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检察官夫人 > 第24章 遭人暗算!

第24章 遭人暗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萧,我爱宝仔,我要宝仔,我想把他带走。”

    “凭什么?”男人咬牙吐出,是的,凭什么,她要将宝仔带离他身边,宝仔是她生的没错,可宝仔也是他的儿子。

    凭什么?这个男人真可笑。“凭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笑话,没有我,能有这块肉么?”深幽的眼眸染满了笑意,只是,语气里多了一股子匪气。

    “江萧,为了报仇,为了把你父母从里面捞出来,你什么也做得出,三年了,你让我忍受了三年的相思之苦,我一直有一种预感,我的孩子还在活在这个世间上,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是你设计将他带走,把他硬生生与我分离了整整三年。”

    她的指责,他全盘接受,眼睛瞬也不瞬地凝望着她,三年前,当他收到她的纸条,心中蔓过滔天巨浪,惊喜之余,他驱车赶往医院,可是,产妇里没有她的身影,垃圾箱里是一个紫色已经死亡的女婴,要不是他发飙,那名护士也绝不会告诉他宝仔的下落,这一切只是阴差阳错,他并没有蓄意设计,可是,今天,他要如何向静知解释这一切?他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深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当年事实的真相。

    “当初,是你不要他们的。”半晌,他吐出这一句,没有指责,只是,有着淡淡的痛心,她当时生产完,如果她在乎他们,就不会去那种医院生产,更不会让坏人趁虚而入。

    “你敢说那一场游艇爆炸事件不是你故意的安排?”害得她为他肝肠寸断,眼睛都差一点哭瞎了,可是,谁曾想这一切全是这男人的蓄意的阴谋,他不过是想要为自己换一个好对付姚庭轩的身份而已,甚至他身上还穿着防弹衣,要不是那天沈雨蓉说穿,她还不知道此事。

    “是。”他坦言,双手按在了静知的肩胛骨,力用得十分重。“当初,你一时冲动用刀子去捅香雪欣,姚庭轩借此机会将你推入大狱,如果我不送你走,他绝计不会放过你,我一直都在忍耐,我妈与我爸,还有我哥至今还蹲在监狱里,三年来,我没有去看望过他们一次,你应该知道,我过不了这道坎,反击姚家,重振江家,是我江萧身上担负的使命与责任,因为,我姓江,身体里流着江政勋的血液,当时,我顾及不了那么多,出事前,我把宝仔交给了斐姨,可是,尽管我计划好了一切,身上穿了防弹衣,可是,我确实是中枪了,我记不起来曾经的一切,如果不是你在香港现身的话,知知,不是我有意瞒着你,站在我的立场,你给我想一下,当时,你一心向着莫川,为了逼迫我放他出来,你甚至不惜打掉我们的孩子做为威逼。”

    这是最令他痛心的一件事情,是的,当年那种情况,他怎么敢将心中的计划告诉她?他没有底,一直都以为静知深爱着莫川,甚至不用他们的孩子。

    她身着莫川?这话从可说起,她与莫川的那段情早就断了,早因这个男人强行进入她的生活后就断了,她写了一张纸条给江萧,只是想让江萧放过莫川而已,莫川为了她穷其末路,他是她的初恋,可是,也是曾经陪着她走过一段艰涩岁月的人,不是亲人,却甚至是亲人,身体里虽然没有相同的血脉,可是,却兄妹之间的感情更为真挚,她不想解释,即便是解释了,江萧也未必会懂。

    “不论如何,你都不该背着我抱走宝仔,江萧,宝仔是我自己私自生下来的,也未经你的同意,他已经跟了你三年,这三年里,我在他的世界里一直缺度,母子之情更是一片空白,所以,我想要回他。”

    说得再多也是枉然,她仍然一意孤行,绝计不想再与江萧在一起了。

    见江萧沉默,静知缓缓又道:“以前,我一直就惧怕着,怕有朝一日,你知道孩子是你的骨肉,会来向我夺回孩子,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能力与你抗衡了。”

    当初,知道肚子里怀着双胞胎时,是父亲与弟弟下葬的日子,她心里一直就纠结,她怕生下孩子,自己条件不好,如果江萧要抢走孩子的话,她是没能力反抗。

    “你什么意思?”黑亮的瞳仁急剧地收缩,这个女人,怀孕了不告诉他,毫不犹豫一家团圆了,又这样与他别别扭扭的,他真想掐死她。

    “我们已经离婚了,孩子只能归一个人所有,我不想放弃孩子,如果你也想争取监护权,那么,我们法庭上见吧!”

    她的话说得很绝,害死父亲的凶手,江萧也算是半个,如果没有他,沈雨蓉不会这样设计她,如果没有他曾经做下罪孽,香雪欣不会找上他,害死她的第一个孩子,数条人命都夹隔在她与他之间,她忘不了,所以,她与他是注定无法再走到一起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林静知。”她脸上淡漠的表情让他怒气滔天,他咬牙吐出,他一心巴望着一家三口团圆,她居然说出这种让他气得吐血的话,他江萧也不是厚脸皮的人,他也有自尊与骄傲。

    “不要后悔?”“绝不后悔。”静知挺直了脊背,彻底地与江萧卯上了。

    “滚。”他拽着她的手臂,踉跄几步,把她推出了卧室,并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林静知,你够狠,真的不要后悔,今天是你不要这段婚姻的,他日,不要求着要回到我身边。

    高大的身形倚靠在了门板上,愤怒心绪难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女人扬言要与他成为陌路,要与他在法庭上争夺宝仔的抚养权,也是,他在期望什么呢?三年前,这女人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现在,她要来抢宝仔,只不过是想让他不舒坦而已,她在记恨,恨昔日他母亲看低她们林家,她在记恨,恨沈雨蓉害死了她父亲与弟弟,他江萧真是悲凉,明明一切都不关他的事,偏偏她要把这所有的罪都算到他头上。

    静知站在门外,走道上一片漆黑,没有开一盏灯,唯有窗外路灯透过来丝丝缕缕微弱光芒,她望着那唯一的光线,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佣人们也许是被男人发脾气的声音吓倒了,早就缩躲起来,看不到半个人影,迈着沉重的步子,她一步一步地走下了楼梯,是的,她要让宝仔回到自己身边,即便是沈雨蓉没能力再兴风作浪,即便是香雪欣已经命丧黄泉,可是,她绝不会再与江萧走到一起,她所有的悲凉都是他带给她的,她觉得跟他在一起太累了,她永远都是在拼了命赶着他的步伐,可是,由于大家起点不一样,她一直都无法追逐,其实,她还怕另外一件事情,她没有理由让江萧不对付姚家,没有理由让江萧放弃仇恨,如果有一天,江夫人从狱中出来了,她又要再度面对那样视利刁钻的婆婆,她永远也无法忘记,当年,她是如何羞侮自己与柳恕的,柳恕,那个可怜的女人也不知道现在过得好不好?三年前,她离开北京的时候,去探望过她一次,感觉她脑子有些糊里糊涂的,是被江漠进去给气的吧!

    上天早就注定,她与江萧这场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最终必然由悲剧来收场,即然如此,那么,她又何必贪恋那短暂的温柔呢?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正是她此刻的心境,她没有办法改变自己出身,却有能力改变自己的环境,她都计划好了,等她再发展一段时间,工作走上了轨道,她就去内地把母亲接过来,然后,还有宝仔,她们一家三代人过着和和美美,幸幸福福的日子,江萧的事,江家的事,都与她林静知没有半毛关系了。

    静知成了香港股票界的红人,一时间声名大震,大家把她打败沈世雄的事传成了佳话,也把她这个人简直神化,有人说,只要林静知一咳嗽,香港股市就会发生一场动荡,她想炒那种股票上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据传,如今的林静知比当年的沈世雄更为厉害。

    “知知,买哪一种股票好?”电话里,子旋又在缠着她,子旋想买股票,询问着她的意见。

    “子旋,股票玩不得,你少买一点,好像听说玉琪鳞不错,你就买这个吧!”

    “好。”子旋乐滋滋地挂上了电话。

    然而,静知不是金口良言,子旋买了玉其鳞,第二天开盘,玉其股价居然跌到了低谷,子旋气势汹汹上来质问,静知看着好友发青的脸孔,吓了一跳。

    “输了就输了,股市谁能看得那么准。”漫不经心地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没想到子旋冲了过来,冲着她低嚷:“你知不知道,我赔了九十万?林静知,你害死我了。”

    “九十万?”静知诧然,也终于明白了这女人为何如此生气,九十万已经是她的全部家当了。

    “我不是让你少买一点吗?我说玉其鳞是随口说的,我没想到你会买这么多。”

    她以为子旋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真没想到子旋如此认真,居然下了血本,这可如何是好呀?

    “原来,你耍着我玩啊!知知,九十万啊!我的全部家当没了。”望着女人的容颜,她如此掏心掏肺对待她,没想到她居然这样子整她了,真是气死了。

    “哎!你这人,叫我如何说你是好?”静知也很生气,她并没看准玉其鳞,不也是故意想整子旋,只是觉得子旋买得少,买哪一种都无所谓。

    “你说现在怎么办?”子旋对股票一窃不通,还是把希望寄托在静知的身上。

    “抛还是不抛?”“抛了也等于令,玉其鳞已经跌到0、1了,已经快成废股了,你等吧!看有没有希望起死回生。”

    “好,我听你的。”反正都这样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林总裁,升了,果然升了。”恰在这时,交易所里的保全跑了进来,冲着静知眉开眼笑地嚷着。

    “昨天你让我买的华星,升到三块四了,旦昔之间,我赚了五十万啊!”“我有让你买吗?”静知记不得了,这两天,交易所事儿多,她对这些小事情也从不放在心上的。

    “有,有啊!你忘记了,是你让我买华星的,你说华星有潜力,我就买了五万,没想到啊!这钱足够我二十年的薪水了。谢谢!”保全感激地鞠着躬,然后,退出了办公室。

    “子旋,我……”静知想解释,可是,汪子旋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冲着她摆了摆手。“不用解释了,静知,没想到,我们几十年的死党关系,还不如一个看门的保全,我终于认识你了,林静知。”语毕,汪子旋冲向了门口中,静知追了出去,可是,子旋跑得飞快,她追到交易所门口时,就看到子旋已经冲上了一辆计程车。

    这女人做事冲动死了,她马上给拔了她的号码,但是,响了两声就呈现关机状态,子旋误会了自己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飞驰过来一辆黑色宝马,车门打开,只感觉自己手臂处一紧,掌风袭来,等静知反应过来,她人已经被拉到了车厢里,车门火速关上,她尖着嗓子刚想喊救命,然而,一块破布就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她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飞逝倒退,光天化日之下,这些男人居然敢绑架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她不能动弹,因为,手脚已经被绳子缠上了,身侧两边坐着两个男人,男人们表情冷酷,眼睛笔直地注视着前面,前面的司机戴着眼镜,一副长相斯斯文文的样子,骨赂分明的手掌旋转着方向盘,挡风玻璃外,行人络绎不绝,一切如常,并没有人发现车子里的异样,她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要将她带向哪里?说是绑架,也不全是,她们并没有蒙住她的眼睛,让她十分清楚行走的路线。

    车子飞掠过香港贸易经济中心,笔直向城郊驶去,也不知道驶了多远,终于,车子在一片海滩旁边别墅里停了下来,戴着眼镜的司机先行下车,走到别墅门口,抬手在一个光滑的屏幕上摸了一下,别墅红漆大门打开了,然后,戴眼镜的司机冲着他们打了一个响指,身侧的两个男人架着她的胳膊,打开车门,把她拖出车厢。

    戴眼镜的司机用指纹开了门,然后,率先走了进去,静知刚被两个男人架进去,就听到一声惊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哎呀!林小姐,受惊了。”男人身着白衬衫,衬衫故意扯开着,领带挂在敞开的衬衫领口,看起来十分的流里流气,下身是一条黑色的长裤,只是腰围上有一个枪壳,里面装着一把硬帮帮的黑色手枪,他咀嚼着口香糖。

    冲着几名属下怒骂:“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去请林小姐吗?快松开。”他指着静知手脚上缠着的麻绳。

    老大一声令下,几名属下不敢怠慢,急忙将绳子割断,然后,抽走了静知口里的黑布条。

    林静知冰冷的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发现,屋子里除了这个有气势的男人外,几米远红色沙发椅子上还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穿着米白色的休闲服,运动鞋,戴着金丝眼镜,女人短卷发,也戴着眼镜,不过是变色的,看不楚她眼睛里的情绪,一条腿单撑在沙发椅子上,看起来十分休闲,后面站了好几个身着黑衣的高壮男人,这一男一女应该是对夫妻,从眉宇间散发的贵气来看,她们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林小姐,我是忠青社的丁耀华,他们是发哥与蝶姐,绰号黑蝴蝶。我们请你来,不过是想发一笔小财而已。”

    丁耀华端着一杯红酒向她走了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坐吧!咱们聊聊天。”

    “我不认识你们,恕不奉陪。”知道这伙人为什么将她绑至这里,静知转头想离开,转身,两堵肉墙就挡住了她的去路,真是人怕出名,猪怕肥,这些人个个都是混黑道出身的,丁耀华,她从莫川的口里知道他一些事迹,是一个狠辣无情的忠青社老大。

    “林小姐,别不给面子嘛!我们兄弟俩还等着你带我们一起发财呢!我们手上有一笔钱,想投资进去,可是,我们哥儿俩都是打打杀杀惯了,对股票一窃不通,你给指点一下迷津,明天开盘,那一个股飘能稳操胜券。”

    原来,他们把她当成了神仙,以为她能操纵着整个股市,她想让那个股升就升,只要她透露半点口风,他们就能劳而获,她在他们的眼中成了财神爷,真是太幼稚了。

    “我不知道。”她不想与这伙人打交待,这些人都是社会不法份子,亡命之徒,所以,她想也不想就出口拒绝。

    男人眯着一双桃花眼,三两步走了过来,一把拽住她胳膊,动作粗暴地将她拉离客厅,转进隔壁一间房,指着一张长方形桌子上堆砌成砖的一沓又一沓,摆放的十分整齐的钞票,他指着它们,恶声恶气地道:“想要多少,你尽管拿,只要你能拿得走,有胆量拿,能拿多少就是多少。”

    望着这个嘴脸可恶的男人,静知轻蔑地笑了,这些钞票上沾染了多少人的血,是用多少人的阴森白骨堆成,它上面散发出着血腹味呢!

    丁耀华想让她受贿,以为,是没给她好处,所以,才拒绝她。

    “我不要。”静知仍然严词拒绝,这些钱,如果她一旦拿了,那么,她就远都要给这伙人迫扯不清,随时都有可能会没命的。

    甩开他的手,她转身欲走出房间,然而,她才刚走了下,一支冰凉的东西就抵上了她的太阳穴,冷嗖嗖的气息袭上鼻冀。“女人,今天,不拿这些钱,你只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男人的话音透露出绝世的狠绝,黑道上,丁耀华的狠绝是出了名的,黑道上没有几个人不怕他,因为,他与人干起来,常常是带着那种不要命的狠绝。

    只是天大的笑话,静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有人居然会拿着枪逼迫她要这些白花花的银子,以前,没钱时,她愁兜里没有钞票,如今,这么多钞票摆在自己的眼前,她却不敢拿。

    这些人根本不懂股票,硬是要往股票这条道上挤,这全是交易所总裁这个身份为自己惹得祸。

    好吧!即然人家的揣在口袋里跳得发慌,那么,她就拿吧!不拿反而会丢命,不如先顺了这些人的意把钱拿走再说,她转过身,伸手就捡起了砖头似的钞票,一沓又一沓全往口袋里揣,最后,甚至弯下腰身,捡了一张大红布,摊到了方桌子下面,玉手一挥,方桌上整齐的钞票掉了一大半下去,落到了红布巾上。

    丁耀华眼睛睁得极大,他握着手枪的指节紧了紧,见这个女人跟发疯了一样,要拿走他这么多的钞票,铁臂一挡,枪抵到了静知正在掀钞票的玉手背。

    “我说过,你即然有胆量拿走我这么多的钱,那么,必须要加倍地替我赚回来才是。”

    静知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没有啃声,见女人默许,丁耀华提着枪退开一步,恰在这时,有两个男人扛着一个小袋子走了进来,一脸喜孜孜地迎上前:“华哥,这是九龙湾一带的保护费。”

    丁耀华偏了一下头,两名男子将袋子底部翻过来,数不清的零钞从袋子里飘出来,然后,两个男人开始一张又一张地清理着,再把它们整理着钱砖,小心冀冀地摆放到那张长方桌子上。

    静知望着这两个沾了口水数着清的男人,再瞟了低着头,视线凝定在属下手上那张张零钞上,满脸的贪婪之色,静知心中一下子就上涌着一股子郁愤,全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这些不法份子,原来这些钱都是他们横行霸道,去收香港居民的保护费,她恨这些男人,更恨这个没有公平可言的社会。

    伸臂,玉指抓住了红布巾的四个角,发狂地将这些钞票打成了包,将它们扛上肩头,肩胛处被压得一片疼痛,承受不起这样的重量,红布巾包被她肩上垮了下来。

    “阿青,将林小姐送回去。”

    丁耀华一下令下,叫阿青的属下放下手中的活儿,替静知扛起的那个布包,静知头也不抬地走出了那个小黑屋子,不想再闻一丝那里胺肚的气息,走到客厅时,黑蝴蝶与她老公正在打情骂俏。

    “林小姐,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我们等你好消息!”

    静知没看她们一眼,笔直就走出了那个晦气杀气太重的沙滩别墅,回去后,她查了黑蝴蝶与发哥,也打电话询问了莫川,莫川问她什么事?她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莫川,然后,莫川告诉她,黑蝴蝶与发哥是香港警方的通辑犯,两人在香港被追捕,五年前,跑去了台湾,以贩买毒品为生。

    妈的,全是一丘之貉,她早就猜到,能与丁耀华在一起的人绝非什么好人,果不其然。

    据说,那个黑蝴蝶在高中时代就与发哥缠到一起,十六岁与他有关系后,就一直死心踏地跟着他,哪怕是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她也认了。

    当天晚上,丁耀华就打来了电话,问她买哪一股好?

    静知思索了半天,让他们买了华星与飞利浦。

    *

    沙滩边,一望无际的海滩上,有一对白色的鸽子展翅不住地在大海上空回旋,发出阵阵的厮鸣声。

    白墙,红瓦,装潢犹如西洋皇宫的别墅里,正有一场属于地下人士的聚会。

    大厅隔壁的小黑屋里

    “丁哥,你说会不会有危险?”黑蝴蝶换了一身衣裙,淡紫色的衣衫,袖口很大,下身也是同色系的及膝短裙,整个款式看起来就像一只紫蝴蝶。她与老公砸进去了好几百万,怕钱砸到水里啊!那也是她们的血汗钱,用命拼回来的钱,所以,她还是有些担忧。

    丁耀华吸着烟,吐出烟圈,眉头紧皱,视线投向了身边这个脸孔上有着淡淡落寞的女人,女人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裙,脸上没有多少的表着,在他们的期望中,女人朱唇终于开合:“放心吧!林静知是股票界的奇才,她的预感一向很灵,她让买什么,你们就放手买吧!包准你们会赚翻天。”

    女人语毕,并没看他们一眼,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那间小黑屋子。

    听了女人的话,黑蝴蝶不再说什么,毕竟,这种赚钱方式是经正常渠道得来,虽说,她们夫妇俩卖白粉也赚钱,不过,那毕竟是黑心钱,赚得越多,晚上睡觉越不安稳,再说,这段时间,警方盯得紧,她们都畏手畏脚的。

    “给林静知打个电话,问她我们买哪些股?”

    丁耀华听了黑蝴蝶的话,自己亲自拔打了电话号码,静知思索了片刻,让他们购买了华星与飞利浦。

    *

    “静知,有人在动股市,市面上出现了许多玉其鳞假股票。”秦擎天急步迈进屋子,扯着脖子上的领带,皱着眉头坐到她旁边那台电脑椅上,修长的手指在黑色键盘上飞速地敲击。

    假股票?记得刘云天与沈世雄对峙的时候,市面上也出现了许多的假股票,记得那次是北极星吧!

    现在换成了玉其鳞,为什么这么巧?昨天,她随口让子旋买了这种股票,今天,市面上就出现了这种垃圾股。

    “你现在要全面收购垃圾股么?”静知淡淡地问。“是的。”秦擎天头也不抬地凝神研究着屏幕上闪动弯弯曲曲的采色线条,他必须全面收购垃圾股,要不然,股市就会发生动荡,他们就无法控制整个股市了。

    “不用急着买,先找出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才是当务之急。”

    “已经找了,可是,找不出来,沈万雄还在监狱里,他不可能再做出这种事,糟了。”秦擎天大呼一声,不止玉其鳞成了垃圾股,有好几种股也不对劲了。

    静知凑上前来,看到电脑上闪烁的红色警报,视线在扫到“飞利浦,华星”等字眼时,背心腾地就冒出了无数的冷汗,如果这几种股都成了垃圾股,那么,她都可以预见自己接下来的结果,走出交所易就会横尸街头,当机立断,抬指按了内线通知秘书:“准备一下,十五分钟后照开记者招待会。”

    “你要干什么?”秦擎天想封锁这垃圾股的消息,他不想把这事宣扬出去,那会让整个股市动荡。

    “我们不能骗股民,有垃圾股,得让大家知道,封锁消息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静知,你不要糊涂,那样根本不能挽回什么?”

    “至少,不会让一些无知的股民再挥出自己全部家当,陪着已经家破人亡的人们一起死。”

    是的,她一直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她不想看到万千股民再疯狂地购置这几种股,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大家因别人的阴谋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她知道有人在暗中操纵股市,有人想要整垮她。

    “不,静知,你冷静点,消息一散布出去,整个局势非你我能够想象。”听了静知的话,一向沉稳的秦擎天慌了神,急忙拽住了静知的手臂,阻此她出去犯傻。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高政老公,你太坏》

    那一夜,我被人蒙上了眼睛,洗净了身体,被带到了权势滔天男人的床!

    《政界夫人》一段裸画视频让她红了,却也陷进了一段前所未有的阴谋……

    《弃妇的诱惑》据说在手机销售上不错,点击高达一千万之多,背叛的痕迹始终充斥于心田,背叛了就是背叛了,绝不可能象船过无痕那么简单。

    还有没有人看啊?唉,一张票子都没有,米得动力啊,亲们都去了哪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