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1章 亲爱的,原谅我!

第1章 亲爱的,原谅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首间,她便看到了白色的游艇瞬间爆炸,火势冲天,蓝色的火苗昂衬了大半边天空,将天烧成了红辣辣的一片,火红的天空也将湛蓝色的大海印红,印亮,白的游艇四分五裂,骇片到处飞溅,不,静知用手捣住了小口,扑通一声跪到在地面,她无法相信这一切,当她疯了似地终于追到他的时候,然而,他却灰飞烟灭,不,不要,江萧,不要,她挥舞着手臂,自己发疯似地扑向了那团被燃烧的那团大火,他死了,她不想独活,她要与他一起双栖双飞,可是,候局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拉着了她的手臂,将她揽入了怀里,阻此了她要冲向那只爆炸燃烧的游艇,阻此毁了自己的疯狂行径,不要,不要,她辗转着,头摆动得无比厉害,心也狠狠地抽紧,手掌渐渐握成了拳,手心慢慢浸出一层薄汗,不,江萧,没有你,我如何独活下去?江萧,你不要就这样离开我?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声哀求,然而,没人能听到她的呼唤,终于,她无法忍受那令自己抓狂的一幕,她睁开了双眼,视线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看到了屋子斩亲的装修也新购买回来的陈设,这才惊觉自己又做恶梦了,三年了,这个梦一直就困扰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掀开身上的蚕丝被,她从床上走身,玉足穿上凉拖鞋走向了窗台,窗台边摆放着一盆正盛开的鸢尾花,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她的喜好始终未变,她还是喜欢高雅脱俗的鸢尾花,伸手推开了窗户,让外头的阳光照射进来,仰起头,缠绕在鼻冀间的全是清新阳光的味道。

    玲珑的身影站在窗前,久久地俯视着这座国际都市壮观的商业景色——香港。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三年,可是,他凌厉的身形,飞扬跋扈的神彩,至今还印在脑子里,雪白游艇在倾刻间引爆灰飞烟灭的一幕至今还在脑海里回旋,是那么清晰,成了夜夜纠缠她的恶梦,某些事还历历在止,无法忘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失去你的刹那间,心脏紧缩,血液几乎停止了流动,我无法承受这滔天苦痛昏厥了过去,这是她在自己日记本里划下的语句……

    生死别离时,才发现自己心中刻骨铭心的这份深受,从此,那年那夕成追忆,亲爱的,原谅我吧!爱没有爱得轰烈,那是伪爱,而我,不过是一个爱情的傻瓜,原谅我,耽误了你那么多青春与心血,是的,值到他灰飞烟灭之间,在惊若寒蝉中,她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是爱她的,只是,她们都是情商低于零的白痴人物,居然让彼此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光阴,寻寻觅觅,那个却在灯火阑珊处,也许,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寻觅灯火阑珊处的他,不过,她一定要执着地等待,明明知道不可能了。

    走回浴室匆匆梳洗完毕,她从衣橱里选了一套斜条纹的职业服装穿上,抬手拉着一头乌黑发丝的尾端,随便一绾,再拿上夹子插进了发丝里,站在梳妆镜前,看着自己有些憔悴的容颜,及时拿着一盒腮粉,为自己抹上了淡淡的腮红,擦了粉色的口红,描了描眉,抬眼看向手腕上电子表,时间刚好指正八点,拿起挎包匆匆出了门。

    清晨的香港街头,正是车水马如龙的时间段,上班高峰期,她开着自己红色的迈巴赫,潮流的车款,再加上她一张风华绝代的容颜,即时成了街头的一条亮丽风景线。

    狭窄的空间里细小的‘嘟嘟嘟’声提醒着她有电话打了进来,粉色的耳麦塞进了右耳,左手熟悉地操纵着方向盘。

    “喂,子旋。”

    “知知,袁施工说工头让加价?还有,我们刚刚签下的那份合约被毁约了,你说怎么办?”耳麦里传来了子旋清晰轻柔的嗓音。

    “加价?不太可能,毁约,没关系,让他们赔毁约费就可以了。”在香港这个国际都市商业城市摸爬打滚了三年,她知道如何去给企业谈判,至少,她一直都抱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辈子,她经历了太多,三年处,她都以为自己没有退路了,可是,还是咬着牙挺了过来,她的公司虽然规模小,与香港许多的大企业没有办法相提并论,不过,她相信凭着自己实干努力的精神,她会将‘天地控股’发扬光大,将它做上台面,做成一间拥有自己股份的上市公司,与那些香港大享们平起平坐,她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知知,别太天真,人家可是一年纯利润进账近一亿的大公司,岂能由我们这种小公司摆步?”

    “天无绝人之路,再说,子旋,我一直都认为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我们与‘中寰’当初是签了协议,他们要毁约,我们完全可以照合同上的赔款索要,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可以申请上诉。”

    “你以为我们能赢?”中寰那么大企业怎么可能让他们牵着鼻子走?

    “等到我到公司再说吧!我让你收集的古董瓷器怎么样?”

    “我回了一趟内地,最近这行业不景气,再说,你知道我是个二货,怕被骗了,只买了几件古玩,不敢多卖。”

    三个月以前,她奉静知之命回大陆内地收集珍器古玩,买了三十件清代时期的青花瓷,结果,就有上十件是假货,让她气得七窃生烟直望天骂娘,所以,这次回去,尽管看到十分漂亮的,但是碍于自己鉴定水平有限不敢下手去操作,小心冀冀地只买了几件明代的小玩意儿。

    “你呀!真是一个二货,不是教过你么?”静知暗自嘲笑这好友,在这方面脑子不太好使。

    “没办法,人人都有你这样聪明,那这世间上全都是企业家了,不可能还有扫垃圾,园艺工人这种人物了。”

    “得,又在瞎奉承了不是?”

    快到公司了,她对子旋说了最后一句,然后,就扯下了粉色的耳麦,三年前,她从医院醒来,满眼的白似乎是在祭奠男人的离开,伤心欲绝,她失去了生活下的勇气,是子旋阻此了她那愚不可及的行为,子旋说:“知知,万一江萧没死呢?如果他还活着,而你却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他将会情何以堪呢!”

    当时,他正在那辆白色的游艇上,白色的游艇被引爆炸开,后来,听新闻播报说,游艇上的人无一生还,而他也与他那帮兄弟一样,全都随着游艇灰飞烟灭,是的,他不可能还会活在这个世间,只是,她不能让他白白牺牲掉,俗说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可是,她不能就此放过那些将他置于死地的人,她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报仇的出路就是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她发誓要成为商界女王,她要主宰这个世界上,她因为杀了香雪欣犯了重罪,江萧为了帮她,将她移民美国,所以,在江萧出事后,她也怕再受到姚庭轩的反攻,及时走出了E市,她选择来了这个陌生的国度——香港,她的事业要从这儿崛起,来香港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里莫名地多出了一千万现款,是江萧在出事前打进她账户的吧!

    她利用了这一千万作为是创业基金,把子旋拉了过来,让子旋从老家拉了一批人过来,最初是她亲自去拉活儿,替一些小公司施工,一年后,在她与子旋的努力下,终于有公司肯给她签约,她们拿下了第一个订单,那时,她与子旋两人相死击掌勉励,眼睛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再然后,她们创建了自己的团队,三年后的今天,虽然公司规模不是很小,但是,一年也能赚上一两百万了,如果在内地,这已经是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儿了,她相信,她创建的天地控股会会蒸蒸日上,发展成那些规模大的强大的公司。

    “知知,你终于来了。”子旋见她走进办公室,及时迎了上来。“今天的行程排满了么?”她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拿起一堆报表麻利地翻看。

    “上午要去中寰谈毁约的事儿,这事不能拖,十点,建环南路有一个慈善机构损赠会,据说,许多的知名企业家都会参加,下午一点推出第一期关于中国远古清代瓷器鉴品会。”

    “你想利用慈善会结识一些背景身份显赫的商人这主意不错,毕竟,我们公司还是处于初创业阶段,下午的青花瓷鉴赏大会择几月后进行,我很重视这次鉴赏会,而且,想邀请一些鉴赏专家参加,还要看与‘中寰’的毁约事件谈得如何?毕竟是第一笔上千万的生意,我不想就这样失去这样的一个机会,与他们合作了,我们才能捞到第一桶金,我想办的鉴赏会也与‘中寰’的新楼盘开发关,如果能拿下这次合约,借助我们的鉴赏会,人气一定会大增的,我们所购买的青花瓷还不是很多,子旋,让你老公在内地在购一些过来,我发现香港市民都对中国古远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不要最贵的,价格适宜最好不过了。”

    “好的。”在这儿,子旋是绝对听从静知的,毕竟,知知,每一年给她几十万的年薪,那是以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与她来香港后,她的腰包就鼓了起来,回去见到乡亲都能挺着腰杆说话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呢!

    “你去与袁施工谈一下加价的事儿,我去‘中寰’找一下他们负责这合约的负责人洽谈一下。”

    “你有把握?”

    “没有,总得要试一试。”语毕,静知已经拿起了合约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记住,不能加价,要不要做,随便他们,要走要留随他们的便。”

    她刚走出去又退了回来,沉声地对好友嘱咐。“知道。”

    ‘中寰’集团是香港一家知名企业,年盈利上亿,但是,听说,这间公司的老板是一个神秘的人物,做事行事十分低调,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从来不让记者乱写,也从来不会上香港头版头条,所以,这位身份显赫,行事低调的人物在世人的眼中,自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有时候,尽管是要签协约,他也只是委托自己的行政助理代办,而他本人从不在外人面前露面。

    静知捧着合约,与助理秘书通了电话,她说想见一下倪助理,然而,秘书却告诉她,倪助理飞加拿大出差去了,他不在香港,她压根儿不相信,这些借口在做了三年的企业后,她就听烂了,所以,见秘书拦着自己,她索性就等在了‘中寰’的楼下,阳光很烈,今天正巧没有抹防晒油,炙烈的阳光让她感觉自己的脸上似脱了一层皮,都等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了,她又不能去其他地方等,因为,怕那辆车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从车库里冲出来溜走,抬头,能入眼的世界是镶着金边,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中寰集团”,据说这间企业创始于十五年前……

    ‘中寰’的老板叫汤斯翰,据说,四年前,他从国外移居过来,买了一间小小的控股公司,经过他四年的不懈努力,他把‘控股公司’发扬光大,做成了今天名扬国际的‘汤氏中寰集团’,能力实在不能让人小看,他几乎成了商界的一个传奇人物,商业钜子,新崛起的商界新秀,许多商界人物都想与他攀上关系,静知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来,他不是想与他攀关系的,而是,五天前,她的小公司与汤氏签下了一纸契约,两天前,中寰反悔,所以,她是来解决问题的。要是能见一见那个神秘的男人该有多好啊!四年时间,他可以将一个控股公司发展如此庞大名扬国际的规模,让她这一辈子都是望尘莫及的。

    就在她幽幽感叹遐思之时,一辆蓝色的路虎从‘中寰’集团侧门厅的车库里缓缓驶出,而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就那样笔直地拦在了路虎的面前。

    轮胎碾过地面发出的‘兹斯’声袭入空气,让两侧的路人满脸惊惧,车窗缓缓摇下,伸出车窗口的男人眉头拧深,气急败坏地冲着她喊了一句:“找死是不是?”

    “倪助理,你们公司为什么要毁约?”静知吸了口气,急步跑上前,怕倪助理会重新拉开引挚冲出去,所以,她把手放到了引挚盖上,向他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倪助理,你们可是大名鼎鼎的公司,如果这样没有诚信,今后,谁还敢给你们‘中寰’合作?”

    瞟了眼女人手中的文件,倪助理抚开了垂落在眼角的一绺发丝,眉头拧得更深:“为什么毁约?仅凭你们那样的实力,你以为能吞得下那一纸订单么?”

    “当然能。”静知斩钉截铁地扬言:“当然能,倪助理,你也太小看我们公司了,去年,我们曾经为‘沈氏’做过一次,‘沈氏’不见得比不上你们公司吧?”

    见静知说得信誓旦旦,倪助理望着她一张被晒得通红的脸发出一声嗤笑:“为‘沈氏’做的那一次,不过是人家不知道过了几次手的建筑,你也只分到了一小杯羹,那次你身后还有其它集团撑腰,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中寰’这一次好不容易才拿下九龙湾一带土地开发权,仅凭你一个不到两百人的施工建筑队能拿个这项工程?是不是太冒险了?”

    太多的经验告诉静知,她不能说谎,这个男人老谋深算,看来是‘汤斯翰’身边一员猛将,他能说出这番话,应该是对她经营的公司做了一番的调查,人家对她公司了若指掌,她什么都是徒劳。

    “目前,我手下是只有不到两百的施工队,可是,一旦开工,我们会从内地拉大量的施工队过来,还有,如果你真觉得我们公司拿不下这项工程,五年前,你就不应该与我们签下那纸合约?”

    她这是反将了倪助理一军。闻言,倪助理发出一声冷笑,视线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个遍。

    “林小姐,这是我经营企业最大的一个失误,当时,是你强拉上我秘书的关系,再说那天我喝了酒。”因为这事,他被老大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还被扣除了今年全部的年终奖,让他一年奖金全部泡汤。他正在这儿有气没处撒呢?这女人到好,自顾冲上门来成了他的出气筒。

    “白字黑字可在这儿摆着呢?”

    “如果‘中寰’不按合约行事如何?”

    “那就法庭上见呗!”女人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法庭?笑话,你以为自己有多少的胜算,中寰随便动一下手指,你那间公司就死无葬身之地。”

    倪助理眼角划过几许冷厉的色彩。他想用狠话吓住林静知,可是,他选择了棋,偏偏这女人不是被吓的主儿,胆子也比寻常人要大的多。

    “你堂堂名扬国际的‘中寰’企业,做事行事如此出尔反尔,就算不怕影响你的国际声誉,难道你都不怕‘中寰’上市股票因不守诚信暴光而大跌么?”

    “笑话,林静知,你可有那样的本事?”倪助理动怒了,然而,静知却笑了起来。“倪助理,不用这么沉不住气,沉不住气是古代兵家大忌,就分一杯羹给我那小公司吧!都已经签约了,还有,如果不守信也行,你赔两千万损失费就好。”

    不与‘中寰’合作,无缘无故得到两千万赔偿费,何乐而不为了?可是,倪助理又岂会这样白白便宜了她。

    “林小姐,不是我有意反悔,你公司真的太小,即便是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能够支撑这一次的工程,可是,我们‘中寰’想找的是一位能够长期风雨同舟的伴侣,要不,你替你介强别的企业?”

    “别的就不用了,我公司也是想找一位能长期合作的伙伴,相信我吧!我们有实力拿下这项工程,甚至包括以后的,谁没有第一次呢?我们准备筹办一次大型远古青花瓷鉴品大会,这对于你们集团售新楼是一件非常有影响力的事情,相信我独道的眼光,国际房地产最终走的是多元化民展之路,然而,在这之前,大家喊得只是一个空口号,并没有付诸于行动。”

    倪助理的决定因这句话而有些动摇,看来,这个女人不是外行,对这行知知甚多,她说到他心坎里去了,是的,从目前这个趋势看来,国际国地产必将走上多元化发展之路,然而,大家都只是提出这样一个理念,并未付诸于行动,只是,筹办青花瓷鉴品大会真的会有用么?

    “相信我,我在内地搞过效果真心不错。”仿佛会读心术,静知看出了他的顾虑,所以,及时想给他定心汤圆吃。

    “林小姐,我不过是一个打工的,真正能拿主意的并非是我,不过,我可以帮你向汤先生说说,但是,你专门筹办的青花瓷鉴赏会是不是太单一了一点?”

    “噢!我会依照你们的吩咐去办,如果觉得单一了一些,可以再弄一些其它的珍器古玩,事实上,我也在搜集了,只要你们能重新与我们合作,我保证你的新楼盘销售绝对上一个新的台阶。”

    把话都说得这么满了,倪助理真不好再说什么了,而且,她说得多,做生意讲求诚信,不能出尔反尔,再说‘中寰’是香港乃至国际上都是知名的大企业,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有损了颜面。

    “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汤总裁,可以放我走了吧?”

    “当然。再联系,倪助理。”她撑起了身,将文件抱到了胸前,走了两步退到一定安全的距离,倪助理冲着她点了点头,然后,摇上了车窗,蓝色的路虎从她眼前笔直划过,终于把这件事情敲定下来了,虽然,倪助理没有完全答应,他说要向汤先生汇报,可是,谁不知道‘中寰’向来都是他在做主,他是汤斯翰左膀右臂,高级打工仔,

    倪特助已经有了一丝软化的迹象那就代表着她与‘中寰’的合约有希望?这让她心头又充满了动力与希望,握紧着拳头,她对自己说了一句:“林静知,加油。”

    伸手掬了一把阳光,凑入鼻尖呼吸着,感受着强烈阳光的味道,虽然太阳很炙,在阳光底下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可是,她觉得自己很值,如果能与‘中寰’再新签上合约,哪怕是让她晒上一天一夜,她也心甘情愿,可见,她想成功是多么地急迫!

    “知知,快回来,有人找你了。”

    手机响了,刚接起电话,耳边就响起了子旋焦急的声音。“谁?”“香雪欣。”

    “她来干什么?”‘啪’挂断了电话,她与这个女人有多久没见面了?三年了吧!记得自从她拿着尖刀捅了她背部,划花她脸蛋后她们就一直没有见过面了,她从内地跑来香港到底有什么事?是来找她复仇的,她居然知道她在这儿,就算是她来找她算债的,她也不会害怕,那有原配怕小三的道理,这世界还没有到黑白不分的地步?

    她赶回了公司,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子旋就冲了出来,向她挤眉弄眼,对她悄悄说了一句唇语,示意她离开,刚才她只是假意打电话让她回来,静知知道子旋的好意,是怕香雪欣有备而来,怕她们再一次交锋开战,可是,这世个有许多的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香雪欣如果连这儿都能找来,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躲下去了,因为,她已经躲了整整三年了。

    她向子旋摇了摇头,将她拉开,然后,笔直就走进了办公室,大刺刺坐在她办公椅上的女人嚣张的模样仍如往昔,短短三年是无法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尽管已经改变了她的容貌,女人的喜好没变,还是那一身红艳艳的衣裙,黑色的腿袜,红色的高跟鞋,黑与红向来都是绝配,再加上女人身形玲珑有致,穿出来自是别有一番韵味,只是岁月不饶人,女人眼角有了明显的鱼尾纹,按理说,她应该时常去美容院做脸才是,皮肤到是越来越白了,却是连皱纹都长出来了,在脸上一年花上好几万,真是适得其反,脸上盖着厚厚的粉,但是,还是无法完全遮去左脸颊上那两道刀痕,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细看之下仍能发现。

    “别来无恙?”女人扯着红唇低低笑开,笑容如裹满了毒的撄粟花朵,妖冶骇人。

    “我真是想不通了,你说,姚庭轩为什么不带你去整容呢?”

    那男人不是自称爱这女人入骨么?他背叛了敖雪莲,与这个女人绞在了一起,她离开江萧后,就投入了姚庭轩的怀抱,江萧与姚庭轩反目成仇,这女人有大半的功劳吧!静知在心里暗忖。

    “整容?为什么要整容呢?这……”晶莹的指尖缓缓抚摸上自个儿脸上那淡淡的痕迹,从椅子上起身,她踩着五寸高跟鞋,一阵香风扑鼻,她已经走到了静知面前。

    与她定定平视。“这是你留给我的纪念品呢?我可要好好地珍藏着,林静知。”别开头,她的视线在装修风格简约的办公室里收巡了一圈。“不错嘛!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干的,说真的,我都没有想到,三年前,你还能活着走出监狱,看来江萧没有白死啊?至少,他用自己的命成全了你。”

    这句话毫无预警就刺痛了静知的心,三年来,她一直将江萧灰飞烟灭的一幕深埋于心底,白天,她拼命地工作,不让自己想起那令她痛不欲生的一幕,唯有晚上,那一幕才会象毒蛇一般钻入她梦里,啃咬着她的灵魂,是的,她也是这样认为的,三年前,如果不是她拿着凶器对这个女人行凶被捕,江萧绝不会那么反击姚庭轩,至少,在行动上不会那么疯狂,是他急切为她讨还公道的心害死了他。

    “香雪欣,不论三年前我们之前有着怎么样的恩怨,江萧都为这件事赔上了命,再怎么说,他也是你曾经爱过的男人,是你儿子的爸爸,他都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捏握着拳头,无法压抑自己,几乎是从喉咙间破碎地喊了出来。

    “也是。”香雪欣再次笑开,笑容也变得十分凄瑟,她疯了似地报复,然而,她得到了什么?这一生,她没有办法生孩子,吞下水银不过是想出狱能呆在浩浩身边,然而,她出狱后,敖雪莲那个毒妇一直就把浩浩藏着,直现现在,她也没有办法找到浩浩,在敖雪莲的威逼下,她不敢再与姚庭轩明目张胆地联系,每一次见面都是偷偷摸摸的,要不是为了浩浩,她真想与那个男人彻底断了,可是,浩浩是她的亲生骨肉,她要把他从敖雪莲的手里救出来,骇于敖雪莲那毒妇的淫威之下,她是清心寡欲地过了三年啊!她的日子并不见得过得比林静知好,江萧死了,这并不是她所愿意的,但是,当初,即然,她选择了姚庭轩那男人,她就只能是一条道路走到黑,再也没有回头都可能或者是余地。

    其实,八年前,在香巷九龙湾夜总会,她看上是的江萧,并非是姚庭轩,虽然,当时,他们两个一直都在一起,要不是后来惊觉一些事,她想,她不可能把所有的筹码押到了姚庭轩身上。

    “你说,我是害死你亲与弟弟的罪亏祸首?林静知,你知道真正害死你父亲的人吗?”

    什么?害死她父亲与弟弟的凶手另有其人,不太可能,静知在心头立刻否决,因为,当初,是她拜托莫川去查的,莫川不可能骗她,以他办事的能力,他不可能欺骗她的。

    “不要惊诧,也许你拜托调查的人并没骗你,连他也没搞清楚,这说明那个罪亏祸首太过于狡猾奸诈。”

    “香雪欣,你以为我会信你?”是的,她不会相信香雪欣说的一字一句,这女人天生就是一个坏胚子,她毁了她的容,她巴不得她去死呢!怎么可能好心好意跑来告诉她,害死她父亲与弟弟的凶手另有其人呢?

    嫣然一笑,林静知不相信自己早就自己的意料之中,香雪欣为自己点了一支烟,这辈子,她的人生早已因多年前的一个决定而毁了,她们之间有这么多的误会,有这么多的恩怨,甚至还弄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她又怎么会相信自己呢?

    丢掉烟蒂,抬脚踩灭了点点猩火,抬起眼,她直勾勾地盯着静知。

    “静知,我只是不想让你我之间的路越走越远,我们斗得越狠,别人在暗处越是该偷着笑了,所以,才想过来提醒你一下,我真正想害的人不是你,是江家,是江萧,如今,江家一厥不振,江萧又与我们绝别了,曾经,你问过我,你说:”香雪欣,我们近日无冤,往日无仇,为什么要如此对我?“长久以来,你都不是你真正的目的,对付你,是因为你是江萧最爱的女人,唯一将你置于死地,才可能击垮他最后的底线,才能彻底地把江家连根拔起。”

    好大的一条新闻啊?

    原来,被江萧爱着也是莫大的一种罪过,真是好笑,这是什么狗屁的逻辑定律?

    “香雪欣,江家挖了你祖坟,还是鞭了你祖宗的死尸了?”

    如果不是有滔天仇恨,香雪欣是不可能这样对付江萧的,原来,她把这个女人想得太过于简单化,她一直都以为,她对付自己,是因为她与江萧的过往,是与江萧那层关系,原来,话里行间,让她感觉,这女人从来都没有爱过江萧,真是一种天大的讽刺啊?她还为这女人与江萧在一起吃了那么多的飞醋?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暗骂自己是一个超级大笨蛋。

    女人的眼睛缩成了针芒一般大小,眼睛里迸射出的恨意并没刻意加以掩饰。

    也或者说,她再也不想掩饰。

    “相信我吧!不是我害死你父亲与你弟弟的。”

    “即然如此,当初,你把你告上法庭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真是纳闷儿,她不是一个会受冤枉不会啃声儿的主儿。

    “当初,你指使那个司机告我,我的确砍断了人家的命根子,再说,我以为那群强暴我的男人是你找来的,我对你恨之入骨,所以,我绝不可能对你说出来,我就是巴不得你误会,让你永远也无法为你父亲与弟弟报仇,让他一辈子得不到安息。一年前,我才知道,那群毁我清白的男人不是你找来的,或者是你把光碟寄过去的,你是一心想利用她来除掉我,可是,毕竟,不是你找来的那群男人,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千里迢迢跑过来告知你,免得你在喧泄心中仇恨的时候,把对象搞错了,恨错了人,杀错了人。”

    这女人理智丧失的时候是会杀人的。

    “那么,我将你第二次告上法庭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出真相?”

    “你们找到了那枚我丢落到现场的戒指,那戒指是姚庭轩送给我的,我赖不掉。”

    对,当时铁证如山,她是真赖不掉。

    “即便不是你,至少在我爸书店发生火灾的当晚,你也在出事现场,就算你没有动手,也有想要谋害你父亲的动机,不是,所以,你又何必假惺惺跑来告诉我真正的凶手是谁?”

    静知的言语有些咄咄逼人,是的,提起父亲被火烧死的事情,她心就一肚子的气,这么多年了,她还是难以忘怀,也许,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我不否认我在现场,但是,我没有动一根指头伤害你父亲,相信我。”

    香雪欣的话说得十分直挚,然而,由于她们长久以来的敌对立场,静知是不可能就这么相信她的。

    “如果你真有自己说得这么好,你为什么要唆使莫川的妻子裴书颖来刺杀我?还有,我的儿子、女儿在哪里?”

    “我……不知道。”听到静知这样问,香雪欣及时转开脸,她逃避着她出口的问题,这件事是她心底最内疚的事情,她与林静知搞成了如此两败俱伤的地步,而真正的罪亏祸首却躲在暗处偷笑呢!她想与静知联成一气去对付暗中躲着的那个女人,可是,现在才发现,她们之间夹杂着太多的事情,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朋友或者盟友的。

    “香雪欣,你不要骗我?我绝对不相信他们死了?告诉我,是不是你偷偷抱走了他们,告诉我?”提起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两块肉,静知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她抓住了香雪欣的胳臂拼了命地摇晃。

    “静知,你理智一点,我当时以为你找那群男人来毁我清白,我是找过裴书颖来刺杀你,可是,敖雪莲那女人为你挡了一刀,我气不过,我是去了你生产的产房,我是想掐死你那对儿女,可是,我没有下手的机会,好不容易溜进去,却看到了那个丢在垃圾桶里的女婴,可是,我没看到男婴,你的儿子应该还活着吧!”

    这只是香雪欣的猜想,然而,却燃起了静知心底所有的希望,她的儿子还活着?可是,他在哪里?在哪里啊?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单。

    亲们票票啊,下一章就是第二卷了,俺要票子,不要那么小气,呜呜,看霸王文打小屁屁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