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4章 可以宠上天

第4章 可以宠上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4章可以宠你上天

    “怎么?不是说爱我么?脱了。”伸手在她胸前蛮横一拉,她衣服前襟一排纽扣全数崩落溅落了满地。

    粉色的蕾丝罩杯就棕赤果果地呈现在了男人眼前,裹在粉色蕾丝罩杯里那两硕大白花花的肉肉迷晕了男人眼瞳,男人喉结火速滚动……

    下腹的胀痛告诉自己,他一向引以为傲,自控能力极强的*这个女人莫名勾起,粗厚的掌腹摩娑着她细腻的肌肤,浊热的呼吸有意喷吐在她凝脂玉肤上,让她浑身忍不住划过一阵战粟。

    面对这个男人,静知第一次有一种心儿怦怦直跳的感觉,五指紧紧地收握成拳,才能阻此自己不出手推开他的冲动,狂妄的语的敢,霸道的行为,粗暴的对待,让她觉得所有的感觉都变了,他不再是她熟悉的那个男人了。

    陌生的感觉让她心底划过一阵战粟,男人粗厚的指腹在她细嫩的脸蛋上摩娑,一遍又一遍,乐此不疲,她睁着一对迷茫的大眼,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不知放大了多少倍的男人脸孔,还是熟悉的那张容颜,还是那熟悉的灼热呼吸,甚至还是那让她流连不返淡淡薄荷清香味,只是,真的感觉全变了,这种渐渐涌上心头越来越浓的陌生感是她无法清楚说出来的。

    他压着她的身子,狠狠地抵着,两具身体不留丝缝的缝隙,她象一只虚脱的无尾熊,任自己被他挟持在冰凉的墙壁上为所欲为,男人粗糙的指节从她粉色的罩杯边缘一点点而下,掠过硕大的丰盈,一把握住了她底裤的边缘,湿濡的掌心熨烫着她的肌肤,她呼吸紧至,整个身体如紧崩一张弓弦,紧崩到,下一分钟就会断裂开来。

    男人死死地盯着她渐渐涨满了潮红的如花娇颜,在他认识的女人当中,她不算是最出色的,可是,她却能在短短的几分钟就挑起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多少年来,他从不把任何女人放在心上,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走进他的内心,向来,他天生含着金汤钥匙出生,是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汤氏少爷,碰到这个女人,一切的理智都似乎抽离了他的灵魂,这一刻,他就是想把这个女人压在身上,疯狂的驰聘,也许,唯有那样,才能让他脱离那一份来源于她给予的挫败感觉。

    “不。”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的妖冶色彩,她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情不自禁间,她无法面对两湾充满了赤果果原始*的双瞳,她别开了眼,抬手,玉手死死地裹盖住了他长满了粗茧的大掌。成功阻此她接下来的肆无忌惮的攻城掠池。

    “松开。”男人的嗓音低哑暗沉,犹如一个君王般下令。

    “你不是说爱我么?爱我就表现给我看,唔,宝贝,我要你。”他向来都不会控制自己那方面的*,向来要什么就有什么,也容不得女人拒绝。

    柔情的话语让她一颗心骤然收紧,江萧,三年之后,她真的无法在听到这么柔情似水的眸光时还能无动于衷。

    颤抖着红唇,她缓慢地艰难地移开了手掌,然后,慢慢地仰起了脸,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她想他,三年了,她想了他整整三年,他即然如此迫切地想要,那就给她吧!孩子都替他生过了,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俯下头,毫不犹豫就吻上那两片止不住颤抖的唇片,他的吻没有江萧温柔,灵活的龙舌疯了似地卷起她的丁香小舌,他的疯狂与狂野让她几乎快要招架不住,一切全变了,他啃咬着她的红唇,让她唇瓣划过麻辣辣的疼痛,激狂中,发夹中头上甩落,一头如瀑布一般的黑发散落下来,她不想承受这样狂野的占有,她要主宰这场恒古不变的久远运动,她的热情渐渐被他挑起,当她失去理智疯了一般回吻他的时候,他到渐渐平息下来,丁香小舌从他嘴唇里逃离了开来,红唇从他喉结处一路下滑,而她大胆狂放的热情让他心中即惊岂喜,挟制住她腰间的大掌一松,她整个人就倒在了他高壮健硕的身体上,然后,他的身体倒了下去,而她就那样大刺刺地*在了他双腿间,姿势极尽暖昧,十根纤纤玉指不停地忙碌着,她的技巧有着令他欣喜的生涩,可是,这一刻,他爱极了她的模样,乌润润的黑缎子长发披散在她的脑后,衣服领子口敞开着,那雪白的沟壑清晰可见,看在她眼里,是一幅极尽诱惑的画面,她就像是一只引人堕落的娇精,勾走他的心,他的魂。

    女人的吻落到了他肌理分明的胸膛上,拂开了他雪白笔挺的衬衫,六块腹肌清晰可见,可是,那里一片空白让她迷离的眼光渐渐清朗。

    晶莹的指尖重重地点在了男人一块腹肌上,曾经这里有一颗小小的红痣,可是,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一颗心冷不丁倏地下沉,她迫不切待地冲着他嚷了一句:“让我看看你下面。”

    “什么?”男人还没有会意过来,女人已经迫切地拉下了他的裤子,无视于那一顶高高耸起的账篷……

    握着他小裤子的边缘,蛮横地翻动着他的身体,眼睛迅速一瞄,没有,仍然是空空如也。

    “女人,别太过份,你看我屁股干啥?”

    汤少第一次有些忍俊不禁,这女人刚刚还吻得他热火朝天,下一刻,一层漂亮的容颜就犹如裹上了三千尺寒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为什么那块青迹没有了?你把它剜了?”女人扯着嗓子愤怒地冲着他大叫。

    是的,她不相信这个男人不是江萧,可是,为什么他连六块腹肌上那一颗红痣没有了?记得有一次,浓情蜜意之时,他与她打趣:“这颗红痣会伴随着我,一走红运三十年。”

    可是,那颗他说要伴着他走红运三十年的红痣没有了,而且,他屁股后面,尾椎骨处,那处青色的痕迹也没有了。

    天啊!她的心快要爆炸了,是她错认了这个男人,还是这个男人在隐藏一些什么?

    “什么青迹?打娘胎起就没有了,不过,我小弟弟上到有一颗红痣,你看不看?”男人单手撑着下巴,扬起长睫,好整以暇地望着他,眼神里全是逗弄的神彩。

    小弟弟?红痣不可能会因时间的流失而变了地儿吧?不太可能,这男人不是江萧,绝对不是,除了感觉不一样外,连他身上唯一的特征都不见了,那些特征不可能会剔除得掉,尤其是那颗红痣,她相信如果是江萧不可能让人弄掉那颗他最为珍视的红痣的。

    “女人你到底要不要做?”男人往自己的那个地方瞟了一眼,悲哀地问着。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莫不是把他当成那个初恋情人所以才会愿意跟他亲热吧!而且,他还一点就被这女人强了,不过,那感觉不错的,对,他不能让她半途而废。

    一个挺身,他已成功将女上男下的姿势改变,然而,此刻的静知满脑子都是江萧曾经温柔情似水的眸光,春风化雨般的温柔,即便是在他憋得满脸通红,他也不可能强迫她做这种事,这个男人的表现几乎与记忆中的人物成了一个反差,不对了,他应该不是江萧。

    如果他真不是江萧的话,便宜都被他占尽了,静知气得咬牙切齿,伸手‘啪啪啪’在他屁股上凶悍地拍了几下,然后,挥手就想刮他一个耳光,没想到,男人的反应太迅速敏捷了,在她手掌即将要挨到他俊颜之际,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攫住了她的胳膊。

    “喂,男人的脸打不得,屁股已经被你倒了,我也不回追究了,惹了我,别想就这样跑了,自个儿把衣服脱了,侍候本少龙心大悦了,你就可以离开,否则,我让人把你送去海里喂鲨鱼。”

    男人皮笑肉不笑地恐吓。

    “放开。”女人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象是毒蛇咬了一样,她凶悍地推开他,用衣袖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唇瓣,擦得几乎嘴唇都快要破裂了。

    她迈腿走向了门边,然而,男人哪里肯依,他可是商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钜子,就这样任一个女人欺负成这样,传出去岂不会被人笑掉大牙。

    仗着身高腿长,三两步他就追上了她,一把箍住她一支手臂。

    “啧啧啧,你在后悔什么,女人,你可是象只饿狼一样向我扑过来的,摸也被你摸了,亲也被你亲了,你不可能就这样离得开。”

    “松开。”静知不想与这个品性恶劣的男人多呆一刻钟,因为,那会让她无地自容,这一刻,她想起,如果这男人真不是江萧的话,那么,她到底在做什么?是的,真是好笑,江萧都陪着那辆白色的巨大游艇爆炸了,又怎么可能还活在人世呢?这个世间上,长得像的人很多,偏偏凑巧被她给遇上了,人生有时真的感到很奇妙,不可思议呢!

    “如果我不松呢?”这女人也太凶了一点,她在背后操纵,让沈氏来狙击他的‘中寰’企业,让他与沈氏财团两鳄鱼相斗,而她却坐享鱼翁之利。

    如果不是她让他感觉很舒服,他怎么都不可能允许这个女人如此嚣张对待自己,敢打他屁股走着瞧,小样。

    “你松不松?混蛋。”

    “你骂谁是混蛋?”有没有搞错,他堂堂香港拥有半壁江山经济命脉的男人,居然被这个女人骂成是混蛋,头顶即刻就冒起了一柱青烟。

    “男女有别,你这样紧抓着我的手不放,不是混蛋是什么?骂你混蛋算斯文,没骂你臭流氓算是我仁慈了,哼!”

    “男女有别?”男人低低地笑开,肩膀一耸一耸的。“不知道是谁见了我就象花痴一样流着口水,瞧。”他撩起了自己胸前敝开的衣襟,白色的衬衫有一团湿濡的痕迹,的确是她亲他时流出的水渍,把那干净白衬衫都喧染了好大一朵水渍子。

    “你毛病?”静知从来都没有感到如此窘迫过,滚烫从她脸颊上蔓延开,抬起脚,凌厉地凶狠往下踩。

    男人不愧是拥有高智商的商业钜子,居然有先天的本领,在她脚落地的前一刻,他火速地退了一步,让女人踩了一空,女人气急,抓腮之际,握着他的手臂一口就重重咬了下去。

    “喂,疼,喂,疼啊!”这女人是不是属狗的,居然就这样子咬他,外面还有秘书在,他不敢大声叫唤啊!

    “哼!”女人见他妥协,扔开了含着嘴里的那精壮的肉肉,其实,她也没有用力咬,是的,他不是自己能惹的人物,万一他翻脸不认人,那么,她是真没办法在香港生存了。

    目前,她瞅准了香港商机,还不太想离开香港。

    在他卷起袖管呼痛之际,她嘴角散发出胜利的微笑,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吹着口哨匆匆离开。

    “女人,你跟我等着。”男人看着自己手臂上那无数颗清晰的牙痕,很没教养地踢了一下办公桌,他就不信她治不了这个女人,她居然敢如此对待,入驻香港市场四年来,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无视他拵在,只有这个妖精敢这样对她,想起刚才那女人扑在他身上的妖精模样,吃起来定是消魂噬骨,女人,这辈子,我汤斯翰给你彻底卯上了。

    *

    “林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已说了,即然汤总裁要我的‘明珠企业’,我就不可能再卖给你了。”秋经理脸不红气不喘地向静知说出改变决定的话。

    “秋经理,你以为汤斯翰是真的想要你的‘明珠企业’?你确定?”静知与子旋再次坐到‘明珠产业’的办公室,把文件送给秋经理签时,秋经现拒绝了,理由是这么地冠勉堂皇。

    是想把自己的心血给有能力的人经营,那样‘明珠产业’的前途是无限光明,毕竟,这里还有几千名老员工,都全是跟着他干了二十来年的,如今,他卖了‘明珠产业’,也等于是把这些人都跟卖了,别的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了,唯有给他们找好下家,也枉费那些人跟了他秋世鸿数十年。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嘛!他不可能一点良心都没有,这两个小丫头在香港是无名小辈,在这之前,他几乎从来都没听说过她们丁点儿事迹。

    静知说得也是事实,秋经理迟疑了,可是,人家毕竟出得是五千万啊!

    “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如果我们不买了,汤斯翰也绝对不会买了,他是冲着我们而来,秋经理,买卖不成仁意在,你不卖给你们无所谓,你的‘明珠产业’在,我的钱在,但是,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是带着一颗虔诚的心再次登门,而我们转身,姓汤的也不会再来了,这样吧!我给再加五百万,接下你公司原来所有的老员工,如果你仍然不同意,那我只得去另外想办法了。我相信只要有钱就能找到象你这样的产业。”

    她的话说得很明朗了,并没有说出自己与汤斯翰的过节,总之,让他想清楚。

    秋经理拧眉沉思了一会儿,终于吐出一个“好。”字,是的,她分析得很透彻,汤斯翰把价钱加那个高,目的就是想阻此他与林小姐的交易,可是,一旦林小姐抽身,汤斯翰也不会要他的‘产业’,而且,汤斯翰的出现已经让他的‘明珠产业’又增加了五百万,再增价应该不会有人出手了,净赚了五百万已经是令人兴奋的事了。

    合同签好了,这一次,静知以四千万成功购下了‘明珠产业,正式更名为“东方明珠集团’。

    开始了她艰难的创业之路。

    *

    香港华人证券交易所

    交易大厅人声鼎沸,今天的‘北极星’股爆涨,所有的香港股民都纷纷跑来了营业大厅,人潮如海,大家争先恐后挤向了股票销卖处。

    ”我要一百股北极星。“

    ”我要‘南船仙海’五十股。“”我买两百‘北极星’股。“

    天啊!大家都疯了,只看到一只又一只捏握着港元的手伸向了售股窗口,一张又一张股民的脸孔被人潮淹没,人如海,很壮观的景象,多少年都没遇到如此壮观的场面了!

    西服革覆的刘云天总裁刚步进大厅,就看到了这样惊天动地的一幕,整个在股票交易大厅堆积的人太多,根本无法看清楚一张脸孔,大家挤得水泄不通,而边角落,有一个长着红色背心四岁左右的小男孩,擦着眼睛,正哇哇大哭,他哭得声斯力歇,面孔潮红,眼角挂满了晶莹的泪水,尽管他哭得很大声,可是,哭声还是被这喧热大厅的吵嚷声给淹没。

    刘云天伸开双臂,把孩子抱了起来,轻轻拍了拍男孩背部:”别哭。孩子。“

    然后,他扯着嗓门冲着喧闹的人群大喊:”这是谁的孩子啊?“

    偌大的股票交易大厅根本没有回答一句,大家仍是埋首看向窗台口甩出来的股票,根本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这是谁的孩子?到底有没有管?“因为痛心,陡地拔高了音量,可是,他的咸声被喧闹声淹没。

    真是疯狂极了,为了炒股,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

    香港股民都疯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转过身,他气势汹汹地冲着门口的保安大吼了一句:”不是有规定这里只能进来五十个人的吗?“

    ”总裁,没有办法,拦不住啊!“保安面有难色,不是他们没有尽到责任,而是‘北极星’股疯狂上涨,香港股民全都处于极端疯狂兴奋的边缘。

    有人连做梦都在喊着‘北极星,涨涨涨。’

    刘云天恼恨地一把推开了迎上来的高壮保安,步伐匆匆地冲了出去,拉起过道上的一根消火栓,返了回来,食指打开了红色消火栓上的伐门,凶猛地一按压,里面顿时冒出了白色的液体,白色的泡沫洒向了窗台口,让一伙正挥着手上港元的股民个个象一只只惊弓之鸟,抱着头象一只只落汤鸡一样地躲开。

    ”你们一个个全都疯了。“他一把砸掉手上的消火栓,然后,旋转身,急步冲出股票交易大厅,火气冲天地冲进了总裁办公室。

    ”沈世雄,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把股市整垮么?“

    ”我是这里的总裁,我是那些股民的衣食父母,我要股市涨就涨,升就升,我就是天。“沈世雄手里还燃烧着雪茄,他出口的话嚣张绝狠,带着这个世界无人能比的张狂与霸道。

    ”当初,你拉我入股票界的时候,说过什么?你说,我们一起共同努力,一起为香港经济服务,一起撑起华人证券交易所的一片天,可是,现在,你是诚心想弄垮股市不成?“

    他口气威严地质问,是的,当初是沈世雄看中他是学金融业出身,又是香港金融财大出类拔萃的人物,当时,是沈世雄的一番话让他雄心勃勃,真心想要为香港经济服务,然而,进入这一行才知道,沈世雄就是一只狡猾,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更准确地说,他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是。“闻言,沈世雄微眯了双眼。”我当初是说过,可是,那些股民是自愿掏腰包,我又没有拿枪逼着他们就范。“他说得振振有词,仿若外面那疯狂的一幕与他半点儿干系都没有。

    ”沈世雄,你知不在道短短的一天时间你逼死了多少的人?让多少的人跳楼自尽,让多少的人家破人亡,我刘云天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斗死你。“语毕,他冲出了沈世雄的办公室,这头老狐狸,一直用自己的身份牟取所有想要上市的公司的利润,明目张胆地让人家送百分之十的股票,他是一个贪婪的角色,永远都不知道要满足,如今,为了斗他一个人,抬高了北极星的价格,为了斗垮他一个人,不知道要让多少的人跟着赔命?

    所以,他要阻此交易大厅里那疯狂的一幕。

    刘云天动用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包括房子,车子,还向美国通宝银行申请了专门的启用资金。

    然而,沈世雄毕竟经验老道,他的一双利眸瞠得极大,一脸威严地站在那一大堆电脑屏幕的前面,挥开了那个操盘手。

    自己亲自动手操作,打出了一串数字。

    ”一块五,两百万股。“”全要了。“两总裁在交易大厅里斗法,自然吸引来了许多围观的股民,个个手里都捏了一把冷汗,都不知道要看好那个,毕竟,这两个都是在这里具有一定地位与威严的人物。

    ”一块五毛半,三百万股,你吞不吞得下?“沈世雄的眼睛瞠得越来越大,身形笔直,似乎在气势上就想压倒刘云天站在他的对面,用手掌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这才轻缓吐出:”全要了。“

    ”很好,刘云天,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如果陡弟都有赢了师傅,太阳真会打西边出来,我让你输得倾家荡产,心服口服,输得连内裤都穿不起,哼,七百万股,吞不吞得下?“

    他的语气越来越凌厉,胸膛起伏得厉害,有时候,一个错误的决定就会毁了终身,刘云天此刻就是处在这种矛盾决定的边缘,前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后退一步,又会被这只老狐狸逼镪,这还不算,还要连同着许多的股民与他陪葬,这是一头吃人不见血的恶狼。

    ”师傅,就你也陪,你到底教过我什么?“刘云天撇嘴冷笑。”教过我怎么调戏女人,还是怎么将女人的肚子搞大?“见沈世雄一脸青黄不紫,刘云天回身同自己手下的几个有一些道行的操盘手悄然耳语了一阵。

    然后,冲着沈世雄道:”全要了,全要了,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反正美国通宝银行会给他把款打过来的。

    下午对刘云天来说是一段无比漫长的时间,他们一直就呆在交易大厅,一刻也没有离去,等待着股市开盘的时间,下午四点零三分,静知是刘云天的秘书,自然也在这儿陪着,毕竟,关系着刘云天所有的身家,还有美国通宝银行的借贷,如果这一次输了,他就真的成了连内裤都买不起的穷光蛋了。

    她为他们泡了荼,还亲自端送以他们的手上,大家都没有说话,交易大厅里沉默的可怕,除了他们几个以外,看不到其他的股民。

    ”阿兵,你做这一行多少年了?“刘云天抿了一口青荼,终于出声与属下们闲嗑。

    ”我十一年了。“”你呢?阿诚。“

    ”我二十六年了。“”我三十年了。“”阿彪也有十七年了吧?“”嗯!“

    ”掐指算一算,我进这行也有十二年了,我们几个总共加起来也有百年了吧!还有一个小时零二分钟就开盘了,会不会百年道行一朝毁呢?“

    买卖股票最让人磨心的就是等待开盘的那段时间,那大脑细胞一直就处于紧张状态,心里忐忑难安,买卖股票就好似赌博,又可能输,也有可能会赢?总之,承担的风险太多,尤其是象他们这种把股票当做是职业,堵上了自己全部身家的人更是坐立难安,因为,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知道结局了。

    丁玲玲,丁玲玲,玲声响了,股市开盘,所有的操盘手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的职业服各就各位,墙壁上电脑屏幕光影弹了一下被散开,上面清晰显出的一排花花绿绿的数字,刘云天瞪大了眼睛,仿若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买下沈世雄股票没有回升不说,还一路降到了底,那个数字是0。3毛,天啊!他手上的所有股票几无价值,而他所有的家产全部在几个小时之内输光,恰在这时,沈世雄带着他的一帮属下耀武扬威,得意洋洋地走了进来。

    ”刘云天,你已经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了,你不可能还要资格站在这里,接下来,就等着美国银行向你发过来检举信与回执单吧?哼。“

    沈世雄还说了什么,刘云天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他只感觉自己的眼前全是一片海水,而他踩在那一片海水里,一脚又一脚无比沉重,脑袋开始晕眩,为了斗败沈世雄,他到底向美国通宝银行借了多少的钱?

    那钱不是他可以想象的,也不是他在可以偿还上的。

    ”刘总裁,怎么办?怎么办?“几个年纪稍长的操盘手也吓得六神无主,个个面色铁青,静知站在那里,看着刘云天的额头渐渐浸出的冷汗,她不知道该如何帮他?她帮不了他。

    ”刘云天,告诉你,自从香港华人证券所成立以来,还没有人赢得了我的二十七间‘联线控股’,哼!“

    语毕,昂首挺胸都带着一帮属下转身信步离开。

    ”二十七间联线控股?“刘云天伸手抹了一下垂落到额角的发丝,他一直喃喃地重复着这一句:”二十七间联线控股。“

    他就是输在了沈世雄的最后一招上,他赌上了全部的身家,却还是斗不过他最后一张王牌,而沈世雄对付他,居然也用上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杀手锏。

    哈哈哈!刘云天大笑着冲出了证券交易所,他虽然输了,可是,他不后悔,他只是败在了老狐狸最毒辣的一招上,如果不是他使出这一招,他应该不会输得这么狼狈及难堪。

    ”沈世雄。“他冲到了街面,将手卷出了喇叭筒,冲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叫嚣。

    ”沈世雄,你也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仰起头,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然后,他捏握着拳头,抬头,望着那许多价格不菲的车辆,如今的他连一间栖身之地没有不说,还欠了一身的巨债,那债不是他所能想象得到,这辈子,没有再翻身的机会了,他的眼睛变得涣散,张开了双臂笔直冲向了马路中心……

    静知与向个操盘手跑出来的时候,就只能看到刘云天高大的身形疯了似地向那辆昂贵的小轿车冲去,肉身相拼,头破血流是必然的下场,静知惊得急忙用手捣住了小口,她的心跳一下子加速,多惨烈的自杀!

    她一向以刘云天为榜样,刘云天的才华与睿智都是她学飞要榜样,而且,他一身的正气,通常情况下,他能够传递给她太多的正能量,他是一个在股市界咤吒风云的人物,如今,却被老狐狸活活逼死。

    颤抖着手指,在车子‘嘎止’一声停下之际,她拔腿跑了过去,抱起那具染满了鲜血的身躯。”刘总裁,刘总裁。“

    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迷离,鲜红的血汁从他唇间不断溢出,越来越多,血也越来越红,他艰难地吐出,舌头打结:”二……七……间……联……线……控股,一定……要赢了……他。“

    耳、鼻、口三处来血,男人艰难地说完最后一句,染血的手指就从静知的手里垂落了下去,不可一世的股市风云人物就这样走完了短短的生命尽头。

    ”刘总裁,刘总裁。“她摇晃着他,可是,他已经慢慢地阖上了双眼,再也听不到她焦急的呼唤了。

    真好笑,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人如今转眼就消失在这个人间,感叹生命如此脆弱,原来,股市是如此残忍与冷酷,亲眼见证到逝去的一条鲜活生命,静知没有哭,她只是将刘云天温热的尸体抱了起来,她抱不动,然后,她呼来了几个帮运,让他把他抬上了车,她送他去了火葬场,一个骨灰盒,一个小方格子,上面贴了一张封签,上面写着‘刘云天’三个字,静知低下头,久久地注视着摆放在那个格子里的小盒子。

    安息吧!刘总裁,我一定会破了害你性命的沈世雄的‘二十七间联线控股’,沈世雄,沈雨蓉,是这个世界上罪恶滔天的人物,是社会的人渣败类,唯有那样嘴脸,那样歹毒心肠的父亲才会教养出那样心狠手辣的女儿。

    而她们就是她林静知想要活下去的目标,她坐在墓地的边角上,却犹如坐在一座荒凉的孤岛上。

    刘云天的自杀身亡震惊了香港股票界,大家都有些心惊胆战,然后,股民们买卖股票的胆子变小了,一夕之间,刘云天死了,沈世雄却名气大增,把他手中‘二十七间联线控股’吹得神乎其神,几乎吹捧上了天,而他却更是狂妄地扬言:”世间没人能破我‘联线拧股’。“

    看着这则新闻报道,静知无声地笑了,这老头也太猖狂了。

    她把先前注册公司的资金转移到了‘东方明珠集团’,此时此旋,她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俯视着楼下的商业景色,捏紧着高脚杯,香醇的咖啡缓缓地送入自己的香唇。

    ”知知,你那男人真不是江萧吗?“子旋拿着一张白纸奔了进来。

    ”怎么了?“回头,眼眸就对上了子旋极其难看的脸色。

    ”汤斯翰不是江萧?“可是,这世界上怎么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不是。“静知语气冰冷地回答。”江萧有双胞胎兄弟吗?“”没有。“真是荒缪,静知想骂子旋,可是,又觉得子旋也不过是想让自己幸福,为自己着急而已。

    ”知知,他不会是装失忆吧?“子旋想不明白了,她还以为静知当时追了出去,应该与那男人发生了一点什么,可是,回来后,她一直都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而且,现在,毁约书又寄过来了,所以,她才冲进了静知的办公室想询问一个究竟?

    ”不会。他不是江萧?“她已经亲自求证过了,而且,还遭受到了极致的侮辱,那男人不是她的江萧,只是拥有江萧如出一辙的面孔而已。

    ”难怪,你瞧毁约书又寄过来了,而且,还拒不赔偿违约金,汤斯翰还扬言,说……“

    子旋望了静知一眼,不太敢往下说。

    ”说。“

    几乎是命令似的语气。”香港商场没有敢与我们签合同,你要让我们从这里彻底消失。“

    真是埋没了智商,静知压根儿不想理会,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公司签不到一份合同,许多公司她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人家一口回绝,以前签下的一家公司工程几乎接近尾声了,再这样下去,她们就得去喝西北风了。

    要命,她不得不正视汤斯翰的话了。

    是夜,或许是霓虹灯的关系,此刻的天空是一种奇异的暗红,好像鲜血晕染了夜的胸膛。

    脚下是灯火通明的城市,因为在最热闹的商业区,所以就算过了午夜,这里依旧繁华得不似人间。

    汤斯翰是想逼死她么?抬头,望了眼灯红酒绿的世界,超级混蛋约她来这里,然而,这纸醉金迷世界真的耀得她眼瞳生疼,她更是闻不得这里淫秽暖昧的气息。

    ”汤总裁在里面,林小姐请。“一身职业装的侍者打开了一间包厢华贵的门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静知步入房内后,轻轻合上了门。

    与他的这一次见面是在所难勉,自从上次,他冲过去成功阻此了她与秋经理的签约后,他的新闻报道就满开飞舞,而且,也不在是一个低调的人物,‘中寰’集团总裁汤斯翰俊美如斯,飞扬跋扈的形象不知道碎了多少汪香港女人的芳心。

    包厢里乌烟障气,笑闹声,猜拳声,女人发嗲的声音不绝于耳。

    此刻的汤少怀里正搂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女人穿着一袭及盖连衣裙,无袖的,露出光洁圆润的肌肤,女人耳朵上戴着两个大大的弧形泊金耳环,V字型领口开得很低,几乎可以看到那惹隐惹现的乳沟了。

    女人坐在他的大腿上,大胆,狂野,奔放,他的手里握着一把牌,另一支燃着一支烟,女人不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格格地笑开了,笑得花枝乱颤。

    他税利的眸光笔直地就向她扫了过来,没有意外与惊愕,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就是能操纵着这个世界,主宰这个世界的神。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五官看起来更立体分明,眯起眼,不想让人看到他眼底的喜怒哀乐。

    ”汤总裁,上次是我错了,能否麻烦你将这份合同重新亲自看一下。“

    迫不得已,静知迈着龟速的步子,但是,由于距离太近,几步就已经走到了男人的面前。

    毕恭毕敬地呈递上了手中的合约书。

    男人看也没看一眼,直接将头埋在了女人硕大的胸部中,享受着软玉温香之际,声音从金发碧眼的女人面前飘了过来。

    ”你给大家表演一场脱衣舞,我就答应看一下。“

    闻言,包厢里许多的年轻男女都停止了嘻闹,抽气声此起彼落,大家都等待着看这一出好戏。

    脱衣舞?你妹的,给几分颜色就开染房,看老娘不狠狠收拾你,弯腰,她麻利地从荼几上端起了一杯红酒,就在那一刻,她清楚地听到了一记略带有警告意味的声音再度飘来。

    ”可想好了,这是你仅有机会。“

    ”动什么动,我说,你咋就这么不乖呢?“男人撑起了头,食指点在了外国女人的红唇上,然后,眸子渐渐聚集了冷意,突然,倏地从椅子上站起,不顾大腿上还坐着的一个女人,没想到汤少会起来,女人猝不及防就呈现一个狼狈之姿坐落到了大红色的地毯上,大腿微开,裙子撩开,连密密的丛林都能从肉色丝袜里若隐若现。

    男人站在静知的面前,眸光扫了她手上紧握的那杯红酒一眼,视线转移到她鼓着腮帮子的俏丽脸蛋上。

    粗厚的手指剥开了她纤纤玉指,一根又一根地剥,有几分蛮横的道。

    ”做我女人,我可以将你捧上天成为踩在金字塔顶端的风云人物,还可以宠你上天,如何?“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