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字还没有说出来,她的唇已经被人吻住,钻入鼻腔的薄荷清香味更浓更烈,五指收握成拳,她捶打着他厚实的肩膀,然而,男人大掌轻松一捏,就成功将她的小手包在掌心,不灰吹费之力将她手臂反剪在后,秀发因他的动作而在静知脸前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将她抵到门板上,大掌执起她的一双玉手,高举过头顶,然后,俯下头,细细密密的吻她额角开始,湿濡的吻慢慢从眉心渐渐滑下。

    “唔,唔……”静知仰起脖子,挣扎着,然而,感觉软弱无力,全身软得像一摊棉水,嗅闻着淡淡薄荷水的清香,忽然,静知心中有一种感觉,其实,她也非常想念这个男人,想了好多年,好多年,由于多年前他对她的伤害,保为了香雪欣的儿子,他站在雪地里,阴冷地将一纸离婚协议书砸到她头顶上。

    多少年过去了,她仍然无法忘记,在雪地里,他残酷冷极的话语。

    “已经找好了下一家,想离婚,我成全你。”

    虽然终于如愿以偿与他离婚,离开了江家那个牢笼,可是,江萧的误会与残酷的话,当时让她感觉比满天飞降的雪花还要冰冷。

    他的出现,昔日,他对她的好,对比着他的无情与冷酷,让她感觉,他就是她生命中的一场冰雨,从他身上,她吸取了太多的教训。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才不敢轻易再谈爱字。

    是的,在静知看来,不爱便不会受伤,男女情事,谁先爱上,就彻底输了整个人生,死里逃生后,她看淡了一切,跑去了香港,在香港几年血雨腥风中,她学会有一双冷淡的双眼看待人生,所以,即便是知道了汤斯翰就是江萧,她也并不打算与他复合。

    也许在她心里,她始终认为自己与江萧不适合在一起,如果适合,她们之间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死了这么多的人,父亲,弟弟,还有子旋,这无娄和的生命横隔在她们之间。

    她望着他,深深地凝望着,察觉到了她的改变,他也停下了动作,撑起头,与她深情对视,发丝从他眼角落下,扫刷到了她的肌肤上,让细嫩的肌肤痒痒的,这种痒痒的感觉直达心底,让她内心划过一阵轻微的战粟。

    她很想拒绝这个男人,因为,她们的身份,她们的背景,不允许她们在一起,但是,她张了张唇,终是无法说出一句狠心的话来。

    只为,在她心灵深处,永远都有男人一方特殊的位置。

    毕竟,他是宝仔与糖糖的亲生父亲,曾是她林静知倾心爱慕过的男人。

    “知知……”他呼唤着她的薄唇再次贴了上来。

    纠缠着她,他说:“我好想你,想得浑身发疼。”

    静知不想迎视着他对幽黑如星空深邃一般的双眸,闭上了双眼,听着他的表白,她的心,犹如一湾湖潭的杂草,摇摇摆摆,平静不了。

    心,随着他深入的动作而滚烫,如烧开到一百度摄氏度的开水,沸腾的让她浑身血液仿若倒流。

    幽幽叹息一声,这一刻,在与江萧深情相缠的一刻,她不得不正视自己深藏于内心深处长久以来的刻骨思念,爱,之于他,一旦染上便食髓知味,爱,之于她,一旦遇上,便再难全身而退。

    在心里交战一番,终于,静知不再挣扎,缓缓地回应着……

    女人手动作让江萧四肢百胲里充刹那间充满了绝世的狂喜,仿若看到了一平线上升起的千万个太阳,将他黑暗的世界照亮。

    十指松开,女人的双手从墙角滑落,摸到了他刚硬的五官,熟悉的味道在鼻冀间缭绕。

    女人不同往常的反应,让江萧感觉即惊且喜,不顾一切勇往直前,这一刻,让他感觉,为了能拥有她,哪怕明知会粉身碎骨,会跌入万丈深渊,哪怕背叛全世界,他也甘之如饴。

    就在她们正在在战之时,门外响彻的紧促敲门声。

    “有人。”她喘着粗气,闪耀着点点激动的黑白分眸子凝向了房门口。

    “别管他。”男人埋于她的胸间,享受着她美好的滋味。

    外面传来了脆生生的孩童声音:“妈咪,爹地,我们回来了。”

    听到儿子女儿的声音,静知惊若寒蝉,一把将江萧推开,动作迅速地随便捞了一床被裹着身子跑向了浴室。

    江萧望着那道被门板隔绝的狼狈身影,暗忖孩子们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能得到她的回应,从刚才的表现看来,他追妻之路已经成功到一半了,不过,意犹未尽啊,都是当妈的人了,还那么清纯,听到孩子的声音就如一只惊弓之鸟。

    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整理了仪容,镀步到房门口,伸手转动了门柄。

    门刚拉开,两个小家伙就冲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小佣人阿菊。

    “爹地,我们去隔壁琴房练了琴。”

    “爹地,糖糖的琴弹得好差。”

    “哪有?爹地。”糖糖见哥哥在老爸面前这样诽谤自己,气得不得了。

    用小身子将老哥挤开,她一个人霸着老爸的怀抱,小手紧紧地抓着老爸的衣领子:“爹地,我弹了四首,这四首都是钢琴老师一直夸赞我弹得好,宝仔刚才弹琴不专心。”

    两兄妹为了争宠,而相互攻击。

    江萧望着一双儿女,笑得合不拢嘴,张开双臂,将一双争吵的儿女拥进了怀。

    “少爷,我下去做饭。”

    “嗯。”江萧头也不抬地点了点头,阿菊下楼去了。

    江萧把一双儿女拉进了屋子,糖糖首先叫了起来:“爹地,这床单咋这么皱啊?”

    江萧顺着她的眸光望过去,这才发现刚才激烈的战况还未来得及掩饰,现在可好,被女儿抓了一个现形。

    “是啊,老爸,咋这么乱,好象千年梅菜干一样。”

    宝仔挣脱他的怀抱,几步跑上前,将皱乱的床单用小手抚平。

    “噢,你妈咪刚才闹腰疼,我给她按摩。”

    面对两个孩子的质问,江萧脸不红,气不喘地找了一个好理由。

    “是吗?”两个孩子闪动着一双明眸,有些狐疑地应着。

    “我也腰疼,爹地帮我揉一揉。”糖糖说着,小身子就爬上了床,还指着自己小腰杆儿,对父亲要求。

    “我也疼。”宝仔也躺到了妹妹身边,单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父亲,从小到大,只要妹妹要争的,他宝仔一样要争。

    “喂,我先说,我是小的,你比我大,是我哥哥,你应该让着我。”

    宝仔正想反驳,没想到,老爸出声儿了。

    “对,宝仔,妹妹小,先让妹妹来。来吧,宝贝儿,爸爸魔爪来了。”

    江萧大掌伸向了女儿的小腰,搔得糖糖钻入他怀里格格乱笑,宝仔也加入他们打闹的队伍里,三个人在床上玩成了一团。

    静知洗了澡,重新穿上衣物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就是三父子在大床上嬉戏打闹的画面,不可否认,这是幅优美的要闹画卷,她从未看见过如此开心的江萧,眉与眼都充满了笑意,两个孩子对他依赖也深。

    硬生生将这父子仨分开,她是不是太过于残忍了?

    只为昔日的恩恩怨怨,可是,夹隔在她们之间的,是两个十分不融洽的家庭,江夫人苏利虽百般讨好她与母亲,是看在她如今的功成名就上。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商业斗争总是残酷的,万一哪一天,她的公司因经营不善而倒闭,那么,苏利的嘴脸能回到当初的无情么?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香雪欣归来,带着姚浩浩时,苏利当着她的面儿,指责她不会生养孩子,一口一个亲孙子地叫,比叫宝仔与糖糖可甜多了。

    苏利是做给她看的,为了姚浩浩,她将自己赶出了江家大门。

    还与香雪欣串通一气,逼死了她的第一孩子,当时,江萧与香雪欣在屋子里纠缠不清的时候,她大着肚子,身着黑暗之中,想象着里面火热的纠缠画面,捣着小口,那一刻,感觉有一种地崩地裂,世界被撕裂的感觉。

    曾经,她是多么期待与江萧能够百头偕老,可是,江萧与香雪欣的过往,成了她心口上永远的一道殇。

    所以,这些年来,在感情方面,她才总是小心冀冀。

    因为,她不敢再冒险,毕竟,她已经不再年轻,输不起了。

    江萧与儿女玩闹的时候,不经意间,眼尾就扫到了浴室门口的静知,他剥开了女儿围着他腰际的小手,撑起身,从床上一跃而起,身手如一只敏捷的野豹。

    他麻利的动作,让糖溏与宝仔惊叫:“哇,爹地,你好棒,不愧是抓犯人的。”

    “糖糖,你明天又得给你同学弦耀了。”

    “是啊,怎么了?我们老爸本来就是很能干,很霸气的优秀检……官嘛。”

    “错。”宝仔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头,纠正道。

    “已经不是了,现在,老爸可是公安部部长了。”

    “哇,哥哥,部长有多大?妈咪是总裁也,妈咪与老爸相比,哪个官大啊?”

    “哪个官大?”小宝仔用手撑着头,双腿叠放,翘着二郎腿,爸爸与妈咪到底那一个官大?这个问题,他还没有去深思过,不过,从老爸宠溺她们,对妈咪言听计从的态度看来,应该是妈咪的官大吧。

    江萧急忙从抽屈里找了一个吹风,冲着静知扬了手中的吹风,并扯唇一笑。

    “知知,我给你吹头。”

    他把忤在浴室门口发呆的静知拉到了椅子上,开始为了她吹一头湿漉漉的头发。

    一股热热的风吹向她的头发,吹进了她的头皮,让她的心也感到暖烘烘的。

    是的,从未有过一刻,她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当年,她与江萧因为想光脱双方家长的逼婚,因彼此都是大龄剩女而签下了一纸契约,江萧毁了约,慢慢地,她也对他产生了感情,因为他的出现,让她忘记了深爱十几年的莫川,那时候,她们两个虽然住在一起,但,白天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因为工作太忙,两人都是晚上偶尔能得以相见,他整天忙首于公文,更没时间做做顿饭给她吃,或者是替她吹头发这种小事。

    后来,她们领了结婚证,辞去了娱乐圈的工作,她搬进了江家,那是她人生当中,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女人啊,要自强自立,千万不要有嫁入豪门,享受富足生想法。要不然,你会一辈子在夫家抬不起头。

    当年,她搬进了江家,不到几个月,香雪欣就带着姚浩浩找上了门。

    然后,她与他就产生了隔阂……

    一眨眼,整整四年过去了,四年的岁月如弹指一灰间!由于心里倍感温馨,所以,她缓缓地阖上了眼帘!

    “跟我去民政局领证吧!”

    “为什么?”

    “因为,我缺一个老婆。”

    他的长指解着她的领扣,她急切地狂喊:“江萧,住手。”

    “我住手了,你怎么替江家传宗按代,我妈可等不急了……”

    往事历历在目,当年的她们多么有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嗨,检察官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暮阳初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阳初春并收藏嗨,检察官夫人最新章节