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17章 四叔,我受不了

第17章 四叔,我受不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蓦地,男人的眸光眯得更细,眸子迸射出令人发寒的光芒。“你怎么知道我姓阎?”

    “我不止知道你姓阎?还知道你就是京都军区前司令员的爱孙,曾经带领过一批精锐特种兵部队,奉国际绷联帮政府指令,捣毁金山角毒枭老巢,在防止恐布份子炸毁兰城大使馆战争里屡立奇功,二十五岁破格提升为首都军区空军上校。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冷血特种兵王。”

    这男人知道的真多?阎奕煌幽黑的眸子越眯越深,像两口望不到尽头的枯井!

    这男人知道的真多,阎立煌神色冷冽,一记凶猛的飞腿踢了过来,汤斯翰情急之中急忙让开,让他踢了一个空,见汤斯翰也是练家子,阎立煌气得咬牙切齿,紧跟着又一记勾拳砸了过来,汤斯翰手脚利落在原地翻了一个筋斗,两人你一拳,我一拳杀戮开战,从他们打的拳术看来,两人都是拳术的佼佼者,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出彩男人之间的格斗,先前夹攻她们的两名军人不知何时收起了枝支,双眸瞠得奇大,脸上挂着饶富有兴味的笑靥,如此精彩的打斗场面,他们是很少看见的,静知十指捏握成拳,她担心汤斯翰不是阎上校的对手,她虽然是一个外行,可也能瞧得出阎立煌进攻很猛,且招招致命,汤斯翰身形敏捷,与他的功夫不相上下,不过,汤斯翰好像一直都在忍让,并没有真正还手,这也让阎上校额头的青筋越贲越多,他恼恨这个男人瞧不起自己,然,对于汤斯翰来说,现在,他已经四面楚歌,是万幸逃出虎口来到这樱花岛的,所以,他不想再树一个敌人,他想让阎上校出手相助,如果他能帮他,自己就能平安回到香港,所以,他步步紧副,他却一直在忍让。

    “汤斯翰……”见男人的英武身姿与阎立煌搏击,静知有些着急,听到她的咸声,汤斯翰脚下一滑,重心不稳,就在那刹那间,他迅速被擒,阎上校食指与拇指锁住了他的咽喉,就离他喉结寸许,有意没让自己手指沾到他的肌肤。

    “汤斯翰。”见汤斯翰成了阶下囚,静知急忙想奔上来,却被先前的那两个人拔枪挡住了去路。

    “啊!嗯!嗯!”此时,敞开的丝竹房子传来了女人娇吟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之后,阎立煌平滑的眉心起了几朵小皱褶!

    “四……叔……我……受不……了……快……救……我啊!”

    屋子里的女人声音柔柔软软,却是那么清晰,蛊惑着他的心魂,引诱着他的心,阎立煌瞬间心浮气躁起来,有些焦急地望了眼那洞空的丝竹门,好似深怕女人会跑出来,刚想出口命令属下就关门,突然又想到什么,硬生生将到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就在他闪神间,汤斯翰瞅准机会,一掌后开了他抵在咽喉处的手掌,一个招反手擒拿,阎立煌活活被擒,汤斯翰的手指也学着他的那一抬凌空锁咽喉,他不敢动,只能站在那里,他的生命主宰在了汤斯翰的手中,汤斯翰如果拇指与食指狠狠锁下去,堂堂京城有名的空军上校就会即刻毙命,两命士兵见首长被活擒大惊失色,有人拿着哨子吹了一下,倾刻间,一大群身着军装的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出来,个个拿着枪,满面威严,黑洞洞的枪口即时将他们包围,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汤斯翰的背部,静知被这场面吓傻了,她可从来都没有亲自见到身着绿色军装,个个持着枪,把他们当着是敌人来对待的解放军。

    就在她怔忡时,一把士兵已经把她扣在了掌中,用枪抵着她的脑壳,耳背处袭来了丝丝的冰凉。

    “放了首长,否则,我马上送你女人上西天。”

    挟制静知的男人冲着汤斯翰冷喝!

    汤斯翰冷咧的眸光在众陌生的面孔上扫视了一圈后,收起了掌风,退开了一步,低下头,礼貌地笑语:“对不起,阎上校,多有得罪。”

    阎立煌冷哼一声,斜睨了汤斯翰一眼,整理一下被他扯皱军服衣领。

    “我们也算扯平了。”算是打了一个平手吧!阎上校冷眸迸射出灼灼的光辉,暗自思忖,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人物,然后,迈开长腿,黑色皮靴的脚地踩在了泥土里,陷出了一排笔直的脚印窝,不愧是名声震天的特种兵王,连走路也是一字形,‘咣当’一声,丝竹子门合上了。

    “四……叔……我……受……不了,你就……要了我吧!”

    丝竹子门刚合上,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再度传来了,多了几分的暖昧!还有几分的搞笑,大家面面相xue,都在纷纷猜测想象里面到底是一种怎样壮观的景象?

    堂堂军区前司令员的爱孙,名声震天的冷血特种兵王,统领十万大军的空军大校居然是要被一个女人强上,这传出去真会笑掉人们大牙啊!

    “四叔……呜呜……有千条虫子在咬我血管啊!四叔,你太狠心了……四叔,我见死不救,到了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太……难……受了。”

    一些不太寻常的声音入耳,是女人的娇吟,还夹杂着一丝的舒畅。唔!唔!唔!“你……疯……了。”霸气的声音带着冷妄,也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女人的娇吟夹杂着男人霸气低吼,都带有太多暖昧的色彩,用枪抵在静知脑袋的士兵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底,站在外面所有人都一脸通红,尤其是静知在这一群男人当中,就是红花一朵,独秀一枝,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这都什么事啊!真是一物降一物,那么权势滔在,不可一世,跺一脚,就会让首都军区抖三抖的大人物,如今,却被一个女人缠住了,大家都是成人,都清楚里面的状况,是女人再向男人强索欢,男人不依,然后,里面的两个人影就纠结了起来。

    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汤斯翰听到那些话,再想到自己所有经历的事,与静知走过的路一幕幕在脑子里回响,自古以来,就算是再霸气,再目中空无一物的人物,谁又能真正过得了美人这道情关呢?

    毕竟,都是凡夫俗子啊!

    一群士兵满脸尴尬,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没有首长的指令,他们也不知道把这两个陌生的男女怎么办?但是,他们又不敢在这儿听首长的房事啊!真是沮丧,在这个时候,他们又不敢上前去禀告,怕打扰了首长的兴致,那样一来,首长肯定会给他们小鞋子穿了,随便一个蛙跳,或者军姿就能让你驻守几个小时,那还是小事儿,他们最怕的是把他们派去最不好的岗位,那通常都是首长一句话的事儿。

    就在大家惴惴不安之际,几道沉重的脚步声砸出,丝竹子的门被腾地打开,站在门口那抹高大的身影,头发搭落到了天庭饱满的额角上,一头发丝乱糟糟的,弧线美好的薄唇边还沾了几朵粉色的唇印子,甚至嘴角还有一丝的殷红血丝,是被屋子里的那个女人咬了,军装已经被脱掉了,白色熨烫笔挺的衬衫,衣领子口开得很大,似乎是领子口的纽扣被扯落了,还余留了几个淡淡的齿印,堂堂空军上校一身的狼狈,只是,这时候,他顾不得自己灰败的形象,冷沉的面容,冲着那群持枪仍然对准陌生男女的属下叫嚣。

    “冰块呢?怎么还没来?”他的声音浑厚响亮,更给他增添一抹让人不敢违抗命令的霸气与狂邪!

    “报告首长……我……刚刚给马宝仔打了电话,他说再等十来分钟就到。”

    有一个士兵还算机灵,急忙为大家兄弟挡了下来,怕首长之怒牵扯到大家,总之,几个小时前,首长带领着他们十万火急来至这樱花岛,一直这样的画面就重复着,一向做事沉稳,从不乱向属下们发脾气的上校就变得情绪喜怒无常了。

    “妈的,我操!”男人平生以来爆了第一次粗口,却是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儿。

    真他妈的触衰死了,里面那女人简直就是疯子,神经病,是上天派来专门收拾他的,他到底前世做了什么孽?

    “首……长,必须要用冰块吗?”有一个属下不太清楚内情,喃喃地低问,却得到了首长大人扫过来看冷咧的眸光,及时低下了头,头垂得比腰还要低。

    见阎立煌拿里面的女人束手无策,江萧暗忖里面的女人非一般的池中物,他向静知猛使了一个眼色,静知心领神会,抬起手指握住了那把抵住自己脑门的手枪,缓缓挪开,然后,缓缓几步,走到了阎立煌的面前。

    “阎上校,要不,让我去看看?”

    “你?”阎立煌看向静知的眸光充斥着惊讶。“是的。”静知点了点头。望了望里面,轻轻笑语:“这里就我一个女人,你又不能帮助她解决实际困难,我想,我可以帮助她。”

    刚才,她听到了女人的喊声儿,她一声又一声的四叔喊的肠儿断,她说她受不了,应该是中了媚药,要不然,不可能会这样子明知道外面有这么多的人却要强上堂堂空军上校,好笑的是,这个人民心目中的冷血军王能够带兵作战,能够把拳术与军事运用自如,却无法收拾里面的那个柔女人。

    阎立煌剑眉拧了一下,幽深难测的眸光扫了众人一眼,转念想这女人说的也是,这樱花岛荒无人烟,他是下了死命令让属下去取两桶冰来,当时,一心想要救人,来得很急,这里离京都就算是快艇差不多也要五个小时,他们才出去不久,哪能这么快就回来?刚才那士兵不过是搪塞自己罢了。

    “我曾经学过医,交给我吧!”

    听到她学过医,阎立煌眸光一亮,揪住她的衣领子,蛮横地就把静知拉进了竹子房。

    “喂,你轻一点。”汤斯瀚见阎上校粗鲁蛮横,不忍自己女人遭罪,他及时抬步跟进一步,然而,他刚跨出一步一群军人就纷分朝他举起了手枪,他只得停留在原地,眼巴巴看着那道丝竹子门闭合,将他隔绝在里面的世界之外。

    静知跟着阎上校走了进去,便看到狭窄简陋的房间里仅只摆了一张简单的荼具,斜躺在荼椅子上的女人,皮肤凝脂玉白,比一般正常人要白上好几分,脸颊上全是绯红,一双丹凤眼紧紧地眯着,看清楚她眼中的情绪,头发微卷很长,飘落到椅子靠背下,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白衣衫,衣服款式不算新颖,不过,也不那种土得上不了台面的那种款式,衣服很紧,将她整个饱满的胸脯托起,她嘴里一直嚷着一个‘热’字,似乎她真的很热,纤纤玉指拂开衣领子,想把领子口撩得更开,雪白的勾壑就展露着她们的眼前,下面穿了一条一步裙,裙子是黑色的,里面穿了肉色的丝袜,袜子已经被她褪到了大腿处,她的腿敞得很开,几乎能看到她小裤裤了,这是一幕活色生香,让男人喷鼻血的画面,静知仔细地端倪着她,这女人肤嫩如水,五官生得也极其地美,在她认识的女人当中,很少看到这种美艳的五官,这女人绝对是一个人间尤物,但是,面对这样的绝色尤物,居然还有拒绝,坐怀不乱的君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喂,四叔,你找一个女人来?”女人缓缓张开星眸,眸光里有欲色在流转,是那么妖魅!明明喊男人四叔,可是,就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在内,明明喊四叔,还光衣不遮体地勾引人家,岂不是*?

    静知转念又想,现在,她还没搞清楚阎上校与这女人之间的关系,也谈不上*,如果是*,阎立煌也不用这么懊恼,即便是中了媚药,直接将她吃了,把他当成是解药不就成了,又何必花费心思下令让属下花好几小时到京都去取冰?

    男人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睛也不敢看向那个躺在椅子上笑靥如花的女人,薄唇抿成了冷直的一条线,见男人不回答自己,女人恼羞成怒,从椅子上撑起身,踉踉跄跄地向他走过来,由于身中剧毒,身体里根本没一丝的力气。

    走路歪歪斜斜,途中,脚下绊到了个石子,她软绵绵的身子就像阎立煌顺势倒去,阎立煌咬了咬牙,剥开那挂在自己肩膀上的八爪鱼,想就这样抽身而去,又狠不下心肠,毕竟,再怎么说,他与她到底是一家人?

    “她。”对于阎立煌拒绝自己的态度,女人不以为然,抬手指向忤立在原地的静知。“没有那玩意儿……你到底在躲什么?你说……”女人镶着美钻的手指从他敞开的衣领处滑了进去,一圈又一圈地轻揉着,还向他闪了一个暖昧的眼风,风情万种地吐气如兰:“又不是没做过,四……叔……我。”

    “米诺兰,闭嘴。”这女人真是角揍,那一次怎么算?她还在这儿乱嚷嚷,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勾当么?他背磐他亲侄子,大哥儿子的勾当。

    “你不是说懂一点医道么?”阎立煌一边捏握着她在自己胸口作乱的指节,一边冲着静知喝斥。

    “是,是啊!可是,我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了?”她不清楚情况,怎么样帮忙啊?

    其实,她也不懂医术,只是想进来瞧了这个女人后再见机行事罢了。

    “她中了西班牙苍蝇。”阎立煌一口银牙咬紧,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迸射出来的。

    西班牙苍蝇?这是一种很凶猛的媚药,女人吃了如果不与男人交欢,会在三个小时之内气绝身亡,天啊!谁啊?对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这种猛药,当直是想害死她么?

    “你给不给?”女人脑袋埋在肌理分明的胸膛,丁香小舌像小狗一样舔弄着他麦牙色的肌肤,啃咬,厮磨,男人只能咬着牙强忍着,额头甚至有一滴汗水沿着腮帮子滚落。

    见男人不出声儿,女人抬起头,凝望向男人的眸光变得渴望,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刹那间,天雷仿若要勾动地火,男人的身子震了震,急忙别开了眼睛,他不敢看向怀中妩媚妖冶的女人。

    “阎立煌,你他妈的装什么装?”女人忽然哭嚷着将他一把推开,抬腿就要往外面跑去,阎上校及时伸出大掌将她死紧扣入怀,任她如何挣扎,甚至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他也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你放开我,放开我。”女人用脚踢他,用牙齿咬他,可是,他就是不松手,女人呜呜鸣地像一个受了委屈小孩们一样哭了起来。

    “你不要人家,又不……要人……家去找其他的男人,我……恨死你啦!”

    “想都别想。”男人额头青筋暴跳,牙齿磨得格格作响,他的手臂如钢铁般,紧紧地箍着怀中这具柔软的身躯。

    “你不说有办法么?快啊!”阎立煌终于沉不住气了,如果这女人去外面找男人,他会拿枪毙了自己,他绝对不允许她去找除他以外的男人,包括他的大侄子,法律上她真正竟义上的丈夫。

    “好。”静知抬起头,不经意间,以她所站的角度,能够清楚地看到埋在他胸膛上那张梨花带泪的脸,雾蒙蒙的水眸里荡澜的那一抹波光潋艳,夹杂的一缕诡光!

    “阎上校,你先出去。”

    “好。”听到这话,阎上校仿若释负似地叹了一口气,叮嘱了静知一句,就果绝闪身了,他怕再呆下去,自己也会把持不住饿狼似地扑向那个一直就缠着,嚷着要他的女人,他也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圣人,要不是心中还有一丝的道德伦理观,他早就什么都不顾了,只是,阎东霓,你不要逼我,逼绝了,我可就什么都不管了。

    丝竹子门板又合上了,阎上校出去了,静知走近这个满身香汗淋漓的尤物女人。

    “米小姐,阎上校出去了,不用演了。”

    她话刚说完,米诺兰再次坐到了那把白色椅子上去,两条腿叠到了一起,伸手撩了撩垂落在颊边的碎发,凝望向静知的眸光不见浑浊,一片明亮,还有一抹咄咄逼人的色彩。

    “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见她一脸防备,警觉心肆起,静知一下子会意过来,连忙开口解释:“我们是香港人,因为,在商界与人发生了争斗,在回香港的途中遭到了别人的追杀,跌入大海,好不容易逃生,看到这儿有一座孤岛,本是想上来摘一些野果子充饥,没想到就遇上了你们。”

    闻言,米诺兰锐利的眸子在静知身上扫了一圈,好似在思考着静知话中的可信度,细长的眼微眯着,抬起食指,把玩食指上那个闪亮的钻戒,面色阴沉,眸光幽深,很少能在一个女人的眼里看到那种神情,就仿若她能洞察一切一般,就好似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似的,静知也有点儿怕这个女人了,刚才,看她死死地纠缠着阎立煌,她还暗忖这女人是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可是,现在,她知道不是,她应该怀揣着某种目的吧!

    打量了她一番,似乎是在斟酌,然后,她眉开眼笑地从椅子上起身,走向了静知:“有缘在樱花岛相遇,也是一种缘份,咱们互帮互助,如何?”

    她出口的话精辟,丝毫不拖泥带水。

    “好。”静知当然是一口答应。“只是,我能帮你什么?”

    “这个。”女人从腰间摸出一支针管,指了指那根很细小的针尖。“把它扎到阎立煌的身体里,你已经看到了,他不肯碰我。”

    “米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见静知一脸忧色,米诺兰低笑了两声,伸手拍了拍静和的背膀。“放心,这只是一支装有催情剂的药水,如果你实在怕,哄他喝一杯开水也行,然后,把这个注射到开水里。”

    见静知迟迟不肯应允,米诺兰再次低笑两声,将针管收了起来。“是不是想问我明明叫他四叔,为什么偏偏要想与他发生关系?”

    见静知还是不开口,她自顾自又说了起来。

    “我想要利用他,就这么简单,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她告诉这个陌生女人就只有这么多了,再多,她也不敢透露了,毕竟,在京都阎氏家族非一般的家族。

    “如果不是我机灵,我是真的被人害吞了那西班牙苍蝇,刚才,我不是全演戏,我真的吞下半片,可是,毒虫还是在我身体里面乱窜,要不是我意志力强的话,早就失去理智了,小姐,女人不应该相互帮助吗?”

    “那为什么你自己不哄他吃下这药呢?”

    这一点静知想不明白。“有些事,我不能做得太过于明显了,你做与我做是不一样的,你完全可以说,是无法解除我身上的毒性,必须两性磊交欢,他又不愿意,所以,你为了救我,只得出此下策。”

    米诺兰思虑周全,连说词都替静知想好了,可见她真非一般的人物,心思非常缜密的一个人。

    “放心,此事过后,我会让阎上校派人把你们安全送回香港。”

    她这话给了静知定心汤圆吃。“好。”其实静知也是在冒险,真的,如果阎立煌怪罪她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不过,照目前这情况看来,似乎她只剩下这唯一的路可走了,想安全回香港去,她就应该按照米诺兰说得去做。

    “阎上校,阎上校。”她奔向了门边,冲着门外的人大声疾呼。“怎么了?”阎立煌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一把将她推开,可见他是多在意身中媚毒的女人。

    “上校,她中的毒很深,即便是你让拿来两桶冰也无济于事。”

    “米诺兰。”阎立煌一把将摊软在椅子上的女人抱了起来,颤着声儿道:“我已经派人去接京城最有名望的医生来了。”

    笑话,真正的医生来了,她这出戏可还唱得下去,所以,米诺兰趁他抱着自己,抬起眼眸向静知示意,静知拿起了针管,迅速往阎立煌手臂一扎,她用得力很大,尖尖的针管笔直穿透过薄薄的白色衬衫破料,拇指一推,针管里的药水徐徐推入男人身体里。

    “你干什么?”阎立煌没想到会招到这女人的暗算,手臂一挥,静知手中的针管被他使出的掌风弹出,针头笔直地栽到在了泥地面上,看着,静知心中就升起了缕冷妄!

    放开米诺兰,男人一对幽深的黑色瞳仁瞠大,眼中迸射出冷寒的光芒,这女人竞敢暗算自己,伸手就卡住了静知的脖子。

    “四叔……不要……四……叔。”米诺兰喊声越来越弱,仿如气若游丝一般,阎立煌恼怒地放开了静知,猛地就冲了过去,扑倒在女人的面前,如果他的矜持会让她丢了性命,那么,他还执着什么呢!至始至终,不是他不对,而是阎东霓一直在把这个女人推向自己,是呵!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是顺从了自己的罢了。

    凝望向女人的眸光流光溢彩,也罢,如果这是上苍冥冥之中的安排,那就让一切随缘,只是,回京都后,他要如何面对阎家所有的人?要如何面对那个早已将他恨之入骨的阎家长孙,阎东霓。

    “四……叔,我……热。”女人轻启朱唇,幽幽吐出,这句我热的勾引话语在阎立煌离中炸开,在她双臂似藤蔓般缠上他脖子时,他发出一声如野兽一般的低吼,身体里每一根血管都在叫嚣着,他要她,他要定了这个女人,就算今生今世,万击不复,他也认了。

    看着两个缠绵的身躯,知道阎上校药性发作,静知嘴色勾出一抹会心的笑意,她火速退出了竹房子,把这空间留给相爱的男人女人,并刻意将门关死,知道接下来的屋子里怎么样一番极致的缠绵噬骨,灵魂沉沦。

    米诺兰与林静知因此而结缘,后来成了这个世间上最好最好的朋友,感情也经得起考验。

    第二天上午,静知与米诺兰讲了整整五个小时的悄悄话儿,樱花树下,米诺兰弯下身去捡树下的樱花瓣,脖子上的丝巾因动作而微微飘开,上面的轻轻浅浅的吻痕让静知叹息这世间上的男人都是一只又一只的猛兽。

    “疼不?”

    “啥?”米诺兰撑起身,见静知盯望着自己的脖子看,会意过来,脸即时红成了天边的火烧云。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想了想又道:“那个时候不疼的,可是,今天早晨起来就疼得要死。”

    “全身像散了骨头的架子。”

    “也不知道他疼不疼?”“不疼吧!”静知很有经验地笑答。这种事,应该都只有女人疼,那人心里的感受应该都是快活。

    “你打算与汤先生几时结婚?”低头,米诺兰对着手心吹了一口气,掌中的樱花瓣就片片而飞,仿佛下了一阵樱花瓣雨。

    煞是美丽!

    “结婚?”静知思绪有些游离。“是啊!难道你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么?”

    “没想过。从来都没想过。”她与汤斯翰要不是因为阴差阳错,是不可能滚到一起去的,而且,他在香港还在未婚妻,沈雨蓉,她不想再与她有什么交集了。

    *

    清晨,米诺兰站在樱花树下,望风而立,远远地,有一抹高大冷峻的身形立在丝竹房子门口,眸光四处寻了寻,看到樱花树下那抹娇柔水嫩的身影时,黑眸猛地收缩,脑子里浮现出她媚眼如丝,满面酡红的勾人模样,眸光即时就晶亮晶亮,其实,他更不清自己内心的感情,总之,现在,他还不想回京都,尽管已有好几通电话打了过来催他回去,但是,他想先做一只驼鸟,不去过问世事,他也舍不得离开她,如果真回去了,这种相依相偎的日子是遥不可及的,但,不管如何逃避,终究是要面对的,算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男人的步伐砸得很重,黑色的皮靴铮铮有声,知道他就在自己的身外,女人抬手抓下了一把樱花,紧紧地攫在了手里,水眸变成了幽深的海洋,掌中的樱花就好似身后的这个男人,从此后,将被她狠狠地掌握在手中,她的人生从此将逆转,米诺兰绝不可能再如以往一样,被那渣男阎东霓欺负。

    男人长臂一伸,将女人搂进怀里,女人丢掉了樱花,转身,踮起脚尖儿,将花唇凑了上去,她蜻蜓似的点吻,他很是不满意,在她欲离开之际,他按住了她水蛇一般的腰身,唇抵着她的唇瓣,轻斥:“还没吃饱呢!”

    “去。”女人推开他,可是,男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是她要招惹他的,是她要勾引他的,所以,他再次将她锁进怀,给了她一个窒息的法热吻,舌头与她纠缠了一番后,在她快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放开了她。

    与她眉抵着眉,眼对着眼。“今后,你休想再逃开我了。”

    “四……”她还没有喊出来,男人伸出一指压在了她的唇上:“喊我煌。”

    “四叔,四叔,四叔,京都人人都知道你是我四叔啊?怎么可能喊你煌呢?”

    女人嘟起了红唇,男人手掌在她脑门上轻拍了一下,终是舍不得打她,甚至是骂她一句,将她狠狠地抱入怀,她说,不够,抱紧一点,他就抱紧一点,她说,还不够,他就再抱紧一点,紧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四叔,我要七色野玫瑰。”

    “好。”他温柔地应着,转身一声令下:“去给我去采七色野玫瑰。”

    “遵命。”几名身着军装铁铮铮的汉子得到首长指令,将采七色玫瑰当做是一项艰巨而光荣任务完成。

    不到一个小时,七色玫瑰采来了,阎立煌亲自将七色玫瑰交到了米诺兰手中,米诺兰奔跑着,捧着七色野玫瑰交到了汤斯翰的手上。

    “汤爷,这是七色玫瑰,七色玫瑰代表七颗你爱林姐的心,再配上一对狗尾巴草戒指,这种求婚的方式比任何人都要浪漫。呵呵!”

    汤斯翰望着掌心的狗尾巴戒指,还有那一大束红、黄、白、黑、蓝、紫玫瑰花瓣,心中五味杂陈,求婚,他现在能向静知求婚吗?他还有好多的事都没有做,他根本不敢承诺给她未来,可是,这个刁钻古怪的米诺兰却用心良苦,为他想得这么周全。

    “汤先生,还有一色,你得自己想。”

    其实,不用想,他曾经用这个浪漫的方式向静知表白过爱意的,也对,他从来都没有向静知真正地说过‘我爱你’,也没有向她正式求过婚,他们的婚姻,不过是那一纸枷锁的捆绑,是那纸契纸把他们硬是凑到了一起。

    狗尾巴草戒求婚,还真是世间绝对无仅有,汤斯翰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也会落迫到用草尾巴戒指求婚的一天,在这座孤岛上,条件有限,他曾经为静知亲自打制戒指早在三年前就丢掉了,在米诺白的催促声中,他拿着狗尾巴戒指犹犹豫豫走到了静知临时居住的地方。

    打开丝竹子编制的房门,他进去时里面空无一人,她能去哪里呢?汤斯翰急了,怕姚庭轩的人又追来将静知掳走,所以,他与米诺兰,还有一大群军人四处开始寻找着她的踪迹。

    ……

    一眼望不到的一片阴森林子里,静知坐在了一块长青石块上,她的脚旁边有一条潺潺的小溪,溪水正在欢快地流淌着。

    “嘿,你看,我摘的野果子,要不要吃?”

    抬起头,入眼帘的是那张长满脓疮,披头散发的骇人脸孔,逢乱的头发上还沾了几片青叶子,完全是野人一个,尽管与她相处了两个小时了,她还是无法适应她那张流着脓疮的脸孔,女人将一个果子强行塞进了她的嘴里,自己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用破烂的衣衫擦了擦,然后,开始啃起野果子来了。

    静知捂住了口鼻,因为,这个女人身上实在是太臭了,也不知道她多久没洗澡,全身都散发出阵阵的酸臭味儿。这里明明就有水,她偏偏要用衣袖擦了吃,多脏啊!

    “喂,不要嫌弃我,我可是股市至尊呢!”她吃完了几个野果子,打了一个饱嗝儿,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伸了一个懒腰,抓起静知的手腕,静知尖叫着甩开。

    因为,她是被这个女人掳来的,一个小时前,她在小房子里睡觉,模模糊糊中,这个女人就把她弄到了这儿,最初她被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女人吓住了,后来,才发现这女人智商很低,应该属于是那种脑筋不清楚的人物吧!通俗的喊法就是疯女人,神经病。

    “不要怕,我只是带你去一个地方而已。”疯女人强行扣着静知的手,将她拉着跑了一段距离,就带着她进入了一间草屋子里。

    草屋里,全是一沓又一沓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书纸,静知数了数,整整有一百多捆,这是拿来做什么的啊?

    疯女人拿出一小块黑板,嘴里碎碎念着,然后,拿起地面上的一支白色粉笔,在小黑板上写下了一连串的数字:“北极星,二块五,南菲地城,一块二,南宫集团、一块三毛半……”

    她一口气划下了十几个数字,静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呆过,能够看懂一些数字,她划的全是第一种股份的价位,这疯妇人会玩股票?还真是看不出来,这种孤岛上居然藏着这种人物,真是可惜,她脑子不正常了,唉!

    “你说。”草写完,疯妇站了起来,叉着腰杆,凶巴巴地冲着她冷喝:“香港股市,谁是至尊?”

    “是……是你吧!”静知不敢乱答,她毕竟是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刚才,她好像听到她在喊:“我是股市至尊。”说是她,应该不会错。

    “不要哄我,我不是,再说。”女人神情倏地就变得冷咧。

    “是沈世雄。”

    “对,小妞儿,你说对了,就是那个该千刀万刮的男人。”

    “想不想赢他?”女人又问,静知则沉吟不语。她在观察这个疯女人的言行举止。

    “不想。”“你说谎,我看得出来,我从你这双眼睛里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有心机的一个人。”

    “记住,一定记住,三江之中,风浪不息,铁锁连舟,如覆平地,欲破操公,须用火攻。”

    这疯女人讲的什么?静知完全搞不清楚了,她一个字也听不懂,就感觉她好像在念一首诗,一首关于三国枭雄与诸葛亮对决的一首诗,这关股票什么事儿啊?八竿子打不着。

    “跟着我念啊!你念不念?”疯女人用手敲打了静知的头一下,虽然不是很重,可是,头皮还是传来了疼痛的感觉,在疯女人的摧促下,静知也跟着缓缓念了起来:“三江之中,风流不息,铁锁连舟,如覆平地,欲破曹公,须用火攻。”

    念了一遍又一遍,念得她有些心烦了,看着疯女人的样子,她感觉自己都成神经病了,在心中,暗自揣测,估计这个女人也是香港那边流浪过来的股民,玩股票倾家荡产,害死了丈夫儿女,家破人亡,无法接受现实,精神失常了,所以,就流到了这种地方来,尽管疯了,她脑子仍然有一个意念支撑,那就是找沈世雄报仇,其实,沈世雄在香港股票界只手挡天,他逼迫了多少的家庭支离破碎,应该得罪的人也不少。

    疯女人弯腰拾起地上的一沓白纸凶悍地砸到了静知面前。

    “你买什么股?说。”她指着小黑板上的十几个数字。“随便吧!”

    静知刚一出口,脑袋又被敲了一下。“笨哪!在股票界,没有随便一说,你轻易的一句话,就能将自己逼入绝境,搞得自己家破人亡,选,选哪一个?”

    见静知迟迟不选,疯女人开始骂起来:“你知不知道股票是什么?”

    “股票就是股票啊!”两次被打,静知没好气地顶嘴。“股票为什么这么难搞?”疯女人狠狠地瞪望着她。这是一个释问句,她自己回答:“因为,它是活的,你玩的对手是活生生的人,所以,你得想办法,你得看准你对手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香港股市沈世雄称王称霸太久了,难道你想看着他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她的话戳到了静知的心窝,静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古有兵家书上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想要赢得对方,你一定要了解对方的性格,秉性,他喜欢怎么个玩法?要去钻研他的玩法,了解他的优点与缺点?”

    “沈世雄的缺点是什么?”静知眨巴着眼摇了摇头。

    “笨死了,是他那张嘴,最喜欢嚎人,每一次开盘,他气势也足够强,胆儿小的,都被他吓死了。”

    疯女人的一席话让静知恍然大悟,原来,股票还有这番境界,听君一席话,甚读十年书啊!真是受益匪浅,静知不那么讨厌这么疯女人了。

    “那么,你说,要怎么赢他呢?”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单。

    这一集是铺垫,下一集,静知回去大放光彩,会来一段小高氵朝,还有,静知会答应汤斯翰的求婚吗?

    大家给一些那个粉丝评吧,才十五个人,真的好想要那个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