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她推开那道紧紧闭合的门时,一个枕头砸了过来,砸中了她的脑袋,然后,再从她头上飘落到地。

    她望着一室的杯盘狼藉,心里涌过一丝的不安,当眸光从一室破碎的器渣转移到那支裹着白纱布,鲜红的血汁已经变成了干涸的黑浸颜色染在了纱布上,明明身体是直立的,可是,那支腿是那么短,截肢?两个字划过她的脑海,让她惊得一颗心犹如有爆炸开来。

    不,她满脸惊骇,仿若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事实,赤红的双眼,在与女人满眸惊呆的眼视相撞时,吓得急忙就将身侧的被子紧紧地捂住了自己残缺,不敢见人那个部份。

    “出去,出去。”他冷着脸,面容染上阴戾,滔天怒吼,见女人动也不动,仍然怔凝在原地,他大吼一声。“滚。”再捞过一个枕头狠狠地砸向了她,把自己身侧的所有东西都捞起砸向了静知,当床上所有的东西都砸完,仅仅只剩捂住自己残缺东西那张被子了,他便只能俯在床上,嘴里发出如野兽一般悲惨的厮鸣。“滚,滚,阿飞,把她带走啊!”

    他的话充满了绝世的苍凉,为什么要让她见到他这支残缺不全,染血满血丝的双腿,曾经的他在她心目中是那么完美,不,不要,眼望着女人咬了咬牙,疾步从门边向他走了过来,并且,越走越近,他吓得疯了似地往后面缩躲去,死死地捂住自己受伤的地方,嘴里骂出一系列难听的话语。“走,滚,滚啊!我不想见到你,滚,滚回江萧身边去,从此后,我们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

    静知听到这句话,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望着床上如困兽在争斗的昔日初恋,虽然,她已经对他失去了最初的那份悸动心跳的感觉,可是,他是为了她这样的啊!要不是他,恐怕这一刻,躺在这张床上,受着这种痛苦煎熬的就是自己,所以,单不说这些,就只凭她们昔日共同走过的艰难岁月,在那份艰难岁月里建立起来一份情感,她对他比至亲还有多的一份深厚情义,让她也做不到在他痛苦不堪,人生颠覆的时刻,就这样袖手旁观,转身离开。

    “莫川……”她站在床前,望着正在痛苦深渊里挣扎的男人,而男人一双瞳仁惊得奇大,也许是想在女人面前表现出完美的一幕,那丑陋不堪的东西让心爱的女人看到了,身与心都正处在极度的紧张中,他呼喊着静知身后的属下:“阿飞,你是不要命?让她走,谁准许她进来的,让她走啊!”

    “老大……”阿飞缩着脖子,虽然很怕他,不过,他不能让林小姐走,如果林小姐走了,老大心里会更痛苦,昏迷了将近一个月,他刚醒来,就急着追问林小姐是否安好?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直至摸到自己少了一根腿,望着自己血淋淋的地方,怔愣了半天,后来,就开始砸东西,能摸到的器皿,几乎全砸了。

    所以,病房里一片杯盘狼藉,老大一向意气风发,还重来没看到他如此伤心绝望的他,他一向顶天立地,可是,那条腿就让他生出一出前所未有的挫败感,香港黑道赫赫有名的话事人,从今往后,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一生了,肢体上的残缺,让他一时接受不了,在他将屋子掀翻了之际,他急忙找到了林小姐的下落,他知道,在老大心目中,林小姐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在危急关头,用他自己的身体去撞开她,只为换得她的平安。

    “莫川,不要这样,你会让我内疚的。”静知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无助地挤出这句话,因为,她的心很疼,宛如失去一支腿的,是她自己,心连着心,血连着心,她对莫川的感情,就是比至亲还有多一分,比手足还有深一层,他接受不了失去一支腿的打击,她不能视而不见。

    “内疚?”抬起头,莫川定定地望着她,神情慢慢冷肃下来,片刻后,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声音对她说:“关你什么事?这是我自己的事,你走吧!林静知,你不是早已经不爱我了么?即然变了心,爱上了其他的男人,就去给他好好过吧!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来看我,因为,我不想见你了,对于,狠心绝情的女人,对于变心的女人,我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所以,快滚吧!”

    他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只有他自个儿心里最清楚,静知充耳不闻,这一刻,在她脑子里回旋的,不是情情爱爱的东西,是如何才能让莫川恢复到从前的意气风发?

    “好,我走。”她咬了咬牙,退出了病房,阿飞跟在她后面追了出来,焦急地道:“林小姐,你可别听老大胡言乱语呀!他醒过来,就是这个样子,不吃东西,不睡觉,拒绝吃药,其实,在他心里,一直都对你念念不忘,林小姐,你看……”

    听了阿飞的话,静知的眼泪掉得更凶更猛,莫川不吃药,不睡觉,不吃东西,还拒绝医生治疗,难怪他会那么瘦?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

    心底再度漫过一阵内疚之痛,她清了清嗓子:“阿飞,谢谢你!”她代莫川感谢他,阿飞是一个忠心的好属下,莫川能有这么一个忠肚义胆的兄弟照顾着,她就放心了。

    “我不会走,我只是去问一问医生,看能不能把他那支腿恢复到未受伤以前。”

    知道静知是痴人说梦话,不过,阿飞眼睛里还是迸射出一抹希冀的亮光,至少,林小姐愿意留下来,老大以恶毒的话赶她,她都不走,说明,在她心里,仍然还是有莫川老大的,这一点,他甚感兴慰,至少不会是老头一味地单相思,付出没有回报,又残缺了一条腿,让他如此凄凉地过完下半辈子,老天都不会答应。

    “好,我带你去见老大的主治医生。”阿飞说完,就领着静知走向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恢复到原来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国家,包括国际上的治疗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水平,不过,可以装假肢。”

    “装假肢?”静知与阿飞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出。“是的。”医生关掉手上的病例,又佩佩地道:“只要莫先生身体调理好,就可以装假肢了,不过,如果要装国外进口的,花费就有些高。”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医生,如果他不配合怎么办?”与莫川相恋五年,五年的朝夕相对,静知十分了解他的脾气,他不可能同意将自己半个身体的重量依赖于一截木头或者塑料,那样真的太有伤他大男人自尊心,可是,似乎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总比在坐在轮椅上要好得多。

    “这个就得你们去做通莫先生的思想工作,毕竟,是要面对现实的,无论以前多么地风光,多么地呼风唤雨,可是,这是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我们都是凡人,除了接受,别无其他。”

    与医生谈完后,静知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莫川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一个多月以来,几乎是靠输生命盐水维持他的生命,刚醒来,又有这样一番大的举动,阿飞说,几乎所有的人都挨到他的身,他一直就在床上咆哮,嘶吼,发泄着上苍对他的残忍,而这份残忍不是上天给他的,而是她林静知带给他的。

    如果不是她,莫川不会残废,如果不是她,莫川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会就这样垮了,是她毁了他。

    当静知重新回到那间病房时,所有被砸坏的东西已经被护士清扫了出去,不过,墙角边还是有许多银灰色雪亮的残渣晃得她眼睛生疼,屋子里很静,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正象两尊雕塑一样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守卫着他们最尊敬的‘话事人“。

    在一顿发泄之后,似乎是累了,他的身体半斜靠在床上,黑发如墨,有一绺头发蓄得过长,从额角散落了下来,遮住了他双眼,尾角处的睫毛是紧紧地闭合着的,黑色的眼睫还有一些颤动,泄露出他心底的不安,从未有过一刻,静知看到过样一个颓废不堪,却又丧失所有斗志的莫川,贱婆婆与莫杰死时,他虽伤心难过,却也不会绝望的,是的,在他浑身上下,此刻就弥漫着一屋浓郁的绝望。

    彻底对人生失去信心的那种浓烈的哀伤,静知感受到了,心底的沉重加深。

    他的眉心动了动,他知道她在眼前,却久久不愿意睁开眼来面对自己。

    回想起医生的话,在看到眼前形销立骨的男人,静知用手捂住了口,她不想哭出来,怕自己这种忧伤更会让莫川添堵。

    稍过片刻,她恢得了平静,红唇幽幽吐出一句:”莫川,振作起来,你一向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别让我看不起你。“

    语毕,她没有多说,迈步笔直走出病房,她没有回头再望那个自暴自弃的男人一眼。

    面对放弃生命的莫川,静知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也不能给他承诺什么?毕竟,她爱的人不是他。

    刚回到家,就看到了一张久违了好久的脸孔。

    见媳妇回来,两鬓斑白的苏利从椅子上起身,扯着僵硬的笑容向她走了过来。”静知,我想与你聊聊天,可以么?“

    经历五年劫难,养尊处优的江夫人懂得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与人讲话了。

    ”知知,你婆婆来看你,好好与人家说话。“母亲黄佩珊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离开客厅以前,将嘴附到女儿耳朵边嘱咐了一句。她已经是年过半白的老人了,希冀女儿与江萧,一家四口能够团团圆圆,所以,才想让女儿与苏利搞好关系,毕竟,她已经选择了江家,在多年前就已经选择了。

    静知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母亲,黄佩珊这才乐呵呵地冲着江夫人道:”亲家母,我先带两个宝贝上楼了,她们吵着要看灰太狼。“

    ”糖糖,宝仔,请奶奶留下来吃晚饭啊!“

    在黄佩珊的教导中,两个宝贝从单卡游戏机里抬起头,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冲着苏利甜腻腻地唤了一声。”奶奶,留下来吃晚饭,外婆烧了我们最喜欢吃的猪蹄汤哟!很棒的。“

    ”好,好。“苏利望着孙子与孙女上楼的小小身影,心里象是有一千万个太阳拂照,暖烘烘的,嘴角扯出的笑容更是灿烂,比山谷中盛开的山花还有浪漫灿烂。

    眼睛都快笑成月牙儿了。

    ”静知。“收回视线,眸光凝望向媳妇,在看到静知面容上的严肃时,笑容即刻在唇间收敛。

    由于多年前发生的一太列事情,苏利的心来这儿的路上,一颗心也七上八下,她不知道,在媳妇的心里,可还愿意给江萧,给她,给江家一个弥被大错的机会。

    眼见着儿子一家四口久久不能团圆,眼看着江萧整天忙于工作,却从未提将这母子俩接回家去,她再也坐不住了,所以,就亲自跑了这一趟。

    ”静知,我知道,以前,我很对不起你,我一直都对你有偏见,包括对柳恕,我也是这样,可是,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与政勋曾经走过一段艰难困苦的岁月,相信这个你也听家里人提过,也许是因为我与他之间忽冷忽热的关系,我与他最要好的日子,居然会是在那段最艰苦的岁月里,那时,江漠不过才几岁,江萧更不用说,那时候的他家成份不好,为了生计,要到外面去做土砖头,那时条件特别艰苦,我们一家四口过日子都困难,我父母一直都不赞同我自己的婚姻,一直都看不起江政勋,说他一生无用,说我会给他在一起是自掘坟墓,所以,我们即便是穷得到外面去捡垃圾,他们也不会资助我们半分,即然是我自己选择的婚姻,那么,就算是再苦,再累,我也要咬着牙撑下去,那时,我们一家四口常常吃青菜汤度日,由于营养不良,江萧只剩皮包骨头,他的身体没江漠好,所以,从此后,我的感情天平一直倾斜于江萧,还有欣月,有一次,政勋又走了,可是,我却怀上了我们的第四个孩子,他建议生下来,那样的条件能再生养么?所以,我偷偷去医院做了人流,刚从手术台上爬起来,我就差一点昏了过去,回到家里,由于手术后炎消得不好,我一直就在流血,血裤子泡在盆子里几天没人洗,他妈,也就是江萧的奶奶来了,望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我,再看了看盆子里的那些血衣裤,一语不发就走人了,你可知道,我当时有多恨?这段婚姻,是我自己执意坚持着,然而,那老女人居然如此待我,怕我死了,她们脱不了干系,因为,我娘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她们,由于改朝换代,她们已经是穷途未路了,不想再惹上一身骚,这位曾经家产能买半壁江山,享受过大户人家尊容,曾经念书也要坐轿子,书香门第的小姐就是这样对待唯一儿媳妇的,是,我是一个外姓人,死不足惜,可是,江漠,江萧,欣月,三个孩子可是她的亲孙儿,我躺在床上不能动,她也没有将三个孩子带去她小女儿那里,每每我想到三个孩子当时拿着锅钞在锅里舀着没有一丝肉腥的青菜汤,我心里就是有猫在抓,所以,我恨那个女人,尽管她是我的婆婆,我却一直恨她,一直不肯叫她一声妈,这事一直搁在心底就如一块毒瘤,直至后来,江政勋的父亲平了反,含冤召雪,上级领导开始重视他,翻身农奴把歌唱,我们的苦日子这才结束。

    然后,有一次,有一个病人找到家里来,说是让我给冶伤,我是外科大夫,在我们的卧室里,我就给他屁股上的那道伤口敷了药,然后,江政勋回来了,他就指责我红杏出墙,我们从此就开始吵架,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与那个男病人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人家屁股上有伤,不可能让人家在客厅里脱吧!家里还有那么多的佣人呢!也许,我脑子是缺一根筋,我与他两个妹妹经常闹矛盾,他也总是偏向她们,我是他的妻子,我跟着他吃了这么多的苦,凭什么他要这么对我,以前,我还觉得他待我好,就算再累再苦,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没想到,日子好过了,他也学起了别的高官玩起小三了。“

    见静知神色一怔,她立马澄清:”我可没有枉冤他,我是亲自抓到过的,后来,到了四十五岁左右,我也喜欢上了跳舞,因为,寂寞呀!身边也没半个人陪着,心里苦闷的发慌,总要找什么事情发发自己无聊的时间,我去舞厅跳舞,他就说我伤风败俗,甚至还说我的舞伴与我有一腿,你说,这是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静知怔怔地望着她,用着一种全新的眸光审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果她不把这番苦楚讲出来,她从来都不知道,她一向认为,她生活着密罐子里,天生下来就什么都有了,她也听江奶奶讲起过,可是,人的立场不同,讲的东西都太过于偏面,原来,江萧的老妈也是一个有着精彩故事的女人,她的人生有太多让她震憾的东西。

    尤其是那血裤血衣,泡在那里没人为她洗,女人啊!就是这样的悲苦,娘家不同意这门婚事,所以,有苦楚,她就得自个儿往嘴里吞,再苦也不能说。

    因为,在娘家人眼里,这份苦,是她自己去讨吃的,那就是贱,就是活该。

    ”总之,一言难尽哪!“苏利说到这里,微微有些动容,也许是回忆起了过往,抬手拭掉了眼角涌出的泪水。

    轻缓地又道:”我的人生如黄梁,在最艰难的时刻,我对江政勋不离不弃,可是,到了晚年,日子好过了,他却这样对我,我们早分居了,相信你早知道,这种冷暴力没几个女人能够承受得住,我爱他,很爱,很爱,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为他生下江漠与江萧,还有欣月,静知,我之所以对你说这么多,把自己的*全部坦露在你的面前,我是想让你知道,我也是一个吃过苦的女人,我不是你们眼中富贵滔天的贵妇人,我之所以会那样对你与柳恕,也许与我自身所承受的这份冷暴力有关,你知道婚姻不幸的女人,就像是整天生活在地狱里,苦苦挣扎,男人却不会回头望你一眼。那种绝望,自己说不出来,却只能在某些事情上发泄,当着你的面儿直言,柳恕与你的身世背景,最初,我的确是不能入眼,我一直都希望江萧与江漠两兄弟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可是,事与愿违,他们偏偏选择了身世平平的你们,沈雨蓉与江萧从小青梅竹马,而且,沈世雄也有那么大的财势,在前途上,他的确可以帮助江萧,所以,别怪我,天下每一位母亲都是自私的,我也是自私的,不过,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已经彻彻底底地想明白了,静知。“陡地,她急切地握住了静知的玉手,握得是那么紧。

    ”静知,今天,我是来向你道歉,希望你看在我曾经所受的苦上,原谅我这位没有修养的女人,别给我一般见识,回到江萧身边吧!带着糖糖与宝仔,你都不知道,在得知我已经有一双双胞胞孙儿孙女后,我心里是多么地激动!“

    终于证实了自己心底的猜测,苏利对她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想搓合她与江萧团聚。

    可是,莫川还躺在医院里,她不能对他不闻不问,在这个时候,她没心情考虑自己与江萧的事情。

    见静知迟迟不开口,苏利急了,她抬手狠狠自己两个嘴巴子。”静知,我求你,回到江萧身边吧!你是一个好媳妇,是我错了,是我们江家没珍惜你。“

    ”江夫人,你别这样。“静知拉住了江夫人意欲再煽向自己脸颊的手掌。

    江夫人?这句江夫人好刺耳啊!她不想做江夫人,她想做她婆婆,让她喊他一声妈啊!

    ”你还是去接柳恕回家吧!她受的苦太多了。“

    ”江漠早去接了,可是,柳恕脾气倔,不肯回来,知知,要不,你先带着两个宝贝回去?你与江萧的婚礼可以大办,请多少人,花多少的钱都没有关系,这一次,我们要将你风风光光地迎进门,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江家娶了一个多好的儿媳妇。“

    ”江夫人,我很忙……“是的,她真的很忙,这一刻,她不想再与江夫人继续这个话题,子旋与她反目成仇后,明珠集团没人管理,她就打算将公司转移回内地发展,如今,她已经在考察中国市场了,与姚庭轩的一场生死较量,让她赢了不少的钱,她已经把手上所有的股票都抛出去了,在股票界混,终究是危险的。

    所以,她打算从香港市场全身而退,人,终究是要落叶归根的,毕竟,E市才是她的根,倦鸟终须归巢。

    ”我知道,你的事业做得很成功,我想让她与江萧复婚,并不是看在你的成功上,而是,我们与政勋都老了,如今,偌大的一个院子,寥寥无己的几个人,明明可以儿孙满堂,承欢膝下的,为什么要这个样子?让大家都分散在各地,知知,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你与江萧都忙,这短筹办婚礼的事,不用你们操心,你们只等着做准新郎新娘就是,想好去哪儿度蜜月就是。“

    深怕媳妇丢开儿子江萧的手,苏利却是一个劲儿地劝说着,啥话都说尽了,就是迟迟等不到静知的点头应允,这媳妇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