜,瞧吧!与林静知的老妈是一路货色,眼睛里能装下的就只有一个‘钱’字,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东西,要不是看在浩浩那么可怜,又那么乖巧的份上,她才不会让允诺这个女人进她江家的门。

    “这么多?”香雪欣玉容划过一抹讶然,真是小看了林静知,居然向江夫人索要这么多的钱,如果江萧知道了,肯定对她是大大失望,他心中的宝贝就是一个地地道道拜金女。

    “那再与她周旋周旋。”突然香雪欣似乎又想到了谁,所以,她红唇轻掀又道:“妈,沈雨蓉好象从香港那边过来了?”

    她也是前几天从佣人那里听到的,几个佣人在楼台边闲聊,被她听到了一句:“沈小姐又回来了。”

    她知道就是那个沈雨蓉,别前脚刚赶走一个林静知,后脚又掺进来了一个沈雨蓉,想到,五年前,江夫人就是为了那个富家千金千方百计拆散她与江萧,香雪欣眼里就多了几分黯然,心里多了几分不踏实。

    “我都说了,林静知一旦与江萧离婚,就让你们母子俩正式成为江家的人,你不相信我?”香雪欣这样问,江夫人很是不高兴,为了这个女人,连沈家那中意的丫头,她也顾不上了,因为,她想孙子想得快发疯了,有一个调皮乖巧的孙子,整天围绕在她身边,亲奶奶,样奶奶地叫地不停,让她的生活再也没有了孤寂与落寞,所以,没人能够清楚她是迫不急待想要让江萧与香雪欣再续前缘了。

    “相信,相信。”见江夫人有些微怒,香雪欣再也不敢说话了,缩着脖子,咬着唇,手指捏着吸管,吸管在杯子边缘一圈一圈地慢慢划过着圈儿,事到如今,她怎么敢不相信江夫人?她能进江家,能不能再与江萧生活在一起,得全靠江夫人的安排与心意了。

    静知将新购置回来的古董摆放到办公室桌上,她查看着几样宝贝,都是她从一些农民手中以低价购置过来的,这些东西做为是荣氏企业文化宣传,经过荣氏的加工处理,会为荣氏房产新开发牟楼盘带来勃勃生机的。

    她一名文员把办公桌上的宝贝拿出去,让技术人员做一番加工,然后,就独自坐在办公桌前发呆。

    夕阳西下,天空悄然染上了一层又一层瑰丽的色彩。

    下班后,她回到自己租住的那个小屋,吃了一碗泡面,冲了澡,穿着一袭粉红色晨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回想着白天里江夫人对她说过的话,以及香雪欣的那番嚣张话语,她气得用肩膀去撞开了她,用得力道很大,那女人的前胸必定痛极,可是,她也好不到哪儿去,肩膀处还微微酸疼着。

    清晨,她骑着脚踏车准备绕着四环路以外的路线转一圈,今天是周末,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多,她是沿着人行道路线走的,一路上,淡淡的阳光从叶缝里照射下来,在她经过的路边洒下一道隐隐绰绰的光影。

    前面有一个身着橘色风衣的女人,个子不算太高,但,身材纤细苗条,玲珑有致,戴着一副荼色墨镜,看起来温柔婉约,手里正拿着一个数码照相机,四处拍摄着街边的风景,当视野里闯入一抹米白色骑着自行车的身姿时,女人按下了快门,画面在一瞬间里定格,拿开数码照相机,摘下眼上的荼色眼镜,唇瓣荡起一抹笑靥。

    挪移着莲步,她挥着手臂朝着骑自行车的女人呼喊。“林小姐,早安。”

    静知眼睛本来近视,今天也没带隐形眼镜,见这女人向她挥着手臂,以为是碰到熟人了,人家这样热情,大老远就高呼着自己,自己总也不能埋头不理,那样会得罪人的。

    “早安。”她笑咪咪地骑了过去,在橘衣女人脚边踩下了刹车,车刚停妥当,抬眼,静知满脸愕然,原来是沈雨蓉,她还以为是公司的同事,或者自己以前的同学,更或者是一般熟悉的人呢!

    “林小姐,听说,你与江哥哥离婚了?”沈雨蓉抚了一下遮挡住自己眼前的刘海,向她猛眨了几下眼睛,一副随便问问的俏皮模样。

    “沈小姐消息真灵通,不是听说你去环游世界了嘛!”收敛起嘴角的笑容,静知淡淡的反问。

    她与沈雨蓉不算熟人,更不是朋友,她们只是相互敌对的两个女人,沈雨蓉一向视她为情敌,没能嫁给口中从小喊到大的江哥哥,看得出来,她很失落与惆怅。

    “不好玩,所以,回来了。”其实不然,她在奥洲听到江萧与林静知离婚的消息,就披星戴月,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的。

    谁想到会空欢喜一场,江哥哥居然与以前的那个女人早就生下了一个四岁大的儿子,让她一腔芳心空余恨啊!

    “是,沈小姐,你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我与江萧真办了离婚证好象也轮不到你,江夫人眼中最喜爱是那个香雪呢!认识吧!听说,五年前,是你与江地人亲自赶去香港,将她赶离江萧身边的。”

    静知皮笑肉不笑地轻语,沈雨蓉没想到静知连这个也知道,玉容露出几许尴尬。“不是我主意,是苏姨不喜欢那个姓香的,而且,你出身卑微,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你知道吗?当初要不是她在我与江哥哥之间横插了一竿子,现在,恐怕我与江哥哥的孩子都比那个私生子大了。”

    沈雨容幽幽叹息一声,只怪造化弄人。她就这样与江萧失之交臂,江萧一直都很怨恨她,说是她怂恿他妈去香港的,所以,这一辈子就恨上了,要不是那样的话,江萧怎么可能后来遇到林静知,与她结假婚,最后,假戏真帮呢!

    “这就是缘份,沈小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静知干干笑了两声,拐着弯儿告诉沈雨蓉,别再这样执着,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免强不来的。

    “是啊!”“林小姐,其实,我也很难相信,短短的数个月后,我会这样站着与你心平气和地谈论江哥哥,以前我总觉得是你横在了我与他之间,所以,他才不要我的,如今看来,姓香的才是那个罪亏祸首,人家连儿子都替江哥生下来了,无们还在那儿为他打架斗嘴。”

    很难想象,曾经两人为了一个男人敌对的女人,大清晨会碰到一起这样平心静气地说这样的话。

    见静知面无表情,对自己的这番说词将信将疑,深雨蓉又道:“此番周游世界,我去欧洲的时候,看到了许多整天吃不饱饭的浪民,他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我感触很深,懂得了人要知足,所以,我渐渐地不怪你了,林小姐,我为曾经的鲁莽行为向你慎重道歉。”

    她说着道歉的话语,态度是那么诚恳,丝毫看不出半丝的破绽。

    “无所谓,都过去了。”以前,她真的恨过沈雨蓉,不过,如今,她与江萧也离婚了,也犯不着再树一个敌人,人在世间在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然后,沈雨蓉电话响了,她伸手去风衣兜里掏电话,趁她接电话之际,静知把脚踩到了自行车踏板上,骑着自行车缓缓驶离了那个手忙脚乱讲电话的女人。

    江夫人跟江萧打电话,打了好几通江萧也不接,最后,江夫人气得只能拉着香雪欣冲进了江萧的办公室。

    宋助理不认识苏利与香雪欣,见来了两个女人,年老看着装打扮明明是一名上流社会的贵妇,可是,却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年轻的那个,满面都是遮掩不住的浓浓笑意。

    “请问你们找谁?”宋助理挡在了两个女人的前面,不让她们直接冲进江检察官的办公室。

    “生了几个胆子?敢拦我的路,让开。”江夫人见儿子不理自己,火气大得很,拽住宋助理的胳膊用力一扯,宋助理身子一个趄趔,跌了个狗吃屎的姿势,这女人太凶狠了,力气居然那么大,简直都不可思议,宋助理暗忖着从地板上爬起来之际,两个女人已经推门而入,他急步跟进去,及时穿越过她们的身边挡在了她们的面前。

    “不好意思,要预约的。”

    “江萧,胆子真够肥的。”见儿子坐在宽大的办公桌边正翻着案卷,听到争吵声,抬起头,眸光在触在门口被宋助理挡下的那两个女人脸孔时,墨礁石般的眼睛即时变得犹如一片汪洋的大海。

    “不仅不接你老妈的电话,还敢让人上来挡住你老妈的路。”

    宋助理听了这话,十分讶异,回过头去望江老大,发现老大的眼睛里闪耀着一缕碎裂的光芒,剑眉斜飞入鬓,

    眉宇间划过一缕阴戾,但是,并没有否认年老女人的话。

    这个女人是江检察官的母亲,而那位呢?不会是江老大的姐姐或者妹妹吧!噢,对了,不会是那位香雪欣小三吧!想到这时,宋助理及时转回脸,重新凝向香雪欣的目光变得不似刚才的友善,小三是这个社会人人唾弃的角色,因为,是她们的存在让无数的家庭幸福破碎,江老大明明与林静知挺好的,不是说过不了多久就会生一下白胖的儿子吗?现在,单位里都在传说是江老大的初恋情人归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四岁大的儿子,所以,江老大很有可能要与林小姐离婚,唉!真是纠结。

    “噢!原来,是江夫人啊!小宋冒昧了,失敬,失敬。”尴尬地说了几句,宋助理低着头,弯着腰杆儿灰溜溜地退出。

    “你们来干什么?”视线重新投射向手上的案卷上,话语带着前所未有的冷淡。

    “儿子,你老妈我千里迢迢过来探望你,你一点都不感动么?”江夫人见儿子脸色不太好,也不想真与儿子吵起来,儿子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他身体里暗藏的那份逆根性她不是不知道,所谓,物及必反,五年前,她是深深领教了,更何况,儿子在单位里混得不错,E市是市委书记张晨光就经常打电话过去向她老公江政勋报告江萧在单位里的一些政绩与表现。

    她也不想在儿子的单位里与他吵,这样会影响他形象的,根扰她丰富的阅历,估计没有不透风的墙,恐怕这单位里早就知道了一些关于儿子要离婚,初断情人归来的传闻。

    毕竟是政界人物,许多的东西都要有所顾忌,要不然,哪怕你权势滔天,也难堵天下悠悠众口。

    江萧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径自望着手中的案卷,完全漠视屋子里突然出现的两个女人。

    “萧儿,我给你看样东西吧!”江夫人也不想多话,单刀直入,戴满金戒指,金光闪闪的手指从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食指在雪白手机机身的右边轻点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放到了江萧的办公桌上,静谧的空间里即刻就响起了两个女人沙沙沙的对话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无限放大,听起来刺耳无比。

    “可以啊?想要我签字离婚,给我一千万。”

    “一千万?”女人惊诧的声音高亢而充满了愤怒。“林静知,你还真是敢狮子大开口。”

    “江夫人,我还要去上班,只请了半个小时的假,时间到了,我得先走了,顺便转告一下香雪欣,没有一千万是绝对拿不到我这张离婚协议的,只要我一天不离,她的宝贝儿子,你的宝贝孙子就是一个让世人唾弃的私生子。”

    ‘卡嚓’声音断掉,一阵沙沙沙的声音响起,然后,是声音来源彻镀被切断了,重新把雪白的手机拾起,捏握在掌心。“儿子,听到了吧!这可是林静知的声音,她说,如果要她签字与你离婚,让我必须给出一千万,你看,多么视利见钱眼开的女人,跟她妈一个德性,你说这样的老婆你还敢要?不怕她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见儿子阳刚的俊美容颜仍然面无表情,江夫人按压不住自己心头的积压多时的怒火,终于再也无所顾及地冲到了儿子的面前,怒声吼出,声音尖锐似要划破江萧耳膜。

    “江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有现成的儿子不要,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也不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出来,你还要让雪欣与浩浩受委屈到什么程度?”

    合上眼帘,食指卷曲揉了揉酸涩疼痛的太阳穴,重新张开的眼睛,多了一份先前未有的冷咧。

    “妈,我已经默许把江浩浩接进江家了,不要得寸进尺。”他用着冷妄的声音警告母亲,同时,更是警告那个满脸惊悚,装得象一只可怜小白兔的女人。

    “就算是这样,浩浩的身份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古代君王封子爵位还得看其母的身份呢!雪欣,不是你以前口口声声寻死觅活也要娶进江家的女人吗?如今,我想通了,你到改变心意了。”

    江夫人这话有些责怨,象是对儿子的变心深恶痛绝。

    “香雪欣,我们的事就那样了,现在,跟我滚出去。”江夫人一向胡搅蛮缠,他知道与她说上一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所以,他向跟在江夫人身后的女人开刀。

    更何况,没有这女人的煽风点火,他老妈也不会这样横冲直撞,什么也不顾。

    “江萧,那个女人就是为了钱嫁给你的,你的心还是向着她。”香雪欣语调哽咽,喉咙发酸,眼圈也有些微微红了,她的话透露出深浓的指责与埋怨。

    “是,就算是与她离婚了,我也不可能与你再走到一起,香雪欣,别再胡搅蛮缠了。滚吧!”江萧语气冷咧,不带半丝的温度与感情,在感情方面,他一向都是跟着自己的心走,心没有那种感觉了,他就绝不会拖泥带水。

    “好,你会后悔的。”香雪欣的眼前泛起了一层透明的水色,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几字,然后,转过身,在情绪即将要崩溃的最后一刻,她选择了掩面奔出了江萧的办公室,有些悲伤只能适合躲在无人的角落,自己慢慢地啃舔。

    “你这个逆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见准儿媳伤心欲绝地跑掉了,江夫人心情更是糟透了,可以说是一踏糊涂,她啐啐骂了一句,然后,追逐着香雪欣的步伐而去,浩浩已经等于是没有爸爸了,不能再没有妈妈了,这就是她此刻心里担心的。

    接下来,江萧没有去骚扰静知的生活,也许,他是想让静知冷静一段时间,也或者,他在等待香雪欣自动消失在江家,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因为他知道,只要香雪欣存在一天,不放弃进江家的一天,即便是他重新追回了知知,他们的婚姻也会再遇绊脚石,所以,他强忍着不去想她,让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一个月后,那天是中午,他正在忙碌着准备把一个毒贩弄进监狱的材料,没想到却意外接到了静知的电话。

    “江萧,我们的事别再拖了,下午五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话音很淡,不含一丝的感情,接到她电话时愉悦的心情一时间跌入了万丈深渊,握着手机的指关节用力到泛白。“没时间。”半晌,似乎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江萧听到了自己艰涩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

    “今天没有,明天总有吧!明天没有,就后天,总之,我会一直在民政局门口等,再忙不会连几分钟的时间也没有。”手机里传送过来的声音带着绝决的冷然与坚定,这份坚定与绝然毫无预警就划痛了他的心窝,好似有人拿着椎子在那里狠搓。

    “没必要再拖下去了。”语毕,不再废话,动作利落地收了线。

    听着那结束通话的‘嘟嘟嘟’被无限放大,一声又一声敲击着他的耳神经,他迟迟不与静知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椟,那是因为,他一直都在期待着,尽管他把当初她签下那纸协议扔给了她,也明知道那纸协议一旦砸出,他与静知就不再存在夫妻关系,可是,毕竟,还有一道正规的离婚程序未走,她还算是他江萧的老婆,可是,真的无力挽回了么?

    燃起了一支烟,握住香烟的指节在止不住地抖颤,办公室里,云烟飘渺,他江萧活到三十一岁了,从来没有过这种惊懂失措的感觉,静知坚定绝决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回旋:“你不来,我不走,我会一直站在民政局门口等,直到你来为止。”

    那天下午,江萧没有去,连续在天江萧也没有理,宋助理回来告诉他,说是看到了林小姐一直就站在民政局门口,许多去民政局办理手续的年轻男女都把她当成是了精神失常的人。

    江萧坐在办公室里,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着资料,页面上的字符他是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心里乱糟糟的,眼睛不时看向右手边摆放的那一本红色的小折子,红色小折子是翻开的,页面上有他们电脑合成的照片,配偶栏里写着“林静知”这三个字,划痛了他的眼瞳,割碎了他眼里闪烁的希冀光芒,扬起长长的黑睫毛,视线投射到窗外,才发现窗外飘洒着细细的雨丝,渐渐地,雨势越来越大,根本不见一丝停息的迹象,脑子里滑过什么,他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捞起搭挂在椅子靠背上的风衣,抓起那本摊开的红本折子冲出了办公室。

    他猜得不错,当他十万火急驱车赶至民政局门口时,挡风玻璃前方,雨刮器不断地来回刷动,刮出来的纹路玻璃上清晰地掠过一抹橘色的身影,女人头发已经被淋湿了,额前搭落了好大一绺,她低着头,象一尊雕像站在那里,头顶上瓢泼的雨水飘落,将她一身橘色的衣裙打湿,橘色的裙子变了颜色,包裹在湿漉漉橘色衣裙的身体虽玲珑有致,却显略单薄,在这庞大的雨雾之下,更是有几分萧瑟与迷茫,还有几分孤独与无助。

    车轮徐徐翻滚,轮胎的‘嗞嘶’声响彻在空气里,男人打开车门走出车厢,几步跨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看着她一张玉容染满了水滴,鼻子与口腔里充斥着一股雨水带着清新泥土的清香味,看着她狼狈的样子,他刚硬心口某一个地方有一丝软化的迹象,但,当视线扫落到她手指尖捏握的那本红色小折子时,凌厉的眸光割碎了雨帘,似一支利箭直射到女人的脸孔上,这一刻,恨不得将她万箭穿心,让她也体会一下他这一刻心中翻卷起的痛苦。

    “当真这么想离?”他暗哑着声音,按压住心口的滔天怒火,最后一问,但是,女人始终低着头,抿着唇一语不发,唇瓣因雨水的冲刷而泛着一丝透明的白。

    “知知,难道在你卧室里的那一晚都不算什么吗?”是的,曾经,他以为与她有了那一晚上的关系,她就会原谅自己,至少,不再排斥自己,所以,在这一个月里,他才会给自己新的希望,接到她电话的那一刻,他的心莫名的惊惧着,强压怒气低柔的声音是他最后的一丝卷恋。

    “江萧。”静知终于抬起了头,沾着雨露卷曲的眼睫毛下那一双剪水乌瞳的水眸定定地凝睇着他,划过的是厉声与绝决。

    “多做一次也不会少一块肉,更何况,你应该比我清楚,当时的状况,我……不是自愿的。”

    最后的几个字眼让江萧压抑在心头的怒火象滔天的巨浪一样袭卷了过来,他妈的,她是在指责他用强的,是说他强奸了她吗?他江萧要什么女人没有,偏偏遇上了一个最倔强的。

    “不就是离婚么?你以为老子很稀憾你是不是?这个地球,谁离了谁照常转。”说着,拽住她的手臂,把她强行拉进了民政局,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认识江萧,见他黑着一张脸,谁也不敢发话,签字盖章,离婚的效率与结婚时一样,以前的夫妻如果闹离婚,工作人员或许会帮忙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嘛!现在,社会开放了,离婚就成了家常便饭,工作人员也劝不了那么多了,免强凑合在一起的夫妻,日子过得并不幸福,礼合神离,人生箴短数十载又何必呢?

    江萧拿起那个换成的绿本子,墨绿色的小折子看起来很碍眼,他率先她一步走出了民政局,然后,高大的身形迅速钻入了车厢,车身象箭一样火速冲出,车轮下荡起了一片银白色的波痕。

    静知望着那辆在视里渐行渐远的黑色奥迪,说不出来心中的感觉,当她看到有无数墨绿色的碎片从车窗口飘出时,一片又一片似纸片雨飘溅到地面的小水坑里,水坑里污浊的水一下子就把墨色纸片上的字迹浸湿,离婚证三个字渐渐地变得模糊,心口莫名地扯痛了一下,离了,解脱了,静知吸了一口气,从此,她的生活里再也没有江萧这号人物,更不会再出现香雪欣,或者江浩浩这号人物了,从此,她的生活与世界可以平静与安宁了。

    走出民政局大门后,她没有直接回家,去了博物馆,由于是下雨天,博物馆里的人稀稀疏疏,她走到了一座雕塑蜡像上停了下来,旁边有一块小黑板,小黑板上写着几个白色的字体:“云连港式挖掘汉代千年古尸凌惠平之谜。”

    复原当时生活情境,静知迷离的眸光望向了两米远外那个跪坐在地的女人,女人身着淡黄色的绸缎外衫,里面是一件粉色的小褂子,乌黑青丝绾于脑后,编成了一个大大的髻,鬓发上插着几枚小珠花,五官清秀绝美,神态安详,她手里正拿着一根细细的长针,面前摆放着一台织布机,面容白皙里透着粉红,眉目如画,黛眉含笑,是一位知娇百媚,回首一笑百媚生的绝代佳人,据说,这是根据凌惠平遗留头骨做成来的蜡像,与两千多年前的汉代贵妇几无差别,乌黑的眼珠透露出聪慧与坚韧,正是这样的坚韧,让她在江将军战死沙场后,还能独自忍着伤痛带大儿子。

    “千年一品贵妇凌惠平不朽古尸未腐之谜。”身后有一记声音徐徐传入耳朵里,是一个解说员,身后带着一排长长的旅行团。

    “国色天香,长相绝美的凌惠平夫人,据说是一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之妻,这位风姿绰约的江氏主母并非是当年江将军最初倾慕的对象,嫁入江家,曾遭小妾陷害喝下了浣花草,江将军嫌弃她不能生育,给她休书一封让她回了娘家,整整一年后,江将军再一次凯旋归来,有一日看到了凌家仆人送来的一张手帕,手帕上有着点点血红,仆人说,那是小姐眼睛里熬出的血泪,也是思念江将军的泪水,江将军感动之余,重新将她迎回了江家,一年后,她生下了一个白胖胖的儿子,坏小妄也被江将军惩治,江将军战死沙场后,生活在古代三从四德的社会里,这位坚韧的女性强忍着丧夫之痛,独自抚养了亲生儿子,在儿子二十一岁那年,割断自己的筋脉自尽身亡……”

    解说员的话还在继续,只是,静知再也听不下去,眼睛里浮起一抹雾气,雾蒙蒙的泪光里,凝望着凌惠平的那双清澈的眼眸,静知的眸光变得越来越迷离,她似乎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幅画卷,国色天香的江氏主母捏握着手中的一纸休书,坐上轿子心百转千回凄落寞地被江家仆人送回娘家的画面。

    “你接到他休书的那一刻,是不是象我一样,心,撕心裂肺地疼着呢!”

    静知望着她栩栩如生的容颜,痴痴地笑语,最后一次,让她最后一次为江家的事伤感,从此,她与江家再无半点的关系。

    不知雨是几时停息的,静知走出博物馆的时候,刚刚下过一场雨并未扫除天空中的那抹阴霾,静知回租住小屋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脑袋晕晕沉沉,浑浑耗耗地入睡,半夜,欢快的手机音乐玲声在枕头下沓地叫嚣,她半睁着眼,凭直觉按下了通话键。

    “静知,不好了,书店起火了。”黄佩珊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慌乱,闻言,静知火速从庆上跃起……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

    亲们,票票啊!汗死了,把票票握得那么紧干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